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菲菲 > 《恶整猛男》
返回书目

《恶整猛男》

第八章

作者:菲菲

“在这吗?”厉宸问厉云。

“是的,二哥。”厉云说道。

“让我下车吧!”

“嗯!”

厉宸下了车,厉云的车马上就开走了。

按了门铃,门马上就打开了,探出头的人是宫映黎,由于她的工作性质是属于“夜猫子”,所以白天的时候,她根本就不济。

“谁啊?”宫映黎没的问道。

“我。”

“你是谁?”她的眼睛还是半眯的,根本就没有完全睁开,而且,也因为神智还不太清楚,她根本就不知道回她话的人是谁。

“厉宸!”站在铁门外的厉宸,好笑的看着身穿小碎花睡衣的宫映黎,此刻,她的头发乱成一团,一看就知道根本还没有睡饱。

“哦……”她开了门。“请进。

厉宸走人了她的小套房,大刺刺的坐到椅子上。

宫映黎的头脑仍是昏沉沉的,她没有理会厉宸,便像梦游一般,朝她的大床上扑了上去,开始呼呼大睡。

看来她根本还没有清醒嘛!他好笑的看着趴在床上的宫映黎。

走到宫映黎的身旁,他别下身,抚开了她耳畔的发丝。

“我该拿你怎么办呢?你告诉我吧!”他在她的耳畔轻声的说道,这些日子以来,他怀中虽然抱着别人,但心中想的人是她啊!

难不成……他真的栽在她的手中了?

呵……他心甘情愿啊!

脱去西装外套,他躺在她的身旁,将她抱人怀中。

这么久没有碰她了,就这样轻轻的抱着她,他发现自己的下腹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呵……”厉宸苦笑着,感觉到自己的下腹开始涨痛起来。“是你让我有机可乘的,你知道吗?”在她的耳畔说道。

“嗯哼……”宫映黎只是伸出手,想挥开那只在自己耳朵边一直不停嗡叫的“蚊子”。

“还是没醒?”他扬了扬眉,不想克制自己痛苦的欲望,他决定要用特别的方法将官映黎唤醒。

将自己的衣物全褪了下来,他全身赤裸的坐在她的身旁,轻轻的将她翻了个身。

(此处删节)

“你给我滚!这里是我家。”宫映黎愤怒的用眼神狠狠的瞪着厉宸。

“你不住在这里。”厉宸的嘴角带着邪气的笑容,笑着反驳。

“这里是我租的,我为什么不住在这里?”可恶,她明明不要的啊!那怎么还会对他有了反应?

一想到这一点,她就有一点想哭!

他到底当她是什么?一个随时可以供他玩乐的女人吗?

“你忘了你是和我同居的。”

“没有。”她吼道,并且伸出小手,“玩我就要付钱,把钱拿出来。”再吓走他好了。

“好。”厉宸并没有生气,从皮包里拿出一张千元大钞交给宫映黎。

“你太过分了,你现在马上给我滚。”才给她一千元?多的是人开价上万元想买她的一夜,而他竟然才给她……一千元?!

“怎么了?生气了?”他将她抱在怀里。

“滚啦!我们早已没有瓜葛了。”她气恼的说道,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男人啊?

“你错了。”

“我哪里错了?”

“你本来就错了,我们怎么能算是没有瓜葛呢?我们刚才可是‘做了爱做的事’喔!”他十分好心的提醒她。

“我已经拿钱了。”她咬牙、的拿出了那一张千元大钞以兹证明。

“那是我给你的零用钱。”他闲闲的说道。

宫映黎简直快气死了,他怎么会这么无耻啊?

“你滚啦!我最讨厌你了。”

“可是,我爱你碍…”他叹息道。

“你都是在骗我,你说谎!”他怎么可能爱她啊?他的谎话说的太不高明了吧!

等等……他刚才说什么?他说他爱她吗?她有没有听错?

她抬起头,用梨花带雨的小脸看着他。

“怎么了?”

“你不爱我就算了,你也玩够我、整够我了,你到底还想要我怎么样啊?”她便咽的问道。

“我没有那个意思啊!”

“我不管你有没有那个意思,你现在马上走。”她的手指向大门说道。

“我不会走的。”

“你不要太过分了。”

“答录机的事是个误会。”他解释道。

“误会?呵……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我又不是呆子,那不是你故意要录给我听的吗?”她嘲讽的说道。

“不是。”厉宸摇头。

“不是?”

