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夏瑄 > 《老公一百分》
返回书目

《老公一百分》

第五章

作者:夏瑄

自从住进梁家之后,窦旭康一有空,就一面和几个打算一同创业的朋友联系沟通,一面着手拟定新公司的各项计划与规章。

由于大家的理念相同、行事作风相近,因此所有的事情进行起来相当顺利而愉快,一点儿也没有绑手绑脚的感觉。在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新公司的基本雏形已经架构完成了。

窦旭康在心里推算了一下,倘若依照目前这样的进度,再过不了多久,公司就可以正式开张了。

一想到事情如此顺利,他就不禁扬起一抹笑,眉字之间充满了自信与期待,就连手边的计划书,也拟定得格外顺手。

花了一个多小时完成那份计划书之后,他伸了个懒腰,走出房间,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就开始执行梁介旻出门前交给他的任务——清理地板。

对他来说,使用吸尘器可比煮饭、洗衣服要容易多了,毕竟吸尘器的构造简单,只需要打开开关、握着手把,在屋子里到处吸一吸就好了,没什么难的。

窦旭康信心满满地插上插头,开启电源开关,那巨大的声响令他当场皱起眉头。不过,这玩意儿果然如同他想像的一样,操作起来单纯多了。

他一面忍受着吸尘器所发出的噪音,一面开始进行清理的工作,希望能快点完成,以解救他的耳朵。

就在他才刚吸完半个客厅时,梁宓蜜就回来了。

一看见窦地康在使用吸尘器,梁宓蜜显得有些惊讶。

“啊?你在吸地板呀?”

“是呀!”

”我来弄吧!”她一边说着,一边放下包包走了过来。

“不必了,我正好没什么事做,就当作是运动一下也好。”

“可是……”梁宓蜜为难地蹙起眉心。让一个房客帮忙打扫家里,她实在是过意不去。“我哥哥不在的时候,你只管休息,这些事情我来就可以了。反正以前也都是我一个人在做,没差的。”

“没关系的,既然我已经答应了你哥,本来就应该要去做。”

听着他的话,梁宓蜜不禁扬起一抹赞赏的微笑。他那不逃避、不推委的态度,令她极为欣赏。

见他看似熟练地使用那台吸尘器,她忍不住笑道:“你挺厉害的嘛!一点也看不出来以前不曾使用过吸尘器。”

“咦?你怎么知道这是我第一次用吸尘器?”窦旭康挑眉问道。

“这并不难猜呀!你以前不曾洗过衣服、不曾下过厨,所以我想,你一定也不曾用过吸尘器。”

这么轻易就被她看穿了,窦旭康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唉,算起来,我还真是个家事白痴。”

“才不会呢!我一点儿也不这么想,真的!”梁宓蜜很认真地说。

“怎么不会呢?我不但洗衣机不会用,连泡个面也会失败,虽然吸尘器用得还算顺手,但这一点也不值得拿出来夸口呀!”

“别这么说嘛!你不是不会做那些事,而是你不曾做过呀!就拿那天洗衣服的事情来说好了,在听完我的说明之后,你不是立刻就能正确地使用洗衣机了吗?”

听她这么说,实旭康的心里觉得感动极了,一股突如其来的冲动,让他想紧紧地拥抱住她。

不过,他当然什么也没做,如果他真的顺从自己的渴望抱住她,怕不将她给吓坏了?

“宓蜜,你真好。”他由衷地说。

“哪有?”突然被他称赞,梁宓蜜显得有些害羞,粉嫩的俏脸浮现一抹娇美的红晕,一颗心更是漾满了喜悦。

为什么会这样呢?就连梁宓蜜自己也不禁感到疑惑。

不过是他一句短短的赞美,为什么就能这么轻易地左右她的情绪?从什么时候起,她竟这么在意他对她的眼光了?

难道……她在不知不觉中,让他进驻了心扉?

窦旭康并不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却忍不住多看了她那白里透红的脸蛋好几眼。

“这些家事,原本都是你自己一个人做吗?”

