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韦昕 > 《绅士偷腥》
返回书目

《绅士偷腥》

第十章

作者:韦昕

  医院的手术室外——

  已经好几个小时过去,「手术中」的红灯还是持续着。

  坐在长椅上十指交握的两人,身上都沾染了许多刺眼的鲜红色,视线丝毫不敢离开紧闭的手术室门。

  寂静得可怕的长廊上,除了齐洛和安昕辰,还有随后赶来的欧普森、安家的人,以及进进出出的医护人员

  这时,又有一名护士手拿两包血袋进入。

  已经是第几袋了?安昕辰不敢数,还在发颤的手抓紧身旁的人。

  齐洛开口安抚他:「亚伦不会有事的,相信他。」

  无法说话的安昕辰只能点着头,脑中挥不去在车上时,亚伦泪流满面对自己所说的话——

  「马麻,我会不会死?我不要离开你,我好不容易遇到有你疼我,我不要离开你,救我,马麻……」

  「你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用力压紧不断冒出血的胸口,见血还是不停渗出指缝,他心急吼道:「洛!你也快帮忙压着啊!血流个不停怎么办?」

  尽管知道这样做不是办法,但心完全慌了的安昕辰只能如此做了,他好害怕亚伦会死掉。

  「亚伦,撑下去别闭上眼,听到没有?」齐洛空出一手拍了拍他苍白的脸颊,唤回他逐渐涣散的神智。

  「可是我好累、好困……」

  「如果你是艾萨克斯家的人、是我的儿子,就给我撑下去!」

  「好……我不睡了……」

  亚伦笑了开来,是一个带着欢喜,满足的纯洁无瑕笑容。

  他努力支撑着所剩不多的意识。这是把拔第一次亲口承认他,他绝不能让他失望。

  几度要合上眼的亚伦,只因为齐洛的一句话而拼尽最后的力气强撑着。

  一直到被推进手术室,亚伦的双眼都没有闭上。

  紧闭的手术室门再次开启,一名护士快速问道:「你们有谁是AB型?医院血库已经不够了。」

  「我!我是AB型!」安昕辰马上站起来,跟在护士身后离开。

  齐洛一拳重击在墙上,痛恨此刻自己的无能为力。

  几乎和他完全相像的亚伦,唯独血型和他不同!

  一会儿后,护士拿着血袋跑进手术室,安昕辰也回来了。

  「不会有事的,亚伦很坚强。」欧普森说道

  所有人都在为里面那正为生命而努力的亚伦不停祈祷。

  又几个小时过去,红色的灯终于熄灭,主治医师走了出来,脱下口罩。

  「病人情况曾一度危急,但目前已经没有大碍,失血的情形也已经控制住,正送往加护病房观察中。虽然避开心脏要害,但因为子弹卡的位置太棘手,被错综复杂的血管围绕住,取出时我们不敢大意,所幸一切顺利。接下来四十八小时是危险期,需密切注意。」

