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芙蓉 > 《哑巴贫女》
返回书目

《哑巴贫女》

第九章

作者:芙蓉

急忙唤人帮忙救醒潘管事,东方戬启程回到腾龙堡。

他早该知道的不是吗?风临玥一直满怀苦衷,却始终没机会告诉他。而现在,她却为了守护他,宁愿什么都不说,即使遭受他怀恨与误解……

“这一切……原来是我的错吗?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所以即使君影丫头有了危险,你也不肯告诉我实情吗?”

他以为不去追究风临玥的背叛,就能不被伤害,但没有勇气面对,逃避过去心痛,终归是重重伤了自己。

不能这样下去。不管是他欠她的,或是她欠他的,终究是要算个清楚明白。他要将一切做个了结。

JJJJJJA

当夜,新的狂风寨里,迎接风临玥的,是那双依旧憎恨她的眼神。

“临玥,好久不见,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埃”风临夜冷笑。“还不把终古镜交出来?!爹一直想统一这地方,我要代他完成遗愿!”

“临夜。”风临玥冷冷瞧着这个名分上她该喊一声妹妹的女人。但是,她已经对风临夜死心了。“临夜,宝镜不是你所能拥有的。”

当初逃走时,她将终古镜藏在她练功山林的陷阱里,后来因为一直躲避妹妹的追杀,以致始终找不到好机会回来取宝镜。

她花了一整个下午重新找出宝镜,但,她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必须还给东方戬0把君影还给我。”

风临夜拿出一束带着淡淡褐色的童发。“我要你先交出宝镜,否则,你再不听话,等会我拿给你看的,可能就是一条手臂或者一只腿!”

“你——”妹妹远比爹更狡诈。迫于无奈,风临玥给了宝镜。“孩子还我。”

“哼!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了!来人!给我上!”宛若重现五年前的场景,风临夜一声令下,让人潮将风临玥团团围住,打算杀了她。

与五年前不同的,是风临玥身子差了,体力弱了,但不再心软。

玉笛留给了东方戬,她早没了护身武器,随手抢剑,为求自保;她心一横,凡是挡她路者——唯有死路一条!

“现在还不交人吗?风临夜?”浑身浴血,却脸不红气不喘的风临玥,眯起了眼,宝剑指向妹妹。

“我交了人,你就会放过我吗?姊姊?”

那一瞬间,风临玥迟疑了。而她迟疑的同时,风临夜乘机转往旁边逃窜。“宝镜我就带走了!”

“临夜!”她才正要追上妹妹,却发现周遭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哼!你的女儿就藏在这山寨的某处,你可以来追我,下过,你就等着看你女儿被炸死吧!”

“临夜!”亏她犹豫着那一会儿,但她妹妹根本不顾她的生死!

怎么办?宝镜落入妹妹手里,也许将挑起天下战端!但她的女儿——

“去追她!临玥!”

风临玥震惊的听着自己身后传来清亮男声,伴随着大批人马出现。

“我已救了君影!孩子没事!”

她猛一回头,更为吃惊的是东方戬同样浑身染血,甚至大半的脸庞上,鲜血仍不断淌着。“戬!你——”

“我不要紧!我要你守住终古镜!”

风临玥见他负伤,可她却不能停下脚步,只能强迫自己别牵 挂着他,狠心转头追着妹妹。

“抢回宝镜,让所有人知道,你其实是心向着谁!”看着她离去方向,东方戬单膝落了地。可恶!好不容易,双眼才能奇迹似恢复的!

“魁首!”潘管事冲了过来,就要带东方戬去疗伤。“您头上那一块伤口,不快医治,万一——”

“我没关系……”扶着受伤的右手臂,东方戬摇晃的站直身子。“君影安顿好了吗?”

