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菲菲 > 《恶整猛男》
返回书目

《恶整猛男》

第五章

作者:菲菲

(此处删节)

她发现厉宸下了床,不知道从那里变出了一卷录影带。

“这是?”

“我这里有装录影监视器。”厉宸将录影带放进了录影机,按下了PLAY的键。

“什么?”宫映黎震惊的坐起身,她身上卷着棉被。

不会吧?他该不会将刚才他们两人做的事全都录起来了吧?一时之间,宫映黎恐慌了起来。

“来,看看嘛!”厉宸搂着官映黎的肩,坐在床上欣赏。
“你¥”

“我刚才才记起我的录影监视器没关,瞧!在那里。”厉宸的手指着一处十分隐蔽的地方,那里有一台十分小的录影监视器。

“我……”

“看看也好。”

“不要!”宫映黎猛烈的摇着头。

但录影带已经开始播放了,刚刚宫映黎与厉宸所做的事,一幕幕全都被拍了下来。

“别再放了!”宫映黎十分困窘的想和厉宸抢摇控器,但却无法得手。“关掉它。”

“仔细看嘛……”厉宸笑的邪邪的,与其说他是不小心忘了关的,还不如说他是故意的。

没错,他是故意的,为了报那个老鼠冤。

“看到了没?你很兴奋?”厉宸指着播放的画面说道:“你双腿间已经很湿润……”

“不要!不要放了。”宫映黎不停的摇着头。

“怎么样?”

“你到底是不是变态?”

厉宸耸耸肩,“我只是不小心录到而已,怎样?想不想拿到这卷录影带?”厉宸关掉录放影机下了床,取出录影带后,又走回宫映黎的身旁坐下。

“还给我!”宫映黎怒吼道。

“想要吗?来拿……”

宫映黎扑到厉宸的身上,和他抢他手中的录影带。

“给我!”

“你拿不到的,死心吧!”

“还给我。”

“我们打个商量。”他又设下陷队

“什么商量?”他到底想怎样?

“反正你也让我看光了、摸完了,就干脆一点,让我进去吧!”厉宸邪笑的提议。

“什么?你竟然又威胁我?”

“你觉得如何?”

“如果我不要呢?”宫映黎冷着声问道。

“那我只要将这卷带子每天放出来温习,让你看看你是什么模样。”厉宸又无所谓的耸耸肩。

“你真是我见过最无耻的男人了!”宫映黎陈道。

“谢谢,我会把它当成夸奖的,怎么样?”

“我……”

“给你三秒钟考虑,一、二、三——”

“你刚才不是保证不会‘进人’吗?现在怎么又说要了?她还在挣扎。

“我的意思是要在你的同意之下,才会进人,你到底考虑得怎么样?”厉宸十分闲散的对宫映黎说清楚、讲明白。

宫映黎咬紧牙关,用力的点了头。

“我就知道,你最乖了。”他夸奖她。

“哼!”

“不过,录影带得做完才能还给你。”

“我可以说不行吗?”宫映黎用眼睛白的地方看了厉宸一下。

“当然不可以!

(此处删节)

厉宸抚了抚她的短发,在她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后,与她相拥而眠。

翌日,宫映黎张开了双眼,发现床边早已没有厉宸的影子,她连忙下床穿上了底裤,从厉宸的衣柜里拿出了一件他的衬衫穿上后,走出了厉宸的房间。

“原来你在这里。”宫映黎在餐桌前找到他。

“早啊!昨天上睡得还好吗?”厉宸对宫映黎露出一个笑容,关心的问道。

“将录影带还给我!”宫映黎气呼呼的道。

“别生气。”厉宸伸手将宫映黎拉到他的腿上,

“啧啧……没想到你穿我的白衬衫居然这么性感。”晨爆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室内,穿透了白衬衫,让厉宸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玲拢的身体。

“你别说一些有的没有的,赶快将录影带还我。”宫映黎吼道。

“一大早的,火气别这么大。”

“我看到你,火气就自然的升了起来。”宫映黎双手叉腰的怒道。

“哦?是吗?”厉宸扬了扬眉,大手很自然的圈住了她纤细的腰肢,露出邪邪的笑容,“不过没关系,如果你火气这么大的话,我可以帮你退退火,免费服务的喔!”

