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米琪 > 《芳心默许》
返回书目

《芳心默许》

第一章

作者:米琪

  看言情,韩国釜山近郊的东莱温泉区樱花盛开,蜿蜒小径上,樱花树迎风摇曳,落英缤纷,充满幽静的朝鲜情调。

  十五岁的全小贤牵着她的小白狗在小径上跑跳,她俏丽的短发因动作而微乱,笑容甜美的脸上微微冒着汗。小白狗毛茸茸的,模样可爱,一路追随它的小主人。这一人一狗兴奋地往前冲,原本静谧的小径充满她银铃般的笑声,还有狗儿汪汪叫的声音,挺热闹的。

  通常全小贤放学后最喜欢的活动就是遛狗了,这只小白狗是前两年爸妈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取名为「球球」,她好爱它,当它是宝贝,也是唯一的好朋友,因为她是家中的独生女,父母经营温泉旅馆,十分忙碌,平常只有球球陪伴她。

  就在他们兴高采烈地追逐奔跑时,小径前端忽然出现三个穿着高中制服的大男生。他们身上的制服上衣没有扎进裤子里,书包带子拖得很长,走路的样子吊儿郎当,其中一个还抽着烟,一看就是来者不善的模样。

  全小贤一见他们便止步,心头涌起一阵莫名的不安。她拉着小白狗要往回跑,那三人竟相互使了个眼色,狞笑着朝她走来。

  她才跑了两步,他们就追上来了,并且抢走她手上的牵绳,倾身拍拍她惊惧的小脸,说:「小妹妹,这种狗很名贵厚,借我们玩玩怎样?」

  「狗……不是拿来玩的!它……需要的是……照顾。」她咬咬唇,因害怕而微微颤抖,但她仍然鼓起勇气说了该说的话,并伸出手要把绳子抢回来。

  「哦!还会对我们讲道理咧……你几年级啦?」三个不良少年不怀好意地冷睇她,故意高高拉起牵绳不还她,这举动也勒紧了球球的颈子。

  全小贤见状,愤慨地红了双眼,不舍地喊:「快把它还给我!」

  三人见她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竟放声笑了起来。拉着球球的那个人还说:「不不,小妹妹,你错了,大哥哥今天就教你,其实狗儿就是让人玩、让人耍弄的,人类才是最屌的。」

  「不要欺侮球球,把球球还给我……」全小贤心疼地哭嚷着,握起小拳捶打他们。他们的行为哪称得上是人类?根本是人渣。

  「滚开——」不良少年嘻笑地欺负球球,反手使劲推开全小贤,全小贤跌倒在地。

  「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们……不要,不要欺侮我唯一的朋友,拜托你们……」全小贤苦苦哀求,束手无策地哭着,茫然看着无人的小径。

  没有人可以解救她和她的狗,她的内心无助且绝望。

  此时,小径的彼端出现一道身影。仔细一看,是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男子正往这边走来,她看不清他的长相,只觉得他随风扬起的黑色风衣像极了恶魔黑色的羽翼。

  他愈走愈近,当他距离她只有十步之遥时,她终于看清楚了。他好高大,戴着墨镜,薄唇紧抿,一头波浪般的半长黑发,一身黑色的衣着令她心生莫名敬畏……

  她边啜泣,边望着他,不知怎地,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她无法分辨他是善是恶,也看不清他墨镜下的目光,可是她感觉他正在注视哭泣的她。这感觉让她的身体突然像被点穴一样无法移动,只能僵坐在那儿哭。

  为什么?这个人有什么魔力吗?

  「住手!你们这三个混混。」他开口以流利的韩语制止那三个不良少年,声音低沉,很有威严。只见那三名不良少年一回头,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扣住其中两名不良少年的咽喉,不客气地将他们摔出小径,跌进一旁的草丛里,两人霎时躺平,动也不动。

  另一名少年惊慌地想逃,那男子长腿一踢,正中他的腹部,同样把他踢进草丛里。

  「哇——」全小贤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不知打哪来的英雄,目光紧紧被他俐落的身手吸引,一颗幼小的心深深为他的风采着迷。他一定是有功夫的,而且见义勇为还「英雄救美」,打倒了那三个坏蛋!

