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菲菲 > 《恶整猛男》
返回书目

《恶整猛男》

第六章

作者:菲菲

翌日

宫映黎手中拿着一个杯子,走到厉宸的房间,走到他的身旁,轻轻的解开了蒙住他眼睛的布条。

“起来了!”宫映黎轻拍着他的脸唤道。

但是,厉宸睡得很熟,根本就叫不起来。

啧啧……没想到他被绑成这样还可以睡得这么的熟,真是厉害!宫映黎在心里想道。

手中的杯子慢慢的倾斜,她将冷冰冰的水全都倒在他的脸上。

冰冷的液体让厉宸倏地睁开眼,“做什么啊你!”他不悦的说道。

“谁教你叫不起来。”宫映黎耸了耸肩。

“所以,你就用这种方法叫我起来?”

“是啊!”宫映黎解开了绑着他手的丝袜,退开了一步,“你现在可以看看我在你身上写些什么了。”

“什么?”厉宸甩甩头,这才想起了昨夜的事,他连忙走到穿衣镜河照镜子。

一看之下,他的脸色马上变得很难看。

宫映黎的确没有刮他的脚毛,但是……但是……她在他身上写了字,而且是会令他吐血的字,并且,还在他的身上画了一幅图。

该死的小女人,她在他的身上写了“我是大淫虫”,然后,还在他的重要部位上画了一个大象头,大象的鼻子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柱子”。

“怎么样?我做得不错吧?”

“是不错!”

察觉到他的脸色变了,宫映黎讪笑了几声,看来他生气了!

她刻意的打了个呵欠,“嘿!你该去洗个澡,我再去睡个回笼觉。”说完,宫映黎就想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等等,想跑?”厉宸露出邪气的笑容。

“是啊!我想跑。”宫映黎用力的点点头,早就知道他不是这么认命的肯她整的男人,看样子,他又想报仇了。

“你以为我会让你跑吗?在你二度这样恶整我之下。”他的手拎着她白色衬衫的衣领,坏坏的笑道。

“好玩!你自己说我想怎么玩你都愿意配合我的。”宫映黎十分无辜的对厉宸辩道。

“但并不表示这样也可以啊!”

“生气了啊?”她用肩膀轻撞了厉宸一下。

“没错。

“小气鬼。”宫映黎对他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你自己说要配合的,现在又生气了。”

“是你玩得太过火了,你看你把我画什么样子?”

宫映黎瞄了他身上一眼,“不会啊!我觉得画得好可爱耶!尤其是那个大象头,全世界没有一个人会画得比我还好。”

“你的意思是说——我要感谢你?”厉宸扬了扬眉。

“是的,没错!”宫映黎自以为是的说0为了将我伟大的画作留下来,我决定拍照留念。”她笑得甜甜的。

“拍照?”她不会是想将他现在丑态拍下来吧?

这个可恶的小女人!

“是啊!你不觉得拍下来留作纪念是个不错的想法吗?”

“我不觉得有哪里好。”他危险的说。

“讨厌啦!”宫映黎拍拍厉宸的胸膛,“你有没有立可拍,我去拿来拍,免得等下拿到冲洗店去洗照片,会被人家发现。”

“你真的太皮了。”

“好啦!有没有嘛?”

“没有!”厉宸摇头,就算有,他也不会拿出来。

“那我自己去找。”宫映黎正想离开,却被厉宸一把拉住了。“放开我,做什么啦?”

“你以为做了坏事就可以找到机会逃脱吗?”厉宸笑得邪气极了。

“啊?哎呀呀……”她讪笑着,“我像是那种做了坏事就跑的人吗?我怎么可能是那种坏人
呢?”没想到厉宸还真是精明,她原本是想借着去找东西而“落跑”,没想到还是被他发现了。

“像,而且像极了。”厉宸点点头。

“我才不是这种人呢!”宫映黎扬高下巴,冷哼道。

“是吗?”厉宸用怀疑的双目看着宫映黎,随即笑了,“不过,现在你有机会可以证明你是不是做了坏事就想偷跑的人了。”

证明?教她证明?他也未免太奸诈了吧!

