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菲菲 > 《恶整猛男》
返回书目

《恶整猛男》

第三章

作者:菲菲

宫映黎全身冒着冷汗的坐在厉氏的会议室里等待,刚才,她刚到这里,便被秘书小姐带到这间会议室,而且里头没有半个人。

到底是谁想见她!难道真如她所想的一般,是那个好色的厉宸!

她的心就像悬了十五个水桶一样,七上八下的。

看了看表,该死的!都已经十点半了,那个约她的人还不来,她一向最讨厌迟到的人了,要不是今天的事情关系到她老爸的工厂,她才不来这个鬼地方呢!

宫映黎低着头,小脑袋瓜子不停的转动着,一想到那天她是如何的恶整厉宸,她就忍不住露出笑意。

“什么事这么好笑?官小姐?”厉宸开门走进会议室,不意外的看到宫映黎已经坐在椅子上等他了。

果然是他!

一见到来人正如她所料的是厉宸,她不禁感到全身发毛。

“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一些很好笑的事。”宫映黎连忙摇头说道。

“好笑的事?”厉宸坐在她的对面,“你所谓好笑的事,里头有没有包括我?”他意有所指的问道。

“怎么可能有你呢?”宫映黎讪笑。

“是吗?”

“是啊!我又不认识你。”她假装道。

“不认识我?不过,我似乎见过你。”

“那一定是你记错人了。”她马上否认。

“我的记忆力一向很好,不可能认错人,尤其是女人。”厉宸懒懒的说道,拿起了桌上的茶暖了一日。

“恭喜你的记忆力超强,对了!你还没有自我介绍呢!”宫映黎脸上带着笑容说道。

“我以为你早已经知道我的名字,所以,就没有自我介绍。”

“先生,我还没那么神通广大好吗?”宫映黎也拿起茶杯慑了一口。

“你有的,最起码你有那种能耐,不是吗?”厉宸看着宫映黎有别于那一天的辣妹打扮,今天的她和那天的小太妹在打扮上差了很多,这种感觉十分不错。

“先生,你不以为你该去看看医生了吗?”

“好吧!既然你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咱们明人眼前不说暗语,我想知道那天晚上所有的事。”他明说了。

“什么事?”宫映黎继续装傻。“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而已,你怎么会说这么奇怪的话?”

“宫小姐,那天晚上你扮小太妹,勾引我上床,我想知道所有的细节。”厉宸索性将所有的事摊开来。

“我!我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我可是个堂堂的大家闺秀,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呢?先生,请你不要污蔑我好吗?你这种话会有损我的声誉。”宫映黎假装板起脸,十分紧张的说道。

“大家闺秀?呵……你可知道你那天晚上所做的一切,全都被录影监器给录下来了吗?我若将那卷录影带拿去警察局,你以为你会如何!”厉宸随口胡掰,其实,哪里有什么录影带啊!

录影监器?他说的是真的吗?

一想到此,宫映黎便不住偷瞄一下“老在在”的厉宸。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将那卷录影带交给令尊处理,看看他的反应好了。”厉宸再想出一招必胜绝招。

交给她老爸?那干脆直接教她死算了!

“你……”宫映黎羞得满脸涌红。

“我怎么样?我看宫小姐还是承认算了,不要再挣扎了。”

“我……”宫映黎终于点了头,她觉得自己真是没用极了,也许厉宸只是在唬她而已,但是,她就是会怕啊!万一他不是在唬她的话,那就真的事情大条了!

“那我叫什么名字?”厉宸闲散的问道。

“厉宸。”宫映黎鼓起勇气说道。

“很好嘛!原来你还记得我的名字。”

突然,宫映黎觉厉宸的眼变了,由原本的情懒变为此刻的凌厉,而且这个发现也令她全身发毛。

“是碍…”宫映黎苦笑着。

“既然你都承认是你了,我要详细的知道那一晚发生的所有事。”厉宸用清冷的语调说道。

“你不是说有录影监器吗?”宫映黎怀疑的问道。

“那是骗你的。”他闲闲的说。

“你……”宫映黎气得说不出话来,没想到他竟敢骗她,而更可恨的是,她竟然笨笨的被他给骗了!