“是呀!我哥哥才不可能帮我哩!”他每天忙着应付他的众多女伴就已经快分身乏术了。

“你还真辛苦呢!”窦旭康望着她,眼底流露出一丝心疼。

以前住在家里,一切的家事有佣人打理,而他偶尔看见她们在扫地、擦窗,也并不觉得她们特别辛苦。

但是自从住进了梁家,亲自做了这些事情之后,他才知道那些工作虽然不粗重,却十分的繁琐,每天要做这些事情也真是挺累人的。

梁宓蜜这么的娇柔纤细,却要一个人负担整间屋子的家本,实在太辛苦了。因此,虽然他对于家事并不擅长,但是只要能够帮忙她减轻一点负担,让她能够轻松一些,他就觉得自己做这些事情都是值得的。

“辛苦?不会啦!反正我也做习惯了,我看还是我来好了。梁宓蜜说着,又忍不住想接手吸地板的工作。

“不用了,你才刚回来,先去休息吧!”

“我不累,不需要休息。反倒是你,你一定忙了很久,剩下的我来帮你弄就好了。”

梁宓蜜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去,由于她一心想将吸尘

窦旭康手里抢过来,因此一个没注意,不慎绊到了脚边的电线。

电线的插头被她勾掉了,吸尘器顿时停止了运转,而她整个人也重心不稳地朝前方跌仆过去。

“蔼—”她低呼一声,俏脸掠过一抹惊慌。

天哪!她该不会当着窦旭康的面,跌个狗吃屎吧?不要啊!

就在梁宓蜜害怕地闭紧了双眼,等待着即将来临的疼痛时,窦旭康眼明手快地扔开手中的吸尘器,冲过去想扶她,不料,却还是晚了一步!

“呀——”这是梁宓蜜硬生生地撞上窦旭康坚硬胸膛时,所发出的惊叫。

“蔼—”这是两个人重心不稳地摔倒,塞旭康当肉垫被她压在地面时,所发出的叫声。

一阵眼冒金星后,窦旭康第一个关心的不是自己的头上肿了多大的包,而是跌趴在自己身上的人儿。

”宓蜜,你还好吧?”

“我没事。倒是你,有没有撞到哪里?”

有!他的头撞到了地板,不但有点痛,而且似乎当场肿了个大包。不过在她的面前痛呼,未免太没有男子气慨了,因此他虽然痛,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别担心,我没事。”

“真的?”梁宓蜜仍不放心地问。

“真的。”有她这么关心,就算他的头上真的肿了一个大包,他也觉得不算什么了。

“没事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梁宓蜜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禁觉得又糗又好笑,最后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那美丽灿烂的笑靥,令窦旭康有一瞬间的失神,而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更是令他心神一葫。

而直到这个时候,他们两人才同时意识到,他们竟然还维持着剧跌倒时的姿势--两人的身躯亲昵地交叠在一起!

梁宓蜜一阵心慌意乱,急忙想起身,却不知怎地使不出半点力气,反倒是窦旭康先有了动作。

然而,他并不是扶她起来,而是借由一个翻转,让他们的位置互换,变成她在下、他在上。

在梁宓蜜为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而心跳加速时,窦旭康则目光灼灼地凝望着她,一瞬也不瞬的。

他的视线从她迷蒙的双眸、酡红的双须,一直游移至那张嫣红柔润的嘴儿。那两瓣粉嫩的红唇,看起来极为诱人

“你……你想做什么?”梁宓蜜嗓音轻颤地问。

“你说呢?”窦旭康反问她。

“我怎么……怎么会知道?”

窦旭康低低一笑,暗哑地说:“我想吻你。”

尽管他知道自己的言行和举止都有些逾矩,但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热情。此时此刻,他就是想拥抱她、想亲吻她、想要她的一切全部属于他!

他…··想吻她?!梁宓蜜的呼吸一室,心跳加快,整张睑蛋红烫似火,热得几乎要冒烟了。

他那炯炯发亮的眼眸仿佛具有魔力似的,让她浑身乏力,即使明知道自己应该赶紧起身,却发现……其实她的内心深处,是有些期待的……

“你不出声,我就当你不反对喽?”

