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汪晴 > 《总裁请留步》
返回书目

《总裁请留步》

第十章

作者:汪晴

  郑司耀拉着展若颖走到休息区休息。

  展若颖没有拒绝,因为她的确是累了。

  她坐下后,郑司耀笑嘻嘻地问:「饿吗?」

  展若颖迟疑了一下,轻轻的点了点头,「有一点。」

  「想吃什么?」他的语气很温柔。

  展若颖抬起眸,看着他那笑得过分灿烂的笑容。

  或许是刚才的呼叫让她郁积在胸口的闷气释放出来,这回面对他讨好的笑容,她不再给他脸色看。

  「我想吃爆米花,还有一杯热咖啡。」

  「爱吃零食的小家伙。」郑司耀抬起大掌,揉了揉她的发顶。

  「不买就算了,别啰唆。」她瞪着他。

  「我有说不买吗?」给了她一记无辜的眼神,郑司耀转身往贩卖区走去。

  展若颖直直望着他的背影,瞬间出了神。

  她不是不知道他这些日子来所做的努力,只是,她没有勇气,也不敢再踏出心里面的堡垒。

  受过伤的心,不是轻易就能够抚平,更何况,她的心不轻易示人;然而她却得赤裸裸的面对他,没有保护的盔甲,所受的伤也就更深。

  唉!在爱情这块领域上,她是个不折不扣的胆小鬼。

  闭起眼,再睁开眼时,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再叹了口气,不见郑司耀回来,她觉得奇怪,贩卖区离这儿又没几步路,他怎么去那么久?总不可能会迷路吧?他都这么大个人了。

  她起身,往贩卖区走去,拐个弯,只见郑司耀蹲着身子,正在诱哄着一名哭得泪汪汪的小男孩。

  「怎么了?」她来到郑司耀身边。

  「他迷路了,找不到爸妈。」郑司耀回答。

  展若颖也蹲下身子,温柔的问着小男孩爸妈的长相,然后和郑司耀带着小男孩到服务区。

  没多久,小男孩父母听到广播后,急忙的从另一处赶过来。

  展若颖看着小男孩和父母重逢的画面,原本以为平静的心突然被扯动了下,已经封锁的记忆倏地扬起。

  站在她身边的郑司耀,也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先到那儿坐吧。」他拉着她到休息区去。

  展若颖垂下眼,没说话。

  郑司耀凝视着她悲痛的神情好一会儿,「我去买你想吃的爆米花。」语气刻意轻快。

  展若颖还是沉默不语。

  郑司耀见状,转过身,手臂突然被一股力量拉扯住;他扭过头,看着低着头的展若颖。「若颖?」

  展若颖咬着唇,身子在颤抖。

  郑司耀眯着眼看着她,启齿欲言,但她已先开了口。

  「我好想到听到失去的那个孩子叫我妈咪。」展若颖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伤痛。

  郑司耀在心中叹了口气,转过身去,双掌正要搭上她的肩膀,展若颖扑身在他的胸膛上,哭得泣不成声。

  他没有言语,任由她哭着,而他的心也随着她一声声的哭泣而痛着。

  ***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

  他们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了。

  郑司耀将车子停在大楼门口,「要不要送你上去?」

  展若颖摇头,「不用了。」

  「真的?你的脸色很难看,好像随时会昏倒。」他调侃说道,然而只要仔细一听,可以发现他的担心。

  「我只是有点累。」哭过后,她的心没有感到轻松,反而觉得很疲累。

  郑司耀没再说话,表情突然变得深沉难测。

  展若颖也跟着沉默。

  气氛突然僵凝住,沉闷得让人无法呼吸。

  「你很在乎那个无缘的孩子?」他出声打破沉闷。

  因为他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展若颖心头一紧,身子微微发抖。

  「不错。」她坦白承认。

  哭也在他面前哭过,已没有必要在他面前说谎,更何况她也没有力气去想一个安慰两人的藉口,那没有必要。

  她都已经决定……要跟他离婚了。

  郑司耀的心被狠狠地击了一拳,「我真的很意外。」

  展若颖看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以为像你这种独立自主的女性,孩子并不会是你生命的全部。」如果她跟他说,他不想要小孩,他还不会惊讶。

