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凯琍 > 《情妇课程》
返回书目

《情妇课程》

第二章

作者:凯琍

假如那笑

是为我而笑

就把我的一生都赌上了

反正最多不说是永远爱上你



过了两天,雨嫣又回到平静的日子,白天在沈氏慈善基金会工作,晚上则耐心的等着简明伦的电话;最近是他最忙碌的时候,所以她也不在意两人暂时没约会,只要能听到他的声音就够了。



但是,就在她快忘记雷振邦这个人的时候,电话那端的简明伦却又提起了这个名字,“雨嫣,你还记得永川银行的雷振邦吗?”

嗯……记得。虽然她很想努力的想忘记,却似乎一直不太成功。

“现在我要拓展新公司,但是资金大庞大了,所以我想邀请他人股,如果有他的支持,一定没有问题的,可是他似乎没什么兴趣。”

“噢,那怎么办呢?”雨嫣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还是简明伦第一次和她谈公事。

“所以我想……明天你可以陪我去见他吗?”

“我?”雨嫣吓得差点把电话简明伦掉到地上。

“是啊!你现在也算是我的妻子了,这件生意攸关我们的未来,要是不成功的话,我看我连结婚的钱都凑不出来了,你也不希望这样吧?”

听到这则坏消息,雨嫣的心霎时一沉,“这件事……伯父,伯母知道吗?”



“拜托,我怎么敢告诉我爸妈?我一定要自己解决这个问题,才能让他们对我的表现满意。还有,公司里那些元老级的经理们,也正等着看我要如何办成这件事呢!要是我不幸失败了,那他们就有藉口说我是败家子了。”对一向颇为自负的简明伦来说,这个跤他可是跌不起的。



“原来如此,你真是辛苦了。”雨嫣默默地心疼着简明伦的处境。

“那你明天陪我去见他好不好?有你在我身边,我会觉得比较有信心。”

听到简明伦这么有诚意的请求,雨嫣当然答应了。“好,我陪你。”所谓夫妻,就是要同甘共苦嘛!她这样告诉自己。

“太好了,我爱你。”简明伦兴奋的声音自电话那端传来。

“我也爱你。”雨嫣微笑的说,心里觉得自己好幸福。



站在四十五层楼的永川大厦面前,会让人有种自觉渺小的感受。

此刻,雨嫣正站在人行道上,抬起头仰望着这栋巨大的建筑物,一眼似乎看也看不完,让她感觉头都有点晕晕的。

“雨嫣,你来了!”简明伦从背后呼喊她。

雨嫣转过头去,看见自己的未婚夫,不觉露出甜美的笑容。“嗯,我来替你加油的,希望我帮得上忙。”

“当然,你是我的幸运女神,我们俩一起出击,一定会成功的。”简明伦牵起她的手,笑容明朗无比。



望着他如阳光般灿烂的脸庞,雨嫣就觉得自己没有下错决定。两人走进永川大厦,柜台小姐一听是总裁的客人,立刻打电话上楼查询,然后带领他们搭专用电梯,到达总裁专属的楼层。



一走出电梯,一位穿着严谨的男秘书上前来招呼,邻着他们到豪华的接待室等候。接待室的四周尽是名画,古董环绕,虽然都是价值不菲的艺术品。

“请稍等一会儿,我先向总裁报告。”

雨嫣对这排场感到有些紧张,简明伦握了握雨嫣的手,示意她不必紧张。

过了五分钟,那位男秘书又回来了,“总裁说可以见两位了。”

雨嫣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跟在简明伦背后,走进了那扇黑色的大门。

一进办公室,就看见一面大得惊人的落地窗,而雷振邦正坐在皮椅上凝视窗外,背对着他们,似乎没有想转过来的意思。

“雷先生你好。”简明伦试着想引起他的注意力。

雷振邦还是没有移动,令雨嫣看了不禁暗暗生气,心想,这个男人真是财大气粗,一点涵养都没有。

“雷先生,我和雨嫣来拜访你了。”

听到这说,雷振邦才慢慢转过身来,锐利的眼神看也不看简明伦,只是缓缓的扫过雨嫣。

被他这么一看,雨嫣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她讨厌他毫不掩饰的凌厉眼神,让她有种想逃的冲动,以致令她不自觉地往简明伦身边靠过去。



简明伦摆出笑脸,想将雷振邦的注意力吸引过来。“雷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想针对上次那个企划计案跟你亲自讨论一下,希望你能加入股份,成为我们公司的股东之一。”



雷振邦冷冷地说:“我不是早就拒绝了吗?”

