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夏瑄 > 《老公一百分》
返回书目

《老公一百分》

第二章

作者:夏瑄

梁宓蜜手里拿着一份报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她的眼睛虽然是盯着报上那一排排的小铅字,心思却很明显地不在上头。她甚至还不时地放下报纸,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

“已经两点半了,再过半个小时,徐小姐就要来看房子了!”

今天早上,她接到一通徐小姐打来的电话,约好下午三点要来看房子,所以自从吃完午餐后,她就一面在客厅看报纸,一面等待。

对于那位第一个前来看房子的人,梁宓蜜的心里充满了期待,希望能快点看见她的庐山真面目。

不知道那位徐小姐是怎么样的人?不知道她在看过他们的房子之后,会不会觉得满意?会不会立即决定要租他们的房子?

“如果能够一次成功,顺利地找到房客,那就大好了。”

梁宓蜜怀着期待的心情,有点心不在焉地翻看报纸。

一会儿后,她听见哥哥的房间传来了开门声,抬头一看,果然就见哥哥和一名美女走了出来。

“真的要回去啦?”梁介旻轻揽着美女的腰,有些依依不舍地问。

“是呀!晚上还有点事情,不走不行。”

“我真舍不得你。”梁介旻像是没看见妹妹在客厅似的,险不红气不喘地说着肉麻兮兮的话。

“我也舍不得你呀!”

“唉,如果不是有份很急的案子,赶着要在今天之内完成,我一定会亲自送你回去的。”

听见梁介旻这么说,美女露出满意而娇媚的微笑。

“没关系,你有这份心就够了。”

梁介旻勾唇一笑,半开玩笑地说:“我当然有这份心,而且我的心一直是在你身上的,你可要保 管好哪!”

“那当然,我一定会好好保 管的。”美人的眸子直勾勾地望着他,嗔道:“我还恨不得永远都不让你的人和你的心离开我呢!”

永远不让他的人和心离开?她这是在暗示他……想和他结婚吗?

梁介旻佯装没听出她的弦外之音,微笑地将她送到了大门口。

“那你自己路上小心,到家之后记得打通电话给我。”

美人对于梁介旻的装傻显得有些失望,脸上的笑容也黯谈了几分。

“嗯,那我走喽!”

“再见。”

送走了美人之后,梁介旻才刚转过身,就看见梁宓蜜一脸不认同地盯着自己。

“我说哥哥呀!”她唤了声。

“干么?”

“你的女朋友到底有几个啊?”梁宓蜜放下手中的报纸,有些受不了地问。“如果我眼睛没问题的话,刚才走出咱们家门的那位小姐,应该不是上个礼拜天来家里作客的那个吧?”

“当然不是了,上礼拜的那个是朵清纯小百合,刚才的那个则是只性感小野猫。两个人不论气质或装扮,都是不同的类型。”

瞧他说得没有半点心虚愧疚的模样,甚至还煞有其事地比较起那两个女人间的差异,梁宓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那你到底喜欢哪一种?小百合还是小野猫?”

”不管哪一种,只要是美女,都很难令人不心动。”

亏他还真敢说!梁宓蜜像是觉得他无药可救似地摇了摇头。

要不是他是她的哥哥,她早就忍不住朝他吐口水了!

梁介旻仿佛对她的反应浑然不觉似的,仍眉飞色舞地发表自己的高见。

“蜜蜜呀!你一定要记住哥哥衷心的劝告——女人绝对不能懒惰!女人只要一懒得整理自己的仪容,很容易就会变成一副欧巴桑的模样那可是会让男人退避三舍的!”

欧·,…·欧巴桑?”是在说她吗?“我看起来有这么糟吗?”梁宓蜜的嘴角有些抽搐,脸上仿佛出现了好几道黑线条。

真是的!她上个月底才刚过二十四岁的生日耶!他却这样打击一个小女人的心,实在太残酷了!

梁宓蜜抚着自己的脸颊——触感还算柔嫩细致;再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套头毛衣配上牛仔裤。

以她目前的模样,若说她像个稚气未脱的大学生,还有那么一点相近,但是说她像个欧巴桑……会不会太离谱了点?