  他倾身,一双大手托住球球,把它抱了起来,走向她,蹲下身,将球球放到她怀里,沉声问:「这是你的狗吗?」

  「嗯!」全小贤这时已看呆了,无意识地拍抚着不安的球球,也忘了要道谢,只能傻愣愣地看着他。他好帅……鼻梁好挺,薄唇有型,活生生就是漫画家笔下冷酷又有气概的男主角,怎么看怎么帅。

  「他们……全都……『翘翘』了吗?」她声音微颤却充满崇拜之情,还伸出食指弯了弯,有点兴奋地问他。

  他唇角微扬,露出很淡然却很man的笑意。「他们只是昏倒而已。」

  「哦……嗯……」原来他出神入化的功夫只让他们昏倒,可见他不只有英雄气概,更是仁慈,而她终于想起要道谢。「谢谢你。」

  「举手之劳,不必谢我。」他仍是淡淡地笑。

  全小贤眨眨眼,很想看清他的眼神,可惜,他的墨镜颜色好深,她看不见他的眼。

  「你住哪里?」他问。

  「樱花林里,『全家温泉旅馆』就是我家。」全小贤诚实地说。

  「快回家去比较安全。」他叮咛她之后起身,临走前还问:「要我扶你站起来吗?」

  全小贤的心漏跳了一拍,感觉脸颊好热。她猛摇头。「我可以自己站起来。」

  说完,她抱着小白狗站起来,可一抬头,他已走向小径另一端。她崇拜地凝望着他的风衣潇洒地在风中飘扬,心想,他真是她的偶像!

  以后她长大嫁人,一定要嫁像这样有气概的男子汉。

  「呃……」躺在地上的三名不良少年突然动了下。

  全小贤心一惊,抱紧球球,快步走到小径的另一端,抄小路回到樱花林里,进入家中的院落。

  她家是一间古老的平房建筑,有个大院子,他们全家在曾祖父的年代从台湾移民到韩国,她虽在韩国出生,却是华人血统。

  而位于全家前面那栋两层楼高、占地千坪的建筑物,就是全家经营的温泉旅馆。「全家温泉旅馆」在东莱温泉区算是老店了,虽历经时代变迁,她爸妈仍是以传统温泉旅馆模式经营,旅馆里具有古典风格的陈设和质纯的「美人汤」,加上美味道地的温泉美食是旅馆的三大卖点,吸引不少具有怀古之情的人前来投宿。

  再者,每间古色古香的客房,室内及室外都设有温泉池,因此常有台湾和日本的观光客人住,生意兴隆,身为老板的爸爸可说忙得不可开交,身为老板娘的妈妈也忙着数钱,全家只有她最闲,放学就温书、遛狗、看电视、看漫画,当英英美代子。

  此时才是黄昏,爸妈根本不在家。通常她会闲晃到七点才回旅馆的厨房和爸妈一起吃饭,现在时间还早呢!

  关上大门时,她还左右张望,确认后头没有「追兵」,才安心地锁门,走过院落,进入屋内的客厅。她坐在椅子上,心疼地解开系在小狗项圈上的牵绳,将它放在膝上,低头检查它身上是否有伤口。

  「砰!」

  寂静中,她似乎听见远方传来奇怪的声响,很细小,有点像炮竹声,令她小小受惊。

  「砰!」又来一声!是怎么回事?她怔住,有种不寻常的感觉,觉得那像是电视影集里才会出现的……枪声。

  会是刚才那三个不良少年在使坏吗?她以前从没见过他们……

  她很害怕,拼命深呼吸要自己别乱想,这里的治安还不错,一定是她电视看太多,想像力太丰富了!她甩甩头,继续帮球球检查,它撒娇地伸出小舌轻舔她的手,她爱怜地抚摸它,让它知道现在安全了,不会再受到任何伤害。