窦旭康缓缓、缓缓地低头,温柔地吻住了她的唇。那柔嫩的触感,几乎要令他发出舒服愉悦的叹息声。

她的唇比他想像得还要芬芳甜美,也让他情不自禁地愈吻愈深,甚至更进一步地探入她的唇间,与她羞怯的丁香小舌交缠。

这个吻,点燃了欲望引信的火苗,让窦旭康仿佛回到了血气方刚的年代,大掌忍不住在她玲珑有致的身躯上游移

“不…··不行……”梁宓蜜心慌意乱地喘息着。她知道自己应该要制止他,怎奈发出的抗议声却是半点说服力也没有。

虽然隔着衣服,但是她仍能强烈地感觉到他的大掌正在探询着她的身躯从她饱满的酥胸、平坦的腹部,一路游移而下……

在他的抚触下,她的身子里仿佛燃起了一把熊熊烈火,体温不断不断升高,几乎要将她的理智燃烧殆尽!

火热的ji qing,让他们只感党得到彼此的呼吸、彼此的体温、彼此的心跳,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客厅大门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更没有察觉门被打开了。

“你们在干什么?!”

这个乍然响起的声音,惊醒了ji qing中的两个人。窦旭康立刻放开梁宓蜜,而梁宓蜜则是满脸通红,不知所措。

“哥……你……你回来啦!”她结结巴巴地说。

天哪!竟然被哥哥撞见刚才的情景,真是糗毙了!

梁宓蜜的脸蛋瞬间红得有如熟透的番茄。她恨不得像只鸵鸟般,挖个地洞将自己的头埋藏起来!

“是啊!我回来了,也幸好我及时回来,不然这畜生不知道还要对你做出什么更可恶的事情来!”梁介旻恶狠狠地瞪着窦旭康,像是巴不得立刻冲上去狠狠痛揍他一顿似的。

一听见梁介旻的话,梁宓蜜急着澄清道:“哥,你误会了,旭康并不是想侵犯我——”

“不是?那他的手为什么在你身上摸来摸去的?”

听他说得这么直接,梁宓蜜的双颊温度不由得又更升高了些。她的思绪乱纷纷的,羞窘极了。

“这……那是……那是因为……”

“别说是你自愿的?!”梁介旻一脸打死也不相信的表情。

“够了,别再逼问她了。”窦祖康不忍见梁宓蜜如此慌乱无措,主动说道:“一切都是我情不自禁。”

听窦旭康这么说,梁宓蜜的心跳顿时漏了一拍,一股甜滋滋的感觉在,蔓延开来。她忍不住抬头瞥了他一眼,只见他也正凝望着自己。

两人的视线交缠,一种缠绵的情愫在彼此的眼波交流间传递,让他们此时此刻的眼里、心里都只有彼此,根本忘了梁介是的存在。

“等等,你们两个是怎么一回事?”梁介旻不满地出声打断他们的凝视,脸色也变得更加凝重。

糟了!看他们相看两不厌,仿佛可以就这么一直凝望彼此直到天荒地老似的模样,该不会这个姓窦的家伙已经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偷走妹妹的芳心了吧?

梁介旻愈想愈觉得有可能,脸色也愈想愈严肃。

“窦旭康,我问你,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咱们家宓蜜了吧?”他开门见山地质问。

“哥!你问这种问题干什么啦?”梁宓蜜抗议地嗔嚷着,脸上再度浮现一抹娇羞的红晕。

“你别管。窦旭康,我要你的回答!”

面对着梁介旻的追问,窦旭康坦自答道:“是的,我是喜欢她。”

听见他的回答,梁宓蜜还来不及感到甜蜜与喜悦,就听见哥哥不悦地喝道:“你现在就给我搬出去!立刻!”

“为什么?”窦旭康皱起了眉头。

“是啊!为什么?”梁宓蜜也忍不住问。

梁介旻先是有些无奈地瞥了明显站在窦旭康那边的妹妹一眼,才又转头对窦旭康说:“咱们家宓蜜可不是你随便玩弄的对象,如果你对她不是真心的,我们家就不欢迎你住进来,就算是因此要付你一笔违约金,我也在所不借!”

