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玉隐 > 《飘雨飞花(上)》
返回书目

《飘雨飞花(上)》

卷一 朦胧初现 之四

作者:玉隐

  天帝宫洛阳分坛,竟也是一处雅致的院落。

  北方实在难得如江南园林一般清秀的花园。不大的园子以轻灵为胜,东筑假山,面山隔水为廊,廊尽度桥,建水榭,旁列小筑,名隐如舟。临流有漪澜亭,池北花墙外为听雨楼,与池南倒座高下相向。

  亭台山石,临池伸水,如浮波上,得水园之妙,又能以小出之,故山不在高,水不在广,自有汪洋之意。而高大建筑,复隐其后,以隔出之,反现深远。而其紧凑蕴藉,耐人寻味者正在此。

  杨睿很喜欢这座园子,他觉得这院子就像小文,不显锋芒,却蕴着一种神秘的气质,水波不兴淡若莲香,却可以让人不知不觉沉迷其中流连忘返。

  今天杨睿坐在漪澜亭中,微笑着品着手中的香茗。聂小文垂手肃立在他的身旁,低着头,一身白衣,隐隐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幽香。如果池中种了莲花,花开时也不过如此吧。杨睿用眼角的余光看不清他那苍白的脸上是何种表情,通常会是没有表情。聂小文好像是没有喜怒哀乐的人偶,但是这个人偶不仅会服从主人的命令,还会说话,会自己思考问题。

  “小文,昨晚你只身去见百里雪燃,难道你不怕他会杀了你么?”杨睿地语气中自然流露出一丝关切。

  聂小文恭敬地回答:“让少主担心了。不过没有十分把握的事小文是不会去做的。”

  “他一定试探过你究竟会否武功。他没有伤到你吧?”

  “少主果然料事如神。不过百里雪燃只是打了小文一个耳光。”

  杨睿突然伸出右手,抚上聂小文的脸,“是哪一边?”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奇怪的举动,但是他很喜欢那种感觉。聂小文的脸是温暖的,并不向看上去那么冷。

  “是左边,少主。”聂小文的语气如往常一样平淡,他并不躲避杨睿的手,他不可以躲开,也不想躲开。他的手好大好温暖,就算自己只是他关心的一件物品也好。但是他把这种感觉深深藏在心中,任它在岁月中沉淀,越积越浓。

  “小文,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冷淡?”杨睿有点失望地收回手,“有的时候我甚至怀疑你是否有感觉。”

  “少主,如果没有您,小文一辈子也不过是夫人的一个小厮。是您给了小文如今的一切,这份恩情小文会铭记于心的……”

  “我不是让你说这个。”杨睿仔细地看着聂小文的脸,希望从那里能看到一丝感情的波动,但是他什么也没有发现,“你到底会不会痛?你会哭吗?你会笑吗?”

  “小文当然感觉得到痛,在夫人身边的五年,痛是每天都需要忍受的滋味。”聂小文说得很缓慢,似是不愿再将那段非人的经历从记忆中复原,但是一字一句都讲得很清晰,因为那种经历他根本无法忘记。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那一天小文在海边等少主的船,天下起了雨,小文以为少主的船不会来了,小文哭了。”

  “那你笑过吗?”

  “少主想看小文的笑,随时都可以。就算是想要小文的性命,小文也会心甘情愿地奉上。”

  “我想看你快乐的笑容,你能做到吗?”杨睿很认真地问。

  聂小文一愣:“小文希望会有那么一天。”

  ***

  少室山下。

  四海楼。

  北方开始下雪,雪花轻轻地洒在窗子上,宛如情人的细语。

  百里雪燃坐在四海楼上慢慢地喝着酒,仿佛是在欣赏飞雪飘零的样子。

  但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拿着酒杯的手略微有些颤动。隐隐约约的,显然是精神高度紧张。

  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酒楼上坐的不是一些寻常的客人。他们是十二个穿黑衣的人。他们零散地坐在百里雪燃的周围,看上去显得杂乱无章,其实却是一种严密的阵式,充满杀机的阵式。他们只是在等最有利的时机出手。

  百里雪燃没有动,因为这是他最有利的姿势。

  他们已经这样对峙了将近一个时辰了。

  突然,百里雪燃手中的酒杯碎了。

  就在这一瞬,坐在他周围的十二个黑衣人同时出手。

  十二道银光,十二把钢刀向着百里雪燃袭来。

  一道寒光自百里雪燃手中闪出,冲破刀光的封锁。

  十二个人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一步。因为他们知道越王钩是不能硬碰的。

  片刻,这里已刀光交错,似如漩涡,又如湖中涟漪,绵绵不绝。

  百里雪燃没有想到十二个黑衣人的武功如此之高。

  十二个黑衣人亦没有想到百里雪燃在他们的刀阵中居然还有反攻的余地。

  雪还在落。

  有风。

  不知何时,四海楼下已停了一乘白色的轿子。

  “血影五号,”轿中人道,“你想将功补过吗?”

  “是的。我这就上去杀掉百里雪燃。”

  “你错了,我这次叫你去帮百里雪燃杀掉青龙帮的无敌十二刀。”

  “可是……”

  “无敌十二刀中,一人因伤改用左手,你的武功虽不及百里雪燃,对付他却绰绰有余。”

  血影五号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明白杀手知道得越多,往往死得越快。

  百里雪燃看到血影卫士上来心里顿时一凉。

  但是血影卫士却出乎意料地帮他杀掉了无敌十二刀中的一人。

  一人已死,刀阵即破。

  一切来的太突然,其余的人还来不及反应,便一个个死在血影卫士的快刀之下。

  百里雪燃并没有出手,只是在一旁静观其变。他不明白血影卫士为何会帮他。

  血水顺着地板往下流,尸体难看地倒在地上,无敌十二刀已不复存在了。

  就像叶总会落。

  无论多么有名的人,终究也是要死的。

  “你为什么要帮我?”

  “命令。”血影卫士漠然答道,擦干净刀上的血迹,飞身离去。

  雪已停,风仍在刮。那乘白色的轿子渐渐消失在远处。

  百里雪燃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可惜已经晚了。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