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韦昕 > 《绅士偷腥》
返回书目

《绅士偷腥》

第一章

作者:韦昕

  「先生,您哪里不舒服吗?」一名空服员挂起亲切中带着雀跃的笑容上前询问。

  从登机后,空服员们皆被这两名英挺出众、俊逸耀眼的乘客夺走目光,每个人一找到机会接近他们,莫不倾出全力热情地放送超强电波。

  安昕辰双眉微皱,忍着胃部的阵阵抽痛,侧过头面向窗外合眼休息。

  他不想被打扰,以冷漠的态度拒绝了她们的过度热心。从她们身上飘过来的香水味,只是让他更加不舒服而已。

  此趟前往英国伦敦是他生平的第一次出差。

  从大学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通过招募考试,顺利进入这家知名企业后,他每天都不敢松懈地认真学习,终于在半年后升上董事长特助,并在今天前往英多利亚集团位在英国伦敦的总公司签约。

  虽然有自信能顺利签下台约,但为了不出任何差错,这阵子安昕辰每天无不熬夜认真研究企划项目书和合约内容,就怕对方高层人员提了个什么问题,他却回答不够详尽。

  熬夜加上过度紧张,让曾经犯过胃病的安昕辰在出发前胃就开始微微抽痛痉挛起来,没想到上飞机后更加严重。

  「你对药物过敏吗?」

  手掌压抚着抽痛不适的胃,安昕辰缓缓睁开双眼看向身旁对着他说话的男人。

  一双散发着诱人光芒的漂亮湛蓝眼眸!这是安昕辰对他的第一个印象。

  看了一眼对方摊开在自己面前的掌心,上头有两颗白色药丸,安昕辰的视线移往男人的脸,挑眉无声询问。

  「胃药。」

  齐洛朝他浅扬起唇,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

  「虽然药不能乱吃,可是你好象很不纡服,而且还一直抚着胃部,所以我猜你应该是胃痛。放心吧,这是我的家庭医师配的胃药,一忙起来我也常胃痛,吃了很快就能止痛。」

  安昕辰沉默不语,径自打量着对方。

  齐洛身穿一袭亚曼尼西装,衣冠楚楚的模样看起来像是某企业的高阶主管,富有涵养又优雅的气质与举止也不像是别有心思的人。

  算了,管它到底是什么药,只要真的能止痛就好,他可不想在接下来的十多个小时的飞行里还要如此难受!

  盯着齐洛看了好一会儿后,安昕辰才接过药

  「小姐,麻烦给我一杯热牛奶和一杯热开水。」齐洛礼貌地向空服员说道。

  接过空服员递过来的东西后,齐洛端着还冒着烟的牛奶给安昕辰。

  「先喝怀牛奶垫胃再吃药

  「谢谢。」

  这男人如果不是怪人,就是热心过了头!安昕辰道谢后接过牛奶,边喝边想着。

  他知道自己今天脸色奇差无比,不只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还加上自己对家人和熟识的人以外本来就是这副淡漠的模样。

  也不是安昕辰刻意要筑起心中的高墙,而是打从心里他提不起热情,更无意与人结识,所以即使有些人会为了想引起他的注意而攀谈,但多半会因为他的冷淡而自动放弃。

  吃下药后安昕辰随即合眼休息,再也没多注意身旁的男人和他那炽热的目光。

  不知道是因为那杯哄小孩用的东西让他的胃不再胡闹,还是那两颗药真的发挥疗效,他的胃已经不那么痛了,整夜没睡的疲惫让他逐渐沉进梦乡。

  当安昕辰再次睁开眼时,飞机已经降落伦敦希斯罗国际机场。

  「先生,飞机已经降落了。」齐洛轻声唤醒他。

  瞬间,齐洛收起自己毫不保留的欣赏目光。

  刚才在安昕辰熟睡的这段时间里,齐洛缓缓睁开眼,看着眼前唤醒自己的男人一会儿,安昕辰才逐渐清醒过来。

  坐直身,毯子随之下滑。

  安昕辰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一条薄毯,不禁在心中惊讶自己竟然睡得如此沉。「谢谢你。」他知道是身旁的男人替自己盖上的。

