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水玉儿 > 《狂索烈情》
返回书目

《狂索烈情》

第七章

作者:水玉儿

"你这次玩真的,对不对?"

"不关你的事。"

"我不是好欺负的。"

"你想怎么样?想搬出去?随时欢迎。"

"这里是我的家,我绝对不搬不出去!"

"惹恼了我,你就得搬。"

"不……你不可以这么对待我!"

吵闹声愈来愈大,赵菲雅再也无法装睡。

她跑到阳台上,只见亨瑞和安森夫人正在院子里拉拉扯扯。最后,亨瑞用力甩开安森夫人,气呼呼地跳上吉普车,安森夫人还想拦他,吉普车却毫不留情地冲向前去,拦在前方的安森夫人差点被撞倒。赵菲雅皱眉,她实在不知道该同情谁才好。

安森夫人仍旧穿着一袭性感撩人的红色睡衣,她一直站在原地,失魂落魄地望着渐去渐远的车影。赵菲雅呆呆望着她的背影,心中百味杂陈。

安森夫人突然转过身来,她头一抬,两道怨恨的眼光宛如利箭直直射向赵菲雅所在的阳台;她心虚地躲进卧房。

她坐到化妆台前,一面镶着紫贝壳的圆镜已取代昨日被打碎的铜框圆镜。

卧房内整理得相当干净整洁,昨日的混乱早已不见。

赵菲雅望着愁眉深锁的镜中人,心头又苦又酸又涩。

这时,起居室忽然传来开门声,乳白色的房门被人推了开来。

赵菲雅紧张地站起来她好怕进来的人是安森夫人。

"菲雅小姐,你醒了吗?"艾比的声音自屏风那端传了过来。

呼!她拍拍胸口,好险。"艾比,我醒了。"赵菲雅又坐回镜前。

艾比提着一只色彩鲜艳的纸袋进来。"你的保养品和化妆品都被莉莉乌夫人摔坏了,岛上正好没你使用的品牌,这是主人叫檀香山那边的人连夜送过来的,你看看是否缺了什么。"她取出纸袋内所有瓶罐,整齐地排列在赵中雅面前。

赵菲雅眼睛一亮,果然是倩碧的牌子。"他特地叫人从檀香山送来!?"她感动得眼眶都红了。

亨瑞的确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完美情人,可是他却是一个最差劲的丈夫。

锵!起居室突然传来一阵金属擦撞的声音。

赵菲雅吓得脸色发青。"那是什么声音?"她惊疑不定地望着艾比。该不会是安森夫人携着刀械来砍她吧?

"那是女佣推早餐车进来。"艾比不解地望着她。

"喔……"赵菲雅拍拍胸口。

"你还好吧?"艾比小心翼翼地问。

"喔,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疯掉!"赵菲雅跳上雪白柔软的大床,用力捶打着枕头。"不行,我一定要立刻离开这里。"她的头痛得几乎要爆炸。

"菲雅小姐,你究竟怎么了?"艾比跟到床边,一脸担忧地问。她甚至想要伸手去安抚菲雅不安的身子,然而,理智阻止了她。

赵菲雅满脸挫败地坐直身于。"艾比,你一定很瞧不起我吧?"她仰起脸问。

"看不起你?"文比露出惊讶的神色。"菲雅小姐,你怎么说这种话呢?"

"你不要害怕,尽管说实话,我不会怪你。"赵菲雅正经说道。

"没有人看不起你啊,事实上,大家都很喜欢你。"

"但是,我是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狐狸精,我是一个厚颜无耻的第三者.你们应该看不起我才对。"得不到认同,赵菲雅不觉有些生气。

"第三者?"艾比愈听愈迷糊。"你破坏了谁的家庭?"

"亨瑞啊!"

