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汪晴 > 《总裁请留步》
返回书目

《总裁请留步》

第五章

作者:汪晴

  展若颖很少哭的,因为她认为哭泣并不能解决问题,也不屑以哭泣来展现女人的软弱。除了若洁去世那一次,这一次是她哭得最凄惨的一次,连睁开眼睛都觉得好涩、好痛。

  展若颖坐起身子,眨了眨眼,待觉得眼睛不再那么难过后,才下床来到梳妆台前照镜子。

  天呀!都肿了,看来要好几天不能见郑司耀了。

  叹了口气,她抬头看向墙上的时钟,都十点了,郑司耀应该去上班才是。

  她轻轻的打开房门,只探头出去,不闻任何动静,才敢走出房间。

  环看屋里一圈,果然不见郑司耀的身影,不过,她却在餐桌上看到他留下的纸条,还有一份早餐。

  她伸出颤抖的小手拿起纸条,当他豪迈有力的字体映入眼底时,心一阵激动。


  若颖

  对不起。令天我会早点回来,记得把晚上时间留给我,早餐记得要吃。

                                               司耀


  仅是短短一句话,却引来她的泪水,她赶紧抹去,笑自己怎会变得如此爱哭!

  她拿起桌上的三明治,一股暖流自她胸口泛了开来,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骸。

  他的温柔……这是她渴望已久的温柔呀!

  如果这份温柔能够让她永久保存,偶而想起还能够让她回味其中,那不知该有多好?

  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种异想天开的想法,展若颖不禁失笑出声,这时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她吓了一跳,连忙走去客厅,接起电话。

  「喂,您好。」

  彼端沉默了会儿,飘来郑司耀低沉的声音,(是我,若颖。)

  乍听到他的声音,展若颖的心漏跳了一拍,停顿了下,才以着冷静的口吻问道:「有事?」

  郑司耀没说话,总觉得不对劲。

  展若颖也不说话,目光直直望着手上的三明治,等着他开口,因为她不确定他打这通电话回来是做什么?

  约过了一分钟,郑司耀开口打破沉默:(你……哭过?)语气中充满疑惑。

  「我刚醒来。」没有多想,她随便找个藉口敷衍。

  她的回答解了郑司耀的疑问,印象中的展若颖是不会因这种事而哭泣;若她真的哭了,那他可不是对不起三个字就可以陪罪了事。

  (若颖,可不可以麻烦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早上出门太匆忙,想请你跑一趟公司,可以吗?)

  「机密?」

  (嗯。)

  展若颖毫不迟疑的马上答应,「OK,放在哪里?」

  虽然她很不想让他看到她哭泣过后的丑模样,但依他谨慎的个性会要她拿这个重要的东西过去,想必他对她有某种程度上的信任;而这份信任就算无关恋人,她也很开心。

  (你真的愿意跑这一趟?)她毫不啰唆的态度反让郑司耀惊讶万分,他本来没抱持多大的希望。

  「为何不?」她反问。

  (我以为你气得不想再见到我。)从她气怒入房至他出门这段时间,他没听到她出来的声音。

  「是这样没错。」

  (若颖。)

  「就算我再怎么气你,也不能误了你的公事。」公私分明一向是她的做事原则,不会因为昨日的事而改变。

  (不愧是我欣赏的女性。)他脱口赞道。

  展若颖却因为他的话,整个人傻愣住。虽然没看到他的表情,但她可以感受到他是出自真心的。

  天呀!这是他头一回赞美她呀!

  「你是说真的吗?」话问出口后,展若颖差点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她竟然像小女孩一样,问他这种需要人哄骗的蠢问题。

  (当然。)他肯定回答。

  不再问下去,因为她惊愕的发现到,她握着话筒的手正在发抖,就连三明治也差点握不住。她才刚睡醒没多久,就接二连三的发生让她惊喜的事,她真怕再这样下去,她的心脏会负荷不了。

  「东西放在哪里?」她转移话题。

  (你到书房去,东西放在书桌的第一个抽屉,用牛皮纸袋装着就是。)

  「我待会儿拿过去。」

  (谢谢。)