  「没什么。胃好多了吗?」

  「已经好多了,谢谢。」

  胃已经完全不痛了,还因此让他得以睡得如此酣熟。

  齐洛见他脸色真的好多了,朝他微微一笑。

  

  「那就好。刚才看你好不容易熟睡了,所以就没有叫你起来用餐,等会儿下飞机后,你最好先去用个餐,免得胃又不舒服。」

  「我会的,谢谢。」

  齐洛轻轻点了个头后,提起随身公文包先行下飞机。

  望着那伟岸的背影,安昕辰的唇角终于浅浅的弯起。

  ***

  「飞机即将降落桃园中正国际机场……」

  耳边传来空服员的广播声,唤醒正闭目休息的人。

  六年了!从那年在飞机上和齐洛相识、进而交往,至今已经六年了。

  他们虽然也会有争执、意见不合的时候,但感情依旧,甚至甜蜜得让人羡慕,大家也都以为他们会就这么一直携手到老。

  别说别人,就连安昕辰自己都没想到他们最后竟会以分手作收场。

  六年的感情画下句点,两人各分东西。

  很痛,真的很痛。

  数度因为过于伤心而承受不住地昏倒,即使醒过来也只是关在两人曾同住的屋子里足不出户,家人才会要他暂时离开满是齐洛影子的地方,出国度假散心。

  安昕辰淡淡的扯起紧抿的唇。

  如果担心他的家人和朋友知道他是去了爱琴海,这段时间全待在那个有他们的甜蜜回忆的地方,不晓得会不会气疯了?

  以往只要到了每年十二月的交往周年纪念日,齐洛都会带他到希腊去度假一整个月,直到元旦过后。

  没有烦人的公事,没有琐碎的杂务,就只有两人,眼中只有彼此。

  但讽刺的是,没想到六周年才刚刚过完不久,他们的感情就生变了。安昕辰还记得那时候的对话,一字一句清晰到想忘都忘不了。

  辰,五十岁以后我们让在这里养老,你说好不好?

  还有二十几年啊,现在想这个会不会太早了?

  会太早吗?旱想晚想不是都要想?反正我们一定会这样一直相伴到老的,不是吗?

  你干嘛突然抱这么紧,我腰都快断了。

  看你会不会变成我身体的一邯分。辰,我真的好爱你。

  我也是,洛。

  安昕辰猛地拭去额上冒出的冷汗,他的胃又开始痛了。

  每次只要一想到齐洛,胃就痛个没完没了,好象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两人的初识情景,存心要他不能忘记。

  「洛……究竟还要多久,想起你时才不会再让我难受?」

  看向窗外,飞机已经完全静止下来。

  安昕辰重新戴上墨镜,掩去湿红的双眼。

  拿起随身行李,他回到这块伤心地,有齐洛的土地。

  透过车窗外看着夕阳,橘红色的太阳有种寂寞又孤单的味道。

  一幕幂熟悉的街景晃过眼前,约一小时后车子终于抵达位在天母的住处。

  带着疲惫的身心下了出租车,安昕辰没有马上进屋,而是站在出租车旁边望着三个月没有回来的家。

  这是交往多年来,安昕辰和齐洛同住的地方,买在安昕辰名下的房子。

  看着空荡荡的前院,他用力闭了闭眼。

  再张开时,发现一旁原本应该满布—层灰尘的黑色轿车却像是有人按时清洗照顾般黑得发亮!

  齐洛曾经回来过!

