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菲菲 > 《恶整猛男》
返回书目

《恶整猛男》

第四章

作者:菲菲

“勉勉强强,喂!你不出去我怎么整理衣服啊!”看厉宸还站在她的房间里,宫映黎不悦的发火。

“看来你的火气还挺大的。”

“不关你的事。”

“你想整理就整理,我又没有打扰你。”厉宸笑道,坐在那张铺了鹅黄色床单的床上。

这个可恶的臭男人!出门最好踩到狗大便,再不小心跌到水沟里,她在心里忿忿的想道。

当着厉宸的面,宫映黎打开了她其中一口行李箱,将里头的东西全倒了出来。

宫映黎倒出来的东西令厉宸有些傻眼,那花花绿绿的,就像是一座小山的,竟全都是内衣。

从白的、粉黄,粉红、大红,大蓝……甚至到黑的,全都有,而且样式也十分齐全。

有衬裙、有吊带,也有最保守的内在美!

“啧啧……你买的内衣还真多。”厉宸忍不住说道。

“我有收集内衣的兴趣不行吗?”每次和朋友上街,当她走到内衣专柜,就会忍不住挑几件漂亮的内衣。

“当然可以!”厉宸下了床,走到宫映黎的身旁,蹲了下来。

“你做什么?”宫映黎不解的问道。

“看看你的品味和我的有没有差别,”厉宸手拿起其中的一件看着,“你喜欢红色对不对?”

“对啊!”宫映黎点点头。

“碍…这件样式很不错。”厉宸笑了几声,将内衣翻了过来,看着背后的钩子。

“是吗?”宫映黎有些不以为然,她喜欢什么款式、什么颜色的,似乎都与厉宸没什么关系吧?

“不过,这件以后少穿。”

“为什么?”宫映黎不懂为什么他会突然听她少穿这件内衣,她喜欢穿哪一件,似乎与他无关吧!

“因为这个钩子不好解,我在解的时候会觉得很麻烦。”厉宸将这件放下,然后又拿起了另一件,“像这一件,这一件就很不错,前扣式的!感觉很棒,以后你都买前扣的好了,不然,我也可以陪你去选购。”厉宸得自己实在是太体贴了。

她还以为厉宸会发表什么伟大的言论呢!

原来,她少穿这件内衣的原是因为这件内衣的扣子不好开?

笑死人了,谁说她穿内衣就是为了要让他解扣子的?这个男人真是卑鄙,无耻、下流……到了极点,满脑子都是一些Se qing思想。

“喂!你的脑子里可不可以装些比较正常的思想!”

“你这是什么意思?”厉宸说道,手里还是拿着官映黎的内衣,一件件的翻动着。

“我的意思是指——”宫映黎用手指指着厉宸,“你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我装了些什么?呵……你想呢!”厉宸反问。

“反正绝对不是一些与‘清纯’两字沾得上边的东西。”宫映黎气呼呼的道,顺手抢回他手中的那件红色内衣。

“清纯?你是说你清纯吗?”

“当然,最起码比你好多了。”宫映黎十分骄傲的抬起头说道。

“是!是!”厉宸点了点头,“宫小姐是十分清纯的女人,清纯到会用手帮男人‘做’!”

“你——”宫映黎气得满脸通红,看来那一夜对他的恶作剧是她一生中犯过最大的错误!

“我怎么样?”厉宸的手握住了她的小手,放在他唇边轻咬了一下。“不过,你也真是勇气十足啊!”

“好痛!”宫映黎连忙将手给缩回来。

“碍…”

“你别这么笑好不好?你的笑容让我看了很碍眼你知道吗?”宫映黎瞪着厉宸。

“碍眼?”厉宸扬了扬眉,“会吗?女人都说我的笑容十分潇洒。”厉宸笑道。

“潇洒?那是唬你的,你哪一点看起来潇洒了!”她不屑的道。

“是吗?我可是自认为全身上下都十分有男人味,不然,女人怎么会这么喜欢我呢?”