“我知道,我这次来就是请你多孝虑一下,我们扩展生意的前景真的很好,你投资下去绝对会有利可图的,请雷先生把握这个机会吧!”

尽管简明伦如此请求,雷振邦还是不为所动。“如果前景真的看好,我的财务分析师会告诉我,用不着你来推销,我们自然会投资的。”



就这么一句一针见血的话,就让简明伦几乎招架不住,但是,如果此行不成功,他就真的要“成仁”了,为此,他只好拉下脸,再次恳求说:“就当是我求你,雷先生,求你帮我这个忙,我会感激不尽的。”



他拉着雨嫣的手,要她和他一起鞠躬,雨嫣虽有不满,但为了简明伦,她也只好弯下腰向雷振邦求情了。

“感激不尽?那你要如何表达你的感激呢?”雷振邦终于表现一点兴趣,看来,简明伦就快要上勾了。

“我会尽我所能,只要是雷先生说出来的事,我一定努力做到,让你满意。”见雷振邦心意动摇,简明伦的腰弯得更低了。

雷振邦笑得很浅,但充满了狂妄之气,因为他的计划已完成了一半,“那么就看你们的诚意了。”说完,他还刻意瞥了雨嫣一眼。

这……这是什么意思?雨嫣不由得从背脊上窜起一阵颤抖。







***************************************************************************



隔天,雨嫣就晓得雷振邦给他们出了个难题。



电话中,简明伦恳求着说:“雨嫣,拜托你了,雷先生说他很少吃到家常菜,所以他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煮饭给他吃。而我所尝过最道地的手艺除了我妈之外,就是你了!但这件事绝对不能让我妈知道,因此我只能拜托你了。”



“要我煮饭给他吃?”雨嫣差点没气岔了气。



“是啊!他这个人很怪的,从来不按牌理出牌,人家都说他是企业界的鬼才,人也没想到他会出这种难题;现在我真的只能靠你了,如果你不帮忙,我的一切都完蛋了,你总不会忍心看我被众人嘲笑吧?”



雨嫣闻言只能叹气,悻悻然的说:“我当然会帮你。”

简明伦在电话那头欢呼了一声,“太好了,那么今天五点,我去基食会接你,别忘了先买些煮饭的材料喔!”

“我会的。”雨嫣回答得有气无力。

“有你当我的太太,我真是太幸福,谢谢。”

听到那甜蜜的话,雨嫣心头感到一阵温暖,“不要跟我客气了。”

也就是因为如此,这时她才会来到基金会附近的超级市场,一面推着推车,一面想着到底该做什么菜才好。

这件事攸关简明伦的前途,她一定要全力以赴才行。

最后,她买了满满三大袋的东西,结完帐时,她几乎快要提不动了。

一出门,她就看到简明伦的轿车,她挥了挥手,车子一停,简明伦就下来替她搬东西,“辛苦你了,让你这么为我付出,我以后会好好补偿你的。”

“没什么,这是应该。”她微笑了一下,颇觉贴心。

他握了握她的手,“这么一来,我们结婚的事就有希望了,希望一切顺利。”

“嗯。”看着他温柔的表情,雨嫣瞬间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两人上了车以后,就直接往雷振邦的住所而去,途中,简明伦再次强调说:“雨嫣,你听我说,我们一定要让雷先生答应才行。”

“我知道。”她有点紧张地看着他,因为他的表情相当凝重。



果然,简明伦眉头深锁说:“现在公司的情况愈来愈不乐观了,我们跟别家银行的贷款期约也快到了,商场上的消息传得很快,如果今天还得不到雷先生的首肯,恐怕明天公司的股票就会开始下跌,到时,一切就再也无法挽回了。”