她若是一只小狐狸的话,那厉宸早就已经修成精了。

“嘿嘿,那你要我怎么证明?”宫映黎可怜兮兮的间道:“你看我的脸,上面明明写着我很有诚意来解决这一件事,你就放过我嘛!”

“放过你!你想我像是那种人吗?”

“不像!”是啊!若他是那种会轻易放过她的人,那她现在会这么“可怜兮兮”的受他的凌虐。躁路吗?

虽然他“欺负”她的感觉很好,而她也很高兴任他一再欺负,每一次她的心里都是甜甜的,
那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有欺负她的事实,所以,她是弱者。

“你就别指望我会宽宏大量的原谅你了。”

“别这样嘛!”宫映黎眨着媚眼,“不然这样好了,我尽力对你做补偿好不好?别生气嘛……”她用娇嗲的声音撒娇道。

“你想怎么补偿?”他的眼中满是兴味的看着她。

“这样好了,你先放开我!”

“好!”他倒要看看她又想要什么花招了?

“就这样。”宫映黎先解开自己身上的白衬衫,“让你大饱眼福,如何?”她解开身上的两颗扣子,将衬衫拉了下来,“你觉得这样如何?”她露出了香肩。

“不错。”厉宸笑道,看着她的香肩,想起了宫映黎昨天趴在他身上性感的样,忍不住下身的重点部位就站了起来。

“那你应该原谅我了吧?”

“差不多。”

“那就放了我吧!我去帮你放洗澡水。”她笑咪咪的建议。

“不好。”厉宸摇头。

“为什么不好?”宫映黎不解的问。

“因为,我想到要怎样惩罚你这个爱整人的小妖女了。”他邪笑着。

“不会吧……”宫映黎害怕的看着他,“人家看都让你看过了,而且,坦白说,昨晚你又没有吃亏,说难听一点,还可以说是占到便宜了呢!”他真是太过分了,这个卑劣的小人。

“占便宜?”

“是啊!有美女替你服务。”

“好吧!既然你将昨晚的事情说成是美女服务的话,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等一下你就服务我好了。”

“啊?”哇咧!他太可耻了。

“对啊!让你有机会表现,我先洗个澡,而……”说完,厉宸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笑着走人浴室。

宫映黎则觉得周围的空气冷了下来,鸡皮疙瘩也全都冒了出来,他……他该不会想做比她更变态的事吧?

妈妈咪啊!宫映黎低头用手绞着白衬衫,人家她只不回是比较贪玩一点而已晖!谁教她好无聊。

在洗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之后,厉宸穿着深蓝色的浴袍从浴室里走出来。

“洗好澡了啊?”宫映黎坐在床上,看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厉宸。

“这么乖,坐在床上等我?”厉宸的眼中盈满了笑意。

“是啊!等着受死。”宫映黎苦着脸说道,在厉宸进人浴室洗澡的这十几分钟,对她来说简直是备受折磨。

“受死?”厉宸扬起眉,“有必要说的这么可怜吗?”

“当然有!”她用力的点头表达抗议,“你想怎样就说吧!反正我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她豁出去了。

“看来,你已经有必死的决心了!”他戏渡的问道。

“不然还能怎么样?”宫映黎给了厉辰一个白眼,要打架她也打不赢他,她只有白白受死的份了。

“别说的这么可怜。”

“我是真的觉得自己很可怜啊!说吧!你想要我怎么样?”

“你……”厉宸偏头想了一下,“你觉得你应该用哪一种方式受死?”

“不知道啦!不要问我。”哪有教她自己想折磨自己的方式的?

“是吗?那我说的你就做吗?”

“喂!你不要想一些很变态的手法。”她警告道,看他那种眼神,一想就知道他一定会思尽办法摧毁她。

“变态?还好吧!”

“那就好,不过我警告你,你若是对我做一些很变态的事,我会拿菜刀砍你幄!”

