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夏瑄 > 《老公一百分》
返回书目

《老公一百分》

第六章

作者:夏瑄

梁宓蜜推着一辆购物车,和梁介旻一同走在大型量饭店的卖场里。

梁宓蜜原本还在怀疑,哥哥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好心,才刚吃完午餐,就主动表示要开车载她出来采买,原来他根本是别有目的!

这一路上,他仿佛要将她洗脑似的,一遍又一遍地要她提防窦旭康.不要轻易爱上“那个不可靠的家伙”,听得梁宓蜜的耳朵都快长茧了。

“宓蜜,我告诉你呀,男人都是不能轻易相信的。你可得小心一点,千万不要随随便便就陷入爱河无法自拔,知道吗?”

又来了!梁宓蜜在心里无奈地叹息。

他们出门才不过短短两个钟头的时间,类似的话她已经听了不下数十次,都快要倒背如流了!

“男人都是不能轻易相信的,就像你一样吗?”她挑眉望着他。

“呃!我现在说的是别人,你提我做什么?”梁介旻有点R。

“是你自己说的啊!从咱们一出门开始,你不是就一直对我耳提面命的,一再地告诉我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天下的男人一般色,难道你不是男人吗?”

“这个…··唉,宓蜜呀!咱们兄妹一场,平时感情也不错,怎么自从窦旭康搬到家里来之后,你就不时地吐我槽,拿我说过的活来堵我的嘴!”梁介旻有些不是滋味地说。

“谁叫你一路上一直碎碎念个不停,以前老妈也没像你这样。”梁宓蜜嘟喃地抗议。

“那是因为以前你身边没有心怀不轨的男人,我这么提醒你,也是用心良苦呀!我告诉你,为了让好窦的家伙现出‘原形’,我已经事先做好了安排。”

一听他这么说,梁宓安当场紧张了起来。

“安排?什么安排?你到底做了什么?别对人家乱来呀!”

“啐!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梁介旻斜眼睨着她。

“那是因为……因为……”梁宓蜜的俏脸一热,连忙解释道:“那是因为他是我们的房客,大家都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要是你对他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情来,以后大家怎么相处愉快?”

“只是因为这样吗?还是因为你爱上了他,所以只要一牵扯上他,你就会特别地担心紧张?”梁介旻眯起眼睛,怀疑地盯着她。

凭他深入花丛多年的经验,女人的反应他再清楚不过了。她那一提起窦旭康就会脸颊泛红、双眼晶亮的模样,分明是已经喜欢上了人家!

梁介旻皱起了眉头,表情忽然凝重起来。

虽然姓窦的那家伙看起来一表人才,但是只要一想到那家伙上次竟然趁他不在的时候,对宓蜜又亲又抱的,他当场就将窦旭康贴上了“不老实”的标签。

那天要不是他及时回家,打断了窦旭康的行动,真不知道那家伙还会对宓蜜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情来。

“听我说,宓蜜,不要因为一个吻,就把心给了人家。这年头,即使上了床也未必非得嫁给对方不可。不要当个傻女孩,傻傻地被人家给骗了!”

“真是的!我才不是因为那个吻,才对他……”

“才对他怎样?”梁介旻追问。“对他有好感?爱上了他?”

“唉呀!”梁宓蜜有些受不了地跺了跺脚,抗议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要好像逼问犯人一样地逼问我嘛!”

“我这是为了你好,爸妈移民到国外去了,我当然代替他们好好地保护你。”

“那你怎么不好好保护其他女人,还这么花心,同时和好多个女人交往?你根本就是在玩弄人家的感情嘛!”

“我才没有玩弄她们的感情,早在我和她们交往之初,就已表明了没有结婚的打算,我只是没让她们知道彼此的存在而已。”

“那就是欺骗了呀!哼,总有一天你一定会栽在某个女人的手中,到时候你就欲哭无泪了!”梁宓蜜实在为那些真心爱上他的女人感到不平。

“好好好,我总有一天会欲哭无泪,这样你满意了吗?”梁介旻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现在我们谈论的重点不是我,别再把话题扯到我身上了好吗?我们今天说的是要让窦旭康那家伙露出原形!”

“什么原形?”

“就是男性本“色’呀!”