“这么严重?”闻言雨嫣也不禁开始担忧起来。



“嗯。”简明伦的脸色更加严肃了,“所以,今晚可以说是关键的时刻,只要雷先生对我们满意,肯帮我们,那么公司就有救了,我们也可以如期结婚;但要是他拒绝的话,恐怕……我就要辜负你了。”



“你……你的意思是?”雨嫣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唉!”简明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一旦失败,到时公司倒了,我家也破产了,我怎么还有资格娶你呢?我恐怕只能去跳楼自杀了。”

“明伦,你别这么说!”雨嫣被他吓得都慌了。

简明伦脸露颓丧之色,“雨嫣,我是说真的,我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

“你别这么丧气嘛!雷先生很可能会答应我们的,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

“雨嫣,谢谢你,在这时候,你还能站在我这边,我好感动。”

雨嫣也是一样的感受,她会用心做出一桌好菜,期望奇迹发生.

车子开到天母一处高级住宅区前,它的处表看来相当气派,他们搭电梯来到十七楼,照着地址找到门号。

在按下门铃之前,简明伦放下购物袋,握住雨嫣的手说:“雨嫣,一切就看今晚了。”

“嗯!我会加油的。”

“他的态度可能会很恶劣,但为了我们的将来,希望你能稍微忍耐一下。”

“当然,我可不能让你真的走上绝路。”

“谢谢!”简明伦紧紧地拥抱了雨嫣一下。

在这拥抱之中,雨嫣已经下定决心,她要全力帮忙她的未婚夫,这是一场为爱而打的战争。

“叮当!”简明伦终于按了门铃。

来开门的人正是雷振邦,脸上毫无欢迎之意。

“雷先生,你不是说要吃一顿家常菜吗?我和雨嫣带了好多食物,就是准备要来帮你做菜的。”简明伦堆着笑容问。

“是啊!你真是贵人多忘事,一定是太忙了,一定会做顿让你满意的晚餐!哈哈。”明伦自顾地干笑着,其他两人却安静无声。

雨嫣看着简明伦讨好别人的模样,心里突然觉得一阵莫名的悲哀,但她很快便甩掉这个念头,她怎能那样想呢?不可以的!

雷振邦若有所思地望了雨嫣一眼,这才拉开门,让开身道:“进来吧!”

雨嫣看着回避着雷振邦的视线,观察起这间房子,虽然只是公寓,但却是名家设计的,以一份回归自然的概念,规画了所有的线条和颜色,显得原始又惬意。

但是走到厨房一看,却让雨嫣瞪大了眼睛,因为里面一片空洞洞的,只有一个瓦斯炉和一台冰箱,连锅子,铲子,碗盘都没有,更别提什么盐,醋,酱油了。

还好,她早就有先见之明,买了所有该用的东西,现在总算可以派上用场了。

简明伦看着空空如也的厨房,有些担心的问:“雨嫣,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的,你放心,你和雷先生谈公事去吧!”雨嫣将简明伦推出厨房,微笑着说:“加油喔!”

雨嫣拿出围裙穿上,深呼吸了一口气,对自己说:“好了,开始作战吧!”





东西忙了一个多小时之后,雨嫣终于做出让自己满意的成绩,但是当她把餐点端上餐桌,准备走到客厅去招呼他们吃饭时,却发现两个男人之中少了一个,客厅里只剩下雷振邦一个人!



“请问……明伦他人呢?”她眨了眨眼睛,不解地问。

雷振邦一脸淡漠的回答,“他先走了。”

这……这怎么可能?明伦竟然留下她一个人0为什么?”



