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菲菲 > 《恶整猛男》
返回书目

《恶整猛男》

第七章

作者:菲菲

宫映黎变了,从那一天听到电话留言后。

她天天出门购物,拿着厉宸给她的金卡拼命的刷,一天刷个十几、二十万,而且,连续刷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来,她处处表现出贪婪的模样,并且缠着厉宸,要他买这买那的。

“宸,人家看中一副蓝宝石的首饰,你帮人家买好不好?”宫映黎偎着厉宸,眼中全都是金钱的符号。

厉宸看着靠在他身旁的女人,觉得她变了,他比较喜欢她之前给他的感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开口闭口都是钱。

难道这是她的本性吗?是因为日子久了,她的本性就一点一滴的显露出来了是吗?看她动不动就伸手要钱,甚至连他亲亲她、抱抱她都要先讲价码,他就觉得厌恶极了。

不是他在乎那些钱,对他来说,她花他多少钱都无所谓,但是,他就是不喜欢她一副唯利是图的样子。

“你不是已经有很多了吗?”

“人家前几天去看到的那一套,比我之前那些还好看耶!”宫映黎拍着他的胸膛,“你看看人家的手,还差几个戒指耶!”她伸出了双手,而手上则戴着一颗颗又大又美的红宝石戒指。

其实,她也不愿这样,她只是不想再拖下去了。

她想尽快结束她与他这种“rou体关系”,一想到他对她没有任何感觉,也一点都不爱她,而他们两人还要上床,她就觉得很反感。

她想要的是那种心意相属的感觉,那样才会幸福啊!

所以,她尽量的丑化自己,为的就是听他亲口说一句,“你滚!我已经玩腻你了。”

或许,那时她就可以解脱了。

“会吗?”看着她的手指,他真的觉得眼前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陌生极了,一点也不像他认识的那个宫映黎。

原本,他还打算过一阵子,向家里的人提出想娶宫映黎为妻的事,但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因为……她真的不适合。

也许她该再忍耐几个月,那他就有可能向家里的人提出这件事,可惜她太急了。

“不会吗?”他反问。

“但是,我觉得那一天看到的比较丑。”

“是吗?”

“嗯!”宫映黎斩钉截铁的说:“你买给人家好不好嘛?”

“你自己去买不就行了吗?”

“讨厌!人家要你陪我去,然后,再多选些好看的珠宝首饰回来。”

她真的对他的要求越来越多了,也许她认为他是一只肥羊吧!而他应该要任由她这样继续下去吗?

他要的只是她的那份真而已,她变成如此的贪婪,真的令他十分厌恶。

“映黎,我发现你变了。”

“变了?谁变了?”宫映黎张大了眼,然后问道:“你在说我吗?”

厉宸点点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没有啊!我本来就是这样。”宫映黎假装用不解的眼光看着厉宸。

看来,他真的没有必要再留下她了!厉宸心痛的想着。

“怎么了?”宫映黎再问。

“你搬出去吧!”

“搬出去?为什么?”看来他似乎厌倦她了。

“怎么了?是不是你生气了?若是这样的话,那人家就不跟你要了。”

“不是这个原因。”厉宸摇着头。

“不然你为什么突然叫我搬出去?”宫映黎追问:“对了!前些日子,我家里的人还问我们何时结婚,你觉得我们何时结婚比较好?”她笑得甜孜孜的,心中觉得十分苦涩。

他终于受不了她、讨厌她了吗?那她的计策是否成功了?

“我没有说过要娶你。”

“为什么?我一直以为你会娶我的?”

“你进不了我们厉家的大门。”厉宸淡淡的说道。

“你告诉我哪里不行,我可以改的。”宫映黎慌张的追问:“宸,人家哪里不好?”

“别说了,你明天就搬出去。”厉宸推开怀中的她。

“你不要和我同居了吗?讨厌!你怎么了?你不爱人家了啊?”她假装发嗲。

“我从来没有说爱过你。”厉宸背对着宫映黎。

“好吧!”宫映黎耸了耸肩,“你不爱我就算了,不过,要叫我走也得给我一笔钱吧!”