  顿时,一阵又一阵的酸涩止不住的涌上喉头,眼眶中忍不住泛起了湿液,安昕辰强忍着不让它流下。

  「你还回来做什么?」

  他抖着声,浑身止不住的发颤,还搭在出租车门把上的手将掩了一半的车门重新拉开,最后他像是逃难般狼狈地又坐了进去。

  「士林……」

  报了另外一个地址后,安昕辰垂下头不敢再望向车窗外,不敢再看那栋房子—眼。

  司机担忧地透过后照镜看向后座的安昕辰。

  被墨镜遮去了大半的脸上看不出他的表情,只有两行湿热的液体沿着安昕辰的脸庞滑落,滴在衣服上。

  ***

  「小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听到喀啦的开门声,正在看电视的安茹芸讶异地看着甫进门的人,因正值周休假日而留在家里的安家人也楞了—会儿,随后全跑过来迎接安昕辰。

  「刚下飞机。」

  「昕辰,累不累?会不会饿?妈煮个什么给你吃好不好?」

  看着小儿子明显消瘦的模样,当母亲的心疼全写在脸上。虽然她明明知道他们交往多年,儿子不可能在短时问内就调适好心情,但她仍心疼不已。

  「不了,我想先休息一下,有话等吃晚饭时再说好吗?」安昕辰拉着行李就打算直接回房,不想以现在这种气色面对家人关怀的眼神。

  「昕辰……」

  「别担心,我上去看看。」

  安聿千露出沉稳的浅浅笑容要家人别担心后,便跟在安昕辰的后头上楼,轻敲了敲已合上的房门。

  「昕辰,是我,可以进来吗?」

  「门没锁。」

  房里只有微弱的床头灯,安昕辰靠坐在床头,安聿千贴心的并未将电灯打开,仅是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床边。

  「都还好吗?」安聿千关心问道。

  「我没事,只是刚下飞机,还有点累。」不只身体累,还有心。

  「回到家里来就不用再逞强了,放轻松一点。」

  「我知道,谢谢大哥。」安昕辰淡淡弯起唇角。

  安昕辰和安聿千只相差三岁,两人从小就无话不谈,有什么事情安聿千都会耐心地静静倾听,适时扮演开导者或是提供意见。

  安聿干是个沉稳又能让人信任的好兄长,就连当年安昕辰跟家里坦诚自己性向而掀起一场家庭革命时,安聿千虽然震惊,却也很快的就接受了事实,还陪伴着他一起说服家人让他们接受之后当安昕辰带着

  「一家人还说什么谢?」见到他久违的笑容,即使非常浅淡,安聿千也跟着笑了开来。

  安聿千深知自己的弟弟,更明白他为这段情付出的多深、伤得有多重。

  两人没再多说话,停顿了好一会儿,安昕辰才缓缓启唇问:「莱恩还好吗?在你那里有没有捣乱?」

  「莱恩很乖,现在跟你大嫂和小安琪在家里,只是它很想你啊!从你出国后,只要它一睡醒就守在大门边转来转去,你大嫂心疼得都看不下去了。她要我每星期带它回你家去绕绕,让它回到习惯的地方。」

  「对不起。」垂下的眼眸中有着掩不住的忧伤,安昕辰的声调微颤。「我明天会接莱恩回家。」

  「你不要勉强自己。如果不行,我可以养它,小安琪也很喜欢它。」安聿千皱起眉头,他不是很赞成安昕辰把莱恩接回去。

  莱恩是一只黄金猎犬,齐洛和安昕辰在它刚出生没多久后便买下来共同饲养,至今快四年了。两人几乎把莱恩当成自己的儿子般照顾,莱恩已经是他们家里重要的一份子了。

  只是,现下另一个主人已经离去,安聿千不认为安昕辰已经调适好心情,能面对着莱恩而不感到伤心难过。

  「没有勉强,我需要莱恩,我知道它也需要我,它现在只剩下我了

  看进那双坚决的眼眸,安聿千只能摇头叹息。

  如果准备好了,他刚才就不会是那种表情了……再次长长叹口气后,安聿千看向门边的行李,眉头又皱起。

  「你回去过了。」安聿千用的是肯定句,而非问句。

  安昕辰刚进家门时的脸色和湿红的双眼,安聿千可以确定安昕辰已经先回去了他和齐洛的家,却又受不了已发生的事实而逃回来。

  这样子要他怎能放心让他把莱恩接回去那个家呢?

