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韦昕 > 《绅士偷腥》
返回书目

《绅士偷腥》

第七章

作者:韦昕

  大雨下个不停,刚才出门时,亚伦没有想到要带雨伞就冲了出来。

  亚伦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想去的那个地方他记得应该在离家不远,可是不晓得是不是走错方向了,都没见到印象中的那栋房子。

  一路走着走着,雨势似乎越来越大,虽然身体几乎已经淋湿,亚伦还是走到前面的一家超级市场外,站在骑楼下躲雨。

  「怎么办,这里是哪里?」

  搓揉着被雨水淋得冰凉的小手,看向一旁的公用电话亭,他偏着头考虑是不是要打电话回去。

  「还是不要好了。」

  想起爹地那从来不对自己笑的万年冰冷表情,亚伦觉得他还是想办法自己走回去的好,说不定悄悄回去后还没有人发现他自己跑出来呢!

  亚伦随即又轻敲了敲小脑袋。「走回去啊……刚才左拐右弯,都不记得路了,真的能顺利找到回家的路吗?」)^

  不过亚伦却不心急,反倒踮起脚尖东张西望,努力想找到印象中的那栋白色屋子。

  最后,小脸上写满失望的靠向身后的墙上,踢玩着地上的一滩雨水。

  「算了,如果回不去就不要回去好了。」亚伦赌气地说道。

  原本就极为幽静的这一带,进出的人车不算太多,此刻更是没有人会去注意到那个站在墙边被雨水淋得全身湿透的小男孩。

  「买这样应该够一星期用了吧。」

  安昕辰看向推车里面装了半满的东西,有日常用品和食物,也有莱恩喜欢吃的食物。以往是二个人住,所以每次出来采买都是满满一车,但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还要买什么好。

  「莱恩,你还要不要吃什么?」

  莱恩当然不会回答他,安昕辰笑着拍了拍它的头,又绕回宠物区去帮它拿了几瓶新口味的罐头,然后结帐。

  站在自动玻璃门前,外头的倾盆大雨让他停下脚步

  出门时还只是阴天,没想到进一趟超市不过半小时就下起大雨,还好他的车子停在离超市不远的地方。

  「莱恩,要用跑的了。」

  先拿出车钥匙后,安昕辰提好袋子,正准备跑步过去时,眼角余光忽然瞄到一旁有道视线正直勾勾、毫不掩饰地盯着自己猛瞧。

  他缓缓回过头去——

  是他!安昕辰明显怔楞住。

  亚伦也楞住了。

  刚刚只是无聊转过头看向从超市里出来的人,亚伦没想到这一看竟让他看到了想见的人;随后,他的唇角高高弯起,满是欢喜的神情。

  一个惊讶,一个欢喜,二人对望了许久,直到莱恩叫了—声,才唤回他们的注意力。

  「啊!莱恩!」

  听到叫唤,莱恩走了过去。马上被一双伸出来的细小手臂紧紧圈搂住,亚伦身上的雨水沾到它的长毛上,弄得它有点不舒服,想跑却又被抱得紧紧的,最后无奈地侧头看向安昕辰,露出求救的神情。

  「终于看到你了,莱恩。」亚伦在它身上蹭个不停。「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都快抱不住你了。」

  家里客厅的茶几上有个相框,里面是一张二人一狗的亲密合照。

  他常常看到爹地坐在客厅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手中拿着相框紧盯着不放,脸上满是浓浓的思念与忧伤。

