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韦昕 > 《绅士偷腥》
返回书目

《绅士偷腥》

第九章

作者:韦昕

  有三天连休假期的第一天早上,安昕辰提议要让亚伦体验童年,所以带他来了动物园。

  看着走在前方一大一小正紧握着的手,齐洛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喜欢亚伦的安昕辰还不愿让二人重新开始,回到先前的恩爱时光。

  这阵子下来,即使他们之间已经逐渐亲密,但二人的关系仍处在不够明朗的状态下。

  齐洛也已经向他解释清楚关于那件事情的调查结果,澄清自己并没有背叛他碰了其它女人,但安昕辰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并没有如他预期的释怀。

  想不通原因的齐洛甩甩头不想了,他跨步上前,见安昕辰微弯起唇角,回以一笑,然后牵握住亚伦空下的另一只手。

  亚伦笑得好开心,紧跟在他们身旁的莱恩像是在附和他的笑声也汪了一声。

  夺目耀眼的三人一狗,在无数的目光注视下毫不在意地逛完动物园;随后又去了海边,让从来没有玩过堆沙的亚伦更是快乐地和莱恩大玩起沙战。

  在一旁看着的齐洛和安昕辰也被调皮的亚伦丢了满身沙,回家后更是累惨了他们俩,还要负责帮一个小泥人和一只泥狗清洗干净。

  玩累的他们早呼呼大睡去了,留下虽然也疲惫却还得要善后的二人共同整理客厅里的脚印。

  「今晚留下可以吗?」提议洗鸳鸯浴被拒的齐洛,步出浴室后还垮着一张俊颜问。

  「快睡吧。」

  交往多年来的习惯让安昕辰极为自然地掀开被子等着齐洛躺上床,随后他才惊觉二人目前的情况而缩回手,背过身想平复自己此举所带来的冲击,却被靠上来的温热胸膛紧紧圈搂住。

  贴附在耳边的磁性嗓音说着话,一句句传进心里。

  「辰,我爱你。我知道你有你的想法,我也不逼你。但我真的希望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重新来过好吗?」

  「我累了,先睡好吗?」安昕辰闭上眼,在还没理好情绪之前他不想多谈。

  「好吧,晚安。Ilove you,辰。」

  ***

  一太早,睡得饱饱的人敲了明知不会有人应门的门之后,自动进入;轻手轻脚从床尾爬上床,先是钻进被窝中,再慢慢蠕动往上爬到相拥而眠的二人中间。

  蓦地,齐洛和安昕辰几乎同时睁开眼。被惊醒的他们都皱起眉头,看向那张盈满笑意、可爱道平安的脸庞。

  「早安,我可以在这里继续睡吗?」

  「早,躺下来一起睡吧。」安昕辰先松开眉头,让亚伦躺在中间,为他挪了一个舒服的位置。

  他没有生气,只是被吓了一跳;倒是齐洛还紧皱着眉,显示出他不太乐意。

  「没关系,你赶快睡。」

  回以亚伦安抚的一笑后,安昕辰重新按下他想爬起来的身体。

  见亚伦粘安昕辰粘得紧,齐洛不知该笑还是该生气。父子俩都被他征服了,是该高兴他们有相同的眼光吗?