  一位护土走过来带他们去加护病房。

  「病人的求生意志很强,让大家都非常惊讶,也更加振奋一定要抢救他。相信他—定不会有事的。」护士边走边对他们说。

  「谢谢。」众人感激的对护士道谢

  在大家丝毫不敢松懈之下,亚伦终于平安度过危险期,并在第三天早上醒了过来。

  见他睁开眼,所有人才全松了一口气。在紧绷的身心终于放松下来后,安昕辰差点站不住脚,还是身后的齐洛及时搂着他。

  在医师仔细检查确认已经脱离险境后,亚伦才被转往普通病房。

  几天过后,原本惨白的小脸,现在已经略带红润了。

  「痛……」小脸都皱在—起了。

  「我去请医生来,等一下就不痛了。」即使已经按下呼叫钤,安昕辰还是不放心想要自己走一趟。

  「我去吧,你看亚伦不让你走呢。」安聿千又看了他们一眼,笑着走出去。

  亚伦用没受伤的右手将齐洛和安昕辰的食指牢牢地一起紧握在手心里,怎样都不肯松手;齐洛当然更是不可能放过这机会,也握住爱人的手

  不一会儿后,医师进来看过,让护士为他打了止痛针后,亚伦才得以安稳入睡。

  安昕辰将他的小手轻轻放回被窝中,接着在齐洛的眼神示意下,和欧普森来到走廊外头。

  「辰,我明天要回英国一趟,事情也该落幕了。」

  「明天?已经知道是谁要伤害亚伦了吗?」他的语气中有着难掩的气愤。

  「嗯,查到了。亚伦受伤那天,我把新闻全压了下来,这几天陆续放出亚伦生命垂危的消息,英国那边果然有人开始动作了。」

  蓝眸中闪过一抹绝对会让对方后悔的寒光。

  「他正准备收购英多利亚集团的股权,还天真的以为亚伦的遇害加上这阵子所有事情的打击会让我从此一蹶不振,真是太可笑了。」

  「是谁做的?」

  「詹姆士·艾萨克斯。」

  一听到这名字,安昕辰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

  欧普森知道接下来的事不适合由齐洛说出,便接口替齐洛说道:「其实一开始事情还很单纯,就只是洁妮雅得不到齐洛的爱,加上得知齐洛将离开英国,一时冲动和受到刺激下,精神过于偏激找了医牛在宴会上对齐洛下手。洁妮雅刚开始也不过是一心想怀齐洛的孩子,却没考虑到后续问题,斯密特再次为她把所有事情隐瞒下来,将母子两人分开;而洁妮雅只有偶尔才去看看亚伦。但后来随着亚伦越来越大,也和齐洛越来越像,她的精神又开始不稳定,无法满足于现况,嫉妒心与不甘涌上,才会带着亚伦到台湾来找你们。」

  说到这里,欧普森便停住看向齐洛,见他点头后才继续说:「后来你离开齐洛后,齐洛把矛头全对准洁妮雅,虽然没有虐待她,但把她关在不见天日的密室里逼供整整两个月,相信谁都会受不了的。洁妮雅确实已经不Cheng人样,不过她也真是厉害,不愧身为贵族,一身傲骨就是不肯松口亚伦是怎么来的,最后齐洛还是放她回去。或许当时就该让她消失,才不会有后面这么多的问题。」

  安昕辰皱起眉,脸上满是不赞同。

  「欧普森是开玩笑的。」齐洛赶紧搂过爱人,在他颊边吻了又吻。「当时放她定是卖斯密持一个面子,这次回去我会一并讨回来。」

  安昕辰还是怒目瞪向齐洛。虽说洁妮雅是病了,也确实不应该那么做,以为利用小孩就能唤回所爱的人一眼,但齐洛也不该用那样的手段,把一个只是想争取爱情的女人逼到无路可走。

  接下来的事就不用多说了,安昕辰在方才听到詹姆上的名字时,已经猜出大致上的前因后果。

  他好歹也和齐洛在英国生活了两年,对艾萨克斯家族里的事情也有些了解。

  齐洛他们这一辈的堂兄弟们虽说不上熟络亲密,但都维持友好和平,也自知能力不及齐洛,并不打算争夺更高的地位来累垮自己

  唯独詹姆士一直不满足于现况,费尽心思想把齐洛拉下来,自己接掌他的所有,但他又不敢动齐洛一根寒毛,除了在一旁处处找他麻烦之外,就只能干瞪眼了。

  现在有这个天上掉下来能打击到齐洛的机会,他更是不可能放过。

  「洁妮雅怀恨在心便找上詹姆士,以为和他联手就能报复你的无情,然后又担心她设计你怀下亚伦的事情曝光,于是先下手为强解决了接生的妇产科医师,后来又想对那知情的取精医师下手。」安昕辰对齐洛说出自己的猜测。

  「是啊。」齐洛苦涩一笑,希望安昕辰别再这么瞪他了。他也不想被那么恐怖的女人给看上。

  「可是洁妮雅打错算盘了,只能说她还是太单纯,没想到找詹姆士联手的后果竟然是要赔上亚伦的小命、她手中唯一的筹码,」

  一旁的欧普森想笑又不敢笑。每次和他们一起,总是可以看到齐洛被压制的一幕,平时要看可是看不到的。

  「她大概忘了亚伦的出生等于预告了他将会继承齐洛的一切,这更是詹姆士心头的刺,说什么他都不能让亚伦的存在威胁到他。」欧普森补充道。

  「明天我跟你去!」一再伤害那么小又那么单纯的孩子,安昕辰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辰!」齐洛感到惊讶,也感到惊喜。