“受不了!我看你是极度的自恋吧?”宫映黎忍不住摇摇头,真搞不懂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种变态的男人呢?

“这是事实,难道你不觉得我长得十分俊逸吗?”他现宝的说。

“你?”

“是啊!”

“我只是觉得你长得很奇怪,而且还自恋到这种程度,真不是人可以做到的。”

“你——”厉宸怒极反笑,“也许我真应该让你见试一下我的题力,让你知道为什么女人会迷上我。”

“哦?是吗?”

厉宸的大手住了宫映黎的手臂,将她拉向他。

“你想做什么?”宫映黎有些害怕的问道。

“做什么?”厉宸的嘴角扯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我想……”他的头低下来,“让你知道为什么女人会迷上我而已。”

他的唇在她的双峰间隔着衣服用力的吮咬。

宫映黎则是不停的挣扎着,“放开我啦!你这个千年大色魔……”

“不行!我都还没有尝到你的芬芳,岂能这么简单就放开你呢?”厉宸的短发有些乱了,感觉上似乎又更坏了一些。

“芬芳?”

“是啊!”厉宸的唇凑上了她的,用力的在她的唇瓣上吮吸,魔手也不停的往下抚摸着她玲现的曲线。

“住手”

“我不停。”厉宸在她的耳畔轻轻的呼着气,大手则探人她的两腿间,不停的隔着衣物抚摸着。

“不要……”宫映黎的小脸红了起来,感觉自己全身都热了起来,被厉宸抚摸的地方也“怪怪的……”

“你是怎么抚摸我的?”他的舌头探人了她的唇瓣里。

“我……我……我只是……”

“你只是非常的不乖,不是吗?”他用中指在她两腿间的四处轻按着,并且不停的揉弄着。

“不要这样……”

“呵!让你尝尝被我抚摸的滋味是如何,放心!我还不会进人你的,我只不过要抚弄你,就像你上次在我昏迷时所做的事一样。”他用低沉的嗓音说道。

“我不是……对……对不起……”

宫映黎觉得全身都着火了似的,她的双眼微眯,小手企图抗拒,但无能为力。

厉宸的大手解开宫映黎牛仔裤的拉链,然后将手伸了进去,恣意的抚弄着。

“别……”她的身子弓了起来。

在寻到了她的花心时,厉宸的手指用力的刺人。

“碍…痛……”

厉宸不停的用力抽送着,另一双手也在她玲拢的曲线上不停的爱抚着。

“你是不是也是这么做的?”

“不……”宫映黎不停的扭动着身躯。“呜……”她不停的抽泣着,“不要这样……”

在她十分润湿时,厉宸的手指由她的瓜子里抽了出来,并且放开了宫映黎。

“怎么样?”厉宸笑得十分邪魁。“以后你若是不听我的话,我就这么处罚你。”

“我……”宫映黎大口喘着气,感觉下体有些湿。

“记住哟!以后我说的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否则……”厉宸笑了几声,双眼看着她的身躯,“你知道我会怎么对付你的。”

“你这个色魔!”宫映黎又羞又恼的瞪着厉宸,他这个千年大色魔,竟然对她做这种事!

真的是太过分了,她纯洁的身子竟然遭他的脏手给抚摸遍了,她一定要趁半夜,拿一把菜刀将厉宸的脏手给剁了,宫映黎在心里期许自己。

“怎么了?还想要吗?”

“去你的!”

“还有,在这间屋子,你不准穿牛仔裤。”

“为什么?”

