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夏瑄 > 《老公一百分》
返回书目

《老公一百分》

第八章

作者:夏瑄

早晨六点,正是一般人睡得仍熟的时候,就连闹钟的铃声都未必能将人吵醒,更别说是其他更细微的声音了。

此刻,在梁宓蜜的房间里,两个睡得好梦方酣的人,一点也没有听见钥匙转动的声音。

悄悄地,房门被打开来,梁介旻鬼鬼祟祟地探头进来张望。

看着床上的两个人相拥而眠、睡得正熟,而床下散乱着随手扔下的衣物,梁介旻不禁露出一抹满意的窃笑。

嘿嘿,真是太好了!昨晚他故意动了点小手脚,将宓蜜的房间门反锁起来,再故意用手机拨打家里的电话,佯装接了通紧急电话必须立刻出门,结果一切果然如他预料地发展,看来窦旭康这个妹婿是跑不掉了!

梁介旻得意地笑了笑之后,突然扯开喉咙喊道——

“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乍响的声音,立刻惊醒了睡梦中的两个人。

窦旭康霍然睁开双眼,一看见梁介旻,立刻意识到现在的处境;而睡眼惺讼的梁宓蜜还搞不清楚状况,皱起眉头咕叹地抗议。

“干么呀?吵什么吵?”

眼看她在半睡半醒间,就想要掀被起身,窦旭康立刻制止她的举动,将她紧紧地搂在怀中。

开什么玩笑,怎么能让她掀开被子?他们现在全身上下可都是光溜溜的,半件衣物也没穿哪!

就算梁介旻是她的亲哥哥,他也不许她在除了他之外的其他男人面前,暴露半寸私密的肌肤。

“怎么了?咦?”被人紧紧拥住的感觉,让梁宓蜜逐渐清醒过来,当她发现自己竟和窦旭康躺在同一张床上,整张消脸顿时胀得通红。

虽然他们的身上还盖着被子,但是从肌肤相贴的温热触感来判断,不必猜也知道他们是一丝不挂的!

昨夜那些ji qing销魂的画面,突然一幕幕地浮现脑海,让她双颊的热度瞬间又更高了些。

就在她不知所措时,赫然瞥见了站在房门口的梁介旻。

“哥?!你、你、你……你怎么……怎么在这里?”

天哪!这算不算被“捉奸在床”?!

梁宓蜜心慌得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索性像只逃避现实的鸵鸟般,将发烫的脸儿埋进窦旭康宽阔的怀中,没脸见人了!

看见妹妹难得的惊慌羞怯,梁介旻按捺住想要狂笑的冲动,努力装出一副不高兴的表情。

“你们这是做什么?为什么睡在同一张床上?谁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窦旭康!亏我这么相信你,以为你不会乘人之危,才托你代我照顾宓蜜,没想到你却……我真是看错了人!”

梁介旻将矛头指向窦旭康,僻哩啪啦地数落了一串。

听见哥哥的指责,梁宓蜜不忍心让窦旭康受到误会,结结巴巴地试图解释。“哥,其实……其实……昨天晚上是我……我……”

“宓蜜呀!你该不会是昨晚喝大多了,脑袋瓜子到现在还没清醒过来吧?这家伙都已经占尽了你的便宜,你还想袒护他?”梁介旻摇了摇头,堆出一睑不敢相信的神情。

“我不是袒护他!昨天晚上……真的是我……是我

“够了!你不用说了。”梁介旻不给她解释的机会,迳自说道。“爸妈在移民之前,还交代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结果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要我怎么向他们交代?”

“哥,你听我说嘛!昨晚不是旭康他故意要占我便宜的,事实上……事实上…··是我自己愿意的……”梁宓蜜虽然羞得几乎抬不起头来,却仍是鼓足了勇气说出真相。

眼看妹妹急着解释的模样,梁介旻很辛苦地憋着笑,几乎快忍不住了。他抿紧了唇,努力维持面部表情的严肃与凝重。

就在他正打算继续追问昨晚的情况时,窦旭康抢先一步开口说道:“够了,别逼问她了;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就行了!”

他搂紧了梁宓蜜,不忍她已经羞得不知所措了,却还得结结巴巴地解释。

虽然昨天晚上是她主动诱惑他的,但他一点也不会因此而看轻她,反而更加珍惜她的这份真心与热情。

昨夜ji qing过后,她因为酒醉及疲倦而沉沉睡去,他凝望着她美丽的睡颜,几乎舍不得合眼。

那时,看着她在自己怀里安然熟睡的模样,窦旭康的心里涨满了感动,并在心底认真地发誓,要好好呵护、宠爱她一辈子,不让她受半点委屈。

“有什么问题直接问你?好,这可是你说的。”梁介旻的眼底掠过一丝光芒。“那我问你,现在你打算怎么做?”