亏她还自认为是天才呢!

“我怎么样?你已经承认了,不是吗?”厉宸用锐利的眸光看着她。

“而且……”是啊!她为什么这么笨,她应该要打死不承认才对啊!她为什么就这么呆呆的点了头呢?

“我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是爱滋病第两百五十号,宝贝?”厉宸寒着脸问宫映黎。

哇咧!没想到他还真的相信了!哇……他怎么这么笨啊!

看来他真的是被给整得惨兮兮的,若非现在的情况不允许她大笑,否则,她真的会笑倒地上。

“那是我骗你的。”她用小手掩住了嘴,强迫自己不要笑出声,免得引得厉宸发怒,毕竟,现在是她有求于人嘛!

“你为什么要这么骗我,这么整我!”厉宸隐忍着怒气问道。

“我只是看不惯你那种自命风流的样子而已,如果你不信的话,那你大可以去抽血检验。”

“真的吗?”厉宸高兴的问道,从那天以来,他就一直提心吊胆,现在听到宫映黎这么说了之后,他终于放下心来。

“是啊!”宫映黎点了点头。

“哪……那一天晚上……”

“我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她赶忙表白。

“是吗?那为什么我会……”

“你会怎么样?”宫映黎不解的问道。

“射!”厉宸不客气的对她“说清楚、讲明白”。

听到厉宸的话,宫映黎的小脸忍不住又再红了起来。

“我都说了没发生什么事了。”

“我知道,不过,我很想知道为什么没发生什么事,我还会那样!”没想到她这么随便的逗一下就脸红了,厉宸突然觉得宫映黎有趣极了。

“我只是用手……”宫映黎哺哺的说道。

“你说什么?”厉宸有些怀疑自己是听错了,她刚刚说什么来着?他似乎听到她说用“手”?

“我说我只是用手!”宫映黎红着脸大声的再说。

厉宸一愣,随即放声大笑。

“有什么好笑的!”宫映黎扬起了音量问道。

“是很好笑啊!”厉宸说道。

“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好笑的。”

“是吗?是谁刚刚说自己是大家闺秀的?”厉宸讽刺的问道。

“够了!姓厉的。”

“我是姓厉没错,你不知道吗?”厉宸打哈的说道,宫映黎的答案真的令他感到意外极了,他没想到她竟然大胆到这种程度。

“够了!”

“你为什么刮我的脚毛?”厉宸再问。

“因为我高兴,我讨厌你那双毛茸茸的大腿。”

“在你对我做了这些‘好事’后,你想我要怎么对你呢?你以为这么整人很有越吗?”

厉宸的眸光在一瞬间变了,他的声音虽然仍然十分轻柔,但是,听起来非常 冰冷。

宫映黎的心跳漏了一拍,“不会吧?你不像是这么会记仇的人……”’她连忙帮厉宸戴了一顶高帽子。

“很抱歉,我就是那么会记仇的人。”厉宸一点也不领情。

“这样碍…那你想怎么样?”宫映黎终于勇敢的抬起了头。

“我想怎么样?看你这个样子,似乎已经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了,是吗?”厉宸好笑的问道。

“是啊!不然,你想我还能怎样?”

“是不能。”厉宸点了点头。

“你想怎样,快说吧!”她已有必死的决心。

“我?你觉得我该怎么对你呢?你让我担心害怕了这么久,还刮掉我的脚毛,这若是人发现的话,我的脸是不是要丢光了!更何况你现在又有求于我,你认为如果你是我的话,会不会放弃这次的大好机会呢!”厉宸就像抓住了宫映黎的小辫子一般,开始逗弄她。

“求你?我没有求你!”开什么玩笑!她可是堂堂的大女人,何时求过人了?

“没有吗?”

“本来就没有。”她嘴硬的说。

“你定没有?”

“喂!你别把我当白痴好吗?”宫映黎不的说道。

“你父亲不是需要一笔资金周转吗?”厉宸十分好心的提醒她。

“就算是也不关你的事吧?我要求人也不是你。”开什么玩笑,他以为他姓“厉”,她就该求他是吗?

