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施诺 > 《半桔棋》
返回书目

《半桔棋》

第二章

作者:施诺

  林间深处,曲径通幽,一间废弃的院落隐藏其中。虽然荒废了许久,但还是看得出曾有的样貌。上好的木料、败坏的水车、干涸的溪道,屋子虽小,但仍能感觉得到这其中曾经花费的心思。

  只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整个房屋虽然看似常年无人打理,但园中的花却并未枯萎,主屋前的花圃里,大簇的紫阳花开得如火如荼,姹紫嫣红,在阳光下尚未干涸的露珠光彩熠熠。

  花圃的旁边是一架花藤编制的秋千,藤蔓细软,有个粉雕玉琢的少女,踩在上头,轻盈地踏风而行。

  “……弈棋布置,务守纲格。先于四隅分定势子,然后拆二斜飞,下势子一等。立二可以拆三,立三可以拆四,与势子相望可以拆五。近不必比,远不必乖。”

  女子唇红齿白,面如桃花,她悠然地荡在秋千上将棋经诵得如玉珠落盘,煞是好听。

  对于下棋她并不十分偏爱,棋子黑白无彩,太过沉闷。而一棋出手,思九事而为防,也太过复杂。只因这家曾经的主人喜爱,终日埋头,不禁让她好奇向往,想去浅尝其中的滋味。

  她曾是长在山涧花野一只寻常的紫阳花精,杳杳无际的生命淡泊而漫长,如头顶上流走的浮云,轻轻薄薄地在掌心上留下闪逝的光影。每日清晨,花儿会承接下花精多愁善感的泪珠,缀在瓣上变成晶莹剔透的露珠,逶迤出漫山遍野的波光粼粼。

  她没有兰花的娇柔,没有朝颜的玲珑,没有远处那一片璀璨的山樱盛放时的如火如荼。她只是一朵普通的紫阳花,悠悠开放,细水流年。

  那一日,天空碧蓝,万里无云,一个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将她叫醒,她被人从泥土中小心翼翼地拔起,然后被揣在怀中像珍宝一般好好地收着。

  她听到有个声音很小声地说着话,她知道那不是说给自己听的,因为没有人会注意到她这只微不足道的小妖精,一如过去长久的流年。但是那个声音安抚了她所有的不安,敛去了她所有心神不宁的焦躁。

  清风扬起,清脆的声音小声地自言自语,在妖精耳边柔柔地荡漾开,卷进漫山遍野的花香之中。

  桔想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即使知道没有人会看见一朵紫阳花的微笑与颔首。她偷偷地仰起小脸,想看清是谁在万千花海中将自己找到,是谁如此温暖地将她抱得温柔轻浅。

  那是一张少年俊美的脸,十多岁的年纪,纯真无暇。他将紫阳花连着泥土一同搂在怀中,沿着来时的路轻快地奔跑。

  荡着秋千的桔想,笑容因回忆而变得更加甜美,藤蔓载着她在风中摇摆,将一头长发旋舞得似上好的黑色绸缎,美丽异常。

  她被带到这间隐藏在山脚茂密丛林中的屋子,被种在了房前的园子里。里头除了药草就只有她一朵紫阳花,虽然没其他妖精为伴但却不会寂寞。每日,听那个名叫朔月的温柔少年同她说话,他会诉说纯白如纸的悠悠心境,不管花儿是春季的绽放还是冬季的凋谢。而她也会蹲坐在花圃里开心地细听,为他欣喜为他思量,连对面山上那听了无数个日夜的暮鼓晚钟也变得悠扬动人。

  时而有人来这里教授朔月念书或习武,时而他也会下棋,从花圃遥望,房中的他认真严肃,一方棋局横于座前,他独自一人兵刃往来,徘徊鹤翔,差池燕起。她不明白朔月为何要下棋,她只是能感觉得到他的喜爱,可同时也能感觉得到他少有的悲伤。是因为下棋而悲伤,还是因为悲伤才去下棋?对于这个,她就真的不明了了。

  春去秋来,她看着少年一天比一天颀长英挺,渐渐长成伟岸俊逸的男子。她最爱看他坐在自己的旁边,俊朗的脸庞挂着温浅的笑,耳边是他低沉的说话声,风一起,他黑色的发就拂过娇嫩的花瓣——她的脸颊。那样的午后,常让她幸福得感动不已。

