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夏瑄 > 《老公一百分》
返回书目

《老公一百分》

第三章

作者:夏瑄







第一章







第二章

“前几天和摩托车骑士发生擦撞?”

窦旭康愣了愣,没想到她会突然迸出这句话来。

“你是说,在新生南路上的那场意外擦撞?”

“对!我都看见了!”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梁宓蜜就不禁气愤地说:“就算你们很有钱,也不该这样拿钱来羞辱人家呀!”

“不,你误会了,事情并不完全如同你所想像的那样。”

“喔!是吗?那是怎样?”梁宓蜜哼道,很显然并不是很相信他的辩词。

“其实,那场车祸,错在那名摩托车骑士。”

“别想推倭责任!”

“我并不是在推倭责任,事实上,当初那个人不但将摩托车骑到了禁行机车的快车道来,而且还超速驾驶,才会一不小心擦撞到我们的车子。”窦旭康耐着性子,解释着当时的情形。“整个擦撞事件的过失,可以说全在那名摩托车骑士身上,但是他却仗着自己嗓门大,睁眼说瞎话地把过错全推到我们身上,甚至还反过来要敲我们一笔。”

“真的是这样吗?”梁宓蜜半信半疑地挑起眉梢。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

梁宓蜜偏着头,努力回想当时的情景。那时候,那辆摩托车似乎真的骑到了快车道上。

“可是,就算真的是他的错,就算是他故意要敲你们竹扛,你们也不必非得用那种鄙夷羞辱的态度去伤害人家呀!”

“这点我承认,我也很不赞同允竟的作法。”

“呢……”既然他都已经这么说了,梁宓蜜反而不好再多说些什么,因为如果她再指责下去,反而会变成是她太咄咄逼人了。

不过,尽管知道了那场擦撞事件的真相,也知道了窦旭康并非她当初以为的那种仗势欺人的人,但梁宓蜜还是不打算将房子分租给他。

“关于房子的事情,我恐怕得跟你说抱歉了。”

“为什么?”窦旭康皱眉问道。

“我想,商店的老板可能没弄清楚,其实我们只打算把房间分租给女性房客。”梁宓蜜有些歉然地说。

“啊?不会吧?”窦旭康有点受到打击。

难得他一眼就喜欢上这里的环境,且当场就决定要租下来,没想到事情却不如预期中的顺利。

看着梁宓蜜甜美的容颜,窦旭康当下便决定要努力说服这位美丽的女房东,将房子分租给他。

“别这样嘛!我已经找了很久的房子,一直没有看到中意的,这几天都没地方可住识好暂时借住在朋友家,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相逢自是有缘,你就把房子租给我吧!”窦旭康努力发挥口才,企图说服她。

“可是……”梁宓蜜有些为难地蹙起眉心。

“该不会你们的房子已经租出去了吧?”

“不,还没——”话才刚说出口,梁宓蜜就有点想要咬掉自己舌头的冲动。

真是的!明明只要谎称房间已经分租出去,就可以解决一切的问题,但是不知为何,面对着窦旭康那张诚恳的俊帅面孔,她就是说不出半句谎话来。

“既然还没有,那就租给我吧!”

“这……恐怕还是没办法。”

‘为什么?”

“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我们只打算找女性房客。”

“呢……我想,你们打算要找女房客,主要原因不外是基于安全考量吧?这点你尽管放心,我绝对不是坏人。”自旭康很努力地想将她拒绝他的原因排除掉。

听他这么说,梁宓蜜有些好笑地反问:“有哪个坏人会笨到对别人承认自己是个坏人?”

“如果我是坏人,你现在早就已经惨遭毒手了,又怎么会安然无恙地和我站在这里,说了这么久的话?”

“这个嘛……”他这么说,好像也有那么点道理。

“再说,你不是还有个哥哥?既然这屋子不是只有你一个单身女子居住,那么就算房客是个男的,也不至于太危险,不是吗?”

“呃…··”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她当初希望能找女性房客,除了安全考量之外,也希望可以因此多一个能和自己聊聊贴心话的姊妹淘呀!

