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菲菲 > 《恶整猛男》
返回书目

《恶整猛男》

第二章

作者:菲菲

其实,宫映黎并不缺钱,整人只是她的乐趣而已。

将厉宸的浴袍打开,宫映黎立刻看到了他那副结实的身躯。

“啧啧……没想到连底裤都没有穿,还真是省时又省事啊!你可能觉得穿了等下还得再脱掉,很麻烦吧!”宫映黎坏坏的笑着,视线慢慢的往下看。

由他结实的胸膛、腹部、一直到他的男性毛毛的……

宫映黎情不自禁吞了口口水,然后,继续看着他最重要的部分,粗粗的……还毛毛的……


坦白说,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男人的“那个”耶!

该怎么整他呢!宫映黎偏头想着,还是照她刚才脑海中所想的方法吗?对了!就用这个好了。

宫映黎伸出小平,大胆的握住了他傲人的棒子,然后,开始用她的小手抚摸着……

天哪!她真的好紧张,她的心一直在狂跳着。

渐渐地,宫映黎感觉到他的男性象征在她的手中逐渐变得硬挺起来。

哇萨!连在昏迷中他都可以兴奋,真是太高竿了,关于这一点,宫映黎不禁对他十分佩服。

她握住他的坚挺的小手开始轻轻的拉扯着,感觉它开始发热,放大着……

如此一直反复动作着,经过十几二十分钟之后,厉宸的小弟弟突然射出了“某种”粘答答的液体!

“哇……好脏哦……”天哪!怎么会这样啊?回家后她一定要用消毒水好好消毒一番,宫映黎在心里嫌恶的想道。

哦!让她吊了吧!闻起来还腥腥的啊!

宫映黎再度冲人浴室,将她的手清洗得十分干净,才敢再跨出浴室。

“好恶心喔!”宫映黎全身冒着小疙瘩,觉得已浑身感到毛毛的。

望着躺在床上的厉宸那双毛茸茸的大腿,宫映黎又走回浴室里拿了一只刮胡刀,然后,嘴角上挂着邪恶的笑意走近厉宸。

她是变态吗?

不!她不是!

她只是想帮他将脚毛刮干净而已,因为,她觉得光溜溜的看起来比较好看,毛毛的看起来有些丑。

没多久,她便将厉宸的脚毛给刮得清洁溜溜的,从他的皮包里抽出了所有的千元大钞之后,
她看着桌上的纸笔,忍不住写了几行字之后,将纸撕了下来,放在厉宸的身上。

“好啦!一切都大功告成了,这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让你别这么自命风流而已。”宫映黎笑得十分开心。

“亲爱的,我们以后是没缘再相见了。”奇怪?一想到她和他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她的心里怎么会觉得有些可惜呢?

算了!不理它了,她怎么会从儿到厉宸以后,就一直想些有的没有的,真是受不了!

拿下了身上的浴巾,宫映黎换上她来时的衣服,朝昏迷的厉宸挥了挥手,便拿起了自己的东西,一蹦一跳的走出了饭店的房间。

翌日

厉宸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仍然觉得自己的头有些疼痛,他甩了甩头,看向床边,昨夜那个女人早已离开了。

厉宸往下一看,发觉自己身上有“那个”

“难不成那个女人趁自己昏迷的时候,自己坐上去了?那她也未免大自动了吧?”厉宸有些狐疑的想道,但眼前种种的迹象都—一显示他昨晚明明就有和女人做那一件事啊!不然的话,他怎么会觉得自己的下体怪怪的呢?

该死的!昨夜的事他怎么都想不起来呢?

当他的视线接触到自己那双光溜溜的大腿时,他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刮了他的脚毛!

“该死的!若是让我再遇上的话,我一定会狠狠的修理你一顿。”念在她在他昏迷时,还这么自动的坐到他身上帮他好解压力,他还可以勉强的原谅她,只要让她三天三夜下不了床就可以了,毕竟,他是这么的喜欢女人,怎么可能对女人拳脚相向呢?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嘛!