  「你怎么会在这里?」安昕辰终于问出口。

  亚伦抬起可爱的脸,双臂还是紧抱着莱恩。「我迷路了。」

  迷路?他微皱起眉。「怎么不打电话回去让人来接你?」

  亚伦低下头不语。

  「你自己跑出来的?」他不认为齐洛会让一个这么小的孩子独自出门,尤其是他还不懂中文。

  亚伦轻轻点一下头;「嗯。」

  「打电话回去让人来接你,你自己跑出来有人会担心。」

  「不会,他们根本不知道,说不定也不会在意。」

  亚伦小脸上不该出现的忧伤与寂寞神色,看得安昕辰心中一紧,再次皱起眉。

  那满身狼狈,不知道他究竟淋雨吹风了多久。

  「我可以上你家吗?」亚伦抬起头来看着他,露出极为期待的表情。「我会很乖,不会吵到你,可以吗?」

  被那双圆滚滚的眼眸望着,还露出像是小狗般害怕被拋弃的无辜又可怜的神情,安昕辰原本欲脱口的拒绝,到了嘴边却无法说出口

  「雨很大,你在这里等,我把车开过来。」

  「不要!我跟你去!」像是怕安昕辰去开车就不会回来,亚伦赶紧抓住他的衣袖不肯放。

  没再多说,安昕辰双手提着东西,就这样让他抓着自己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到了转角车子停放的地方,安昕辰要亚伦松开手好让自己开车门。

  「你先上车躲雨,我把东西放进后车厢。」

  亚伦绕到车头去,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的狼狈,再看了看高级的坐椅,他怕把坐椅弄脏迟迟不敢坐上去。

  关起后车厢门,安昕辰抬起头来,忽然看到对向车道一辆车不知是驾驶喝醉还是车子失控,竞笔直朝亚伦的方向驶了过来。

  「亚伦小心!」

  安昕辰想也没想马上往亚伦方向冲过去,抱过他往骑楼内滚去。

  就在那间,砰的一声,车头被撞凹一角,左边大灯不但全破了,连保险杆也被撞掉,而肇事的黑色轿车马上逃逸扬长而去。

  「你有没有事?」安昕辰扶起亚伦查看他有无受伤。他不敢想象刚才那个力道如果冲撞在一个小孩子身上,后果会有多严重。

  「没有。」亚伦是被吓到了,不过并不感到害怕。

  因为刚刚被保护在安昕辰的怀中时,竟让他觉得好安心、好安心。

  「啊!你受伤了。」

  保护亚伦毫发无伤,安昕辰的手臂却渗出一条血丝来,还有几处擦伤。

  他瞄了一眼伤势:心想可能刚才在情急之下去划到什么尖锐的东西吧!

  「没什么事。莱恩,回来,」

  叫回追着车影狂吠的莱恩,安昕辰回到车上,所幸车子还能正常发动,待亚伦系好安全带,他便发动车子朝住家而去。

  一到家,安昕辰马上把亚伦推进浴室,调好热水。

  「你先洗澡,别感冒了。衣服我放在这里,先穿我的,等一下帮你把衣服洗好烘干俊再换回来。」

  「谢谢。」亚伦的眼中有着掩不住的感动,他直勾勾的望着他,舍不得离开视线,直到安昕辰把浴室门关上。

  从来没有人对他这么好,不但保护他,还担心他生病。

  亚伦红着眼眶把自己洗干净,穿上架子上那件干净又香香软软的淡蓝色T恤后走下楼,看见安昕辰已经把地上自己留下的水渍清理完,也帮莱恩把毛擦干了。

  「对不起。」从小学习的礼仪,让亚伦静静地端正坐在沙发上。

  亚伦的身高还不到安昕辰腰部,身上穿著那件安昕辰最小尺寸的T恤,正好罩到亚伦的脚踝上,像是连身装似的。

  「又没什么,不用道歉。」

  安昕辰去换了另外一条干净的毛巾来到亚伦身边,帮他把还带着温热水气的湿发擦干。

  被这双骨碌碌又无辜的眼眸望着,顿时让他有种自己正在照顾两只狗的错觉。

  轻轻一笑,安昕辰终于露出浅淡的笑容。

  亚伦是那么的可爱,又让人心疼,他怎么可能讨厌得了他?

  「你饿不饿?」

  亚伦长得和齐洛非常相像,五官几乎全遗传到他,眼睛更是和齐洛一样,都有着一双会勾人的晶亮蓝眸。那清澈又无辜的眼神,看得安昕辰不禁越来越心软。

  亚伦又抿起嘴,想点头又不好意思,只是睁大那双安昕辰所喜欢的眼眸,直直盯着他眨呀眨的。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弄东西给你吃。」