“去!”

“别这么凶嘛!”他将头埋在她的肩膀,魔手十分“自然”的伸进了她身着的白色衬衫内。

“喂喂……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啊!”宫映黎气红了脸,他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此时,宫映黎真的十分确定,厉宸的脑中装的全都是“好色”的脑细胞。

“有啊!你说话我有在听。”他的手抚上了她的浑圆,不停的爱抚着,而他的脚则是伸到了她的双腿之间。

奇怪,不该是这样的,他应该要在她对他献出了她的清白后,就一脚踢开她才对啊?怎么会这样怪怪的呢?

就像他刚才一早起来,他应该就要像往常一样,去冲个澡、淋个沿,洗去他一身的汗,但是,他却这么的……舍不得。

舍不得?是的!他确定那是舍不得的感觉。

他留恋着她留在他身上那种淡淡的香味,舍不得洗去它,他甚至还不停的端详着她的面容,觉得她沉睡的样子,被他爱抚的样子甚至她在他身下喘息、申吟的样也令他觉得眷恋不已!

厉宸觉得自己真是有点怪怪的。

也许那只是暂时的,她只在他这里住了两天而已,他当然对她还会觉得有“新鲜感”了,等日子久了,他应该就会腻了,到时他再一脚端开她就行了。

对她的感觉全都是暂时的,就像他对其他的女人一样,一个星期那种热度就会退了,他会狠狠的甩开她的,厉宸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

“那你不要这样乱摸我!”

“反正我们昨晚摸也摸过了,进也进去最里面了,在再让我摸一下、亲一下、抱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

“是没错……”宫映黎傻傻的点了点头。

“那不就对了吗?你穿得这样真是性感极了,而且,扣子才扣了两颗而已。”他将她放在餐桌上。

“不会吧?你该不会又想要了吧?”

“对!”

“你真的是‘无敌铁金刚’吗?你这么神勇,小心以后会‘精尽人亡”,以后永远都不行了。”

“女人不可以说这种话。”

(此处删节)

厉宸将宫映黎的底裤拉下来,正准备接下一个动作时,他房间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该死的!厉宸有些烦躁的停下动作,走进房间接电话。

“喂!”他有些气恼的说道,受伤还残留着宫映黎身上温热的体温。

“二哥嘛?是我!”

“阿云,有什么事吗?”他的手按到了录音的装置,但是,他一点也不以为意。

“你养的猫如何了?”

“还不错。”

“可能会结婚吗?别忘了你可是爸妈最大的希望。”厉云笑道。

“结婚?和宫映黎?呵……怎么可能!”他可是抱定了不婚主义的男人,怎么可能结婚呢?

“那你为什么和她一起住?”

“她让我有很新鲜的感觉,等玩腻了,我自然会将她赶出去的。”厉宸笑道:“我对这种女人没有多大的兴趣。”

“是吗?那爸妈可能会很失望。”

“你和大哥这两个史上唯二的处男才最令爸妈失望呢!告诉爸妈,我是不会娶她的,因为她之前整过我,我现在只是要报复而已。”

“二哥,别太过分了。”厉云厉宸的做法有些不以为然。

“不会的,没什么事的话,我要挂电话了。”

“嗯!”

厉宸收了线,走出卧室。

“谁打来的?”’