梁宓蜜闻言不由得倒抽了口凉气,一脸忧心地追问:“哥,你老实说,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我找了个性感美女,趁着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上门去,使出浑身解数来诱惑他,看他能不能把持祝”

“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梁宓蜜有些生气地瞪着他。“开这种玩笑,太过分了吧?”

“别生气,我可是为了你好,难道你不想知道这男人是不是真如你想像中的好?还是他只是表面上衣冠楚楚,实际上却是个se qing狂?”

“那还用说吗?人家哪会像你那么花心,只要是漂亮的美女就会心动又行动!”梁宓蜜哼道。

“你真的对他这么有信心吗?我看还是让事实来证明一切吧!他若想要追你,至少得要通过我的这项考验。”

“如果他真的通过了呢?”

“那就表示他对你的确是真心的,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保证从此不再反对,也不再说他任何一句坏话,这样总行了吧?”梁介旻的嘴里虽这么说,但心里可不认为窦旭康能够通过这项考验。

他就不信,天底下有哪个男人会抵抗得了自动送上门的女人?尤其对象又是像李珊娜那样的性感尤物。

这一次,为了揭穿窦旭康的“真面目”,他特别情商他公司的火辣女秘书来演出这场戏。

对于李姗娜狐媚骚浪的个性,梁介旻再清楚不过了。凭窦旭康出色的外在条件,一定会让她见猎心喜,使出浑身解数来诱惑他。

看着梁介旻信心满满的模样,梁宓蜜的心里开始有些不确定了。

窦旭康真的会是个好色的男人吗?不!她实在是无法相信!

虽然他们两人还称不上有深人的交往,但是这些日于的相处,她可以感觉出他是个成熟沉稳的男人,一点也不像那种性好渔色的登徒子。

“嗯…··”梁介旻看了看手表,说道:“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回去‘验收成果’了,走吧!”

@@@

怀着一丝看好戏的心情,梁介旻很快地带着梁宓蜜回家。而一站在自家大门外,梁宓蜜的心憎突然变得有点紧张。

不是她不相信窦旭康,而是心情难免受到梁介旻的影响,深怕等会儿门一打开,真会看见什么令人心碎的画面。

“来吧!我们来‘捉奸’!”

梁宓蜜正要抗议梁介旻把话说得太难听时,他已经霍然打开大门,先声夺人地大喊——

“你们在做什么?!”

梁介旻原本是打算一举吓傻窦旭康的,然而当他扯开喉咙喊完之后,定睛一看,整个人却诧异地愣住了。

眼前根本没有什么香艳火辣的限制级画面,不仅如此,整间客厅还只有李姗娜一个人枯坐着而已。.这是怎么一回事?事情怎么没有如他预期的发展呢?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窦旭康人呢?”梁介旻疑惑地问着李栅娜。

“他出去了。”李姗娜宛如一名弃妇般,一脸的哀怨。

“出去了?这怎么会呢?难道你没有诱惑他?”

“当然有啊!我使出浑身解数想要诱惑他,谁知道他竟然不为所动地将我推开!可恶!那男人是不是在‘那方面’有问题啊?”李珊娜忿忿不平地说,很显然一点也没办法接受自己遭人拒绝的事实。

“呢……怎么会这样呢?”梁介旻皱起了眉头,怎么也想不到不但原先的目的没有达成,反而还让李娜娜气得半死。

他清了清喉咙,有些尴尬地对李珊娜说:“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的帮忙,改天我再请你吃顿饭,好好地补偿你吧!”

将一脸愤慨的李娜娜送走之后,梁介旻一回头,就看见梁宓蜜那张胜利愉快的笑脸。

“你看吧!我就说窦旭康才不是你说的那种好色之徒呢!”

“是是是,之前是我误会他了,我承认错误,这总行了吧?”梁介旻的语气虽然有些无奈与不甘,但他的心里其实真的对窦旭康刮目相看了。

原本他以为窦旭康一定会趁着没人在的时候,和自动投怀送抱的美女翻云夜雨一番。没想到他不但拒绝了这样的诱惑,甚至还干脆直接离开。看来那家伙并非他原本以为的浪荡子,也不是那种游戏人间的花心大萝卜。

“依照我们刚才的约定,以后你不可以再继续说他的坏话了。”梁宓蜜偷快地提醒。

“知道啦!唉,我看你的心都已经全部站到他那边去了!”