"主人还没结婚埃"艾比楞了一下。

"可是,那个安森夫人--"赵菲雅震惊地张大了"你不知道吗,莉莉乌夫人是主人的后母。艾比满脸诧异。

"她是亨瑞的后母!?可恶,我又被亨瑞耍了!"她高兴得几乎飞上天去。

"好。"赵菲雅像个孩子般抱住艾比的腰。

"好惹人爱的孩子。"艾比情不自禁地摸着赵菲雅的头道。

蓦地,艾比的手指僵住了。天啊,她在做什么?她怎能逾越身分有这种举动?她窘得连睑都红了。

沉浸在狂喜中的赵菲雅丝毫没察觉到艾比的不安,她拉着艾比的手,快乐的穿过屏风。

起居间里果然停了一辆精巧的小餐车,餐车分为两层,上层放着果汁和餐具,下层置放着银盖地餐盘。艾比从餐车上取下餐点,一一排好在圆形古董桌上。

"你希望我陪你吃早餐吗?"艾比满怀期待地问。

"嗯,好啊!"赵菲雅愉快地点头,她伸手要掀银色餐盖,艾比抢先一步掀开。

"这是我的工作。"艾比温柔地说。

赵菲雅没有同她争辩,立刻吃起丰盛的早点。

"你昨天突然晕倒,是不是因为莉莉乌夫人的关系?"艾比关心地问。

"嗯。"菲雅舔舔嘴。"我以为她是亨瑞的太太。"她感到十分不好意思。"不过,亨瑞和她怎么吵得那么凶?仿佛真的是一对怨偶。"

艾比的嘴唇动了几下,仿佛有些犹豫。隔了几秒钟之后,她才避重就轻地说:"主人和莉莉乌夫人经常意见不合。"

"喔,每个家庭都有这种问题。"赵菲雅善解人意地道。

豪门望族总有许多纠杂不清的恩怨,她知道艾比不爱道人是非,便不再追问。

"对。"艾比心不在焉地应着,她的眸光一直停留在赵菲雅脸上,赵菲雅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

"我听法兰克说,你来这儿找你母亲?"艾比若有所思地问。

"对。"赵菲雅颔首。

"法兰克说你从没有看过你母亲的照片,怎么会这样呢?你父母应该有结婚照埃"艾比好奇地问。

"我不知道。"赵菲雅摇摇头。"我一直以为妈妈早就死了……"于是,她又把自己的故事说了一遍。

艾比沉默了半晌,"只凭身分证上的名字,怎么找得到人?"

"我带了一大本相簿来,亨瑞说安森岛上只有一百多名华裔妇人,必要时我可以带着相簿逐一拜访。"赵菲雅乐观地说。

"对,岛上的华人不多。"艾比的神情有些恍惚。"可以让我看看你的相簿吗?你小时候一定很可爱。"

"好埃"赵菲雅站起来。"我放在行李箱中。"

"我去拿。"艾比拉住她。"没错,我记得昨天整理到一本厚重的本子。"

赵菲雅依言坐回沙发。艾比扭着微驼身影,迅速走向屏风后。

赵菲雅望着艾比瘦小偻伛的背影,一股言语无法形容的奇怪感觉弥漫在她的心房。艾比今天似乎很情绪化……她还来不及仔细想,艾比已经抱着相簿走回来。艾比坐回她身旁,慢慢翻着相簿,每一帧照片她都看了许久,仿佛舍不得翻页。她边看边问赵菲雅问题,大部分的问题都是日常生活中的琐事。例如:谁煮饭啦?她小时候去上幼稚园?平常爱吃什么菜?几岁开始交男朋友?在学校时成绩好不好?父亲节时买什么礼物送爸爸……等等。

艾比探索得津津有味,赵菲雅却答得纳闷不已。艾比对她的兴趣太不寻常了。

翻到最后一页时,艾比的眼眶突然红了。

赵菲雅瞥瞥照片中的是灵堂与棺枢。

艾比合上相簿,泪水爬过狰狞的双颊,静静滴落在相簿的封面。

"你为什么哭?"赵菲雅握住艾比的手。

"这些照片令我想起分离已久的女儿。"艾比哽咽地说。

"你女儿为什么离开你?"赵菲雅反射问道。

"她……她是……"艾比抹抹泪,顿之顿,才又继续说下去。"我和我先生离婚,孩子归他,他带回--美国本土。"

"你先生是美国白人?"赵菲雅格问。

艾比点点头。

"你女儿现在几岁?你有多久没见过她?"

