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桃喜 > 《我吻茶香》
返回书目

《我吻茶香》

第五章

作者:桃喜

会场里人潮川流不息,与其说大家是来响应慈善活动,倒不如说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应酬方式,知名的商界代表齐聚一堂,总脱不开生意经,反正拍卖还没正式开始,彼此交换生意上的心得也好。

一些人围在藤崎刚身旁,纷纷询问着他除了餐饮旅游业、电子通讯业外,他还有没有其他的新动向,不少人盼望着能与藤崎刚合作,他有很敏锐的头脑,更懂得市场的走向,凡是他涉足的事业没有一项不赚钱的,连带和他合作过的企业也跟着大翻身。

但他显然心不在焉,众人的问题他无心应付,他只想知道那女人怎么回事,他都安排了高野去接她,她却坚持要自己过来。

终于,堤绫香出现在门口,穿着和服的她显然引起众人的目光。

“我……是不是穿错衣服了?”她环顾周围,没有任何一个人像她一样穿着和服,男人们穿着正式的西装,女人们则是着晚礼服,她这样很成功的吸引了众人眼光,但她却很窘迫。

虽然和服在这种正式的场合里出现也不为过,但让人这样盯着实在很难为情,都是藤崎刚啦!她一眼搜寻到藤崎刚的位置,他正巧也看着这方向,不过表情不善。在一起一阵子了,他这样的表情愈来愈少出现,通常都是他不开心才会这样。

但她又没做错事,反倒是他还拐了她穿和服过来。

原来她说要直接过来,就是和那个娘娘腔一块出现,藤崎刚对她穿着和服的模样着迷,但可惜有人坏了这兴致。

他跨步上前,眼光炯利得几乎要射穿了那个不知死活的娘娘腔。

“我来晚了吗?”堤绫香问道。

“他怎么会跟你一起来?”他一手揽过她,充分表达他的所有权。

“我也收到邀请函,当然能来。而且我还是和绫香……”室井真吾这时才知道之前在料理及咖啡厅遇见的男人就是绫香正在交往的对象。

正打算刺激一下藤崎刚的室井真吾,被藤崎刚厉眼一瞄,乖乖闭嘴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室井真吾默默安慰起自己。

藤崎刚带着堤绫香坐进位子,拍卖会也即将正式开始,今天的重头戏是一尊日本人形,是有名的人偶造师的得意之作,据说这尊和服人偶从头到脚无一不精,甚至连眼睫毛都栩栩如生。这位大师颇负盛名,尤其追求完美出了名的他,竟宣布这次拍卖的人偶是他一生最满意的作品,所有收藏家都显得兴致勃勃。

“我不是叫高野过去接你?”现在拍卖场上推出高尔夫球具竟标,藤崎刚兴致缺缺,正好可以质问她为何和室井真吾一块出现。

“刚好他也要来这里,所以就坐他的车过来了。”

“他怎么知道你要来这里?”

“其实我之前答应要和他一起过来——”

“什么?!”藤崎刚坐在前排,音量一大就引起了司仪的注意。

“藤崎先生要喊价吗?”司仪尴尬地问,很少见到有人这样出价的。

“不,抱歉。”他的音量似乎大了些。

“你竟然答应他?”藤崎刚见台下恢复热闹的喊价,又继续问着。

“那是很久以前,他也没说得很清楚,后来我就忘了。结果他今天到我家我才想起来,真是对他有些不好意思。”

“你没对他说你现在有交往的对象,叫他别再来烦你?”

“可是他没有烦我啊!”她还搞不清楚藤崎刚是因为不高兴才这么说。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有没有告诉他,我们正在交往,叫他死了这条心?”