  虽然没说话,但那透露出「我很饿」的眼神和直吞口水的表情,看得安昕辰忍不住再次轻笑,揉了揉他的头。

  「谢谢。」亚伦笑着跳下沙发,紧跟在安昕辰后头

  今天去超市并没有买任何零食,安昕辰蹲在冰箱前东翻西找,终于让他找到了一盒布丁,大概是这阵广安聿千带妻小和莱恩过来时买的却没有吃。

  「你先吃布丁好不好?饭还要一下子才会好。」

  帮亚伦把布丁装在小盘子上后,安昕辰端到餐桌上给他,接着先去把他湿透的衣服拿去洗衣机洗,才又回到厨房准备下厨。

  看着厨房里面安昕辰忙碌的背影,亚伦一小口一小口吃着布丁,脸上高高弯起的笑容更是一直没有消失过。

  z直到两人和莱恩都用餐完毕,回到客厅,亚伦还是好开心。

  今天是他最开心的日子了

  「莱恩,上次来怎么没有看到你呢?」

  小孩子说话向来想什么就脱口而出,等到亚伦看到身旁的人顿了一下,才发现自己提到不该提的事情。

  这次不算的话,第一次来这里就是洁妮雅带他来的那一次,还因而造成大家的惊慌失措,所以安昕辰才会那么敏感。

  「对不起。」亚伦马上低下头道歉。

  「不是你的错,不用道歉。」

  大人的事最不该扯上无辜的孩子,安昕辰的神情略显复杂,移开话题。

  「吃饭时你提到是为了来这里才会迷路的,刚才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想来找我?」

  亚伦偷偷看向安昕辰,确定他没有生气后才再次开口。

  「嗯……我一直想跟你说对不起,可是欧普森叔叔不告诉我你的电话,爹地……我不敢问他。」

  「我说过了,这不关你的事。」

  「可是……」亚伦无法忘记那天安昕辰脸上浓浓的哀伤与难过,让他好自责。

  「不要提那些事了。」安昕辰微皱起眉:心想齐洛究竟是怎么照顾孩子的?

  才相处没多久时间,安昕辰就能明显感觉到亚伦身上所散发出的浓浓忧伤和孤寂感。

  看向那张无辜又可爱的脸庞,带着一股小大人般的懂事成熟,让安昕辰忍不住搭上他那小小的肩膀,轻带进怀中想躯散他心中的不安。

  亚伦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此刻安昕辰已经不那么介意他究竟是谁的小孩。

  不论如何,那都是自己和齐洛的问题,万不该让最无辜的亚伦受到牵连。

  「你不用想这么多,你只要每天吃饱睡饱就够了。」

  突来的拥抱让亚伦楞了一下,随即伸出手回抱回去,紧紧的不放手,生怕这一放就再也感受不到难得温暖的感觉了。

  「我们也住在这附近。」亚伦感觉到那双手臂忽然用力起来,「没有洁妮雅,那里只有爹地和我,还有钟点佣人。」

  安昕辰手臂又松了开来。

  亚伦感觉到他的掌心贴在自己背上拍抚,好舒服。

  「可是我不记得路了,只知道离这里应该不太远。我知道爹地常常会过来,可是我不敢跟他说我也想要来。」

  安昕辰拾起头来,望着他。

  「你不要再和爹地生气好不好?其实我知道你也不喜欢我,可是你却对我好好,真的很好,我好高兴。」小脸上有着满足的笑容,见安昕辰没有生气,亚伦继续说:「我知道爹地喜欢你,他每天都看着你的照片。我可以要爹地送我回英国,你们不要吵架了好不好?」亚伦真心希望他们可以和好,他能感觉到两人心中部非常的伤心难过。

  昕辰没有回答他,只是问他:「你在这里过得好不好?」

  物质方面他知道应该不差,刚才他看到亚伦身上那套名牌童装;齐洛在这方面从来不会吝惜,他的气色也比上次看到时好上许多,身上的伤也已经全好了。

  但他没忘了在超市外时亚伦不想回去的神情,也没忽略刚才提到洁妮雅时,亚伦是直接唤她的名字。

  「好。」亚伦停了几秒才回道。有吃有用的,应该就是好吧?虽然那些都不是他想要。

  此刻,小脸上的表情全数被安昕辰看在眼里,眉头又更加拢靠了些。

  「打个电话回去好不好?你这样突然不见,他们一定会担心,」

  「可是……那我还可以在这里吗?」小脸上写着期待。

  「先打回去再说,乖。」安昕辰把无线电话放在他手上。

  亚伦又抿起嘴看向他,见他点头后才以极缓慢的速度按下号码。

  {只有嘟嘟声,响了十多声还是没有人接听,亚伦开心地正想挂断,安昕辰却看穿他的想法。

  「打他手机,你知道号码吗?」

  「知道。」亚伦不情不愿地点点头,换个号码重拨一次,没两声就有人接听了。

  亚伦听得出来齐洛人在外面,电话另一头有车子的嘈杂声。

  「爹地……」他吶吶地唤道。

  「你跑到哪里去了?」

  电话另一端传来一声咆吼!

