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夏瑄 > 《老公一百分》
返回书目

《老公一百分》

第九章

作者:夏瑄

“你……你刚才说了什么?”

梁宓蜜的声音有些颤抖,仍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刚才,就在几秒钟之前,窦旭康真的向她求婚了吗?这是真的吗?

虽然她相信他的真心,也相信他不是个玩弄感情、花言巧语的男人,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向她求婚!

望着窦旭康那张俊朗的面孔,梁宓蜜只觉得一切仿佛像场梦一样,美得太不真实了。

“我说——嫁给我,宓蜜!我希望自己不只是你的房客、你的室友,还是你的老公!”窦旭康诚恳而认真地说。

老公!这两个字,让梁宓蜜的心里像打翻了蜜糖罐似的,甜得不得了。

“你愿意吗?宓蜜?这一回,我不只要你的默许,我要你亲口回答我。”

“我……”梁宓蜜望着他,眼底尽是娇羞喜悦的光芒。

在窦旭康的期待下,她终于轻轻地点了点头,用着细微却清晰的声音说道:“我愿意。”

一得到她的应允,窦旭康高兴得有种想要大声喊叫的冲动。在他将近三十岁的生命里,从没有任何一刻像现在一样,心中充满了狂喜与感动!

他捧着她娇嫩的脸庞,深情地说道:“那,现在先叫一声老公来听听看。”

“啊?”梁宓蜜愣了愣,没想到他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整张俏脸顿时胀得通红。

“快点。”窦旭康有些迫不及待地催促。

“……”梁宓蜜羞得几乎抬不起头来,最后虽然终于开口了,但声音却是细如蚊纳。

“我没听见,说大声一点。”

在窦旭康充满期待的凝望下,梁宓蜜咬着唇,踌躇了许久,终于如他所愿地轻声唤道:“老公。”

短短的两个字,却像是个触动心灵的开关似的,让两个人的心底都滑过一道甜蜜的暖流,那种归属于对方的感觉,让他们觉得幸福极了!

这世上的人有那么的多,能够在茫茫人海之中,寻找到真正和自己心意相通,彼此又是真心相爱的人,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为此,他们除了庆幸之外,更要懂得珍惜与把握,这样才不会让好不容易寻到的心上人从身边擦肩而过。

“老婆。”窦旭康也笑着轻唤着她。

听见他的称呼,梁宓蜜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速,眉眼之间更是充满了甜蜜的笑意。

她相信她爸妈一定会对窦旭康感到满意的,只是……他的爸妈呢?梁宓蜜想着想着,嘴角的笑意忽然收敛了起来。

她突然想到,自从窦旭康住进来之后,似乎从不曾提起过他的家人。不知道他爸妈是否健在,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样的人?

“怎么了?在想什么?”窦旭康敏锐地察觉了她的心不在焉。

“我在想……不知道你家人会不会不喜欢我?”梁宓蜜有些忧心地问。

“放心吧!你这么温柔善良,不会有人挑剔你的。”就算会,他也绝对是站在她这边的。

“真的?”梁宓蜜半信半疑地问。

“当然是真的!对我来说,你实在是超乎想像的好,是我一百分的老婆!”

窦旭康的话,逗笑了梁宓蜜,也让她心底的忧虑顿时减轻不少。

“对了,我似乎还不曾跟你说过我家里的事情。”虽然梁介旻已经知道了他的真正身分,但却似乎不曾对梁宓蜜提过。

于是,窦旭康便简短说明一切,包括他的家世背景,以及他为什么会暂时搬出窦家、离开“窦氏集团”总经理的位置,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好友在外一同开创事业的前因后果。

听完了窦旭康的话,梁宓蜜对于他的家世背景有些惊讶,而对于他毅然决然脱离家族的光环,独自在外创业的魄力与决心,更是感到佩服不已。

“你好厉害喔!”她由衷地说。

“哪有?”被她这么一称赞,窦旭康反而有点不好意思。

“真的!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凭靠自己的力量闯出一番事业,但是你却做到了,真的很棒厂对于心爱的人,梁宓蜜一点也不吝于给予赞美。

窦旭康微微一笑,心里感动极了。

“你总是把我说得像是零缺点似的。”

“本来就是呀!在我的心目中,你也是一百分的老公喔!”梁宓蜜红着脸说。

听了她的话,窦旭康情不自禁将她拥进怀里,温柔地在她酡红的脸蛋上洒落绵密的细吻。

“过两天,我带你回家,去见我爸妈。”他想让他爸妈见见未来的儿媳妇。

“嗯。”梁宓蜜点了点头,心里不禁又开始紧张起来。

虽然他说不会有问题,但是在还没和他爸妈见面之前,她的心里难免会有些忐忑,深怕两位老人家不喜欢她、不接纳她,那可怎么办才好?