钱!又是钱!厉宸的嘴角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他转头看着宫映黎,“你想要多少?”

“看你的心意嘛!”宫映黎走到厉宸的身旁笑道:“你知道人家这几个月来这么卖力,全身都让你尝遍了,你不会亏待我吧?”她的小手握住了厉宸的,并将他的手放人自己的衣里。

厉宸嫌恶的看着宫映黎,抽回了自己的手。

他从未如此憎恶过一个女人,也许是为在乎吧!所以,他越看到宫映黎这副德行,他越痛心。

“怎么了?”

“别忘了你的身分,你该拿的,你父亲早已全拿走了,你本来就应该让我白玩的,你知道吗?”

厉宸的话,让宫映黎的小脸一阵青、一阵白!

是的,她凭什么向厉宸索取任何东西?她只是宫敬礼用来与厉宸谈条件交换的物品啊I

他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她真的是应该让他白玩的,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从厉宸的口中竟会听到这么伤人的字句。

“白玩?你怎么这么说嘛?”

“不是吗?呵……”

“人家不要离开你!”她的双手抱住厉宸又不舍的说。

“你不走也不行。”厉宸完便推开宫映黎,义无反顾的走出房间。

在听到铁门关上的声音后,宫映黎微微一笑,真的是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

“映黎,你怎么回来了?”宫父看着拿着行李回家的宫映黎,吃惊的问道。

“厉宸不要我了,我当然就回来了。”宫映黎敷衍道,不想和宫父多说,她知道父亲的心态,他只想利用她,看她能不能再在厉宸的身上多捞一些油水而已。

“不要你?”宫父扬高了声音,“怎么可能?”那他的春秋大梦不就该清醒了吗?

“不然,你以为我的身价还有多高吗?”宫映黎嘲讽的说道,她真的很累了。

“映黎,这样的话,我该怎么办?”宫父不停的在原地打转。

“我怎么知道你怎办?不过,我想那全都不关我的事对吧?”

“映黎……”

“不然,你还想我要怎么做?”宫映黎不耐的问道:“他都说他不会娶我了,你还想要什么?”

“你不会和他上床吗?”宫父怒吼道,不想让一只大肥羊从自己的眼前溜走。

宫映黎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官父,她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我刚才就说了,你以为我的身价有多高吗?他就是玩腻了我,将我踢出来的,你还叫我和他上床?”

“你有没有求他?”宫父着急的问道。

“求了啊!可他真的不要我啊!”她的心在泣血。

“不管了,你再和我去找厉宸一次。”宫父的手握住宫映黎的手,想将她带去厉氏的总公司。

“我不去!”宫映黎摇头挣扎。

“不去?”宫父阴狠的看着宫映黎,“我把你养这么大,你竟然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他反手甩了宫映黎一巴掌。

宫映黎抚着自己疼痛的脸颊,“你还想要我怎么样?”她清冷的说道:“能做的我都做了。”

“我早就知道女儿是没用的。”

“那我走可以吧?”宫映黎说完,便拎着原先从厉宸那里带来的行李,二话不说的转身离开家。


厉家大宅。

“咦……二哥,你怎么回来了?”厉家专门蛀米的大米虫厉洁下楼吃晚餐,看到坐在餐桌前的厉宸,不敢相信的问道。

“你不是养了一只猎吗?最近不是都应该窝在那里陪她吗?”厉云不解的问道。

厉洁拉开了桌的椅子坐下,“猫?什么猫啊?”

“小孩子不懂这些的。”厉刚说道。

“人家才不是小孩子呢!”厉洁嘟着嘴反驳。

“我不养猫了。”厉宸淡淡的说道。

“不养了?”厉云扬了扬眉,“为什么?”

“腻了,丢了!”

