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韦昕 > 《绅士偷腥》
返回书目

《绅士偷腥》

第四章

作者:韦昕

  当齐洛再次醒过来时,是被安昕辰不小心给吵醒的。

  「不再躺一会儿?」齐洛将正准备下床的人给拉回原位,锁在自己怀中。

  「我已经睡得够久了。你怎么没去上班?」安昕辰没有拒绝他的亲密举止,仅是狐疑地看着他。

  「放自己一天假,今天只想陪着你。」

  齐洛翻身覆上他,低头就是一个迟来的法式早安吻。

  安昕辰没有拒绝,算是回谢他给了自己一夜好眠,还主动加深这个吻。

  刚睡醒本来就比较容易冲动,两人吻着吻着都已经停不下来,安昕辰的睡袍更是不知什么时候被敞了开来。

  蓝眸中覆上一层明显的欲望,亲吻着迷人的颈项,手还抚上安昕辰的胸前,在微微挺立的红蕊上不停地撩逗。

  「辰,可以吗?」

  「嗯。」对于性,安昕辰本来就不是压抑、矜持的人,也伸手拉开了齐洛睡袍的带子,抚上他健康的小麦色肌肤。「勾起了我的欲望,你若敢中途喊停,看我怎么治你!」

  安昕辰的食指撩画过他胸膛,最后停在结实的腹部上轻揉,惹得齐洛情欲高涨,已经无法再忍耐了。

  齐洛直接盈握住安昕辰男人最敏感的地方,一手已经探到他身后,才刚碰到就发觉身下的人瞬间僵了一下。

  「辰,抱歉,我忍不住了,可以让我抱你吗?」

  安昕辰直接的反应让齐洛知道他是不习惯下方位置的人,且昨天在花园时他有提到他从来没有被如此对待过,齐洛猜想他应该也是主动的一方。

  「你……」安昕辰顿了顿,最后深深吸一口气,点头。

  重新覆上安昕辰,以自己已完全硬挺的欲望和他摩擦着,齐洛耐心地为他做足事前准备,不想伤了他。

  「辰,我的甜心,我是真的喜欢上你,相信我。」

  吻上安昕辰因不适而微皱起的眉心,齐洛放慢手边的动作,轻柔的在他体内滑动。

  「不用跟我说甜言蜜语……我不习惯……」

  紊乱的气息、迷蒙的双眼及身后的不适感也渐渐消退,显示出安昕辰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齐洛……可以了……够了……」原本中性的嗓音现在带着惑人的低哑。

  「我不想伤了你。」

  「我说够了……你再磨蹭下去……唔嗯……就换我来……」

  「我爱你,MyLove。」缓缓将自己推入那紧窒里,齐洛慢慢地一下一下律动着。

  齐洛温柔的动作,让安昕辰原本紧扣住他手臂的力道渐渐放松下来,享受着他所带给自己的各种感觉。

  第一次真的不太舒服,但齐洛却以他的感觉为优先,不停地抚弄着他全身各个敏感的地方,想带领起他一阵阵快感。

  「嗯……没关系……你可以不用忍……」

  抹去齐洛额上因压抑而冒出的薄汗,安昕辰浅浅弯起唇角,看得齐洛一个失神后,低吼一声,扣紧他的十指,开始渐渐加快速度摆动起来。

  「辰——」

  温度顿时高升的房间里,现下只传来阵阵喘息声、低哑的闷吟声以及满是情欲的摩擦声。

  「辰,我要……唔……辰——」

  一下又一下将自己用力送进最里端,在安昕辰达到高chao时,齐洛的身体不自觉的紧缩起,瞬间的紧窒吸附感让齐洛终于也跟着爆发出来。

  齐洛倒在安昕辰身上平复Ji Qing,喘息不止,捧着他的脸颊落下无数的细吻。

  「我忍不住,对不起。」

  「你故意的吧。」

  齐洛温柔一笑,没有否认。

  「我想在你里面,很舒服,很满足。等一下我会负责帮你清洗的。」

  安昕辰没说话,当是答应他了,也闭上眼平复Ji Qing,回味美好的余韵。

  「你还不打算出来吗?」

  「再一会儿。」

  齐洛不但没退出,反而将自己更挺了进去,不安分地又开始扭动起来,果然让身下的人立即睁开黑眸,睨了他一眼

  「MyLove,留下来好吗?」

  安昕辰没有回话,只是定定看着那双会勾人的蓝眸。

  「为了我留下来,那种上司不值得你再回去为他效力。」齐洛再度向他提出要求。;

