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韦昕 > 《绅士偷腥》
返回书目

《绅士偷腥》

第三章

作者:韦昕

  在结束了白天的几个行程后,齐洛在晚上包下了饭店一整层宴客厅以庆祝顺利签约。

  席间安昕辰以去洗手间为由,终于得以离开那群热情男女的包围。

  在充满欧洲皇室设计风格的洗手台前,安昕辰掬起一些清水轻拍微微发烫的双颊。

  今天晚上他在无法拒绝的情形下喝了不少酒,虽然还不算醉,但确实已经有些头晕了。

  「昕辰,你还好吗?」

  虽然没有紧随在侧,齐洛却随时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在他一离席,齐洛马上跟了上来。

  这熟悉的声音让安昕辰拾起头来,透过镜子望向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喝醉了吗?」

  拿过一旁干净的毛巾,齐洛轻柔的为他拭干脸上的水珠。

  「没有。谢谢,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说完,安昕辰伸出手就要接过齐洛手中的毛巾,却被他按下握住,用另一手继续轻拭着,直到将他的脸全擦干。

  「抱歉,今天没有什么跟你交谈的机会,因为一接近你,我会忍不住对你特别起来,但我又不希望自己的私人事情引起外界太多关注。」齐洛向安昕辰解释道。

  「我了解,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个。」眼前男人爱搞神秘的作风他已经领教过了,还为此得到一个「大惊喜」。

  见他毫不在意的语气,齐洛紧张了。

  「我不是担心自己的性向被公开,事实上这种事情在这里并不是什么大新闻,不少政商名流私底下也与男人交往。我只是不喜欢私生活受到干扰,也是想保护你,希望你不要误会。」

  安昕辰忽然被他这严肃的语气,以及不安的神情给逗得忍不住微微一笑。

  「你好象搞错了一些事情,艾萨克斯先生,请容我指正几点。」安昕辰抬起头看着他。

  齐洛摇头道:「叫我的名字,昕辰。我母亲姓齐,齐洛是我的中文名字。」

  「好,齐洛。第一,我从来没有那么想过,所以你不需要担心我会误解什么;第二,我不需要人保护;第三,我们并没有在交往,你更不需要跟我报告任何事情。」

  安昕辰的接连几句「不需要」让齐洛的心受到不小的打击,眉宇间的自信全数消散。

  「抱歉,是我漏了一个最重要的步骤。我还没有追求你,是我太心急了。」

  齐洛深深吸一口气,为自己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而像个年轻小伙子般紧张不已。

  齐洛准备好才刚要开口,就看见眼前的人似笑非笑的表情,黑眸还在四周流转了一圈暗示他。

  顿时,齐洛才反应过来二人现在所处的地点,

  他低低咒骂了一声:「该死的!」

  齐洛握紧他的手马上离开这实在不适合作为深情告白的场景,由一旁少数人会经过的走道来到后方隐密的一处花园。

  安昕辰终于忍不住放声开怀笑出来。

  或许那句话算不上是脏话,但相信对自小受严谨英才教育的齐洛来说,能让他咒骂出口已属非常难得了。

  「昕辰,抱歉,让我重新来过。」

  在一座小喷水池、旁边还种满红色玫瑰花的花园前,站在浪漫的月光下,齐洛执起安昕辰的手在手背上印下一吻,用以满布柔情的蓝色眼眸凝望着眼前令他心动的佳人,话语中充满深情。

  「我英杰斯·齐洛·艾萨克斯现在正式追求你安昕辰,你可以给我机会和我交往吗?我一定会非常珍惜地爱着你。」

  如此深情款款的告白场面实在不该笑场,可是安昕辰就是忍俊不住。他并没有齐洛的那种天生浪漫因子,他的笑场果然被齐洛狠瞪了一眼。

  「昕辰,我是非常认真的!」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从来没有被如此对待过,让我有些意外。」安昕辰向他道歉。

  齐洛无奈地再次深呼吸。

  「我再重来一次。」

  「你可以不用再说一次,我已经听得很明白了。」

  无论多听几次,他还是会笑场。为了不再失礼,安昕辰立即收起笑意,正视这件事。

  安昕辰确实对齐洛也有好感,但他并无意将好感再延伸为更进一步的关系,另一方面他也不认为齐洛口中的爱有多少真实性。安昕辰直觉认定这只是他向自己调情的—种说法。

  「齐洛,我不想把公事和私事混在一起,所以我无法接受这种一夜情。」安昕辰以严肃的口吻拒绝齐洛。

  这下换齐洛楞了一会儿,随后只见蓝眸中泛起一簇小火苗,但很快的被压了下去。

  「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我要一夜情!要是这么简单,我不需如此向你告白,直接带你到楼上的房间就够了不是吗?昕辰,你这次真的伤到我了!」齐洛有些生气的说。