  然而,在她以为日子会就这么平静似水,流泻成一道永远的时候,朔月突然从这里消失了。

  她不记得是哪一日了,只知道在某个春日的清晨张开眼睛,什么人都没有,一个人都不在了。听不到那个人每日清晨的诵书或舞剑,看不到他从房中出来经过花圃的身影,仆人也不见了踪迹,整个屋子好像从来没有人存在过一样,寂静得让人窒息。

  朔月不曾再回来,她也因依附着本体而无法去寻他。好多年过去了,她再也没有见到他,一直到五日前,她第一次能够以人形现世。

  桔想将秋千高高地荡起,轻轻一点,身子便如飞舞的蝶,轻扬着落到了地面。

  璞颜曾告诉她,朔月的魂魄不曾前往地府,但不知为何难以寻觅到踪迹。而对于桔想,只要得知朔月还存于这世上就可以了,后来的几年,她努力地在这里潜心修炼,直到拥有了人的身子、靠自己的力量将朔月找到。

  那一夜,将他背着走了许久,直到一个叫流水的陌生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不像凡人,但也不似妖界的生灵。红色的眼眸似被女子的胭脂泼染,同月色一般的如瀑长发仿佛缠绕着忧伤,不知为何,她就那样安心地将朔月交付给他。然后,从流水那里得到保证,知道朔月已没有了危险后,她便又匆匆回到这个已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最终她还是没敢出现在他面前。

  她知道自己在害怕,她希望那双深邃的眼眸能看到所有的自己。

  听了他好多的快乐、好多的心愿、好多的烦恼,她也想让所有心里的话让他知晓。

  她不再是以前成不了人形的桔想,常常只能仰望一天比一天高大的朔月,现在的自己轻轻一仰头就能将他看个仔细,而正因为是那样的距离,更加无法让人去隐瞒什么。

  她知道自己有多希望被朔月所了解,她有好多话想对他说,她想问他这些年究竟去了哪里,想问他还记不记得从前摘下的紫阳花,想告诉他,他的温柔会让一只花精感到多么的幸福。

  但又害怕看到他恐惧的眼神,害怕看到他张皇地躲避。毕竟,有谁会不惧怕同自己不一样的东西?即使当年的孩子对她笑得没有一丝芥蒂。

  所以她逃开了,可是又无法抑制想再见他一面,这种矛盾的心情是因为修炼cheng ren身的关系吗?就像以前樱花姐姐说的,人,本来就是比任何众生都复杂的东西。

  “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做?”一遇到和朔月有关的事,她的感情就会丰富得有些优柔寡断。是懦弱吗?不,她向来讨厌这个词的。这种描摹不清的患得患失她称之为斟酌沉吟,只为重视之人举棋不定。

  “去找璞颜姐姐问问吧。”桔想深吸一口气,下了决心。

  虽然,可能不太会有答案。

  ☆☆☆上学记☆www.shangxueji.com☆请支持上学记☆☆☆   

  “哈哈哈——水镜盟‘鬼月’,你三月前杀我师弟,今天我要你偿命!”

  望月山脚丛林入口处,一彪形大汉突然窜出来拦住一冷毅俊挺的玄衣男子,亮晃晃的大刀没有预兆地猛然出手。

  “天绞门虎煞,奸淫掳掠,杀唐门一家三十余口,水镜盟只是受人钱财替人报仇雪耻。‘鬼月’不愿与你纠缠,但你若再执意出手相逼,我也不再客气。”

  朔月并不将对方放在眼里,气定神闲地以长剑抵挡对方的弯刀,几招往来之后他最后一次出声警告。

  “看看谁对谁不客气!”一身蛮力的虎霄冥顽不灵,大刀挥舞砍杀招招狠毒,想凭借过人的力量与锋利的刀刃将对方长剑砍断。

  朔月冷着脸,没有将他的小计量放在心上,所谓兵器就是发挥出使用者本身的实力再加以修整提高,朔月以气御剑,一番驰骋周旋下来,虎霄那柄上等的弯刀竟是赚不到丁点儿的便宜,无法如愿将长剑破坏半分。

  看出对方渐渐心生惶恐,朔月也不愿再继续拖延僵持,心想若他此时愿意停手便放他一条生路,刚想开口劝服,却发现远处有一道粉红色的身影。

  这本该是动不了朔月心念的,但不知为何他却不由自主地分神远观,看身形是个年轻女子,刚从林中深处走出来,娇小的个头,娉婷的姿态,眼熟得似乎在哪儿见过。

  不该分心——

  朔月偏首稳住心神,之前那晚就是因为心中有杂念才险些丧命,虽然面前的人根本不需花心思应对,但是前车之鉴就是几日前发生的事情,还是不能太过大意,毕竟不会再有一个桔想姑娘出手搭救了。

  桔想?朔月心中一动,再转而细看那远处的女子,楚楚的身影同他某个月夜所见的景象太过相似,漆黑的长发,还有阳光下闪烁的发簪,似乎就是——

  “桔想?”

