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杜凌 > 《樱花君》
返回书目

《樱花君》

第九章

作者:杜凌

「好久不见了,荀大少爷。」斗庆离开了方才他所站立的地方,走向荀彧,「想不到你竟能来到这里。」

斗庆全身黑衣,一头黑色如丝绸的长发简单地绑了个马尾,双目如暗夜的星子,不见以往邪气的光芒,反而是冰冷得不见人性。

这是不一样的斗庆!

荀彧淡淡一笑,「我一直在想,该是斗庆你才有这能耐,让我栽了这么个跟头。」他所指的,是皇甫嵩军吃了败仗的事。

斗庆微笑,不同以往的冷冽气息顿时笼罩全身。「那是少爷不才,才让斗庆得了个便宜。」

他毫无畏惧的眼神对上了荀彧的双目,嘲讽的语气诉说着对荀彧的不屑,对于他的心思,荀彧自然了解得明明白白。

「你什么时候加入『太平道』?」情况既然已经如此的明了,他也不再隐藏内心的疑惑,直接开门见山的问。

斗庆一笑,「荀大少爷不知道?」

他的眼神是一种猫抓老鼠般的神情,让荀彧看了很不舒服。「你就直话直说吧!不用拐弯抹角。」

「抱歉,我以为荀大少爷无所不知。」他微笑,眼神却是由下往上盯着荀彧打量,「毕竟少爷是被誉为『王佐之才』的青年才俊,斗庆猜想,少爷对于府内的一举一动,都是了若指掌的。」

若是平常人,大概会被斗庆语气中的讽刺而激怒。但是修养良好的荀彧,在听了他这么一席话后,反而笑了出来。

「原来你的心里,一直都记挂着这个称号?连我自己几乎都忘了曾被人这么称赞过。」

斗庆精光一闪,眼神如电般射向荀彧。

接收到斗庆不善的眼神,荀彧也知道自己正在玩火,「难怪中君会说,实际上放不下阶级之分的人,是你!」

话一说完,被激怒的斗庆如鬼魅一般贴近到他跟前,手上的匕首毫无掩饰的贴在他白晰的脖子上。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他露出杀气的眼神迎上荀彧秀美的双眸,却没在荀彧的眼中看到一丝惊慌。

「我知道你敢杀我,而且还很想杀了我。」荀彧看向斗庆,相对于斗庆的气息急促,他显得气定神闲。「在牛头山时,你就想杀了我,不是吗?」

斗庆先是一楞,随即冷笑,「原来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他又不像云中君这么天真。「早在你找我去牛头山劝阻中君,我就猜到不对劲了。在看到那一堆硫磺之后,我就更深信你想杀我。」

「喔?」

「你那时候就已经是太平道的人吧!」荀彧叹道。「你早就想收服牛头山的人入太平道,所以想以官兵的力量阻止中君对牛头山寨下手。但另一方面,你却又向牛头山通风报信,让他们逃走,好收买人心。」

斗庆嘴角扬起笑容,对于他的说法似乎很认同。

「何小姐的事,让中君对我有了芥蒂。而在牛头山上,你又希望我泼中君冷水、扫了她的兴,让她更不想搭理我,所以才找我上牛头山找中君,是这样吧!」荀彧说出斗庆的计谋。「你先前早告诉我山寨的事情,所以你猜想,气走中君的我,还会独自一人去闯山寨,也一定会发现那条通道。而你准备在屋角的硫磺,也是为了等我一个人进入通道时,炸毁入口所准备的,不是吗?」

「但是……」斗庆接口,「我没料到,一向最会和我使性子的小姐,竟然出乎我意料之外,反而和你一起上山寨。」

「这就是你不够了解她的地方。」荀彧淡淡一笑,对于发现斗庆这点的不足,有点暗自欣喜。「如果今天我和你一样身怀武艺,中君大概会如你所料,被我泼了冷水就不会搭理我。可就是因为我的手无缚鸡之力,才让她即使再不快、再气愤,也一定要守在我身边保护我。」

