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韦昕 > 《绅士偷腥》
返回书目

《绅士偷腥》

第八章

作者:韦昕

  接下来的对话并不适合在亚伦面前谈,齐洛与安昕辰有默契地进入书房。

  「天啊!辰,我好想你!」

  才刚关上门,齐洛就忍不住将安昕辰压在门板上,疯狂热情地吻上他,仿佛要将这段时间来所有的思念全补足回来。

  三个多月说长不长,但对深深相爱的二人来说却是度日如年。

  齐洛知道安昕辰没有原谅自己,也不想见自己,所以他一直忍着不来找他,给他时间等他平复心情。

  现在,终于再次见到深爱的人,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齐洛,你放开我!」安昕辰蓦地瞠大双眼。

  他使尽全力挣扎着,无奈陷入疯狂中的男人,力量是不容小觑的。

  被紧紧锁在那宽厚的胸膛之中,长而有力的手指正扣住安昕辰的后脑勺,不让他有闪躲的机会。

  齐洛再次覆上那张让人想念的唇,舌尖瞬间钻进了因说话而微启的口中,缠上里头湿热的软舌,肆意Ji Qing狂吻一番。

  随着热情的一吻过后,安昕辰终于低吼出声:「我说放开我!放开我!你听到没有?」

  安昕辰设想过各种他们再次相见的情形,却没有一个是现在这般的情况。

  才光一个吻,他几乎就已经要投降了,筑起的心墙就要抵挡不住他的一再靠近……

  他又何尝不想他?可是不该是这个样子!他们不应该再继续下去!

  痛苦的黑眸终于正眼对上眼前的人,心里的挣扎与爱恋全传了过去,深深冲撞进齐洛心底,怀中发颤的身体更是让他完完全全感受到这些日子来,安昕辰一个人撑得有多苦。

  「不放!」齐洛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放手!「辰,我真的好想你,你感觉到了吗?」