“当然不是了,我若要叫你走,我会直接说的。”

“是啊!你是有直接说啊!”她自嘲道。

“映黎,那是因为我看不惯你改变的样子,你知道吗?”他捺着性子柔声对她解释。

“我想让你讨厌我,让你赶我走,所以我才这样做仇……”她低下头哺哺的对他说清楚、讲明白。

“那通留言只是我先前和阿云开玩笑时,不小心录到的,原谅我吧!”他亲吻着她的耳垂说道。

“你真的爱我吗?”她怀疑的问道。

“真的。”厉宸点点头。

“只爱我一个?”宫映黎再问道,先前那副爱哭鬼的可怜模样早已经消失了。

“是的。”

“你要怎么证明你只爱我一个?”讨厌,好讨厌哟!他这么说了会让她脸红的话了呢?

不过……嗯……她好爱听哟!

这些话会让她的心里甜甜的,让她喜孜孜的。

“我要娶你。”他坚定的说道。

“娶我?”宫映黎扬了扬眉,好耶!他终于要娶她了,不过他要娶她,她就应该要嫁给他吗?

呸!那太没有格调了吧!不像是她宫大小姐会做的事哟。

“是的。”他亲了亲她的脸颊。

“你以为你要娶我,我就一定要嫁给你吗?”她笑得坏极了,十足的小恶女模样。

“你不嫁我?”

“是啊!谁规定我一定要嫁给你?”开什么玩笑,天下的男人这么多,又不是只有厉宸一个是男人而已,虽然……嗯……嫁给他会比较“幸福”。

“哦!那你要怎么样才肯嫁给我?”

宫映黎笑笑,没有回答厉宸的话。

“为什么不回话?”

“因为,我还没有想要到怎么样才要答应嫁给你。”她露出无辜的笑容。

“看来我的日子难过了是吗?”

“是啊!而且还是非常的难过。”她怕拍厉宸俊逸的脸颊,不客气的告诉他。“你叫天保佑你吧!谁教你这么坏。”

“看来是如此了。”

宫映黎搬回了厉宸的家里,每天继续过着她闲散又堕落的日子。

手拿着遥控器,她无聊看着电视新闻,“好了没?我的水果是好了没?切一盘水果也这么慢吞吞的。”

“来了!”厉宸手中拿着一盘切好的梨子,走了出来。

“怎么这么慢?”她嫌弃的道,这些日子里,她可是彻彻底底的把厉宸当作菲佣来使唤,而且还用得十分顺手。

“对不起。”

“算了,我原谅你。”她十分大方的挥了挥手,不与他计较。

“在看什么?”

“新闻。”看着看着,她的眼睛凸了起来,连忙改变姿势,坐端正。

“怎么了?”厉宸好奇的问道。

“闪边去,别挡在我的面前。”她的小手推着厉宸,免得因为厉宸的大头,让她没有看到重要的部位。

“何时你这么热衷国内外大事了?”厉宸笑道,顺着宫映黎的视线扫去,笑容当场僵祝

他还以为宫映黎在看什么看得那么人迷?原来她竟然在看肌肉男。

“走开啦!”她的眼睛不停的盯着猛男的肌肉吃豆腐。

“不准你看。”他立刻打翻了醋坛子,他的女朋友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对着电上一大票的猛男流口水,真的是令他太没有面子了。

“你滚啦!我要看猛男秀。”奇怪咧?他怎么一直挡在她的面前,那她要看什么?

“我不要。”

“喂……喂……”她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我看个电视也不行吗7’她不悦的说道,看到猛男秀已经没了,她不爽的关上了电视。

“可以,但是,你不能看猛男秀。”他自认他的身材也不错,要看就看他的,不就得了吗?

“我就是爱看猛男秀,不行吗?”突然宫映黎拍了拍手,“啊!我突然想起来了,人家说猛男秀高雄有演,我决定坐飞机去高雄看猛男秀。”决定了,心动不如马上行动,有道是货比三家不吃亏,要先比比看厉宸是不是真有“过人”之处,如果他身材此那票猛男好,她才要嫁给他。

“不行!”厉宸板起了脸下达禁令。

“我要去看,你凭什么管我?”她不怕死的瞪着他。

“凭我是你的男朋友,而且,我自认为没有半点输给那些猛男。”

“哦喔……”厉宸的话让她停下了动作,没有冲去打包行李,“好吧!既然你这么说的话,就证明给我看。”

“证明!”厉宸皱紧了眉。

“是啊!你跳猛男秀给我看。”她点了点头。

“你真的要看!”