「或许吧!」斗庆的眼神越来越冷。

一扫方才说起云中君的柔情,荀彧面色一凛,问道:「斗庆,你是个人才,却为何要加入太平道,为叛军出谋策画?」

「叛军?」斗庆狞笑,「何谓『叛军』?等到我黄巾军打下天下,史籍记载的就不会是『叛军』,而是『起义』了。」

「不管日后之事,现在是汉家天下,你率军反汉室,就是造反!」荀彧皱起眉头。

「少爷这句话就说得不对了!」斗庆反驳道。「想高祖刘邦,也是击败了西楚霸王、打垮了秦朝军队,才能建立所谓的『汉家天下』。以少爷的说法,这个『汉家天下』也是叛军所建,也是个叛乱之国啰?何况……」他又笑了出来,「现在皇帝昏庸、朝廷腐败,反这样的朝廷,不是天经地义?」

「那么,你认为张角三兄弟可以为人民带来幸福吗?」荀彧的眉头越皱越紧,「你应该知道他们三兄弟是什么样的人物。」光打着宗教的名义招摇撞骗,只想登基称帝却提不出宏伟的建国方略。

斗庆这样的人才,岂能帮助如此眼光狭小之辈?

「我不在乎。我不管谁当皇帝,也不管百姓过得怎样!重要的是,张氏兄弟信赖我,肯让我发挥实力,也会给我相对应的报酬,这就够了。」斗庆直言不讳地说。「至于他们得了天下,要怎么治理、要怎么耍弄,那一点也不干我的事!」

荀彧一楞,没料到斗庆是这种想法。

「那么『鳏寡孤独村』呢?」荀彧问道。「你既能让流离失所的人安居乐业,又为何要将这样的才能弃之如敝屣?」

「我只要出人头地。」斗庆回答。「我要得到相应的身分!如此一来,我才能抬头挺胸的面对小姐。」

「面对小姐?」荀彧简直不敢相信他就为了这个理由。「你以为这样伤天害理得来的身分地位,中君会希罕吗?」

「你这种温室里的花朵,没资格批评我!」斗庆架在荀彧脖子上的匕首,顿时陷入他的脖子,划出一道血痕。「像你这种什么都有的人,怎能体会我的痛苦?」

荀彧只觉得脖子传来一阵剧痛,痛到他无法发声。

看到荀彧痛苦的表情,斗庆兴起一阵快感。他放下匕首,看到荀彧因痛楚而蹲下的身子,不禁微微一笑。「什么『王佐之才』?你文韬武略没有一样比得上我,要不是你的家世背景,又怎能得到这种称号?」

荀彧伸手摸自己的脖子,只觉得触手一片滑腻。他将手掌摊到眼前,见到手掌上都是鲜血。

「等我闯出了名号,小姐……小姐一定会明白,当初她是受了你这张脸的欺骗!」斗庆朝着荀彧吼完,一刀便砍向他。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划空之声。斗庆连忙向后退,但是退得不够快,他手上的匕首已经被准确无误的打了下来。

「小姐?」这么出神入化的功夫,只有云中君才办得到。

只见云中君出现在祭坛上,手上还夹着数把飞刀,刀刀对着斗庆。

「你怎么会来到这里?」确定自己没有眼花,斗庆满脸惊愕。她不是被他困在地道里了?

转念一想,他顿时了解原因何在。

因为他搞错了地道!云中君被困的地道,实际上是祭坛通往外面的便道。他一时不察,竟让她占了便宜。

见到荀彧痛苦的模样,云中君从祭坛上一跃而下,身手矫捷的贴到荀彧身边,将他扶起。当她看到他脖子上的血痕时,满腔的怒火猛地爆发。

「是你?」她扬起头,看向仍一脸不可置信的斗庆,「是你伤了彧大哥?」

「小姐……」斗庆退了两三步,面对他朝思暮想的人正站在眼前,却以怨恨的眼光看着自己,他心中不禁一阵慌乱。

「别叫我小姐!」云中君抬高音量,口气冰冷如二月雪,「早在那天我让你走,就已经切断你我的主仆关系!」

「小姐……」她的话让斗庆如遭雷殛。

这时,云中君赶忙撕下衣袖为荀彧疗伤。虽然他没有喊痛,但光看那道伤口,她心里就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

