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韦昕 > 《绅士偷腥》
返回书目

《绅士偷腥》

第五章

作者:韦昕

  台北天母——

  晴朗的午后,后院的躺椅上正睡着一人一狗。

  一颗黑色的头正枕在莱恩金黄色的长毛肚皮上,莱恩似乎被压得不太舒服,但又不敢移动身体吵醒已经睡着的人,只见它后脚踢来蹬去极不安分。

  站在书房里的齐洛,神色柔和地笑看着落地窗外后院的画面,不单单脸上的表情,他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掩不住的幸福与甜蜜。

  「你不去救莱恩吗?」

  「没关系,再让小辰睡一会儿,莱恩真的受不了就会跑开。」

  在交往后,齐洛发现安昕辰睡觉有枕靠在他胸口的习惯,听着传进耳边怦怦的规律心跳声能让他安心下来。

  「可怜的莱恩。」欧普森同情地看它一眼,移回视线看向自己的上司,也是难得的好友。

  「真没想到你们会合得来。」

  「我跟小辰?怎么说?」欧普森的话引起了齐洛的兴趣,也收回视线。

  「一个淡然,一个热情。每次看到他,我都会想起第一次在公司会面时他给我的印象,真的很强烈。」

  「嗯。」那天齐洛人虽然不在场,但会议室里发生的事情他透过监视器全看在眼里。

  当他看到对方公司派来的代表就是在飞机上遇到的安昕辰时,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如果不是他自制力极好,说不定真的就冲进会议室里将安昕辰搂进怀中了,齐洛还清楚记得那时候欧普森问他:「若签下这纸合约,你们公司可以为英多利亚带来多少盈收?」

  当时安昕辰一本正经地回答:「盈收以及后续所带来的实际效益是需要靠双方一同努力的,不应该只把责任归于我方公司,至于盈收,将会依双方的付出成倍数成长。」

  安昕辰依旧面不改色地回答:「签下任何一纸合约都像投资一样是个赌注,都会有风险,相信双方都是在明白这个道理后才会签下合约,所以对于任何结果应该都要有一定的承受能力才是。如果不幸我方公司真的无法为英多利亚带来获利,我方承诺会在最快时间内进行内部检讨会议之后呈上报告,并与英多利亚讨论后续问题。不过,这么做并非是我方理亏而示好,就像我先前说过,所有结果应该是由双方共同承担,但我们会尽可能表现出最大的诚意来解决问题。」

  当时无论是会议室里的欧普森,还是在总裁办公室里的齐洛,光听到这两个答复就够让他们对安昕辰有很高的评价。

  见到齐洛那针对安昕辰的柔情笑意,欧普森也不禁跟着笑开来。

  「以多次的会谈来看,许多人在我问完这些问题后,早就拍着胸膛对我信口开河说保证能为我们赚进多少利润了,很难有人能在面对我一个个尖锐的问题之下,还能像昕辰那般冷静沉着应对的,尤其当时才是他第一次出差签约。」

  「是啊!」齐洛的视线再次落在躺椅上那带着恬静睡容的脸庞上。「小辰一直是这个样子,虽然过于实际的个性有时很不解风情,但他所表达出来的每件事、说出的每句话都是最真实的

  「看你们在一起也有几年了,昕辰好象对什么事情都不是很感兴趣,也不会特别去强求什么。我看当年如果不是你留着他,可能他回国后,你们就不会再有交集了。」

  「我知道,所以才会坚持不让他离开我。我也知道他想回来,所以一有这个机会我马上就尽全力争取,终于能带他回来了

  欧普森换上担忧的神色,视线跟着移往后院。

  「可是昕辰就这样什么都不强求,如果你们真的遇上什么样的风波,你觉得他真的能和你一起面对应战吗?」

  安昕辰对于所关心的家人和齐洛之外,所表现出来的就是欧普森所以为的那样子。

  对于感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表现方式,交往这几年来安昕辰付出多少,齐洛全感受在心里,而这些事只要他们两人彼此明白就够了。