“你跳我就看啊!”

“好!若是你真要看的话。”他激洒的笑笑,反正是跳给自己的女朋友看,又没有什么差别。

“请开始吧!”宫映黎很给面子的拍拍小手。

厉宸开始脱下他身上的衣服,露出了他壮的胸膛。

“我刚才看到他们有胸肌耶!你又没有,”她故意嫌弃道:“快将裤子拉下来吧!”

虽说厉宸的体格没有像那一票猛男这么夸张,不过看起来还真是不错哩!宽广的胸膛、结实的扰部、微翘的臀部,再加上那票猛男没有的帅脸,比一比还是自己最好了。

“没有吗?”

“当然啦!”她点了点头。

“不过,我怎么觉得你看得口水都要摘出来了?”他抚着她的头发,笑着问道。

“哪有?”她是看得两眼发怔,不停的滴口水,但是,她才不要让这个骄傲、自大的男人知道哩!

“有啊!都滴到地上了。”他调侃道。

“啊?真的吗?”宫映黎连忙低下头,果然看到铺着磁砖的地板上有一滴她的口水。

“有吧!”

“不是,我绝对不会说那是我流下来的口水。”她连忙擦去了口水,“我要摸!”她好色的用手“光明正大”的摸了一下,然后,就像个做坏事“得逞”的小色女般的窃笑。


厉宸则是扬了扬眉,“你好男色哟!”

“哪有!”她才没有好男色哩!她只不过是爱看、爱摸而已降!

“那你怎么在窃笑?”他眼带笑意的问。

“是吗?我这是做出一般女客人看猛男秀的举动而已,你不要以为你自己的肌肉特别发达。”看着厉宸身上唯一的小裤裤,“你快把那一件小裤裤给脱下来吧!我昨天看的那本漫画,书中的男主角也是个猛男,而且,他那里还可以吊东西,你等等!我去拿东西给你吊。”说完,她兴匆匆的便想起身,但是,被厉宸给拉住了。

这个小女人,想要他的命是不是?竟然想拿东西吊在他的“神奇宝贝”上头,等一下不小心“怎么了”,那她可是亲手摧毁了她的终生“性”福。

“你想拿什么给我吊?”

“就用茶壶,里头装满水好了。”宫映黎高兴的建议道。

“你不怕你去拿来吊了之后,我的‘小弟弟’不小心怎么了吗?”他将她接在怀里问道。

“怎么了就怎么了啊!”他这个人怎么问这么这么白痴的问题啊,真是受不了耶!

“你不就失去了终生的幸福了吗?”

“嘿!”宫映黎拍了拍他结实的胸膛,“有道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作!那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拿你的钱去包费小白脸了。”哇哈哈哈……她怎么这么聪明,她真是天才啦!

他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的女人竟然要在他受伤后,光明正大的拿他的钱去包养小白脸?

难怪有人说:最毒妇人心了,讲的可能就是像他未来的老婆这样的女人吧!

“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么做吗?”厉宸生气的问道。

“当然了。”嘻嘻,她好坏哟!

“不行!”

她用手摸着他的胸膛,“差了点,不过,我勉强可以接受。”

“谢谢你。”

“快吧!将你的裤子脱掉。”她指着他身上唯一的一件小内裤说道。

她的手就这样在他的身上乱摸,让厉宸都快要受不了了。

“我不只可以跳猛男秀,还可以充当舞男,怎么样?不错吧!”他将她给抱上了床,“没有人像我这么好用了。”

“你臭屁。”她对他吐了吐小舌头。

“看来我得让你累得下不了床,没有机会去想一些有的没有的才对。”

“你还真是没创意,一百零一招!”她给了厉宸一个白眼。

“不过,要看这一百零一到底有役有用吧?”他笑道。

“是、是!你很强,是全世界最厉害的猛男,行了吧?”

“可以。”他点了点头。

“请问这里是厉宸的家吗?”香妮拢了拢大波浪的长发,娇嗲的问道。

“是啊!”宫映黎手中拿了一颗苹果啃了一口,“厉宸是住在这里没错,你是哪位啊?”看样子,这位香妮小姐可能跟那没有贞操观念的厉宸有一腿吧!若是的话,那她就决定当个“夜夜磨刀的人”。

“我是香妮,你是这里的女佣吗?”