"她和你差不多大,我已经二十一年没见过她了。"艾比满腹辛酸。

"既然你这么想她,为何不去美国看她?"赵菲雅同情地问。

"我变成这样子,怎能让我女儿看见?她一定会嫌我丑。"

"才不会呢!"赵菲雅反驳。"没有人会嫌自己的母亲丑。"

"真的吗?"艾比的眼睛亮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菲雅猛点头。

艾比似乎十分高兴,然而,过不了多久,她的眉毛又拢成一线。"不,她会吓到的,我不仅驼背、毁容而已,我还……"她忽然打祝

赵菲雅正想开口,艾比却烦躁不安地站起来。"我该走了,待会儿女佣会来收餐车。"

"艾比,你还好吧?"菲雅错愕地问。艾比的反应太奇怪了。

"谢谢你,菲雅小姐,我没事,请不要担心。"艾比又恢复谨慎的态度。

她朝赵菲雅欠欠身,安静地退出卧房;赵菲雅若有所思地坐回沙发。

文比似乎有什么难言之苦。奇怪,在这里,好像每个人都有秘密……

***

早餐过后,一位叫翠西亚的女佣带赵菲雅参观"飞鹰堡"。

翠西亚是个活泼热情的夏威夷姑娘,年纪只有十八岁,她的父母都在安森家族的凤梨园工作,因此翠西亚对飞鹰堡充满了感情。她告诉赵菲雅飞鹰堡是由创造者安森所建,耗时十年才完成;由于此屋的外型酷似印度的泰姬玛哈陵,所以大家都认为这座屋子是创造者安森献给爱妻卡伊乌公主的礼物,不过,个性严谨实际的创造者安森并没有承认这个说法。

翠西亚说城堡内共有一百五十个房间,她带赵菲雅参观几间较具代表性的房间,连亨瑞小时候的游戏间她都没有错过。

四楼的长廊陈列着安森家族成员的画像,赵菲雅第一眼就看到亨瑞。画中的亨瑞很年轻,大约只有二十来岁令她诧异的是,当时亨瑞脸上已有那道疤痕。

亨瑞的母亲和赵菲雅想的一样,是个金发碧眼的绝色美人。亨瑞的父亲倒令她感到意外,他的外型虽然和安森家所有男性一样俊挺,然而他的气质似乎太过斯文,与亨瑞的画像一对照,亨瑞的父亲纤弱得像女人。

"这就是创造者安森。"翠西亚迫不及待地说。

赵菲雅移到为首的那幅画前。"他和亨瑞长得好像!"她震惊地喊道。

"大家都这么说。"翠西亚马上接口。

画中的创造者安森约五十岁左右,他身上有一股震撼天地的气势,那股力量仿佛在向人们昭告--天底下没有他做不到的事。

"亨瑞五十岁时就是这样。"赵菲雅哺哺说道。

"这是卡伊乌公主。"翠西亚指着旁边的画像。

赵菲雅发觉创造者安森的妻子是个娇弱美丽的夏威夷女郎,她的纤弱和创造者的强悍形成十分明显的对比。

她在十余幅画像前来回走动。"奇怪,怎么少了一幅……"

"你是说莉莉乌夫人的画像?"翠西亚精明地问。

"嗯。"

"不在这儿。"翠西亚露出诡异的笑容。

"为什么?"赵菲雅纳闷地问。

"被主人拿下来了。"翠西亚突然压低声音。

"被亨瑞拿下来?"赵菲雅大吃一惊。"为什么?"

"自从主人继承这座屋子之后,莉莉乌夫人的画像就被他拿了下来。"翠西亚边说边看手表。"菲雅小姐,我们该下楼吃午餐了。"她仿佛不愿继续方才的话题。

赵菲雅试探性地问了几次,翠西亚总是借故转移话题。

疑惑像乌云般徘徊在菲雅心中。亨瑞和莉莉乌究竟有什么血海深仇?否则亨瑞为何要把她的画像取下来?