  「我确实不会再回公司了,但我还是得回去我原本的地方。」

  齐洛叹口气,退了一步。「一个月好吗?为我留在这里一个月,之后的去留让你决定。」

  只要安昕辰答应,齐洛有信心可以在这段时间内打动他,让他也深深爱上自己,心甘情愿为自己留下。

  见他又不说话,齐洛不放弃地再次撒下情网。

  「辰,我爱你,我以艾萨克斯家族的名义起誓,我绝不会辜负你,相信我!我从不轻易许下承诺,更不会拿艾萨克斯家族最注重的信誉来开玩笑。相信我,辰,留下来,留在我身边,我需要你。」

  「就一个月。」

  ***

  安昕辰这一留就留了两年,之后艾萨克斯家族有意将企业跨足海外,齐洛第一个便提议在台北设立子公司。

  经过开会和筹划后,在三位比较适任的人选之中,超过九成以上的股东赞成齐洛前往接掌子公司。

  至于英多利亚集团,齐洛推选一直跟在他身边学习了几年的弟弟出任下任总裁。一向有着极高评价的齐洛话一出口,自然通过多数人的同意;纵使艾萨克斯家族里少数人心有不满,却也莫可奈何,只能在心里忿忿不平。

  待安排好许多事宜后,终于到了安昕辰和齐洛以及一群信任的幕僚团前往台湾的日子。

  今天是英多利亚集团和艾萨克斯家族的人为齐洛办的一场送别宴会,地点在郊区的一栋私人别墅里,邀请了许多人到场,除了为齐洛他们一行人送行,也是为了英多利亚集团在海外又成立一间子公司而庆祝。

  「真的还是决定不来吗?我马上过去接你好吗?」宴会才刚开场不久,齐洛来到比较安静的花园打电话给爱人。

  虽然齐洛一直说没有关系,但安昕辰仍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在那种场合,最后还是决定不出席。

  尤其这场宴会美其名是欢送与庆祝,但除了英多利亚集团的人是真心出席这场盛宴、更是不舍带领了他们几年的杰出总裁要离开之外,艾萨克斯家族的其它堂兄弟们是怎么想的,安昕辰看得很清楚,他不想让齐洛为难。

  「你玩得开心一点吧,我在家里等你回来,到时候我们再庆祝。」

  「好!我一定尽快赶回去陪你。」齐洛也不勉强他,温柔笑着说完后,还对着话筒那端的人送个飞吻,最后才舍不得的切断通话。

  一旋过身,齐洛正准备进入大厅时,忽然看到洁妮雅站在不远处望着自己,也不知站了多久。

  要不是看在她父亲与艾萨克斯家交好的面子上,洁妮雅根本不在受邀名单里。

  齐洛俊逸的脸庞不禁蒙上一层不悦。

  偷听似乎不是淑女该有的行为,洁妮雅

  齐洛说完便举步要离开,在经过她身边时,却匆然被人从身后搂抱住,原本拢起的眉峰现在更加深锁。

  「放手。」

  「我不放!英杰斯,我是那么爱你,你为什么不选择我,还要跟那个男人到台湾去?不要走好不好?留下来!」洁妮雅已经泪流满面。在得知齐洛将离开英国,甚至可能长住在台湾之后,她也顾不得淑女形象,歇斯底里地低吼着。

  强硬拉开腰间的手,齐洛退了几步拉开距离,面对面看着她,带着对她的歉意与对爱人的深情。

  「抱歉,洁妮雅,我的心已经全给了辰,这一生我将只会爱着他。」

  「他有什么好?他又不能为你怀有子嗣!你需要继承人啊,英杰斯——」}

  齐洛还是一句「我很抱歉」,接着转身就进入大厅,留下在花园里泪流不止的人儿。

  看着那伟岸的背影已经被包围在人群中,洁妮雅忍不住的放声大哭。

  原本她只是要来问问他可不可以不要走,如果齐洛不离开,尽管他不爱自己,只要自己还能偶尔见见他就够了,但现在……

  是他逼她的!她只是太爱他了,不是她的错!