“知道了。”

“你衬衫下穿着底裤吧?”他瞄了她身上的白衬衫一眼,好奇的问。

“废话。

“那你将你的底裤脱掉。”

“你想做什么?”她直直的瞪着厉宸。

“你不是说我说什么你都照做吗?那还不做?”他又想威胁她了。

(此处删节)

“怎么样?”厉宸手搂着宫映黎的腰,邢笑道。

“你很行、你很强、你勇猛得嘎嘎叫,我帮你拍拍手。”宫映黎假意的夸他,“咦!你都不用上班吗?”她好奇的问。

“偶尔。”

“偶尔?什么意思?”官映黎不解的问。

“我没有职业。”厉宸耸耸肩,一点也不以为意。

“为什么?你不是厉氏集团的二公子吗?”宫映黎不解的问道。

“是啊!”厉宸点点头,“但那并不代表我必须要有一个职业不是吗?我偶尔会去我弟弟的办公室窝一下,而且,这么累做什么?公司里有我弟弟和我大哥就可以了。”

像他多好,一个人多么的逍遥自在,当他大哥和小弟辛苦在为公司的未来、远景打拚时,他则在外头风流快活的抱女人,呵……

“你好恶劣幄!明明就是你懒惰。”宫黎觉得厉宸真的是集卑鄙、无耻于一身,若是她三生不幸,有这种兄弟的话,她一定会痛哭失声的。

“怎么样,觉得这样不好吗?”

“是啊!我若是你的话,当然会觉得好极了。”

“我才不像我弟和大哥这两个笨蛋呢!有玩就得及时玩是我的生活哲学,谁教他们要整天埋首在一堆文件中。”厉宸抱紧了宫映黎说道。

“借口,你根本就是懒惰华!”宫映黎用力捏了捏厉宸的脸。

“不过,这样也可以多一点时间陪你啊!”他边表功的说。

“是吗?我才不希罕你陪呢!”

“真的?”厉宸扬了扬眉。

“当然。”宫映黎点点头。

“可是,我喜欢陪你。”

“那你爱我吗?”宫映黎抬起头,用不经意的语调问道。突然,她发现自己的心中有些在意他的答案。

她非常在意他到底爱不爱她?但是,她只能用开玩笑的口吻问他,因为——她会害怕那个答案,深怕那个答案会是伤人的。

“爱。”厉宸笑着点点头。

“真的?”宫映黎欣喜万分的确认。

“是啊!我每个女人都爱。”他喜欢女人的事是众所周知的。

“你每个女人都爱?”宫映黎的笑容变了,变得有些苦涩。

是啊!他的花心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她还想企求些什么呢?她只是一个与他有利益交换的
“交换物品”而已啊!

她低下头,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么勉强的笑容。

“怎么了?不舒服?”厉宸关心的问道。

“哪有!”宫映黎拍拍厉宸的手,“如果我真的不舒服,那也是你害的。”

“看来,我是罪魁祸首了?”

“当然,不过我不像你一样是个小人,所以我原谅你。”她再拍了一下厉宸的手,勉强笑道。

“谢了,听起来真感动我。”他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我得好好奖赏你。”

“容我提醒你,在你奖赏我之前,可否先带我去吃一顿饭,我饿坏了。”她眨了眨大眼说道。

“也好!”

“我换件衣服就走吧!”

今天很难得厉宸说要去公司一趟,似乎是厉刚有事情交给他做。

宫映黎坐在沙发上数着手指头,从她搬进来到现在,已经将近两个月了,厉宸仅仅去过公司四、五次而已,他真是有够懒了,她在心里骂道。

突然,她想起那一次厉宸偷拍的录影带,也许她应该将它给找出来,然后销毁它才是,免得厉宸又拿来威胁她。

“好!就决定这么做了。”她从沙发上起身,兴匆匆的走人厉宸的房间。

这些日子里,她自己的房间几乎都是空的,因为,厉宸要求她搬进去他的房间里睡。

“奇怪,到底藏在哪里呢?”她不停的翻动着他的柜子,可恶!他利用那卷录影带,半逼迫半诱惑的让她将自己给了他,但是做完爱做的事后,他并没把那卷录影带还给她,她只好自己动手了。