  齐洛的唇还贴着他的,用柔情似水的眼眸深澡凝望进他眼中。

  过于贴近的距离让安昕辰清楚地嗅到他身上的熟悉气息,一种让他怀念也无法忘记的气息。

  想推开身前的人,他却又被搂得更紧。

  「不要这样了……齐洛……放开我……」合起了眼,安昕辰的语气中满是无助与不知所措。

  尽管舍不得爱人在心里的挣扎交战,但这却是必须的;如果这一刻自己不够强势,绝对会让安昕辰再一次逃得远远的,而且将很难再唤回他了。

  齐洛的薄唇再次覆住那早已嫣红的唇瓣,像是对待珍宝般温柔地,细细地品尝,手掌贴在他的背脊上下来回地轻揉。

  这是安昕辰最无法拒绝的柔情对待。

  片刻后,安昕辰紧绷的身体终于渐渐放松下来,锁在心底深处有增无减的情意再次被唤醒,体内压抑的渴望因齐洛一波又一波的熟悉抚触而苏醒。

  「辰,不要拒绝我,你无法想象我这段时间有多想你,要有多大的自制力才能不来找你。我爱你,辰,我对你的爱一秒钟都不曾停下来过。」齐洛语带哀求的对他说。

  齐洛一边不停说着柔情爱语,手已经钻进安昕辰的衣服底下,热情地抚揉着这具自己最为了解的身体,点燃他隐藏在体内的原始欲望。

  手往下滑进长裤里,齐洛握住那发烫的男性欲望,缓缓套握着;薄唇又再度覆上那喘息着的红润唇般,随着这个吻不断地加深,二人之间已经紧密得没有一丁点缝隙。

  阵阵热流奔窜,诚实的身体已经战胜了理智,齐洛那几乎足以使人融化的热情,让安昕辰无法抗拒。

  安昕辰由一开始的挣扎渐渐被勾起了响应,到后来二人已经交叠在一旁的躺椅上,衣服早散落一地。

  书房里的气氛顿时热情高张,滚烫的情欲一触即发。

  最后,书房里只剩下浓重的喘息声和压抑的闷哼声。

  「这只是单纯的性爱,个要以为这样后我们就能再回到从前。」

  在一阵Ji Qing的翻云覆雨过后,安昕辰强压下心头的冲击,淡淡的说道。

  不喜欢的话自动略过不听,齐洛的视线落在他手臂上的伤。

  齐洛心疼地皱起眉头,看着他手臂上简略的包扎;刚才欢爱时他非常小心地不去碰到他的伤处。

  「没什么。你快起来,我有事情跟你谈。」

  安昕辰催促还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刚欢爱过后的他,终于不再拒自己于千里之外,齐洛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想谈什么就这样谈。」齐洛故意摆腰动了几下。

  而仍埋在炽热体内的男性象征有意无意的摩擦着,让安昕辰敏感的身体忍不住战栗起来。

  「齐洛,不起来就别乱动!」

  齐洛勾起薄唇,露出温柔的笑容,眼中却依旧有着担忧与严肃。

  「你的车子是怎么回事?刚才进来时,我看到车头全凹了,和手伤有关系吗?」安昕辰开车一向很谨慎小心,不太可能会撞成这样子。

  安昕辰于是将和亚伦相遇及发生的事情全告诉他,随着齐洛逐渐难看的脸色,他也觉得事情并不单纯。

  他原先还以为对方是酒后驾车,但后来看到对方逃逸时的飞速以及那被刻意遮掩的车牌,可知对方根本是早就预谋好了,这绝对不是意外事件。

  安昕辰问:「你觉得呢?」

  齐洛垂眼沉思起来。

  为什么目标会转向亚伦?看来这件事要再好好追查。

  他随后将这三个多月来所调查到的事情全告诉安昕辰,虽然证据还不够,但已经能证明自己是被设计的了。

  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书房里仍旧寂静无声。

  刚才齐洛的每一句话全轰进安昕辰脑中、砸在心上,沉默了许久,他忽然有点想笑。

  这近一百个日子来的难过与煎熬,竞然只是因为那个女人得不到爱之下的报复?

  淡淡扯起唇角,安昕辰眼中流露出许多情感,最后他只是望着齐洛,不发一语。

  齐洛战战兢兢的期待深爱的人能说些什么,以洗刷自己莫名其妙被安上情人之间最为容不下的严厉背叛之名。

  安昕辰闭上眼,平复因齐洛的那席话而产生的各种复杂情绪,等他再次睁眼,只说了一句:「保护好亚伦,别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辰,那我呢?」

  「你?」回避他的话题,安昕辰刻意避开那道炽热到会烫人的目光。「你快给我起来,别再压着我,很难受。」

  许久没有如此Ji Qing,身体一时还无法完全承受,让他有点不适。

  刚消耗了大量体力,安昕辰没什么力气再挣开他,推了推他,齐洛还是不肯起身,甚至又把自己更往温热体内推送。

  「唔嗯……别再乱动……齐洛!」安昕辰抬起眼看向他

  但安昕辰似乎忘了此刻他还带着情欲过后的迷蒙神情,那一眼是完全起不了吓阻作用,反倒还有助于欲火燃烧。

  「我偏要动!」

  欲望已再次苏醒,齐洛赌气地先是缓缓撤出又再次深深的埋进,将自己完全盈满他体内,一次又一次地律动着,要他只能感受自己,随着自己的挺进而一同起伏摆动。

  「洛……别再……亚伦在外面

  「亚伦!亚伦!你满脑子就只有那小鬼,没有我吗?」齐洛不悦的瞪向安昕辰。

  此刻还满脑子亚伦,如果不是因为遇见他,安昕辰是不是根本还不愿意跟自己说上一句话?

