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韦昕 > 《绅士偷腥》
返回书目

《绅士偷腥》

第二章

作者:韦昕

  六年前,英国伦敦的丽池饭店——

  「董事长,这是明早签约所需的相关资料。」安昕辰把一份整理好的卷宗夹递给他。

  陈威宇因为其妻突然生病而改变行程,延到隔天一早才和律师一同搭机飞往伦敦;而安昕辰则依旧照原订行程,独自先前往,与英多利亚集团的总经理会面访谈,幸好对方并没有因为陈威宁的临时缺席而不快,依旧以礼相待,两人会谈间聊得非常愉快。

  「昨天欧普森先生有问到董事长夫人的病情,并表达关切之意。」

  合上公文夹,陈威宇原先严肃的神色在听到自己的太太时,瞬间柔和了下来,刻划着岁月痕迹的脸庞带着笑意。

  「我太太她休息一天已经没什么事了,原先只是小感冒,结果半夜竟然发起高烧,吓坏了大家。」他拍了拍安昕辰的肩,「辛苦了,让你一个人先过来。一切都还好吧?有遇到什么事情吗?」

  陈威宇这一问,让安昕辰想起了在飞机上的事,还有那个有一双漂亮蓝眸的男人,他的唇角不自觉地微微勾起。

  「没有。」

  「昨天会面有没有什么问题?」

  「也没有。欧普森先生问了我许多关于这次合作案的看法和建议,之后我们就开始聊起英国的景色,他说等签约完后,如果我们不急着走,他很乐意带我们参观这美丽的国家。」

  安昕辰淡淡的陈述昨天会面的事情。

  「哦?欧普森是出了名的难缠,你竟然能和他处得这么愉快?」这让陈威宇有点讶异了。

  「我们虽然和英多利亚集团合作了许多年,关系也终始保持友好,但从来没有因为这样而少过一次他们的刁难和考验。英多利亚集团在签约的态度上是非常谨慎小心的,他们的总经理可说是最后的面试官,要过他那关可不容易啊!」

  陈威宇虽然如此说,但丝毫没有被考验审核后的不悦,还呵呵笑了几声。

  「你来之前应该多少有听说过了吧?去年业务经理和我来时,事后可是哭丧着脸跟我抱怨个不停。」

  对方确实问了许多尖锐又敏感的问题,不过安昕辰觉得自己都还能应付自如,也就没多提了。

  「我有听几位经理们提过,所以事前做了许多功课。」

  当时也就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在飞机上忽然胃痛起来。想起那时的情形,安昕辰不自觉地又是浅浅一笑。

  那男人的胃药果真有效,甚至比广告上那些说短时间内就会见效的胃药还要有用。

  「辛苦了,看样子明天签约绝对会非常顺利的

  陈威宇看向安昕辰的眼中多了丝赞许。

  「对了,昕辰,你昨天有见到英多利亚集团的新任总裁吗?」

  「没有。昨天只有见到欧普森先生及他的助理。」

  「老艾萨克斯一年前退休时把棒子交给他长子,是个中英混血儿。虽然我还没和他接触过,但听闻他行事作风只能以快、狠、准来形容,和外表给人的温文优雅印象差距甚大,所以明天签约时多留心一点。」陈威宇提醒着安昕辰。

  「我知道了。」安昕辰双眉微微皱起。

  关于英多利亚集团新任总裁的介绍并不多,出发前安昕辰曾试着在网络上搜寻,结果都和手边得到的报告差不多,只是一些基本的公开资料;例如他今年二十五岁,是个中英混血儿,在几年前学成后便进入英多利亚集团学习,直到一年前正式接掌英多利亚集团这些资料而已。

  资料上甚至连他的一张照片都没有,果真是神秘得很,就连昨天他和欧普森聊天时,欧普森也没有提到太多关于新任总裁的事情。

  「资料我等会儿会再和陈律师确认过,你也去休息吧!辛苦了,昕辰。」

  虽然安昕辰才升上董事长特助没多久的时间,但他很快就胜任了这职位,并将一切事项掌握得宜,并让陈威宇认为他能在刚升任不久就立下大功而感到非常满意,认定他确实是个绝佳的左右手。

  「哪里,这是我分内该做的。」他点了个头,转身离开。

  在关上房门前,安昕辰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陈威宇,标准的商人行事作风,凡事以利益为优先考量,但此刻脸上却因为家人而带着温柔笑意,顿时让安昕辰想起自己鹣鲽情深的父母……

  说真的,他有点羡慕他们。

  不晓得自己是否也能遇上那么一个人,能让自己为对方付出、深爱到老的另一半?安昕辰很快地又摇摇头,浅笑着悄声掩门离去。

  对于喜欢顺其自然的生活方式、凡事随遇而安、对感情之事更是不会强求的他来说,应该很困难吧!