荀彧会不会就此成了哑巴?一想到这里,她禁不住热泪盈眶。

看出云中君的焦急,即使喉咙很痛,荀彧还是勉强自己用气音说话,「我没事……」他低声说道。

即使声音很小,几乎是细不可闻,却让云中君激动不已。

「你别说话,我会马上带你去疗伤的。」

说完,她转头看向斗庆,只见斗庆站在三、四步远的地方,满脸又是伤心又是痛苦,不复方才面对荀彧时的冰冷与自负。

她抽出长剑,指向斗庆,「告诉我出口。」剑出情断,往日情分就此为止。

云中君的冷漠与长剑,诉说着斗庆最不愿意听到的宣示。

「如果我不说呢?」

剑尖闪着寒光,如同云中君此刻的心境,「那么……就打吧!」说着,她手中的剑如银蛇游龙,刺向了斗庆。

「小姐!」他边躲边喊,始终无法和她针锋相对,「难道你真要为他,切断我们从小到大的感情?」

云中君停下脚步,看着斗庆。

「小姐,从小我们两人就是相依为命啊!」斗庆诉之以情。「我只是想让小姐过好日子而已。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小姐……」

「那全都是为了你自己!」如果她对斗庆还有什么往日的情分,那么在他说出这些话的同时,便全部成了往日泡影。

「小姐?」斗庆一楞。

「谁在乎阶级?谁在乎贫富?那都是你自己的执着、自己的幻想!」云中君吼道。「就算你有了身分地位,就算你有了倾国财产,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我还是把你当作家人、当作大哥,不会因为你有了那些东西,我就会爱上你。」

她看向荀彧,只见他也看着她。

「我喜欢彧大哥,不为他的家世,不为他的外表,只因为彧大哥就是彧大哥。他懂我、知我,在我失去方向时能给我指引,在我冲动时能让我恢复冷静……这许许多多都是别人达不到,不是用那些身外之物可以买的!你知道吗?」

荀彧笑了,即使这个笑容让他的喉咙又隐隐作痛。

「小姐!他哪点比我好?」除了那些身外之物,他看不出他有哪些才华比不上荀彧。

「就算他都比你差,那又如何?」云中君反问。「如果拿杯子和杯盖来比喻,彧大哥就是适合我的杯盖,就算这个杯盖又破又旧又烂又……」

荀彧蹙起眉头,无法出声的他,无奈的听着她毫无顾忌地毁谤自己。

「……但他就是适合我啊!斗庆你的杯盖或许很美、很有价值,但和我配在一起,就是不搭,或许太孝或许太大,看起来就是不相配啊!」

「小姐?」这个比喻听起来很儿戏。

「斗庆!」云中君不让他有发言的机会,「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总有一天,你会找到适合你的杯子!为什么你不了解我所要表达的意思?」为什么要对她如此执迷不悟?为什么又要因此而犯下滔天大罪?

她印象中的斗庆,不是一个如此冷血又冷漠的人啊!

就在剑拔弩张之时,传来了荀彧的闷哼声。云中君连忙看向荀彧,只见他满脸痛苦的神色,嘴唇竟然超乎寻常的发紫。

「有毒?」她惊愕的看向斗庆,「你的匕首有毒?」

斗庆淡淡一笑,「是的,小姐。」他拖时间和她在这里耗,就是为了等待荀彧毒发的时刻。

「你就这么想让彧大哥死?」云中君简直不敢相信,她伸出手,朝斗庆吼道:「拿解药来!」她一剑刺过去。

「小姐,已经来不及了。」斗庆不躲不闪,「就算你杀了我拿到解药,也来不及了。」

云中君一楞,剑锋刺到斗庆的脖子前便停了下来。

「我只问小姐一句话,小姐是不是从协…就喜欢大少爷?」

云中君不答话,只是抛下了剑,挨到荀彧身边,将荀彧脖子上的绷带拆开,发现那伤口开始发紫。

斗庆一见云中君的动作,立刻知道她想做什么,他连忙阻止,「小姐,你不能为他吸毒!」

但他才刚踏出一步,就感受到脸颊传来一阵剧痛。满脸惊愕的他,伸手摸摸脸颊,发现脸上已被盛怒下的云中君以飞刀划破了。

手掌的鲜血,对比小姐愿为荀彧吸毒,他突然懂了……

在小姐心中,他俩地位的孰轻孰重,此刻已经表露无遗。那他又何需再争下去?