③③③

在一个微风徐徐的中午,窦旭康带着梁宓蜜回到睽违了好一段日子的家。

梁宓蜜的心情虽然很紧张,但她拼命借由不断的深呼吸来缓和自己的情绪。就算她不能在他爸妈面前表现出落落大方的模样,至少也不要因为过度紧张而做出什么离谱脱线的事情来。

窦志东看着久违的儿子,有些轻责地说:“终于知道要回来了?你该不会是为了要介绍这位小姐给我认识,才回来的吧?”塞旭康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不否认地说:“这位小姐姓梁,叫做梁宓蜜。_。_…L__。__I窦志东瞥了梁宓蜜一眼,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喜欢或厌恶,只淡淡地说:你妈不知道你要回来,跑去美容院洗头了,现在不在家里。”,_,,D“难怪,我刚才还在想怎么没看见妈,原来是出去了。”“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要搬回来?”窦志东问“自己又不是明家、也不是和家里闹得多僵,干么非得搬出去不可,老是住在梁小姐家也不是办法,太打扰人家了”听了他得话窦旭康和梁宓蜜不禁讶异地互望一眼,眼底都有着同样的疑惑。’“自从他们进门到现在,都还不曾向他老人家提起他现在住在梁家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爸,你怎么知道我住在梁家?”窦旭康困惑地问

“我当然知道了、你是我儿子,关于你的一切我再清楚不过”。

“你找人调查我的行踪?”窦旭康有些诧异地挑起浓眉。

‘你一出门就不和家里联络,为了让你妈放心,我不调查行吗?”窦志东理直气壮地说。

凭他的人脉和关系,要调查儿子的下落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事实上,他不只知道儿子这段期间的行踪,甚至就连梁家的背景也全都查得一清二楚。

望着父亲的脸,窦旭康的心里有些感动。虽然被人暗中调查的感觉不是很好,但他知道这个面冷心热的父亲,其实是以另一种方式在关心他。

“快点搬回来吧!你妈这阵子一直挂念你,担心你一个人住在外头没人照顾,让她担心就是你的不孝了。”

“这……”窦旭康有些迟疑,并不是很想搬离梁家。

“你就算不想靠家里的资助,要以自己的能力创业,也不一定非得住在外头不可吧?”

“旭康,伯父说得对,还是住在自己家里比较自在习惯些,也不会让伯父和伯母担心你。”梁宓蜜柔声劝说。

“你看,连梁小姐都比你懂事多了。”窦志东点头称赞,忍不住多打量了梁宓蜜几眼。

对于心爱的女人得到父亲的赞美,窦旭康显得比梁宓蜜本人还要高兴。

“好吧!我过阵子收拾一下就搬回来。”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窦氏?”

“这个嘛……”听见这个问题,窦旭康当场又皱起了眉头。“现阶段应该不太可能吧!”

这个答案并没有出乎窦志东的意料,所以他只是有些无奈地叹道:“好吧!你自己先在外头闯一间也好,让大家看看你的成绩单,日后也会对你更加心服口服。反正我的身体还算硬朗,再干个三、五年还不成问题。”

“辛苦你了,爸。”窦旭康由衷地说。

窦志东望着儿子,眼神有些复杂,除了对他的能力感到赞赏与欣慰之外,也有着对他的担心。

“旭康,我知道你的想法,也知道你对公司的一些经营理念有许多不认同的地方,只是,有些时候你是不得不妥协的。”窦志东语重心长地说。

“话是没错,但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窦志东挥了挥手,打断了窦旭康的话,继续说道:“你要明白,在商场上,很多商机是稍纵即逝的,要是顾虑的因素太多,很多事情做起来都绑手绑脚,那就什么案子都推不动了!”

“我懂你的意思。”

“既然懂,那你就该明白,做生意的时候心存善意、广结善缘当然是好的,但是太过于心慈手软,有时候反而成不了大事。在商言商,只要不是去做些伤天害理、于法不容的事,为公司谋取最大的利益,本来就是一个公司经营者的首要目标,不是吗?”

“爸,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窦旭康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是我希望能够取得一个平衡点,除了赚得开心之外,也能做得愉快、做得问心无愧。”

“或许是每个人的标准不同吧!也许再过几年,你的看法或是其他人的看法会有所转变也不一定。”

“或许吧!谁知道呢?”窦旭康耸了耸肩。

“唉,也罢,暂时就放你在外头闯一闯吧!不过你要记



住,虽然你不靠窦氏的资助,但是再怎么说,人家都知道你是我窦志东的儿子,这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所以你要给我好好地做,别把事情搞砸了让人家笑话、知不知道?”

“放心吧!我知道。”窦旭康忍不住笑了笑,知道父亲这番话其实是为了要鼓励他。

眼看父子俩的气氛还算和谐,梁宓蜜悄悄松了一口气。

原本她除了担心自己给窦旭康父母的印象好不好之外,也担心他们父子见面之后会吵架,但现在看来她是多虑了。

“陈嫂应该已经准备好午餐了,吃饭吧!”窦志东说。

“嗯”

“梁小姐也一起来吧!”