“已经命人将她送下山了。”潘管事看着倔强的主子,只能叹气。

先前他们带着腾龙堡仅存的兵力追进狂风寨新址,展开厮杀;东方戬虽然无法看见景物,仍是强求潘管事带他同行。

他想帮她,但要如何做?现在的他,无论怎样的行动,都只会成为她的阻碍而已,他恨自己的无能无力。

祈祷着,他宁愿用一生的光明,来换取一瞬间恢复,只要能救她——

随即一群人在柴房里,发现已经饿昏过去的连君影同时,山寨里发生一连串剧烈爆炸,东方戬想也不想的,为了保护连君影,他以身相护,以至于再次受到猛烈冲击,被炸飞开来,高高飞空而后坠地。

然而当他短暂失去意识清醒后,却猛然惊觉自己的眼睛能看得见了!

无暇去欣喜因为爆炸而回复光明,一发现恢复了视力,他便不顾负伤,单枪匹马的闯进大堂想帮助风临玥。

这一次,他定要铲除所有贼人,保护风临玥!

JJJJJJ

“把东西还我!”追到悬崖边与妹妹扭打一团,风临玥没手下留情。

“我偏不!”风临夜自知武艺比不上姊姊,既然如此,就算是玉石俱焚,她也不要成全姊姊!姊妹的恩怨,就算是死也不了结!

“想要的话,就跟着我到阎罗殿上拿吧!”

“临夜!”最后,风临玥将宝镜自妹妹怀中夺出时,已中陷阱,与妹妹同时失足坠空,可她没能抓稳宝镜,反而让宝镜飞离她身边约莫一尺。

“临玥!”东方戬追上她们的同时,便是眼见她们即将坠崖的一幕!

眼见东方戬追来,风临玥凄楚笑了。他追着她而来,是为了夺回传家宝镜吧?她又怎能看着他为此涉险?

她临空一踢,将宝镜踢向他。她没有丝毫救自己的念头。她欠他已太多,可至少,她誓死达成了对他立下的承诺。 宝镜终究没让妹妹滥用。

还镜于君,从此绝情;多少恩怨,但求就此罢休!

东方戬拼命往前飞奔。

前方悬崖边,触手可及的,左边是腾空飞坠的终古镜,是他曾对亡父立誓誓死捍卫的传家宝;右边则是让他抱憾数年、恨在心头又无法割舍的女子。

伹,只手负伤的他,只能选择救其一。

若是让她坠下万丈深渊,只怕再难寻回。

他该救的,是左边?还是右边?

答案早就决定了。

东方戬没有丝毫犹豫,不理会坠入谷底一闪而逝的宝镜,却是趴在崖边,伸长手臂,不顾自己伤疼,在千钧一发之际,及时出手挽住她即将掉落的身子。

“临玥!”他猛力一扯,吃痛地将她扯回了崖边。

激喘未止,那惊险一幕犹在眼前,许久许久,两人不曾言语。

风临玥半坐半伏在崖边,望着他咬牙忍痛的表情,她只是一脸错愕;等她意识到现况时,他的身影逐渐模糊,眼中热泪早巳决堤。

“为何……要救我?失去了终古镜,腾龙堡该怎么办?”她这一命,原就打算赔给他做补偿,如今,她就算拿命相抵,也找不回失落的宝镜。

镜在人在,镜毁家亡,她,终是成了东方家千古罪人!

为什么?她以为他是恨她的,为何他还要来救她?他难道不知道,让她活着,承受他的恨意与永不平息的自责,会比死去还难受吗?

“你既牵 挂腾龙堡,当初为何还要盗镜?”他反问,撑起身子向她靠近。

她眸光一黯,早已决定不再辩解,她不会反悔。

是她的自私破坏了两人关系,她不该有任何奢望挽回他。可怎么当面让他质问之时,她仍会想要获得他的宽恕?

“你不恨我吗?应该是恨的,你应该选择宝镜……而不是选择我。”风临玥撇过头,面对他以德报怨的胸襟,她除了感激,反而更是难堪。

“对你,我曾经有恨,无可否认。”他看着她听到他回答时,娇躯陡然一僵,他不免心疼。他知道实话易伤人,可让谎言折磨许久,他再也不隐瞒。

他伸出手,极轻极缓地温柔为她梳整散乱在身后的长发,惨然笑了。“然而,让悔恨困扰多年,一切是我咎由自龋”