  虽然交过几任情人,但这次真的是齐洛头一回以如此认真的态度追求一个人,甚至还像个小伙子般毛躁不已。

  这下子换安昕辰一楞,随即诚心道歉。

  「对不起,是我误解了,但如果你是要稳定的关系,我更无法接受。」安昕辰断然拒绝。

  「为什么?你在台湾已经有情人了吗?」

  他倒是忘了这个可能性,不禁心中一紧。

  「没有,不过你可能忘了我明天就要回国了。」

  这答案让齐洛终于松了口气,自信的笑容重新回到脸上。

  向前跨一步缩近彼此的距离,齐洛的双手捧起那张因酒而透着薄红的俊颜,掌心轻轻摩挲着。

  「留下来好吗?」

  「不可能,我还有工作。」安昕辰没有拒绝他如此亲密的举止,但也没答应他的要求。

  齐洛的眉头瞬间因这句话而紧拢起,语气沉了几分。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你毫无防备之心,这样子我怎能放心看着你回国呢?」

  「什么意思?」

  齐洛沉重的语气让他微仰起头。

  「待会儿我会让你看到陈董事长的意思。总之,那种上司不值得你为他效力。」

  说完,齐洛便低头覆住那张正欲问话的唇,微启的唇瓣正好让齐洛滑溜的舌钻了进去,找到他湿润微热的软舌卷吮住;双手也扣住他的后脑勺不让他逃离,以熟练到会让人沉沦的吻技勾起他的响应。

  安昕辰也由一开始的被动反为主动,不让他独占上风。

  Ji Qing的攻势更加挑起了男人的征服欲,双双吻得欲罢不能,直到喘不过气来才稍微分开彼此,湿润的唇瓣还是相贴着,额抵着额。

  齐洛的唇边带着满足的笑意,拇指轻抚上安昕辰眼下比昨天更明显的黑影。

  「昨晚还是没睡好吗?」

  「我本来应该可以睡得很好。」

  安昕辰定定看着眼前的男人,仍在喘息着。

  齐洛瞬间明白了安昕辰的意思,知道是自己昨天下午那突如其来的一吻造成他的失眠主因。

  「抱歉,是我昨天吓到你了吗?」

  「没有。」

  「那就好。」齐洛吮了一口润红的唇,低哑着声音说:「昕辰,刚才的吻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当二人再度进入宴会厅时,晚宴已经接近尾声,多数的人也都醉得差不多了。

  「你跑到哪里去了?」

  欧普森走了过来,脸色不是太好地看向丢下所有人而害得他一个人快忙不过来的罪魁祸首,但在看到他身后的安昕辰时,随即会意的笑了笑。

  「别乱想。」

  齐洛马上制止欧普森脑中正在上演的画面。

  刚才他们一直都待在花园前,齐洛陪着安昕辰透透气,闲聊间顺便等他的酒意散去;其间最多也只是拥抱和亲吻,并没有欧普森所想的那种情节。

  「抱歉,我先离开了。」

  虽然欧普森不带有任何敌意,只是多看了自己几眼,但安昕辰还是不喜欢这种被打探的目光。

  他朝欧普森礼貌的打个招呼正准备离去时,却被齐洛拉了回来。

  「先别走,跟我去见陈董。」

  齐洛意有所指的看他一眼,等安昕辰点头后,二人并肩往陈威宇所在的位置走去。

  「陈董,不晓得今天的安排还满意吗?」

  「实在是太棒了,尤其能让你亲自招待,真的是我们更高无上的荣幸,不晓得有多少人要眼红了。」

  陈威宇的视线往安昕辰有意无意的瞄了几眼,那目光让安昕辰倍感不舒服;齐洛将此景全看在眼里。

  齐洛不着痕迹的挪了一步,为安昕辰挡去二人的视线交会。

  「那就好。不知道明天你们搭几点的班机?我让人送你们到机场。」齐洛看向陈威宇。

  「这怎么好意思?我如果不是非得赶回去主持会议,也舍不得这么快就离开这美丽的国家。」

  看向眼前年纪轻轻、气势却高过自己一大截的男人,陈威宇别有用意的瞄向站在他身后的部下,脸上带着暗示的市侩笑意。

  「昕辰可以不用急着明天跟我离开没关系,就麻烦艾萨克斯总裁好好招待我的部下了。」

  两人接下来一来一往的客套话,安昕辰已经听不进去。

  刚才陈威宇那露骨的眼神和言语暗示,他再看不明白就是傻子了;而且尽管陈威宇脸上堆着笑,但那眼中藏不住的嫌恶之感却泄露了出来。

  他明明就无法接受同性之间的关系,却还是为了利益考量把自己推了出来!