下了床,厉宸赫然发觉一张纸由他的身上飘落下来··,…

“这是什么东西?”厉宸不解的皱紧了眉,弯下身捡起它,但在看清里头的内容之后,他的脸色立刻变得铁青……久久不能言语,只能保持那种僵硬的姿势……他的人生……他大好的人生……全都没了!

厉先生:

我是第两百五十个得了爱滋病人,很高兴你也加入了我们这个大家族,成为里头的一员,为了让你成为我们的“荣誉会员”,所以,我并没有帮你使用保险套,因为,我们志在散播欢乐散播爱,又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呢?
好啦!就写到这里了,下次再见面可别忘了找我慢!没想到你真如你所说的这么的勇猛。最后,恭喜你得了AIDS。
第两百五十号成员

一道雷电迅速的劈进厉宸的脑袋,难道……真让他的小妹说中了?

怎么办?他该怎么办?他竟然得了爱滋病了!

该去化验自己是否得了爱滋病吗?如果他真的得了爱滋病的话,家人、朋友知道他得了病之后,会不会用异样的眼光来看他?

他真的好害怕啊!

一想到此,厉宸便觉得他的人生是灰色的了!

他一定是得病了,不然,那个该死的女人又何必费尽心思做这种事呢?

厉宸的身子往后退了一步,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就快走到了尽头。

他在该做什么呢?是不是该做一些对社会大众有意义的事呢?因为,他就快死了碍…

别人不是说AIDS的潜伏期是五至七年吗?

五至七年……那是不是代表他只剩下七年可以活了!

他都还没有好好的孝他的父母呢!

今天他还在他的小妹厉洁面前,嘲笑他两个兄弟有可能是史上最后的两个处男,可他现在想一想,是处男又有什么不好的?

那就不会借由xin交来得到爱滋病啊!

厉宸顿时觉得全世界都遗弃他了,他现在是不是该住到深山里隐居,直到他下最后一口气呢?

该死的!全都是那个女人!都是那个女人惹的祸!

他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呢?厉宸的头皮开始发麻了起来!

也许他并没有得病碍…厉宸试图告诉自己安慰自己,也许他不会那么倒霉,就算那个女人真的是编号第两百五十号的病人那又如何?他不一定会倒霉的成为里头的一员吧!

但他的信心是越来越渺协…

接受吧!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吧!

厉宸颓然的将手中的纸揉成一团,丢人了垃圾桶里,换上衣服,现在对他来说,什么都不重要了。

也许他该开始数馒头,看看自己还有多少个日子可以活才对!

厉氏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二哥,你怎么了?”厉云的唇上带着温文的笑容,看着走进他办公室的二哥厉宸。

“你不会了解的。”厉宸颓丧的摇了摇头,感觉自己的步伐十分沉重。刚才他开车要到公司的途中,看见了一辆捐血车。

原本,他都会顺便下车去捐血,毕竟捐血一袋、救人一命哪!

但是,他现在有病,怎么可以去毒害其他人呢?他自己有病就算了,他绝对不会像那个变态的两百五十号一样,将他的病传染给别人的。

再想到捐完血之后,那一小袋的饼干、牛奶里头的那一张红色的纸上写着——良心回电。

但他是怎么也不可能再去捐血了。

算了吧!

一切就都交给老天爷吧!都怪自己太滥情了,所以才会遭到如此的报应,厉宸的心里已经有了认知。

“二哥,你不说,我又怎么会了解呢?”厉云仍是一脸的温文儒雅,他明显的感觉到今天的厉宸有点奇怪。

“我说了你也不会了解的。”厉宸挥了挥手。

“二哥,你真的有点奇怪。”

“我不是奇怪,只是知道自己活不久了,”他小声的道,再郑重交代,“阿云,你得和大哥、小洁好好的照顾爸妈。”厉宸很用心、很正经的交代。

“二哥,这我们当然知道,不过……”

“别说了!”