  「想当一位母亲和个性是没有关系的。」她淡淡地道。不愿意告诉他,她伤心欲绝的另一项理由,因为孩子的父亲是他。

  郑司耀不再说话。突然间他明白,当初孩子没有时,她情绪失控的原因,爱与恨是一体两面的,是他的无心让她对他的爱丕转成恨。

  展若颖转移话题道:「谢谢你让我度过一个难忘的周末。」

  郑司耀突然握住她的手,想跟她说的话却说不出口。

  展若颖起先被他的举止吓一跳,想问的话在见到他那一双深沉幽邃的黑眸后,竟无法成言。

  他想说话,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最后,他只能松手,以着云淡风轻的口吻说:「晚安。」

  展若颖点了个头,开车门下车。

  郑司耀盯着她的背影,直至不见后,方向盘一转,车子往堂本刚的饭店而去。

  ***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

  夜晚……是孤独、是寂寞。

  他都不知道自己度过多少个空虚的夜晚,等到他发现其实夜晚也是很美丽的时候,他却失去享有的机会。

  郑司耀坐在床边,目光深沉的凝视着睡得香甜的展若颖。

  他不知道自己看了她多久,直到他抬起手来,轻轻碰触她的脸颊,惹来她困倦的嘤咛声后,他才收回手。

  他抬头,不经意的看到床头柜上的闹钟,这才知道他已经痴痴看着她三个多小时。

  曾经,他有机会看一辈子的,是他亲手毁去这个机会。

  幽幽地叹了口气,他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

  沉睡中的展若颖皱了皱眉,今天的她似乎睡得不是很安稳,总觉得有人在看着她?

  难道会是……

  不可能的,除了那一次之外,郑司耀不曾再无礼的进入她的屋子;况且,她又再次把锁换了。

  可是,这种深沉灼热的目光……真的好像是他!

  展若颖缓缓地睁开眼,当她对上郑司耀那张凝思的面容时,吓了一大跳,睡虫也瞬间跑光。

  郑司耀微微一笑,「我又吓着你了?」

  展若颖怔了怔,慢慢的坐起身,不说话。为什么他的笑容中竟让她感到有种想哭的苦涩?

  郑司耀深沉幽邃的黑眸直直望着她,也没再说话。

  展若颖压下胸口突然窜起的酸楚,狠狠瞪了他一眼,挖苦道:「你很会收买人心嘛。」

  她的话听起来莫名其妙,但郑司耀却明白她指的是什么事。

  「人对弱者总是会有同情心,哪像你铁石心肠。」他微笑的反过来指责她的不是。

  他的反讽让展若颖愤怒的眯起眼,她明天绝对要再次的警告管理员,如果他再敢放郑司耀带锁匠上来,他就准备下个月走路吃自己。

  郑司耀从她气怒腾腾的娇容,看出她心中所想,淡淡地道:「别为难老人家,不会再有下次了。」

  展若颖一愕,不明白他的话怎么会带有离别的味道?

  「郑司耀,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在你的心目中,我是这么坏的一个人吗?」他反问。

  「是的。」她连一丁点迟疑都没有的,马上回答,因为他让她失去最珍贵的东西。

  郑司耀没有生气,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突然问:「你还爱我吗?我不要负气的答案。」

  展若颖本想直接说不爱,却因他后头那一句而打消念头,她换了个词道:「曾经爱过。」

  「我知道,我指的是现在。」

  「郑司耀,别让我恨你。」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她怒道。

  「你已经在恨了,从孩子失去到现在。」而他不管做了多少的努力,仍然无法解除她对他的恨。

  一提到孩子,展若颖感到胸口一阵揪心的闷痛,她别过脸,选择不看他、不说话。

  郑司耀也不再说话,紧盯着她的侧颜瞧。

  气氛一阵沉默,空气也因为这份寂静而停止流动,让彼此双方感到快窒息;直到展若颖再也忍受不了的率先开口,才打破沉闷。

  「有什么事快说,我明天还有会议要开。」她不耐烦地道。

  「人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不在乎她的情绪,他突然说。

  展若颖转过头,瞪着他充满悔恨的俊颜,心一阵揪紧。

  郑司耀回望住她怔忡的神情,苦笑了声,「或许,我没有真正懂过什么叫作爱吧。」

  「郑司耀?」

  郑司耀笑了笑,「有一句话我应该早点告诉你,对不起,那一天我真的是无心的。」

  展若颖沉默了会儿,「不必道歉,我也骗过你。」

  「不怪你,你的欺骗是因为爱我。」

  「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宽宏大量?」她挑了挑眉,一副你本来是小心小肚小肠的人。