“呃?”心跳乍停,风临玥以为会承受他随之而来的滔天怒气,可没想到最后重逢,坦然相对时,他连一句责备她的话都没有说。

“怎会是你的错?是我盗走终古镜,是我对不起你——”她惊讶猛一转头,对上他清澈眼眸:他眸中不再有丝毫令她心痛的怨怼,只有完全释然。

“你的眼睛?”她匆忙想回避他,却让他早一步擒住她微颤肩头,托起她愧疚脸庞,与她重新对视,望进她背负无限悔恨的眼眸。

“我的眼睛,看得见了,也许这是上天给我的祝福。”

他除了不舍几年来她吃的苦,再无其他。

“从来就不是你的错,若非我不够强,让你足以信任我,告诉我真相,你又何必独自一人担负所有,甚至承受我不公允的埋怨?”

他轻柔却执着的将一脸难以置信的她,深深拥入怀中。“是我太冲动,愚昧地不肯追寻真相,才会失去你。”

她想挣脱出他怀抱,可却因为他一席话,而不想再反抗。

一直以为,也许只有在梦中才能获得他的原谅,可当真听到他这么告诉她时,她欣喜若狂,同时也心痛欲裂。

事到如今,他为什么还要对她这么好?不论理由为何,难以弥补的大错是她一手造成的呀,她无颜承受……他的谅解碍…她悄悄闭上双眼。

她渴望的那份温暖,蔓延她周身,情如烈火,烧得她无地自容,心痛逼得泪如雨落,再也无语。

“我知道,你是为了自你父亲手里救你娘亲,迫于无奈才盗镜的;我也知道,你这次回来,是为了将终古镜归还腾龙堡。”

见她含泪看着他,像是要张唇辩解什么,他便急急将长指点上她唇办,不许她再傻得独自承担。

“承认实情吧,还是你……始终认为我不够格为你分忧?”

“戬,别这么说,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

除了一次又一次向他忏悔当年的一意孤行以外,她再也说不出别的。

欠他深情,她到底该如何偿还?她,还有那个资格爱他吗?

“你冒着危险,为我生下我们的女儿;这几年,我没尽到一日照顾你们母女的责任,该求取原谅的人,是我才对。”

毋需多问,他确信,君影是他们的女儿。

他轻轻舐去她泪水,炽热的大手抚弄着她熨烫脸颊,浓情凝睇那令他始终无法忘怀的娇美容颜,低垂下头,渴求地印上她红艳唇办。

“就这一次,请你信任我。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吃苦受罪,我们一家团聚,重建腾龙堡,这样,你对我就不会再有任何歉疚。”

他心满意足的搂紧她。“只是,我不要你是为了感激,或者其他才回到我的身边。”像是看清了她的犹豫,他直截了当地请求道:

“若你愿回来,我只希望那全因你仍爱我,可以吗?”

“我若不爱你……还能爱谁?”她哭喊着,热烈回抱他。

她还要多求些什么?她何德何能,竟然遇上了他!上天如此厚待她,她再不知足,是会遭受天谴的哪……但是——

“如今终古镜已毁,狂风寨也灭,再没人能分开我们。我和你与君影,我们一家三口从此不分离,错过的时间,就此一点一点追回来吧。”

东方戬兴高采烈地开始描述着未来的美梦:有百花争妍,有和风轻拂,有孩子们嘻笑着环绕,而他拥着她,拥着天下所有的幸福……

直到他说出这些之时,她才宛若遭雷殛劈顶,刹那间自美梦中惊醒,掹力推开他。她怎么还以为她能获得这样的恩赐?

只要她风临玥还活着一天,恶梦永远不可能结束!

“我真心想同你过一辈子……但,我无法原谅自己一身罪孽。”

她毅然的答案,换得他一脸愕然。“临玥?”笑容凝住,缓缓消逝。

“即使是为了娘亲,我仍奉父亲之命,毁了许多人,这深重罪业,我永远偿还不清。君影那孩子……如果你能好好疼爱她,我就将她还给你,她毕竟是东方家的孩子,没有理由随我流荡在外头受罪。”

“你——”东方戬才想伸手拉回她,但见她双手抱着身子,退离他。

他惨然摇头苦笑。到最后,他仍然留不住她吗?他做的,还不够吗?

