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汪晴 > 《总裁请留步》
返回书目

《总裁请留步》

第七章

作者:汪晴

  展若颖的怀孕,对郑、展二家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也正因为如此,双方家长坚持要她辞去工作,在家待产休息。

  她不愿意,要她整天闲闲在家没事做,而且一待就是十个月,那不如拿把刀要她自杀还来得比较快。

  所以她请郑司耀去说服他们,但郑司耀有他的看法,要她先休息一阵子;毕竟对郑、展二家而言,这是他们头一个孙子。

  既然连丈夫也不愿帮忙,她只好乖乖的在家休息。

  不过,才休息没几天,她就觉得好闷,正想出去走走,电话铃声响起,来电者是堂本刚。

  「大哥,你回来了。」兄长一个月会来台湾一次,不过算算日子,今天不是他回来的日子。

  (你的声音听起来很愉快。)

  「你知道为什么的。」她怀孕这件事,一向低调的父亲只差没放鞭炮告诉世人,兄长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难道他是因此提早回来?

  (他接受你了?)他问。他想应该是才对,否则若颖早就怀孕,不会到今天才要当母亲。

  「应该吧。」她没有给兄长一个肯定的答案。有了孩子之后,郑司耀并没有提起过当初结婚一年后再离婚的这件事,而她选择鸵鸟心态,不想去问他这件事,不想去破坏此刻幸福的感觉。

  (是爱吗?)这才是他所在意的。

  展若颖想了下,轻声道:「我不能确定。」因为她到现在也分不清楚他对她的感情。

  堂本刚突然道:(不管他有没有爱上你,都不要跟他说他是被设计这件事。)

  展若颖不解,「为什么?夫妻之间应该坦白的。」她本来打算只要郑司耀是爱她的,她就要告诉他。

  (通对他而言会是件耻辱的事。)没有男人可以接受被女人设计的,再说郑司耀的自尊心也很强。

  「纸是包不住火的,总有一天他会知道他是被设计结婚的。」她相信天底下没有绝对的秘密。

  (那就到时候再说,至少现在不可以告诉他。)

  面对兄长的坚持,展若颖也只好答应。

  堂本刚又交代她几句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话后才收线。

  展若颖挂上电话后,想出去走走的念头顿时消失无踪,脑海里全是刚才和兄长的对话,一点也不知道一场惊天动地的风暴正悄悄的袭向她。

  ***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

  郑司耀脸色阴郁的站在玄关,要不是亲耳听见,他不敢相信他和展若颖的这场婚姻是被她设计的,抑或者连孩子也是!

  她太过分了,欺骗他的信任!

  本来他还在想,既然她有了孩子,那当初讲好的事也就取消,反正他们之间相处得很愉快,而他也没有再想找其他女人的打算。

  若她在往后的日子里,有碰到喜欢的男人,那再离婚好了;却没想到一切竟是一场骗局!

  「可以告诉我什么叫作被设计结婚的吗?」

  突如其来的严厉问话,吓了展若颖一跳,也让她温热的血液顿时凝结成冰,心也随之揪紧。

  天呀,她最害怕的事情竟在她毫无心理准备下到来!

  为什么幸福总是只有一瞬间呢?

  她深吸口气,慢慢的转过头去,对上一张冷得不得再冷的严峻面容;曾经他脸上有过的温柔也在此刻消失无踪。

  展若颖脸色惨白的望着郑司耀,几乎无法承受他眸中所射出来的深沉恨意。

  郑司耀脸色阴森的一步一步走向她。

  展若颖的心也随着他们之间愈来愈接近的距离而慢慢变得紧绷,甚至连要呼吸也忘了。

  郑司耀在她面前停下,冷冷地道:「刚才的话你还没有回答。」

  他高大的身影带给她一种无形的压迫戚,甚至让她惊愕的发觉到,此刻她连开口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郑司耀缓缓的低下头,对住她那双曾经吸引过他的灵黠黑眸,催促道:「说啊!」太过低柔的嗓音反而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展若颖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那双不带任何一点温度的黑眸,一股寒意自脚底板窜起。「司耀,我……」话说出口后,她讶异的发现自己在发抖,连牙齿也在咯咯打颤。

  她无法面对阴沉森冷的他,此刻她深深觉得自己已经被他判了死刑,他再也不会相信她了。

  郑司耀冷眸紧盯着她害怕的反应,没有心生怜惜,反而想大笑,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傻子。「我今天是特地早一点回来的。」也幸好他提早下班,否则他不知道还要做多久的笨蛋。

  展若颖看着他冷肃的面容,不明白他突来的话语。

  郑司耀看了她一眼,慢条斯理的从公事包里拿出一瓶罐,「这是我特地到药局去买,让孕妇吃的营养品。」

  展若颖倒抽一口凉气,看着他把营养品放在桌上,而她的心也同时间被一颗大石压住。

  此刻他的温柔在这揭发真相的当口,反而像是把利剑刺入她的胸口,让她痛得想哭。

  无视于她脸上扬起的悔恨,他问:「除了堂本刚外,还有谁参与这件事?」此刻她每一种表情对他而言,只是欺骗他的手法,而他,竟然也曾经相信!