  www.kanyanqing.com  www.kanyanqing.com  www.kanyanqing.com

  晚间约莫六点五十分,全小贤洗完澡,漫步去旅馆,从后门直接进入厨房,里头的厨娘阿姨们正忙碌,但她的餐点早就准备好,放在一旁干净的餐桌上了。

  「小姐,老板和老板娘还在忙,你要不要先吃?」正在料理泡菜冷面的大厨阿姨问她。

  「我先去大厅瞧瞧。」全小贤想先去看看爸妈。她走出厨房,经过流水造景及竹林,到了前厅,只见一团台湾旅行团约有四十人或坐或站地等待,一名导游先生正在柜台前登记住房。

  爸妈在柜台里忙碌地接待客人,连分神看她一眼的时间也没有,她无奈地退回厨房。真希望自己赶快长大,好能替他们分担一点工作。

  「小姐,走开、走开,我要送房客的点餐上楼了!」一名胖厨娘手上端着四个精致的花梨木餐盘,表演特技般的朝她走来,一路嚷着要她让路。

  她赶紧侧身紧贴着墙,好让对方顺利通过,才松了口气,后头又来了一个推餐车的阿姨。

  「小姐,快闪,不能让房客久等,泡完温泉特别容易饿……」推车的阿姨也是一路呼喊,好像她是个路霸似的,她只好又赶紧让开,深怕挡了去路。

  「呼~~」她们顺利通行后,全小贤吁了口气,觉得自己真是没用,什么忙也帮不上。

  她的脚才踏出一步,大厨阿姨突然冲了过来,喊着刚才推餐车的阿姨:「阿三——还有一个泡菜冷面特餐啊!是雅竹房的客人点的——」

  推餐车的阿姨早就走人了,大厨停下脚步喘气,连连抱怨:「这阿三真是办事不牢,这下没人手了,我后头还有活要忙呢!怎么出去送菜?」

  全小贤圆滚滚的眼转了转,灵机一动。「让我去吧!雅竹房是吧?」

  大厨阿姨瞄了她一眼,疑虑地「啧」了一声,全小贤缩了缩,觉得自己的能力被严重怀疑,闷闷地放下手。

  「小姐金枝玉叶的,哪能干这种活?」大厨阿姨还是有所顾忌。

  全小贤心底很呕。她哪是什么金枝玉叶,她是个闲人,若能有代劳的机会,她也觉得很有成就感啊!

  「反正人手不够,我来也行啊!」她这么说,很希望大厨把送餐点这重责大任交给她。

  「我快上高中了,很快就要当大人了。」她努力把自己「放大」。

  「喔!」大厨想了想,无计可施之下,只好把托盘交给这个未来的「大人」。「好吧!小姐小心点走,别打翻了。」

  全小贤心喜,小心翼翼把托盘接在手上,自信地说:「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把菜送到雅竹房的。」

  大厨勉为其难地苦笑点头。

  全小贤迅速离开,上楼,很快就到了雅竹房。

  她敲门。「你好,送餐点来了。」她从小耳濡目染,知道该这么说。

  「送进来吧!」

  房里传出的低沉嗓音让她心神一震。这人不会是救她和球球的那位大侠吧?声音好像呢!她有股说不出的期待。

  门开后,她双眼乍亮。果真是他!

  他似乎是沐浴过了,换上旅馆为客人准备的传统浴衣,立在户外露台上的温泉池旁看风景。热气氤氲中,她瞧见他敞开的前襟里结实的胸膛,浴衣外的手臂和小腿肌肉线条优美,肤色黝黑健康。

  她以看偶像的目光注视他,很热忱地说:「先生,你来我家的旅馆,真是太好了。

  费允翔听见她这么说,掉过头来,一看是方才那可爱的小女生,不禁露出一抹很淡的笑意,黑眸像夜空中的星,佣懒地散放着幽光,打量着她。「这里真的是你家?」他问。

  「是啊,因为人手不够才有机会轮到我送餐,不过,能为你服务,真是我的荣幸。」全小贤心底喜孜孜地问:「你想在屋里用餐,还是户外?」

  「户外。」费允翔回答。

  全小贤小心地移动脚步跨出门槛,把托盘放到户外温泉池旁的木桌上,热情地说:「请享用。」

  费允翔走过去,坐定,执起筷子用餐。全小贤就站在一旁看着他吃东西,愈看愈高兴,愈看愈莫名地觉得自己好幸福,能这样看着他真好!

  「你看着我做什么?」他抬眼,有趣地问。

  「你是打哪来的?」她对他很好奇。

  「欧洲。」

  「可是你看来像东方人。」他没有回答,倒是她毫无保留地向他自我介绍。「我是在这里出生的华人喔!我的祖先来自台湾,我会说韩国话,也会说国语,还有台语。」

  「嗯!」他仍不答腔,吃他的面。

  「我叫全小贤,我的狗叫球球,我真的很感谢你救了我们。」她也好想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可是他喝了口汤,又继续吃面。