梁宓蜜抿唇而笑,没有否认哥哥的话。

刚才那个叫李珊娜的女人,比第一次来看房子的那位徐曼筠小姐还要性感火辣,这样的尤物对窦旭康投怀送抱,他却还能够不为所动,那就表示他不是那种只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为此,她对窦旭康的好感又更深了几分,也对他更加倾心了一….

$$$

窦旭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以手机和朋友讨论新公司的经营方针以及其他相关事宜。

“对,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以后就照这个方向去做。”窦旭康一边翻看手中的文件资料,一边说着。“至于其他的部分,过两天我们出来碰个面,再好好研究一下。”

谈了十多分钟之后,窦旭康才刚收线,一本杂志就突然“啪”地一声被扔在他面前的茶几上。

他诧异地抬起头,就见梁介旻一脸打算向他兴师问罪的神情。

“怎么了?”窦旭康疑惑地挑起眉梢。

自从上次的“美女访客献身事件”之后,梁介旻对他的态度明显友善许多,也不再要他帮忙做家事了,怎么今天却突然又对他怀起敌意来了?

难道是他在这几天里,不知不觉中得罪了梁介旻?可是他不记得和梁介旻之间有过什么冲突或不愉快呀!

就在窦旭康正打算直接开口询问时,梁介是指着摊在桌上的杂志,说道:“你看看这篇专访!”

窦旭康顺着他的指示低头一看,眼底立刻掠过一抹了然。

那是一则“窦氏集团”的专访,内容虽是以他父亲及公司的经营方针为主,但还是免不了提到了他的名字。

不仅如此,在这篇专访所刊登的几张照片中,有一张就是他和父亲的合影。

梁介旻指着那张照片,质问道:“这上面的人,是你没错吧?”

“没错。”窦旭康坦承不讳。

这本杂志不但登出了他的名字,连照片也刊出来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哪还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带称那个人不是他?

再说,他本来就没有刻意要隐瞒自己真实身分的意图,他只是觉得那些身分背景并没什么好值得炫耀的。

何况,他暂时离家、离开窦氏,就是希望将自己完全归年、重新开始而不要还活在家族的光环之下。

能够以一个平凡人的身分,凭靠着自己的能力,和几个朋友共同闯出一番事业,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所以,你真的是‘窦氏集团’的小开兼总经理了?!”梁介旻望着窦旭康,仍有些不敢相信。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家里竟然来了个不得了的房客,而他当初居然还指使一个堂堂的集团小开帮他们煮饭、洗衣服?

现在想想,也难怪他大少爷不会做那些家事了。因为身为窦家的独子,他肯定从小就过着众人服侍的生活,哪还轮得到他亲自动手?

但,让梁介旻困惑不解的是——

“你为什么好好的家里不住,要自己一个人搬出来?又为什么好好的“窦氏集团’总经理不干,要自己和朋友们创业?”

“那是因为我和父亲及公司里的一些高阶主管经营理念不合、做事态度不同,与其每天为了观点不同而争执不休,倒不如自己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合作,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

“全都靠你和朋友们一手打理吗?那岂不是很辛苦!你怎么没有寻求家里或是‘窦氏集团’的资助?”

从无到有的创业,是很不容易的,如果有“窦氏集团”当他们的经济后援,甚至是凭靠着窦氏一些人脉与关系,相信很多事情处理起来都会事半功倍。

“如果真那样做,那就没意思了。”窦旭康淡淡一笑。

他要的,就是不倚赖家里的任何资助,光凭自己和朋友的能力一同开创事业,而他们也确实做到了!

虽然新公司才刚成立不久,许多事情还需要大家一同努力,但是那种从无到有的成就感,是无法比拟的!

听了窦旭康的这一番话,梁介旻不禁对面前的男人另眼相看,甚至心里有点佩服他。

不是每个企业家第二代都能像窦旭康这么有骨气,他所认识的那些企业少东里,许多人都仗待着自己的家世背景,在外恣意地吃喝玩乐,对于家族事业多半漫不经心,且抱持着“反正将来公司一定归我管”的心态。

但是窦旭康不仅没有这种要不得的想法,甚至还凭靠自己的能力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这可不是一般没有实力的草包二世祖办得到的。

嗯……如果宓安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将来应该会幸福才对。

梁介旻一边想着,一边猛点头,甚至还忍不住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怎么了?”窦旭康狐疑地望着他,不懂他为什么突然一个人笑了起来。

“啊?没什么!”梁介旻连忙否认,总不能把刚才心里打的主意,当着窦旭康的面说出来吧!