  「我从来不知道你一直是傻傻、痴痴的爱着我,更不知道你为了我,做了那么多牺牲。」如果是为爱而活的女人,他还愿意相信,若是展若颖的话,没有一定的爱意,她不可能会牺牲这么多。

  「以前的事我不想再提。」

  郑司耀目光深沉的盯着她好一会儿,然后握住她的小手,「我讨厌欺骗,尤其是爱情,可我从来不知道,你为了要来到我身边,必须违背自己的心意,说出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我……」

  「够了。」她打断他的话,不想再听到他那类似忏悔的话,不想让自己心软,她受的伤够多了。

  「若颖!」

  展若颖绷着脸,直想抽回手,奈何他紧紧抓住不放。

  郑司耀不愿放手,到了此刻他才知道,要对她放手,不是件简单的事。

  「听我把话说完,我就会放开你。」

  展若颖沉默了下,不再挣扎,「快说呀!」她催促。

  郑司耀端详她许久,直到她怒目瞪着他看,他才又开口:「大哥问过我,如果今天我和他角色互换,我会怎么做?我想了下,告诉他,我也会跟他一样,基于兄长的立场,他只想让你找到幸福。」而当初他却没有冷静去思考她的行事,反而一味的责怪她。

  「你到底想说什么?」

  握住她的手倏地一紧,他语气紧张地问:「告诉我,你真的不再爱我吗?」或许堂本刚说得对,他努力许久也挽不回她的心,那就该放手让她走,免得两个人都痛苦;但是,他的心还是不愿放弃,期望她对他仍有一丝情感。

  展若颖仅仅只是考虑了几秒钟,「是的,不再爱了。」

  她的答案令他心痛,他强忍伤痛的说:「我想,应该是我要学会放手的时候。」话落,他松了手。

  展若颖整个人僵住不动,只觉得她的心好痛好痛。

  郑司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轻轻的放在她手心上,「不用再换锁了,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司耀。」她唤了声,却没有勇气问浮上心头的可能性。

  郑司耀看着她,等待她的问话,直到认为她的确是放弃了他,不要了这段感情后,他才苦笑的开口:「明天我要到加拿大一个月,这段时间请你好好想想,如果你的答案还是离婚,那我们就离吧。」不想放弃,所以他只能请求她改变心意。

  展若颖愣住。他的离别来得那么突然,让她一时间无法接受,而让她更难过的是,他哀求的语气、他充满悔恨的俊容。

  她掀了掀唇,想说话,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郑司耀看着她,突然扬臂将她拥进怀中,「若颖,对不起。」

  展若颖在他怀中摇头,她不想再听他说抱歉,不想。

  郑司耀低下头,吻住她的唇,绝望中带着渴望的气息。

  他的吻充满道别,他是真的要——放开她!

  「好好的保重自己。」丢下这么一句话后,他头也不回的离开。

  「司……」未完的唤声,消失在他快步离去的背影。

  他没有回头,更加深了他刚才的决定。

  展若颖一动也不动的呆坐着,任由泪水爬满她的小脸,直至天明。

  ***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

  忙碌工作,的确是最好的疗伤方法。

  来到加拿大的这些日子,郑司耀全副精力都投注在工作上。

  只是,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展若颖美丽的倩影就会飘上他的脑海,让他想挥去又舍不得。

  让她失去孩子,是他最不可饶恕的错误,如今代价是要失去她,他岂能有所怨言?

  苦笑了声,回到饭店,他正想洗去工作一天下来的疲惫,待会儿再继续投入工作时,门铃声响起。

  他皱了皱眉,这时候不是服务生会过来的时间。

  虽是如此,他还是走过去开门。

  当门开的那一刹那,他整个人呆若木鸡,说不出话来!