“女佣?妈的!我哪一点看起来像个女佣了?”这女人讲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竟然说她是女佣?

“你很像啊!”香妮无辜的发表高见?

“进来吧!你来找厉宸有什么事吗?”她问道。

“他说要来找我都没有。”香妮在沙发上坐下说道。

“哦……原来如此,等一下哩!”她将苹果的果核随手丢人垃圾筒,慢吞吞的走人厉宸的房间,对着睡在床上的人说道:“喂……有人来找你了。”

哇咧!没反应。

宫映黎正出房间,从厨房的冰箱拿了几块冰块,再度回到厉宸的房间,二话不说便拉开他的睡衣,将冰块全放在他的胸膛上。

胸前的冰凉让厉宸慢慢的睁开了眼。

“大情圣,你醒了啊!”宫映黎嘲讽的说道。

厉宸则迅速坐起身,冰块也从他的胸往下滑,“哇……你搞什么鬼啊!”

当冰凉凉的冰块kiss到他的重要部位之时,他忍不注大声哀嚎,连忙将冰块丢到浴室里。

“怎么?舒服吧?”宫映黎双手又腰,像看热闹一样询问。

“一大早就这么玩我,你也不怕玩出毛病!”幸亏他的动作快,只是被冰了一下而已,否则,等一下可能就得送去医院了。

“那你要怎么玩啊!”她冷哼了一声。

“怎么了?这么生气,难不成昨晚没睡好?还是昨晚我没有满足你?”这女人真是蛇蝎妇人心,他忍不住摇着头。

“你这样很不好,我很容易受伤的。下次若是因为我没有满足你,你可以坦白的告诉我,我们可以接二连三‘努力’。”

“努力你个头!”

厉宸听到宫映黎的话,不禁皱起了眉头。

“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事吗?”她愤怒的用手指戳着他的胸膛。

“什么事?不会是想阉了我吧!”他开玩笑的说道。

“对!我就是想拿刀阔了你。”

听到宫映黎的话之后,厉宸的笑脸立刻僵住了。

“为什么?”

“你何不到客厅去看看?”可恶!这个好色的男人,现在就这样了,以后还得了!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会客厅看看好了。”厉宸换了件衣服,走到客厅。

宫映黎则跟在厉宸的身后。见到客厅沙发上坐着香妮,他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该死的,他怎么会忘了香妮呢?

看到香妮,厉宸才发现宫映黎用冰块冰他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此时,他真的在心里挺感激宫映黎的。

“你怎么来这里了?”

“你说要去找人家的,却一直都没有来。”她娇嗲的说道:“你看你都骗我,你请的这个女佣去叫你还叫了老半天,好讨厌,你把她给辞了吧!”

“香妮……”

“怎么了?走啦!我们进房间去,你不是很喜欢做‘晨间运动’吗?’她的手勾住了厉宸,腰也缠上了他。

厉宸的背脊发冷了,他稍稍转身看着站在他身后的宫映黎,完了!他的世界末日就要到了。

再一次,他觉得像他大哥和小弟一样“洁身自爱”还是有好处的,起码不会像他现在这么可怜。

“香妮,我不想。”厉宸的手赶紧从香妮的手中抽了出来。

“不想?怎么可能?”香妮才不相信呢!

“真的。”厉宸用力的点头表达他的决心。

“好吧!那你陪人家去真个东西吧!”

“不。”

“袁,你是怎么了嘛?今天怪怪的耶!”

“没什么。”厉宸挥了挥手。“香妮,你先放开我,我告诉你,我要结婚了。”他说道。

“结婚!”香妮有些不敢置信,“怎么可能?宸,你不是说你一辈子不结婚的吗?”

“那是以前。”厉宸说道。

“你要和谁结婚?”香妮不悦的问道。

“香妮,这你管不着。”

“宸,不会是和你身后那个看起来发有不健全、乳臭未干的小鬼吧?”香妮问道。

“香妮,你不用管这些了,先回去吧!”

“不要啦!人家不要离开你嘛!”香妮用力的抱着厉宸说道。

宫映黎真的看不下去了,她立刻身走人房间。

厉宸只有苦笑的份。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