  「要睡就睡,你手别乱放。」齐洛不悦地抓下搁在爱人胸口的小手,放回原位,随后伸长手臂搂过安昕辰,连同中间的亚伦一起带进怀中。

  再次沉沉入睡的他们,再醒过来已经近中午了。

  虽然有些睡迟了,但他们还是照原定计画去游乐园。

  不晓得是因为正值假日,选的地点也是人潮众多的关系,还是因为齐洛和安昕辰都谨慎地注意附近的一切,总之这两天他们都很平安的度过。

  随着逐渐频繁的往来,亚伦已经深深爱上这个家了。

  这几天出游时,他也不只一次向安昕辰提起想要搬过来住的要求,尤其是昨天中午睡醒时,还被他们双双搂在温暖坏中,他的心里更是充满前未有过的感动、幸福与满足。

  一方面也是齐洛的怂恿要他当小说客,但向来对亚伦有求必应的安昕辰第一次没有答应他,还因而让亚伦伤心了好一会儿。

  —进屋,亚伦马上冲到那有着阳光味道的怀中赖一赖,然后和莱恩玩在一起。

  「你—定要这样叫吗?」安昕辰微皱起眉。

  这阵子来听了无数次的呼唤还是让安昕辰无法习惯,不是生气,只是一个人男人被这么喊总是不太对。

  「不可以吗?」杏圆的双眼立即覆上一层水气,亚伦楚楚可怜又无辜地咬着下唇。

  安昕辰生怕那豆大的泪珠就这么滚了下来,长叹一口气后态度软化许多,不忍心剥夺他这小小的快乐。

  「耶!」不等后续可能有的条件,亚伦就打断他未竟的话,只捡自己喜欢听的。

  原先眼眶中打转的泪水说收就收,像是变脸一般,亚伦欢欣鼓舞地转了好几圈后,又抱紧一旁也跟着喜悦跳跃的莱恩。

  「莱恩,马麻他答应了耶,呵呵。」

  安昕辰瞪向一旁抿嘴暗笑的人。肯定是齐洛教亚伦这么做的,甚至连个性都和他一个样,只专挑自己爱听的话听。

  「这么好笑吗?」

  不只是齐洛,连他自己都因为亚伦的关系笑容变得更多了。

  而亚伦更是明显。只要一来到这里,小脸上可爱的灿烂笑靥几乎从没停过,还有那咯咯不停、带着软软童音的笑声,身边的人看着听着,都能感受到他所散发出的欢乐喜悦

  「别气了,晚上让你扳回一城,嗯?」齐洛在安昕辰的唇上啄吻,说着他能明白的暗示。

  亚伦要这么喊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齐洛能明白安昕辰的想法,所以适时让他在其它地方重现身为男人的威信和尊严。

  「不错的提议,连同先前空白的三个月加上今晚一共四次,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安昕辰当作没看到那张黑了一半的脸,嘴角噙笑的走往厨房。

  「可不可以分期付款?」

  齐洛追上前,开始讨价还价

  「可以。」在齐洛双眼又亮了起来的同时,安昕辰接下来的话瞬间让他的希望幻灭。「不过你得先去问亚伦,看他愿不愿意把对我们二人的称谓对调。」

  「辰——」

  「不愿意就认命吧,我今晚可是会好好疼你的。」

  安昕辰说完遗在他的唇角轻轻一吻,正想退开时,却被一双结实的手臂勾了过去,低头就是一个火辣辣的Ji Qing舌吻,正巧被带着莱恩进来的亚伦撞见。

  「把拔马麻羞羞——」亚伦马上捣住莱恩的双眼。「不可以看。」自己的双眼却睁得大大的好奇猛瞧。

  亚伦才刚学会几句简单的词句,但已让他开心的不断练习还不太标准的中文语调。

  中文老师第一天到家里时,亚伦第一句问老师的问题就是:「马麻的另外一半叫作什么?」

  「把拔。」中文老师这么回答。

  这是亚伦学会的第二句中文,他从此不再叫齐洛爹地。

  「知道羞还不把眼睛闭上?」被那毫不遮掩的好奇目光看得颇为不自在,二人只好退开,齐洛语气略带不悦的说道。

  「哼!」不理他。亚伦偏过头看向安昕辰,高高嘟起嘴,「马麻,我也要。」

  「不准亲!你给我去客厅玩。」齐洛马上醋劲大发,制止他的要求。

  在亚伦被推出厨房的瞬间,安昕辰突然弯下腰在那粉嫩嫩的小嘴印上一记;接着双臂环抱于胸,仿佛事不关己般的笑看着自己点起的战火——

  一大一小,内容无聊却带着温馨的斗嘴。

  ***

  这几天相处下来,安昕辰的内心挣扎不断。

  接下来他们究竟该怎么办?