“我——”窦旭康才刚要开口,就又被梁介旻打断了。

“我先警告你,别告诉我你打算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如果你敢这么说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放心吧!我不会逃避,更不可能说出这么混帐的话来。”

“喔?不会逃避?这就表示你会负责了!”这一回,梁介旻几乎忍不住要露出计谋得逞的微笑了。

“哥!你在说什么呀?”一听他这么说,梁宓蜜立刻发出抗议的低喊。

真是的!哥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嘛!他这么说,好像要逼窦旭康娶她似的,真是丢死人了!

这年头,两个成年人因为两情相悦而发生关系,根本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虽然她不是那种随便就和人上床的女人,但也不会因为昨晚的事情,就非要逼他负责不可。

更何况,昨晚虽然她喝了不少酒,但意识还算清醒,她甚至清楚地记得,他原本并没有打算要和她发生关系,甚至当她既暗示又明示之后,他还有点迟疑,所以真要算起来,昨晚根本是她主动诱惑他的!

在这种情况下,她哪有什么立场去要求他负责?

“怎么了?我有说错什么吗?”梁介旻故意佯装不懂地反问。

“当然喽!”梁宓蜜红着脸说。“你自己不久之前才说过的,不要为了一个吻而爱上一个男人,更不要为了一夜的ji qing而认定一个男人。这些话难道你全都忘了吗?”

“呃…··我是说过那些话没错,但是……那怎么能和现在的情况相提并论呢?”梁介旻干笑了几声,没想到她会拿这些话来堵他的嘴。

“怎么不行?”

“好了,够了,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窦旭康先是安抚地搂了搂梁宓蜜,才又望向梁介旻。“你不是要出国吗?不快点去整理行李,恐怕会赶不及搭飞机吧?至于我们……也该起床了。”

梁介旻直视着窦旭康,一脸正色地问:“我要你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对于宓蜜,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你尽管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辜负她的。”窦旭康语气坚定地说,而他怀中的梁宓蜜又喜又羞地红了双颊。

“好,我就再信你一次。”梁介晏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一关上房门,梁介旻忍不住笑咧了嘴,眼角眉梢尽是兴奋得意的笑意。

嘿嘿,这趟他出国去探望爸妈,可以带好消息给他们了!

他相信两位老人家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肯定会开心地笑得合不拢嘴,甚至还会迫不及待地飞回台湾,瞧瞧他们未来的女婿哩!

③③③

梁介旻依照原定计划,飞到日本去探望移民的父母。整个偌大的屋子里识剩下窦旭康和梁宓蜜两个人。‘星期一的一大早,窦旭康吃过早餐之后就一直待在房间里,为了下午进新公司开会所需的一些资料做准备。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相信他们几个人一定可以在商场上闯出一番名堂,虽然公司的规模或许不会像“窦氏集团”那么庞大,但至少也会是商场上极具发展潜力的一颗新星!

窦旭康的嘴角一扬,俊脸上尽是意气风发、自信满满的神情。就在他整理着相关资料时,突然间想起了梁宓蜜,很想和她分享这种愉快的心情,而当这个念头才刚浮现脑海,房门就传来几声轻敲。

他脸上的笑意加深,迅速前去开门,就见梁宓蜜站在门口。

“我已经煮好饭,可以出来吃了。”她轻声说道。

“啊!该吃饭了吗?”窦旭康有些讶异地看了下手表,发现已经将近下午一点了。“我都忙到忘了时间,真是辛苦你了。”

“不会,快点来吃吧!”

“嗯。”

窦旭康随着梁宓蜜来到餐厅,吃着她精心烹煮出来的佳肴,窦旭康觉得自己真是幸福极了。

虽然以前家里陈嫂所煮出来的饭菜,具有职业厨师的水准,但是和梁宓蜜所做的相较之下,似乎少了点什么,或许就是幸福的味道吧!