  展若颖没再多言,收了线,先是稍作梳洗,接着照着他的指示拿了牛皮纸袋后,急忙出门。

  ***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

  展若颖坐着计程车到郑司耀的公司。因为趁着这次休假,她把车子开去维修、保养,下午才要去取车。

  她并不知道牛皮纸袋里面是什么东西,不过既然是重要的东西,想必是因为急用,才会叫她跑这么一趟。

  因为有此想法,一向沉稳的她竟焦急得坐不住,再加上愈接近他公司,车流却愈来愈多的情况下,她干脆要司机靠边停,决定用走的到对面街道。因为再这样塞车下去,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把东西交给他。

  下了车,刚好亮起行人该走的绿灯,她快步的通往人行道,正要踏上人行道时,一辆机车突然红灯右转急速朝她而来。

  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之际,只听吱的一声轮胎尖锐的声响,只差一寸距离,她就让机车给撞上。

  她没有尖叫,只不过脸色瞬间惨白,连呼吸也屏住。

  「小姐,对不起。」骑机车的是位年轻的少年,见自己差点撞上人,也吓得惊魂未定。

  展若颖瞧对方是少年,又快哭的模样,也没为难他,只不过忍不住的道:「以后不准违规。」

  少年点了点头,这才再度行驶,只不过这回车速稍稍减慢。

  展若颖笑了笑,举步踏上人行道,往大楼方向走去,还未走到大门口,玻璃门滑开,一道高大修健的身影朝着她奔来,神情急切的模样令她不由得止住脚步。

  郑司耀几乎无法制住自己狂跳的心,快步的来到她面前,惊恐的目光打量她全身上一遍,接着一语不发的将她拥进怀中,紧紧不放。

  刚才他站在办公室的玻璃窗前,无意中看到她差点被机车撞到的那一幕。

  如果她出事了,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司耀?」他莫名的态度吓了她一跳,不明白他怎么会有这番亲密的举动?更令她疑惑的是,拥着她的双手带着害怕的颤抖。

  「幸好你没事。」语气里有着庆幸、歉意。

  「我不懂。」展若颖试着推开他,奈何他的拥抱太过紧密,让她无法挣开。

  郑司耀深吸口气,像是在平复他惊魂未定的情绪。「我全看到了,你差点就被机车撞了。」

  他的紧张是因为她!

  因为这项认知,让展若颖有瞬间闪神,「你……你担心我?」

  「为什么不让车子直接开来这里?」没回答她的话,他反问。

  他的话让她觉得好笑,「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如果真有祸事,躲也躲不过。」

  郑司耀怔了怔,她的话有道理,但是……

  「我不喜欢这种无意义的安慰话。」若洁过世后,他一直责怪自己没早一步去接她,而身旁的人也劝他别把罪过往身上揽;但是不管大家怎么说,他还是无法抹去他心中的愧疚、歉意。

  展若颖没再反驳,因为他胸口传来略显急促的心跳声,让她突然间有一股想哭的念头,仿佛她期待很久的事情终于让她等到。

  不顾这儿车潮多,又是在自己公司楼下,郑司耀铁臂又是一缩,紧紧的抱住她;仿佛唯有如此,才能够安下他不安的心。

  太过紧密的拥抱让展若颖无法呼吸,她受不了的道:「司耀,你抱太紧了。」

  郑司耀放开她,当他见到她脸上戴着墨镜,疑问浮上心头。记忆中很少见到她戴墨镜,难道会是……

  展若颖看着他眼中乍扬的疑惑,想退一步已来不及,他已伸手拿下挂在她脸上的墨镜。

  「你该不会是哭了一夜?」他讶异地瞪大眼睛看着她红肿的双眸。他竟然把骄傲的她惹哭了!