  怎么会是她?

  即使朔月漫不经心应对,虎霄仍觉是一场苦战而有些支撑不住,突然听到朔月不自觉的轻唤,他转头一看,见到远处的来人心中顿时有了计策。他顺势大刀阔斧硬生生地砍下,这招势猛而猛矣,但巧劲不足,朔月选择轻松闪避而没有硬挡,虎霄却正是抓住这一空挡急忙转身飞奔向前。

  正准备步出焉知林前往山寨的桔想,一抬首就看到朔月玄色的身影,正感到雀跃与不知所措之时,突然被一招逆风而来的猛势惊到,还未反应过来便已被擒在了一只粗壮的大手中。

  “怎么回事?”她用力地挣扎了一下,却没有任何的反应。转头看到身后男子讨厌的笑容,而朔月正从远处急急地赶来,她一时被弄得有些糊涂。

  随后追上的朔月,在看清桔想的同时放松了脸部肌肉,紧接着眼眸迅速转冷,“虎霄,放开那位姑娘!”面对使出卑劣手段的对手他并没有提高语调,却是不容抗拒地命令道。

  虎霄被朔月冷冽的眸子吓得心中一凉身子一颤。这“鬼月”明明只是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怎么会有这样威严的眼神?平白无奇的一句话却能把他吓着,怎么会有这样惊人的气势?!江湖上的传言没有错,这“鬼月”果真是个惹不起的角色!

  “哼,你果然认得她,那么,不想让她死就乖乖地给老子磕头认错!”不能输,他拼了命也要争上一口气!刀刃一用力,桔想的颈子上瞬间渗出了红色,与雪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桔想一惊,这才明白这个男人想利用自己对朔月不利,她看到朔月眉头紧锁,突然他将长剑插入地上,寒着脸对身后的男人说道:“将这位姑娘放了,我饶你不死。”

  “你以为我会那么傻?我要你跪下来给我磕头,不然这小妞就人头落地!”

  “混账!”朔月目光凶狠地射来,“天绞门只会做这种鼠辈行为吗?”

  再次被气势死死压住,虎霄怔怔地说不出话来。明明有救命护符在手,为什么在这个小子的逼视下双脚还是忍不住会颤抖?直到此时他才发觉之前朔月在刻意地忍让,刚才两人对决他只是感到对方眼中的冷,却不像现在这样只是光站着就能感到从心底生起的彻骨的寒。他惹到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啊?这样想着,大颗大颗的冷汗已从虎霄的额头上不断地冒出。

  察觉到朔月的气势占了上风,桔想不再为他担忧害怕,她合上双眸平静地对身后的人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仇恨,但这样苦苦相逼未免太过分了——”

  “闭嘴!”刀口颤抖着将脖子抵得更深。☆☆请支持上学记☆☆

  “住手!”朔月看到桔想露出疼痛的表情,厉声呵道,“不要伤害她!”

  伴随着他话音的落下,周围的树叶开始狂乱地抖动,他的气息虽然冷冽,但因毫不压抑的怒意而强烈到波及至周遭的万物,这让对方结结实实地大惊失色。

  “不……不要,我……我给大爷……我磕头认错,认错!”虎霄勉强地将嘴咧开,因胆怯而笑得极不自然。

  见到虎霄的困兽犹斗,被抵着脖子的桔想有些恼了,这个男人如此胆小懦弱却又死要面子,她不要朔月因为这样的人而苦恼。

  她突然伸手将大刀握住,在对方愣住的当口一个使劲用力翻转出虎霄的挟持,朔月连忙做出反应,长剑挥去,眼睛眨也不眨瞬间将执刀的手削落在地。紧接着他将桔想一个揽臂,施展轻功飞身而行,不再理会身后随即传来的凄声嚎叫。

  一直到远离至听不到嘶叫的地方,朔月才停下脚步,他轻轻放下桔想,连忙想检查她刚才双手握刀的伤口。

  “桔想姑娘,你的手怎么样?”他担忧地问。

  “不碍事的。”桔想笑着摇摇头,将双手藏在背后,“那个,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努力地想换一个话题。

  “那天夜晚见过姑娘,那位医者说是你救了在下。”朔月简短地说完,仍然执意要检查伤口,“虎霄的宝刀削铁如泥,你徒手握刀恐怕伤得不轻!”