“他刚刚接到一个电话,听起来好像是公司出事了。大概是他爸妈发现了什么,还有股东们召开临时会议,所以他急着走了。”雷振邦故意透露这些事,让雨嫣开始担心起来。



糟糕!难道是简伯父和简伯母发现了吗?不知他们是不是很生气?那些公司的人又会怎样对待明伦呢?他现在的处境一定万分为难……

“我……我也要走了!”她想立刻看到简明伦,在他身边为他加油打气。

“你想去找他?”他抬起头懒洋洋地说:“那有用吗?不如留在这里讨我欢心,如果我喜欢你做的菜,说不定我会答应救你的未婚夫。”

“可是……”她真的好担心。

“你应该也明白,你们现在只有这个机会,才有可能说服我喔!”雷振邦像是很好心地提醒她,但眼中却流露出一抹狡猾的神色。

虽然不想承认,但雷振邦说的话确实有道理,雨嫣双手抓着围裙,挣扎了几秒才回答:“雷先生……我留下来,请你……请你尝尝我做的菜。”

“这还差不多。”他站起来走向饭厅,“我都快饿死了。”

雨嫣跟着他走向饭桌,替他励一碗筷,“请慢用。”

这后,她就站在一旁,默默地为简明伦忧心着。

雷振邦看了她一眼,立刻命令地说:“你呆呆的站在那儿做什么?这样我哪吃得下。坐好跟我一起吃。”

这个人真讨厌,也不想想人家现在是什么心情,哪还有胃口跟他一起吃饭?

雨嫣的心里愤慨不已,但想起简明伦的叮咛,也只好忍气吞声;她脱掉围裙,替自己盛了一碗饭,在他对面坐下。

“你做了些什么东西?”雷振邦夹了一点菜,不解地看着那样食物。



这个是呆子吗?连这几道简单的菜也不知道?雨嫣忍住耐烦的心情,一一解释说:“那是金牛肉卷,还有,这是鱼香茄子,芙蓉豆腐,奶油螃蟹,荷叶排骨,凤梨虾球,这道汤是什锦蔬菜汤。”



因为她母亲赖素贞相信女人一定要会烹饪,才能嫁到一个好丈夫,所以她从小就开始上烹饪课,十几年来的努力可不是白费的。

“哦!你还真的会做菜?”雷振邦倒是有些诧异,然后一一品尝这些食物。

雨嫣看他吃得津津有味,心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做菜给这样的人吃,实在称不上什么好感。

“好吃!”雷振邦赞不绝口。

雨嫣勉强点头,现在她连微笑都没力气了。

“奇怪了,你怎么都不吃?活像我强迫你坐在那儿似的,弄得我一点胃口都没有了。”雷振邦看她动也不动,突然丢下筷子,不悦的说。

“我不饿。”她忙找了一个借口说。

“不行,我看你那么痛苦的表情,会让我消化不良的。”

哪有这种道理的?这个人也未免太霸道了吧!雨嫣在心里叹了好几口气。

看她吃了几口,他才满意地继续用餐,还添了两碗饭呢。

难捱的时间总算过去了,看他终于吃完,雨嫣站起来说:“我去拿水果。”

只见雨嫣从冰箱里拿出她冰好的水果,放到餐桌上,然后自己便要收拾餐盘。

“坐下,等会儿再收拾。”雷振邦拉住她的手。

这是第一次接触他的皮肤,一瞬间彷佛有股电流通过,让她忍不住惊呼一声,然后慌乱的挣脱他的手。

“怕什么?难不成我会吃了你?”雷振邦怒瞪着她。

“对不起。”她像个小媳妇似的,乖乖地坐到椅子上,双手交叠在膝盖上,一副戒慎恐惧的模样。

雷振邦端起她的碟子,替代她拿了一些水果放着,然后直视着她说:“你认识简明伦多久了?”