梁宓蜜的心里十分为难,虽然她还是比较想将房子租给单身女性,但是面对着他那双充满诚意的眼眸,她竟怎么也狠不下心来拒绝。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忽然想起了当初第一个来看房子的那位徐小姐,忍不住又担心起如果自己真的找了个女房客来,万一将来和哥哥有牵扯不清的感情纠葛,恐怕会带来更大的困扰与麻烦。

思前想后,犹豫了老半天,梁宓蜜终于作出了决定。

“好吧!我就把房子分租给你。”

“那真是太好了!”见她终于答应了,窦旭康不禁松了一口气,扬起一抹愉悦的笑容。

望着他俊朗的笑脸,梁宓蜜的心仿佛被一把缒子敲击了一下,某种异样的感觉荡漾开来,让她的双须不自觉地染上了一抹淡淡的排红。

“那,房子的租金和押金各是多少?’窦旭康问。

“房租一个月一万元,包括了水、电、瓦斯费用,除了你自己的那间套房之外,客厅、厨房、餐厅都可以任意使用。至于押金,就是要先付两个月的房租,没问题吧?”

“没问题。”

他这次暂时离家,早已打定主意不靠家里的任何资助,所幸他之前工作几年下来,在户头里存了一笔为数不少的积蓄,要支付这些小钱还算绰绰有余。

“对了,你是在做什么的啊?”

“我正要和几个朋友一同创业。窦旭康坦白地说。

“啊?”梁宓蜜有些讶异。之前看他乘坐宾主车,还以为他是个有钱的高级主管呢!不过她不打算多问识是忍不住关心地问道:“这样你还有钱付房租和押金吗?那不然…。··我押金少收一点好了。”

“不,没关系,一切还是按规矩来吧!”

“真的吗?你的资金方面,不会有问题吗?”

“放心吧!没问题的。”

“没问题就好。”梁宓蜜替他松了一口气。

看着她唇边浅浅的笑意,窦旭康几乎移不开目光。

虽然和她才交谈不到半个小时,但是她的善良与体贴,却让他感到窝心极了,已经开始打从心底期待和这个美丽女房东展开新的租屋生活。

“希望我们以后可以相处愉快。”他由衷地说。

“嗯。”梁宓蜜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暗暗担心着,不晓得哥哥得知她将房子租给一个单身汉,会有什么反应?

“对了,梁小姐,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那位商店老板只跟他说了她的姓,他还不知道她的芳名。

“喔,我的名字是宓蜜。”

“啊?秘密?”

“对呀!”

“为什么?”窦旭康不解地问,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卖弄关于。

“什么为什么、’梁宓蜜困惑地蹙起眉心。

她的名手是她爸妈取的,大概是希望她整个人像颗糖一样甜甜蜜蜜的吧?

“为什么要这么神秘?以后大家都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了,不是吗?”

“神秘?”梁宓蜜更是一头雾水了。

她的名字叫宓蜜,有什么神秘的地方吗?

“对呀,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并没有要对你做什么不轨的事情,你没必要对我保密吧?”窦旭康以为她担心他会私底下做些什么坏事,连忙声明自己绝无半点不轨的意图。

神秘?保密?

梁宓蜜的脑子里先是浮现两个大大的问号,片刻后才终于恍然大悟地笑了出来。原来他误会她的意思了!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窦旭康望着她那张灿烂的笑颜,心里不禁感到困惑不解。

他刚才又没说什么笑话,她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不过,她那美丽开怀的笑靥令人眼睛一亮,那清脆悦耳的笑声更是令人心情愉快,就连他的嘴角也不自觉地跟着上扬起来。

梁宓蜜好不容易止住笑,伸手擦了擦眼角的眼泪,这才说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啦!”

“误会?怎么说?”

“我刚才说的‘宓蜜’,其实就是我的名字。”

“啊?真的?”窦旭康诧异地挑起浓眉。

她的名字叫做“梁秘密”?不会吧?

怎么会有人给自己的女儿取这种奇怪的名字呢?取名为“秘密”,难道不怕被人家误会她是偷偷生下来的私生女吗?

猜出他又误会了,梁宓蜜连忙解释道:“我的第一个‘宓’,是洛神甄宓的‘宓;第二个‘蜜’,是甜蜜的‘蜜’,这样你明白了吗?”