“你……还是想走吗?”他迟疑着,最后放下手,于身侧握紧了拳。

“你明白的。”她闭上双眼,不肯让步。她不能忘记,两次她想获得幸福时,上天给她的惩罚。自己受苦也罢,不能让他和孩子也受牵连。

“那么,在你走之前,陪我与孩子,就七天。”东方戬知道留不住她,可至少他希望能再一次给她幸福,哪怕只有一眨眼。

“只七天,之后我就让你走。”他能为她做的,也只剩这样。

“我明白了。”

JJJJJJ

七天,不算短的时间,可却让风临玥饱尝活着的喜悦与悲哀。

白天,他们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相处一起,夜里,她吹笛,他抚琴,柔情相拥,激狂欢爱,像要将彼此刻印在对方身上一样,但求牢记不忘。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直到第七天,天方破晓,风临玥便迎着带有凉意的寒风,独自走向大门。她没有回头,喃喃自语。

“原谅我,无法履行对你的承诺。到第七天结束,我怕我舍不得走。”

目送着她缓缓离去的脚步,东方戬牵着睡眼惺忪的孩子,站在后院长廊上,不发一语,直到她踏出了门口一步,他才忍不住开口挽留。

答应不留她的,但他做不到。“你当真要弃君影不顾吗?”不是连君影,而是他们的孩子,东方君影。

“跟着我,只是让她吃苦。这几年,我没给她过好日子。为了她好,我不能带她走。”咬了咬唇,她没回头,个敢看他,怕她的决心被动遥

她也猜到他会发觉她的离去;他也同样无法守约不挽留她。

“何况……像我这样的女人,没资格……当她的娘亲。”

“娘……要去哪里?”东方君影皱眉问,还没发现到底是怎样的情境。

“你怎么会没资格呢?”抱着女儿,东方戬缓缓走向风临玥。

“君影是个好孩子,你将她教得很好。 堡里上下都说,这么小又这么懂事的孩子,实属难得。知道吗?她不只容貌像你,就连性子也与你如出一辙。温柔,善解人意……”语带哽咽,他再也说不出……

“那是像你,不可能像我!”她否定再否定,什么也听不进去。

多说没用,除非风临玥自己能想通。东方戬苦涩的在东方君影耳边吩咐:

“君影,你乖……跟你娘道别吧。”

“娘要去哪里?”东方君影开始急了。就算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她也发现爹娘的异样。“可……爹就愿意这么让娘离开我们吗?快拦下娘呀?”

“我又何尝愿意?失去你们整整五年,我怎么可能愿意让你娘走?”

咬牙切齿抱着哭泣不停的孩子,东方戬双眼却始终停在风临玥背影上。

“知道吗?我不拦你娘走,是因为不能拦;拦了,即使她能留下,她也会一辈子因为过去所做的事而被自责压得喘不过气,我不想见你娘受苦。与其如此,我愿意忍受分离,给她自由。君影,你是个乖孩子,别缠着你娘。”

风临玥闻言,她双肩一颤,压抑住想回头的冲动。她怎么还配拥有他的深情?为什么他要原谅她?“别对我宽容,戬,别让我……走不了。”

“我并不宽容。知道吗?我表面说得冠冕堂皇,可其实我只是个再自私不过的男人。我是不想放开你的。”

东方戬泪落,他下了决心。

“倘若你执意要走,我不拦你;不愿让我与你同行,我也不多奢求;可是,我会带着君影,跟随你行遍天涯。将腾龙堡托由管事代理,我很快会追上你。”

“不,不能这样——”风临玥才想反驳,就让东方戬强硬打断。

“等你觉得能放下苛责,原谅你自己的时候,只要你肯停下脚步,我永远会在你身后,在你回头就能望见的地方,等你回来,与我们团聚。”

风临玥停了呼吸,缓缓闭上双眼。他……终究是成全了她。这是他……爱她的方法,叫她几乎就走下了;好想回头,回到他身边。

可是她没有回头,不能回头。有他这样的承诺,她已心满意足……“别带君影来,孩子还小,禁不起折腾。我不求你任何事,只求你,好好照顾她。”