  齐洛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仅是淡淡的问:「那边最近又传出什么新闻了吗?」

  「比先前还严重一些,除了说洁妮雅是你的情人外,最近甚至已经传出你们将在近期……」欧普森看他一眼没再说下去,他相信齐洛能明白。

  齐洛沉着脸,斩钉截铁的接替欧普森末完的话,表达自己明确的心意。

  「我不可能跟洁妮雅结婚!」

  「我知道,不过我担心的不是这个,你还是小心点好。洁妮雅手中似乎握有什么有利的条件,除了她自己放话说将和你结婚,见到每个人还都对他们说你现在只是一时迷惑,最后仍会回到她身边。」

  齐洛忍不住为这话感到好笑,但那双眼中却不见笑意,闪过一阵寒光。

  「回到她身边?我从来就不属于她,以后更不可能

  说完,他便留下欧普森一人,迈往后院那还在熟睡中的人身旁。

  「该醒了,MyLove。」齐洛托起安昕辰的头枕在自己大腿上。

  重获自由后的莱恩马上眺了下来,对齐洛汪了一声,像是在对他道谢般,然后在后院绕了好几圈舒展筋骨。

  「天还没黑。」安昕辰侧躺着,将脸贴在他腹上,

  「还要继续睡吗?到时晚上睡不着怎么办?」齐洛拨弄他那头细滑的黑发。

  「还是你打算晚上要跟我缠绵一整夜?」

  安昕辰终于缓缓睁开眼,以刚睡醒带着一丝魅惑神情的黑眸望向上面的人,伸长手臂勾下他的颈项,唇贴着唇。

  「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忘了吗?我确实是打算跟你缠绵整夜所以才补眠的,睡饱厂才有足够体力,我打算让你明早上班迟到,你说好不好?」安昕辰吮了一下他的唇。

  「唔……当然是你,今晚我会好好疼你的……别担心。」

  「辰……」齐洛在欲火窜上之前及时踩煞车,微退开彼此。「你确定还要再吻下去吗?欧普森还在书房里。」

  「如果不怕长针眼,他最好是继续看。」安昕辰仰起头,再次覆上那百吻不腻的薄唇,撩得齐洛快把持不住,浑身一阵燥热。

  「回房好不好?我不想有人看见你这模样。」

  「回房?你满脑子都装那些吗?呵呵。」

  安昕辰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后,愉悦地笑看着脸已经黑一半的人,忽然凑过脸,重重地吻了他一记后马上逃开。

  「先这样,我肚子饿了,晚上再喂鲍你哦。」

  齐洛忍不住咆哮:「辰!」

  「总裁,这是等一下开会要用的资料。」

  安昕辰见齐洛没有要接收的意思,径自将公文放在桌上,接着拿出PDA,开始报告今天一整天的行程,

  「待会儿十点钟召开例行检讨会议,十二点钟M公司董事长邀约用餐,下午—点三十分要去……」

  「停。」齐洛摆摆手要他别再说了

  他略微松开领带,靠上椅背。脸色不是太好的齐洛,看得出来身体真的有些不舒服。

  「辰,过来。」

  「总裁,现在是上班时间,请叫我安特助。」

  从齐洛在台北成立英多利亚集团的子公司起,安昕辰就是他的私人特助。

  「叫我洛。你坚持在有人的时候要那么叫就罢了,私底下叫我的名字,辰。」

  「不行,总裁,现在是上班时间,我不能逾矩。」

  依旧是一副正经八百、公事公办的严谨模样,实际上安昕辰已经在肚子里笑翻天了。他眼中带着笑意看向齐洛,因为造成他不舒服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