  斗嘴归斗嘴,齐洛的注意力并没有离开爱人,也感觉到他的沉默。

  把亚伦带到客厅安置并交代他千万不能跑出去后,齐洛回到厨房还在发呆的人身边。

  接下来要谈的事情还不适合让亚伦听到,齐洛遂带安昕辰上楼并关上房门,从后头搂抱住他,头压靠在他肩窝中,还不安分的烙下几个红痕。

  「在想什么?」

  「很多。」安昕辰知道阻止不了他,干脆由他了。

  「有结论了吗?」

  「还没有。」

  「要不要说出来?也许我能给你答案。」

  见他好似还不知该怎么说,齐洛率先开口说出自己的感觉。

  「真的让你这么为难吗?为什么不诚实面对自己的心?我知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爱我,否则不会让我这样亲密的搂抱你;我也知道你喜欢亚伦,这样就够了不是吗?你还在担心什么?为什么还不答应让我们回到从前?」

  「怎么可能还回得到从前?」安昕辰扯唇一笑,「事情都已经发生,你说回得到过去吗?亚伦呢?当他没出生过?」

  那个笑容看得齐洛紧皱起眉头,将双臂收得更拢些。

  「辰,不要这个样子,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那件事也已证明我是被设计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爱你、你也爱我,这样还不行吗?我不喜欢现在这种不踏实的感觉,我都不知道我们现在算什么关系了。」

  安昕辰也说不上来目前二人的关系,但心防一天天瓦解却是事实

  相隔三个月再见到他,紧忍的思念与爱意全部倾巢而出,还因而演出久违的Ji Qing镜头。

  「洛……」他长吐一口气,将手搭覆在腰间那双手上,缓缓故唇:「六年了,二千多个日子并不算短,爱了那么深、那么久,深刻于心的情感不是那么容易就断的,要不然当初也不会……」逃得那么狼狈。

  「对不起,辰,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想起那时安昕辰的心情,齐洛的心头又是阵阵挥不去的疼痛。

  「洛,你告诉我好不好?我真的可以这样吗?我们真的可以重修旧好?我真的可以接受亚伦?」

  「可以、可以!绝对可以!相信我!

  一句句坚定的回答街进安昕辰的耳膜,震荡着他的心。片刻过去,他侧过头,望进那双能迷惑人的眼瞳中。

  「关于我们之间,你打算怎么办?」

  「我的决定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吗?」齐洛收紧双臂,给他强而有力的回复。「我要你跟亚伦!」

  「我们三人住在一起,真的可以这样吗?」

  「究竟让你担心的是什么事情?或是你仍不相信我?」

  「不是这样……」

  放任自己依偎进他怀里,安昕辰决定面对问题。

  「我的爱很自私,我真的没有办法和你一起抚养因出轨而诞生的孩子。不否认,那天听到你说的事情时其实我非常高兴,心头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自私没有错。我也很自私,立场对调我也会没办法接受的。」

  安昕辰浅浅一笑,谢谢他的安慰。

  「这阵子相处下来,我确实越来越喜欢亚伦,但我没有办法保证日后他会不会成为你和我争执的起因。我不想伤害亚伦,在解开真相后对亚伦有的也是更加心疼;现在对他,我是出于真心的疼爱。」

  「既然如此,你任迟疑什么?为什么还不愿意答应我?」

  他仰起头,不安与没自信全藉由眼神传递给齐洛。

  「我真的可以吗?如果只是我们二人的事情,我一定会答应你,可是现在还有亚伦。他虽然喜欢我,但他还小,你确定他长大后真的还会接受我吗?如果他需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家庭呢?」

  头几句已经足够让齐洛安下心来,圈在腰间的手臂又收拢了一下,给予他力量和信心。

  「如你先前所说,他虽小,但并不是什么都不懂。或许其它的小孩长大后可能会变,但亚伦是那么地渴望家庭,这难得的温暖只要被他抓住了,是再也不会放手的了。」在这一点上,齐洛确实认为亚伦遗传于他。「再说,我们能给他加倍的爱和关怀,难道会比其它所谓完整的家庭少吗?」

