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夏瑄 > 《老公一百分》
返回书目

《老公一百分》

第四章

作者:夏瑄

在窦旭康正式住进梁家,和梁氏兄妹成为室友的第二天,正好是礼拜日,而第一个挑战正等着窦旭康。

“已经快要中午了,快去煮饭吧!”正在客厅跷着二郎腿看报纸的梁介旻,指使着一旁的窦旭康。

一听见他的话,窦旭康还没有来得及回应,梁宓蜜就先跳出来讲话。

“哥,我来煮就好了,以前也都是由我下厨的,不是吗?”

“不行!这是我们昨天就谈好的条件,不是吗?”梁介旻瞥了眼窦旭康,说道:“是你自己答应的,别想推托。”

“我没有打算推托,只是……”

“只是什么?”

“我煮出来的东西,你敢吃吗?我可是从来没有下过厨的人喔!”窦旭康很认真地问。

“啊?这……”梁介旻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

在他提出要窦旭康煮饭的条件时,脑中只想着要让这男人知难而退,却没想到如果这家伙真的下厨做饭了,自己就成了必须去试吃的白老鼠。这下子,反倒变成他有点骑虎难下了。

眼看哥哥面有难色,梁宓蜜有些好笑地说:“如果你不敢吃的话,那就还是由我来煮吧!”她可是很乐意下厨的。

“不!不许你煮!”梁介旻阻止了正要进厨房的梁宓蜜,硬着头皮对窦旭康说:“只要你自己敢吃的话,我也敢吃!”

他这番话虽然说得十分坚决,但心里其实是有些后悔的。

唉,他要让这家伙知难而退,可以用其他的方法,干么非要拿自己的肠胃来开玩笑不可呢?

吃了这个从未下厨的家伙煮出来的东西后,他该不会食物中毒吧?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煮吧!但是……”窦旭康又有些迟疑了。

“但是什么?”

“你们家里有食谱吗?”

“食谱?”

“对呀!”窦旭康点头说道。“如果食谱上的料理方式和步骤都写得很清楚,那我只要照着做,就算没有一百分,至少也能及格吧!”

“这……”梁介旻觉得自己的脸上仿佛出现了好几道黑线条。

呜呜……他愈来愈后悔了!天知道一个烹饪生手第一次下厨,会煮出什么恶心恐怖的料理来?就算有食谱可以参考,但是在手忙脚乱之下做出来的东西,恐怕也绝对和美味两字沾不上边!

梁介旻想了想,最后说道:“我看,也不用太麻烦了,随便蒸个蛋、煎条鱼,再炒个青菜,然后煮个贡丸汤,这样就行了吧!”

他说的这些菜色,感觉起来都很简单,应该比较不容易失败吧?

听见哥哥开出来的菜单,梁宓蜜不禁诧异地挑起眉梢,心里浮现一丝疑惑。

她这个哥哥是个美食主义者,向来吃惯了精致的料理,怎么这会儿却满足于那些既简单、又普通的家常菜呢?

她疑惑地瞥向梁介旻,看见他眼底的担忧,立刻猜出他心中的顾虑,当场忍不住噗嗤一声地笑了出来。

她这一笑,立刻引来两个男人的目光。窦旭康是贪看她甜美灿烂的笑容,而梁介旻则是心虚地瞪了她一眼。

“你笑什么笑?”梁介旻警告地瞪着她。

“我看还是折中一下,由我和窦先生一块儿下厨好了!”

“别叫我窦先生,直接叫我旭康吧!以后大家每天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还叫‘先生’、‘小姐’的,听起来多别扭啊?”

“说得也是,那以后你也叫我宓蜜就好了。”梁宓蜜先是对窦旭康嫣然一笑,才转头对哥哥说道:“我帮他一起做,这样总可以了吧?”

“这……好吧!快点,我肚子饿了!”梁介旻虽然有点不满意,但是为了自己的肠胃健康着想,只好勉强答应。

“好,知道了。”梁宓蜜脸上的笑意加深,对窦旭康说:“我们先来看看冰箱里有什么材料吧!”

她带着窦旭康来到厨房,一打开冰箱,她不禁皱起了眉心。

“糟糕!”

“怎么了?”窦旭康问。

“我忘了我昨天就已经把冰箱里剩下的生鲜食材给煮光了,现在冰箱里什么也没有,就算现在立刻出门去采买,来回再加上挑选食材,至少也要一个钟头的时间。”

“啊?那怎么办?”