“二哥,你怎么可以说不养就丢呢?这样不行耶!”厉洁皱着眉说道:“你没有看过那个广告吗?爱它就不要丢弃它的广告。”

“丢了就丢了。”厉宸烦躁的说道,原本他以为宫映黎会死缠着他的,但是,在他前天回家,发现宫映黎早就不在了,连同她的东西一起带走了。

他稍微看了一下,她并没有矫情的留下他送的东西,她将他买给她的东西全都带走了,也许这才是她真正的本性吧——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怎么了?二哥,你怎么心不在焉?”

“没什么!”厉宸摇摇头。“你们先用餐吧!我吃不下,先回房间了。”他从餐桌起身,挥挥手转身离去。

“他怎么了?”于柔皱眉问道。

“不太晓得。”厉洁耸耸肩,“二哥不是从几个月前就都是这样怪怪的吗?不用管他。”

“这样好吗?”于柔仍有点不放心。

“别理他了,我们来吃饭吧!”

“宸,怎么有空来找我?”香妮惊喜的问着,厉宸已经好几个月不曾来找她了。

“欢迎我吗?”厉宸籁洒的笑笑,因为,他的心清真的很郁闷,他才会来香妮这里,想看看是否可以忘掉脑中那个盘旋不去的身影。

“当然。”香妮用力的点点头,紧抱着厉宸的手臂,“你想来,我欢迎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不欢迎呢?”她将他迎人屋内,关上门。

“那真是太好了。”

“讨厌,这么久都不来找人家,你是不是移情别恋了?”香妮娇喷的说道:“都不来找人家,害人家好想你嘱!”

“你想我?真的吗?”厉宸坏坏的笑了。

“当然了!”

“你想怎么证明?”

“证明什么?”香妮不解问道,觉得今天厉宸有些奇怪。

“证明你很想我啊!”他在香妮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他是个情场浪子,他不信他没有宫映黎不行,只要他勾勾手指,女人没有一个不向他涌来,何必为了一恨小草而放弃整片森林呢?

更何况那根小草,对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价值。

他的做法是对的,他不停的对自己说道,将那个爱慕虚荣的女人赶出门,免得哪一天他真的娶了她,只会使他们厉家蒙羞。

“讨厌,你要人家怎么做嘛?”香妮拢拢大波浪的长发。

“这样……”厉宸看着穿着红色睡衣的香妮,“满足我,我就相信你想我。”他笑道,将香妮抱起来走人房间。

“讨厌。”接下来则是男女一阵轻喘的声音……


星月酒店

虽然厉云平日不近女色,有恐女症,但是,有时候为了谈生意,难免要到一些声色场所去。

手拿着酒杯,厉云的身旁并没有叫小姐相陪,他们的客户猪木牧则叫了两个小姐,左拥右抱。

“厉总,这一次还是不叫小姐吗?”大班的脸上挂了一个三八兮兮的笑容,对厉云怂恿道。

“不用,我这样就行了。”厉云斯文的笑着。

“厉总,你这样就太不解风情了。”猪木牧各亲了左右两边小姐的脸颊,取笑他。

“猪木先生,你玩得尽兴就好了。”

“那是一定的,谢谢招待。”猪木牧的嘴上挂着猪哥式的笑容。

“我们上个星期有一位新来的小姐,长得挺不错呢!每个来的客人都指名叫她呢!”大班又说了。

“谢谢,我不需要。”厉云仍摇头笑着回绝。

“厉总,那真的是太可惜了,不如叫来陪陪我吧!”猪木牧说道。

“嗯!”厉云点点头,“大班,麻烦你带那位新来的小姐来坐台吧!”他交代大班。

“马上来。”大班说完,扭着肥臀离开,没多久,大班再回来时,身旁多了一个女人。“厉总,人带来了。”

厉云抬起头,看到一个十分熟悉的人影,瞬间,他有些微的惊愕。

她不就是他二哥所养的“猫”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在看到要坐台的客人是厉宸的弟弟时,宫映黎愣了一下。上个星期,她才来这里上班,但她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熟人。