厉云试图说些话来改变办公室里沉重的气氛,“二哥,怎么了?昨晚我回到家时,听小妹说你已经出去了,还约了一个美人,怎么?这种样子根本不像平常的你啊!”

“是啊!”一切都怪他大风流了,昨天晚上他在第一次快活完了之后,应该就要马上回家才对。

全都是为他太好色了!

如果他不“续摊”的话,就不会出事了。

“看你这这种样子,该不会是得了AIDS吧?”厉云开着玩笑说道。

像是被一道雷给劈到,厉宸听到厉云的话,马上倒了一口气怔住了,没想到他小弟也这么说?

误打误撞就说中了他“得”爱滋病的事实,他很自动的把疑问变为肯定。

那他到底该怎么办呢?这个家他是真的待不下去了……他也没有脸再待下丢了,还是去深山隐居吧!

“二哥……”厉云再唤了一声。

“我还有事,先走了。”厉宸转过身,内心觉得自己受到十分大的重创,他的内心正在严重的泣血。

“二哥,大哥有些事交代要给你做耶!”历云连忙唤道。

“不了,我要找个地方止血疗伤。”厉宸说完,便走出办公室,留下厉云不明所以的满头雾水。

宫映黎快乐的开着她的小车车回到家里,虽然昨晚她就离开了饭店,但是,她可是一直玩到了今天下午才想到要回家。

在这段期间里,她回到酒吧,告诉阿春她的“丰功伟业”,然后,她和阿春两个恶女拍桌大笑。

真是十分恶劣!

不知道那个好色男现在如何?是不是躲在棉被里哭天喊地呢!一想到此,宫映黎便觉得自己的全身通体舒畅了起来。

走进家门,宫映黎突然发觉今天家里的气氛怪怪的。

“爸、妈,你们怎么在家啊?”宫映黎看着坐在客厅的父母,好奇的问道,在平常的日子,她的父母都是自己过着自己的生活,很少会回来家里,因为,她的父母已经处于分居的状态,而她则是和她母亲一起祝

“偶尔也得回来啊!若是没回来的话,还不知道你竟然野到现在才回来呢!”宫父不悦的说道。

“女儿野?”宫母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她这样已经算很乖了好不好?”宫母辩道。

“爸、妈,你们今天回来是要吵架的吗?”宫映黎有些不悦的问道。

“不是的,你爸当然是有事才回来找我们的。”

“爸,你有什么事吗?”

“我……”宫父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吗?”

“我的工厂可能有点问题了。”宫父叹了一口气说道。

“问题?什么问题?”宫映黎不解的问道。

“资金上周转的问题。”

“那现在你要怎么办?”

“我想拜托‘厉氏集团’来帮我们。”

“拜托!人家又不是在开慈善机关,为什么要帮你?”宫母说着风凉话。

“妈,爸在说正经的事耶!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宫映黎不悦的对官母说道。

“好,我知道了!”

“那你现在就是想拜托‘厉氏’吗?”

“是啊!”宫父点了点头。

“他们会这么容易就帮我们吗?”不太可能吧!

“我想总得拼一拼吧!不然,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且,我们工厂在很多方面还算不错,拜托他们先找人来评估,也许可行。”

“说的也是。”宫映黎点了点头。

“小黎,你可以陪爸爸一起去吗?”

“一起!为什么?”

“我一个人去会怕。”宫父胆小的说。

“笑话!都五十岁的人了,还会怕这个……”宫母嗤笑道。

“妈……”宫映黎真的快受不了母亲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闭嘴总可以了吧!”

“那我就陪你去好了。”

“我就知道你最乖了。”宫父一副计得逞的样。

“你什么时侯要去?”

“一个星期后吧!”