走到楼梯口时,一阵浓香扑鼻而来,赵菲雅发觉右侧有一道小楼梯,香味就是从楼梯上方传下来的。"上面是什么地方?"她好奇地问。

"那是莉莉乌夫人的特区,我们不能随便上去。"翠西亚一脸正经地说。

"噢……"莉莉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赵菲雅发觉大家谈到她时,都变得相当不自在。

"我们赶快下去。"翠西亚催促。

"噢。"赵菲雅又瞥了小楼梯一眼。

好奇与疑惑恰似浓得化不开的香味,一路萦绕着她,久久不消散。

***

彩霞落满白色城堡时,亨瑞驾着吉普车回来了。

赵菲雅眉开眼笑地投入他怀中。"你好坏!"她边骂边捶他的胸膛。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亨瑞抱起她,大步迈向卧房。

"你真的很可恶。"赵菲雅捏捏他的脸颊。"先是骗我你不是安森先生,然后又骗我你已经结婚,接下去你又要骗我什么?"她佯装生气地瞪他,不过不到半分钟,她又笑了出来。

"我哪有骗你?我不过是配合你丰富狂野的想像力而已。"亨瑞抱她走到西向的阳台,那儿有一张镶满兰花的藤制吊椅。"我的小东西,你真是奇妙,你那狂野的想像力改变了单调乏味的生活,和你在一起,时时都有惊喜,刻刻都有变化,我发现我已经离不开你了。"

他们坐上兰花吊椅,瑰丽的霞光落满他们一身。

"哼,我可被自己的想像力害惨了。"赵菲雅心里虽然高兴,嘴巴地要逞强。

"哈,女人总是言不由衷。"亨瑞亲亲她的小嘴。

"如果我没有把你误认为歹徒,你一样会……强暴我吗?"赵菲雅十分好奇。

"强暴!?这可不是个好听的字眼。"亨瑞夸张地叫道。"事实上,我是诚心诚意要带你到安森岛来,绝无在游艇上向你下手的念头。反正到了安森岛之后,你一样会爱上我,所以我并不急于那一时。不过,你的想像力刺激了我,我想既然早晚我们都会成为爱侣,何不顺应你的想像,疯狂玩上一场?所以我就那么做了。"

"哼,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自大的人。你当初凭什么认为我会爱上你?"

"道理很简单。我知道你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就被我迷得晕头转向。再说,等我帮你找到你母亲之后,你一定会感激得痛哭流涕,自动向我献身。"

"我才不会。"赵菲雅白他一眼。

"别再逞口舌之快了,反正你都已经爱上我,还有什么好争辩的?"亨瑞低头吻住她的嘴。

赵菲雅倔强地硬是不张开嘴,也不迎合他的吻,只是固执的紧闭双唇,任他在其上辗转舔舐吸吮。

见她这模样,亨瑞无奈地笑叹口气,然后十足诱惑地在她耳畔轻轻吹气,见她有反应地全身轻颤了下,他满意地邪笑,对!他就是要挑起她的情欲,就不相信她抗拒得了他。他轻轻含住她小巧的耳垂,深深吸吮着。然后往下吻至她雪白的颈项,沿着她优美的锁骨烙下一个个吻。

赵菲雅克制不住地轻吟出声,他真是个坏透了的男人,总有办法让她抵抗不了他的魅力。

而趁着她微启朱唇申吟时,亨瑞立即霸道地再度攫住她的唇,含住那红艳柔嫩的唇瓣,舌头探入她口中,挑逗地追逐着她的香舌。

赵菲雅几乎要融化了,她终于投降地配合着他的吻;两人吻得难舍难分,像是要将对方吞入口中……

强烈的欲望让亨瑞忍不住将手伸进她单薄的衣裳内,隔着内衣抚揉着她的蓓蕾。火热的吻令赵菲雅迷失方向,她的身体似乎要化成灰了……

蓦然,她的眼角余光瞥到一抹红色的身影,她的身体骤然僵祝

"怎么了?"亨瑞诧异地问。

"有人在看我们。"赵菲雅的眼光飘向斜对面。

一身野红的莉莉乌站在四楼的窗口,满睑怨恨地瞪着他们。亨瑞抬眼望望莉莉乌的窗口,他的脸孔不知不觉沉了下去。

"我们进去。"亨瑞阴着脸孔说。赵菲雅震惊地瞪着亨瑞,她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我不想理那个女人。"他解释。

赵菲雅瞪大眼睛;这种作风根本不像亨瑞!