只不过……窦旭康关心地望着梁宓蜜,在用餐的过程中,他发现她有好几次欲言又止地望着他,却每次又将话吞了回去。

“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他关心地问。

“我……”梁宓蜜抬头瞅了窦旭康一眼,迟疑了片刻后,才终于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不用太在意我哥哥说的话。”

“为什么这么说?”窦旭康有些诧异地挑起浓眉。

“因为,我不希望你因为他的话,才勉强和我在一起。”

如果不是出于他的真心,那她宁可不要。那种施舍般的感情,只会让她觉得自己很可悲。

听了她的话,再看着她的表情,窦旭康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心里的担忧。

他微微一笑,握住了她的手,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因为他的话,才勉强自己和你在一起的。”,

他的话和举动,令梁宓蜜一阵怦然心动,双颊立刻染上一层美丽的排红。

“宓蜜我要你知道,我之所以会和你在一起,原因很单纯,就只是因为你,你懂吗?”

“因为我?”梁宓蜜不太理解他的话。

“对,就是因为你。”窦旭康专注而深情地凝望着她。“因为你的美好、你的善良、你的温柔、你的甜蜜,深深打动了我的心,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要呵护你、宠爱你,和你永远在一起。”

听他这么说,梁宓蜜终于放下心中的一块大石。

然而,窦旭康却又突然说:“只不过,我的心里难免有一点遗憾。”

“遗憾?什么遗憾?”她担心地问,才刚松了口气,现在一颗心又立刻悬在半空中。

是不是他遗憾她长得不够美、不够有女人味?还是他遗憾她不是学商的,不能成为他事业上的好帮手?

望着她突然又陷人烦恼的模样,卖旭康关心地问:“怎么了?你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我……

梁宓蜜咬着下唇,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问,迟疑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想要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不够好,才会让你觉得有遗憾?”鼓起勇气问完后,梁宓蜜屏息地等待他的答案,就怕他的回答会让她伤心。

看着她那紧张兮兮的神情,窦旭康不禁失笑。

“傻瓜,才没有这种事,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那你刚才为什么说你的心里有遗憾?”梁宓蜜不死心地追问。

每个女人一定都希望自己在心爱男人的心中是完美的,她当然也不例外,就怕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如他的理想,会让他对自己的爱打了些许折扣。

“我的遗憾是——昨天晚上,你虽然不至于烂醉如泥,但还是喝醉了,大概什么美好的感觉都没有吧?那是你的第一次,而我遗憾的是,没能给你一个难忘的美妙经验。”

听了他的话之后,梁宓蜜只觉脑子里“轰”的一声,整张俏脸瞬间发烫,红得不像话。

“我、我……那个……其实…,··感觉……那个……也不是没有啦……”由于太过害羞,好好的一句话被她说得结结巴巴兼语无伦次的。

窦旭康宠溺地望着她羞窘的可爱模样,故意逗着她说:“没关系,我保证以后的每一次一定都会让你很难忘。”

“啊?”以后的每一次?!

梁宓蜜的脸蛋因为他这句带着明显暗示的话而变得更加红辣了。

看着她的模样,窦旭康忍不住朗声而笑,第一次发现逗弄她是这么有趣的事。 光是她那娇羞无措的神态,他就可以一直、一直地看着,永远也不厌倦。

他的目光紧紧地锁住她的眸子,眼底有着浓得化不开的情意。

‘宓蜜,我好想吻你。”窦旭康伸出手,轻抚着她柔嫩细致的脸颊。

他低哑的嗓音,具有强大的调情作用,梁宓蜜的心跳在瞬间乱了,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

“我可以吻你吗?宓蜜?”窦旭康又问了一次。

梁宓蜜娇羞地低下头,还是没有答腔。

真是的!她怎么会拒绝他的吻呢?只是,身为一个女孩子,总免不了多了一份矜持,教她怎么好意思大刺刺地说——真巧,我也很想和你接吻!

默不吭声,其实已经是她的回答了。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答应唆?”

窦旭康扬起一抹宠溺的微笑,俊朗的面孔缓缓、缓缓地朝她靠近,最后吻上了她柔软甜蜜的红唇。

他先是温柔地吮吻她细嫩的唇瓣,直到她发出舒服的叹息时,他灵活的舌便顺势探人,撷取更多的甜美。

这个吻,持续了许久、许久,直到窦旭康终于依依不舍地松开她的唇,两个人都已乱了气息,梁宓蜜更是整个人娇喘不休地倚偎在他的怀中。

窦旭康紧紧地拥着她,感受到这个甜蜜的小女人确确实实地在他怀中,他打从心底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与感动。

一股想要永远和她在一起的冲动涌上心头,让他想也不想地开口说道:“宓蜜,嫁给我吧!”

嫁给他?!

梁宓蜜惊讶地瞪大了眼,脑子顿时陷入一片空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见了什么!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