“好,谢谢伯父。”对于窦志东的邀请,梁宓蜜回以一个甜美的微笑。

宽敞明亮的餐厅里,他们三个人一块儿进餐,席间窦旭康和父亲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气氛虽然不算十分热络,却也挺融洽的。

在用完餐、又聊了一会儿之后,窦旭康说:“爸,晚一点我还要去公司开会,就不留到晚上了。”

“好。”窦志东点点头,一边陪着他们走到门口,一边提醒道:“早点搬回来吧!别让你妈担心。”

“我知道。”

“那你去忙吧!”

“嗯,那我们先走了。”

窦旭康正要和梁宓蜜一同离开,前脚才刚跨出大门,他就突然想到什么事情似地回头。

“对了,爸,这趟回来,其实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事?”

窦旭康转头注视着梁宓蜜,温柔地牵起了她的手,说道:“我现在正和宓蜜在交往,我打算和她结婚。”

窦志东听见他的话,显得有些讶异,目光在窦旭康和梁宓蜜身上来回打转。

在两人屏息地等待下,窦志东终于开口了,他缓慢而清晰地说:“我反对。”

这短短的三个字,让窦旭康和梁宓蜜的表情一僵,尤其是梁宓蜜,她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够好,竟遭到他老人家这样一口否决。

“为什么反对?”窦旭康不懂地追问。

刚才在用餐的时候,气氛不是还挺融洽的?他甚至可以感觉得出,爸对宓蜜的印象应该不坏才是呀!

窦志东皱眉看着他们俩,说道:“婚姻不是儿戏,你们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决定结婚,不嫌太仓年草率了吗?”

听见他反对的原因,窦旭康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爸,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对彼此是真心的。”他正色地说。

虽然他和宓蜜认识、交往的时间并不算长,但那份心意却是千真万确的,绝对不是一时的新鲜好玩,更不是一时冲昏了头,而是真心诚意、打从心底想和对方一辈子在一起。

“是吗?”窦志东还是有点不以为然。“既然你们是真心的,为什么不让时间来证明你们的感情经得起考验?更何况,你妈都还没见过梁小姐,现在谈结婚还太早了!”

“可是·,,

“好了,别再说了。”窦志东挥了挥手,表示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你不是有事吗?快去吧!别耽误了正事。”

眼看一时间无法让父亲改变心意,而他等会儿又真的有事,窦旭康只好暂时放弃说服父亲的念头。

“好吧!那我们先走了。”

“伯父再见。”梁宓蜜努力挤出一丝微笑,然而,一走出窦家大门,她就忍不住垂头丧气地蹙起了眉心。

“别难过,宓蜜,我爸不是不喜欢你,也不是不愿意接纳你,他是怕我们说要结婚只是基于一时的冲动。”

“我知道。”只是知道归知道,那种被反对的感觉,还是不太好受。

“别这样,宓蜜,难道你对我们的感情没有信心?”

“当然不是!”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只要让我爸妈知道我们是真心想要永远在一起,让他们知道我们的感情不是用交往的时间可以衡量的,相信他们就不会再反对了。”

“嗯。”梁宓蜜点了点头,知道自己不该再钻牛角尖,让他担心。

见她如此善解人意,窦旭康忍不住搂紧了她,在她眉心落下一记温柔的吻。

“啊!我真想立刻就把你娶回家!”他真心叹道。

听着他的感叹,感受到他的真心,梁宓蜜终于挥开低落的心情,重新绽开美丽的笑颜。

她相信一切的问题,都可以很快地解决,也相信未来不管面对着什么样的考验,他们也都能同心协力地克服,因为他们爱着彼此的心是这么的坚定!

③$③

几个月后的一个吉日良辰,十二辆加长型宾士礼车,浩浩荡荡、热热闹闹地将穿着白纱礼服的梁宓蜜迎娶进窦家大门。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努力,窦旭康和梁宓蜜总算让窦家两老确定他们是真心相爱、真心想要和对方白头偕老,于是也就不反对让他们结婚了。

不过,窦家两老之所以会同意他们结婚,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在前阵子的一个宴会上,他们看见好友抱了个白白胖胖的孙子来。

看着那可爱的小娃娃,两位老人家突然间也很想要享受那种合诒弄孙的乐趣,于是就点头答应让他们尽早结婚——不过,这个原因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并没有告诉今天结婚的这对新人。

“志东呀!你看我们多久可以抱孙子?”窦母悄声问着身旁的丈夫。

“看他们如胶似漆、蜜里调油的模样,搞不好十个月之后就可以了吧!”窦志东猜测道。

一想到或许明年秋天就有可爱的孙子或孙女可以抱,两个老人家都不由得笑得合不拢嘴,为这喜气洋洋的场合更添几许欢乐的气息。


【全书完】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