“你不是……”厉云有些结巴。

“我是这里的小姐。”她不以为意的说道:“坐在厉总身旁吗?”宫映黎露出了媚笑。

“不……”厉云摇摇手。

“小姐,来坐我这里啦!”猪木牧流着口水说道。

“嗯。”

厉云看着猪木牧不停的灌宫映黎喝酒,眉头则深深的皱了起来,看来这只小猫与他的二哥闹僵了,而他也在心里犹豫,是否要将这件事告诉厉宸。

宫映黎在女洗手间里猛吐,原本那个日本人想要带她出场,但她拒绝了,然后,那个臭日本人就一直缠着她,好不容一直拖到快关门才放过
她。

吐得差不多后,宫映黎在漱过口,没有换下身上的衣服,便直接走出酒店准备叫计程车。

“介意我送你吗?”一辆黑色的宾士车直直的停在宫映黎的面前,然后车窗摇下来。

“送我?”宫映黎看了司机一眼,原来是厉宸的弟弟厉云。

“你不是要叫计程车吗?”

“那就谢谢了。”

宫映黎正打算打开车门的时候,厉云开口了。

“你可以坐在后座吗?”她身上浓郁的香水味几乎让他透不过气来。

“当然可以。”宫映黎点点头,打开后座的车门上车。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

在听到宫映黎说出住址后,厉云慢慢的开着车。

“你为什么在那里上班?你不是和我二哥住在一起吗?”他开口问道。

“和你二哥?”宫映黎轻笑着,“早几百年前我们就没有往来了,你们这种名门世家,我怎么高攀得起?”她讽刺的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厉云皱了皱眉。

“没什么。”她耸了耸肩。

“你和我二哥分手了?”

“是啊!早就分道扬颤了,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互不相欠。”

看着车外迅速流逝的夜景,她的情显得有些落寞。

“介意我抽烟吗?”宫映黎礼貌的问道。

“不介意,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厉云说道。

“呵……你这个人真有趣。”宫映黎笑道。

“我想我二哥在和你分手后,应该会拿一笔钱给你吧?你没有必要去那种地方上班。”他太了解厉宸,也了解厉宸是如何用金钱与物质去疼爱女人,对于女人,厉宸一向不是个小气的人。

“钱?”宫映黎笑了,“我承认我是拿了你二哥的金卡刷了不少东西,但分手的时候,我可是一毛分手费都没有拿哟……”

“你没和他要?”

“有啊!”

“那怎么可能没有?”厉云有些不相信。

“是人家不给我啊!”官映黎伸了伸懒腰,“人家都不给我了,难不成我还要和他抢啊?”

“不可能。”厉云还是不相信。

“哎哟!你怎么都不相信呢?这是真的,你二哥说我应该让他白玩才对,我想想也对,坑了他这么多东西,分手费没拿到也没什么关系啦!”宫映黎不怎么在意的说道。

“既然你这么说,为什么又在那种地方上班?”厉云有些不敢相信,厉宸竟然会对宫映黎说出那种话。

“我爱慕虚荣、自甘堕落阵!”她自暴自弃的说。

“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

“帮?我不觉得自己需要帮忙啊!你二哥又没有亏欠我什么,你不要说这种话!”唉!厉宸的弟弟怎么看起来这么善良呢?她又没有吃什么亏,只是上班的地点与别人的不一样而已,这有什么吗?她并不觉得。

“我为我二哥说过的话向你道歉。”

“不用啦!”宫映黎挥了挥手,“都说了这没什么了!你不用替你二哥向我道歉,根本没有必要,你二哥并没有错。”

“是吗?”