“后来我告诉他我有正在交往的对象,为了和他解释清楚,我才会坐着他的车过来。”她终于能把事情说完了,都是他一直打断,害她讲了老半天。

“那很好,他应该不会再来烦你了吧。”他显然对此很满意。

堤绫香瞥他一眼,“别老是说他来烦我嘛,他又没有很烦人,而且你这样说室井先生,他会很难过。”

“他难过也不关你的事,反正他不会再出现了。”既然被相亲的女主角拒绝了,就该乖乖退常

“为什么不会再出现?我和他还是朋友埃”

“还是朋友?”他真想移开这女人的脑袋瓜,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奇怪的逻辑,她当着自己男友的面说要继续和相亲对象交朋友,她是以为他很有度量,还是天真的以为对方真的只是和她当普通朋友?

看样子显然是后者。

“是啊!我都跟他说清楚了,他也说我们当朋友就好了。”

事情不就是这样简单吗?他为何一副气恼的模样?

藤崎刚才想好好说她一顿,但此刻的拍卖品就是他的目标——拟真的日本人形,他缓下向堤绫香说教的事,专心地准备竞标。

“这尊人形是知名的人偶造师橘园腾司的作品,大家可以看到这尊人偶像极了真人,连这一身精致的和服也是特地请著名的裁缝师制作的。橘园大师表示这次的人形是他一生最得意的作品,非常具有收藏价值。”

“这人形的名字就叫‘樱’。起标的价格是三百万,现在请大家开始出价。”台上的司仪也被这精致的人形迷住了,边说边欣赏着这尊人偶。

藤崎刚专注的样子让堤绫香也注意起玻璃箱里的人偶,穿着和服的女子撑着纸伞坐在樱花树下,低头沉思的表情引人人胜,好像她真的会思考—般。除了人像本身外,连樱花树都像极了活生生的树,玻璃箱里就像是个被冻结的时空。

出价的声音此起彼落,到最后出价竞争的只剩下两个人。

“八百万。”出声的正是藤崎刚一直看不对眼的室井真吾。

“九百万。”藤崎刚发现和他争这尊人偶的人是室井真吾,更不可能将它拱手让人了。

“九百……五十万。”室井真吾似乎有些动遥

“九百八十万。”藤崎刚仍旧维持着坚定的声音。

“一……一千万。”这似乎已经是室井真吾的极限了,这句话几乎是从他嘴里迸出来,而且相当不情愿。

全场屏息以待,竞标物翻了三倍以上的价格,而且喊到了千万,众人都好奇这两个人的坚持谁会获胜。

“一千零一万。”藤崎刚看出了室井真吾的底限,面带微笑的喊价。

大家都期待着室井真吾再喊价,但只见他一脸铁青,恶狠狠地看着藤崎刚。

“室井先生?”台上的司仪询问着室井真吾是否要再出价,室井真吾沉默以对。

“一千零一万一次,一千零一万两次,一千零一万成交!”

司仪宣布结果。

现场响起如雷的掌声,藤崎刚除了买到他想要的东西,看到室井真吾一脸阴霾似乎也让他很满意。

顺利得到想要的东西,藤崎刚也不多留恋,带着堤绫香准备离开。

“等等……我去向室井先生打个招呼。”堤绫香趁着藤崎刚跟别人说话的时候,踩着小碎步上前,让藤崎刚来不及阻止。

“室井先生,我要先离开了,今天真是对你不好意思。”

“没关系,帮我向藤崎先生说再见,顺便帮我转告他,他得到了一个相当棒的战利品。”室井真吾一语双关,一方面指的是那尊日本人形,另一方面指的当然就是堤绫香了。不过他想堤绫香应该是听不出他的弦外之音吧!

“那尊人偶的确很美,但花一千万去买太浪费了,这种事交给那个有钱人去做就好了。”堤绫香笑笑的安慰起他,她以为他的话是为了那件拍卖品而说的。

和藤崎刚在一起后,她才真的见识到什么叫有钱人的生活,他出入有司机开车,除非他想一个人静一静,要不然他不会自己开车出门。明明不常开车,却拥有好几辆不同的名贵跑车。那尊人偶的确漂亮,但花一千万在那上面,实在是太懂得挥霍了。

“是啊!那种事我的确做不来。”室井真吾也笑笑地回答着她。所以他刚刚是故意喊价,原本喊到七百万就可以成交的东西,他硬是让藤崎刚多出了三百零一万,也算出了一口气。

“我该走了,再见。”藤崎刚虽然被人缠着说话,却不时看着这方向,堤绫香知道自己要赶快过去,省得他又要念她了。

“我还可以找你出来吧?”