  展若颖浅笑盈盈的瞅看一眼他愣住的模样,接着像个淘气精灵似地越过他身边,进入房间里面。

  「你到底是来工作还是来享乐,住这么大的房间?」她环看房里一眼,有些不满的批评。

  清脆甜美的声音倏地灌入郑司耀的耳膜,震得他脑子轰隆隆的,好半响他才回过神。

  他转过身,快步的来到展若颖面前,以着不敢相信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她数回,语气急切地道:「真的是你?你怎么来了?」

  展若颖偏着头,笑问:「怎么,不欢迎我?」

  「不是的。」郑司耀怕她误会,连忙否认;顿了顿,他老实的说:「我只是太惊讶了。」

  展若颖倒是很满意他惊慌的模样,她展开双手环住他的脖颈,扬起一抹甜美的笑容,突然问:「有没有想我呀?」

  想,他当然想,只是……

  「你该不会也出公差?」他问,扯下她不安分的小手。其实他很希望她能和以前一样,但是她突来的热情让他一时间无法招架。

  展若颖摇头,「不是,再猜猜看。」

  郑司耀盯着她,没再说话。

  他要是猜得出来的话,也用不着问她了。

  「若颖?」

  展若颖皱了皱鼻,很不满意他这么快就放弃思考。

  「你不再猜猜吗?我对头脑不灵光的男人可是没什么兴趣的。」真讨厌,怎么不猜了。

  闻言,郑司耀苦笑了声,「你对我已经没有了兴趣,和脑袋灵不灵光已没有关系。」

  展若颖望着他毫无信心的模样,头一回发觉到,男人和女人在爱情这条路上,都是弱者;唯一不同的是,男人生来就被赋予该是强者,所以他们只能把悲伤、心痛往肚子里面吞,而女人在这方面则幸运的多,因为她们可以不用刻意的压制住自己悲伤的情绪,正大光明的展现弱者该有的娇柔。

  不舍他极力压抑住的负面情绪,她毫不忸怩的说:「我想你就来了。」

  郑司耀的嘴巴当下因讶异而差点合不起来。「我没听错吧?」

  展若颖微笑,她可是很满意他惊愕的反应。

  她沉下脸,故意说:「不欢迎我?那我走好了。」

  郑司耀连忙拉住她的手,使力一拉,将她拥入怀中。

  「别走!」低柔的语气含着请求。

  他的怀抱还是那么温暖,让她眷恋,她深呼吸好几次,汲取着充满阳刚的熟悉气息。

  郑司跃紧紧抱着她,怕她会再次离开。

  「我不想离婚。」她低语。

  郑司耀放开她,不敢置信的问:「真的?」

  展若颖点头,「我想,我们应该再给彼此一个机会。」

  郑司耀突然再抱住她,紧紧的,不愿再放开。「所以你就来了?」

  「嗯。」她承认,她还爱着他,所以她不想后悔,也不想因为女孩子就该有着矜持,而留在另一端思念着他。

  「敢爱敢恨,定了目标就全力以赴达成,果然是你展若颖的作风。」所以对她由最初的欣赏转为爱意,他一点都不惊讶。

  「你不喜欢?」她抬起小脸,瞅看着他。

  「我简直喜欢透了。」

  「那你要小心点喔!」她警告。

  「为什么?」他不解。

  「如果你不对我好一点,我就会甩了你,另找别的男人。」

  郑司耀起先一愕,随即从她晶亮眸子里那抹狡黠的光芒读出其意。「你不会有那机会的。」

  展若颖挑起眉,挑衅似地瞅着他看,「自负和自大就只有一瞬间喔。」

  郑司耀低头给了她一记热辣辣的吻,「你不会,因为你的心在我身上,而我会倾其所有爱意的圈住它。」

  像是允诺的甜言蜜语让展若颖难得的羞红了双颊,半响像是想到什么的说:「你还欠我一个蜜月。」

  「我们不需要,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让你如度蜜月般甜蜜。」他再也不会让她伤心了。

  「真的吗?那我就拭目以待啰。」

  郑司耀微微一笑,低头靠在她耳旁,轻声道:「我有一句话从未告诉过你。」

  「什么话?」

  「我爱你。」

  展若颖微微一笑,笑得很甜美、很幸福。


  【全书完】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