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芙蓉 > 《哑巴贫女》
返回书目

《哑巴贫女》

第一章

作者:芙蓉

一切,缘起那个大雨滂沱的阴闇夜晚。

“哪里来的笛声?”

在竹林里嘈杂雨声环绕下,英挺青年仍清晰听进那动人心魄的笛音。

受那道悲戚哀伤、把人心弦的优美笛声吸引,东方戬一时之间竟忘了,此刻,他正在追踪盗走他东方家至宝的两各狂风寨贼人,却迳行停下脚步。

他心中掠过疑惑:笛音为何听来如此悲哀?

他忽然起了冲动想一探究竟;直到笛音陡然中断,他才带着一丝莫名惘怅,想起自己还有急事待办。

奸不容易回过神,他懊恼着,锐利鹰眼迅速扫过泥泞不堪的地面,环视周遭看来几乎一模一样的翠竹林立;一确认那两名歹徒前进方向后,立刻飞身追上。

JJJJJJ

风临玥坐在河水暴涨的小溪边,一方大石头上。一身紧缚黑衣,宛如鬼魅般的纤细身影:她忽将玉笛纳入腰间,回过头,冶漠看着打扰她清静的两名下速之客。

“该死的女人,快让开!”

看到那女子动也不动的坐在那块大石头上时,狂风寨的小喽罗不免气急。

轻功不佳的他们,原本打算利用那块突起石头当踏板、越过急湍溪流逃逸,带着偷来的宝物,赶快躲开东方戬追踪。

但,此刻逃生路上,怎么多了个不知死活的障碍?她戴着附有面纱的斗笠,看不清她容貌,但,管她是什么人!敢挡他们狂风寨的路,只能怪她命薄!

两人不约而同拔出手中利剑,在逼近她的同时,朝她猛力一砍!

若是真能让这两个家伙砍死也罢了。有那么一刻,风临玥苦涩想着。

可即使她不打算反抗,但狂风寨喽罗对她的攻击,仍然落了空。

她早在他们行动前,瞬间失去踪影。风临玥还没来得及动作,她的身子却早已腾空;她吃惊发现,她居然被一名陌生男子紧搂怀中!

未曾与男人有过如此亲昵的接触,一刹那间,她做不出任何反应!

直到感受他的炽热时,她才意识两人是多么踰矩。虽明白她理该挣脱出他有力的臂膀,但那温暖,却令她莫名眷恋。

想必是这雨夜太过冰冷,让她无法断然拒绝他火热的胸怀吧?

无法推开他时,她突然思及一个问题:这男子的武艺与她相比,谁高?

毋需多言,方才她遭受攻击那瞬间,高下已然分出。所以,她不想凭空惹上麻烦,却也不想他来招惹她。静默不语,她决定冷眼旁观。

她不解,她与他素昧平生,他为何要救她?

此时,他不经意的一眼,瞄见她腰间露出一截玉笛,他当下联想到,莫非这姑娘是笛声的主人?她竟能吹出那动人旋律?不由自主的,他对她心生怜惜了。

虽没瞧清她容貌,可自身形分辨,该是年轻女子?她……曾有过怎样的悲惨际遇?不合时宜的,他的注意力,竟被她给吸引走。

“你们连无辜路人也不放过吗?”青年力图振作,仗义执言问道,显得气势凛然。“无耻的狂风寨众!竟敢滥杀无辜?”

然而,乍听他开口,她心头不禁揪紧起来。无耻吗?呵呵……世人这样看待狂风寨吗?必然的吧?

“将东西还我,我饶你们这次!”担心伤了她,青年略微松开怀抱;但,怕她又被对方挟持,他小心地让她离开他的保护。

“爱说笑!若能得到东方家家传‘终古镜’,就足以称霸天下,怎能还你?”将怀中宝物收得更紧,贼人并无放手之意。

“说那里头藏有稀世绝学还是金银财宝,都只是谣传!”东方戬厉声回应。

“若仅是谣传,为何你这腾龙堡堡主,如此执着它?”