  「小声一点……亚伦会听见……啊嗯……你轻一点……」被重重一挺,安昕辰他忍不住逸出声。

  「听见就听见,他不会懂的。」又是一下猛力的撞击,齐洛要他只能看着自己。

  「他懂!你就是这样子才会让亚伦那么伤心,他什么都懂!亚伦只是个无辜的孩子,如果没有你的精子,他又怎么会出生?无论你是否被设计,既然他出生了,你就有责任照顾他,而不是一再伤害他幼小的心灵!」安昕辰推拒着齐洛,试图要他停下来。

  精子!

  齐洛脑中瞬间闪过—些事情,双眼亮了起来。被安昕辰这无意的一提点,有些事情似乎就不是那么难以解释了。

  不过这都是之后的事情了,现在,他不准安昕辰脑中再有其它人占据,他要他只能看着自己、感受着自己!

  「辰,现在不要谈这个好吗?看着我。」

  深情款款的蓝眸直勾勾的望进他眼里。

  「我们交往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分别这么久,你真的都不想我吗?我知道你还爱着我,否则不会不肯原谅我。」

  齐洛执起他的手贴在自己心口上。

  「感受到我为你狂跳的心了吗?我真的爱你,绝对不可能对不起你,就相信我这一次好吗?」

  安昕辰无力地叹口气。

  这个人从以前就这样,说情话从来不看时机和场合,不过他一句句真挚的爱语确确实实传达进他的心中。

  齐洛把他的不语当成默许,在红润的唇上啄吻一下,重祈轻柔的律动起来。

  「对不起,刚才让你难受了。我们一起再一次好吗?My Love。」齐洛柔声对他说着。

  卖力摆动着,齐洛要挑起他的欲望跟自己一起沉沦。

  看着所爱的人眼神渐渐涣散,覆上情欲,齐洛的欲火益加高张,停不下来。

  他低吼一声,激昂又狂野地纠缠着安昕辰,像是要补回这段时问来的强烈思念,紧紧地拥抱住他不放。

  ***

  当二人再步出书房,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回到客厅,亚伦和莱恩真的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亚伦躺在莱恩覆着长毛的温暖肚皮上,双臂还紧环着它,小脸上漾满甜甜的天真笑靥。

  亚伦并没有多重,莱恩丝毫不觉得难受,也卷着身体挨着他睡着了。

  安昕辰悄声来到他们身边,目光柔和地看着这幅恬静的书面,直到身后的人走近,他压低音量说:「带他回去吧。」

  知道他不会留自己,齐洛也不勉强。今天这样的情形已经是他意料之外的进展了。

  「嗯,明天可以再见你吗?」

  见安昕辰不打算回答,齐洛也不再多问,弯低腰就要唤醒熟睡中的人,但还没开口就立刻被制止。

  「抱亚伦回去。如果让我知道你吵醒他,别指望日后我会跟你说上一句话。」

  安昕辰倏地开口。

  齐洛惊讶地瞠目结舌。

  天知道他根本不会抱小孩!

  昕辰忍着笑轻轻抱起亚伦,放进还楞住的人怀中。

  帮他们打开车门,安昕辰送二人离去。

  没忽略那显得有些僵硬的背影,安昕辰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

  其实齐洛并不是真的讨厌亚伦,只是对于亚伦的突然出现,加上他又是造成二人争吵的原因,一时间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和他相处罢了。

  如果齐洛真的讨厌他,就不会在知道他跑了出去后,那么着急的要人分头找他,还驾车一条街穿过一条街的四处寻人了。

  夜晚,寂静的房间内,安昕辰独自躺在床上。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无法成眠,脑中盘绕着自己与齐洛不久前的热情缠绵,他不太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接下来又该如何做?

