言情小说 > 光泽 > 《首席男子汉》
返回书目

《首席男子汉》

第八章

作者:光泽

  要求岛上的乡民全数留在北侧,回派出所荷枪实弹后,两个人回到昨天的海岸。

  叶怡君看着赖庆国火烧眉毛的着急模样,也加入寻找的行列,她可不是花瓶警察,以前也曾经到现场获证。

  不久,就有了线索,她在石头缝里找到一辆小小的玩具车,连忙大声呼喊:“庆国!你快来!”

  赖庆国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她身边。记忆中,昨天的小阿飘手上拿着同颜色的小车子,应该就是这一辆。

  在强烈的日光下,玩具车轮上,有着被成排利物划过的痕迹。

  能弄出这种痕迹的绝不可能是阿飘……他在内心直喊糟糕。

  “该死,这上头有咬痕!正牌阿飘可没有牙齿。老天爷!我居然又遇上了这种事情。”赖庆国低咒着。

  叶怡君第一次进入跨国犯罪现场,顺着男人的话接着问下去。

  “你为什么这么着急?”

  赖庆国爬梳短发。现在既没火力也没人力!两把枪能做什么?岛上还有一大票的老人家呢,万一……

  “这种犯罪集团都很狡猾的,昨夜有小孩逃跑,他们一定会有所警戒,万一他们研判有失风被捕的危险,很可能放弃这个中继站,”他吞了口口水,表情万分沉重,“对于可能成为证据,会说话有记忆的孩童们,在脱逃前,可能会下格杀令,灭口!”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犯罪集团会屠杀所有的小孩,然后逍遥法外,另起炉灶,继续伤天害理,赚取大把大把的黑心钱!

  叶怡君硬吞下到口的害怕。

  他在到侦十队前是海巡署队员,对这种走私和跨国犯罪的知识绝对丰富。

  “依你的经验,可能性有多高?”

  赖庆国抛了下石头,看向远方,思考。

  过一会儿,他摇摇头。“不一定,极高或极低,万一那个小阿飘有告诉那些人,他曾经被人看见,或许事况就会往很可怕的方向去发展。”

  一想到有无辜可爱的孩童会惨死在这里,叶怡君却没有办法想到解决之道,最近的大岛上的同僚,搭船要三个小时才能到这里啊!

  “怎么办?我们就算对外求救,但有人能来帮我们吗?”

  闻言,赖庆国脑海闪过一张妖笑的女魔脸蛋,耳边响起她高跟鞋狂奔的答答声,内心涌现无限希望。

  此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

  “喂,副队长,有消息了吗?嗯、嗯、嗯、嗯,我知道了,赶快来支援我们吧!”

  男人连声的肯定低呜,让女人的心悬到喉头,甫挂断电话,她也希望掌握到最新资讯。

  “怎么样?知道是谁了吗?”

  赖庆国真恨自已的第六感。

  “我们遇上的是杀人不眨眼,唯利是图,绰号叫五鬼的人带领的犯罪集团,这票吸血鬼周游在大陆和东南亚之间,将小孩贩往太平洋西岸的富饶国家为业,国际刑警组织早对这个首脑发出了红色追缉令,但一直苦于抓不到这个和各国白道亦有牵连、情报畅通的家伙。”

  赖庆国想了一下,情况真的很危急,双手固定住叶怡君的肩膀。

  “怡君,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但这票人和恐怖分子没两样,一般警察是对付不了他们的,我想请你回去待命,并且寻求支援……连我自己都可能不保,我顾不到你。”

  叶怡君微微一笑。她不在乎,她会保护自己,并且守护在他的背后。

  “我们的路还真不顺呢!我也是警察,守护这个岛屿是我的使命,别把我排除在外。”而且,请别把我从你的身旁除名,我想待在你的身边。

  半晌,风从严肃静穆的两人间吹过……

  她说得不多,但赖庆国感觉到她的决心,在迟疑一下后点点头,他有一种在不顾一切后,反而落得轻松的感觉。

  “和你在一起,万一得去做阿飘,至少也是对鸳鸯阿飘!”他突地笑说,一副心满意足样。

  叶怡君愣住了,而后回过神。

  去死啦!这头色鬼!

  在这种危险的时刻还乱开玩笑,她气得拍了下没个正经的男人。

  “你这家伙,我很认真耶!我刚才紧张得要命,以为真的要和你一起因公捐躯耶!”叶怡君也一样笑着骂道。

  或许就像他说的,那样也不坏啊!

  打从心里认同他的话,她有一种随之晴雨的预感,但她并不讨厌。

  打是情,骂是爱啊!

  赖庆国很享受她的ji qing表现,但他大眼精光闪动,随即咕噜一转。

  心思清明,他很明白侦十队出动一大票有灾难基因者必有祸事,要防范于未然啦!