“那是传家宝,当然得取回不可!”东方戬不免要想,他和这些喽罗罗嗦个什么劲?对方虽是恶徒,可东方戬并不喜欢取人性命,如今,是他们逼他动手的。

他眸色一暗,阴鹫盯着对方。“不交,别后悔!”

大概从这三人对谈中,猜出前因后果。风临玥悠悠叹了气。

一桩无聊纷争。

“谁命你们偷东方家东西的?”她挺身打岔,无视眼前一触即发的对决。不过恐怕算不上对决。见他如此年轻俊秀,开口闭口东方家,武艺又胜过她——

想来他便是传说中腾龙堡堡主东方戬。对他,恐怕狂风寨徒毫无招架之力。

东方戬意外听着身旁神秘女子开口。她口气漠然,可无法掩饰其中甜腻音质,若是,她肯婉转说上几句撒娇话,怕没几个男人把持得祝她太娇,太柔……

太不相称。由她笛音就可窥见她丰沛情感,她不该是如此冷淡的女人。

“干你屁事!这里没女人说话的余地!”狂风寨的人完全不买帐。

“还他东西。”她冷然踏前。

“你……”注意到这女子身上隐约传来冷冽寒意时,东方戬反射地一跃跳离那危险气势。她——是谁?

“不还?”她矛头并非指向他,反而甩出袖里金蛇鞭,闪电缚住狂风寨徒。

“难道你是……”直到眼见那飘动面纱下,若隐若现的熟悉容貌时,喽罗们才发现,惹上多不得了的人物;他们态度一转,连忙错乱解释:

“这终古镜,是寨主要的,他说会有赏赐,所以咱们兄弟——”

“东西交出来。”她没兴致听他们辩解。

“在这里。”贼人们畏缩地奉上一面古朴铜镜。

下一刻,金蛇鞭灵巧卷走他们手中的镜子。“东西还你。”她毫不迟疑转头对他抛出终古镜,铜镜在天空飞舞,画出美妙弧线,稳稳落人他手中。

“原谅我冒昧,还请姑娘把他们交给我。狂风寨是东北祸害,为了地方安定,就请你……”

“狂风寨的事,自有规矩处置,还请东方魁首别过问。”她微微欠身。

他心头一凛。她认识他?狂风寨徒始终不甩他屡次出言劝告,却甘心轻易听令于她?加上她突然窜出那身非比寻常的威势……他不免讶然。“你是?”

“风临玥。”

这名字,东方戬不可能或忘——那是狂风寨中,武艺凌驾寨主的第二高手。据闻,她来去无踪,神出鬼没,性格诡谲,一身绝顶武艺,连寨主也要让她三分。

“姑娘竟是狂风寨——风临玥?”

传说中的冷血杀手,会是这么一个娇小女子?他对狂风寨厌恶观感依旧没变,只是不知怎地,他无法憎恨眼前这位令众人闻之色变的她。

忽生奇妙念头,他想一睹她庐山真面目。可这恐怕不能轻易办到。

“同属狂风寨的人,你为何不帮他们,反而要把终古镜还我?”他问。

“他们以下犯上,我自当出手制裁,东西还你,仅是顺便,别无他意。”她冷然回应,就不知道头纱之下,是否也同样面无表情?