  床头柜上的电话一响再响,他知道是谁打来的。除了齐洛还会有谁?但安昕辰不接就是不接。

  安昕辰听着它自动转更录音机,电话里传出熟悉的浑厚低沉嗓音与一句句深情的爱语。

  (辰,我知道你还没睡,接起来好吗?我想听听你的声音。我爱你,辰!我知今天对你来说太突然了,但对我又何尝不是?我根本没有想过会在今天见到你,我真的很意外,也很高兴。)

  意外的人不只是他,安昕辰也不敢相信自己当时竟然一时冲动,想也没想就从亚伦手中接过电话,否则他们今天就不会见面了……

  也许很快、也许是很久以后他们会再见面,但绝对不会是在今天,不会是在他还没准备好的时候。

  安昕辰恻过身躺着,看着不断闪着灯的笞录机,视线也不禁落在录音机旁的相框上,里头是—张齐洛和自己及莱恩的合照,也是亚伦提到齐洛每天都会看的那张照片。

  (不要都不回答我!辰,我晓得今天告诉你的事情让你一时很难接受,也不会要你马上就忘记这一切。但请告诉我,你要我怎么样才肯原谅我?只要你说出口,我一定做得到!)

  「怎么可能忘得了?我们才刚从希腊回来,你就送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当时那种快要窒息、让人无法呼吸,椎心刺骨的难受。」他自嘲一笑的说道。

  安昕辰没有拿起话筒,齐洛自然听不到他这番话。

  (你知不知道我这段时间过得有多痛苦?回到我身边好吗?)

  独自说了许多话,安昕辰一直没有响应,齐洛也沉默了下来,将近五分钟过去,他才又再开口,语气极为沉重且疲惫。

  (你还爱着我吗,辰?)

  接下来,齐洛的话中明显已经不若先前那般自信。

  (我一直很想、很想见你,却也害怕见到你。我真的很怕这件事让你对我失望,好怕你不再爱我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求你接起电话,我想听听你的声音,给我一些响应好吗?辰——)

  听着电话那端隐隐传来的低哑哽音,安昕辰喉头也不禁涌起阵阵酸涩,最后还是颤抖着手,将话筒拿起。

  付出了那么多的情感,甚至已经决定跟齐洛相伴一生,怎么可能说断就真的断得了?

  承认吧,今晚再次见到齐洛,说他不惊喜,不开心是骗人的!

  再次见到他,看到他明显憔悴了许多,他的心真的很疼也很激动,只觉得体内有股热血翻滚沸腾,一波波窜上心头冲击着自己。

  齐洛知道安昕辰接起了电话,情绪激动得反而说不出话来。

  电话中只有二人清晰的呼吸声传递给彼此,他们就这样默默不语,静静的感受着对方的存在。

  直到好一会儿过后,齐洛深深吸了口气才又开口:「辰,我知道我伤你很重,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再给我一些时间,我需要想想。」

  最后,安昕辰仅是这么回答齐洛。

  ***

  「有新消息了吗?」

  看向欧普森的湛蓝眼眸中,有着急迫。齐洛一心想早点把事情解决,好早一日与爱人重修旧好。

  那晚的电话中,安昕辰要自己再给他一些时间,齐洛知道这是安昕辰最大的让步,虽然他没有明说,但齐洛就是感觉到他的态度已经软化许多。

  安昕辰并没有对自己完全失望,他还是爱着自己!齐洛能感受得到

  想起之后二人都舍不得挂上电话,一直拿着话筒直到睡着,齐洛就忍不住露出笑容。

  「有,保证能让你心情更加太好的好消息。」

  欧普森笑看着齐洛,从牛皮纸袋中抽出一张照片放在他面前。

  「就是他!那天说要送我回去的男人就是他!」只消一眼,齐洛极为肯定的指向照片中的人。

  虽说喝醉了,他也不是完全没有印象,尤其那个人的下巴好象受过伤,略微凹陷,非常好认!