「小姐,这是解药。」他从怀中掏出一小包药粉,丢到云中君身旁的地上,「半包药粉敷在彧少爷伤口上,半包药口服。一个时辰内便会解毒。」

云中君一楞,连忙捡起药粉,依着斗庆说的话做了起来。

「等一下,小姐可以朝着你方才待的那个地道走去。走到巽位时,摸墙上砖块从坎方位数来的第七块,便能找到机关。」

什么巽位、坎位?云中君听得一头雾水。

「彧少爷知道。」斗庆说完,便走向四根石柱中的一根,伸手朝向看来毫无异样的柱面上一按,立刻又出现了一条地道。「我要走了,小姐。」他朝云中君行礼,眼神充满不舍,「这次再见,不会再有相见之期,望小姐保重。」

「斗庆?」云中君一楞。

「我……真的很喜欢小姐……」斗庆淡淡一笑,嘴角带着落寞,「如果可以,我真的愿意花费一切代价,只求和小姐共度一生……」

凝视着斗庆突然落寞下来的表情,云中君的喉头好像梗住什么东西一样。

「……可是小姐心所属意的那个人,却不是我……」

收起了方才的冷漠,没有了凛冽的杀气,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在荀府的日子。

只是随着斗庆的身影闪进了通道,石门的关上将两人分隔,注定了这辈子再无相见。

为什么要这样?

云中君不禁滴下了眼泪……

斗庆……斗庆……她再也见不到她唯一的亲人……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大哥,你不当官了?」

位处颖川北方的冀州天候更为寒冷,手捧着瑞雪,穿着棉袄的云中君,转头看向一旁的荀彧。

两人走在雪地里,看着一望无际的白雪,享受片刻的宁静。

脖子上还有些许伤痕的荀彧撑着伞,和云中君一同散步于雪地之中。「我是丢官啦!怎当官?」他说话的声音还是一样的好听、一样的如沐春风,只是配上四周冷冽的气息,有点格格不入。

「皇甫嵩大人没丢官,你倒丢官了!」她想也知道,大概是那个嫁不出女儿的何大将军所搞的鬼。

「别这样说。」云中君想什么,荀彧哪会猜不到?「皇甫嵩大人战绩彪炳,早立下不少战功,朝廷准他将功折罪,也有道理。」

「最好是这样。」云中君颇不苟同,「不过,袁绍大人不是请你到他麾下做事吗?大哥究竟要不要答应?」

荀彧一楞,「你担心这问题?」

「当然啰!」云中君指着雪地,「我们现在踏在人家的土地上,总得顾及一下地头蛇的颜面吧!」

荀彧一笑,他搂过佳人,「这我还真没想到。你知道的,我的心还放在黄河以南……」

「想朝廷?」

「嗯……」荀彧应了一声。「毕竟朝廷在洛阳,不是在邺城啊!如果可以,我还是想为朝廷尽一份心力。」

「何进大人不想让你尽心力啊!」云中君摆明的说。「他已经找了个借口,将你从朝廷轰出来了。」

荀彧皱眉,因为云中君说出了实情。

「谁教你不娶人家的女儿。」她继续说道,「如果你娶了何小姐,现在大概官升不完、财发不完……」

「我大概会先被你杀了。」荀彧叹了口气,「你就少说些心口不一的话吧!」

「我哪有!」

「妳就有!」

两人笑闹了一阵子,荀彧的表情突然沉了下来。

「怎么了?」云中君发现他的不对劲。

荀彧凝视着她,缓缓说道:「你知道……张角三兄弟败亡的消息吗?」

云中君一楞,脸上表情顿时变得很难看,「……我知道。大哥是要告诉我斗庆的消息吗?」

「没有斗庆的消息,他失踪了。」荀彧淡淡回答。「也不知道这算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总之没他死讯传来,对你而言或许是好消息吧。」

云中君不语,看着伞外,发现天空开始飘雪了。

「没有你,就没有今日的斗庆。而没有了斗庆,你又会变得如何──」

「大哥,你要说什么?」云中君面无表情的打断他的话。

「别强迫自己忘了他。」荀彧指着她的心房,「想搁在心上就放着吧!别强迫自己忘了他,别在我面前隐忍不发。他曾经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我也不会介意他是你回忆中的一员。」

「你不介意?」

荀彧将云中君搂入怀中,轻声的说:「我要感谢斗庆,在我无法守护你的时候守护你;在最后又能放心爽快的将你交给我。面对守护你近十年的他,我又怎会介意你将他放在心上?」

「大哥……」云中君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将头一径埋在他怀中。

「下雪了。」荀彧看着伞外的天空,「我们该回家了。」

「嗯!」抬起满是泪水的脸颊,云中君坚定的点头。

对!回家!回到那个属于她和荀彧的家。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