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玉隐 > 《飘雨飞花(上)》
返回书目

《飘雨飞花(上)》

卷一 朦胧初现 之七

作者:玉隐

  箫声又起。

  漫过无际无边的黑夜,漫过聂小文愁绪缕缕的心际。

  操琴相和。

  琴声如浮光流水,一波三荡,晶莹空灵,仿佛可以洗净人心中的尘埃。聆听琴声,恍若置身碧山空景,于月影之下独自徘徊,月光悠悠坠落,潭镜滴泉。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也许只是琴声的初步境意。琴音本来就是很缓慢的,俯仰之间,寂寞在沙洲上冷冷地散开。琴声中很少有激昂,弦中的语言可似稀罕的老鱼久浪,慢腾转弯,绕过半塘荷叶才发生一个气泡;亦可以绵密似一片岸沙无泥……

  箫声却一转。如泣如诉。

  聂小文心惊,这箫声中分明透出了对生的厌倦。是什么让这箫声的主人如此伤心?

  聂小文寻声而去。

  是谁?在远处的小桥边,握那长长的竹箫吹奏幽怨的曲子。

  一位坐着轮椅的少女。

  她的眼波清澈而柔和,就像是春日和风中的流水。

  无论多珍贵的珠宝衣饰,都不能分去她本身的一丝光彩。

  无论多高贵的脂粉打扮,也都不能再增加她一分美丽。

  她就这样出现在聂小文的眼前。

  她望着他,眼角流露出一抹幽怨。

  她的手纤细柔美,她的脸雪白如星光。

  她的身上披着件白罗衫,很轻、很薄。

  风吹过。

  轻罗就像是一层淡淡的雾。

  “箫声告诉我,你一定有很伤心的事情。”

  少女默认。手轻轻地抚摸着竹箫。

  “我能帮你吗?”

  “也许能。”少女低着头,错开聂小文的目光,“刚才是公子在抚琴吗?琴音似在劝慰奴家啊。”

  “姑娘冰雪聪明,闻弦歌而达雅意。”

  “公子何尝不是呢?”少女幽幽的叹了口气,“此生能得一知音,足以。敢问公子姓名。”

  “在下聂小文。”

  “……”少女欲言又止。眼角的那抹幽怨更浓了。

  寂静,无语。

  “我要走了,不知是否有缘再相见?”

  “有缘自会相见。”少女看着聂小文转过身,便又补充了一句,“奴家叫晚秋。”

  “晚秋?”聂小文的眼中突然现出一缕忧伤,很淡,但仿佛深入骨髓。

  只是晚秋没有看见。

  聂小文走了。

  轮椅旁出现了一条纤瘦的人影。

  “焰姐姐,你说聂小文还会再来吗?”晚秋问身旁的紫衣少女。

  “一定会,因为你,他一定会来。”紫衣少女的声音中充满了恨意。

  “因为我?”晚秋不解。

  谢焰轻轻地笑着:“是的,因为你。”

  ***

  一年前。

  秋风萧瑟。

  除了风声外,大地一片寂静。

  风从远方吹来,风中仿佛还带有雁的鸣嗥。

  雁声凄愁,秋意更萧瑟。

  秋,本是声的世界。

  似有琴声,隐隐约约的。

  是琴声,婉转悠扬。

  琴声中透着凄伤。其声悲凉,有如鲛人夜哭。

  荒郊,竹屋。白衣少年抚琴。

  有脚步声,六条人影迅速向竹屋靠近。

  “赵护法,今日天帝派何人迎战?”

  “听说是杨睿身边的一个谋士。”

  “是那个叫聂小文的娃儿?他以前不是景夫人的侍从吗?怎么又成了杨睿的谋士?”

  “虽说他不会武功,但是床上功夫可是一流啊。”赵护法不屑地讥讽道。

  琴声愈急。六人只觉一股哀伤之气涌上心头,不能自己的鼻孔发酸,热泪盈眶。

  赵护法脸色微变,低声对其余五人道:“小心了,不要听琴声。”

  六人急忙运气定神。

  “就凭你们几人也敢背叛天帝?”屋中少年质问。

  “我们一向对天帝宫忠心耿耿,是小人从中挑拨,让天帝起了疑心,我们六人为了保住性命才暂时逃出宫。这一次回来就是找到了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想向他当面澄清。”赵护法一脸正色道。

  “可惜你们永远见不到他老人家了。”白衣少年淡淡道,语气却很肯定。

  “就凭你这个不会武功的娃儿?”赵护法狂笑。

  “不用武功,我可以用毒药。”聂小文气定神闲。

  “毒药?”赵护法猛然回头,发现同来的五人神情木然,一探鼻息,已然气绝。尸首却如活人般僵立在原地。赵护法一阵后悔,真不该小瞧了眼前的这个少年。

  “赵护法,我事先在竹屋周围布了一圈毒药。因外你们的注意力被琴声分散,所以没有察觉。只是你功力较深,虽说此毒无药可解,您还可以再撑一会儿。若是有什么遗言您尽管说,在下尽力办到。”

  “此毒真的无药可解?”赵护法眼中现出一丝光亮。他挥掌向聂小文打来,“既然无药可解,你的周围一定无毒!今日我要与你同归于尽。”

  他的手离聂小文几寸距离的时候,突然感到身体渐渐麻木,再也无法移动一丝一毫。他的眼中充满了惊异的神情。

  “难道我不会在身边放一些有药可解的毒?”聂小文叹了一口气。

  “……你为什么非要致我们于死地?”

  “因为我就是你口中的那个小人。”

  “……可怜我的晚秋……”赵护法长叹一声,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聂小文走到赵护法的身前,轻声说了几句话,最后朗声道:“请您放心吧,我聂小文对天发誓,会替您照顾晚秋的。”

  赵护法的眼睛竟慢慢地闭合,或许他听到聂小文在他耳边讲的最后几句话,所以他才能安心地离去。

  其实聂小文只是说出了一个秘密,这是一个通常只会对死人说的秘密。

  大雁的感慨声从天空传来,一抹淡影。

  天便有些凉了。一千片秋叶在飘落,一万缕愁丝在悄悄袭来。

  秋天,是伤感的日子。

  特别是晚秋。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