“唉呀,你当然不像欧巴桑,我刚才那么说只是在提醒你而已!”梁介旻顿了顿,又补充说道:“事实上,如果你不是我妹妹,我一定追你!”

他这番话,可不是在故意恭维或是讨好妹妹,而是出于他的真心话。

瞧瞧他们家的宓蜜,不但有着一张标致的瓜子脸、一双灵黠的大眼睛、一张嫣红柔润的樱桃嘴,还有一头可以去拍洗发精广告的美丽秀发,除此之外,她还有着白皙粉嫩的肌肤和玲珑有致的身材。

男人梦想中的完美对象,也不过如此而已呀!

梁宓蜜听了他的话之后,一点也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像他这种用情不专的男人哪,还是离她远一点好!

“你这么花心,真是全天下女人的公敌!”她摇头啐道。

“嗳嗳嗳,话说在前头,你可别在其他女人的面前掀我的底呀!”梁介旻突然升起一股危机意识,深怕妹妹在他的女伴们面前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那到时候他可就很难摆平了!

“知道啦!我哪次害你穿帮了?”梁宓蜜有些受不了地说。

不过,虽然她不会扯哥哥的后腿,但她还真想去劝告那些女人,叫她们别把青春浪费在他身上,因为那是得不到回报的。

她这个哥哥呀!身材颀长,人长得俊美,个性也算风趣和善,而且工作能力绝佳,荷包更是麦可、麦可的,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花心了!

这样的男人,注定是要让女人伤心流泪的。聪明的女人,应该要离他这种人愈远愈好!

“对了,哥,大概再过二十几分钟,会有一位徐小姐来看房子。”梁宓蜜提醒道。

“真的?”梁介旻一听,眼睛立刻为之一亮。“太好了!最好那位徐小姐是个大美女。”

“喂喂喂!我们要找的是房客,不是你的女伴,你可别搞错了!”梁宓蜜蹙着眉提醒。

“我知道啦!免于不吃窝边草,我不会对女房客怎么样的啦!”

“那你干么这么兴奋期待?”梁宓蜜眯起眼睛盯着他,觉得他脸上的笑容实在太可疑了。

“那是因为,如果女房客长得漂漂亮亮、赏心悦目,我们每天看见她,心情也会特别愉快,这有什么不好?难道你希望未来的女房客有着一张苦瓜脸,每天看起来就是一副‘带衰’的模样?”

“呃……这…··’

他这么说,好像也有那么点道理。梁宓安一时找不到话可以反驳,而就在这个时候,梁介旻的手机铃声响起,他很快地接听。

“喂?芊芊啊?”一听见话筒传来娇滴滴的嗓音,梁介旻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我当然记得今天晚上要带你去参加酒会的事啊!这么重要的约会,我怎么可能会忘呢?等一下我立刻去接你,记得要打扮得妩媚动人喔!”

听见他的对话内容,梁宓蜜忍不住挑起眉梢,一等他通完话,她忍不住问:“这个芋芋又是哪号人物?我看既不是刚才那只性感小野猫地不是上礼拜的那朵清纯小百合吧?”

“呢……哈哈,你可真了解我呀!”梁介旻干笑了几声。

“真是够了!”梁宓蜜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问道:“你现在要出门?可是我刚才不是才跟你说过有人要来看房子?你该不会一听见美女娇滴滴的声音,就什么都忘了吧?”

“我当然没忘,不过我相信你看人的眼光,再说对方是位小姐,你一个人在家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比起“能看不能吃”的未来女房客,当然是“能看又能吃”的女人比较重要喽!梁介旻几乎毫不考虑地就决定出门赴约。

听他这么说,梁宓蜜无奈地叹了口气,有些挖苦地说:“好吧!就算房客我来挑就好了,但是你刚才不是才跟你那位‘性感小野猫’说有重要的案子要赶吗?怎么这会儿却有空带另一位美女去参加酒会?”

“唉呀!刚才要是不那么说,我哪有办法将她送走?”