  缓缓转过头,洁妮雅对着隐身在黑暗中的人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可惜已离开的齐洛并未注意到这一幕,否则他就不会如此大意,还松懈了戒心。

  「唷,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我们家族里最为杰出、也是我最亲爱的堂弟——英杰斯啊!怎么舍得离开人群的包围,自己一个人在这边呢?」

  声音的主人从喧闹的大厅走向距离大厅有些远的长廊上。

  詹姆士·艾萨克斯的话语中有着掩不住的酸意,脸上更是毫不隐藏对董事会做出由齐洛出任台湾子公司总裁的决定而不满。

  齐洛原本想独自清静—下,等待酒意消退,现下被这烦人的来人打扰,不悦之情表露无遗。

  「有事吗?没什么要事请离开,让我静一下。」

  「你!」詹姆士被他这种态度气得不轻。

  他原本想趁齐洛酒醉而来奚落他几句,以报自己心头之恨,没想到他那张嘴还是跟平时一样那么讨人厌。

  「你不要太嚣张!我就在这里睁大眼等着看你失败、夹着尾巴逃回来的那一幕。」

  齐洛已然沉下脸,冷冷地看向詹姆士。他三番两次恶意的向自己挑衅,他也不需要再留情面了。

  「有本事拿实力来跟我竞争,我奉陪到底。不要老是只靠那张嘴放狠话,难怪你永远得不到你所想要的。」

  「英杰斯·齐洛·艾萨克斯!」被踩到痛处,让詹姆士忍不住连名带姓的吼叫出来,忿忿的瞪他一眼,却又不敢对他怎么样,最后仅是摔碎手中的酒杯,拂袖而去。

  原本就已经够醉的了,齐洛现在又被那阵阵飘来的酒气醺得更加不适。

  向来极为注意隐私的齐洛,平常去哪里都习惯自己驾车,非必要时他不会让司机接送他,但现在他有些后悔没让司机送他来了。

  靠向身后的墙上,齐洛闭上眼休息一会儿,心想是要上楼找间房间先躺一会儿,还是让安昕辰来接自己回去。

  这时,又有一个人走近。

  「你还好吗?」

  这次又是谁了?

  听见声音,齐洛略微不耐,缓缓移过微醺带着迷蒙的视线,看向眼前的陌生男人。

  宴会上他喝得太多了,英多利亚集团的几位重要部属一个接着一个向他灌酒,加上一想到后天就可以和心爱的人回到他的国家,也是母亲出生的地方;他更是感到格外开心,在无法拒绝大家的热情之下,结果就是现在这副酩酊大醉的模样。