“嗯,我们是朋友啊!”她笑着挥挥手。

看着她小跑步向藤崎刚的背影,室井真吾叹了口气,然后又松了口气,一切算是结束了。

※※※

堤绫香和藤崎刚离开会场后,司机把车开到了一栋高级住宅旁,才知道这也是藤崎刚名下的产业。

“我以为你住在家里。”藤崎祖宅已经够大了,用不着搬出来住吧。

“我大部分的时间是住在家里,有时候公事忙到很晚,回去家里路程比较远,也怕吵到其他人,就会过来这里。”藤崎刚从她的跟神就看得出她在偷偷骂他浪费。

“那现在又不晚,你为什么不回去?”

“如果你希望我带你回去的话,那就走吧。”他作状拿起刚脱下的西装外套。

“我随便问问,别认真嘛!”她还没那个心理准备去见他的家人,虽然她知道他只是开玩笑的。

“想看我的收藏吗?”他这几年收藏下来的数十尊日本人形,全都放在这屋子里。

“好啊!”堤绫香跟在他身后进了其中一间房,陈列架上摆满了人偶,这里俨然就是个人形博物馆。

人偶们或站或坐,有的是少女的甜美脸孔,有的则是令人惊艳的成熟面貌,有些很崭新,有些则看得出有些年月了,唯一的共通点就是这些人偶都穿着和服。

“想像不出像你这样一个大男人会这么喜欢这些和服娃娃,我以为你应该是收藏一些车子或飞机之类的模型。”她实在很难把他和这些甜美精巧的东西联想在一起。

“没有人说男人就一定得收藏模型,我就是喜欢这种东西,所以……”藤崎刚从背后环抱住她,在她耳边说出诱惑的话语,“所以我才会想要收藏你。”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连我是谁都不记得,现在我们却变成这样的关系,真是谁都想不到。”堤绫香感到些许的紧张,感觉这个夜好像会发生什么,她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试图改变气氛。

“今天要不要留下来?”低头看着她白皙的颈项,藤崎刚有股想低头亲啃的欲望。他听得出她的紧张,但他一向都是任性的人,想要的就会坦荡荡地说。

人说穿和服的女人露出最美丽的线条就是这一段,从头发被高高梳起的发根,延伸到隐没于和服领下的肩颈,是最能引人遐思的。

他温热的唇已贴上她的脖子,堤绫香敏感地瑟缩一下,肌肤因此起了细细的疙瘩。

“你知道我不行的。”她除了出外旅行,还不曾有夜不归营的纪录。

“那留下来一下下,我等会送你回去。”他的欲望表现得很明显,而且不打算放弃。

“可是和服……和服很难穿。”她羞红了脸,会想到和服很难穿,这表示已经想过它会被脱下来。

“这不是问题,还是……你不愿意?”他转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着自己,想从她的眼里探知答案。

“我……”她还在考虑,虽然都是成年男女,应该知道迟早会走到这一步,但真正面临了,还是会有所迟疑。

“你不快点决定,我就当你是答应了。”如果她不愿意,他不会勉强,只是这夜恐怕会很寂寞。

“我十二点前要到家。”她说了这么一句。

“我会让你准时回家的。”现在不过九点半,还有充裕的时间。

藤崎刚打横将她抱起,走进他的卧房也同时进入瑰丽的欢愉世界……

※※※

结果他们还是超过了十二点才回到堤家,和服是真的不好穿,尤其在Ji Qing过后的虚软疲 惫还未消退时更是如此。

“赶快去休息吧。”藤崎刚叮咛着她。

他看来很好,没有她这般的疲倦,即使她不经人事也知道他应该经验丰富,而且恢复力显然比她好多了。

“嗯,晚安。”刚刚才分享过彼此的两人,现在互道晚安,然后回到各自的世界,这种感觉有些不真实,好像之前的狂热不过是作了一场梦。也许是自己太累了才会这样恍惚吧,堤绫香暗忖。