  「不用多说,我已经决定了,明天一起去把帐算一算。」他抬起头看向齐洛,黑眸中有着信任,「洁妮雅是你的问题,自己善后,至于詹姆士——」

  安昕辰冷笑了两声,极为认真的表情让最为了解他的齐洛,一时之间也不确定他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的。

  「他当时让人撞凹了我的车,我毁他一栋房子应该不为过吧?让我手臂受伤还吓到小亚伦,嗯……不如找他最为重要的人如法炮制;而且他竟敢真的下达杀令要亚伦的命……我是不喜欢太过血腥的方式,既然权势地位对他那么重要的话,洛,你想办法让艾萨克斯家族把他除名了,也把他名下所有大大小小产业全并吞下来,这样就够了。」

  这样就够了?欧普森张大嘴,不敢置信这些话会是由安昕辰口中说出!那个一向不爱与人结怨、不喜出风头、随遇而安的安昕辰!

  尤其是被家族除名这等天大的事情,几乎可以说是要了詹姆士的命,足以让他一辈子在英国都抬不起头来;而且可想而知,艾萨克斯家族里的其它成员当然不可能轻易放过丢尽整个家族的脸的人,他竟然说这样的处罚就够了?

  欧普森不禁要收回先前曾对齐洛说过,他担心安昕辰不能和他一起承担、面对未来的说法。

  「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需要我提供人手给你尽管开口。」

  齐洛开怀地搂紧他,低头就是一个火热的吻;安昕辰也热情的响应,毫不在意两人就在医院长廊上。

  长长一吻终于结束,齐洛的唇还贴着安昕辰的唇舍不得退开。

  「亚伦怎么办?」

  刚才一时气愤,安昕辰倒是忘了亚伦绝不会希望他们俩同时在这一刻离开他身边,可是又不能拖延,到时候詹姆士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怎么办……」

  垂眼蹙眉沉思,片刻过去,安昕辰的双眼突然亮了起来,手掌摊开平放在齐洛面前。

  「戒指拿来。」

  「做什么?」齐洛狐疑问道。

  「先给我就是了。」

  在他的催促下,齐洛微皱眉,第一次将几年前两人互相为对方戴上的戒指摘下,放在他手上。

  安昕辰也将无名指上的戒指取下,沉下的脸这才恢复一丝柔和的笑意。

  齐洛很早就注意到了,即使他们曾分离三个月,安昕辰也从来没把戒指拿下。

  看了看手中的两只戒指,安昕辰又把目标移到欧普森的颈项上盯着。

  「不会吧……我也要?」欧普森感到错愕。这家人的家务事怎么会扯上自己?