“为牛仔裤十分不好脱,尤其是像你穿的这种紧身牛仔裤。”厉宸解释道。

“你这个可恶的臭男人!”宫映黎从床上拿起枕头,用力丢向厉宸。

而厉宸则是轻轻松松的接住,然后,嘴角挂着笑容,将枕头又丢回床上,从地板上起身,笑笑的走出宫映黎的房间。

宫映黎则是咬牙切齿的看着合上的门。

“二哥,你最近真的很奇怪。”厉宸说道。

“为什么?”厉宸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晚上,厉宸回到厉家大宅与家人共进晚餐,在吃饭之时,他们都会乘机的闲聊打屁。

“前一阵子你不是还一副世界末日要到了的样子吗?怎么现在又变回以前一样精神奕奕了?”厉宸笑道。

“那时我是真的以为世界末日要到了啊!”厉宸笑着说道。

“为什么?”正在盛汤的厉洁问道。

“因为,那时我以为自己得了爱滋玻”厉宸闲闲的说道。

此话一出,所有的人动作全都停了下来,就像是定格了一般。

“儿子啊!你该不会是风流过头了吧?”于柔担心的看着厉宸,“你是我最大的希望了,因为,最少你还有和女人在一起,但你千万不能带些有的没有的病回来啊!”她惊慌的说道。

“亲爱的妈咪,那是误会。”厉宸连忙的说道。

“确定吗?二哥,你是不是真的得了爱滋病了!”厉洁害怕的问道。“那你不要接近我,我还这么年轻……”

“我都说了是误会了,放心吧!亲爱的家人,我没有玻”厉宸笑着说道:“小妹,来!二哥亲一下。”

“不!不要……你不要接近我。”厉洁赶忙从椅子上起身,端起碗,迅速喝完里头的汤,“我昨天的小说还没看完,我先上楼去了,爸,妈,哥哥们,你们慢慢吃,不打扰了。”说完,厉洁一溜烟的便往楼上冲。

“真的吗?”于柔还是十分担心。

“真的。”

“那就好、那就好。”于柔连忙拍着胸脯道。

“放心吧!妈咪。”

“嗯!”

“阿宸,如果你那么有空的话,就将心思放在公司上吧!”厉刚以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对厉宸说道。

“不!我这样就很满足了。”他只要有女人就可以了,工作上的事全都丢给他的大哥和小弟吧!

反正他天生就是这么醉生梦死、这么堕落,这样的日子也过了二十七年,他早就习惯了。

“阿宸!”厉刚皱起了眉。

“嘿!我有事先走了,亲爱的爸妈,有空我再回来看你们。”

“你不在家里过夜吗?”于柔不解的问道。

“不了,暂时不会。”

“为什么?”厉家的大家长终于出声了。

“我在我另外租的房子里养了一只猎。”

“养猫?”

“所以,我现在得回去看看她有没有乖乖的在家,还是又出门乱跑了!我先走了,有事打电话给我。”

“在外头别玩得太过火。”兄弟多年,厉刚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厉宸的猫指的是什么呢?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厉宸挥挥手,便踏出了客厅。

厉宸回到他所住的地方,发现客厅里并没有人,便走人宫映黎的房间。

“你在做什么?”厉宸走向宫映黎,由于宫映黎房间没开灯,所以暗暗的,只能隐约看到床上有人。

“没什么,只是在睡觉。”

“是吗?你晚餐吃了没?”

“吃了,我去附近吃的。”

厉宸走到床边,“那就好。”他打开灯,发觉宫映黎背向着他,他拍拍她的肩膀,“转过头来。”

“不要……”宫映黎摇头拒绝。

“为什么?”厉宸不解的问道。

“我说不要就不要!”

“是吗?”

“我怕你会吓到。”她警告道。

“吓到?”

“是啊!”

“我保证自己不会吓到。”

“好吧!那是你说的。”宫映黎翻过了身,慢慢的将棉给拉了下来……

“哇——”厉宸真的吓到了,“你在干什么?”瞧瞧宫映黎的脸上上了一层乌漆抹黑的泥,只露出了两个眼睛及鼻子和嘴巴而已。

“果然被吓到了吧!”宫映黎十分得意的说道。

“你在做什么?故意要吓我吗?”

“拜托,我才没有这么无聊呢!”宫映黎从床上翻身起来,走进浴室,洗掉那一层泥。

“不然呢?”