“哥,你说呢?”梁宓蜜转头询问梁介曼的意见。

“这个嘛……既然这样,那中午吃泡面好了!我记得家里还有几碗泡面,不是吗?”梁介旻故意装出一副莫可奈何的模样,其实内心暗暗松了一口气。

吃泡面虽然有点悲惨,但是总比吃一个料理生手煮出来的食物要好。

“哥,你干么松了一口气的模样?”梁宓蜜没好气地笑问,一眼就看穿了他心里在想什么。

喷,真是的!就算他信不过窦旭康的手艺,但是有她在一旁帮忙,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哪有?”梁介旻认得有些心虚,为了怕被揭穿心事,只好赶紧转头对窦旭康说:“泡个面你总不会有问题了吧?快点去泡吧!”

“好,我这就去。”

虽然他是从不吃泡面的,但是泡面不就是掀开碗盖、撕开调味包、注入热水,然后再等个三分钟就可以吃了吗?像这种就算小学生也会做的事情,怎么可能难得倒他?

窦旭康自信满满地到厨房里泡了三碗面,三分钟之后,把面端上了餐桌。

“好了,可以过来吃了。”

梁介旻和梁宓蜜听见他的叫唤,相继走了过来,而当他们掀开桌上那三碗泡面的碗盖时,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怪异。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窦旭康的脸上满是问号。

“当然不对劲了!这是什么鬼东西呀?”梁介旻指着桌上的泡面,嘴角微微地抽搐。

“这是泡面呀!这有什么好疑惑的吗?”窦旭康一脸的莫名其妙,不知道梁介旻究竟在大惊小怪些什么。

“先生!难道你没看见泡面碗盖上,那两个大大的字——‘炒面’吗?”梁介旻没好气地问。

“呢?有啊!”窦旭康愣了愣,虽然他刚才有瞥见那两个字,但是并没有想太多。

“既然有,那怎么还会泡成这样?难道你有吃过‘汤’的炒面吗?”梁介旻简直快昏倒了。

明明是干面,一开始应该只需要加人热水,等到三分钟过后?将热水倒人另一个放了汤料的碗中,然后再把酱料加人沥干水分的于面中,拌匀就可以吃了,而这位天才仁兄竟然一开始就把汤料和酱料一起放进碗里,注人热水,硬是把炒面泡成了汤面!

“碍…这……”对呀!炒面应该是于的,他刚才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窦旭康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难道你在泡面之前,没有看碗盖上的说明吗?”

“我……

都怪他刚才太有自信了,心想泡面的方法都一样,所以才会根本没有看碗盖上的说明,直接撕开调味包和酱料,就加人热水了。

“现在连泡面也没有了,我们的午餐该怎么办?”梁介旻皱眉问道。

“呢……这个嘛……”

眼看窦旭康有些尴尬,梁宓蜜赶紧跳出来打圆常

“唉呀!汤的炒面,这种吃法也不错呀,挺有创意的!总是吃一样的口味多无趣?我们今天就来尝尝新口味,我想应该也不错吧!”

“不了!”梁介旻敬谢不敏地摇头。“我可不想拉肚子,我看我还是出去外面吃好了0说着,他当真抓了钥匙就离开。

看着桌上那三碗泡失败的面,自旭康满怀歉意地对梁宓蜜说:“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我竟然连泡面也会失败。”

“别这么说,其实我想应该还是可以吃吧!你别太在意啦!而且我想,你一定很少吃泡面吧?”

“呢……事实上,我从来不吃泡面的。”窦旭康坦白地说。

“幄,那更是难怪了,既然你是不吃泡面的,泡失败又怎么能怪你呢?你就别太自责了。”

“谢谢你。”窦旭康微笑地望着她。

她的安慰,让他的心里好过多了,而她的温柔与善解人意,更是让他觉得整颗心暖呼呼的,舒服极了。

“对了,既然泡面失败,我们也别吃了,我请你到外面的餐厅去吃饭吧!”窦旭康提议道。

“让房客请房东,这怎么好意思呢?我看还是我请你好了。”

“不,怎么能让你请客呢?还是我来请吧!就当作是我搞砸了午餐的赔礼。 别拒绝,否则我会更自责的。”

“那……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就让你请客喽!”梁宓蜜徽微一笑,不再和他抢着要请客了。

③③③

经过上次的“泡面事件”之后,梁介旻学乖了,不再冒着食物中毒、急性肠胃炎的危险,硬要窦旭康去煮饭了。

但是,他也没打算这么轻易就放过窦旭康,还是希望借由要他帮忙做家事,让他自己受不了而主动表示要搬出去。

只是,要窦旭康做什么家事,才能既让他为难,又不会危害到自己呢?

就在梁介旻认真思索的时候,突然瞥见梁宓蜜抱了一篮衣服,正打算去洗。

太好了!就是这个!梁介旻的眼睛一亮,立刻吆喝着一旁的窦旭康。

“喂!去洗衣服吧!”

“哥!”梁宓蜜皱起眉头,一脸不赞同地说道:“你干么要麻烦人家?我来洗就可以了!”