  回到自己的房间稍作整理后,安昕辰出了饭店,来到附近闲晃。

  灰蒙蒙的天空飘降着毛毛细雨,典型的英国湿冷气候。

  安昕辰不太喜欢这样的天气,也没有漫步雨中的兴致与浪漫因子,于是他走进一家离饭店不远的餐厅,顺便解决中餐。

  安昕辰随着侍者来到座位上,点完餐便望向窗外,隐约可以看见对面街角那栋英多利亚大楼。

  不一会儿,餐点便送上来,安旷辰一边静静用餐,一边望向外头来来往往的行人。

  正值用餐时间,餐厅里陆陆续续进来许多客人,而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安昕辰,都未被打断这优闲的时刻。

  直到一道有点熟悉、宛若从大提琴里流泻出来的低沉音符,充满磁性的独特浑厚嗓音传来,这才引起他的注意力,缓缓回过头去看——

  真的是他!那个在飞机上遇到的男人!

  身材高大,颀长的男人正走近他左前方三张桌子远的位置。

  英挺俊逸的脸庞上扬着浅浅笑意,与座位上的一位妙龄女子礼貌的轻贴着她脸颊边打招呼,举手投足间充满了英国贵族的优雅气质。

  「很抱歉,刚才一时走不开,让你们久等了。」齐洛略带歉意的说着。

  「我们也刚到不久。」另一位年约五十多岁的男人开口说道。

  「都是父亲不好,知道你忙还在这时候约你出来。」洁妮雅的脸上有着见到心上人的喜悦神情,语气也明显偏向心上人。

  齐洛依旧扬着浅笑却没有看向洁妮雅,而是直接与斯密特谈起公事。

  约莫二十分钟过去,两个男人才结束这对于被冷落在一旁的人来说很沉闷的谈话内容

  「谢谢你齐洛,你的建议与独到的想法真是帮了我大忙!改天等你有空闲,—定要跟你父母一起来我们家作客。」

  「一定。」

  眼见这短暂的会面即将结束,洁妮雅垮下了脸,满含情意的眼眸依依不舍地望向齐洛。

  「英杰斯,留下来陪我们一起用餐好吗?不会花你太多时间的。」洁妮雅小声的问着。

  「很抱歉,我还要赶同公司。你们慢慢用餐,我会交代他们好好招待你们。」

  齐洛带着歉意说完后,正要举起手招来侍者时立即被斯密特婉拒。

  「洁妮雅,不可以无礼!让你跟来之前,你答应过我什么?」斯密特低声警告着,接着看向齐洛。「别放在心上。我们也要离开了,等你这阵子忙完后再来我们家。」

  斯密特虽然非常满意齐洛,却也不是看不出来他对自己的女儿并没有男女情意。既然无法结成亲家他也不强求,免得坏了两家数十年的交情。

  「会的,再见。」

  见两人离开后,齐洛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斯密特家族和他的家族在英国都有绝对的地位,若两家能够结合,在政商界上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但他并不想拿自己的情感和婚姻作为利益交换,更不愿因此而毁了两个幸福的家庭。

  幸好双方家长都看出他无意与洁妮雅结婚,也尊重他的意愿,并没有提出为难的要求。

  但现在,这都不重要。

  齐洛站起身来,走往另一桌去。

  刚刚进门时,他已见到窗边有一张熟面孔!

  「我可以坐下吗?」

  从刚刚起视线就一直没离开过齐洛的安昕辰,见黑影笼罩在自己面前,随着对方问出口的话,顿了一会儿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请。」

  「胃好多了吗?」

  齐洛大方的坐下,眼中有着真诚的关心。

  他欣赏的目光就这样恣意地望着那张俊逸中带着惑人气质的脸庞,高挺的鼻粱就像他的主人般,尊贵而不可侵犯。

  那时齐洛就这么看着看着,直到安昕辰因身体不舒服而紧皱起眉时,他才拉回自己过于大胆的炽热视线,也开启了两人的交谈,尽管没什么内容性。

  「已经好多了,谢谢。」

  没想过两人会再次见面,安昕辰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就这样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即使只是自然地交叠起长腿这种随性的动作,由他做来就是格外令人赏心悦目。

  「那就好。」

  齐洛的视线仍毫不遮掩地留恋在这张令他感兴趣的容颜上,安昕辰也不是迟钝到没发现。

  他们都是属于同一种人!

  「你的中文说得很好。」安昕辰望着他。

  「我母亲是台湾人。」

  齐洛虽然有着一头黑发,但不太像东方人的深刻轮廓相当有特色,完美的薄唇始终挂着自信的微笑,加上他修长挺拔的身材有着不可忽视的存在感,从他方才优雅从容的朝安昕辰走来时,短短的距离就已经吸引住不少目光便可知二一。