  “那在走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办!”

  赖庆国微微笑,又拿出手机,打给另一个人。

  “喂,老智,果然我们兄弟一场,孽缘未了,你们得赶快来轮弧屿,开大只的、有重装武力的船来,这里有五鬼那个卖小孩的混球,我担心我现在的老板等下来了会大肆破坏,拜托你们来阻止她。”

  说完,他开心愉快地收线,也不管电话另一头的人们有多么震惊和不解。

  反正他有把握那票人一定会来。

  赖庆国凝视着身边的叶怡君,笑意盈眸,大大的手掌抚上她的脸颊。

  “好了,我们现在就来研究昨天的小阿飘是怎么从别墅逛来这儿的,搞不好还能找到偷摸进别墅的方法,说不定能杀对方个措手不及,嘿嘿,到时候就立大功罗!”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橙红色的天空,近晚的海风吹得极狂极乱,好似在预言今夜即将到来的不幸。

  从海岸的碎石滩再到短崖,然后在围墙边发现了一个极不明显的,只有两公尺高度的小岩穴,被灌木丛所遮住,并且还被铁丝网给覆盖。

  叶怡君持枪戒护,回眸望了眼蹲在地上探勘的男人。

  她始终谨慎的走在赖庆国身后断后防护,看着他的背影走路,她有一种很安全的感觉。

  虽然他有一点点轻浮,虽然他有一点不够严肃,虽然他有很多一点点的缺点,但是在现实中的英雄总是不完美。

  他肯定是其中之一。

  在紧张的时刻里,仍能使她的心不会慌乱到失控,如此坚固的精神守备力全来自他的存在。

  有了想保护的人会让自己坚强,而她无论如何都要保护他。

  “庆国,怎么样?是这里吗?”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叶怡君放轻音量问道。

  用力踹了下铁丝网,发现不太牢靠,加上下方有处或许可容一个小小孩进出的小洞,赖庆国伸手摸了摸地上的小脚印,几乎有十成把握就是此处了。

  “小阿飘应该是从此处落跑的!”

  话才说完,他十指扣住网眼,鼓起全身力量,牛腿抵着岩壁狂踩,颈上青筋暴起,低呜了好长一声——

  三秒内,铁丝网整个被拔起。

  叶怡君惊讶的看着徒手拆卸铁丝网的男人,赖庆国回她一个自信满满的笑容。

  “我就说我全身的肌肉都是硬的嘛!”

  “怪力男!”

  两人在拌嘴间,已经进入岩穴,位于入风处,但他们几乎被更强的风力推着跑,仿佛里头有什么在吸着他们一般。

  赖庆国和叶怡君相视而笑。

  “抽风系统,这个系统连结的应该是别墅底层,赚到了,这下子我们应该可以直接幸运的到关小孩的地方!”

  “会不会有感应器材?”叶怡君有些警戒的问。

  赖庆国摇头。

  “如果有,小阿飘没能走那么远,那票吸血鬼太大意了,还以为这里不会引人注目。”他根本不用压低音量。

  嘈杂的机械运转声,完全证明了他的猜想是正确的。

  但是,持续旋转的风叶扇片却完全阻止了他们的去路。

  “怎么办才好?”

  “这样进去会变肉泥的!”

  赖庆国低咒着,在心里祈祷昨夜让小阿飘能从这儿溜走,让抽风机停止运转的原因在这一秒出现——

  咚的一声,抽风机真如人所愿的停止运作。

  “哇,我成仙了,念力也能够让机器停下来!”少了机械噪音掩盖,男人没笨到大声尖叫。

  叶怡君却不是这么想。

  她在减缓速度的叶片中,看见属于成年人的大脚在走道上奔跑。

  她拉了拉赖庆国,让他低下头,注视她所看到的。

  “庆国,停下抽风机……会不会是因为他们要放弃这里了?”

  她非常痛恨这种应该为真的猜测。

  果不其然,她看见男人的脸色转为铁青,极不情愿,但也非接受不可,生硬的点了下头。

  “嗯,我们赶快潜入吧!”

  抽风机的叶片完全停下,夹着枪械背带和弹药撞击的脚步声远离,深怕孩子们已经遭到不测,赖庆国再度使用蛮力扳弯了叶片,弄出一个可供cheng ren进入的大洞。

  空荡荡,静到凝结的廊让他们心生不祥,但于此时,金属钝击和孩童微尖的叫声却微弱的传来。

  两人互望一眼,这一回已没余裕微笑,他们拔出枪,往声音来源突进。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着急的情绪在发酵,为了救人,赖庆国和叶怡君选择了放弃追捕歹徒,而长得像是蛇穴的回廊给人一种没有终点的感觉。

  支撑着他们前进的因素,是那肯定为求救的异国语言,还有此处将要被放弃的事实。

  一般来说,这些没有人性的家伙,大举歼灭和销毁据点的最常用手段便是炸药,在他们撤离到安全的距离后便会引爆,然后快速的逃到茫茫大海中。

  孩子们还活着,代表这是他们的绝对选择。

  他们的时间所剩不多!

