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菲菲 > 《恶整猛男》
返回书目

《恶整猛男》

第一章

作者:菲菲

“二哥!你看你又上报了。”厉家最小的么妹厉洁拿起报纸,对坐在沙发上的厉庆说道。

“上报?”厉宸扬了扬眉,眼光略微瞄了一下厉洁手中的报纸,那上头刊着他与一名美丽的女郎共进晚餐的照片。

“是啊!二哥,我看我们全家,就你最出名了。”

“是吗?你这个小鬼没听过‘人不风流枉少年’吗?”厉宸露出那副他自以为最激洒的笑容。

“是、是!不过,现在风流也要小心一点哦!免得得到了一身病回来,连累了家人。”厉洁挥了挥手,十分的不以为然,“二哥,你应该要和大哥、三哥多学学,免得还没老就‘精尽人亡’

“小鬼,你去哪里学到那么多的‘常识’?还‘精尽人亡’咧!你才二十三岁而已,也不留一点名声给人‘探听’,小心以后会嫁不出去。”厉宸对妹妹的狂放言论,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

“事实,哼哼!”厉宸连哼了两次,“你想想看,大哥是个冷冰块,女人看了莫不退避三舍;
而老三则患有恐女症,我是我们家除了老爸之外最正常的男人,也是最有机会让老爸、老妈抱孙的人了。”言下之意,他当然可以尽情的寻欢作乐。

“是喔……我看是最有机会成为爱滋一族的男人了。”厉洁边说着风凉话边调侃他道:“连这样也这么得意,哼!”

“看来你真的是欠扁了,不过,我现在没有空扁你,等我晚上回家之后,再来修理你好了。”厉宸从沙发上起身。

“怎么了,二哥,你要出去吗?”厉洁问道。

“是埃”厉宸笑着点点头。

“这么晚你还要去哪里?”该不会是去幽会吧?

“反正不会是去公司帮你另外两个有工作狂的哥哥送便当就是了。”他先表态。

“那我知道你要去哪里了。”她自作聪明的猜测。

“那你倒说说看,我要去哪里?”厉宸笑着问厉洁。

“你要去找女人!”厉洁连忙指着报纸上的照片,“是不是和这个女人约好了?”她好奇的问道。

“这个碍…”厉宸扬了扬眉,“已经是过去式了,我今晚约了另一位美丽佳人。”

“二哥啊!那就别怪做小妹的不提醒你,你真的得小心不要得‘爱滋帛回来才好。”她明知“忠言逆耳”,还是用力的警告他。

“谢了,我会将你的‘忠告’谨记在心的。”厉宸挥了挥手,液酒的拿起放在一旁的西装外套,便走出家门。

“宸……别走嘛!”一名十分美艳的女子,扭着美丽的身段,用手勾住了厉宸的腰际。

“是吗?”厉宸露出了迷死女性同胞的邪肆笑容,搂住了美艳女子的腰际,“为什么叫我别走?”厉宸明知故问。

“讨厌!人家不来了……”女子拍着厉房的胸膛娇笑着。

“不来了?’厉宸扬了扬眉,“不来了是指什么呢?不要了吗?”他笑得十分的邪气。

“讨厌!你明知道人家不是那种意思嘛!”

“妮,你的意思是说,你刚才的意思是在说反话吗?”

“你最讨厌了啦,每次都要这么逗人家。”她不停的用赤裸的上半身摩擦着他的胸膛。

“啧啧……你还真是丰满广厉宸看着在他眼前晃动的那一对胸膊,“这应该有三十八D吧?”

他的目测还没出错过,而他相信,这一次他也不会出错。

“你怎么和人家说这个呢?”她的双手掩住了做过的胸部,“你不就是喜欢大胸部的女人吗?”

“是没错!”厉宸笑道。

“那就来嘛!”香妮的小手牵着厉宸的大手,“来嘛……”她不停的用娇嗲的声音说道。

“刚刚不是说不来了吗?怎么现在又要了呢?”他故意逗她。

“讨厌!你明明知道我在说反话,还这么说人家!”

“是吗?”

“对啊!”香妮笑着说道。

“那你不表现出来,我怎么知道你的诚意呢?”他用他那双桃花眼看着赤裸着上半身的香妮。

在他心中直觉的认为,女人就是这一点可爱,虽然有点口是心非,但是,基本上厉宸还是十分喜爱她们的。

看着香妮那身诱人的曲线、迷人的身段、丰满的胸哺……这些都可以抚慰他疲 惫的身躯。

女人是多么的可爱啊!

所以,他怎么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他那个大哥会讨厌女人,而他那个弟弟会有恐女症呢?

女人是这么的可爱,他心想,他们一定没有碰过女人,所以,才不知道女人的好处,说不定他那两个兄弟到现在还是“处男”一个呢!