  「如果他需要一个母亲?」

  「亚伦需要的并不是名义上的母亲,他要的是真正爱他,懂他的人。你看他为什么只粘你,而对洁妮雅甚至已经没有印象就可以知道了。」

  「洁妮雅对他不好吗?」

  「她并不是真心在关心他,对她来说,亚伦只是工具。从亚伦出生后,她从来没有亲手照顾过他,更别说和他住一起,她一直将亚伦丢给奶妈照顾。亚伦虽小却全感受在心里,也因此他才会始终只叫洁妮雅名字,你明白吗?」

  安昕辰不是很清楚亚伦的过去,但此刻听了。心中泛起阵阵强烈的不舍,尤其那天亲眼见到身为人母的洁妮雅竟然伤害自己的儿子,他不知道亚伦是怎么承受这些的。

  安昕辰心中无限心疼,点了点头

  「所以你不用担心洁妮雅会把亚伦抢走,相信我,他和我一样只会选择你。」

  顿了一会儿,安昕辰还是没有立刻给他想要的答复。

  「等我跟亚伦谈过再说吧。」届时他会尊重亚伦的想法。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会等你。」齐洛有信心亚伦的选择绝对会和自己一样!

  愉悦在心头,齐洛期待着三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美好时光。

  ***

  坐在矮桌前,亚伦认真的背着像是图书一样的注音符号。

  而静静趴在一边睡午觉的莱恩忽然警觉地站了起来,冲到大门前叫了几声后,从一个专为它设计的活动门板钻出去,在前院不停狂叫着。

  「莱恩回来,把拔说不可以出去!」

  「一下子就好,不会太久应该没关系吧?」

  亚伦犹豫不决地看向楼梯口,见他们短时间还没有下来的意思,决定出去把莱恩带进来。

  打开门,亚伦走到莱恩所在的前院,拍了拍它。

  「乖,别再叫了,会吵到别人。」

  莱恩还是不理他,有着敏锐神经的它对准一处尖声叫个不停,像主要吓阻外面的人,也像是要唤出还在楼上的人。

  「莱恩!你今天怎么这么不乖?」亚伦拉着它的项圈就要将它拖回屋里。

  才走了两步,莱恩比先前还更不安分的挣扎起来,甚至冲到铁门前不断地跳跃,像是想冲出去一样。

  就在此刻,一阵光突然照了过来,亚伦还搞不清是怎么回事时,莱恩已经机警地跑回来,用尽全力一跃,将那颗银白色子弹所对准的身体冲撞开来——

  谈话已告一个段落的齐洛及安昕辰来到窗边看向远方景色。

  忽然,齐洛的眼角余光看到莱恩跑出前院,隔音设备极佳的房间内听不见它的叫声,只见它激动的动作,接着亚伦也跟着跑了出去。

  二楼的高度让他们可以清楚看见围墙外隐身在车子旁边的那个黑衣人。

  「糟了!」

  二人顿时警觉到危险的冲下楼,当他们跑到前院时,看到的是已经惨白着脸、倒在血泊中的亚伦。

  原先还想再补上一枪的黑衣人见到有人出来了,知道已经来不及,便驾车立即离去。

  尽管刚才莱恩拚力一撞,但它的速度还是比不上子弹的飞速。

  已对准亚伦心脏的子弹正笔直缩短距离,幸好有莱恩那一下的撞击,让亚伦移动步伐,原本该射进心脏的子弹硬是偏移了位置,但仍是非常危险。

  亚伦倒在地上,颤抖的手抚上左胸口,阵阵湿热的液体不断从胸口涌出来。

  「马麻……好痛……」

  「我们马上送你去医院。」

  安昕辰整个人扑跪在他身边,颤抖着双手抱起他,叫回去追黑衣人的齐洛。

  「洛!不要追了,先送亚伦去医院——」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