窦旭康愣了会儿,才终于恍然大悟。看着她的笑颜,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原来此‘宓蜜’非被‘秘密’,刚才真是误会大了。”窦旭康没有说出口的是,他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她,甜蜜蜜的,人如其名。

“就是呀!我的名字很好记吧?通常人家只要听过一次,就不会忘记了。”

“没错,这么特别的名字,想要忘记也难。”

一想到刚才的乌龙误会,两个人都忍不住放声大笑,而窦旭康那浑厚的笑声,像是一把鼓槌,“咚、咚、咚”地敲击在梁宓蜜的心头,让她的心不由自主地颤动着,就像有人朝湖心丢了一块石子般,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久久不歇

③③③

晚上七点多,窦旭康刚享用完房东梁宓蜜烹调的美味晚餐,正幸福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的新闻报导。

过了约莫十多分钟,外出办事的梁介旻回来了。

一打开自家大门,就见一名陌生男子舒服地生在家中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梁介旻不禁诧异地挑起浓眉。

这男人是谁?他似乎从不曾见过。会是宓蜜的男朋友吗?

就在梁介旻暗自猜测着对方身分时,窦旭康已先开口打招呼。

“你好,你一定就是宓蜜的哥哥吧?”

一听见窦旭康的话,梁介旻更加确定这个男人一定就是妹妹的男朋友,而她是特地将他带回家,想介绍他们认识认识的。

梁介旻先是朝窦旭康客气地笑了笑,随即走向客厅的一角,对着正在厨房清洗碗盘的梁宓蜜招了招手。

“宓蜜,你过来一下。”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梁宓蜜有点心虚地走了过来,心里暗暗衡量着该怎么向哥哥解释他们的房客从原本希望的单身女性,变成了一个单身男子。

“我说宓蜜呀!虽然你的名字叫‘宓蜜’,但也用不着这么保密吧?”

梁宓蜜愣了愣,一头雾水地问:“你在说什么呀?”

“还装傻?就是他呀!”梁介旻的眼角朝窦旭康瞟了瞟。“那个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的男人。”

没想到妹妹的保密工夫做得这么好,交了男朋友也不让他事先知道。要不是今天她将男朋友带回家来,他还不知道要被瞒多久哩!

梁介晏暗中打量着窦旭康,对这男人的初步印象还算满意,但他还必须知道更多一点这男人的底细,也好帮妹妹鉴定一下这个男人究竟值不值得交往?

“呃……关于他的事情……我正想要跟你说……”梁宓蜜支支吾吾的,打算硬着头皮招认一切。

“他叫什么名字?”梁介旻等不及她慢慢说,率先问道。

“他叫窦旭康。”

“嗯,听起来挺顺耳的,他是做什么的?”

“他正要和几个朋友一同创业。”

“才正要开始创业呀?”梁介旻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既然他才刚要创业,那不就表示他目前还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稳固事业?

不过话说回来,看那男人一副沉稳自若的神态,不像是个没有工作能力的草包埃或许,他原本在某间公司任职高阶主管,而现在打算跳出来自己创业吧?

嗯……如果真是这样,那职业方面就算他合格了吧!

“他是几年次的?今年几岁?”梁介旻又问。

这个问题当场把梁宓蜜给问倒了,她到现在都还没问过窦旭康这个问题哩!

“我想…··他大概三十岁左右吧?”

“大概?你怎么会连这个都没弄清楚呢?”梁介旻皱了皱眉,随即又说:“算了,这个问题不是很重要,那……你们认识多久了?”

“认识多久?”梁宓蜜狐疑地挑起眉梢,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哥哥怎么会问这种怪问题呢?

她隐约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好像有点鸡同鸭讲,但是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劲。

“对呀!你们到底认识多久?交往多久?快点老老实实地招来!”

“啊?”交往多久?

梁宓蜜有点哭笑不得,终于明白他们之间的对话问题出在哪里了。

“哥,你误会了啦!”她没好气地嗔道。

“误会?我误会了什么?难道他不是你男朋友吗?”

“当然不是!”