“东西既已物归原王,还请东方魁首勿再深究;若是魁首执意办他俩罪名,那么——风临玥只能阻止魁首干涉狂风寨私务。”

金蛇鞭雷霆舞出,在他脚边泥地上画出一道泾渭分明的界线,入土三分;可她金蛇鞭上依旧寸泥未沾;而他毫无惧色,未曾闪躲半分。

她虽出语恫吓,可不带半分杀气。东方戬不明白自己为何能肯定,但他确实知道,她不想与他起无谓的争端。

“不,我不和你打。”他轻轻摇头。“不过,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她没有理会,转身一鞭扫向两名狂风寨徒,示意他们赶紧走人。

“方才……是你吹的笛子?”他依旧故我,追问他想要的答案。

“是?不是?与你何干?”她素来不喜牵扯太多,这样反诘他,就连她自己也颇感意外。

“笛音虽哀伤,但极为悦耳。”他不带敌意轻笑着,纵身一跃离去,声音徐徐回荡在雨中。“不论你是谁,这纯净动人的笛声,仍是我听过最美的旋律……”

猛地一阵强风刮起,掀开风临玥脸上黑色面纱,那绝艳动人的美貌,足以让世间无数男子舍命痴狂追逐。

不明白这句简单的话怎能撼动她,可是风临玥,握紧腰间玉笛,长久紧抿着的绯色樱唇,缓缓牵动一抹难能可贵的笑意。“美吗……”

他不看她的出身,不看她的外貌,偏独看她的心思……

腾龙堡,堡如其名,以龙腾冲天之姿,傲然矗立北方湾岸峭壁上。

日日夜夜,水流重重拍击岩壁,激起数尺白浪,却无法撼动腾龙堡半分。

天高皇帝远,在中原,藩镇割据,战乱连天,在西北,各族互相侵攻,无暇多顾;因此东北这儿,早已是官府无力插手的三不管地带。

于是,恰恰坐镇百川汇流之处、大运河要冲的腾龙堡,自然而然成为出入神州外海、抑或是藉水路往来东西南北的过往船只,指引航路的重要关口。

现下广为人知的是,主掌腾龙堡的东方家,由于经商有成,又是地方上举足轻重的士绅;最后,东方家甚至成了民兵之首,保护着东北这区域的安定。

然而,悄悄地流传在民间的是,腾龙堡之所以能历代不衰,不只因为东方家的厉害,更因为历代堡王自古便守护着一面传说中的神镜。

神镜名唤“终古镜”,据闻自开天辟地以来便存在,不仅能洞察天机,预卜生死,更有未知的惊人法力;而由于神镜庇佑,才让腾龙堡独霸一方。

堡主代代相传的不只那面神镜,还有为了守护神镜而由神人赐下的神器“腾龙戟”,以及一套足以毁天灭地的绝世武艺。

腾龙堡主,神勇威武,无人敢欺,无人能敌。

不管多少野心份子尝试夺走宝镜,却只能一一亡命于腾龙戟下,没有例外。

久而久之,宝镜是代代堡主的权位证明,成了惯例。以腾龙堡为首,周围各个支持腾龙堡的庄园与州县,只听命于拥有终古镜的人。

在东北这块朝廷管束不了的疆域,拥有宝镜的腾龙垡主,宛若中原帝王,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传说早已失真,宝镜是否真有神力不得而知;不过,现今堡主东方戬,年轻气盛,霸绝天下,无人敢缨其锋锐,却是无庸置疑的事实。

即使如此,人心不灭,欲望愈烈,正面冲突虽无法与东方家为敌,但试图盗走宝镜的贼人只是有增无减。

譬如说,在东北方新崛起,据山为寇的“狂风寨”,就是当前对宝镜最为虎视眈眈的一群人。东方戬对这来势汹汹的强敌,也不曾掉以轻心。

可近几日,东方戬对于行事嚣张、扰民生计的狂风寨,不得不暂时停下讨伐的计画,只因堡内发生大事。

“又是高堂主?”东方戬剑眉轻蹙,俊秀的容貌不怒而威,眉目间几分冷凝便已让底下人吓得噤声不语。“传令下去,命他来见我。”

