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玉隐 > 《飘雨飞花(上)》
返回书目

《飘雨飞花(上)》

卷一 朦胧初现 之八

作者:玉隐

  雪后青松林。

  片片夜云浮动,四周是一种空虚而苍凉的灰白色。

  这是一种接近死亡的颜色。

  两人对持着。

  “百里雪燃,为什么只你一个人来?”青龙帮李帮主质问道。

  “金寿竹死了。”百里雪燃无奈地回答。

  “死了?什么时候?”他李帮主的声音中充满了惊疑。

  “在咱们遇到他的那天早上。”

  “那天早上?难道……”

  “那天在四海楼上的不是他。这是个阴谋!”

  “阴谋?”突然,一柄窄而长的剑刺向青龙帮李帮主的后背。李帮主急忙闪避,身上却仍被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正当杀手准备刺第二剑时,突觉项后一股寒气袭来,杀手立即回剑招架。

  偷袭杀手的人使一对月牙戟。两人战在了一起。

  百里雪燃趁机扶起李帮主,却发现他已然没了呼吸。心道:好厉害的毒。

  此时杀手已经落败,向西南方逃去。

  百里雪燃这才看清楚,原来赶走杀手的人是一位美丽的女子。这女子大约双十年华,一对剪水双瞳饱含温情。

  “刚才之事多谢姑娘了。请问姑娘芳名,因何出手相助?”

  “妾身姓风,小字摇柳。公子就叫我柳儿好了。”那女子的声音娇媚动听,“敢问公子可是百里雪燃?”

  “正是在下。姑娘与在下可是旧识?”

  “你我素未谋面,妾身是从公子背后背的越王钩认出公子的身份。”

  “不是旧识,缘何出手呢?”

  “公子可是七英的传人?妾身随的是母姓,父亲是姓季的。”

  “难道你是季六叔的女儿?”

  风摇柳颔首默认,掩面一笑,顿生万种风情。

  她的笑让百里雪燃想起一个人。那个人的笑也是这样美丽的,虽然浅淡,却让人无法忘记。

  青松林内,百里雪燃和风摇柳并肩坐着。

  “柳儿,你跟在我身边很危险的。现在金银帮和青龙帮的人都不会放过我的。”

  “柳儿知道,所以才来帮你的。”风摇柳笑着把头靠向百里雪燃的肩膀,“百里大哥,柳儿易容的功夫也还混得过去的。”

  “那就有劳柳儿妹子了。”百里雪燃任由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这样美丽又善解人意的少女,他又如何拒绝呢?

  第二天,一对中年夫妇出现在洛阳城内一条最繁华的大街上。

  “柳儿,咱们为什么到这么热闹的地方来?”百里雪燃有些紧张。

  “百里大哥,现在没有人认得出你。咱们到热闹的地方来,就是为了探听一下江湖中的动静。”

  说着,二人走进一家酒楼。

  在他们的座位不远处有两个武林中人正在谈论江湖大事。

  “王老大,你知道最近江湖中出了什么大事吗?”

  那个被称作“王老大”的人说道:“除了朦胧剑的事,我看要数一代大侠谢可的独女失踪的事了。”

  “这哪是什么大事啊。你可知道最近出了一个叫百里雪燃的人?”

  “嗯,听说过。好像他刚一出道就毁去了四煞刻的‘落英岗’三个字。”

  “嘘,小声点。若是被天帝宫的人听了,可有你好受的。”此人四下环顾一周,没有发现什么状况,于是接着道,“就是他,出道刚两个月就杀死了青龙帮的无敌十二刀,接着又刺杀了金银帮的金帮主。今天早上又有人传言,说他昨晚在青松林杀死了青龙帮的李帮主。”

  “那这么说,这个人可不简单了。”王老大闷了一口酒。

  “谁说不是呢?有人怀疑他跟天帝宫有什么关系,还有人说他就是武刀。”

  “既然他是武刀,又为何与四煞作对呢?”

  “当然是装装样子了,到现在也没听说他与四煞的人照过面呢。”

  “武刀,应该是用刀的吧?那百里雪燃不是用越王钩的么?”

  “……你见过武刀用刀了么?”

  百里雪燃听了不禁苦笑,没想到自己刚一出道就惹上了这么多麻烦。

  当晚。

  “柳儿,你究竟要带我去什么地方?”百里雪燃问。

  “寂寞亭。”风摇柳答。

  一对中年夫妇在路上疾行,他们没有注意到身后已有人跟踪。

  “去那里干什么?”

  “也许能见到聂小文。”风摇柳看百里雪燃一副不解的样子,就继续说道,“我曾经化装成聂小文的侍女,看到过朦胧剑……”

  “朦胧剑?是什么样子?”

  “最大的特点就是它有一道与众不同的白穗。”风摇柳顿了一下,“我注意到聂小文的七弦琴上就有这样的白穗。”

  “你怀疑他会把剑藏在琴中。”

  “嗯。他常去寂寞亭抚琴。我想今晚咱们去那里碰碰运气。”

  ***

  寂寞亭中。

  聂小文在弹琴。

  缤纷的音符如优雅的紫蝶伴花而起。

  凄迷的曲调仿佛玲珑的雪花随风飘洒。

  难得有月亮。

  在清淡如水的月光下,却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风摇柳和百里雪燃躲在离寂寞亭十几丈远的树丛中。

  是女人特有的敏感吧,风摇柳发现聂小文的眼里多了一抹淡淡的忧伤。她的心有些迷乱。

  那天聂小文带着病硬撑着虚弱的身子亲自来求她,她没有一丝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她只是说:“你,欠了我一个人情。”聂小文没有多看她一眼,只是淡淡地回答:“欠别人的东西,我一定会还的。”看着他淡漠的样子她甚至有一种冲动,让他现在就抱着她,吻她,就在这一夜还清了这个人情。但是她忍住了。她知道像他这样的人不可能会爱上自己这样的女子。那么就让他永远欠着这个人情,至少这样他的心里还会有她吧。

  相思已是令人黯然销魂。

  不敢相思又是种什么滋味?

  那是纵然有情也只有将它埋在骨里,藏在骨里。

  如果相思是一把割心的刀,那么不敢相思就是一把刮骨钢刀了。

  它从你骨髓深处里,一刀一刀地刮着,纵然你想尽办法来麻醉,也只有徒增痛苦而已。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