  「从你那天半夜急Call给我,要我从这个方向循线调查,果然找到曾有多次『借种』成功案例的医师。他本人已经承认了洁妮雅曾找过他,也确实收了一笔庞大的费用,在宴会那晚趁你喝醉减少防备时先让你昏睡过去,然后向你借了一点『东西』。」

  调查的人也向洁妮雅求证过,尽管她支吾其词不肯承认,但从她一看到这张照片后的各种反应看来,准是错不了的。

  听完欧普森的话,齐洛整个人明显松了一口气地靠在椅背上。

  如果不是安昕辰那天无意间一提,恐怕不会如此顺利。

  真的是太好了,自己并非真的背叛他,这样一来,安昕辰就没有理由要离开自己了!齐洛如是想着。

  「那医师人呢?没事吧?」

  欧普森答道:「我们比詹姆士早一步找到他,现在他在你弟弟安排的地方住下,非常安全。」

  「那就好。」

  「先别高兴得太早。」

  欧普森翻动资料,将几页洋洋洒洒的病历资料呈现在齐洛眼前。

  「果然如你所猜测,洁妮雅精神上确实有些问题,很久以前就有些征兆并开始进出医院,但可能还很轻微,所以没有任何人知道。可是你后来要离开英国的消息刺激了她,让她的病情忽然加重,这几年更是频繁往来于医院之间。斯密特也担心这件事若传出来会对家族带来负面影响,所以便将所有的消息全封锁下来。如果不是你提出来,可能还很难发现,就我上次看到的洁莉雅,我觉得她的精神状况看起来还是与以往无太大差异。」

  齐洛并未再对此多发表言论,转头看向欧普森,简短一句话道尽他心中无限感激

  两人因一次偶然的机缘而结识至今,欧普森虽然也有自己的家族事业要继承,但齐洛一开始就说了,在他还无意回去之前就留在英多利亚集团,当作是实习吧

  当时,齐洛还开玩笑叫他别日后窃取了英多利亚集团的商业机密击倒他就好。

  欧普森也回答他,除非不想活了才会这么做,不过他一向非常爱惜生命。

  「没什么,日后我若有了麻烦,你绝对是第一个被我找来无条件支持的人。」欧普森笑着说。

  「那当然。」

  给予保证后,齐洛的眼角余光瞄到未完全掩上的门边,有—小块天蓝色的衣角露了出来。

  顺着齐洛的视线,欧普森也回过头,一看就知道门外的人是谁了。

  从上次亚伦有过离家出走的纪录,现在他们都不敢大意了,即使谈事情也不敢把门全关上。

  「亚伦,想进来就进来吧,站在外面偷听不是绅士该有的行为哦。」见齐洛想开口却又作罢的好笑表情,欧普森径自为他做主叫亚伦进来。

  欧普森知道刚才的好消息让齐洛有点对亚伦改观了,但还是需要再一些时间来慢慢接受他。

  「我才不是偷听。」

  小小身影马上冲了进来,大声为自己辩护申冤。

  「好,好,你没有,你是个小绅士呢。」欧普森莞尔,却也心疼的揉了揉他的头。欧普森知道他只是想离齐洛近一点,所以才会老是出现在有他的地方,但又不敢太过靠近。

  齐洛也是明白的,所以他正以复杂的目光紧盯着亚伦,瞧得他好不自在,紧张地抓住身上有点过大的衣服。

  「亚伦,你不是有很多新衣服?这么多天了,怎么还老是穿若这件?」欧普森好奇的问着。

  「我只喜欢这件。」低垂下头看着自己身上的T恤,他小声说道,

  「为什么?」欧普森左看右瞧,这件T恤就只是一件普通的衣服,绝对比不上齐洛为他准备的整柜名牌童装,而且这件还不是他的尺寸。

  亚伦头又更低了,揪紧衣角,以非常小声的音量说:「衣服有马麻的味道,很温暖。」

  一直不语的齐洛突然开口:「亚伦过来,你刚才叫辰什么?再说一次。」

  亚伦吓得拚命摇头不敢再说,以为自己刚刚说的话惹他生气了。

  「过来,我不会骂你。再说一次你刚才叫辰什么?」

  看着齐洛脸上扬起浅浅笑意,亚伦这才放下心缓缓走近,却还是小小声开口。

  「马麻。」

  道地英国人的欧普森自然听不懂,但有人可就乐翻了。

  齐洛哈哈大笑后一把抱起亚伦,还忘情地在他额上亲了一下。

  亚伦吓得睁大眼,一动也不敢动。

  「爹地?」

  「你这句话去哪里学的?」

  「在院子里学的。」

  见齐洛只是挑起眉,完全没有因为自己那句话而生气的样子,亚伦才跟着笑开来,高兴地接着说:「我无聊时都会在前院,常常能听到隔壁的小朋友叫他妈咪马麻,然后他马麻就会抱抱他、摸摸他,所以我想马麻的感觉是不是就跟辰叔叔对我一样?可是我又不想叫他叔叔,所以……我以后可不可以叫他马麻?」