“那他是谁?”他皱眉问道。

“他问……他是……”

“他是谁?你快说呀!”她那支支吾吾的态度,引起了梁介是的疑心。

“他……他是我们的新房客啦!”梁宓蜜硬着头皮坦白。

“什么?!你再说一遍!”梁介旻一阵错愕,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他是我们的新房客从今天开始住进来。”

“怎么会?我们不是要找女房客?怎么会变成一个男的?不行!我反对!”梁介旻没有办法接受地大喊,并朝窦旭康投去不友善的一眼,原本对他还不错的印象,现在全都毁了。

听见梁介旻的大喊,窦旭康有些尴尬地愣了愣。虽然他知道对于他的出现,梁介旻一定会感到错愕,但没想到却会造成这么大的反弹。

“为什么反对?”梁宓蜜问。

“那是因为……因为……”因为他每天可以和美丽女房客打情骂俏的美梦破碎了,他当然要大力反对!

再说,他们家的宓蜜长得这么甜美可人,怎么可以找个男房客来,和她同住一个屋檐下?

万一这男人哪天突然兽性大发,攻击美丽的宓蜜,那他要怎么向移民日本的爸妈交代?

不行!说什么他也要反对到底,将这个男人赶出去不可!

“总之,我们要找的是女房客,当初不是都已经商量过了吗?”

“可是……我已经收了他的押金,而且都签好租赁契约了……”梁宓蜜小小声地说,并将刚签妥的那份契约书拿出来给他看。

“什么?!”梁介旻没好气地嚷道。“你动作那么快于什么?怎么不先跟我商量一下?”

“你之前不是说信任我的眼光,所以把挑选房客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梁宓蜜嘟嚷地说。

前几天,哥哥为了出门和女伴约会,而把接待前来看房子的人的工作扔给她的事情,她还记得一清二楚哩!

“这……我是那么说过没错,但……”但那是在“找的是女房客”的前提下呀!怎么知道他才出门一趟,回到家之后竟有这么大的变化,而且一切都已经定案了?

瞪着那份已经签订好的租赁契约,梁介旻就算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似乎也只能妥协了。

不过,他可不会让那个叫窦旭康的家伙那么好过!

梁介旻走到客厅,对窦旭康说道:“既然宓蜜都已经和你签了约,那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不过不晓得她有没有跟你说过,当我们房客的必要条件?”

“什么必要条件?”窦旭康疑惑地问。

“哥,你别乱来!”梁宓蜜连忙轻扯着哥哥的手臂,想阻止他说出太失礼的话来。她可不记得他们曾商量过什么房客的必要条件?

梁介旻不理会她,逞自说道:“要当我们的房客,就得分摊所有的家事。”

“什么?”窦旭康没料到他会这么说,不禁皱起了浓眉。

见他一脸面有难色的模样,梁介旻忍不住在心里窃笑。

嘿嘿!他就是要这家伙知难而退,等他住不下去了,他们再“大方”地同意解除租赁契约!

看着梁介旻那一脸得意的表情,窦旭康大约猜得出他的心里在打什么如意算盘,而他也确实为此感到头疼不已。

身为窦家的独生子,他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从小到大,家里有许多佣人照顾他们一家子的生活起居,也因此导致他虽然商业头脑好、工作能力佳,却成了个生活白痴。

要他帮忙做家事,他不是不愿意,只是怕会愈帮愈忙,反而把家里弄得一团乱。再说,他离开窦氏、离开家里,是要来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而不是来应征当一名管家的。

就在窦旭康犹豫着要不要离开这里的时候,梁介旻又说:“以后你要帮忙分摊的家事,除了煮饭、洗衣之外,还有帮忙扫地、拖地、倒垃圾……其他的等我想到再补充。”

“什么?”听了他一长串的工作内容后,就连梁宓蜜都忍不住发出惊呼。

照他这样说,根本不能算是分摊,而是全部的家事都要他一个人做嘛!

“哥,我们找的是房客,又不是……又不是……”又不是佣人!

如果找的是佣人,除了供应对方食宿之外,他们还得支付一笔薪水,哪像他们还收人家房租?压榨劳工也不是这样子,真是太过分了!

“就这么决定了,你别再多说。”梁介旻不理会妹妹的抗议,决定一意孤行。

“哥!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反对!”梁宓蜜气鼓着俏脸,有点难以接受哥哥的行为。

窦旭康原本几乎已经决定要离开这里了,但是看着梁据蜜为他打抱不平的认真神情,不知打哪儿来的一股冲动,让他想也不想地开口——

“没问题,我接受这个条件!”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