这真是本世纪以来最好笑的笑话了!

“容我提醒一下宫小姐,昨天你和你父亲去找的那个人,正好凑巧不小心是我弟弟,而我也很不客气的就是他哥哥。”厉宸笑着揭穿谜底,眼则紧盯着她那张表情十分丰富的小脸。

“你是他哥哥?咳……”宫映黎险些被自己的口水给哈到,她连咳了几声,“你再说一次好吗?”

“我说厉云是我的弟弟,厉刚则是我的哥哥,我想我说的话,对我弟弟及哥哥是绝对有的。”

“什么?”宫映黎扬起了声音。

完了……完了……毁了!

她怎么这么衰啊!

她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呢?如同厉宸所说,如果她是他的话,被人这么恶整过,她会怎么报复?

她向来不是宽宏大量的人,所以,一定会再恶整对方回来。

而他……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当右脸被人甩了一下耳光,左脸又自动凑过去让人再打一下的那种圣人,他应该是会狠狠的整她才对。

她真的完蛋了!

“你没有听错。”

“那现在……”宫映黎讪笑了几声,“厉先生会不会大人不记小人过呢!”她连忙向他确认。

“这是不可能的。”他斩钉截铁的告诉她。

“是吗?”完了!宫映黎的内心在滴血,哭泣中……

“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想想看,只要我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你父亲是否可以取得厉氏的各种资助,你觉得如何?”

“你这是在威胁我?”她气极败坏的控诉。

“算是吧!不过,你也可以现在马上转身就走。”

“你话都说得这么明了,我要如何转身就走!”宫映黎讽刺的说道。

真是有趣的女人,她应该可以带给他新鲜感。

既然刚好有了这个机会,他会好好的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好好的逗弄她一番,让她知渲戏弄他会有什么后果。

而且,她刚才不想说过了吗?她最讨厌像他这种自命风流的人了?冲着她这句话,他会让她爱上他、然后自愿对他献身,在她爱上他之后,再狠狠的一脚踢开她。

多么完美的一个计划啊,他向来不是这么恶劣的男人,但是,宫映黎真的是太令他生气了。

天知道他在这段期间里,一直不敢与其他的女人一起共度美好的夜晚,过着“守身如玉”的生活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怕自己将爱滋传染给其他人啊1

好吧!他在这段期间里忍受的一切不满足;他全都要在她的身上一点一一滴的追讨回来,等他玩腻了她,他再狠狠的将她甩到一边去凉快。

她让他这般愤怒,让他心中只想狠狠的教训她。

“看你的样子,似乎已经想好了要怎么整我了是吧?”

“没错。”

“说出来听听吧!”她认命的说。

“好哇!”厉宸点点头,从椅子上站起身,到宫映黎的身旁,“我要你跟着我。”

“跟着你?什么意思?”宫映黎不解的问道

“搬到我住的地方。”

“你在开什么玩笑?我为什么要搬到你住的地方?”光看他那个眼就知道他不怀好意,她如果去了,那不是羊人虎口!

不行的!宫映黎用力的摇头。

“不要,就算了!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勉强人,尤其是女人,你现在就可以挥挥衣袖,不带一片云彩的离开这间会议室了。”厉宸说着冰话。

“如果我真的从椅子上起身,挥挥衣袖离去,我会如何?”宫映黎有些害怕的问道。

“你不会如何的。”

“是吗?我很怀疑。”她才不信他这种小人呢。

“是你父亲会如何。”他老实的说。

“你还真是个小人。”宫映黎忍不住阵道。

“我再怎么小人,也没有你来的卑鄙不是吗?”

“哼!”

“你的决定呢?”

“我有选择的余地吗?”她恨恨的说。

“看来是没有。”厉袁笑道。

“那你还问我?”宫映黎给了厉宸一个白眼。

厉宸耸耸肩。

这个可恶的男人,等她逮到机会的话,她绝对会再狠狠的恶整他一次。快了!她一定要忍耐,俗话说得好,女人报仇三年不晚,她会等待时机的。

“好啦,我答应就是了。”

“那你父母那一边?”