  “那……那个人有没有说我什么?”

  “他只说你住在这里,我便想当面来道谢,但不料将你卷进江湖恩怨中,朔月实在对不起你。”他诚恳地说道,一心担忧着伤势想要查看。

  “是这样啊。”桔想扭捏着就是不愿伸出手,“我没有受伤,真的没事,你不用看了。”

  朔月蹙起眉,因为她的迟迟不肯医治,下一刻,他猛然单膝下跪,吓得桔想连忙摇头,“你做什么,你起来,不要这样子!”

  “朔月受桔想姑娘救命之恩,却还将姑娘卷入危险之中,实在是无以为报!”闯荡江湖多年,他是有恩必报之人,可这次却不仅受恩于人还让她因自己受伤,心中纷乱得连自己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你不要这样子啦!”桔想着急地大喊,满脸懊恼。她不能忍受看到朔月这个样子,他……他怎么能对她下跪呢!

  “你起来,手……给你看啦,你起来好不好?”

  桔想将双手交到朔月的大掌中,抿着嘴将小脸转向一边,不再看他。

  朔月见到受伤后血已在开始凝结的手,眉头不禁拢在了一起,他正想取出金创药帮她包扎,却发现虽然伤口极深,且血也布满了双手,但距刚才不过一会儿血已是不再流了,而原本那道锋利的伤口竟然就在他的眼前慢慢修复着,短短的工夫,原本长长的口子现下竟只剩下细细的一道。朔月惊讶地抬起头,注意到她脖子上应该有的伤痕竟也不见了,再抬头,看进桔想为难的双眸中。

  “所以……所以我说不用了……”被看到了,被朔月看到了,桔想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没有一个普通人是这样的,伤口会自己复原,这样的事情谁看了都会觉得奇怪,甚至会觉得恶心吧。所以她不敢在他面前现身,她不想朔月讨厌自己啊!

  “怎么会这样?”伤口竟会自己愈合?!

  “流水他没有和你说吧,因为……因为我不是人……只要不是太严重,凡人的兵器伤不到我……”桔想稍稍用了点儿力,将自己的双手收回,嗓音因为含着哭腔而有些低哑,“我……我是花精……”她说得艰难苦涩。

  看到朔月难以置信的眼神,桔想心中一阵紧缩,她急急地对他说道:“我……我虽然是花精,但我什么力量也没有,普通的妖精对于刚才那种场面根本不用担心,但我只是刚修炼cheng ren身的没用花精,只能靠蛮力……所以,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对人有伤害的,我的意思是,我……那个我……”

  “你想说什么?”撇去心中生出的疑惑,朔月放下双手仔细审视着面前的女子,初次这样近这样清楚地看她,和普通女子没什么区别的容颜,可能是娇美许多,有花儿纤柔的姿态,但是,他有些不明白,为何见过数面仍是没能发现她并非人子呢?

  “我……你……你不要怕我好不好……”桔想越说越小声,她不敢去看朔月的脸,怕看到害怕或鄙弃。其实她想说的不止这些,其实她更想说——

  希望……希望能让我留在你的身边……

  朔月低首沉思,许久,他从沉默中仰起脸,声音低沉地道:“你知不知道,我是刺客,是杀手。”

  桔想害怕听到心中所惧的答案,垂着脑袋的她轻轻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朔月会突然提起与之无关的事情。

  “我是杀手,你会杀人吗?”

  “杀……杀人?”桔想一惊,拼命摇头。她修炼了那么久也只是能修炼cheng ren形而已,她连小小的法术也会做错,根本没有力量取人性命。

  “那用毒?”朔月继续问。

  “花是没有毒的……”

  “疗伤?”

  “不会……”

  “那你会什么?”花精也该有些擅长吧。

  “我……那个……我的眼泪……那个,早上的时候,就是说,我可以……可以……”

  “什么意思?”

  “就是说,我的眼泪……早上,早上会变成……那个……”

  “变成什么?”

  “……珠。”

  “珠?”

  “变成……露珠……”

  “露珠?”倒是挺可爱的,“那变成露珠以后呢?”