  「饶了我吧,辰,过来让我抱抱。」齐洛垮着一张脸求饶,完全没了平时身为公司总裁时所表现出的威严

  「这是命令吗?总裁。」

  「安昕辰!」

  「我知道了,总……」被快冒火的齐洛瞪一眼后,安昕辰吞下最后一个字,笑着走向他。

  才刚靠近而已,他就被一把拉过,跌进宽厚结实的怀抱中。

  「这么爱玩?」齐洛覆上那张不听话的唇,轻轻咬了他一下。

  「你呢?这么不安分,嫌昨天做的还不够吗?」

  齐洛的俊颜马上皱起,「你说呢?我骨头都快散了!」

  「我昨天已经告知你了。」虽然这么说,安昕辰仍是语带心疼的说:「要不要进去里面躺着休息一会儿?我帮你按摩一下。」

  「再十分钟就要开会,没关系,我在这里休息就可以了。别担心,我没事,只是还不太习惯而已。」

  尽管已经有过多次经验,他还是无法习惯,但只要每次安昕辰提出对换要求时,他都会答应。虽然对他来说被抱没有比抱人舒服,但他却是真的很享受深爱的人带给他的那种感觉,那已经不单单只是情欲,而是心灵上的结合,有种真正属于彼此的满足感。

  「下次两个月一次好了。」其实安昕辰也不是真的非得抱齐洛不可,但可以那样子拥抱他是只有他才能做的事,齐洛的默许总让他能感到安心。

  尤其是这阵子,不知为什么,他没来由的觉得好象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不晓得是不是过得太安逸幸福了,开始庸人自扰。

  「没关系。」齐洛的脸上不自觉地扬起一个疼惜的笑容。「能这么拥有我的人也只有你,我很乐意,不用改了。」

  不想了!安昕辰甩开恼人的心绪,黑眸中流露出心疼,看向眼前深深所爱的男人。

  「如果真的难受就别去了,这只是检讨会议而已,你不必非得列席。与其坐在那儿听他们说两个小时的废话,还不如半个月后直接验收成果来得有效益,」

  只见安昕辰果决的拿起电话,按下欧普森办公室的分机。

  「总经理,总裁身体不适无法出席十点钟的会议,请你代为主持。嗯,没什么大碍,伤风感冒而已,我会照顾他的。」

  从头到尾齐洛都由着他作决定,丝毫没有被干涉的不悦。

  安昕辰不喜欢出风头,否则让他只担任特助的职位实在是埋没他了。

  「你这么Sweet,让我越来越不能没有你了,辰——」等不及让安昕辰放好话筒,齐洛马上搂过他,落下一个又一个令人醉心的缠吻。

  靠躺在床头,搂着齐洛让他靠枕在自己胸前,安昕辰手也没停地在他腰侧东揉西按。

  两人没有太多交谈,就只是这样拥抱着彼此,享受这难得的恬静时刻。

  交往至今已经迈入第六年了,不能说没有歧见,但他们一直很相互体谅对方,否则以两人完全不同的背景生活,很难能交往到现在还依旧浓情蜜意。

  而安昕辰也相信他们会一直就这么交往下去。

  「辰,假期帮我空出来了吗?」

  「早就空出来了,整个十二月我都不会帮你排行程。」

  「那我差不多该跟欧普森交接一下了,等月初我们就去希腊度假,带着莱恩一起去。」齐洛的脸上带着幸福笑意,手掌轻抚着爱人的背部。

  「嗯。」

  在英国时,有一次齐洛提议要带安昕辰去一个地方度假,那是一个他觉得非常适合安昕辰的地方,—个就像安昕辰给人的感觉,与世无争的人间天堂——爱琴海,也有浪漫的人称之为「爱情海」。

  自从去过那里一次后,两人便爱上了那里的纯净风气,齐洛更是在心中决定十二月八日是他们相识进而交往的日子,往后每年的周年纪念日,无论再忙也要带安昕辰去爱琴海度假一整个月,以庆祝交往周年,也顺便过圣诞节,直到元旦过后才会回来。

  徜徉在碧海蓝天,纯净浪漫的国度中,整个月中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没有城市的喧嚣扰嚷、没有任何烦人的公事。