梁宓蜜摇了摇头,说道:“你呀!现在这么不专情,总有一天一定会出现一个生来克你的女人!”

“克我?你说得太严重了吧!”梁介旻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抓了钥匙就要出门。“对了,提醒你一下,虽然等会儿是个女人来看房子,但你还是要小心,知道吗?”

“知道啦!”

“如果有什么状况发生,就打手机通知我,我会立刻赶回来。”

听他这么说,梁宓蜜忍不住戏遍地笑问:“如果你正在和你的女伴打情骂俏,也会为了我立刻赶回来吗?”

“当然会了!”梁介旻信誓旦旦地说。“女伴可以有很多个,但是亲妹妹可是只有你一个,别说是打情骂俏了,就算是正在翻云覆雨,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撇下她,立刻飞车赶回来!”

翻……翻云覆雨?这么露骨的话,说的人脸不红气不喘的,反倒是听的人脸上浮现两抹红晕。

“真是的!要出门就快点出门吧,不要再继续胡说八道了!”她红着脸啐道,索性赶紧将他赶出门去。

梁介旻哈哈大笑,拿着车钥匙转身离开。

目送着哥哥走出大门,梁宓蜜有点受不了地摇了摇头,然而她的嘴角却是微微上扬的。

他这个哥哥啊,虽然花心,还有点不正经,但还是挺关心她的嘛!

***

梁介旻出门后,约莫过了二十分钟,门铃声响起。

一听见那清脆的铃声,梁宓蜜立刻扔下手中的报纸,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满脸的兴奋与期待。

“太好了!一定是那位徐小姐来看房子了!”

梁宓蜜踩着雀跃的步伐前去开门,心里暗暗期盼对方是个不错的人。

她先深吸口气之后,才迅速拉开大门,堆出满脸善意的微笑。

“你好,你一定就是徐小姐吧?”

梁宓蜜笑着说完之后,定睛一看,整个人当场怔住,有好一会儿只能盯着眼前的女人猛瞧。

眼前这位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子,有着一副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至少34D以上的丰满双峰,包裹在一件低胸紧身的线话之下,那明显的乳沟,让梁据蜜当场看傻眼了。

这这这……这究竟是哪里来的性感美女?

梁宓蜜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心里不禁暗暗怀疑这女人真的是来看房子的吗?她该不会其实是哥哥的某个女伴吧?

“请问……你是徐小姐吗?”梁宓蜜小心翼翼地确认。

“没错。你一定就是梁小姐吧?”

“呀…··是呀!”梁宓蜜愣愣地点点头。

“你好,我就是今天早上和你通过电话的徐曼筠。”她一边说着,一边探头朝屋里张望了下。“你们是哪个房间要分租,我可以看一下吗?”

“喔,当然、当然。”

经过徐曼筠这么一提醒,梁宓蜜才如梦初醒般地回过神,将注意力从她的惹火身材拉回来,并赶紧将她带进屋里。

“要分租的是最里面的那间套房,房间里有整套的卫浴设备。另外,像是客厅、餐厅、厨房这些地方,将来都可以随意使用。”

梁宓蜜在为徐曼筠做简单介绍的同时,目光还是忍不住悄悄地在这位身材惹火的女郎身上打转。

直到现在,梁宓蜜的心里还是有点难以相信,眼前这位性感尤物是来看他们的房子,而且将来有可能会和他们成为室友!

看着那魔鬼般的身材,梁宓蜜的眉心微微蹙拢起来,忽然间替这位小姐感到危险。

像这样一个身材啵儿棒的喷火女郎,就连同为女人的她,看了都不禁脸红心跳了,更逞论是她那个花心的哥哥?

嗯…,··看来她得慎重考虑是否该把房子租给这位小姐。

正当梁宓蜜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徐曼筠已经大致看完了房子,也感到相当满意。

“梁小姐,我很喜欢你们的房子,可以把房间租给我吗?”