  “然后,就是变成花瓣上的露珠……”

  “你是说,这是你惟一擅长的?”

  “……”桔想的声音已经几乎听不到了,她好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为什么她会的东西这么奇怪,她什么也帮不了朔月,她竟然还想留在他身边,简直是不自量力。朔月也一定觉得她很奇怪吧,什么都做不了,只是一只不是人的废物花精。

  “可……可是,可是我会学做其他的事,我会学洗衣服,我还可以学做饭,虽然没有做过,可我会努力去学怎么做;我也可以学习怎么打扫房间,还有、还有……”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天马行空地对他说这些,虽然她的心中一直是这么想着的——只要人间女子会做的事,她都想去学,她都想去做,她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希望能靠近他多一些啊。

  “你几乎就是什么都不会对吧?”打断她的话,朔月一语中的。

  “……是……是。”桔想更加低垂了脑袋。想得再多也没有用,她的确是什么都不会做。

  “既然你什么都不会,那你要我怕你什么?”

  “哎?”桔想愣了一下,看向朔月没什么表情的俊朗面孔。

  “不是吗?你口口声声叫我不要怕,但你好像真的没什么让人害怕的。”好听的男声继续说着。

  “那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连最简单的打扫也不会。”

  “愿意去学又怎么会没用。”

  “你……真的不怕我是妖精吗?”桔想屏住呼吸再次确认。

  “那就给我应该怕你的理由。”朔月有些弄不明白女孩子的心思,她为何这般在意自己的想法,而且她不是希望他不要害怕吗?可为什么现在又再三试探?

  “可是,你刚才明明一直在沉思,如果你害怕、觉得讨厌不要紧,你老实告诉我。”

  “那好,我怕。”如果这是她希望的答案。

  “啊……”桔想的眼睛马上蓄满了泪水,她努力地咬着下唇,红着鼻子不让眼泪掉下来,“你果然讨厌我……”

  “等一下,我以为你希望我说害怕,并非我心中真正所想——”看到她的眼泪,朔月手忙脚乱地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女子怎么会这样容易流泪?纤弱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这不禁又让他想起那一夜的泪痕,总在他脑海中徘徊无法忘却的女子的眼泪,即使面对棋盘,有时也会不自觉地忆起。

  桔想的泪像会灼烧他一般,多年培养出来的冷静都丢到了一边。他少与女子相处,尤其是这样——这样一个难以形容出感觉的女子。她的眼泪让他莫名地挂心,这种感觉可能从第一天见到她幽静无声的泪滴就开始了。

  “你不用勉强,一开始告诉你我是花精的时候,你就沉默了好久,我……我……”说不下去了,桔想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决堤。

  “刚才不说话不是因为觉得困扰,朔月从不说假话,请你相信。”朔月诚恳地劝说道。被她的一举一动牵住了心思,他只知自己不愿见她伤心落泪。

  会沉默是因为惊异。

  那执莲的美丽男子非人,他看得清楚透彻,而对于面前正拼命忍住泪水的小小女子,见过三次他为什么从来没有发觉她非人子?或者说,对她,自己从来没有丝毫的疑惑。

  那一夜月华之下,她为他留下仿佛不沾世间尘埃的剔透晶莹。他以为是死前最后的光景,看得那般痴迷而不忍移视,在心中百转千回缠绕不去。又似乎在很久很久的从前,他也曾触及过同她身上相似的气息,仿佛熟悉却又无法忆起,让他感到温暖而安心。

  “真的不怕我?真的不勉强吗?”桔想张着垂泪的大眼睛,小心翼翼地问道。

  看到朔月认真地点了一下头,她布满泪珠的小脸突然间乌云散去展开了笑靥。那是朔月第一次真正清晰地看到她含笑的脸庞,红红的脸蛋如桃花般细嫩娇艳,发上紫阳花型的发簪,在淡淡的阳光下光影晃动,那光影晃得他不禁有些出神,为此刻动人心弦的绝美光景……

  ☆☆☆上学记制作☆☆☆www.shangxueji.com☆☆☆请支持上学记☆☆☆        “朔月弟弟好有雅兴啊!”