  「辰,这次过去,我们把每次都会住上一段时间的那间房子买下来好不好?」齐洛一脸认真的问道。

  「买下来?我们一年也才待一个月,你想在房子里养蚊子吗?」原本揉按的手指,在那结实的腰上捏了一下。

  「有什么关系?你也很喜欢那里不是吗?等我们老了,就在那里养老。」齐洛执起他的手放在唇边,在那有着银白戒指的无名指上亲吻。

  那不是婚戒,是他们交往一周年时齐洛坚持要买下的对戒,他喜欢这种属于彼此的感觉。

  「再说吧。」安昕辰也把玩着他的手,当两只戒指相碰时,发出一声细微的声响,他浅浅弯起唇,里头包含许多不需多加言语就能看出的浓情幸福。

  「辰——」齐洛不甚满意地拉长音,继续说服他。「让我买,我不喜欢我们的回忆被其它人破坏了。」

  「那怎么会是破坏?」他笑看了他一眼。「婆婆原本就是把那房子出租,我们每年只会住上一个月,其它时间自然会有别人住进去。」

  「我不管那些,我只知道我不希望我们的地方有其它人的影子。」说服没用,干脆要起赖来,齐洛就是要让他答应买下房子。

  虽然齐洛也可以自己买了之后再告诉安昕辰,但他不想这么做,他希望是在两人都同意之下而买的。他们一直都很尊重彼此的意见。

  「你们这种贵族阔少就是这样四处乱砸钱,看上什么就买,一点投资报酬率都没有。」

  「这是浪漫!被你一说气氛全没了。」

  「真是抱歉哦,我天生就是不够浪漫。」安昕辰睨他一眼。

  齐洛一个翻身将安昕辰压在身下,拂开他颊边的头发,深深凝望着这张最爱的容颜。

  「辰,我真的很爱你。刚开始我也没想过我们会交往到现在,当时我只知道我不想你离开,所以留下你。直到现在,我真的已经不能没有你了,我想要我们永远在一起,我喜欢你在身边的感觉,陪我一辈子好吗?」