  被识破的尴尬、狼狈让展若颖连忙别过脸去,「我从来没有像昨天一样,受过那种难堪的羞辱。」她说的也是实话。

  闻言,郑司耀更愧疚了,她是那么的骄傲,自尊心又强烈,昨晚他的质问实在是太伤人。

  他忽然抓住她的手,将她拉至胸前,在她红肿的眼皮落下轻吻,「对不起。」

  展若颖整个人愣住,他那像是对待情人的温柔让她一时间无法招架。

  郑司耀凝望着她,「以后我不会再惹你哭了。」

  展若颖抬起亮眸,望住他那双认真的眼,差点没用的哭出来,因为太感动了。

  她仓皇的别过眼,不再看他,胸口的激动却怎么也无法稍止。

  过了一会儿,她像是想到什么,连忙将牛皮纸袋递给他。

  郑司耀接过手,突然问:「有看过我留的纸条。」

  「嗯。」她点头。

  「晚上的时间要留给我。」他目光灼热地紧盯着她的娇颜,一点也没发觉到,他紧闭的心房因为刚才见到令他足以魂飞魄散的冲击而裂开一条细缝,她的身影正一点一滴的进入。

  「不要。」她回绝。

  「为什么?」

  没回答,待情绪稍稍平稳,她转头过,看向一脸疑惑的他,语气带着一丝好强的味道,「太丑了,不想出门。」

  郑司耀怔了一怔,随即明白她的话。他微笑,动作轻柔的将墨镜重挂回她小脸上,「女孩子个性太强不是件好事,偶而也要软弱点,你该换个方式去想,有时候哭泣只是向男人撒娇。」这回,他终于明白展母对她的担心。

  「我不做丢脸的事。」就算要哭也该是在暗地里哭,让他看到她哭过的样子,只会让她觉得没面子。

  郑司耀笑着摇头,不赞同她的话,「你怎么不往另一个方向想,那只是你女人专有的利器。」

  「我不屑用行不行!」她语气里有些不高兴,不喜欢他一直在讨论她的哭泣、她的懦弱。

  郑司耀知道她的骄傲心态,也不再对这件事多置喙,笑问:「那晚上你有什么打算?」

  展若颖微微的别开眼,不再瞧他调侃似的笑容,「自己吃自己的,我想早一点休息。」

  瞧她那一副在闹别扭似的小女孩神态,郑司耀也不再为难她。「好吧,我派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不行。」他语气有着不容撼动的坚持,不再让她多言的拿起手机,拨了通电话,命人下来开车送她。

  「司耀?」他从未有过的霸道令展若颖心生不满。「别把我当作手不能提、脚走没几步路需要人保护的娇柔女人好吗?」她是希望得到他的温柔、关怀,但可不想被当温室的花朵。

  郑司耀明白她独立、自主的个性,但此刻他想保护她、宠着她;要不是有重要会议要开,他会选择送她回去。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缓缓说道:「别再让我担心。」

  展若颖怔了怔,他眼底赤裸裸的关怀,让她无法说出不字,只能乖乖的点头答应。

  郑司耀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这才乖。」

  展若颖皱了皱眉,他的话让她觉得自己在他眼中好像是小孩子一股。

  启齿欲问,车子刚好过来,郑司耀打开车门送她上车,并且交代她,要她回去后好好休息。

  坐在车上的展若颖,忍不住的扭过头,虽然他们之间的距离愈来愈远,但他脸上温柔的笑容,却让她觉得他们之间无形的距离愈来愈近。

  突然,她的心激动得无法言语。

  她终于得到他的心了吗?是吧?

  ***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

  当郑司耀从公司下班回来,已经超过晚上九点。

  他打开大门、扭亮大灯,一股浓浓的失落感袭向他。

  没有熟悉的香味、没有温柔的笑颜,让他突然觉得好寂寞、好空虚。

  愣在原地半响,他突然失笑出声,他以往的生活不就是这么贫瘠,此时他在嫌什么呀?

  他放轻脚步走向展若颖的卧房,她的车回来了,应该没出去才是。

  脚步在她房门前站定,房里静悄悄的,难不成她睡了?这么早?

  考虑了下,他握住门把,意外发现门没上锁,他打开门,卧房里留着一盏晕黄的小灯,床上背对着门的人儿,似乎睡得很沉。

  他微微一笑,轻声的合上门,心情异常轻松的走向他的卧室。

  扯下领带,随手搁在椅子上,他从衣柜拿起睡衣,进入浴室冲洗一身的疲惫。

  走出卧室,他本想到书房再看些文件,脚步却不听他指令的往展若颖房里去,胸口那颗心怦怦怦的狂跳着。

  他突然发觉,此刻的他,年纪似乎退回了青春年少,正往着不知名却又充满致命吸引力的地方探险。

  脚步在展若颖床边站定,他目不转睛的瞪着她的睡颜许久。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他突然无声咧嘴一笑,悄悄的上了床。