想到此,厉宸忍不住摇了摇头。

“快嘛?你还在等什么呢?”香妮在厉宸的薄唇上印下一记热吻:“你是不是在想其它的女人啊?”

“我都说了,你没表现出你的诚意……”

“好嘛?那人家来帮你服务嘛!”

“这才是有诚意的表现。”厉宸在床上躺下,而香妮则是褪去了下半身的衣服。

(此处删节)

香妮是他昨天才认识的,昨天,她还像个贞洁烈女一样,断然婉拒了他的邀约,而今天就主动的拨了一通电话给他。

没想到她外表像个贞洁烈女,内在像个放荡的女人一般,在床上是这么的开放。

女人哪!这一点也是很可爱的。

“我要先回去了。”厉宸说道。

“是吗?那你什么时候要再来看人家?”香妮喘着气,不停的吻着厉宸小麦色的胸膛。

“看我何时有空吧。”他敷衍道。

“讨厌?那一定是要很久。很久以后了,说不定以后你就不会再来看我了……”香妮苦着一张小脸说道。

“不会的,难道你不相信我吗?”厉宸说道。

“这……这当然不是了!”香妮连忙摇摇头。

“那不就得了吗?我先回去,有空再来看你。”厉宸抚着香妮柔嫩的脸颊说道。

“那你一定要来喔!”香妮叮咛着。

“知道了。”厉宸下了床,穿上衣服,对香妮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开。


酒吧里

“映黎,你看这个……”阿春拿了一个小小的拉链袋,在宫映黎的眼前摇晃着。

“这是什么?”宫映黎睁着骨碌碌的大眼,看着阿春手上拿着的袋子,不解的问道。

“这是禁药耶!”阿春三八的笑道:“加在水里无色无味,吃下去的人会昏迷,这段期间里都不知道对方对他做什么事哟。”

“真的还是假的?这么神?”宫映黎怀疑的说道:“你去哪里拿到这种东西的?”她好奇的问道。

“别问这个嘛!反正我就是弄得到就对了。你若是不信这是禁药的话,就吃吃看!”阿春激她。

“我才不要。”’

“不然,我们找个男人来试试看好了。”阿春坏心的说。

“找个男人来试?”宫映黎扬了扬眉,心中闪过一阵雀跃,好像满好玩的。

“是啊!你不是最讨厌那种既好色又风流的男人吗?那我们找那种男人下手不就得了吗?到时他如果完全无知觉的话,那……嘿嘿?我们再将他的财物洗劫一空,你觉得如何呢?”

宫映黎看着那个拉链袋里的白色小丸子,也好!反正无聊嘛!给那群好色的男人一个教训也好。

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她那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睛,让她看起来可爱极了,就像个“小恶魔”一般。

恶魔?

没错!她的绰号就叫“小恶魔宫映黎”,平日没什么嗜好,就是喜欢捉弄一些路人甲、路人乙的。

“真的不会出人命?”宫映黎再次的确认,玩归玩,她可不想下半生在监狱里度过。

“当然了!我用我的人格保证。”

“OK?那我就找一个看起来很色的男人来下手好了。”宫映黎高兴的笑道,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上一次她整人的时候是在两个月以前,她扮成了一个大花痴,然后对着一个帅哥猛流口水,害那帅哥上当的想与她“勾勾提”,结果被她恶整得哭天喊地的。

突然,眼尖的阿春看到一名走进酒吧的男子,“哇!好帅哟……”阿春忍不住的叫道。

“在哪里?在哪?”宫映黎在听到阿春的话之后,开始左右张望,难不成目标这么快就出现了?

“在那里啦。”阿春拍了拍宫映黎的肩膀,手指着靠窗的地方。“就是他、怎么样?你觉得帅不帅?”

“帅。”宫映黎虽然只看见了他的侧面而已,但她已经知道那人一定长得不错。

“那就用他来当试验品好了,你觉得如何?”阿春提议道。

“他?”它映黎皱了一下眉,然后心跳突然在漏了一拍之后,开始狂猛的跳着。

奇怪?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突然觉得很紧张呢?她之前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啊?

难道……难道是因为要做坏事的关系?

不会吧?她可是人称‘小恶魔”的宫映黎耶!这种小坏、小恶的事应该做得很习惯了才是埃

真是有点怪怪的。

“对啊!”阿春点点头,然后继续又道;“你不是要找个看起来就很色的男人吗?”

“是啊!我刚才是这么说没错。”宫映黎点了点头。

“那就随便啦。其实有目标,我们就该偷笑了,毕竟这种机会又不是常有的,你上还是我上?”