  「还好,谢谢。」

  齐洛多看了男人几眼,还是认不出对方是谁,陌生的脸孔在他过目不忘的脑中找不到任何资料。

  一瞬间,齐洛心中犯疑。所有受邀名单他都知道,不可能,也不应该会有不认识的人出现在私人众会场合中。

  但这警觉心也只有那一瞬间停留在已醉得差不多的齐洛心头上,很快的就被他丢在脑后,握着手中的电话,齐洛想着另一件事。

  究竟该不该让安昕辰来接自己?可是想到这么晚了还让他出门,齐洛就很舍不得。

  决定好之后,齐洛也忘了一旁的男人,想回到大厅中交代一下就先行离去。

  才跨出不太稳的步伐,忽然一个踉跄,一直在旁边的男人立即扶住齐洛

  「我送你回去吧。」

  「谢谢。」齐洛扶住墙站稳。「没关系,我还要回大厅。」

  「欧普森让我来找你的,他说看你急着离开也喝醉了,要我送你回去。」男人自然地说道,然后重新扶住齐洛,就往长廊另一头通往后门的方向离去。

  「是吗?」

  齐洛这才又将视线落到对方脸上,看了又看,视线却越来越朦胧。

  轻甩甩头想减去一些醉意,无奈酒精早已凌驾于他平时的冷静与戒心,一心只想快点回到安昕辰身边的齐洛也没再拒绝。

  就这样,两人往另一个方向离开,没有人发现他们。

  ***

  隔天,当齐洛被宿醉后带来的头痛扰醒过来,看着陌生的房间,顿时还残余的些微醉意完全消退。

  昨天离他而去的戒心此刻全数回笼,齐洛紧皱眉观察若四周。

  齐洛知道自己在饭店里,当下他第一个反应是低头确认自己身上的服装。

  衣服除了皱了一些之外,都还穿在身上,连领带都仍紧系在颈项上,齐洛难受的拉松开来;随后他立即侧头确认身旁的位置,确定是平整、不像是有人躺过的痕迹。

  一颗悬起的心终于才放了下来,齐洛长长的吐口气。

  还好他没有因喝醉而做了什么对不起安昕辰的事情。

  或许是昨晚说要送他回去的人,因为他醉了说不清楚住址而带他来饭店的吧!

  齐洛搭出租车回去,路上先打电话回家向安昕辰道歉及报平安,之后又向欧普森确认昨晚的人。

  「我没有要人送你回去啊!」仍在睡梦中的欧普森破齐洛突来的问句惊醒。

  「没有?那昨天的那人到底是谁?」齐洛脸色立即沉重起来,紧锁眉头沉思。

  努力重新拼凑回昨夜的记忆,齐洛对于那个年约四十多岁的男人的印象并不深,记得最清楚的便是——「他的下巴似乎曾经受过伤,略微凹陷下去。」

  「只有这样的线索我怎么找人?下巴受过伤的人多的是。」

  「对方不是英国人,他的口音比较像美国人。」

  「我尽量找看看。」

  切断通话,车子也到了家门口。

  齐洛迫不及待的下车,便看到安昕辰站在大门外等他回来。

  他立即上前一把搂过他,「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没关系,你没事就好。」安昕辰的眼中有着明显的担忧,一直到亲眼见到齐洛平安在自己面前的这一刻才好多了。

  这是齐洛第一次在外夜宿,而且还没有提前告知。

  虽然刚才在电话中齐洛已经解释得非常清楚,安昕辰也相信他,但不知为什么,他心中隐隐有股不安的感觉,怎样就是驱不散。

  会是他多心了吗?

  齐洛没发觉他的心思,只是紧拥着爱人走回屋里,一边努力帮他冰凉的双手摩擦取暖。

  「你该不会从我打电话回来后就出去等我了?」

  「嗯,反正也睡不着就出来等你了。」安昕辰淡淡一笑,并未指责他的任何不是,也没说出自己是因为担心他而失眠。

  看似一般的对话,只有齐洛明白里头夹藏的深深关心与情意,感动于心让齐洛甫进门就紧紧将他揉进怀中。

  「对不起,辰,下次我不会再碰一滴酒了。」

  「别再喝那么醉就好了。」在他唇上轻轻一点,安昕辰将他带进浴室里。「去洗澡,身上全是酒味,你昨晚到底喝了多少

  「我也不晓得。昨天太高兴了,一想到能跟你回去,忍不住就多喝了一些。」

  在缭绕着白色烟雾的团团热气包围下,安昕辰将他的衣服一件件褪去,顺便仔细检查他身上有没有什么不该有的痕迹。

  「你清醒时我很相信你,但喝醉就难说了,尤其男人是下半身思考动物,你不知道吗?」安昕辰直接袭上他腿间,盈握住从刚才一直紧搂着自己磨蹭时,就已经感觉到越来越肿胀的炽热欲望了。

  「唔……辰,别突然就来……轻一点……我不是故意不回来啊……」

  对调位置,将安昕辰压上墙,齐洛的眼中带着浓烈欲火,将他身上的衣服也迅速全褪下丢到一边。

  「相信我,我只爱你一人,会有这么激动的反应也只因为你。」

  「保证不敢了!我最爱的辰。」

  两人没再开口,双唇紧紧胶着纠缠在一块儿,浴室里只剩下Ji Qing声……

  ***

  随后,齐洛也重新回到饭店调查这件事情,却查不到那个男人的订房资料。

  二天后,齐洛和安昕辰及一行人如期上飞机,抵达台湾。

  小俩口决定在天母买下属于他们的爱巢,家中更多了一个成员——莱恩。

  而出发前的那件事像是个意外插曲般,并未再有进一般的发展,也因此全被遗忘在记忆深处,没人再提及。

  一直到他们在台湾过了四年甜蜜又幸福的日子之后——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