她从来没有动过厉宸的任何东西,因为,她不想侵犯他的隐私权,现在会未动,只是为了那卷录影带而已。

“怎么都没有呢?”她不停的哺哺念道,从柜子找到抽屉,再从抽屉找到书桌上,她发现连个踪影都没有。

可恶!等他回来,她一定会追着他要回那一卷录影带。

看着书桌上的电话答录机,她发现有一则留言未删去,也许是厉宸忘了看电话答录机,才会有这则留言。

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留言,若是的话那怎么办呢?

一想到此,她便决定先听听看这则留言,如果是要紧的事,她就马上拨厉宸的手机告诉他。

手指按下了newmessage的按键,她听到新的留言。

“阿云,有什么事吗?”

“你养的描如何了?”

“还不错。”

咦……原来是厉宸将他与他弟弟说的话录起来了,他这个人还不是普通的无聊耶!宫映黎在心里批评。

不过既然是录音,那就不用再听下去了,不过,厉宸何时养了猫,她怎么都不知道呢?她不解的继续听着留言。

“可能会结婚吗?别忘了你可是爸妈最大的希望。”

结婚?厉宸要结婚了吗……和谁呢?一想到厉宸有可能要结婚了,她的心便沉重起来。

接下来的留言却让到她有些讶异,因为,她听到厉宸提及她的名字,但在将整段的留言听完之后,她的脸色变得十分苍白。

“结婚?和宫映黎?呵……怎么可能!”

“那你为什么和她一起住?”

“她让我有很新鲜的感觉,等玩腻了,我自然会将它赶出去的,我对这种女人没有多大的兴趣。”

“是吗?那爸妈可能会很失望。”

“你和大哥这两个史上唯二的处男才最令爸妈失望呢!告诉爸妈,我是不会娶她的,因为她之前整过我,我现在只是要报复而已。”

原来,他和她在一起住是为新鲜感是吗?

他对她好是想引上勾,然后在她爱上他,而他也玩腻了她后,就将她撵走是吗?

呵……也只有像她这么傻的女人,才会以为他可能还有一点在乎她,甚至于……爱上她,但那只是她作的白日梦而已。

想起那天她问厉宸爱不爱她?他的回答是——我每个女人都爱,她的心当时几乎碎了!

她应该在那一天就有所觉悟才对,她到底还想证明些什么?

这些都不是她啊!他在与他弟弟的交谈中,讲得很明白,在他玩腻她后,就要将她踢到一旁去了。

此时,她不禁开始怀疑,厉宸将他与他弟弟的对话全录下来,到底有什么用意?难道是要她不小心听到后,自己将包袱款款,自动滚蛋吗?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她摇头苦笑,两行清泪也由她的眼眶落下来,他只要说一句,他腻了。他倦了,她就会自己走了,根本不用他这么麻烦的。

她从以前就不是这种死缠烂打的人,而她深信,自己以后也不会是。

她的心真的很痛、很痛,只是,为什么痛,她却不懂?

她应该感到高兴啊!这里根本就不再需要她了,那她就可以走了碍…她到底还在留恋什么?

“宫映黎啊宫映黎,你真的是全世界最笨的女人了,”她自嘲的说道:“人家根本就不爱你、不在乎你啊!只有你一个人在对厉宸掏心掏肺,他只是玩你啊!而你却还傻傻笨笨的以为他是爱你的?呵……”

现在她要怎么办?

离开?还是选择留下来?

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啊!到底何处才是她的家?何处是她的心可以休想的地方碍…

她无力的坐在地板上,真的很想放声大笑自己的傻,但她却笑不出口啊因为,她真的是深深的沉沦了……

如果在感情的路上她只是个输家、只是个小丑的话,那她也认了!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