  「你一定是来度假的,待会儿若你很无聊,我可以陪你下五子棋啊!我最会下五子棋了……你会下五子棋吗?」她只是单纯地想跟他建立友谊,她好喜欢他。

  费允翔并没有立刻回答她,似乎若有所思。而她就面带微笑地站在他旁边,耐心等待,终于他用完餐,说了一句:「下棋也好。」

  她无比开心,迅速为他收拾桌上的空餐盘。「那我去拿棋子,你等我喔!我很快就来了。」

  「嗯!」费允翔点了头,看着她蹦蹦跳跳地跑出他的房间。

  他该拒绝她的。他的身分并不适合和一个小女孩打交道,唯一让他破例的理由只是因为她热诚且充满善意,还只是个无害的孩子。

  他并不是一个普通人,他的身分是国际安全组织的精锐特务,射击技术一流,代号「首领」。

  这个不为外界所知的神秘组织,吸收全世界的精英份子,功能等同国际警察,人员皆由英美等国领袖亲自聘任,旨在维护世界安全,专门惩治不法份子。

  今天他的任务便是「终结」一个从中南海逃到这附近躲藏的国际大毒枭。

  有时,有人把他误认为「STAR」车厂总裁,其实「STAR」车厂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车厂总裁是他的双胞胎大哥Kris费,不是他,但坏就坏在他们是双胞胎兄弟,有张一模一样的脸,不知情的人都当他是他大哥。

  他和大哥只有长相相同,骨子里可是南辕北辙。大哥常是正经八百、不苟言笑;他则是玩世不恭,除了工作,他从不认真看待人生。

  「我来喽!我去向柜台借棋,那里什么棋都有,提供给房客解闷用的。」才一会儿工夫,他就听见她柔柔嫩嫩的声音,她没敲门,端着一只木制棋盘,上头放着一钵黑棋、一钵白棋,笑嘻嘻地走进来。

  「你好像有心事喔,你在想什么?」全小贤把棋盘摆上桌,好奇地问他。刚刚进来,她发觉他动也不动地坐着,像是陷入沉思。

  「听风的声音。」费允翔随口哄她。

  「风是什么声音?」全小贤坐到他对面,感兴趣地问他。

  他深幽地望着她,淡淡地说:「秘密。」

  全小贤弯起小嘴笑。「我也常一个人安静地听周围的声音喔,你猜我傍晚时听见了什么?」

  「什么?」他悠闲地靠着椅背注视她。

  「枪声。」她只是开玩笑,想逗他大笑,可他不但没表情,唇上的笑也像流星般倏地消失。瞬间,她看见他的眼色变得好深好沉,像幽暗的夜,她根本无法看透。

  但至少她还懂得塞百观色,不再制造无聊笑料,因为她并不想破坏自己和他的「友情」,于是细声问他:「你要选什么颜色的棋?」

  费允翔警戒地注视她。「你选就成了。」

  她被他看得不好意思,悄悄地把黑子留给自己,把装着白子的钵轻轻推到他面前,对他说:「我觉得白色的适合你。」

  「为什么?」他轻嗤。

  「因为白色代表纯洁……」全小贤害臊地说:「我认为你是好人,我好喜欢你。」

  费允翔愣了愣,一会儿神情才放松。「单纯的人是你,小妹妹。」

  全小贤红了脸,立刻接收了他说她单纯这样的赞美之词,但她并不希望他叫她「小妹妹」。「我快上高中了,不是小妹妹。」

  他看着她的眼神变得很深,似笑非笑地问:「那谁先呢?小姐。」

  「猜拳决定。」她说完才发现自己有点幼稚,他却被她惹得笑了,她尴尬地抓抓头,低声说:「不然女士优先好了,我先来。」

  「就让你优先。」

  她拿了一只黑棋放在棋盘中央,他接着放了一只白棋在黑棋右边,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地放,挡对方的路。她发现自己不只喜欢看他偶尔露出的笑,还喜欢看着他摆棋子时的修长手指,她很陶醉于跟他下棋时的宁静感觉。

  直到整个棋盘都快放满了,两人一直没分出高下。她看看手表,已经快八点半了,也就礼貌地告退。「我只能跟你玩一盘,我要去吃饭,还得回家温书了。」

  「嗯。」他没有留她,跟她一起把棋盘上的棋子一一收回钵中。

  四周很安静,她心底有个冲动,好想问他明天还会不会住在这里?但他已收好棋并起身走进室内,她的话就梗在喉问,没办法说出口。

  「再见了……」她端着棋盘定进室内,驻足对他说。

  「嗯。」他轻应一声,对她挥手道别,没有跟她说话。

  她俏皮地笑,走出了雅竹房,把棋子还回柜台,一个人到厨房吃饭,心底想着他,感觉甜甜的、暖暖的,饭菜虽然凉了,尝起来却特别美味。

  隔天,她放学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雅竹房找他,内心充满期待。

  她敲了敲房门,开门的人不是他,房客已换人了,他走了。

  她站在关上的房门外,一颗心好不舍。她真想再见到他!虽然,这也许只是一场偶然的相遇,却也是一个完美的邂逅,他是她即将走入少女时代之前遇到最好的一个人。

  若是还能再见他一面,就最好不过了……

  这辈子,再见一面就好……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