“呃…··这个嘛……”梁宓蜜有些迟疑地蹙起眉心,心里正经历一场激烈的天人交战。

这位徐小姐看起来个性不错,她相信如果将来成为他们的室友,大伙儿应该可以相处偷快,但是她的心中却有着挥之不去的隐忧。

要是这位小姐住进来之后,和哥哥发生感情纠葛,被她那个花心的哥哥伤透了心,那可就罪过了。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见梁宓蜜支支吾吾的,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徐曼筠忍不住心急地追问。

梁宓蜜有些为难地咬着唇,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她终于作出了决定。

“徐小姐不瞒你说,在你来看房子之前,已经有另外一位小姐来看过了,她也很喜欢我们的房子,只是刚好身上没带现金可以先支付押金或订金,所以我已经答应让她第一顺位来租这个房子。”

听梁宓蜜这么说,徐曼筠蹙起了眉心,显得十分失望,同时也不太舍得放弃这个租屋的机会。

“那现在怎么办?她真的有意愿要租吗?会不会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我已经跟她说了,我等她到明天中午,如果到时候她没有来付押金的话,我就把房子租给你,好不好?”

“这样呀……好像也只能这么办了。”徐曼筠无奈地叹了口气。

“其是不好意思。”见她这么失望,梁宓蜜的良心一阵刺痛。

“唉,既然我晚人家一步来看房子,那也没办法喽!不过如果那位小姐明天没有来付押金的话,请你一定要通知我喔!”徐曼筠顿了会儿,突然又说道:“还是我先付一笔订金或押金给你,这样的话,如果那位小姐明天中午之前没有来,我就可以立刻递补。”

听她这么说,梁宓蜜知道她是真的对这个房子感到满意得不得了,心里的罪恶感也更加深了几分。

“不用先付钱给我啦!我向你保证,那位小姐如果明天没有来的话,我一定立刻通知你,好不好?”梁宓蜜挤出一丝笑容,很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要太心虚。

“那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先走了。”

“嗯,徐小姐慢走。”

送走了徐曼筠之后,梁宓蜜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事实上,这位小姐根本是第一个来看房子的人,刚才她之所以那么说,实在是逼不得已的呀!

“都是哥哥害的!”梁宓蜜忍不住低骂了声。

要不是哥哥太过花心,身边的女伴数也数不清,而她又担心他一看见这位身材火辣的性感美女,就立刻将“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给抛到外太空去了的话,她也不会说谎骗徐小姐了。

哥哥和女房客之间发生复杂纠葛的感情,这是她最不乐见的情况,所以她只好选择对不起那位徐小姐,不将房间租给她了。

“原谅我吧!这是为了你的‘安危’着想呀!”她满怀着罪恶感,对着早已走远的徐曼筠说。

***

一个凉风徐徐的下午,梁宓蜜独自待在家里张罗着晚8。

当她才刚打开冰箱,思忖着等会儿要煮什么菜时,门铃声却突然响起。

“奇怪,会是谁呀?我今天并没有约什么人到家里来看房子呀广她疑惑地挑起眉梢。

会不会是来找哥哥的人?或者……是哪个女人发现哥哥脚踏好几条船,气呼呼地找上门来算帐了?

“晤……搞不好喔……”梁宓蜜愈想愈觉得有这个可能性,同时也不禁暗自担忧了起来。

要是对方是个歇斯底里的人,她一开门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她泼硫酸,或者二话不说就拿把刀子捅过来,那可怎么办才好?

唉,不能怪她想像力太丰富,实在是最近社会新闻充斥着各种情杀、仇杀、自杀的画面,让她想不往那边想都不行。

听着持续响起的门铃声,梁宓蜜紧张地吞咽了口口水。

“我还是别自己吓自己吧?一定不会有事的。”

她定了定心神,走到门边,透过门板上的猫眼看出去,打算如果看见神色可疑的人,就佯装没有人在家,任对方按坏了门铃也不开门。

“咦?是男的?”

一见对方不是她原先担忧的神色疯狂的复仇女性,梁宓蜜暗暗松了一口气,原先的忧虑登时解除了大半。

看外头那个男人西装笔挺的,神色间又没有流露出半点掼琐的模样,或许他是哥哥的朋友吧!