亨瑞抱着赵菲雅走进屋内。

"你怕她?"赵菲雅从他身上滑到沙发上。

"怕!?"亨瑞不屑地撇撇唇。"我是不想理她。"

"我今天参观过四楼的拱廊,莉莉乌的画像不在那里,佣人说你把它拿下来了。既然你和她的关系那么恶劣,为什么还让她住在这儿?这不像你的作风。"

亨瑞的嘴角牵动了一下,仿佛在犹豫些什么。"她是我的后母。"他淡漠说道。

赵菲雅拧拧眉,她知道亨瑞没说实话。"坐下来。"

亨瑞的脸色稍微和缓了些,他乖乖坐到赵菲雅身旁,她随即坐到他怀里。

"这道疤痕是莉莉乌弄的,对不对?"赵菲雅用手指划着亨瑞脸颊上的伤疤。

"佣人跟你说了些什么!?"亨瑞忽然朝她大叫。

赵菲雅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

"他们说了什么!?"亨瑞抓住她的手臂,口气暴躁地问。

"没有……"赵菲雅怔怔地摇头,她看见亨瑞眼中的紧张。"没有人告诉我什么,是我自己猜的。昨天莉莉乌来这儿闹过,我知道她的力气很大。"

亨瑞和莉莉乌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赵菲雅惶惑极了。

"喔……"亨瑞松了一口气。

"你刚刚为什么那么激动?"赵菲雅惊疑不定地问。

"我不想让你听到一些乱七八糟的流言。"亨瑞拥住她,神色自若地说道。

"什么流言?"

"既然是流言,我当然不会说给你听。"

"你在隐瞒什么?"

"别忘了,我是大海盗,要隐瞒的事太多了。"亨瑞一脸的嘻皮笑脸。"我们还是谈谈你母亲的事吧,别净说些不正经的话。"

赵菲雅知道亨瑞故意转移焦点,不过她也不是很在意。

"你不是神通广大吗?我妈妈究竟找到了没有?"

"如果你提供的资料错误,我再万能也找不到人。"
"你是说……"

"菲雅,我们都查过了,安森岛上没有叫赵爱的中国人。我们也调查过岛上所有中国妇人的身世资料,年龄大到足以当你母亲的只有三十几人,相信我,那些妇人中没有一个是你母亲。"

"怎么会这样?"赵菲雅完全呆掉了。她原以为很快就能找到母亲,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你确定你母亲在安森岛上?"

"我爸爸临终前的确这么说的。"赵菲雅突然觉得好沮丧。

亨瑞立刻安慰她。"别担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人。"他的声音好温柔。"法兰克已开始查别座岛屿上是否有赵爱这个人。"

"她会不会改名?"

"有可能。"亨瑞顿了一顿,若有所思地望着她。"菲雅,你有没有想过,你母亲可能不是中国人……"

"怎么可能?"赵菲雅马上反驳。"我爸爸一直住在台湾,我妈妈当然是中国人了。你看,我像混血儿吗?"她张大眼睛瞪着亨瑞,硬要他把她看个清楚。

"你怎么知道你父亲没来过夏威夷?"亨瑞反问。

"他从没说过。"

"他也从没提过你还有个母亲。再说,东方人结婚,生出来的孩子还不同样是东方人?东方混血儿的特征并不明显。"

赵菲雅哑口无言。看来,事情愈来愈复杂。

"算了,我们不要再谈这些事,反正你也没有丝毫线索可循。"亨瑞牵着她站起来。"走,我们下楼吃晚餐,艾比特地为你准备了火锅,她说你喜欢吃火锅。"

赵菲雅心念一动。"你知道吗?艾比有个女儿和我一样大。"

"喔?倒没听她说过。"亨瑞有点诧异。

"她女儿在美国,艾比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敢到美国去看她女儿。"

"艾比的确有一段痛苦的过去。"亨瑞点点头。我在檀香山遇到她,把她带到这儿来,希望她能重新过生活,她的确做到了。"他显得十分严肃。

"很凄惨的过去?"菲雅惊讶地问。

"嗯。"亨瑞似乎在叹气。"对女人而言,再也没……总之,很凄惨就对了,艾比不愿再提,我也不想道人隐私,你千万别追问她。还有,别让其他佣人知道这些事,他们最爱道人长短了。"

"嗯。"赵菲雅点点头。艾比有很凄惨的过去?纵然亨瑞不愿多说,她却从他的神情和语气中约略猜出是怎么一回事。

难怪文比不愿到美国去找她的女儿。

菲雅暗暗一叹,她的心隐隐痛了起来……这次,不是为她自己,而是为了艾比。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