“你为什么这样问?”雨嫣觉得他不应该会对这个问题有兴趣才是。

“回答我就是了,别忘了你是讨好我的。”

雨嫣咬了咬下唇,只得老实回答:“三个月又三天。”

“你很了解他吗?”他盯着她的眼中带着研究的意味。

“当然,他是个好人,对我很好。”她连连点头。

雷振邦露出不以为然的脸色,没好气的说:“那个没用又愚蠢的男人,我想这个世界上唯一相信他的,大概只有你这个小傻瓜了。”

“你怎么……你自么可以这么说他?”别的雨嫣可以忍受,但他这样的说词她可不能忍受。

看着她那生气的小脸,雷振邦摇着头说:“看来你似乎爱上他了。”

“当然,我们是因为相爱才订婚的。”她可是很认真的。

“那……可能就是你的不幸了。”他露出神秘莫测的微笑,定定的瞅着她。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纳闷的问。

雷振邦耸耸肩,像没什么大不了的说:“我可不想让你哭,至少目前为止。”

对于他说的话,雨嫣完全不能了解,但她还想多问时,他却低下头去去水果,似乎不想再多说什么,她也只好将所有疑问吞进肚里了。

稍后,她将后有的碗盘收拾到厨房,穿上围裙,挽起衣袖,打算开始清洗。但雷振邦就站在厨房门口,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直直地看着她。

“雷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他的眼光弄得她很不自在。

“不用急着洗碗,明天会有钟点女佣来收拾。”

“没关系,我习惯把一件事做完。”



雷振邦看她穿着那件粉红色的围裙,头发挽到颈后扎起来,眼神又是那么认真,好像是这房子的女主人一般,这让他突然觉得有点感动,“你知道吗?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在我的厨房里做过这些事。”



“看得出来,这厨房根本没用过。”雨嫣回答得很直接。

“你的模样和这间厨房、这间房子,感觉上……很契合。”他开始想像,如果他能天天和她说话,那将会是什么样的生活呢?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雨嫣有种不好的预感。

雷振邦放下双手,慢慢走近她,这让她立刻紧张戒备起来,赶紧说:“雷先生,我一个人忙就好,请你到客厅去吧!”

“你希望我帮你的未婚夫吗?”他突然转了个话题问。

“呃……这是当然的。”她停住了动作,等待他要说的话。

“你愿意为他做到什么程度呢?”

“我?可是我……我能做什么呢?除了煮饭之外?”她仿佛听出了一些弦外之音,但却不敢相信自己所想的。

雷振邦轻笑一声,说出了他的心意。“你除了会做好吃的东西,你自己也可以算是秀色可餐。”

“雷先生!”雨嫣立刻转过身,忿然的面对着他说:“请你尊重点!”

他并没有被激怒,反而轻松地说:“难道你没想过,简明伦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里,会有什么结果吗?”



雨嫣震惊莫名地看着雷振邦,她从未看过比他更邪恶、更恶劣的人,真难相信世界上有他这种人的存在。“明伦他……他是因为紧急事件才离开的,如果……如果你是正人君子,就不应该对我说这种话。”



他摇了摇头,扬起一抹颇耐人寻味的笑,“很可惜,我跟君子这两个字向来扯不上关系。”

雨嫣瞧他那不正经的模样,气得快不能呼吸了。“我要走了,我不想跟你这种人说话。”



她正想走出厨房,但雷振邦却一把握住她手腕,毫不费力就阻挡她的行动,还逼近了她说:“你只有这么一个机会能救他,你不考虑吗?只要你肯成为我的人,一切就能挽回了。”



“明伦不会要我这么做的,我相信他宁可牺牲自己的事业,也不会不要我……要我跟你种人……做那种事……”雨嫣羞红了脸,她根本说不出那些令人难堪的话。



“那可未必。”他眼底写着自信种嘲讽。“看来,你们并不怎么相爱嘛!他留下你一个人,你又不肯为他牺牲,等明天股市一开盘,那简明伦肯定是要支跳楼了,而你也用不着结婚了。”



“你……你未免欺人太甚!”雨嫣虽然这样骂着,但脑袋里不断浮起简明伦今天来之前的表情,还有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万一简明伦真的因此而一败涂地、走上绝路,她该怎么办呢?她能眼睁睁看着他如此吗?不,她绝对不忍心的!但是,她又怎能做出那种不堪的……交易?

雷振邦的眼神含着无限神秘的意味,“第一次见面时我就告诉你了,简明伦根本不应该交错换舞伴的,因为有人可能会抢走他最重要的东西。”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雨嫣连柞梦都没想过这种事会发生在她身上。



他微微一笑,闲闲地道:“我很乐意回答你这个问题。其实,你什么都做错,你只是不应该有一双这么纯洁的眼睛,这么无邪的表情,还有……不应该这么会做菜。相信我,我也是被逼的,谁叫你这么吸引我的目光!”