  安昕辰忍不住瞄了他一眼,「想到哪里去了?你当然不用,只是我们都不戴链子,只好跟你借一下链子。交出来,等我们回来就会还你了。」

  安昕辰笑着接过链子,拿着手中的东西回到病房中。

  「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

  安昕辰走上前,亚伦已经睁开眼,轻柔的将他扶起身;齐洛马上拿过枕头放在后头让他靠坐着。

  「我已经睡好久了。」

  两人见亚伦可爱的小脸上已经恢复一些精神,才终于放下心来。明天离开,他们比较不会那么担忧。

  「亚伦,听我说,明天我和洛要去英国一趟,你乖乖在医院养伤好不好?」

  亚伦不安的眼神在两人间来回望着。

  「你们一定要去吗?」

  「是啊,去解决一些事情,之后我们才能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

  安昕辰相信了解自己的齐洛在经过这次的事情后,肯定巳径看出自己的想法和决定。

  在事情顺利解决之后,他们要回到从前的甜蜜日子应该就不远了,尤其这次还多了一个让人忍不住想好好疼惜的亚伦。

  「真的吗?那我一定会乖乖等马麻和把拔回来!」听到可以一起生活,亚伦方的不安一扫而空,脸上盈满像小太阳般的柔和笑意。

  「不用担心,我们不会有事的。你在医院里要听爷爷、奶奶的话,想要什么跟聿千叔叔说,我们很快就会回来了。」

  安昕辰将两只戒指串进一条细致的链子中,再绕了两圈后为亚伦戴在颈上。

  「这是我和洛戴了很多年的戒指,里面我们的感情,也有对你的关爱。明天起我们会有几天的时间不在你身边,这个留给你,在你孤单、疼痛的时候陪着你。

  「不要怕,我们保证不会离开你,我们会一直住一起,还有莱恩,好不好?」

  「好!」当成宝贝似的,亚伦将胸前的银白戒指握得紧紧的,眼中含着泪光。

  「说好了,我乖乖养伤,等你们回来后,我们就要住在一起。」

  「好。」他笑着弯下腰,在那嘟起的粉唇上轻轻一啄。

  吻毕,亚伦还是嘟着嘴,转向另一个人。「把拔也要。」

  齐洛也弯下腰,含笑的轻啄他一下,然后看向脸上也扬着幸福笑靥的安昕辰。

  没想到安昕辰的几句话就让亚伦安下心来,他们父子俩真的是栽在他手上了。

  「你喜欢什么颜色的房间?」

  「天蓝色!」亚伦想也没想地就脱口而出。

  天蓝色是安昕辰借给他,而现在已经变成他的那件T恤的颜色。

  「我们会找人在这几天把你的房间装潢好,等你出院后就可以住了。你还想要什么?」

  那天在车上的对话,重重撞击进安昕辰的心中。他看见了亚伦对自己的赤裸裸情感、依赖和心意,他已经不再迟疑了。

  「我要……」

  走近在一旁一直露出慈爱笑容看着的父母亲身边,齐洛感激的说:「谢谢你们特地赶过来,亚伦确实很需要大家的关心。我和辰回英国的这几天,就麻烦你们照顾亚伦。」

  两老都没想过这辈子能抱到齐洛的孩子,自然是当宝贝般疼爱,更不介意孙子是怎么出生的,只要小俩口确实怜爱这孩子就足以弥补了。

  「你们很幸福吧?以前就听你说希望能遇上相伴一生的伴侣,就是辰了吧?」

  「嗯,我们很相爱,也很幸福。」尤其是前阵子一同和乐出游的那几天,仿佛像是梦境一般。

  不过现在已经实现了,而且幸福的日子也会延续下去!