“我自己会搞定。”

“很好,很高兴我们达成了协议,你现在可以回家告诉你父母这个好消息了。”

“这是个烂消息,才不是好消息¥”宫映黎皱着脸抱怨。

“你又知道了?也许他们会认为这是个好消息也说不定。”有多少名门世家的千金想攀上他啊!

他相信宫映黎的父母一定会很高兴的。

“是吗?”宫映黎狠狠的瞪着厉宸,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想撕烂厉宸那张讨人厌的嘴脸。

“是的,过些日子我会派人到你父亲的工厂去考核。”

宫映黎从椅子上起身,闷闷的走出了会议室。

厉宸仍旧坐在椅子上,兴味十足的看着她的背影,她这只小白老鼠终于落入了他的掌心了。

而他这只猫则会一直玩弄她,直到她无力挣扎,他才会慢慢的将她生吞下腹,呵……

“爸,妈,我回来了。”宫映黎疲 惫的走人客厅,宫父正坐在沙发上等

“回来了?”

“是啊!妈呢?”

“去打麻将了。”

“哦!”宫映黎点点头,正想上楼,被宫父唤住了。

从宫映黎早上踏出家门时,宫父就一直在家里担心宫映黎会得罪厉氏的人,好不容易看到她回来,他心也放宽了一些。

“找你去厉氏的那个人是谁?”宫父连忙问道。

“厉宸。”宫映黎怀疑的看着宫父,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原来是厉二公子。”

“怎么?爸,你知道他吗?”他很有名吗?

“是啊!”宫父点了点头,“上次我们去见的是厉三公子,这次怎么会变成厉宸找你去呢!怎么?你认识他吗?”

“不算认识!”

“你和厉宸谈的结果怎样?”过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他说好,愿意先派人去评估你的工厂,可以的话就帮助你。”’

“真的?”虽然昨天厉氏已经说会派人来评估,但是,今天听宫映黎亲口说,他心中十分高兴。

“是啊!过些日子,他会派人去你的工厂考核。”

“那就好,那就好。”宫敬礼欣喜万分,“不过,厉宸怎么会愿意帮我们呢?”

“他说要我当他的女朋友。”她无奈的回道。

“你的意思是说——厉宸看上你了吗?”宫敬礼感到十分意外。

“算是吧!”宫映黎耸了耸肩。

“女儿啊!你可要把握这次的机会,如果你真的嫁给厉宸,那我们就要发达了耶!”

“老爸!”宫父的话出乎宫映黎的意料之外。

“对啊!你有没有想过,厉氏可是国内知名的集团,我们这种小工厂,怎么可以和人家比
啊!”

“那你也用不着这样吧?厉宸可是有名的花花公子耶!”官映黎有此不悦的道,她父亲的反
应令她反感极了。

“那又怎么样?还不都是过去的事。”宫父挥挥手继续说道;“过去的事都过去了,现在的才是最重要的。”

“受不了你!”

“女儿,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

宫映黎觉得自己都快气晕了0爸,别说了!”

“女儿……”

“我都说别说了。”

在宫映黎快要发火之际,宫父终于闭上嘴。

“女儿,你怎么了?”

“算了!没什么。”宫映黎挥了挥手。“过几天我要搬出去。”她缓缓的说道。

“搬出去?为什么?”宫父问道。

“厉宸要我搬过去和他同居,如果我不答应,他是不会资助你的工厂的。”宫映黎说道。

“这样碍…”

“你觉得如何?”她好希望宫父阻止她。

“你就搬过丢吧,我的工厂……”宫父垂下头哺哺的说道,不敢注宫映黎的目光。

没想到父亲真的这么说,宫映黎觉得有些心痛,原本她会以为他会反对,但他的回答竟出乎她的意料。

“我已经答应他要搬过去了。”宫映黎说道。

“嗯!”宫父点了点头。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上楼了。”

“好!”

听见宫父的回答,宫映黎伤心的走上楼去。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