  展若颖咬住下唇,怕自己会哭出来,他的话已经告诉她,他从一开始就听到她和兄长的对话。

  郑司耀眸光如冰,直直望着她,等待她的答案。

  展若颖鼓起勇气面对他最严厉的指责,轻声道:「这件事我一开始就存着欺骗之心,大哥是事后才知道的,他只是帮我隐瞒。」一切的错都在于她,她没必要拉他人下水,那会对不起一直关心着她的亲人、朋友。

  郑司耀倏地眯着眼看她,脑子快速地回想着这三年多来的事情。

  没想到一向谨慎的他,竟然会被她耍得团团转!

  因为这项认知,让郑司耀胸口的怒火更加狂燃,他握紧双拳,不想再多问下去,更不想让怒火将他的理智全烧光,进而做出一尸两命的冲动事。

  他转身要走,展若颖唤住他的脚步。

  「司耀,我……」

  「闭嘴,我不想再听你多说一个字。」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郑司耀冷然的打断她未竟的话,然后微微侧过身瞪着她。

  本想出言解释的展若颖,见到郑司耀那足以撕裂她的心的怨恨目光,当场噤口不语。

  郑司耀则是再度转过身去,他不想再见到她了;再和她共处一室下去,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了冲动。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搬离这里,别让我再见到你。」他不想再面对满口都是谎言的女人,更别提这女人是他的妻子。

  他的决定让展若颖惊愕,连话怎么问出口都不知道。

  「你……你要赶我走?」

  「你还想留在这里吗?」他反问。

  展若颖的确是没理由再留下来,但是……

  「你不要孩子了吗?」震愕中她只能捉住这项问题。

  她的问话更增添他另一层怒火,也再次提醒他是笨蛋。

  「那你想要我怎么做?」爸妈都知道这件事,绝不可能让她拿掉孩子,而他虽处在盛怒的情绪中,也没想过这问题。

  「孩子是无辜的。」

  闻言,郑司耀嗤笑一声,「我怎么也没想到你竟然会用有孩子这一招,你真行,真高明。」语气中含着浓浓的讽刺。

  他的指责让展若颖心痛,她咬着下唇,极力不让泪水流出来;此时哭泣并不能解决事情,而她的自尊也不容得她懦弱。

  「对不起。」她道歉,因为她的欺骗。

  郑司耀冷哼了声,「你以为一句道歉,可以让事情恢复到最初吗?」

  「我……我只不过想代替若洁而已。」

  听到心爱的人的名字,郑司耀霍地转过身,黑眸散发出幽冷的光芒,「你凭什么代替若洁?虽然你的容貌和若洁长得一模一样,但若洁所拥有的单纯无垢的灵魂,是你永远也无法取代的。」

  郑司耀咄咄逼人的话语让展若颖倒抽口气,一股寒意窜上她的背脊,让她整个人倏地陷入冰冷。

  原来在他眼中……她什么也不是!

  这项惊人的事实震得展若颖头昏脑胀,身子更是抖得如秋风中的落叶。

  她倏地苍白的娇容,令郑司耀有片刻怔愕,但因为她的欺骗、算计而燃起的熊熊怒火,怎么样也无法稍减。

  不想再和她多说下去,那只会令他反胃,他毅然转身就走。

  愈行愈远的背影,让脑子顿时停摆的展若颖回过神来,椎心刺骨的酸楚自胸口蔓延开来。

  「司耀……」她惊恐大喊。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当他踏出这间屋子后,他再也不会让她见到他的面。

  她绝望的语气令郑司耀倏地停下脚步,但就是没有转身看她。

  他憎恶欺骗,尤其是被最亲的人欺骗,更恨她竟然利用是若洁的妹妹来接近他;也气自己识人不清,没看出她卑鄙的手段。

  展若颖冲上前去,抓住他的手,急切的语气掩不住慌乱地道:「我爱你,司耀,我求你,别离开我。」

  她的自尊、她的骄傲,在这一刻完全消失无踪,此刻她只想留住他,就算要她跪下来求他也行,只求他不要走。

  真心的爱意听在郑司耀耳中,反而窜上一股鸡皮疙瘩的冷意,他扭过头,目光凌厉的狠瞪着她。

  「你这种爱我受不起。」话落,他大力的甩开她的手,毫不犹豫地迈步离去,完全不知他失控的力道将展若颖柔弱的身子给推倒在地。

  「司……」唤声被下腹突来的一阵剧痛给冻结住,展若颖深吸口气,拼命的将疼痛感压制住。

  深呼吸好几次,她吃力的坐起身,当她的目光望到身下那缓缓流出的血,吓得脸色苍白。

  天呀!不,她不能失去孩子的!