  透过小小的窗子,映照出一张带着浅浅笑意的脸庞。

  同样的地方却有着大不同的心情、一向追求平静、安稳的安昕辰,此刻真的有种人生这样就非常满足的喜悦心境。

  「一个人在偷笑什么?」齐洛侧过身,将头抵靠在他肩上,还在他唇边吻了一下

  「想起我们第一次在飞机上相遇时的情形。」

  齐洛也笑了。如果不是那次他们刚好坐在邻座而有了那样的相遇,恐怕就会错过彼此。

  即使之后在签约会议上见了面,严谨的场合也不见得能擦出火花来,说不定会议结束后二人对彼此都没有太深刻的印象。

  「你一定不知道那时候我还在想,你如果不是怪人,就是热心过了头。」

  齐洛淡笑的接着道:「那你一定也不知道我上飞机后看到你闭目养神时的画面,还忍不住多看了你好几眼,都舍不得移开视线。」

  「原来我那么早就被你盯上了?」安昕辰佯装惊讶。

  「为什么明明是那么浪漫的事情,被你一说都失了美感?」齐洛无奈一叹后,蓝眸盛满爱意看向所爱的人,话语中极尽柔情。「你应该说,原来我们早就注定要相识相恋了。」

  璞哧——

  二人同时转过头。

  安昕辰发誓,虽然他很想笑也忍得很辛苦,但那种没形象的笑声绝对不是他发出来的。

  送报纸前来的空姐尴尬地掩嘴偷笑。

  「对不起,这是你们要的报纸。」

  「被看笑话了吧?」安昕辰像是事不关己般的打开报纸。

  「无所谓,反正再怎么样也不会比詹姆士闹出的笑话大。」

  凑过头,齐洛还是靠在爱人的肩上,跟他阅读同一篇报导——

  揭发詹姆士·艾萨免斯的丑陋行径!本报将为您详细报导关于在英国有相当威望的艾萨克斯大家族的一员——詹姆士·艾萨免斯竟然狠心杀害侄子的丑闻事件……

  这一趟回英国,当齐洛和安昕辰抵达大宅时,见詹姆士早被一大群人包围在中间炮轰连连,脸上、身上更是青青紫紫,差点就要认不出来。

  一向极重视面子的他们自然无法忍受因为詹姆七的个人行为而间接带来有辱家族名声及各方嘲笑的目光,把气全往他身上发。

  所以,当齐洛宣布要将詹姆上从家族中除名时,在场所有人全投赞成票。

  接下来,律师和警方把詹姆士带走,等着他的还有因策划杀人而该负的各种法律刑责。

  至于洁妮雅,安昕辰念在她不过是为爱而一时冲昏了头,便为她帮齐洛说情;即使她再怎么不该,到底她还是亚伦的母亲,没有她也就没有亚伦。

  最后,齐洛也不要斯密特给他什么交代,也答应不为难洁妮雅,只要他们自动放弃亚伦的扶养权,从此不再过问亚伦的事,今后亚伦就只是艾萨克断家的人。

  看完报导,二人不约而同把视线落在下面那则较小的新闻上头。

  詹姆士·艾萨克斯的房子因不明原因失火……

  几乎成为过街老鼠的他,这新闻对他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安昕辰收起报纸,从随身背包中拿出两个精致盒子并打开。

  深蓝色绒布上分别摆着两只小号的戒指,中间还有条银白色链子穿过

  「为什么要买两只?」齐洛不明白的问。

  要从英国回来前,安昕辰忽然说要到先前他们买对戒的那家店去。

  因为事隔多年,而且那款对戒还是当时限量发行,所以他花了重金请设计师再重新打造两只和他们的对戒相同的款式,并各自穿上一条链子,但戒围却小了许多。

  ***

  「你到时候就会知道了。」安昕辰神秘一笑。

  「不是这样子写啦。」亚伦把自己的名字重新写一遍后,推到安琪面前。

  「我才没有写错。」安琪摇摇头。

  「有啦。」亚伦指着「萨」字中间给她看,「你这里画错了。」

  刚走进病房的齐洛和安昕辰,看到这一幕忍不住莞尔失笑。

  悄声进入,安昕辰来到背对着他们的亚伦身边,在他颊边一吻,然后纠正他。

  「亚伦,中文是用写的,不是用画的。」

  「马麻!」亚伦整个人扑到他身上,单手搂着他的颈项。「你们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们哦!」

  「我们也很想你。有没有乖乖的?」安昕辰小心翼翼的抱起他,生伯扯痛他左胸口的伤。

  「有,我很乖呢!奶奶还教我中文,你们看,我会写把拔、马麻和自己的名字了。」他献宝似的指向桌上一张张的纸,上面有着歪歪斜斜的字迹。

  「叔叔,我也会写自己的名字。」安琪也把自己的纸高高举起。

  「我看看!嗯,好厉害,写得很整齐。」安昕辰笑着揉了揉她的头。

  「不公平!」亚伦小嘴嘟得高高的。「我的笔画比较多,写不整齐嘛。」

  「没关系,多练习就会整齐了。」安昕辰朝他温柔一笑,接着将亚伦抱给齐洛,让父子俩去叙旧后,便动手帮亚伦收拾东西。

  今天是亚伦出院的日子。

  「我们要回家了吗?」亚伦的双眼发亮了起来。

  「对,等会儿医生会再来帮你检查一下,然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耶!终于要回家了。」亚伦握了握胸前的链子,「虽然我很喜欢这个,可是我更想要你们快点回来,好高兴,我们可以生活在一起了!」

  齐洛脸上也盈满笑意,空出一手搂过安昕辰。一家三口温馨幸福的画面,顿时吸引住在场每个人的目光。

  晚饭过后,大家全坐在客厅,旁边还堆有一盒盒齐洛和安昕辰特地买回来要给亚伦的玩具和新衣服。

  而莱恩则因为被耳提面命过暂时不能再扑到亚伦身上,只好乖乖端坐着。

  「那些礼物明天再看,这个你一定会喜欢。」

  安昕辰拿出那两个精致盒子,打开其中一个放在亚伦眼前,果然见他开心得说不出话来,在齐洛和安昕辰之间来回望着,眼中已经泛起泪光。

  「要不要戴戴看?」

  「要!」他重重点了一下头。

  齐洛帮他先把还挂在身上的链子取下,安昕辰为他把斩的链子戴上

  「跟你们的一模一样……」亚伦将链子贴在脸颊边,盈眶的泪水已经忍不住滚落下来。「我好高兴,呜……呜……」

  这个戒指是第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东西,相同的款式,也是象征着三人将永远在一起,他怎能不高兴呢?