“不管你怎么说都好,总之,你和我的命运是注定了。”

他的双手抵在她身旁的墙上,她的背后就是墙壁,前面就是他的胸膛,这处境让她进退两难,“我不要,我讨厌你!”



“可是你似乎没有拒绝的筹码,如果你不肯答应,你和简明伦的下场将是失去一切;但如果你答应了,那么简明伦会保有他的公司,前景看好,而且会跟你结婚,你就能拥有你想要的一切了。”



雨嫣仍在内心挣扎着,“你究竟想怎么样?”

“很简单,当我的情妇,直到我厌烦为止。”

听见这可怕的要求,雨嫣忍不住紧紧地闭上了双眼,恨声道:“我做不到。”

然而,雷振邦却在她耳边说道:“那样的话,明天新闻的头条很可能就是简明伦的自杀的消息,你想看到这样的报导吗?”

“你卑鄙!”她哽咽的骂道,眼泪已经快要流出来了。



他的声音虽是那么轻缓,但却表达着最冷酷的意义,“快说好,只要你说这么一声,我立刻打电话过去让简明伦高兴一下,因为如此一来,他就不必烦恼该怎么写遗书了。”



“不……不要逼我……”雨嫣心中矛盾至极,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

天,她该怎么办?这代价为何是如此之高?她舍得明伦自杀吗?她委屈得了自己吗?她真的不知道……

雷振邦再次逼近了她苍白的面容,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机会是需要把握的,我再给你三秒钟,你再不说的话,那你就可以走了,今晚的一切我们当作没发生过。”



雨嫣咬紧牙根,握紧拳头、全身颤抖,听着他念道:“三、二、一……你走吧!”

最后,她终于被逼说出口了,“够了,我答应你!”

她没有选择,为了保护她所爱的人,她只能付出自己的一切了!天啊!为什么命运要如此待她?她只不过是希望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共组一个家庭啊!

“很好。”雷振邦满意地微笑着,立刻放开了她,走到客厅去打电话。

雨嫣在泪眼朦胧中,听到雷振邦说:“我决定投资了,你现在可以开定拟定契约,明天一早我们就签约。”

电话那一端的明伦一定是欣喜若狂中!雨嫣暗暗的想着。

过了几分钟,雷振邦把电话拿给她,“和你的未婚夫说说话吧!”

“喂!明伦……”雨嫣已经混乱得无法言语了,迟疑了片刻才轻唤出声。



“雨嫣,你是怎么办到的?你真伟大了,你救了我的命呢!现在我爸妈总算可以放心了,那些股东们也会放我一马了!谢绝你、谢谢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的感谢。相信我,有了这好的开始,相信我们的将来也一定是一片光明。”



听着简明伦兴奋的言语,雨嫣只是淡淡地说:“嗯。”



“天啊!我现在好多事要办真的走不开!雨嫣,你可以自己搭计程车回家吧?对不起,我要开始忙了,最近可能没有时间跟你见面,你要乖乖地等我,我们很快就可以结婚了。”



“好!”雨嫣的声音哽咽着,她仍因难过而说不完整的句子。

挂上电话后,雷振邦问:“你不打算告诉我们的约定?”

“我说不出口。”她没勇气说出这残酷的事实。

“无所谓,你不想说也好,这样你们婚后会比较和谐。”雷振邦耸耸肩,一副“随便你”的神情。

雨嫣抬起头望着他,只觉得他是全世界最冷血的人,她咬着牙说:“我恨你。”

“很好,我就怕你爱上了我,到时候我要甩掉你可就麻烦了。”

“我永远都不可能爱上你。”她恨恨地说。

雷振邦走近她,抬起她的下鄂,笑得好邪恶。“说得很,这就是身为情妇的第一守则,可千万别忘了。”

雨嫣在心里对自己发誓,她绝对绝对不会忘记的……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