  安昕辰顿时完全怔忡住,不知道该有何反应,一直到手被人紧握住才回过神来,发觉陈威宇不知何时已经离开。

  「昕辰,你还好吗?」

  安昕辰沉下一张脸,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看着眼前的齐洛。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昨天下午。送你到回饭店时,我看到他在大厅正好要出来,见到我们出现,他又退了进去,所以早上签约之后我才会刻意那样提议。」齐洛明白安昕辰想问什么。

  没有什么事情逃得过他的眼睛,陈威宇在打什么主意,他全知道。

  「我也不想伤害你,让你在这情况下得知这件事,我很抱歉。但是,昕辰,相信我,我并没有那样看你!会签下这份合约并不是因为你,即使今天来的是其它人,在利益评估之后,我还是会签下合约。」

  「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问题,你不要再说了,让我静一静。」安昕辰有种被自己老板出卖的感觉。

  看向安昕辰,齐洛关心的问:「要不要先回房休息?你房间在几楼?我送你上去。」

  「我们下榻的饭店是你们安排的,你会不知道我住几号房?」

  微冲的语气一出口,安昕辰便立即后悔了,伸手覆在脸上低声道歉。

  「对不起,我不该迁怒。」

  「没关系,我明白。陈威宇竟然敢以你作为利益交换,以为把你留下来我就会因而延长后面的合约!哼,这三年内我有的是办法让他后悔签下这份合约!」

  对欧普森留下一句「现场交给你了」后,齐洛牵着安昕辰的手就往饭店门口离去。

  「跟我走。别回房了,睡在那种伪善的人的隔壁房一定会整晚做恶梦。」齐洛有些恼火的说。

  安昕辰被他带着走,坐进泊车人员已经停在饭店外的跑车内,刚才齐洛说的最后一句话让安昕辰的脸上终于露出浅笑。

  今晚的王子嘴巴似乎有点毒!

  回到自己家中,齐洛拿了一套新的睡袍给安昕辰后,便把人推进主卧房的浴室里,自己则进入另外一间浴室洗澡。

  待他再回到房间,安昕辰已经坐在床边了。

  齐洛心疼的对安昕辰说:「别多想,赶快睡!你这么多天没睡好,现在一定很累了。」

  「睡这里?」

  「放心,没你的同意我不会碰你的。」将人带上床,齐洛轻拥着躺在身旁的人。「放松下来好好休息,有事明天再说,晚安

  随着落在额上的吻,像是有安抚人心的作用似的,安昕辰闭起了眼,挪了个舒服的位置后缓缓睡去。

  齐洛贪婪地看着他沉静的睡容好一会儿后,又在软唇上啄吻一下,才万分珍惜地将人搂进怀中,与他进入梦乡。

  齐洛的生理时钟一到就自动醒了过来,看向身旁仍在熟睡的人,一股满足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想起自己恩爱的父母,当年他父亲执意要娶英国籍以外的人为新娘,可以肯定遭到了家族里不少的阻挠,但他们也都克服过来,才会有今天的自己。

  每次只要回家一趟都会听到他父亲谈起他们当年的爱情抗争。

  或许是因为有过为真爱捍卫的经历,他的父母亲只告诉他,如果是他深爱的人,他们都会给予最真诚的祝福。

  甚至在一次闲聊之中,他母亲还告诉他,当他早上醒过来后,静心看着睡在身旁的人,如果有一种满足,幸福的感觉盈满心口,那么那个人就是可以与他为未来一起努力的人。

  「是这样的吗?」

  齐洛轻轻拨开覆在安昕辰脸上的黑发,含笑看着他,一边想起先前的几任情人。

  老实说,他不太记得以前早上醒来时都在想什么,以及是否曾像现在这般凝视着枕边人。

  醒来之后如果不是在缠绵,就是下床梳洗了吧!

  齐洛可以确定现在这种强烈的感觉是第一次出现

  不想知道是否还会有下一个让他有这种感觉的人?恐怕很难!齐洛已经决定了,他要让安昕辰成为这唯一的人。

  「你再继续睡,我去打电话。」

  明知道安昕辰听不到,齐洛还是对他交代着,接着轻手轻脚的下床,梳洗一番后打通电话跟欧普森告知自己今天不进公司了。

  一向严谨的齐洛头一次明目张胆的跷班,也难怪电话那头的欧普森会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齐洛接着又处理了一些比较紧急的公文,当他再回到房间时已经快十点了,但床上的人依旧维持先前离开时的睡姿,沉沉睡着。

  「这几天你真的累坏了吧!」

  齐洛躺回床上,轻轻将人带进怀中,陪着他再睡一会儿。

  安昕辰的脸上有着明显的笑意,让齐洛不禁将双臂又收拢了些。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