不久之前,他还对窦旭康抱持着怀疑与敌意,甚至找了性感的李珊娜来试验他,这会儿要是他的态度转变得太过突然,甚至表现出一副迫不及待地要将妹妹往他怀里塞的模样,一定会让窦旭康起疑心。

不过·。…·自从上次找来李姗娜诱惑他不成之后,他对窦旭康可说是愈看愈顺眼了。而在得知他真正的身分,以及他不以“窦氏集团”小开身分为傲的心态之后,更是对这男人赞赏有加。

望着高大俊挺的窦旭康,梁介旻在心里悄悄盘算着,一定要帮妹妹“拐”到这个老公不可!

@@×

因为接下来有一段不少的年假可休,因此梁介旻先前便已订好机票,决定飞到日本去探望父母亲。

在出国前夕,梁介旻特地要梁宓蜜下厨煮些丰盛的菜色,算是替他送行。

“不错,真好吃!”梁介旻对于刚吃进肚子里的干烧明虾赞不绝口。“宓蜜的手艺真是愈来愈棒了,你说是不是,旭康?”.“是呀!”窦旭康由衷地说。“我能够住在这里,真是太有口福了。”

听见他的赞美,梁宓蜜的红唇一勾,扬起一抹甜甜的笑意,美丽的眼眸也忍不住朝他投去一瞥,而窦旭康也正好笑望着她。

虽然他们只是短暂的视线交会,却有着暖暖甜甜的情意在眼波间流传,而看着他们两人眉目传情的模样,一旁的梁介旻可说是暗乐在心底。

对于窦旭康这个未来妹夫人选,他真是愈看愈满意。这么出色的男人,倘若他没有想办法帮助宓蜜“弄到手”,要是被他爸妈知道了,一定会将他骂成猪头的!

“来!咱们难得一起吃饭,一定要喝点酒庆祝一下。”他起身自一旁的酒柜里取出一瓶酒和三只水晶杯,替大家各倒了一杯酒。

“难得一起吃饭?”梁宓蜜挑起眉梢,有些好笑地说。“会吗?我们不是常常都在一起吃饭吗?而且有必要喝酒吗?”

被妹妹这么一“吐槽”,梁介是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但侧B将那三只杯子摆到每个人桌前。

“呀…··我的意思是说,我们难得这么正式地吃一顿饭,平常都只是随便吃些家常菜,今天却是专程替我送行,当然不一样喽!所以这酒是一定要喝的,旭康,你说是不是?”梁介旻转而寻求窦旭康的支持。

“嗯,是啊!”窦旭康十分配合地点了点头。

虽然他总觉得梁介旻今晚的态度有些奇怪,但又看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再说,梁介旻说的其实也没错,既然是大家一起替他送行,喝点小酒并不为过。

更何况,他们是在家里面喝酒,在场的就只有他们自己人而已,就算真的喝多喝醉了,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你看,连旭康都这么说了,我们就来喝几杯吧!”

“喝就喝。”梁宓蜜听了解释后,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而且,刚好她的心情还不错,挺适合小酌的。

在愉快而融洽的气氛下,他们三人一边享用美食,一边饮用醇酒,而梁宓蜜也在不知不觉中多喝了几杯。

由于酒精的作用,她粉嫩的双颊浮现了淡淡的红晕,注意力也有点无法集中,有好几次虽然听见窦旭康和梁介旻说话,但是混饨的脑子却要过一阵子之后,才能理解他们刚才到底说了些什么。

梁介旻见状,眼底掠过一丝暗喜的光芒,立刻又替大家把杯子注满酒液。

“来,再喝一杯吧!”

梁宓蜜睨了他一眼,半开玩笑、半调侃地说:“干么?你要把我灌醉呀!我又不是你那些女性朋友,不必把你用来诱拐女人的那一套用在我身上,因为那也是枉然啦!”

“啊?我怎么会故意把你灌醉?哈哈!你真是想太多了。”梁介旻的笑容里有着一丝心虚。

其实,还真的被梁宓蜜给说对了,他是真的故意要将她灌醉的!

不过,他可不是想对自己妹妹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而是……嘿嘿!好戏在后头,等等他们就知道了!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