“我刚才真是太多心了!”

一想到自己刚才脑中那一幕幕社会新闻般的画面,梁宓蜜不禁好笑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赶紧开了门。

“你好,请问你是……”梁宓蜜正打算询问对方的身分和来意,但目光在对上来者的时候,脑子里倏地有一瞬间的空白。

刚才透过小小的猫眼,看得不是很清楚,此刻近距离一看,才发现这男人不但长得高大挺拔,而且还有着一张俊帅的面孔。

这样一个英挺出色的男人,任何正常的女人见了,恐怕都免不了会有睑红心跳的反应,只不过……

梁宓蜜有些困惑地蹙起眉心。对于眼前的男人,她怎么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难道他们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吗?

她偏着头思索了片刻,却一时想不起来,只好暂时不去想这个问题。

“请问你是哪位?要找谁?”

“小姐你好,我姓窦,叫窦旭康。请问屋主在吗?”窦旭康客气地询问。

“屋主?”梁宓蜜愣了愣,没想到他会这么问。

“是啊!你们这里不是有房子要出租吗?”

“咦?”听他这么说,梁宓蜜的心里更感疑惑了。

首先,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他们有房子要出租,而且还找上门来?

在她贴出去的红单子上面,只有留下她的行动电话号码,并没有留下家里的地址,他怎么会没有事先以电话联络过,就直接跑了过来?他是怎么知道她家在哪里的?

其次,她在单子上明明写了“限女性”三个字,为什么他一个大男人还会跑来询问?难道他不识字?这不太可能吧?

窦旭康眼看她满脸狐疑,不等她开口询问,自己就主动解释。

“是这样子的,我正在找房子,刚好听附近商店的老板说你们有房子要分租,所以才上来问一下。”

“喔.原来是这样。”梁宓蜜明白地点了点头。

“这间屋子,目前就只有你一个人住吗?”窦旭康有些担心地问。

要是这儿只住了她这么一个单身女子,恐怕不会愿意将房间分租给一个男人。 毕竟,在还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坏人之前,总是要小心一点,避免引狼人室。

“不,除了我之外,还有我哥哥。多出了一个房间要出租,是因为我爸妈移民日本,不会回来祝”梁宓蜜轻声说明。

“原来是这样。”窦旭康点了点头,朝房子里头张望。

虽然他只看见了一小部分的客厅,但是从家具的布置与摆设来看,很显然这是一个相当温馨舒适的住家。

几乎就在当下,窦旭康便已决定要在这个地方住下。

这儿不但有着便利的交通、舒适的环境、良好的生活机能,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位年轻女房东不但长相甜美,个性似乎也相当温柔、好相处。他相信在这个地方住下,一定会每天都过得十分愉快的。

“请问,这里的房租一个月多少?”他客气地询问。

“呢……这个嘛……”梁宓蜜有些为难地轻蹙着眉心,一点儿都不打算将房间分租给一个大男人。

就在她暗忖着该怎么委婉地拒绝时,目光不经意地望向窦旭康的俊脸,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再度浮上心头。

到最后,她脑子里想的不是该用什么样的理由来婉拒他,而是在努力回想自己究竟曾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男人?

他那轮廓分明的俊脸,真的好眼熟喔!她一定曾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见过这张脸……

“啊!”梁宓蜜想着想着,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她想起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见过他了!

“怎么了?”窦旭康被她的叫声吓了一跳,困惑地望着她。

“就是你!”梁宓蜜瞪着他,美丽的眼眸盈满了指控。“你就是前几天坐在那辆和摩托车骑士发生擦撞的宾士车里,用钱将那个摩托车骑土打发走的人!”

虽然当时指使司机拿钱将人打发走的,是坐在他身边那个戴眼镜的男人,但是既然他们都坐在同一辆车上,想必也是半斤八两,都有着差不多的心态。

像这样仗着自己有钱有势,就自认为有权力去羞辱、欺压他人的男人,就算他再怎么高大俊帅,她也绝对不愿意和他成为室友!更何况,她本来就只打算找个女性房客,这下子更是不可能将房间分租给他了!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