  「辰说好就好。」齐洛的脸上除了笑还是笑,而且是发自内心的开怀笑意。

  看着怀里的小小人儿,这是他第一次好好注意到亚伦。

  他真的长得和自己非常像,辰无法拒绝他,是否也表示可以重新接受自己?齐洛想着。

  那天在安昕辰的要求下抱着亚伦,齐洛的心底顿时涌现一股无法言喻的悸动及震撼,加上刚才那张小脸在谈到安昕辰时所露出的渴望表情,齐洛的心底似乎有种名为父爱的情感,正一点一点地涌现出来。

  见机会难得,亚伦马上主动搂住齐洛,靠在他怀里。

  「和马麻的感觉不—样。」

  「哦?那是什么感觉?」齐洛脸上带笑的问道。

  「大树!马麻是阳光。」

  此刻的齐洛,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幸福感,原先对亚伦还存在的一点隔阂,已逐渐的消散。

  「这么小就会说这种话,被辰听到怕会说是我教坏你了。」

  「不一样。」亚伦可爱的扁起了嘴,「爹地说的是甜言蜜语,我说的都是实话。」

  亚伦已经没那么怕齐洛了。

  那天睡醒后,亚伦看到自己身下压着齐洛原本穿的衬衫,一角还被自己紧抓着;尽管没有记忆,但他知道一定是齐洛抱他回房的!这件事让他高兴了一整天,也让他对齐洛没那么害怕了。

  当时已经全然熟睡的亚伦无意识地抓紧自己的领口,让谨遵安昕辰的话的齐洛在不敢吵醒亚伦之下,只好把衣服留下来给他,没想到那件衬衫自此后被他珍惜的收藏着。

  「想不想再多一件辰的衣服?」

  「想!我每次都洗得好累哦。」还小的他并没有听出齐洛话中的意思,只是直觉的回答。

  每次T恤脏了他都不让人碰,佣人要帮他洗都会被赶走。亚伦小心翼翼地自己动手清洗,当成宝贝似的,就怕把T恤弄坏了。

  洗好后,他还在烘衣机旁瞪眼等着,好等T恤烘干马上再穿起。

  「等会儿打电话给辰,说我们要过去,你再跟他要一件衣服吧。」齐洛向亚伦交代。

  齐洛不是没发现亚伦每次站在凳子上用那双小小的手辛苦地洗着T恤,看得他心中都会涌上一股冲动,想上前帮忙清洗。

  每次他只要带亚伦过去,安昕辰就不会拒绝开门,虽然自己也有钥匙,但齐洛并不想那么做。

  最重要的是,今天还有些新消息要告诉他,齐洛相信二人离和好的日子不远了。

  亚伦早已经等不及,伸长手臂努力要捞过桌上的电话,但就是碰不到;最后还是齐洛拨通电话,把话筒放到他耳边,听着亚伦仍是用英文交谈,齐洛心想该为他找个中文老师了

  一直被晾在一旁的欧普森,以眼神示意齐洛等会儿出门时要多小心;毕竟他们目前还不能确定要对亚伦下手的人是谁,又是为什么。

  ***

  (上次是那个男人忽然冲过来,否则他早活不了了。)

  「失败就是失败,我不想听解释。这次再给你三天时间,无论你用什么方法,我要那个孩子死!我绝不允许他的出生威胁到我的地位!」

  (三天后你等着看国际新闻!)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