别说前些日子几桩强掳民女、强占田地的风声传进他耳中,数天前,狂风寨徒盗走宝镜一事,他也怀疑是有内贼接应,嫌疑者在在指向高堂主。

“回魁首,高堂主刚出去,不知要多久才回来。”不敢回禀的是,性好女色的高堂主,大概正在城里最热闹的“万芳楼”里。

“现在,他人应该在哪儿?”轻易看穿了属下畏缩的神情,东方戬沈声问。

高堂主虽是自父亲那代便为东方家效命的长辈,可妄自为非作歹,将腾龙堡堡规视若无睹,他也不会默不作声,放纵他们恣意逞凶。

东方戬心中拿定主意,冷峻面容泛起一抹笑,可却凛冽之至,令人望而生畏。

不能冤枉无辜,也不许恶行当道,他决定亲自走这一遭,瞧个究竟。

倘若证据确凿,亲眼所见不容分辩,那么他对叛徒的处置—绝不宽贷。

JJJJJJ

万芳楼后院残破柴房里,年逾半百的鸨娘命人提着冰水,就往躺在稻草上的年轻姑娘猛力泼去。

“这死丫头,你还要睡多久?该起来接客啦!咱们万芳楼不养米虫!”

少女还倒在草堆上,弄不清楚发生何事的“她”,突然让冷水泼醒,冻得她浑身打颤,惊醒过来。美艳绝伦的不似凡人,反而像是误坠入世的小仙女。

虽然一身陈旧粗布衣裳,可掩不住她傲然脱俗的灵动亮眼。

水灿瞳眸宛若夜星熠熠生辉,微颤丹唇好似桃办迎风轻舞,凌乱长发披散双肩可比悬垂鸟缎,隐约透着娇媚风情,冰肌玉肤粉里透红宛若高山清流澄澈。

那是一个俏生生粉雕玉琢的稀世美人儿。

即使没有华丽首饰妆点,可她一回眸,一顾吩,她的存在,就是美的极致。

心生疑惑,她惊惶打量四周。她……是怎么了?抹去一脸的水渍,她努力睁开眼,可发现周遭一切竟那么陌生。咦?这是什么地方?

“你叔叔把你押给咱们,你想装糊涂啊?喔,我差点忘了你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鸨娘讥讽笑着。“你还得谢谢我大发慈悲收留你这残缺丫头呢!”

不过,靠这丫头的惊世美貌,要赚进大把银两,其实不难。

少女的心顿时凉了一截。叔叔?她不记得,什么都记不得了呀……可是,看到眼前邪肆朝她逼近的鸨娘与护院打手们,她只想逃离这里。

才想抬起手,却发现自己双手腕间与肘上,像是挂了千钧石头。试图站起身,又察觉双腿膝踝猛然传来一阵剧痛。手脚虚软无力,四肢酸疼地动弹不得。

最后她想好好将一切事情问明白,却意外地发不出任何像样字句;喉咙痛得仿佛有火在烧,声音梗在咽喉间,只能咿咿呜呜,不cheng ren话。

啊,对了,刚这大娘说了些什么?怎么着?她……原来不会说话吗?

怎么会这样?

“哼!”见她迟迟没有反应,鸨娘便拿起先前准备好的皮鞭,猛力朝她身上挥落。“还不快点,我已跟高堂主约好,要送个清倌过去让他尝鲜;就是你了!”

鸨娘虽不舍得破坏这个好货色,不过,要是这丫头不听话可麻烦了;意思意思打个一两下,丫头要是认命,也就好办事。

“唔!”少女反射性地想要躲开,可却因手脚无法自如行动,追不得已只能乖乖承受鸨娘鞭子,皮肉之痛叫她彻底清醒,了解自己困境。

不要!她不要这样,就算疼死,她也不想出卖自己清白!

但皮鞭一下下抽破她衣裳,在欺霜赛雪的肌肤上,留下沭目惊心的红色血痕,可即使她快痛晕过去,也只是抱着身子蜷缩,就是不肯点头。

她明明看来纤柔地彷佛一鞭就能杀了她,可竟坚强地咬牙挺过十数鞭;反而让鸨娘沉不住气,索性将鞭子甩落地上。“该死的倔强丫头!”