“这是保养品。”

“保养品?”厉宸扬了扬眉,“这种像水沟里的黑泥是保费品?”他才不信呢!

“喂!你别形容的这么恶心好不好?等一下会害我将刚才吃的东全都吐出来。”宫映黎不悦的说道。

“好吧!我以后不说了。”

“那就好!对了,刚才有个香妮的女人打电话来找你。”

“知道了!”厉宸点点头。

“那么晚了,我要睡了。”宫映黎看着坐在她床上的厉宸,“厉先生是否可以移动尊臀,走出我的房间?”

“可以。”厉宸笑着点头,然后一把抱起宫映黎。

“喂!你做什么啦?”

“睡觉。”厉宸说道,抱着宫映黎走出她的房间,转人自己的房间里。

“你自己回你的房间去睡就行了。”宫映黎不的说道,这个该死的大色魔,她在心里不停的咒骂着。

“我习惯晚上有女人陪我一起睡。”

“我可不习惯与男人一起睡。”宫映黎应道。

“是吗?没关系,以后你就会习惯了。”他将她抱上床。

“喂!你很无耻耶……”宫映黎缩在墙角狠狠的瞪着他。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无耻的。”

“哼!”

“其实,你想想看,你也没什么损失,是吗?”厉宸说道。

“没什么损失?才怪!我亏大了。”宫映黎道。

“你哪有亏大?”厉宸扬了扬眉。

“我本来就亏大了。”

“你仔细想想,你的全身我都摸遍了,现在陪我睡有什么差别吗?”厉宸笑着说道。

他说她全身都让他给摸遍了是没错……宫映黎低头思索着厉宸所说的话。

“反正我只要不‘进人’你的体内,不就没关系了。”厉宸无耻的继续发表歪理。

对啊!他说的没错,反正他摸也摸过,亲也亲过,看也看过,似乎没有必要怕他嘛!

“你要保证不可以‘进人’幄!”宫映黎抬起头看着厉宸要求道。

“我保证。”

“真的吗?”

“对,我只是摸摸你、抱抱你,你也可以摸我啊!”

“摸你?”宫映黎想到她恶整厉宸所见到的巨大的“那个”,而且还越摸越大,“我才不要呢!”

“不要是你自己吃亏幄!到时候你别来和我吵。”厉宸说道。

“喂!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仿佛是在说我的话不值得信任是不是?”宫映黎扬高了声音。

“这话我可没说,是你自己说的。”

你这个千年大色胚,你就别让我过到机会,否则,我不狠狠的恶整你,我的名字就倒过来写!宫映黎在心里诅咒。

“快来吧!”

“你还没洗澡。”

“我刚才洗过了。”

“我没看到。”

厉宸的嘴角露出耶邪的笑容,“你的意思是说一一你要看我洗澡是吗?好!没关系,我这个人一向最大方了,既然你想看,我也不会这么小气!不过,你可真令我意外,没想到你除了有收集内衣的好之外,还有偷看男人洗澡的兴致,真是令我意外极了,啧啧……”

“你——”宫映黎的小手指着厉宸,忿忿的说道:“我又没有那个意思,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

这个死色胚,专门曲解她的话,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

“不然你不是说你没看到我洗澡,所以不算吗?”他胡言乱语。

“那也不代表我有看男人洗澡的嗜好啊!”宫映黎吼道。

“别这么凶嘛……”厉宸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反正就算你有的话,我也不会说你的,这么凶做什么呢?女孩子还是要留一点给别人探听。”他夸张的说道。

“留给人家探听?”宫映黎不禁嗤笑。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对!你说的全是对的。”宫映黎敷衍道。

“好吧!”厉宸走到衣柜前。

“你要做什么?”

“你刚才不是嫌我没洗澡吗?我现在就去洗澡!怎样?你真的要看吗?”厉宸笑得十分邪气。

“去你的!”

“女孩子说话不要这么粗鲁。”


“你管!”