  尤其那双仿佛能看穿一切的深邃蓝色眼瞳,当他定定凝望着人时,有股危险的特殊魅力传出,不知不觉中就好象要被吸了进去一样。

  「你有一双非常漂亮的蓝色眼眸。」安昕辰赞叹地说着。

  在被那炽热的目光凝望之下,更是让人有种快被勾了进去,跌入那湛蓝漩涡里的错觉。

  「谢谢。我也觉得你的眼睛非常漂亮,水汪汪的像是会说话,墨黑的眼眸看上去更是多了几分神秘感,让人忍不住想更加了解你,接近你。」

  对于齐洛当众就向自己放电起来,安昕辰听了忍不住浅扬唇角,更是让齐洛看得舍不得眨眼,眼中情意益加明显。

  「请问你确定还要跟我继续闲聊下去吗?」

  安昕辰看了一眼手表,从齐洛坐下来已经过了十多分钟,如果自己没听错的话,刚才他拒绝那位美女的邀请的理由是要赶回公司。

  齐洛稍微一楞,随后露出一个魅力十足的笑容。他是知道从进入餐厅后,安昕辰的视线就落在自己身上,但是没想到他也将方他和斯密特的对话全听了进去。

  「确实是不容许我再继续留下,但是我舍不得就此离开。」

  安昕辰终于忍不住莞尔失笑。

  他并不是没有被人用以更热情直接的方式追求过,但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形,让他有一些不太习惯。

  齐洛的视线及话语中都透露出他对安昕辰毫不保留的兴趣,却又不会让人感到反感。

  招来侍者结帐后,安昕辰率先起身。

  「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要一起走吗?」

  心知这是他贴心的举动,齐洛望向他的眼中更是夹带着柔和的神色。

  两人一同离开,出了餐厅,齐洛自然地走往与安昕辰同个方向,像是知道安昕辰住在哪边似的。

  「你不是要回公司?」

  「我先送你,顺路,待会儿再进公司。」

  安昕辰微挑起眉看向他,见他神秘笑着也不再多问。直到回到饭店外,两人才停下脚步。

  「我可以问你叫什么名字吗?」

  「齐洛。」

  含带柔情笑意的勾人视线望进墨黑眼里,齐洛伸手抚上这张让他动心的俊颜,拇指轻画过安昕辰眼下淡淡的黑影。

  「时差还没调过来吗?快上去了,好好休息。」

  齐洛一说完便略微低下头,在那粉色的唇瓣上轻轻啄吻一下。

  「昕辰,我们会再见面的。」

  他优雅的转身离去,留下还楞在原地的人,

  看着齐洛加快步伐的背影,安昕辰不自觉地伸手抚上似乎还残留余温的唇瓣。他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自己都还没有说出名字来,他是怎么知道的?

  然而,还沉浸在齐洛所带来的震撼下的安昕辰,并没有注意到大厅内有道目光将刚才他们的一举一动全看在眼里。

  一切的迷惑与疑问困扰了安昕辰整夜,他睡不着,索性起身看公文,毕竟隔天早上还有此趟英国行最重要的目的——顺利签下一纸长达三年的合约。

  安昕辰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只知道窗外曙光渐露时才缓缓睡着,而七点不到就被闹钟叫醒。

  从下了飞机就因时差而失眠的他,黑眼圈又更加明显了一些。

  安昕辰微皱眉,将自己打理好后,先打了一通电话分别确认陈威宇和律师也已经醒来之后,便与他们约在饭店的餐厅等待;接着在近九点钟时前往英多利亚。

  一行三人在被秘书带领进会议室时,与会人员已经在里面就定位了。

  才刚进门,走在最后头的安昕辰忽然感觉到正前方有一道熟悉的炽热目光直勾勾射过来,他猛然抬头一看,顿时惊讶地楞在原地。

  那个人……竟是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男人?!

  「怎么了?」陈威宇小声问他。

  安昕辰立即回过神来,「没什么,抱歉。」

  迅速整理好心情后,安昕辰重新对上那道目光,看到齐洛脸上依旧挂着自信的笑容,他轻轻地朝他点个头打招呼。

  接着,欧普森站起来为双方作介绍。

  「这是我们总裁,英杰斯·齐洛·艾萨克斯,我是杰瑞·欧普森,旁边这位是……」

  在听到了齐洛的全名后,安昕辰仅是怔楞了一会儿,并没有太多的惊讶。

  早从第一眼见到齐洛,那眉宇之间所流露出一股优雅却不失威严的不凡气势时,安昕辰就已经猜到他应该具有一定的身份,只是对于两人会在此种场合再次见面感到意外罢了。

  原来他昨天所说的「会再见面」,是因为他早就知道他是谁了。

  一段时间过去后,欧普森再次开口说:「看过合约后,如果都没有问题,就请签下大名。」

  会议室里只剩钢笔在纸张上书写的声音。

  「预祝未来三年合作愉快!」

  齐洛站起身来朝对方伸出右手,而陈威宇也起身握住对方的手。

  「如果陈董事长不急,我已经安排好几个英国著名景点,请让我陪同你们一起前往参观。」

  见齐洛侧头向身边的助理交代事情,陈威宇沉思不语着。

  以齐洛的总裁身份来说,通常都不会一起出列这种安排活动,顶多只会在晚上的宴会上露个脸。

  陈威宇又侧过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安昕辰一眼,微眯起的眼中已有了打算。

  他虽然欣赏他的能力,但只能说……

  商场上是现实的!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