  展若颖睡得很熟,一点也不知道她的领域正一点一滴的被侵占。

  郑司耀右手撑着头,眼神温柔的凝望着睡得如天使般单纯的展若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郑司耀不觉得疲惫,他甚至希望时间能够就此停止,让他这样看着她的睡颜一辈子。

  睡梦中的展若颖翻了个身,继续沉睡。

  郑司耀微笑,悄悄的移动身躯贴近她柔软的身子。

  他的俊颜埋进她的秀发,汲取淡淡的香味,情不自禁地伸手抱住她,宽阔的胸瞠贴上她娇小的后背。

  展若颖皱了皱眉,隐隐约约觉得有人在骚扰她!

  她下意识动了动身子,讶异的发现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压制住,吓得她睡意尽消,立即睁开眼睛。

  当她发现自己真的被抱住,惊得她扯开喉咙放声尖叫。

  「啊——救命呀!」

  「我有这么可怕吗?」

  这声音是……

  展若颖快速的翻过身去,当她对上郑司耀似笑非笑的俊颜时,不免一阵错愕。她环看四周一眼,确定这是她的卧房!

  「你……你怎么会在我房里?」

  「你没锁门,我就进来了。」他回答得理所当然。

  展若颖又是一愕,之前她一个人住时,并没有锁房门的习惯。

  她坐起身,确定自己没有任何的春光外泄,扭头瞪着他道:「你明知道我指的不是这意思!」

  郑司耀故意装傻听不懂,还扬起一抹暧昧的微笑,「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不会锁门,等待我随时来找你,所以我就进来了。」

  闻言,展若颖双颊不自觉的浮上一层红晕,那是她住在这里的头一晚对他说过的话。「你明知道那是玩笑话。」

  「可我是很认真的听进去。」

  「郑司耀!」

  瞧她脸上那抹又气又恼的娇嗔模样,郑司耀不免开怀大笑。

  他爽朗的笑声却惹恼了展若颖,他摆明就是逗着她玩。

  她瞪着他,警告道:「你别太过分,郑司耀。」

  郑司耀停止大笑,深沉的眸子扬起一抹兴味的捉弄光芒,「你之前的豪放大胆上哪儿去?装的吗?」

  展若颖语绝,他说的也是实话,不过,当她见到他眸中闪耀着恶作剧光芒后,她才知道他是在耍她。

  她深吸口气,淡淡地道:「我喜欢主控权在我手上。」

  郑司耀不赞同的摇了摇头,「女孩子家要被动一点才可爱。」

  「那你可以去找别的女人,走开!我的床不让你睡。」说着,她气不过地将他赶下床,浑然不觉此时的她就像是恋爱中正对着男友发脾气、闹别扭的小女人。

  「可我就是喜欢睡这里。」郑司耀稳如泰山的躺在床上,任凭展若颖使尽力气推栘,也无法撼动他一分。

  展若颖被他赖皮的态度惹毛,双颊气得涨鼓鼓的,怒道:「郑、司、耀。」

  郑司耀笑看着她,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奇的事,呼道:「我从来不知道你发起脾气来是这么的美丽。」

  仅止是一句话,让展若颖的气消了。她看着郑司耀,突然间有股想退缩远去的念头。

  他的眸子有一种她从未见过的情绪,像是在压抑什么。

  她别过脸,不敢再看他,怕自己会走进那道正向她招手的漩涡。

  「你回房睡啦,我好累,想好好休息。」

  「可我比较喜欢你的床耶。」

  展若颖不悦地皱了皱眉,这赖皮到简直可说是无耻的郑司耀,是她从未见过的。

  郑司耀瞧她一副伤脑筋、对他没辙的模样,好心的不再逗她;他坐起身,扬臂将她搂进怀中。

  他猝不及防的动作让展若颖惊呼出声,本想斥责他要做什么,却被他规律的心跳声给定住口。

  她依偎在他的怀抱里,汲取他那接近疼宠似的温柔。

  郑司耀抱着她,突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目光渐渐浓浊。

  「司耀……」

  郑司耀深深的看着她,然后慢慢的低下头,吻住她的唇。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