“晚安。”看她有些迷离的神情,藤崎刚忍不住又深深的吻着她,然后放开气喘吁吁的她。

她的表情更加吸引人了,藤崎刚几乎想把她再拖上车,载回家里好好怜爱一番,但理智显然略胜一筹,他独自上车发动引擎。

“你该进去了。”他对还有些痴愣的堤绫香说。

堤绫香点点头,随即走进屋里,而他则看着她关上门后才离开。

已经将近一点了,想必家里的人都睡了,她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穿过走廊正要进房间时,却让转角处的人影吓了一跳。

“没想到你们进展得这么快。”堤承恩早就在这里等她,刚刚他听见车声,从窗户看见她和藤崎刚拥吻,一瞬间竟有些不是滋味。

“承恩?!你差点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吵醒爷爷或恭子了。”

“你放心,爷爷带恭子去探望朋友,明天才会回来。”所以家里只剩下他们两人,至于堤绫香的父母早就分居了,各自住在不同的地方。

“那你怎么还不睡?”平常有严格的爷爷在,大家为了不吵到早睡的他,也鲜少熬夜晚睡。

“我听恭子说你和那个室井出去,这么晚还没回来,我有些担心,不过你今天显然是和藤崎刚在一起。”

“你怎么知道……”

“别忘了我的房间刚好看得到门口,而且这么晚了还有车声,我想应该是你回来了,然后我就看见他了。”

堤绫香脸一红,这么说来刚刚她和藤崎刚接吻,承恩不就看得一清二楚了!

“他对你好吗?”他想心中那些微弱的酸楚来自于他最重要的人可能将要属于别人,他暂时还没完全接受吧!从小他就和绫香在一起,他们应该是最熟悉彼此的人,可是他的角色渐渐会被另一个人所取代,从他建议绫香和藤崎刚交往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了,只是这来得似乎太快了。

“怎么突然这样问?你今天怪怪的耶。”表情凝重得不像她最亲爱的弟弟。

“怪的是你,就算再匆忙也不能把和服穿错了。”从她进门他就看见了,绫香的衣襟开错边了。

和服的穿法是左衽,就是将左边衣襟压在右边的衣襟上。如果将和服穿成右衽不仅让人贻笑大方,更是不吉利的象征。穿惯了和服的绫香不可能会搞错,想来想去也只有衣服脱下后再穿上时搞错了,所以说她这身和服很可能是由别人帮她穿的,而那个人应该是藤崎刚。

但什么样的情形会让绫香脱下繁复的和服,不用想他也知道,所以他才会这样的沉郁。

堤绫香低头一看自己的衣襟果真开错方向,再看着堤承恩一脸了然,她简直羞愧得想找个洞钻下去。她穿衣的时候还晕沉沉的,加上藤崎刚虽帮着她穿上和服,但又不时亲吻诱惑她,让她连自己出了大糗都不知道,而且还是承恩提醒她的。

“我……”她很想解释,但她知道这也是徒劳无功,平常的她根本不可能会犯这种错的。

“去休息吧,你不累吗?如果你不累,藤崎刚以后就可怜了。”他意有所指,开玩笑似的轻推她一把,然后拖着有些沉重的步伐离开。

“承恩,他对我很好,你可以放心,还有……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是没人可以取代的。”知道承恩是多么在意她,更知道承恩希望她幸福,就如同她也希望承恩能得到幸福一样。

她知道他听到了,所以他的步伐停滞了一下。她也知道他不好意思转过头来,因为他一定又脸红了,就像以往她说一些肉麻话时,他总是用粗声粗气来掩饰他的情绪,其实她知道他只是害羞。

其实这一夜害羞的不只是承恩,也包括她自己。就这样把自己交给藤崎刚是否太轻率了些?不过,她知道自己不会后悔,无论未来会是如何,至少她知道自己这一刻是快乐的。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