  明快爽朗的声音突然出现,九命蹲在树上看够了热闹,长脚一登离开树枝,笑嘻嘻地站定在朔月面前。

  “你跟了多久?”朔月定神挑眉,对这个隶属同盟、常常来去无踪偷听也不会被逮到的家伙奈何不了。

  “怎么说是跟呢?我只是一路闲晃看到林子那边有只被砍掉的手,手法犀利甚是了得,让我怀念起多日不见的朔月弟弟,看着看着不禁老泪纵横起来。”九命嬉皮笑脸地打着哈哈,“啧啧,不管是角度还是力道都恰到好处,我一看就想到了朔月弟弟。”

  他诡异的举止和脸上无害的笑容让桔想有些害怕,她躲在朔月身后,轻声好奇地问九命:“你……看到伤口就知道是谁做的吗?”

  “当然啦,我和朔月是什么关系。”

  “别听他胡说。”朔月淡淡地说道。难怪他一出家门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想来应该是一路被跟到了这里。九命会到这里来,那个虎霄的下场可以想见。

  在水镜盟,九命身为“百鬼”,为人重情重义受盟中众人敬仰,只是他嗜生血,为血狂,对人各个身体部分也有特殊的癖好,因此杀人手法稍嫌残忍。

  “朔月弟弟你太冷淡了!”这样在女人面前伤他的心,啧啧,男大不中留吗?

  他嬉皮笑脸地叹息着直摇头,“我一接到义父传来关于你的消息,可是立刻帮你去收拾残局的。”

  虽然刺杀那害朔月失手的贪官花不了他什么力气,但还是要拿出来说一说讨点儿感激的,“我还以为是什么龙潭虎穴,想不到是那种货色,你这伤受得也太冤枉了吧!”

  “谢谢相助。”朔月不愿多言,他微微扯动了一下嘴角表示谢意。

  “真是没诚意,也不知道来个拥抱什么的啊?”九命嘴里仍不停地咕哝,“对了,我想起来为什么要跑来找你了!”一拍额头,他终于结束闲扯转回正题。

  “什么事?”

  “半月后柳镇绣柳庄,会有一贵客来访——”

  要取那人性命吗?“是何人?”朔月正色地问道。

  “不能说。”九命闭口不愿多谈。

  朔月也不再追问,“我知道了,你回去告知义父,上次失手是朔月大意,这次一定顺利完成所托。”

  “我也去!”

  突然一只小手拉住了朔月玄色的衣袖,紧拽着不愿放掉。

  “我也想去。”桔想睁着柔和的眼眸小声央求,“让我去帮你好不好?”

  “这位小姑娘,你可知他是去干什么吗?”九命在一旁好心地提醒。刚解决完虎啸过来就看到她和朔月在“卿卿我我”的,虽然这小娘子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厉害角色,但“狐媚”手段一定不差,竟能将水镜盟的“鬼月”弄得阵脚大乱慌了手脚。朔月弟弟要离他而去了呀,做老大哥的心情真是复杂啊。“吾家有女初长成”,唱的就是此时此刻的悲伤之意吧。九命抽抽鼻子有些感慨。

  “嗯,我知道。”桔想不晓得九命心中的说唱俱佳,她点点头,将视线投向朔月,“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帮你什么,但是也许真的能找到答案也说不定,可以吗?把我留在你身边,好不好?”她急切地说道,双眼热切地诉说心中的渴望。

  “如果你不怕的话。”虽然不知道她为何这样的执着,但朔月直觉对她没有一丝的顾忌和疑虑。想到普通的兵器并不容易伤到她,他没有回绝桔想的恳求。

  “你‘不怕’,我也不怕。”桔想因朔月的话而欣喜,她漾出笑,温柔却十分坚定地回答。

  朔月于是颔首,“我先要回家准备几日,你呢?现在可有地方居住?”

  “这个……”她的表情变得有些犹豫。

  “怎么了,有何难处?”

  “我……那个……我可以去你那里吗?”桔想放大了胆子问出一直憋着的话,说完后连忙低垂下头不敢看他,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朔月还以为她是在顾虑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发出声音让低着头的桔想知道他的回答,看到猛然抬起的小脸上如获天恩似的欣喜若狂,自己也不禁因她单纯的反应而放柔了表情。

  “哇,看来我今天回去前要先买把伞了!”九命在一旁出声怪叫。

  桔想转过小脑袋不解地望着他。

  “朔月对女人言听计从,今天一定会下红雨!”难怪昨晚月有晕圈了,这是下雨的前兆啊。

  “你要我挠自己痒再大笑三声捧场吗?”朔月不耐地轻哼,真是够冷的笑话。

  “残酷的事实胜过一切雄壮的辩解。”抬头看看有些昏暗的天色,九命漂亮的面皮笑得好不邪恶。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