  安昕辰点点头,没有否认,他也不认为自己能瞒过最了解他的兄长。

  「嗯。我第一次带莱恩回去时,看到他站在院子里也很意外。」

  观察着安昕辰的神色,确定他的情绪平静后,安聿千才又继续说:「我跟他聊了很多,他知道你不会想见到他,也知道你出国去了,所以才敢大胆回去你们家中看看,并定期整理。」

  齐洛第一次见到安聿千时也怔住了。他知道自己在安家应该是被列入拒绝往来户,也知道自己伤透了最深爱的人的心,所以齐洛只是站在原地,等着被狠狠咒驾一顿,甚至是安聿千的拳头相向。

  两人对视了许久,气氛极为沉重,直到莱恩等不及扑上前,在齐洛脚边团团转,边欢喜地叫着边拚命摇着尾巴,才打破了那笼罩着四周的沉重氛围。

  「我放不下小辰。」

  「昕辰出国了。」

  「我知道。」齐洛扯起唇角,苦涩一笑。

  安聿千心情复杂地看着眼前与自己同年纪的男人,也是重重伤透了自己弟弟的男人。

  齐洛身上早已没了往日的飒朗英姿,连平时行事果决明断、凛冽又慑人的气魄也不复见,垂下的湛蓝色双眸更是失了光彩。

  眼前的齐洛,只是一个为情所伤的普通男人。

  「对不起,我伤害了小辰。可是请你们相信我,我真的很爱他!我确实不知道那件事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发生的,我完全没有印象……可是事实就在眼前,我不敢要求小辰能原谅我,只希望他能好好照顾自己,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可以再见他一面,有些话我想当面告诉他。」

  原本想苛责几句的安聿千,面对这样的齐洛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我不晓得他是否每天都会过去,但之后我每星期六、日带莱恩过去时,都会看到他在那里。」

  「他到底还想要怎么样?」安昕辰闭起眼,无力地靠庄床头。

  那张一向沉稳冷静的脸上,明显有着掩不住的疲惫,痛苦,以及被背叛后的强烈失望及伤痛。

  「还是不跟他谈谈吗?」

  虽然不忍心,安聿千却还是问了出口。原本深情炽爱到让人妒羡的两人竟走到今天这地步,他也感到无限惋惜。

  「没什么好谈的。」安昕辰看似冷静、坚决的说道,但由他那闭起的眼睫因这个问题而微微动了几下,就能看出他的心中并不平静

  「齐洛这段时间过得也非常不好,整个人憔悴了许多。」

  三个月没听到的名字,让安昕辰顿时浑身一颤,握紧的双拳颤抖不止,强装的平静几乎已经因为传进耳中的这二个字而溃散成烟。

  「昕辰,如果可以,去见他一面吧!即使无缘再继续下去,至少也要好聚好散,跟他把话说清楚之后对你也会比较好,至少不会再被这段情给困住。都交往了那么多年,你们……」

  「不要!就是这样,我才不要见他!」

  紧闭的双眼倏地睁开来,压抑多时的情绪终于失控,安昕辰激动地吼了出来。

  「我们交往了六年,他的孩子却已经四岁了!被蒙在鼓里这么久,我付出全心得到的是什么?你要我怎么平静面对他?我已经选择退出,让他拥有孩子和家庭还不够吗?他到底还想要怎么样?这样子要我怎么原谅他!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强忍的泪水终于滚滚落下,一颗颗烫在肌肤上,灼烧进心里。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