“没关系,宓蜜。”窦旭康微笑地说。“反正我的事情刚好处理到一个段落,现在正好闲着。”

刚解决了一个创业上的问题点,窦旭康的心情显得特别好,不计较梁介旻要他去洗衣服的事情。更何况,他本来就答应要帮忙做家事,因此更没有什么理由好推托的。

“你看,连他自己都这么说了,你就快点把衣服拿给他去说吧八梁介旻得意地催促。

梁宓蜜是不好意思麻烦窦旭康的,但是既然他自己都说没关系了,她也只好将手中的洗衣篮交到他手中。

“不好意思,那就麻烦你了。”

“不会,你别跟我客气。”窦旭康接过了那篮衣服,却瞥见她还留了些衣物在另一个网状的小袋子里。“咦,不是还有吗?全都给我吧!”

“啊?”梁宓蜜的表情忽然一僵,有些不自在地把那个小袋子往身后藏。“没关系,剩下的这些衣服,我自己来洗就可以了。”

“为什么?”

“对呀!为什么?”梁介旻也不解地问。“既然他要洗,那就全部交给他就好了,干么还要自己洗?”

“那是因为……因为……”梁宓蜜支支吾吾了半天,有些懊恼地跺了跺脚,说道:“唉呀!反正我自己洗就可以了嘛!”

“没关系啦!宓蜜,不必跟我客气,反正我都要洗了,多洗那么一点点不会有什么差别的。”

窦旭康说着,迳自伸手去抓,梁宓蜜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做,手中那一小袋衣物一不留神就被他一把抢了过去。

“不要呀!蔼—”她脸红地低喊,一脸的仓皇羞窘。

窦旭康先是因为她酡红的双颊而有一瞬间的失神,当他察觉她眼底的尴尬时.才忍不住疑惑地低头一看。

“啊!这……这是……”

在那只白色网状的小袋子里,装的不是一般的衣物,而是女性的贴身内衣裤,那粉嫩缤纷的色彩让他当场看傻了眼。

难怪她刚才坚持自己洗就可以了,原来这些是她的贴身内衣裤!

看见窦旭康那一脸错愕的表情,梁宓蜜尴尬地将那只白色网袋抢了回来,一张俏脸早已经热烫得快冒烟了。

呜呜,她的内衣裤不但被窦旭康瞧见,还被他拿在手上!这下子她的脸全丢光了,要她怎么见人哪?

她愤慨地瞪着梁介旻,骂道:“都是你啦!哥最讨厌了!”

梁宓蜜又羞又窘地抓着那只网袋跑回自己的房间,将自己关了起来,而客厅的气氛当场显得有些尴尬.两个男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过了一会儿,梁介旻才直呼冤枉地说:“真是的,又不是我动手抢那袋衣物的,干么全都怪到我头上?”

虽然是他要窦旭康去洗衣服没错,但他可没要这家伙去抢那袋内衣裤呀!

听着梁介旻不满地抱怨着,自旭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说道:“那我去洗衣服了。”

“嗯,去吧、去吧!”

梁介旻挥了挥手催促之后,一把抓起桌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的HBO频道观赏,佯装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

窦旭康拿着那篮衣服来到阳台,将里头的衣服一件件地丢进洗衣机里。然而,当他瞥见洗衣机上的面板时,神情顿时变得有些迟疑。

在洗衣机面板上,有许多不同的选项,像是浸泡、洗衣、清洗、脱水、厚重、标准……他盯着那些项目,两道浓眉不禁皱了起来。

活了将近三十年,家中的衣服向来不是他母亲洗,就是有佣人负责清洗,从来就轮不到他动手。

对于洗衣机这样玩意儿,他从来就没有亲手操作过。虽然在他的感觉里,使用洗衣机的方法和步骤应该相当容易,但是有鉴于上次的“泡面事件”,因此他决定在洗衣服之前,先好好地研究一下。但是……

窦旭康左看右看,发现在整台洗衣机上,并没有任何的说明或指示,在别无他法之下,他只好回到客厅。

正在看电视的梁介旻分神瞥了他一眼,随口问道:“衣服已经开始洗了吗?没问题吧?”

“呃,事实上,我正想问你洗衣机的说明书在哪里?”

“什么?洗衣机还需要说明书吗?”梁介旻诧异地挑起眉梢。

虽然他自己也不曾亲手操作过,但是洗衣服不就是把衣物全部丢进洗衣机里、加人洗衣粉,最后再按个按钮,洗衣机就会开始自动运转了吗?

然而,看着窦旭康那一脸不确定的表情,梁介旻也不禁开始怀疑,或许洗衣服并不如他想像的那么简单。

回想起先前悲惨的“泡面事件”,梁介旻想想后,还是觉得先让窦旭康看看说明书也是好的,免得那一篮衣服全被他给洗坏了!

“我想,家里应该会有洗衣机的说明书吧!不过恐怕只有宓蜜才知道放在哪里,你自己去问她吧!”