面对着护妹心切的梁介旻,窦旭康一睑正色地说:“你放心,对于感情,我从来就不是抱持着玩玩的态度。”-“就是嘛!哥!”梁宓蜜嗔道。“你不要因为自己花心,就认为全天下的男人都是感情的骗子!”

“我…··”梁介旻一阵语塞,虽然他很想为自己辩驳,偏偏她说的又是事实,教他无从反驳起。

唉,没想到他一心要保护妹妹,结果却反而被她吐槽。

梁介旻摇了摇头,有些哭笑不得地说:“唉,我说宓蜜呀,你现在都还没嫁人,甚至和这家伙还称不上是男女朋友,怎么胳鹰却往外伸得那么快?你真是让哥哥我太伤心了!”

被哥哥这么半开玩笑似的一说,梁宓蜜的脸又再度胀红,结结巴巴地说不出半句话来。

梁介旻又无奈地睨了妹妹一眼,才又转头对窦旭康说:“你的意思是,对宓蜜并不只是玩玩而已?”

“当然不是!”窦旭康回答得再肯定不过。

然而,对于他斩钉截铁的回答,梁介旻还是抱持着相当怀疑的态度。 毕竟,他和宓蜜之间的进展实在是太迅速了些。

除此之外,对于窦旭康这家伙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他的家庭、他的事业、他的人品,也都还有待全盘的了解,他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就把唯一的妹妹交给这个男人?

梁介旻想了一想,最后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答应让你继续住下来。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必须要先答应我才行。”

“什么条件?”窦旭康问。

“你不可以再‘染指’宓蜜,对她做出任何逾矩的举动,除非你已经下定决心要当她的老公。”

如果这家伙对宓蜜只是一时的兴趣,如果这家伙对感情的态度并不认真负责,那么一听见他提出婚姻的要求,肯定会吓得和宓蜜保持距离,不敢再去随便招惹、轻薄她的!

***

几天后的一个周末,窦旭康在家中以电话和合伙的朋友们联系,为新公司的即将成立确认一些细节。

在和朋友们通电话的过程中,他得知已经有位朋友谈成了一个案子,而这个案于可以替他们的新公司带来一笔不小的利润,为此大伙儿都感到振奋不已。

挂上电话之后,窦旭康的脸上还有着掩不住的兴奋。

“真是太好了!”

他就知道,即使不靠家族的庇荫,自己也一定能和三五好友闯出一番名堂来。而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他们的新公司成立之初就有这么好的成绩,想必接下来一定也能顺顺利利的。

兴奋得意的心情,让窦旭康愉快极了,而闪进他脑中、让他第一个想要分享这种心情的人,不是他的父亲,而是梁宓蜜!

他想亲口告诉她这件好消息,让她也能感染到他的好心情,但无奈今天吃过午餐后,她和梁介旻一起出门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回想起和梁宓蜜的相遇,窦旭康不禁扬起嘴角,觉得一切真是神奇。

当初,要不是他决定暂时离开窦家,就不会需要独自在外租屋,也不会遇到那位好心告知这儿有房间要分租的老板;而要是她和那个老板不熟,老板也不会知道他们要找房客的事情;而要是那时房间已经租出去了,任凭他的口才再好,也不可能说服她将原来的房客赶走,改将房间租给他。

这一连串的过程,若是少了哪个环节,那么他和梁宓蜜可能就不会相遇、相识座别提有现在这样的发展了。

感觉上,好像有股神秘的力量,在冥冥中将他们牵系在一起,让他们不用刻意在人群之中寻寻觅觅,自然而然就来到了一块儿。

那个温柔的小女人,不但美丽、善良,身边又正好没有男伴,如果他不懂得把握机会,还让她从自己身边离开,那他就真的太笨了!

想着想着,一股迫不及待想见她的冲动涌上心头,但他又不知道她上哪儿去了,只好退而求其次地打电话给她。

就在窦旭康拿起电话听筒,正打算要拨打梁宓蜜的行动电话号码时,门铃声突然响起。

“会是宓蜜回来了吗?”