“我弟弟。”厉宸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和她说那么多?但是,他却很自然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哦!”宫映黎点了点头。

“啧啧……你怎么把扣子又给扣上了,我还没进行到最后一个步骤。”他摇头指责道。

“我才不想理你。”

“是吗?可是我好想要你理我,我好难受……”厉宸感觉他的坚挺在胀痛,若不快点纤解
的话,他一定会爆炸的,他抱她,不停的她的身上磨蹲着,手也不停的在她的身上摩擦着。

“我才不想理你,你自己去冲冷水啦!”宫映黎推开厉宸走进自己的房间。

厉宸只好在求爱不成之下,真的跑去浴室冲冷水,说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用冲冷水澡来解决他的欲望呢!

“好无聊!”宫映黎用脚踢了正在看电视的厉宸道。“为什么住在你这里,我会这么无聊呢?”

“无聊?”厉宸将官映黎拥在怀里,亲了亲她的脸颊,他发现他真的很喜欢搂着她,不然,为什么他们这种同居的日子已经过了两个星期,他还不腻呢?

“是啊!我很无聊。”宫映黎点了点头。

“好吧!那我就让你没时间喊无聊。”

“喂!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看到他那种邪气的笑容,她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住在一起两个星期,她也渐渐了解厉宸了。

她发觉厉宸真对她很好,对她的生活起居都十分的照顾,甚至在他偶尔去公司时,也会打电话回来给她。

这种感觉令她觉得心头暖暖的,就像是有一股热流流窜过一般,也许她只是对厉宸的偏见太深了,也许他是真的喜欢她呢?

不然,他没必要对她这么好啊!

在这两个星期,她也慢慢的接受了他,不再对他有偏见,她甚至表现得就像个沉浸在爱河中的小女人一般。

她发现自己真的一点一滴的被厉宸给吸引了,她爱上了他啊!

“不然我要怎么说呢?你觉得我要如何说才好?”厉宸笑笑的反问。

“喂……你别脱裤子啦!”宫映黎发觉厉宸有个十分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凡事都用下半身去思考。

“你不是喊无聊吗?”

“是啊!”

“那我们来做一做,你就不会那么无聊了嘛!”厉宸笑的“色色的”,“我保证你不会再一直喊无聊了。”

“不要啦!”宫映黎拍了拍厉宸的脸。

“那不然你干嘛喊无聊?”

“无聊就一定要做那件事吗?”

“最起码可以排遣无聊嘛!”

“让我来想想看有什么好玩的。”宫映黎低头思考。

“好哇!你想到再告诉我,我一定会配合的。”

“配合?你确定?”突然,宫映黎想到一件好玩的事,她不是一直想整厉宸吗?是始终没机会付诸行动。

好了,现在有机会了!

也许她可以再整整厉宸,从他的身上取得一点点小小的乐趣吧!他应该是不会介意才对。

“是啊!怎么了?你想到什么有趣的事了吗?”

“是想到了。”宫映黎用力的点点。

“说来听听。”

“你说你会配合的哟!”

“嗯!”厉宸点了头。

“好,你在这里等我。”

“你要做什么?”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宫映黎说完,立刻冲出厉宸的房间,再回来的时侯,身上穿了一件极性感的红色衬衣,她的两点隐约可见,而下半身则是穿着了一件黑色的丝质吊带裤。

“啧啧……”厉宸看得眼睛差一点凸了出来,“你这是引人犯罪吗?”他笑着道。

“才没有咧!”

“哦?难不成这是你说的游戏?你要在我的面前跳艳舞给我看?”看来,他还真是有眼福了。

“我何时说要跳艳舞给你看了?”她答道。

“不然你穿这样……”他意有所指的用眼瞄着她的身躯,“红色的衬衣,黑色的裤再加上丝袜。

“你到床上去嘛!”她对厉宸说道。

“好!”厉宸点了点头,很自动的坐在床上,并且躺下来。

宫映黎则跨坐到他的身上。

厉宸扬了扬眉,“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情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主动呢!坦白说,厉宸真有些“受宠若惊”。

宫映黎笑着道,“手伸出来。”

厉宸十分配合的伸出手,宫映黎立刻用一双红色的丝袜将厉宸给绑在床上。

“嘿!你不会有什么不良嗜好吧?”

