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玉隐 > 《飘雨飞花(上)》
返回书目

《飘雨飞花(上)》

卷一 朦胧初现 之九

作者:玉隐

  “柳儿,你看他的琴。”百里雪燃的话打断了风摇柳的思绪。

  “琴?”

  “他的琴有两道白穗。”

  “都是白穗……”风摇柳喃喃道。

  百里雪燃看出风摇柳有些心不在焉:“怎么了,柳儿?”

  “我只是在想哪一道是朦胧剑的穗。”风摇柳急忙聚敛心神微笑答道。

  当他们再度看向亭中时,聂小文已经不见了。只有那把七弦琴孤零零地躺在石桌上。

  “他怎么会把琴留下呢?”风摇柳不解道。

  “可能又是一个阴谋吧。不过我倒要看看他能耍什么花样。”

  “你不怕上面有机关吗?”风摇柳关心地问。

  “自然怕。但这个机关一定不会致我于死地。如果聂小文想杀我,恐怕我早死过好几次了。”百里雪燃苦笑。

  风摇柳毅然道:“百里大哥,我和你一起去。”

  百里雪燃有些感动,如果他没有见过聂小文,也许会爱上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吧。

  二人顺利地走上了寂寞亭,来到放七弦琴的石桌前。

  什么都没有发生。因为这里根本没有机关。

  琴下放着一纸白笺。

  “南门兄:此琴请代为保管,日后来取。聂小文拜上。”

  “柳儿,信上说的南门兄是谁?”

  这时跟踪他们的人已悄悄把寂寞亭围起。

  “南门信,快点把琴交出来!”为首的一人喝道。此人正是青龙帮副帮主许一峰。自从李帮主死后,青龙帮中的事务就一概由他处理。

  百里雪燃不解道:“南门信?他是谁?”

  “少装蒜!”许一峰指着百里雪燃道:“聂小文给你的飞鸽传书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今晚有‘要物’相托。这‘要物’恐怕是指朦胧剑吧?”

  “你怎么知道的?”百里雪燃知道他们把自己错认作南门信。原以为装扮成什么样子都无所谓的,现在才发现这与自己有很大关系。

  许一峰得意地说:“因为你们距离此地较远,怕只用一只信鸽中途会有闪失,我猜聂小文多用了一只信鸽。那日也是凑巧,我外出打猎,射下一只。真是天意如此。”

  百里雪燃质问道:“你怎么能断定我就是南门信?”

  “你不是南门信又是谁?”

  百里雪燃一时语塞。青龙帮的人就在眼前,若是自己说出真名,岂非自投罗网?自己倒不怕什么,可这样会连累柳儿。

  可他不说呢?就落入了聂小文的网中。

  “哈!说不出来了吧。量你们也无法狡辩。你定然是南门信无疑。你们夫妇一向是形影不离的。”

  百里雪燃苦笑道:“柳儿,现在怎么办?”

  风摇柳倒显得很镇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也只好如此了。”

  于是百里雪燃和风摇柳并肩向外冲去。

  百里雪燃此时才发现风摇柳的武功的确不错。一对月牙戟如两弘秋水,皓洁似明月,带着萧萧寒气,杀入敌群。血光飞溅。

  但是百里雪燃抱着七弦琴,单手施展,武功受限,再加上青龙帮人多势众,他二人虽奋力拚杀,仍久冲不破。

  忽然,风摇柳的右脚绊上了一块突出的石头。顿时箭如雨下,铺天盖地席卷了过来。风摇柳却丝毫没有停顿,拉着百里雪燃向一棵大树跃去。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机关?”

  “我也不知道,是恰好碰到的。”

  “那你怎么知道这棵树上没有机关?”

  “因为来的时候,我注意到只有这棵树上有鸟巢。我只好赌一把。”

  百里雪燃有些佩服风摇柳的机制果断。

  只一盏茶的功夫,青龙帮的人已死伤殆尽。

  唯有许一峰还在那里奋力搏斗。

  突然,九支箭从各个方向同时向他射来。

  在箭射向许一峰的瞬间,百里雪燃发现东面有一个很大的空隙。于是他拉着风摇柳向东面跃去。

  风摇柳没有迟疑,因为她知道这是最后的九箭。

  他们甚至没有回头看,因为凭那九支箭射出的角度,就可以断定许一峰是绝对躲不开的。他必死于那九支箭下。

  许一峰也这样想。但他还是做出了最后的挣扎。他使出了浑身解术,却只能拨开八支箭,无论如何第九支箭也会射中他的眉心。

  第九箭离他的眉心只有一寸,他绝望了。因为他的双手正在拨打着第七第八支箭。

  他的脑子一片空白,他感到死神正在亲吻他的额头。

  突然,他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他竟然躲过了那致命的第九箭!

  箭阵已停,许一峰仍躺在地上。

  他刚才倒地是因为有人点了他的穴道。

  静静地躺在地上,许一峰回想起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要不是有人及时封了他的穴道,他早已是个死人了。

  是谁,用什么东西打中了他的穴道?

  远处,一乘白色的轿子飘然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穴道自解。

  许一峰在地上寻到了一颗珍珠。百丈之内用珍珠打穴,能有这份功力的人江湖上屈指可数。而且打出暗器的时间掐算得非常准确,想必此人熟知这个箭阵。会是谁呢?

  许一峰现在无暇顾及这些,他只想尽快抢到那把琴。他确信朦胧剑就藏在琴中。

  他向东奔去。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