  「我……我在外面。」亚伦被吓得顿了一顿。

  「你要出去为什么不说一声?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在找你?」齐洛吼道。

  「我……爹地,对不起……」亚伦吸了吸鼻子。

  一旁的安昕辰已经完全沉下脸,从话筒里传出来的咆吼声连他都听得一清二楚。他终于看不下去,由被吓住的亚伦手中接过话筒,把人按在怀里安慰。

  「你对一个孩子这么凶做什么?」

  「辰?」这声音他绝对不可能听错的!

  刚才情急下直接接起电话时,他并没有看清楚来电号码,齐洛立即将手机拿离耳朵一看,果然是那熟到不能再熟的号码。

  「真的是你……辰,我好想你!」

  「亚伦他在这里。」

  安昕辰说完便切断通话,不想让齐洛的话影响自己。

  刚才一时忍不住,他想也没想就拿过电话,然而那熟悉的中低嗓音勾起了许多被他深藏在心底的感觉与过往的回忆。

  还握着话筒的手,忍不住微微发颤。

  当安昕辰回过神来时,发现亚伦正以一种崇拜的目光望着自己。

  「你挂爹地电话……」

  惊讶取代了原先被凶的难过,亚伦的脸上满是崇拜与欢喜,他没想到竟然有人可以那样冷冷地对爹地说话还挂掉电话。

  「下次如果你打电话回去,他再那样凶你就直接把电话挂了。」安昕辰如此说道,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正在教坏小孩子

  小孩子是非常纤细敏感的,大人怎么对他全感受在心里,如果长时间被打骂,会在人格发育上造成影响。虽然齐洛没有骂他,更没有打他,但他的态度已经让亚伦对他产生一种畏惧的心理,这不是好现象。

  「呵呵,好。」亚伦笑了,是一种非常开心的可爱笑容。

  为小脸抹去未干的泪痕,安昕辰也跟着浅浅笑开来,将他抱进怀里

  他的心情很复杂,也很矛盾。

  「他等一下可能会来。」他知道以齐洛的个性,应当是会直接冲过来。

  在安昕辰怀巾的身体颤了一下。

  「别怕,等一下我会跟他谈,我保证他不会再凶你了。」

  「我不可以留在这里吗?」亚伦仰起小脸。

  「不行,你还是要回去。」

  见亚伦顿时失望地抿起嘴,小小年纪的他竟也学会了蹙起眉头,安昕辰心中突然一阵不舍,想也没想就脱口允诺他。

  「你以后要来随时都可以来,可是不能再偷偷跑出门,一定要告诉他,别再让人家为你担心,好吗?」

  「我真的还可以再来吗?」小脸上又再次充满期待,他怯生生地问:「你会不会讨厌我?」

  「不会。」

  他好喜欢这种安心的感觉,真的好喜欢!如果他是自己的妈咪,自己一定会很幸福吧!

  「他是不是从来没抱过你?」

  小头颅左右摇了摇,「没有。」

  「想不想让他抱你?」他狡黠一笑。

  「咦?」这种事情亚伦想都没想过。他真的可以吗?

  「没问题的,等一下他来时你就装睡,他会抱你回去的。」

  这时,莱恩敏锐地冲到前院去,果不其然,外头传来车子的引擎声,没多久后齐洛就出现在客厅。

  安昕辰刻意不看向他,但那道炽热的目光让他知道自己正被紧锁着。

  拍了拍怀中略显僵硬的小身体,接着将亚伦放躺在沙发上后,安昕辰深吸一口气才缓缓拾起头来,对上那双依旧灼热、满布情意的湛蓝眼眸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