“有也全是跟你学的。”宫映黎对厉宸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会吗?我记得我还没把你绑在床上吧?”厉宸苦笑。

“是没有!”宫映黎摇了摇头,“不过,你有说要把我绑在床上,我在想……与其让你绑我,还不如我绑你。”

“那只是开玩笑的。”厉宸连忙解释。

“是吗?”

“是啊!”厉宸用力的点头,宫映黎的笑容让他觉得有些毛毛的,而他现在又动弹不得,只能让人“为所欲为”的份!

一向都是他对别人为所欲为的,现在情况变了,这样的改变,坦白说,让他的心里真的有点怕怕的。

“来不及了。”

“你该不会是想鞭打我或者是想对我滴油吧?”厉宸皱起眉。

“鞭打?”宫映黎扬了扬眉,“你没说我还没想到耶……”她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谢谢你提醒。”

天!他干嘛和她说到“鞭打”及“滴油”这两样“酷刑”呢?

瞧瞧他到底在于什么?他要是没说的话,宫映黎还不会想到,现在可好,他可是大大的提醒了她,也许下一秒他就要被鞭打得奄奄一息了,

“不会吧!你不会是的那么残忍的想鞭打我吧?如果你一个不小心,下手太重了,而我一不小心‘挂了’,以后你就没有人可以给你幸福了。”厉宸连忙对宫映黎洗脑。

“哦!是吗?”宫映黎将身子压低了些,开始将厉宸的钮扣一颗颗解开,然后,低下头在他宽阔的膛上不停的烙下细吻。

“是啊!”

“放心,我会很小心的,不会伤到你,你放一百个心吧!”她说道。

“可是,我会担心……”厉宸由她圆弧的领口望进了她浑圆的胸脯,那雨颗小小的红蓓蕾看得厉宸猛吞口水。

“有什么好担心的?你不是告诉我不用担心吗?”

“但是,现在立场变了!”

“你别怕,别怕,我会很轻的……”她伸出了手指,轻轻划着他小麦色的胸膛。

“你想做什么?不会又想刮我脚毛吧?”开什么玩笑,他的脚毛可是历经了一个月才好不容易再度长出来,若是宫映黎再拿刮胡刀来刮它,真的是太残忍了。

“当然不是。”宫映黎摇头。

“那你现在要怎么样?”

“我要把你的眼睛给蒙起来……”

“不用吧?”

“你都说你会配合了。”宫映黎用刚才厉宸说的话来堵他。

“但是……你玩这种SM的把戏还要我配合?”

“好啦!没关系啦!”她将她的衬衣拉了下来,露出了她的胸部,然后,用她的胸部摩擦着厉宸的脸。

厉宸看得两眼发直,觉得全身晕陶陶的。

“好”

“这种姿势如何?”宫映黎不是笨蛋,她当然看到厉宸那种色迷迷的眼神。

“很好。”而且还好得不得了,厉宸在心想道。

“那就这么决定了。”宫映黎将厉宸的眼睛给蒙了起来,开始解开他的皮带和西装裤,最后是底裤。

“喂喂……你为什么脱了我的裤子?”

“我帮你服务。”

“帮我服务?”难道她的意思是说——她要自己“坐”上去吗?一想到此,厉宸便毫无异议的用力点头,“辛苦你了。”他有礼的说。

“这是应该的。”宫映黎拿出一枝黑色的油性麦克笔,在他的身上写下几个字……

“你拿什么东西在我身上乱画?”

“你明天就知道了!”

“快放开我!”

“才不要……”宫映黎快乐的露出了一个笑脸,很满意的看了他的下身一眼,才下了床。“你等明天吧!明天我就会放开你了。”

说完,宫映黎便高高兴兴的离开了厉宸的房间。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