“我去。”宫映黎站起身,心里有些不想将这个天赐良机让给阿春,但她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将自己衣服上的拉链往下拉,露出了她红色的内在美之后,宫联黎才走向靠窗的地方。

“先生,一个人吗?”宫映黎的小手攀上了那男人的颈项,对他眨了眨眼,轻挑的说道。

“是啊?”厉宸对这种情形已经十分习惯了,他嘴角勾着笑容;转过头看着对他搭灿的女人。

她有一头俏丽的短发,身穿紧身的红色窄裙,再加上她一弯下身,就可以看到的红色内在美,光是这样,他就可以给她七十分。

看着她的脸,厉宸觉得她长得十分可爱,她与香妮是不同类型的女人,而且是没有被他“染指”过的那一型。

在宫映黎看到厉宸的正面之后,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要讨厌他,而且,还是要非常、非常的讨厌他。

瞧瞧他那是什么笑容,这种男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自命风流型的。从她出生到现在,她最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男人了。

也好,整整他。让他得到个教训也好。

一想到此,宫映黎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看起来坏透了。

“有什么事吗?”厉宸再问道,其实不是他爱自豪,女人一见着他,大都会粘上他而且缠着他,所以,眼前这位看来十分俏丽的小女人来找他的目的,他隐约可以猜到的。

“先生,怎么样……你想不想?”宫映黎的小手不停的抚着厉宸的胸膛,“你觉得我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厉宸扬了扬眉,“这么可爱的小女孩该不会是小落翅仔吧?他在心里想道。

“你不知道吗?”

“要看你想的……是不是和我想的是同一件事?”厉宸朗笑,“小姐,你说我说的话对吗?”

“这样碍…那你想的是什么事呢?可不可以说出来听听?”’她的手指轻划过厉宸的五官。

“我?可以啊!”厉宸点点头。

“好哇……那就说来听听吧!”

“我在想……”厉宸将他的唇凑进她的耳畔,“你是不是想和我上床呢?”

他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你好聪明,竟然猜中了。”宫映黎的嘴角漾着大大的笑容说道。看他那个脸,她就很想好好的整他一顿,让他知道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会高兴的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的。

“真的?不过,你成年了吗?我可不碰未成年的少女腥!”未成年这三个字可是他的禁忌,因为,一个不小心,事情可就不容易摆平了。

他爱女人是没错,但是,他可是不想惹到什么麻烦。

“我?”她原以为他只要是女人就照单全收。没想到他竟然不碰未成年少女,这点让官映黎对厉宸的印象由三十分变为三十点五分了。

“是埃”

“我已经二十三岁了。”

“你二十三了?真的吗?别想骗我幄?”厉宸有些不相信,他怎么看,她都不像有二十三岁了。

“这是当然的。”

“那好,走吧!”虽然他刚由香妮的床上下来而已,但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有趣极了,他想好好的“爱护”她一番。

“去哪里?”

“看你要去饭店还是旅馆,都随便你。”他大方的告知。

“那我们去饭店好了,饭店听起来高级一些。”

“走吧。”

“嗯……”宫映黎点了点头,与厉宸一同走出酒吧,坐上停放在一旁的一辆宾士车。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厉震与宫映黎来到饭店的顶楼。

打开房门,服务生侧过身让厉衰与宫映黎失走进去后,便放了一瓶红酒与两个玻璃杯在桌上,“厉先生,若是还有需要什么服务的话,你可以打电话下来。”

“知道了。”厉宸点了点头。

“哇……这里好漂亮啊!”宫映黎走到落地窗前往下俯瞰,夜晚天色漆黑,只剩下点点的灯光而已。

“你喜欢就好。”厉宸笑道,为了女人花这一点小钱,他是不怎么介意的,只要对方高兴就好。

“真的吗?我好感动哦。”

“那就好。”厉宸走到宫映黎的身旁,宫映黎则转过身,面对着厉宸。

“你叫什么名字啊?”宫映黎的小手勾住了厉宸的颈项,笑着间道。

“厉宸,你呢?”

“嘿!不告诉你。”宫映黎娇笑着,“我们只是一夜情而已,我才不要告诉你我的名字呢。”

对啊,若是他知道她的名字,日后要找她不是很容易吗?嘿!这可不行,有谁听过杀人犯在犯案之后还留下他的名字的?又不是个笨蛋!

“不说吗?也许你以后会很想我也说不定。”厉宸自信满满的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宫映黎不解的问道。

“因为,女人一旦和我做过那件事之后,每个女人几乎都会上痛的。”厉宸潇洒的称赞自己的“能力”。

他以为他是谁啊?拥有“一柱擎天”的本率吗?宫映黎对厉宸的话十分的不以为然。

男人就是喜欢拿“那个”来炫耀,她就不知道那有什么了不起。在她看来还不就是“长短’
不同而已。

真是可耻埃忍不住宫映黎摇了摇头。

也许他真的拥有“一柱擎天”的本事,但是这种行为做太多,到时肾亏的话,那他的“一柱擎天”就要变成“永垂不朽”了,到时看他还怎么得意!