“嗯!”宫映黎点了点头,看她父亲这样,难道她能拒绝吗!叹了一口气,刚才愉快的心清早已全都没了。

宫敬礼与宫映黎在厉氏企业大楼的,楼等待,好不容易秘书终于通知要他们上去。

为了看起来比较专业一点,所以,宫映黎在来之河便换了一件套装。

“爸,擦一下污吧!”宫映黎抽了一张面纸递给宫父,看他额际上全都是汗水,想也知道他此刻一定十分紧张。

“嗯……”宫父点点头,然后,接过了面纸擦拭着额际的污水。

“走吧!”

上了电梯,他们直达三十楼,厉云的办公室。在敲门后,听到“请进”的邀请,宫父便开门走了进去。

“请坐,是宫先生吗?”厉云推了推金边眼镜后站起身,斯文有礼的问道。

“是的。”宫父点了点头与宫映黎一同坐在沙发上。

没多久,秘书便端来了咖啡,放在桌上。

“你今天来的用意我们已经知道了,但是,我们公司似乎没有必要帮你们啊!”厉云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

“厉先生,请你帮个忙好吗?我们只是缺一笔资金周转而已,也许你可以找人来评估我们工厂,我们只是先向你惜而已,以后一定会连本带利的还你们的。”宫父恳求道。

“不可能的,也不是说我们不帮你,只不过宫先生的厂房都已经超贷了,就算我们想帮也无能为力。而且,在商言商,我们怎么可能去帮你呢?若我希望赚取高额利息,其实根本没有必要,恕我直言,我只怕到时连本金都收不回来呢厂

“是吗?”宫父十分沮丧的说道,是啊!厉云说的没错,“厉氏”要冒的风险真的太大了。

“没错!”厉云点点头。

“厉氏是我最后一个希望了。”

“我也只能说抱歉了。”

“嗯……”虽然在来之前,她便有吃闭门羹的心理准备,但是,在看到父亲如此沮丧的样子,宫映黎还是有点难过。

“没关系,我也知道你们有你们的难处。”宫父站起身,点了点头,“很抱歉耽误厉总的时间。”

“没关系。”

“我们先走了,映黎!”

宫映黎也朝厉云点了点头,跟着起身,随着宫父走出厉云的办公室。

宫映黎低着头,一直跟在宫父的身后,突然一个不小心,她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人。

“对……对不起!”宫映黎连忙道歉。

“没关系!”对厉宸来说,反正他的死期将至,就算被人撞一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宫映黎抬起头,看清了站在她面前男人的脸。

咦了这个不是一个星期被她恶整的那个倒霉鬼吗?他怎么也在这里?对了!她突然想起来,
他说他叫厉宸是吧?

同样是姓厉,那他……应该是这间公司里头的人了?

一想到此,宫映黎连忙低下头,深怕他给认出来,因为,她这么恶整他,他若被认出她,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你……”眼前的女人厉宸似乎有一点印象,但是,一时之间他也忘了自己曾在哪里见到她。

“我们是不是见过?”

“不……不!我们怎么可能会见过呢?”宫映黎讪笑着,连忙挥手否认。

瞧她那么紧张的样子,厉宸可以确定自己一定见过她,只是,一时想不起来而已。

搞什么!竟然在这里见到他,真是衰毙了!宫映黎在心中暗忖,她原本以为他们是无缘再相见了,所以,她才敢那样恶整他,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他!

难道真的是人家说的“冤家路窄”吗?

“映黎,怎么了?”宫父问道。

“没事!没事!”宫映黎连忙挥挥手。

“那就好。”宫父点了点头,“走吧!”

“嗯!”宫映黎连忙跟在宫父的身后,踏着小碎步离开了。

她……他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她呢?

厉宸皱紧了眉,望着那个离去的背影。

她身上的衣服如果换掉的话……如果换成辣妹装的话……这个念头瞬间闪人了厉宸的脑海里。

她不就是那个第两百五十号吗?。

是啊!就是她!就是她将爱滋病染给他的。

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她竟然会自投罗网!要不是她的话,他又怎么可能得到爱滋病呢?

可恶!

看她刚才走出来的方向,应该是从厉云的办公室走出来的吧!

