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玉隐 > 《飘雨飞花(上)》
返回书目

《飘雨飞花(上)》

卷一 朦胧初现 之三

作者:玉隐

  百里雪燃出道的第一天,就发觉江湖中人最关心的一件东西——朦胧剑。

  他也曾经听过朦胧剑的传说。

  但他并不急于把此剑抢到手。

  现在夺剑的人基本上可以分为三大势力,他们之间互相争斗着、消磨着。

  百里雪燃想做的事情就是看三大势力互相削弱,最后坐收渔人之利。

  这也正是聂小文所作的事情。

  不过究竟谁收的利更大呢?

  秋雨绵绵。

  大地萧瑟。

  落英岗上一人独立。他仿佛不知道在下雨。

  当年的七英已不复存在,将近二十年的风吹雨打消蚀了有关那一战的所有痕迹。唯有巨石上的“落英岗”三个字格外清晰,猩红色的字在雨中狂笑着。

  那人用手摸着那三个字,摸过的地方笔划全无。岩石平整光滑,好像从没有人在此刻过字一样。

  “哈哈!不愧为七英的传人,刚出道三天,就敢毁去四煞留下的字迹,公然与天帝宫为敌。有志气!”从一棵大树后面闪出一道瘦长的人影。此人面貌极为普通,但普通的面孔上现出与众不同的高傲与狡诈。他便是江湖第二大帮派金银帮帮主金寿竹,也是三大势力中的一势之首。

  百里雪燃没有理他,飞身向另一棵大树。只闻金铁相交之声,片刻一道黑影落荒而去。

  “阁下的越王钩果然厉害,仅用十招就击退了聂小文的血影卫士,佩服佩服。”金寿竹笑赞道。

  百里雪燃暗自心惊。好狡猾的老狐狸,光听声音就能知道来人是谁,我使的是什么兵器。他果然是在试探我的武功,幸好我没出全力。

  百里雪燃并不想过早暴露自己的实力,现在尽量收敛锋芒,对自己十分有利。

  “在下金银帮帮主金寿竹。阁下的身手在年轻一代中实数少见,希望阁下能与本帮合作,共同夺得朦胧剑。到时定可名动江湖。”

  “晚辈会考虑的。”

  金寿主干笑几声:“那我们改日再会。”

  百里雪燃心想:朦胧剑到底有多大的魅力,竟然使金寿竹亲自出马到处招揽人才。以金寿竹的性格,不达目的是决不会罢休的。日后想要甩开这只老狐狸还真不是易事。

  一里外的树林中停着一乘白色的轿子。轿帘低垂。适才败走的那名血影卫士跪在轿前。

  “属下无能,办事不利,请聂先生降罪。”

  “你能活着回来,已是难得。”聂小文微微一笑,百里雪燃本可一招就要了血影卫士的性命,只不过不想过早暴露实力所以用了十招让这个卫士逃走,果然有点心机。他也不多解释,只是淡淡道:“去吧,没你的事了。”

  “谢聂先生开恩。”

  一转眼,轿子已走。血影卫士也不知去向。

  雨还在下,一切如故,好像这里什么也没发生过。

  ***

  秋夜。

  正是十五月圆时。

  楼前月如水。淡淡的,幽幽的。

  是谁独自一人在楼上,品尝着寒蝉凄切的韵味?

  一纸白笺。

  “谢姑娘,今晚在下有要事在身,不能赴约,请见谅。”

  “他一点都不重视我。”她拿起一面菱花镜。

  镜中映出她绝世的容颜。

  突然,镜中温柔的眼波闪出妖异的光亮,仿佛她的内心起了某种特殊的变化。

  “我爱你,可你却对我不屑一顾!我恨你!我恨你!”一阵撕心裂肺的嗥叫。

  很难想象,那声音发自那么美丽,那么温柔的少女之口。

  她就是一代大侠谢可的独女谢焰。

  她现在已接近疯狂,她的心里正在酝酿着一个残酷的复仇计划。

  就是因为那个人的一次失约吗?

  不,地上已有十张同样的纸条。

  被人拒绝十次的滋味是什么样的?你尝过吗?

  ***

  同样的月夜下的另一个地方,百里雪燃笑了。因为他想见到聂小文,聂小文就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仔细打量着身前的少年。约摸十八九岁的年纪,却无丝毫这个年纪的少年应有的稚气与狂傲。那深邃的目光更是与他的年纪不相符的。少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虽然两人近在咫尺,但中间似乎隔了一层很厚很浓的雾。扑朔迷离。

  “你真的就是聂小文?”

  “不错。”聂小文静静地站在那里,“你就是赵忠英的弟子百里雪燃?”

  百里雪燃没有答话。

  聂小文也没有说话。

  屋子里很静,静得让人有些不安。

  片刻,“你不怕我杀了你,夺走朦胧剑吗?”百里雪燃突然问。

  “你想我会带着朦胧剑来吗?如果你杀了我,世上还会有第二个人知道朦胧剑的去向吗?”聂小文讲话的时候很平静,好像早已料到他会有此一问。

  百里雪燃一惊,同时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恐惧。他一向自负自己的聪明才智,而眼前的这位少年,虽然年纪轻于自己,可无论胆识与智慧都实在令他佩服。如果天帝有这样的人才辅佐,那么自己推翻天帝宫的心愿恐怕很难实现。

  百里雪燃忽然想试探一下聂小文究竟会不会武功,这是个绝好的机会。于是他伸出手来,狠狠地打了聂小文一个耳光。

  聂小文根本没有闪避,那一巴掌结结实实得打在他的脸上。身形晃了几下,嘴角溢出鲜血。没有怒,没有惊慌,只是淡淡地笑了。

  他的笑原来这样美,百里雪燃竟看得有些痴了。

  “你如果知道我小时的经历,就不会这样做了。想要试探我会不会武功,就算砍我几刀也不会知道答案。不过你是个聪明人,同样的机会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聂小文的手暧昧地抚上百里雪燃的衣襟,在他胸前悬着的半块玉璧前停了一下。

  随后,一乘白色的轿子飘过,聂小文转身走入轿中,消失在夜色里。

  只有惊愕的百里雪燃呆立在屋内,很久都没有缓过神来。他只觉得刚才那一刻聂小文的声音很轻柔,听上去有些许迷离和忧郁。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种幻觉,好像看见聂小文穿着雪白的衣服在红如血色的花瓣雨中翩翩起舞,带着倾倒众生的笑容,宛如谛落凡尘的仙子。

  关于聂小文的过去,江湖中几乎无人知晓,他的身世更是一团谜。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