  而此时,一阵嚷嚷声响伴随着人影出现。

  「若颖,你怎么没把门关好,现在治……」古捷文在见到展若颖毫无血色的容颜,快步冲上前。「你怎么了?」因为她是临时要休长假,有一些公事并没有完全交接好,他是特地过来问她的。

  「快,送我去医院。」展若颖小手紧紧抓住古捷文的臂膀,声音颤抖的哀求。

  不再多问,古捷文抱起她,快步的冲出公寓。

  ***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

  古捷文紧急的将展若颖送到医院,趁着医生和护士在为她做急救,他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郑司耀。

  「司耀,若颖她……」

  (别在我面前提起她。)郑司耀怒声打断他的话。他不想听到有关她的一切,此刻他只想冷静下来,思考这段婚姻。

  婚姻只要一牵涉到小孩,要离婚就会变得很复杂,更何况他父母也很喜欢展若颖。

  古捷文深吸口气,决定要简单说明:「她人在XX医院,流了不少血。」话落,他也不给郑司耀有说话的机会,连忙挂上电话,往病房走去。

  来到病房,他见到医生和护士正走出来。

  医生面色沉重地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你劝劝病人,她还年轻,有的是机会怀孕。」

  听完医生的话,古捷文整个人呆住不语,这孩子对展若颖有多么重要,他比任何人还清楚。

  叹了口气,他才推门而入。

  「若颖!」古捷文在见到她脸色苍白、眼神空洞后,无法再说任何一句话。

  展若颖美丽的眸子失去了焦距,整个人连动的力气也没有,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她的孩子没有了,她的人生也完了。

  老天,她该怎么办?

  「能够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展若颖置若罔闻,此刻她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古捷文来到病床旁,更近的距离让他把展若颖那简直快接近透明的脸色看得更清楚,心顿时揪成一团。

  「你和司耀吵架了?」这是他对刚才郑司耀不耐的语气所做的推测。

  展若颖没有回答,两行清泪滑落脸庞。

  从没见过展若颖哭泣的古捷文,除了对她有着浓浓的心疼外,还有着更深的愤怒;不管怎么样,男人都不该让女人流泪。

  「司耀该不会是知道真相?」除了这项可能性外,他想不出他们吵架的原因。他到现在还记得,前几天展若颖说要请长假时,脸上那抹甜蜜的笑容,简直可说羡煞人也。

  展若颖还是没说话,脸上的泪水是愈来愈多,像是无法停止似的。

  不用再问下去,答案已经明显的写在展若颖的脸上,古捷文倏地握紧双拳,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后悔过;如果当时他能够坚决劝她别做傻事,或许也不会有今天这种事发生。

  就在这时候,房门被打开来,进来的是郑司耀。

  当他见到展若颖毫无血色小脸的那一刹,心倏地一揪。他刚才问过医生,孩子流掉了。

  「你来做什么?」古捷文怒问。

  郑司耀一语不发的往病床走去。

  古捷文见状,快步走到郑司耀面前,拦住他,不让他再伤展若颖一次、「你不是不愿知道若颖的消息吗?」

  「让开。」

  「不让。」

  「这是我和若颖的事。」

  「你欺负若颖就关我的事。」

  这回,郑司耀毫无温度的眸子从展若颖身上移开,转到古捷文那张过分关心的俊颜,脸色倏地一沉。「你管太多了。」

  古捷文毫无所惧的回望郑司耀不满的神情,愈看愈是生气,突然,他扬拳挥向郑司耀。

  郑司耀迅速闪过他的攻击,随即怒火中烧,也回以一拳。

  就这样,两人在病房内扭打起来。

  「出去!」

  冷冷的声音让两人停止扭打,四目齐望向面无表情的展若颖。

  展若颖目光盯着白色的天花板,再重复一次道:「全出去,我想休息。」

  「若颖!」郑司耀不自觉地唤出口,她的表情太冷,冷得让他的心也跟着冰了起来。

  「你们不走,我走。」话落,她起身要下床,却因为身子太过虚弱,而摇摇晃晃。

  「小心!」郑司耀一把推开挡在他面前的古捷文,飞快的冲上前去,抱住展若颖正要跌下床的身子。

  「走开。」展若颖挣扎着要离开他,那个曾经让她感到幸福、温暖,如今却让她避之不及的怀抱。

  郑司耀不予理会,强制的将她抱上床。

  他的表情很冷,心却是痛着,不过才短短几个小时,她的体重变得好轻,仿佛是久病不愈的病人。

  展若颖别开脸,选择不看他。

  「好好休息!」凝望着她一会儿,郑司耀淡淡地道。

  展若颖不说话,干脆闭起眼。

  郑司耀再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展若颖听到关门声后,这才睁开眼来。

  「若颖,我……」

  「请你也出去。」她打断他的话。

  古捷文瞧她态度坚决,也只好离开。

  再次的关门声响,让病房内瞬间寂静下来,就剩下她咚咚咚的心跳声。

  展若颖慢慢的闭起眼睛,因为她突然发现,她连哭的力气也没有。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