JJJJJJ

她拖着时时染病的身子,在北六州徘徊。听到哪儿有盗贼作乱,她一定奋不顾身投入战局;知道哪儿有饥荒灾厄,她是最早赶去帮忙灾民的。

她想藉着不停 奔波,舍身救人,来稍稍减轻她心上那份沉重的歉疚,洗清她一身血腥罪孽;她不能休息,不能停下,她不许自己安逸的活着。

好不容易,总算有一时半刻能睡得安稳了,她不再梦见过往残酷的厮杀纷争;可是,随着时日过去,因为心痛而惊醒的次数越来越多。

她知道自己为何难过,也知道如何才能抚平心痛,可她不能这么做。

想他们吧?想着自己所爱的他与孩子,但她不能回到他们身边。

除非罪业已赎完,但,也许倾尽一辈子的时间也不可能。

偶尔,寂静深夜,她在杳无人烟的林间乡道,前路未卜、茫然独行时,她会敏感地听到身后一轻一重两个脚步声,不远不近,跟在她后头。

“别跟来,别跟来碍…”每回听到时,风临玥总是喃喃自语,却早已泪流满面。与其拖累他们父女,她宁愿他无情冷血,这样她会安心些。

但大多数时候,在人群里,在市集间,她是听不见那令她心碎又心疼的步伐声响,她应该放心他没让女儿吃苦,可却又难掩满腔失落。

此时,她更是不敢回头确定真相。

她害怕知道,一切万一只是她空想,她就连继续活着的气力都没了。

她不敢相信,不敢企盼,他真会如他所说的这么等着她。但,只要抱着他会守着她的希望,她就有无比勇气,能往前走,继续她赎罪的旅程。

不管她身在何处,为了他一句“永远等她”的承诺,再苦再难受,她都忍下来了,心甘情愿向世人偿还一身罪业。

随着时日过去,她沿着黄河西行,绕了一圈,最后又朝东北方前进。

“那是……”

曾经是众人望而生畏的狂风寨旧址,建了寺庙,火焚的痕迹,换成了往寺庙的沿途山道市集小贩。

兵荒马乱的过往纷争,早已随岁月流逝,人来人往的和平热闹,取代动荡。

夕阳西下同时,在听到寺庙的庄严钟声清响之际,人群嘈杂声中,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鞋破了,磨伤了脚?没关系,爹背你走,别怕跟不上你娘脚步。”

那好像是他的声音。

他守着承诺,三年多了碍…他……守着承诺吗?

风临玥忽然顿悟,她忘了最重要的事。她怎么会忽略,她最应该补偿的人?

她的旅途,不只是在折磨自己,也同时在折磨她的孩子与她的丈夫埃他们是无辜的,不该让大家一同受累才对。

向天下赎罪之心,或许永远不能忘,可是在那之前,她只要一个决心,就能让两个她最重视的人得到幸福。

那是比什么都要容易,也比什么都要困难的事。

她也许没有得到幸福的资格,可不代表他们父女没有。

只要她停下脚步,只要她回头,就算她补偿不了天下人,至少能补偿得了他们父女。她……好想看看君影,奸想看看他……

只要一眼,看看他们好不好,她不多求,只要一眼……若是他们还在等她,就代表上天愿意让她回到他们身边。

但,她真的没有勇气,怕希望就此粉碎。他……究竟还在不在呢?

她可以吗?可以回头吗?上天真会原谅她吗?

风临玥停在岩阶上,胆怯的,迟疑的,静默的,带着期待的,泪流满面,终于回了头。

那总是如影随形的脚步声也停了下来。时间,彷佛冻结了。

英挺的男人和长高了些的小女孩儿,瞬也不瞬的看着她。

尔后,小女孩儿顾不得脚疼,冲上石阶,紧紧搂住她娘亲。

男子像是不敢相信,先是呆然了好一会儿,才大步飞奔向她,将他最钟爱的两名女子紧拥入怀。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不用道歉……欢迎你回来。”

长久的旅程,风临玥终于能坦然舒心,轻轻绽开一笑……

笑靥如花忒动人,任是无言也情深。


——全书完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