  知道此处将要消失,没有任何人的阻碍,一男一女拼了全力的跑着,回廊一个急转,一扇钢门就在眼前。

  没有任何的窗子,但孩子们拍打门和叫喊声透过金属门传来。活生生炸死一个个小生命……

  “不是人,好残忍!”连受过训练、了解犯罪现场残酷的女人,都不禁脱口控诉。

  看着门上的密码锁,还有六、七道的锁头,没法想任何事情的赖庆国,一拳打在墙面。

  “该死,偏偏要用时,侦十队的开锁女神不在这里!”他叫骂着。

  下一秒,他推开女人,事情迫在眉睫,他没时间感伤,没时间等支援,朝天花板呜枪。

  虽然看不见,但小孩子的尖叫声四起,齐齐退离厚重大门。

  赖庆国给了叶怡君一眼,合计七、八道锁他们开不了,开枪轰烂另一侧连接门板和墙面的固定片他们做得到!

  两把枪,膛上所有子弹在瞬间击发,硝烟味弥漫在空气中。

  男人满腔热血,火山爆发,举起牛腿,狠踹将他和阿飘隔开的钢门。

  “全下地狱!开啊!开啊!”他边踹边诅咒。

  叶怡君也不能再克制,焦急让她急怒攻心,男人踹上方,她焦急的踹着门片下方。

  “快点打开啊!死门,臭门,快开啊!”

  固定片被破坏八成的门板,在两人火炮连环踹下,终于失去连结功能,大门往内被踹翻,磅的一声,倒在地面,震起大量的灰尘。

  当烟尘消失后,两人急忙的巡视着室内,约莫十坪大的房间里,有三、四十个孩子,张着惊恐的大眼睛看着他们。

  各个人种,形形色色,大大小小,这个世界上最后残存的天使就是小孩,而这些天使好险没被神放弃。

  赖庆国终于放下心中大石,其中一个大眼骨碌碌转的男孩,正是他的阿飘啊!

  “太好了,你还活着!”

  他一个箭步上前就抱紧了小男孩,原本很害怕的男孩子,在感应到他不是坏人后,便安静了下来。

  叶怡君也松了口气,仰起头,朝着天花板一瞧,接着,她全身的血液都凉透了。

  她急忙拍了下感动莫名的男人,朝上指着。

  炸药,大量的炸药,并且因为他们刚才太着急,一心只想着救出小孩,没有注意到的来时路,也全是炸药!

  像是炸药组成的连续道路在她的视线范围内蔓延。

  “现在不是感动的时间了,万一他们还没走远,听到枪声,提早引爆,或是开始引爆,咱们就玩完了!”叶怡君粗鲁的道。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要说服语言不通的孩童们,没有意料中的困难,他们借由肢体动作和脸部表情,已经让孩童们相信他们。

  非常幸运的是他们朝门开枪都击中墙壁,除了受到惊吓,没有任何孩子受伤。

  赖庆国背着扛着几个年纪小的孩子,在前面奔跑,而叶怡君则怀里抱着一个小小孩,压后。

  两个大人,加上一队小孩,像被拿着镰刀的死神追赶,求生的意志让他们脚下飞快。

  终于看到了抽风机,顶上的灯光也消失了。

  “大家别怕!”

  叶怡君打开手电筒,赖庆国打开探照灯,不管说不说得通,对着孩子们开口。

  “乖,听姊姊的话,你们会得救的,不要慌,一个一个来!”

  赖庆国抱着小小孩,带头钻过了抽风机,然后他在另一旁接着叶怡君传来的小孩子们。

  “跑,快点,跑!RUN!”

  男人低沉的吼声在洞穴里咆哮,回音缭绕,得到命令的小孩也不知是真听得懂,还是怎地,抱着还走不太稳的小小孩们头也不回的就跑。

  “快点,过去,哥哥会接住你的!不要怕啊!”叶怡君安抚的说,被死神盯上的感觉,让她有一种不能冷静的感觉。

  她手下没停,抬起眼,正好迎上一对深深眸子,和她对望的男人,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

  “别怕,我不会让大家死在这里当阿飘的!”

  “我相信、我相信。”

  “我们一个都不会少,等下回去吃阿水姨做的菜。”

  “好好好!”

  赖庆国信誓旦旦,不容怀疑,叶怡君点了几下头,手上的动作也没停。通过抽风机的孩子们,朝着远处的一点点红色光亮飞奔着,就像一个又一个的小精灵。

  当最后一个小孩通过时——

  砰!

  一声巨响,炸药被引爆了!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