“没错。”

“其实,你没有必要在那里上班,你父亲不是也有点钱吗?你可以回家去啊!”厉云好奇的说道。

“你知道吗?我老爸的目的就是想让我向厉宸捞一点油水,最好是可以嫁给他,现在我被赶出来了,什么都没有,我老爸还会理我吗?”她要怨谁?似乎谁都没有错,要怨、要怪的应该是她自己吧!她明知道厉宸要她搬过去与他同居就是想乘机整她,而她竟傻傻的爱上了他。

“但是……”

“别再说了,有空多来捧捧我的场,我会帮你打个折扣的。”官映黎打断了厉云的话。

“嗯。”

“到了,我住的地方到了。”

厉云听到宫映黎的话,停下车,让宫映黎自己开车门下车。

“谢了!”宫映黎对厉云挥手后,从皮包里拿出钥匙,摇摇晃晃的开门走上楼。

厉云看到宫映黎上楼后,便开车离开,心中则思量,他该将这件事告诉厉宸吗?

他在心里不停的思考着。

望着那一闪一闪的霓虹灯招牌,厉宸用兴味十足的眼瞄着有恐女症的弟弟。

“怎么了?”厉云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在想你何时开窍了?”厉宸笑道。

“开窍?”厉云皱眉了,“我不懂你的意思。”

“就是指你居然带我来这种地方。”厉宸下了车,“所以,我才说你开窍了。”他解释道。

“原来如此。”厉云点点头,下车将车钥匙交给泊车小弟。“我带你来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代表我和你一起找小姐。”

“哦?你何时这么关心我?”

“我一直都是这么关心你的,走吧!二哥。”

厉云与厉宸一起走进去,而每当有女人接近他,他就连忙闪躲,深怕让人发现自己的“隐疾”。

“哎哟!厉总,今天怎么来了?”大班见到厉云来,连忙扭着肥臀迎了上去。

“今天要不要点小姐坐台?”

“找小黎来坐台。”厉云吩咐道。

“小黎?”大班有些为难的看着厉云,“小黎现在很忙,她正在坐其他人的台。”

“无所谓,找其他人来好了。”厉在笑道。

“二哥,我就是带你来见小黎的,不要找其他的女人坐台。”

“这样好了,厉总,我去和小黎说说看。”大班体贴的道。

“嗯!”厉云点点头。

“你为什么这么坚持要那个叫小黎的来坐台?”厉宸问道。

“你看了就知道。”

“原来是你点我啊?”官映黎上身穿着一件露出一大片背部的红色小兜衣,下半身则穿着一件紧身的黑色紧身裙,看起来十分惹火撩人,“怎么?想念我啊!”她笑道,但在看到他身旁坐的人时,笑一下子僵住了。

当厉宸看到那个迎面走来的人时,眼睛眯了起来,这个女人竟然穿成这样在这种地方上班?

她穿成这样是要养别人的眼、要让别人摸吗?难道她不知道她只有他一个人能碰而已吗?

厉宸的拳头倏地握紧,一股怒气在胸口中翻腾。

见到厉宸那双阴沉的眼瞳,宫映黎有些不明所以,他怎么看起来这么生气啊?难道她又惹到他了吗?

没有!宫映黎在心里否定了这个想法。

她记得她从一个多月以前到现在,从来没有拨过一通电话给厉宸,也没有去搔扰过他,她完全秉持着阳关道与独木桥的理论,一点也没有去打扰他,他干嘛这样啊!

她不敢去想厉宸的眼神是嫉妒,只能很单纯的往负面的方向去想。

“是啊!我带我二哥来看你。”

“不需要吧!”宫映黎皱了皱眉,“这样太尴尬了吧!”她坐到一旁的沙拨上说道。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上班?”厉宸隐忍着怒气问道。

“因为我要赚钱咯!在这种地方赚钱最快了,你想想看我这么会花,不多赚一点的话,怎么养得活我自己?”她媚笑着。

“说的也是。”他不屑的笑着。

“那这样你可以走了吧!”她看着厉云,“下次要来坐我的台,你一个人来就好了,别带你哥哥来,真是有够杀风景。”

“我带你出场!”厉宸冰冷的命令道。

“带我出场?”宫映黎坐到厉宸的身旁,“厉二公子要带我出场碍…”她的手指在他的胸膛上轻划着,“但是……我不要!我晚上已经和其他的客人有约了,下次你要带我出场时要先告诉我,我得安排一下时间。”

“阿云,你先回去。”

“好。”

正当厉云站起身之时,厉宸又开口了。“你将车子留下来。”

“好。”厉云点点头。“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他挥挥手便离开了。

“厉二公子,有什么我可以帮你做的吗?”