窦旭康的第一个直党反应,就是希望来的人是梁宓蜜,不过想一想,这实在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这里是她家,她自己就有钥匙了,怎么可能还会按门铃?

那么……不是她的活,那又会是谁呢?

他的朋友不太可能会到这里来找他,所以应该就是梁介S或梁宓蜜的朋友喽?

窦旭康一边猜测着来人的身分,一边前去开门。门一打开,只见外头站着一个娇饶美艳的女人。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叫李珊娜,我要找介旻。”李姗娜风情万种地拨了拨一头长发,带媚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窦旭康。

“他不在。”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太清楚,或许你可以直接拨手机给他,直接问他会比较清楚。”窦旭康建议道。

“我来之前已经拨过了,但他的手机好像没开,根本就打下通。”李姗娜瞅着他,问道:“我可以进屋里等吗?”

“当然可以。”窦旭康可不认为自己有立场反对,他只不过是个房客,哪有权力将房东的朋友拒绝在门外?

“那我就进来喽!”

李珊娜踩着摇曳生姿的步伐走进屋内,迳自在沙发上坐下。

她那双娇的眼眸直勾勾地睇着窦旭康,问道:“你是介旻的什么人?”

“我是房客,搬来快一个月了。”

“喔,原来是这样,难怪我之前没有见过你。”李姗娜说着,眼看窦旭康像是打算进房间去,她连忙喊住他。“等一等。”

“有什么事吗?”

“我一个人在客厅里枯等有点无聊,不如你陪我等一下好了。”

听见她的要求,窦旭康的眉心微微皱起。

这女人应该是梁介旻的女朋友吧?为什么对他的态度有点轻浮,看着他的眼神甚至还带了点挑逗?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忙,恐怕没办法陪你,如果你怕无聊的话,就看看电视好了。”窦旭康委婉地拒绝了她的要求。

“唉哟!如果不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又何必急在这一时半刻内去做呢?别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嘛!”李珊娜嚷道。

“我真的有事,而且是必须立刻处理的事情。”所谓必须立刻处理的事情,就是立刻回到房里,不再理会她!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勉强你了,那……帮我倒杯茶来,这总行吧?”李姗娜退而求其次地说。

“这当然没问题,你等一下。”

窦旭康走进厨房,替她泡了一杯热茶。

当他端着那杯茶走出来,打算交给她之后就迅速回房去时,却发现李姗娜已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露出穿着紧身低胸线衫的惹火身材。

不可否认,她有着魔鬼般的性感身材,只要是正常的男人,肯定都会忍不住多看她一眼。

然而,就算他再多看她几眼,也不会对这女人心动或是产生不该有的遐想,因为他的心中早就除了梁宓蜜之外,再也容不下其他的女人了。

一想起那个温柔如春风的小女人,窦旭康的心情就顿时愉快起来。

“诺,这是你要的茶,小心烫。”他说着,将那杯茶搁在茶几上。

“你真是体贴,还会提醒我要小心。”李姗娜佯装要去拿那只杯子,乘机顺势握住了窦旭康还来不及抽回的手。

窦旭康的眉心一皱,稍一使劲便将自己的手给抽了出来,热烫的茶水还差点溅洒在两人的手背上。

“别这样嘛!难道你觉得我一点魅力也没有?”李姗娜噘起性感的红唇,半撒娇地叹道。

“你很有魅力,只不过,你应该是介旻的女朋友吧?我们似乎应该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况且,就算她不是介旻的女朋友,他也不想跟她有任何关系。

“唉哟!都什么年代了?你该不会是个思想古板的人吧?咱们男未婚、女未嫁的,找点乐子并不为过呀!”

窦旭康闻言脸色一变,两道浓眉更是紧紧皱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姗娜娇媚一笑,伸手勾住了窦旭康的颈子,柔软的娇躯几乎是半挂在他颀长的身躯上,甚至还极其挑逗地朝他的耳朵轻吹着气。

“我的意思就是……反正现在又没有其他人在场,不如让我们把握时机,好好寻欢作乐一番吧!”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