眼见约定时间将至,捣娘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人送去再说。“落在我手里,你不肯也得肯!”鸨娘自袖中摸出小瓷瓶,在少女面前晃了晃。

“告诉你,这是昂贵的南蛮媚药,你一服下,等到煎熬难耐,就是要你上街随便拉个男人来,怕你还等不及送上去!到时候,看你还装什么假清高!”

鸨娘得意看着少女瞪大美眸,徒劳无功地试图从草堆上爬起,她使了个眼色,让熊腰虎背的护院上前将少女的身子架直,拙住她下颚,逼她张口就范,

“让你用还嫌可惜,不过,为了给高堂主这份大礼,你立刻给我乖乖服下!”

JJJJJJ

“啧啧啧,果然是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好了,我答应你的事,你放一百个心。腾龙堡想铲除狂风寨,我会压着不让魁首动手的。”

“那高堂主您就慢慢享用这谢礼吧,我不打扰了。”

“嘿嘿,美人儿,这会儿只有咱们两个了……”

直到听见那令人陡然发寒僵直的下流声音时,少女才从诡异的迷离幻境中稍微清醒些,好不容易猜出,自己正置身某个豪华厢房的床铺上。

她无法集中注意力,全身燥热,意识飘忽,仿佛柳絮飘呀飘,想抓紧什么,却觉得使不出半分劲。她怎么了?

依稀记得,方才在柴房里,她被逼着喝下了……会是、是chun药吗?

勉强睁开眼,就见一张让人只觉浑身毛骨悚然的猥琐脸庞,朝她逼近,带著令她反胃的恶心酒味,急躁大掌立刻毫不怜惜地撕裂她艳丽的衣裳。

当几乎包裹不住那胸前丰盈的青绿兜衣,曝露在冰冷空气与色欲薰心的视线下时,她才猛地惊醒,小手死命推拒对方。

住手!住手!任凭她如何心急,偏偏喊不出半句话救命。

“还装得挺像的。”贼贼笑着,腾龙堡高堂主看着身下的女人奋力挣扎,他反而更为得意地压向她,贪婪吻起她胸口半露的姣美盈迹

“真要不情愿,就求我停手啊!”明知对方是哑女,高堂主却故意羞辱。“看吧,明明是个想勾搭男人的花娘,别装了!”

随便她怎么蠕动逃避,高堂主只是轻松继续他的游戏。

怎么办?少女左躲右闪,死命抱胸,就是不让那奸人如愿拉开她上身仅存的兜衣,脑中想不出任何能逃离这困境的方法。

她虽不清楚自己为何反射地就能想到,男人身上的要害太多,眼睛、喉间、后颈,只要对这几处使劲重击,就算是虚弱的她,也能轻而易举置人于死。

但,那得是她手脚能运用自如的时候呀——

更可怕的是,她明明满心不愿这男人碰触她,可身子却不听话的越来越虚软,全身热流直窜,几乎要烧毁她理智。她的反应为何如此奇怪?

无计可施,她只能看着他沉重的脑袋,令人难堪至极地在她颈项间磨赠;而她手脚均被制住,无法反抗,眼中几乎迸出泪水。

最后,当他要吻她时,她趁那瞬间,赌上最后的机会,撑起脸迎向他,恶狠狠地一口咬向他鼻梁!

“蔼—”没料到会被攻击,一吃痛,高堂主凶猛一掌将娇小的她击飞床下,生气的大骂:“你这该死贱人!敢咬我?”