“是吗?呵……”厉宸笑着打开衣柜,从里头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之后踏入了浴室。

宫映黎则是嘟着嘴坐在床上。

没多久,厉宸便从浴室里踏了出来,洗了个香喷喷的澡之后,当着宫映黎的面解开了他的裕袍。

“喂、喂!你是在做什么啊?”宫映黎吓了一大跳,不停的嚷嚷着。

“你很吵,你知道吗?”

“喂!你是有暴露狂吗?”

“暴露狂?”厉宸扬了扬眉,“我刚才没有和价说吗?我晚上睡觉除了要女人陪之外,我也不穿衣服。”

“不穿?”宫映黎扬高了音调。

“是啊!不穿衣服睡比较舒服,你不觉得吗?”厉宸赤裸着身子,上了床。

“这……”一见到厉宸没有穿衣服的样子,宫映黎的嘴巴开始结巴了起来,她低下头,不小心的看到了厉宸的“重要部位”。

倒吸了一口气,宫映黎忍不住骂自己的眼睛怎么老喜欢乱瞄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呢?真是的!

“怎么了?你又不是没看过!”厉宸笑道。

“你不要一直强调我看过你的那里,好不好?”

“你不只看过还摸过呢!”厉宸补允的说道:“如果你现在想做的话,我也不反对,你快脱衣服吧!”

“不要!”

“我都说不会‘进人’你了,快!不然我无法睡觉。”厉宸催促道。

“开什么玩笑?你能不能睡觉关我什么事?”他在讲什么笑话啊?

“你的意思是指你不要了?”厉宸不悦的扬了扬眉。

“如果是的话呢?”

“那我就要和你父亲说,你的态度实在是太不合作了,我看我得取消帮你们公司周转的承诺。”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卑鄙?”这个卑鄙,无耻的男人竟然用这件事来威胁她,真是太恶劣了,“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

“很抱歉,我这个人做事就是这样,这就得看你了,我又没有强迫你一定要做。”

他又露出了那个坏坏的笑容。

“是,你是没有强迫我一定要做,你是让我不得不照着你的话去做而已。”她恨恨的回道。

“是吗?”

“还不是吗?”

“快脱,我累了!想好好的睡一觉。”

“你保证不会对我做什么事?”宫映黎仍然十分不放心。

“我没有保证不会对你做出任何事,我只是保证不会‘进人’你而已。”厉宸纠正宫映黎的话。

“那……那好吧!”

宫映黎勉强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始一件件的褪除衣衫……

“把内衣及底裤全都脱了。”

“喂……”宫映黎瞪着厉宸,他只是要她陪他睡觉而已,干嘛连她的小衣物都要一起脱掉?

真的是很可疑哟!

“快!”厉宸不耐烦的说道,“你可别把我的耐心全给磨光了。”

“哼!”宫映黎冷哼一声,将她身上红色内衣及裤褪去,才爬上床。

厉宸在宫映黎上床后,一把抱住她,将她压在他身下。

“喂……你不要话不算话啊!”宫映黎惊叫着。

“我哪有说话不算话啊?我现在只想摸摸你。碰碰你而已,反正我只要不要忍住不‘进人’,不就可以了吗?”厉宸看着宫映黎说道。

“这倒是。”宫映黎点了点头。

“那你就不要抗拒了,知道吗?不然我会把你给绑在床上。”他用低沉且极富磁性的声音警告道。

绑在床上?宫映黎听到厉宸的话,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他刚才说什么?

他是说要将她给绑在床上吗?

不会吧?这男人不会是有特殊的嗜好吧?难道他喜欢把女人给绑在床上?

“你喜欢把女人绑在床上吗?”宫映黎害怕的问道。

“还没绑过,也许你可以当第一个,怎么样?有兴趣吗?”厉宸用手描绘着她可爱的五官。

“我没兴趣。”宫映黎连忙摇头。

“也许你以后会有兴趣也说不定!呵……”厉宸笑道。

“去你……”宫映黎的脏话才吐了两个字而已,她的唇便厉宸给封住了。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