也好!如果是的话,他就可以问问看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也可以顺便查清楚她是否真的得了爱滋病?

他已经过了七天疑神疑鬼、提心吊胆的日子,他真的受够了,那个女人做的好事,让他连在家里也不敢穿短裤到处行走,而是随时随地保持整齐的衣着。

因为,他那双被剔得光溜溜的双腿,若是被他的兄弟、妹妹看到的话,他一定会成为他们的笑柄。

他才不做那种事呢!所以,就算是在睡觉的时候,他还是穿着长裤。

好了,现在他终于找到她了!

厉宸连敲门都没有,便推开了厉语办公室的门。

“有事吗?二哥!”厉云抬起头,看着走人办公室的厉宸。“真难得,你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到公司了。”

“刚才来的那两个人是谁?”厉宸劈头便问。

“宫敬礼吧,另外一个应该是他的女儿。”厉云想了一下说道。

“女儿?”厉宸扬了扬眉,“他们来这里做什么?”他再问道。

“来借钱周转的。”

“我们公司什么时候变成钱庄了?”厉宸嘲讽的笑道,很好!既然他们是要来借钱的,呵呵……那他可有筹码了。

“怎么了?二哥!”厉云不解的问道。

“他们真的很缺钱吗?”

“是啊!”厉云点了点头。

“这样好了,你明天打电话叫他的女儿来一趟。”

“二哥,你该不会是对宫敬礼的女儿有什么企图吧?”厉云用怀疑的双眼看着厉宸,以他那么好色的个性,肯定是想染指人家。

“你别问那么多,只要照做就好了,明天十点,我在会议室里等她。”厉宸笑得十分奸诈。

“好!”厉云点点头,对于二哥的事,他一向不会过问,因为他深知以厉宸的个性,他玩归玩,很有分寸。

“没事,我先走了。”

“不留下来帮忙看公文吗?”

“不。”厉宸说完,便挥挥手离开了。

宫父挂上了电话,原本一张烦恼至极的苦爪
脸,一下子全都变了。

宫映黎怀疑的看着官父,不懂为什么他的表情会一下子变得那么多,难不成有人肯借资金让他周转了吗?

不可能吧!他不是说“厉氏”是他最后的一个希望了吗?而他也被拒绝了啊!那应该不会有人借钱给她父亲了啊!

难道他去地下钱庄借钱?不可能的!宫映黎摇摇头,否定了这个可怕的想法,父亲应该知道地下钱庄的可怕。

“怎么了?”宫映黎问着笑呵呵的宫父。

“我们工厂有救了。”

“有救?”

“是的。

“你上次不是说过‘厉氏’是你最后的希望吗?”她不懂,人家不是拒绝帮忙吗?

“是啊!”

“你现在又找到了一个新希望吗?”

“也不是这么说,只不过是厉氏改变了心意。”

“改变心意?”

“是的,刚刚厉氏的人打电话来说,他们改变主意了,他们会派人来评估我们的工厂,看是不是还有救,如果可以的话,他们还会将我们列为子公司,无条件帮助我们工厂。”他笑得合不拢嘴。

“真的?”奇怪!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改变心意了呢?宫映黎的心中升起了一个疑问。

“嗯!但他们要你明天早上十点到厉氏企业大一趟。”

“找我?为什么找我?我只是个不相干的人耶!”顿时,宫映黎有些不好的预感,难道是……
厉宸?

一想到厉宸,她就不禁开始觉得头皮发麻。

也许她被他认出来了,她这么恶整他,他一定是要对她进行报复。

那她会不会死得很凄惨?

“我不去行不行?”宫映黎苦着俏脸说道。

“不行!你怎么可以不去呢?这可是关系到我的工厂,你一定要去。”宫父板起脸来怒道。

“但是……”

“映黎,你别让我生气。”

“我知道了。”宫映黎在无奈之下,只好迫的点点头。

一想到明天,她就开始忍不住全身发抖起来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