吐了口鲜血,少女强忍身上的疼,也顾不得许多,拖着总算获得自由的身躯,手忙脚乱扯开上锁的木栓,跌跌撞撞地开门冲出去。

谁能救她?总觉得自己彷佛从没拉下脸向谁求助过,可现在她也不管了,迷惘的转头张望。

可万芳楼四周来去的客人,只是用更为直接的嗳昧目光,审视这几乎身子半裸的绝世美女,其他的花娘则讪笑鼓噪着,唤来护院打手追捕她。

“等我逮你回去,看我不把你整得哭爹喊娘才怪!”在后头,高堂主掩住脸上伤势,气愤地发狂紧追着她。

她也只能吞忍羞耻,没命地往前跑,可身子的异样,叫她跑不快也跑不动。眼见要被抓住时,她突然撞上一堵厚实墙壁,叫她被反弹开来。

“小心。”在她快要跌上地面,以为已绝望的当口,却出现一只强而有力的臂膀将她扯回来,同时将她稳稳纳入怀中。

她讶然地抬头一望,迎上一双与四周邪恶目光截然不同的澄澈眸子,担心的看她。瞬间,她的不安突然消逝。明明是陌生男子,这面容却令她有些……熟悉?

映入她眼中的,是一张俊美脸庞,剑眉斜飞,星目清扬;这青年,一身帅气白衣武服,间或缀以蓝、银丝镶绣龙虎图样,英武逼人,威势赫然。

她一思及自己的上身几乎空荡,却这么偎在男人怀里是多么不适当,她便羞红脸颊。可一股离奇燥热迅速扩散,迷昏她的矜持;不知怎的,她不想离开他。

她被他揽着的肩头,忽升阵阵酥麻,叫她站不住,自然的倒向他。

“姑娘?”发现她直打颤,还不避讳的缩进他怀中,青年连忙将她拉开些,解开自己的披风为她披上。

泛白的樱唇街留着沭目鲜血,让东方戬注意到那张惊惶失措的清丽容颜。

她就像凛冬中一株挺立寒梅,任凭狂风吹拂,在一片纷飞大雪中,让人钦佩着她的不屈,激赏她的绝艳。霎时,他胸口陡然一紧,心揪疼起来。

因此他一见有人追她,便不加思索动念护卫她。 怪事,从没哪个女子能让他格外留神,而这初次见面的小女人,却能漾起他心湖不寻常的涟漪?“你……”

“这下你逃不掉了——呀!”高堂主被欲火烧灼的双眼,只瞧见那即将到手的美人,直到他抓回她的指掌,猛然让人一劈,疼到叫他缩回手,他才看到别的。

“是谁这么大胆——欵?魁首!”高堂主定睛一瞧,这才发现,腾龙堡堡王竟护着那惹他心痒难耐的小美人。“魁首怎么来了?”

看怀中这惧如惊兔的女子,东方戬大致可以猜出前后缘由,他对高堂主厉声喝道:“无耻!胆敢强抢民女,辱没我腾龙堡名声,高堂主,你可知罪?”

罪证当前,这下子高堂主可赖不掉了。腾龙堡容不得这样的败类!

“魁首,您太少见多怪了。”高堂主深知东方戬厉害,不敢正面与之冲突。

虽然自己袒露上身,缺了气势,不过他仍试图为自己辩驳,站稳立场:“既然来这万芳楼,不就是为找女人快活,男人天性所趋,哪能说是辱没腾龙堡名声?”

东方戬嘲讽勾唇一笑。他就不曾涉足这些风花雪月的地方,这些事,不过是自制力不够罢了。

“何况咱们是客人,她不过是卖身的花娘,还由得了她挑客人?这可不是强抢民女,是你情我愿,银货两讫的交易。这不算是罪名吧?”

高堂主小心翼翼的盯着魁首,缓缓伸出手,就想要拉回那美人。

她无助摇头,虽然想不出关于自己的任何事,可她能确定一点—她抵死不愿委身眼前这强索无道的恶徒!

看出她的抗拒,东方戬手刀便不留情面直往高堂主挥去。

“强诃夺理!她分明就不愿意——”

“这儿是妓院,花娘最爱耍弄这套欲拒还迎的招数,要客人心痒难耐。魁首不会如此不识趣,看不出事实吧?”