  安昕辰柔柔地勾起嘴角,仰起头在那薄唇上一啄。

  「只要你没有对不起我,我会一直爱你,爱到不能再爱为止。」虽然他是笑着说,却也隐含着认真的警告意味。

  「我绝对不可能对不起你,辰。」齐洛认真且坚定地给子保证,接着轻轻一笑,「呵,你也越来越会说甜言蜜语了。」

  「还不是谁敦的!」有个老是把爱挂在嘴边的爱人,他要不会说都很难

  「我想听,再说一次,辰。」

  「IpromiseIwillneverstoplovingyou,Iwillloveyouforever。」

  安昕辰落下深情的誓约之吻。

  休息室里的气温顿时高升,躺在床上的他们已有人开始不安分起来、

  齐洛探出的手已经拉扯下安昕辰的领带,接着将彼此身上的衣服全数褪尽,紧紧缠在一块儿

  「洛,等一下,你中午还有一场餐宴。」安昕辰推了推他。

  「还有一个小时,来得及。」带过安昕辰的手,让他包覆上自己早已经硬挺的硕大后,他的手也包覆上他的。

  「嗯……你……还有体力?」

  「试试看不就知道?」曲起爱人的长腿,将自己卡进中间,齐洛以勾人的蓝眸望进他眼里,「这种问题只会挑起男人的欲火,你可要有负责熄火的心理准备。」

  「洛……唔嗯……我知道了……你慢一点……」忽然被猛烈又Ji Qing地抚揉,安昕辰忍不住一阵战栗,开始迷乱起来。

  「我要进入去了,辰,放轻松一点。」

  温柔地将自己慢慢进入只有自己能碰的甜蜜禁地,齐洛满足地闷吼一声,感受着身下所爱的人跟着自己的律动起伏摆动,心中盈满对他的爱。

  ***

  几天之后,齐洛、安昕辰与莱恩消失了一整个月,恩恩爱爱去度甜蜜假期了。

  一直到年初的第一个周末,刚返抵家门的他们正坐在客厅休息时,门铃忽然响起,双双对望一眼,不知道来人是谁。

  才踏出前院,他便立即怔楞在门前,脸色异常沉重,没有一般见到熟面孔该有的热络与欢迎。「你怎么会来?」

  「英杰斯,看到我来不高兴吗?」洁妮雅依旧露出动人的笑容,丝毫不因眼前男人难看的脸色而退缩。

  「有什么事吗?」

  「不请我进去坐吗?英杰斯。」

  「不方便。」齐洛丝毫不客气地说。

  在屋内久等不到人进来,安昕辰也走了出来,站在门前想看看来人是谁。

  「洛,是谁来了?」

  齐洛瞬间紧皱起眉头,但还是侧开身,让他看到门外的人

  屋内屋外的两人视线相对的那一瞬间,气氛变得格外凝重。

  安昕辰知道她,早在英国就见过她几次,也知道她对齐洛怀有怎样的情感,但他相信自己的爱人,也就没理会。

  尽管如此,她每次都还是会对他下战书示威,一次又一次带着别有涵义的笑容看他,并扬言齐洛最后还是会选择她。

  只是这次,她特意找上门来,安昕辰心中那股一直存在的隐隐不安感,似乎越来越明显的浮了上来。

  「英杰斯,你们还在一起啊?」洁妮雅刻意挑衅问道。

  「闭嘴!不想我赶你出去就别乱说话!」怒目瞪向她,这是齐洛头一次失了身为绅士该有的风度。

  「虽然你对我这么凶,我还是不会生气的,英杰靳。」洁妮雅仍然甜甜笑着,似乎没看到眼前的男人已经在冒火了。

  洁妮雅如以往般依旧美艳,但如果仔细看,隐隐能看出那双原本有神的眼眸似乎不如以前那般清澈,甚至带有淡淡的幽森与诡谲。

  齐洛注意到了洁妮雅的不对劲。这些年来她是怎么了吗?

  「不想知道我带了什么惊喜的礼物来见你吗?我最爱的英杰靳。」

  洁妮雅将一旁的小男孩推了出来,让他站在齐洛面前。

  她慢慢勾起小男孩的脸,对上齐洛逐渐惊讶的表情,

  「亚伦,叫爹地。」

  匡啷!

  安昕辰整个人一顿,不小心踢倒了旁边的花盆。

  看着前方,他忍不住浑身开始发颤,抖得厉害,让他必须倚靠门框才能支撑住自己抖颤不已的身体。

  「辰!」见状,齐洛忧心仲忡地跑到他身旁。

  安昕辰听不见任何的声音,目光只是定在前方的小男孩身上。

  一个和齐洛几乎一模一样的小男孩!

  「昕辰!」齐洛低吼一声,扶住摇摇欲坠的他。

  终于被唤回神,安昕辰移回视线,盈满眼眶的湿液让眼前变得模糊。

  「不是!」

  安昕辰扯起唇轻笑,虽然齐洛否认,但那极为相似的模样是怎样都无法让人信服的。

  洁妮雅见两人如此,笑着将亚伦又向前推了推。

  亚伦看向院子里头的两人,虽然他的年纪只有四岁,但他也知道是自己让他们吵架了。

  亚伦难过的红了眼眶,咬紧下唇对洁呢稚摇摇头,但细小的手臂马上被使力捏了一下。

  「还不快叫人!」

  亚伦还是摇头,手臂又被捏得更大力了,又长又尖的指甲好象都刺了进去,痛得他忍受不住,眼泪扑簌簌滚落下来,他只好怯生生地轻唤一声——

  「爹地……」

  这一声让安昕辰的脸色更加苍白,身体明显一颤,再也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打击的他,终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昕辰——」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