“怎么了?为什么摇头?”厉宸看着宫映黎呼道。

“没什么,我只在想,你是不是真如你自己所说的那么厉害而已。”宫映黎笑着回道。

“当然是罗!难道你不信?”厉宸扬了扬眉。

“我没有不信啊,只不过等一下才会知道嘛!你等一下不就可以证明了吗?我先去洗澡,我洗完之后换你洗。”她大胆的在厉宸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好!”

“那你要等我喔?”宫映黎轻拍了厉宸的脸颊一下之后,对他挥了挥手,走进了浴室里。

厉宸则是趁此空档坐在床上,望着浴室的门,毛玻璃的材质令他隐约可以看到她玲拢的身段。

啧啧……没想到她的身材还不错嘛。厉宸在心里想道。

十几分钟之后,宫映黎走了出来,身上只围了一条白色的毛巾。“你等很久了吧?”

“是埃”

“现在换你洗了。”

“我知道。”

“快去吧!”

厉宸点了点头,然后,走进了浴室。

由毛玻璃看到厉宸开始换衣服时,宫映黎偷偷拿出了阿春给她的小拉链袋。

从里头拿出一颗白色的药片,宫映黎将药片放在高脚杯里,然后倒下了玫瑰红酒。

没多久,白色的药片已经完全溶于酒里,宫映黎将酒杯端了起来,轻嗅了一下,发现真的没有任何的气味。

在另一酒杯里,宫映黎只倒了酒,并没有放任何的药片,为了怕自己弄错,喝下了有放药的酒,宫映黎将酒杯一前一后的摆着,有放药的放在靠自己的这一边,没放药的放在另一边。

没多久,厉宸便从浴室走了出来。

“你洗好了啊?我倒了酒耶!反正是服务生拿来的,所以,我就顺便把它给打开了。”

“也好,喝杯酒也不错。”厉宸一点也不反对。

“这里有两杯,你要哪一杯?”宫映黎笑着问道。

“你想要哪一杯?”厉宸不是个笨蛋,虽然真的觉得有些飞来艳福,但是,有些时候他还是小心一点,尤其是眼前这种可爱的女人。

别人不是说过吗,表现得越无害的人就要越小心!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不相信我吗?”宫映黎不悦的说道:“我要喝这一杯。”她将靠近自己的酒杯拿了起来,唇靠近了杯沿,心里十分紧张,正想喝下它时,厉宸出声了。

“我要你手中的那一杯。”厉宸出声说道:“因为,它上面沾有你的口红香嘛!尝起来滋味会不同。”

天啊!幸亏他真的开了口,否则,宫映黎觉得自己就要完蛋了,这一杯灌下去的话,搞不好换她被人家劫财劫色了呢!

“喏,果然是不信人家!”宫映黎将手中的那个酒杯递给厉宸,自己则拿起另一个酒杯,抱怨的说道。

“我又不是这个意思,我刚不是说过了吗?我比较喜欢用沾有女人口红的酒杯。”厉宸给了宫映黎一个很好的回答。

“真的吗?”

“真的!干杯!”

在两只高脚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之后,两人同时喝光了手中的酒,并且一起放到桌上。

“来嘛!”宫映黎的小手牵着厉宸,然后一同上了床,她心里则开始努力的祈祷,阿春的药一定要有效埃不然,她可就得“失身”了?

“好碍…这么急。”

“是啊!人家想知道你是不是有你说的那么猛啊!”

“放心,我一定会让你爽得下不了床。”

该死的,怎么药效还没有发作?宫映黎在心里焦急的暗忖。

厉宸坐上床后,突然发觉自己的头晕晕的,他摇了摇头,但是,昏厥的感觉不停的加重。

“你怎么了?”首映黎娇笑的问道。

“我的头有点晕……”

“你该不会是不胜酒力吧?讨厌!早知道你的酒量这么差的话,那我就不会让你喝酒了。”宫映黎表现出十分“关心”的样子。“你喝醉了,那我们还要怎么玩呢?”

“对……对不起……”厉宸觉得昏眩的感觉不停的加重着,奇怪!他平常酒量并没有这么差啊!

没多久,他终于昏倒在床上。

“原来还真的有效耶!”

宫映黎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小恶魔的笑容。

整人就该整得高干一点,光是洗劫他身上的财物这哪叫整人啊?这只是金光党的手段而已。

她才不是金光党呢。她非要整得厉宸以后再也不敢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得拜倒在他的裤裆底下。

突然,一个荒谬至极的念头门人了宫映黎的脑海中……

“呵……大情圣,你完蛋了,谁教你要落入我的手中呢?我会好好的招呼、招呼你的……呵……”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