“哼!说不定是你横抢人家,还说得振振有词。”东方戬意有所指的暗示。

先前几桩案子,若非受害姑娘都让人灭口,否则还怕没人可揭发高堂主诸多恶行吗?也许,这位姑娘可以帮上他,除去腾龙堡的害群之马。

“她根本没说她不愿意。”高堂主最后缩回手,抛出嘲弄眼神。

“不过是个卑微花娘,魁首不必拿她当人看,客人给钱买她初夜,鸨娘点头就成,还管她愿意?不愿,为何卖身?既然甘愿做贱,就少摆贞节架子!”

反正她是哑吧,辩驳不了他的羞辱。高堂主得意的冷笑。

她泫然欲泣,无力护卫自己清白。

她不知自己怎会沦落此地,鸨娘说她让叔叔给卖了,这些她也不记得。她甚至连自己名字、自己是哑子的事都想不起来,她……又能如何?

东方戬眼见高堂主对这花娘恶言相向,不由得心升怒气。

瞥见她颈上柔细雪肤,被掐出好几道青紫指痕,他看得出来,她若当真如高堂主所说是自甘堕落的女子,玩弄招术也罢,又何必弄伤自己?

但,她若不愿卖身,为何不说?只要她开口求救,他要救她不难。

“难道你……不能说话?”东方戬猛然想通,这女子看他的眼神里,那楚楚哀戚从何而来。

虽说天不给二物,但这女子如此美丽,却有这缺憾……

对那双藏着千言万语的灵动瞳眸,他心底忽生没来由的怜惜。

也许是为了如此出尘的女子竟堕落风尘,也许是因为她双眸盈泪的无言恳求,那份娇柔偏触动了他向来不让人亲近的心弦。

等他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于身分有多不恰当时,他却早已脱口而出:“好,我为她赎身!她若只是一般女人,我就不许你们对她如此放肆!”

“她不赎身的。”高堂主拼命给鸨娘使眼色,要鸨娘拒绝东方戬强势赎人。

“八千两,一个子儿也不能少。”鸨娘无视高堂主暗号,迳自开天价。这个数目,相当于这附近数个村庄一年税收。

“你——上腾龙堡来取吧!”他虽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如此唐突赎她走,但他知道,他想保护她,想救她离开此处,不需任何理由!

强硬要鸨娘交出卖身契,不等高堂主和鸨娘再提出反对,东方戬用自己披风将这哑巴花娘紧紧包裹好,温柔却霸气的带着她,快步离开万芳楼。

“唔!可恶!”碍于堡主威势,高堂主只敢等东方戬走后才表露心中愤恨,将不满的矛头全指向鸨娘。“哼!美人被魁首带走,咱们的约定……”

“哎哟,高堂主,我再找新人给您就是。何况,若您坚持得到那哑巴姑娘,同在腾龙堡内,您还怕没机会瞒着魁首强占她?她又不能声张,您想对她如何,东方魁首也不会知道呀!这对您而言,反而方便呢!”

鸨娘笑吟吟安抚高堂主。“再说,东方魁首为了女色一掷千金,这荒唐事一传开,您要将他扯下堡土位置,不就容易多了?”

高堂主一愣。“话是没错,可东方魁首说得义正辞严的,又怎会自打嘴巴,迷上那女人?你如此爽快交出卖身契,实在太可惜。”

“这花娘的绝色当代少见。何况,她身上媚药未解,只怕现在她正对着东方魁首投怀送抱呢……男人,绝没法抗拒她的。”

“但对方是那自律甚严的东方戬……”

“那又如何?哼,我方才回房取那卖身契时,在上头也洒了同样的媚药药粉,就算东方戬能自持不碰她……”故意顿下,吊人胃口,捣娘狡猾地掩唇奸笑:

“当他想还她卖身契、撇清关系的同时,一摊开那张折好的卖身契,只要吸入一点点飞散的粉末,就算他是圣人,也会立刻放浪地发狂要了她!”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