“你给我离开这里。”他冰冷的说道,一想到她在其他的男人面前罗衫褪尽,他就忍不住开始嫉妒了起来。

“为什么?我觉得在这里工作很好啊!”她玩着自己的手指,“看看我什么都不会,书又念得不好,上哪去找好的工作呢?还是张开腿来赚钱比较方便一些。”

她故意将自己说的十分廉价,一方面要让厉宸瞧不起她,令一方面则是要提醒自己,他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下贱!”厉宸骂了他生平对女人骂过最难听的话。

“下贱!还好吧!你没听过职业不分贵贱吗?”她用肩膀轻靠着厉宸,“而且,厉二公字以前也玩过我……呵呵……”

“你一点都没有羞耻心吗?”

“没有。”她笑着摇头,伸手帮厉宸倒了一杯酒,“有钱的人就可以玩我,他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我有钱!我包下你。”

“不要。”她摇摇头,看着厉宸,“我谁都卖就是不卖你……呵呵……”她笑道。

“不卖我?”

“是啊!我们也是可以挑客人的,呵……”她点点头,“而且,你不是也玩腻我了,才会将我给赶出来的,更何况你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为什么还要我回去呢?”她笑道。

“什么目的!”厉宸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懂宫映黎说的话。

“什么目的?你不会忘了吧!呵,就是因为我整过你嘛!所以,你才会这样玩我晖!等你玩够就可以一脚踢掉我,唉!反正我的好处也拿了不少,你就别再来找我了,知道吗?”宫映黎提醒道。

她怎么会知道这些事?厉宸的眉头拧了起来。

“谁告诉你?”

“哎哟!你做什么装出一个苦瓜脸嘛!之前我和你要分手费你都不给我了,我现在更不会出口跟你要了,你放心好了!我自己也会赚钱。”

“是啊!张开双腿赚钱。”他嘲讽道。

“对啊!”她故意又点点头。“哎哟!厉二少,你快回去啦!不然,就去找别的小姐坐台、出场,免得下次甩不掉我。”

“谁告诉你这件事的!”他再次询问,在印象中,他只有和厉云说过这件事,但是,厉云并不是多嘴的人。

“告诉我?”宫映黎耸了耸肩。“这么简单的事还需要麻烦别人来告诉我吗?我用膝盖想就知道了。”

“我想你的智商并没有那么高吧!”

“反正总归一句话,你不要再来找我了,你好不容易甩了我,又回来找我,说出去会让人家笑的。”宫映黎对大班挥了挥手,大班马上走过来。

“小黎,有什么事吗?”

“我想转台。”说完,她便起身离去。

“厉先生,我帮你找另外的小姐好吗?”

“不用了!”难道她会变成这样,全都是因为知道了那件事,所以,才故意让他厌恶她的吗?厉宸在心忐忑猜测。

十分疲 惫的回到自己的住处,厉宸洗了个澡后,套了一件浴衣走出浴室。

现在回想起来,宫映黎那时候真的变得太多了,仿佛是刻意让他将她赶出去一般。

揉了揉隐隐发疼的太阳穴,厉宸坐在床上,突然,一通电话响了起来。

正准备去接电话时,他才发现答录机有一通电话留言。

他没有去接那一遇电话,他的手按下了newmessage的按键,却发现上头显示没有新的留言,这令不禁皱起了眉,他一向听完答录机的留言后便马上清除掉,但是,现在有一通他未清到的电话留言。

在按下Play之后,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想他可能知道令她改变这么多的真正原因了。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