“好吧。”

“喔,对了!”梁介旻突然提醒道:“洗衣粉上面的使用说明,你最好也先看一看,这样比较保险。”

“我知道。”窦旭康忍不住低低一叹,他不怪梁介旻这么不相信他,因为就连他自己也没把握啊!

他来到梁宓蜜的房门外,面对着那扇紧闭的门板,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刚才他拿着她贴身内衣裤的尴尬场面,让他不禁担心她是否还在生他的气。

叩、叩、叩——虽然有些迟疑,但他还是伸手敲了敲她的房门。

一会见之后,梁宓蜜打开房门探出头来,在她那粉嫩的双颊上,还有着尚未褪尽的红晕。

“有什么事吗?”她很努力地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

“我想问你,洗衣机的说明书放在哪里?”

“啊?要洗衣机的说明书干么?难道你不会用吗?”梁宓蜜的反应很直接,然而这问题才刚脱口而出,她就立刻意识到自己惊诧的反应好像有点伤人。

她偷偷觑了窦旭康一眼,从他的表情,看不出他是否被她的话刺伤了,不过她还是急着想把话转回来。“呢……那个…··我猜我哥大概也不会用洗衣机吧!哈哈哈,哪有人天生就会的呢?你说是吗?”

“是啊!所以我才想看看说明书,免得把你们的衣服或是洗衣机给弄坏了。”窦旭康微笑地说,对于她急着想安慰他的举动,他的心里觉得温暖极了。

如果说,做这些从没做过的琐碎家事,是认识她所必须付出的代价,那么他很乐意接受这一切,因为她实在是太温柔甜美、太善解人意了!

她仿佛就像具有某种神奇的魔力,让他只要一亲近她、和她说话,整个人就会觉得既温暖、又愉快。

“洗衣机的说明书……我记得好像在上次整理柜子的时候,被我丢掉了耶!”对她来说,根本就不需要洗衣机说明书这种东西。

“啊?那怎么办?”

“没关系,我可以教你怎么使用。”梁宓蜜微笑地说。

“那真是太好了!”有了她的帮忙,窦旭康不禁松了一口气。

“来吧!”

梁宓蜜带着窦旭康来到阳台的洗衣机前,为他详细说明使用的步骤和应注意的地方。

听完了她的解说之后,窦旭康实际操作,洗衣机便开始运转起来。

“你很厉害嘛!虽然是第一次使用洗衣机,却不会手忙脚乱或是操作错误,很棒喔!”为了弥补刚才一时口快可能刺伤了他自尊心的行为,梁宓蜜一逮着机会就努力夸奖他。

窦旭康被她的赞美逗笑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啦!我只是照着你刚才说的步骤做而已。”

“不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得好的哩!要是换成我哥,就算我事先说明了洗衣机的用法,他还是有可能会出错。”因为哥哥一定不会专心听她说明!

’‘真的吗?”窦旭康微微一笑,视线几乎无法从她那甜美的笑靥移开。

真的很奇妙,每次和她交谈,他的心就会洋溢着一种如沐春风的感受,让他整个人觉得舒服极了。

而使用洗衣机,明明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任务,但是经过她这么一夸奖,他也仿佛觉得自己刚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似的。

“谢谢你的赞美。”他由衷地说。

“哪有什么好谢的?”梁宓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帮我们做家事,我才应该要感激你呢!”

面对着善解人意的梁宓蜜,窦旭康忍不住勾起嘴角笑望着她,而她也回他一抹甜美的浅笑。

两人的视线交会之际,忽然同时间意识到——整个不大不小的阳台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

一种异样的感觉在他们的心底滋长,并且迅速地蔓延开来,那荡漾的情标让他们的目光如同互相吸引的磁铁一般,一旦交会,就难以移开了……

“衣服不是都已经开始洗了,你们还杵在这里干什么?”梁介旻突然冒了出来,打断了这无声胜有声的一刻。

“没有呀!我们哪有在做什么?你别乱猜!”梁宓蜜匆促地回答,眼神却流露出一丝心虚。

但……她在心虚个什么劲儿呀?她和窦旭康本来就没有做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他们刚才只不过是……一瞬也不解地凝望着彼此而已碍…

梁宓蜜有些不自在地咬了咬唇,怕被哥哥一再地逼问,连忙匆匆扔下一句话。“我要回房去了!”说完便立即转身离开。

看着妹妹那异于平常的神色,梁介旻的心里顿时敲响了警钟。

不妙!根据他“深人花丛”多年的经验,妹妹这样的反应,似乎表示她对窦旭康产生了男女之间的爱慕情愫。

不行、不行!如果真是这样,那代志就大条了!

他得好好地防范窦旭康不可,不要还没把这家伙给弄走,妹妹的芳心就先让人给骗了去!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