  「高兴还哭成这样?」齐洛笑笑的看着亚伦。

  齐洛知道亚伦是因为戴着和他们相同款式的对戒链子而欢喜,这对他来说有不同的意义

  「这是辰送你的礼物,你该跟他说什么?」

  「马麻,谢谢你!我真的好开心,好开心!」亚伦搂紧他,趴靠在他肩膀上,

  边说边流泪。「其实我知道你不是很喜欢我这么叫你,可是你还是没有骂我。我也知道你不是我的真马麻,可是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我统统加道。」

  「好了,别说了。以后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安昕辰听得不禁哽咽了。

  「我还要说!那天受伤了,大家都说马麻输了很多血给我,还跟把拔在床边守了我好多天都不敢离开。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会好好养伤,让自己快快好起来。」

  亚伦抬起脸,炯亮且认真的眼神直直望进眼前真心对待自己的人。

  「现在我体内也流着马麻的血,所以我永远都会是马麻的儿子!」

  安昕辰盈眶的热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他没想到竟会让一个孩子来安慰自己,激动地把给了自己极大温暖的亚伦揉进怀中,也看向一旁深受感动的齐洛,谢谢他给了自己这—切。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齐洛上前,双臂一伸同时拥抱住二人

  「都忘了你身体还没好,别再哭了。」安昕辰担心地抹去小脸上的泪痕。

  「嗯,不哭了。」亚伦眨着湿红的双眼,唇角却向上高高弯起,在最疼爱自己的人颊边亲了一口俊,然后看向莱恩,想也没想就问:「莱恩没有吗?」

  这时,只见齐洛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原来是这样,我怎么会忘了我们家的英雄!莱恩当然也有。」

  安昕辰展开笑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另一个盒子交给亚伦。

  「莱恩来,我帮你戴上。」

  在二人的协助之下,亚伦也算是亲手为自己的救命英雄莱恩戴上了链子。

  亚伦高兴的单手抱抱他,蹭了蹭后还语出警告:「不准你弄丢了,否则我会罚你不能吃饭,听到了吗?」

  见他们玩在一起,齐洛也移坐到安昕辰身边,额头贴着他的。

  「辰,我爱你。」他微微侧头吻上他。

  「我也爱你。」

  二人一吻接着一吻,像是在嬉戏,更像是舍不得分开。

  「上楼好不好?」齐洛哑着声问,薄唇已经下滑至他的颈边吮吻着。

  「你先上去,我带亚伦回房。」

  齐洛不太情愿的放开安昕辰,当二人起身时才发现客厅里不知何时只剩下他们了。

  两人相视一笑,牵紧对方的手来到亚伦的新房间,悄声打开。

  床上的人已经贴心又乖巧的安稳入睡了。

  轻轻关上房门,才刚旋过身,安昕辰已经被等不及的人拉回房间了

  带着情欲的吻Ji Qing胶着,不多时,二人已经褪尽衣服,纠缠在一块儿。

  「辰,不要再离开我了,答应我。」解开那条链子,取下二只戒指,齐洛将属于安昕辰的戒尹重新套回他手中。

  「这辈子,我安昕辰再也不离开英杰斯·齐洛·艾萨克断。」说完,他也把齐洛的戒指套回他手上,并印上誓约之吻。

  「什么时候你也这么有情调了?」齐洛柔情似水的双眼望着身下的人。

  「免得有人又要说我这种时候不解风情。」

  「天啊,辰,我真的是太爱你了!」

  「我也爱你,洛。」他仰起头,送上深情一吻。

  所有的风波终于解决,再次面对彼此,二人紧紧交叠缠绕着,几乎就要融为一体,谁也不愿放开对方。

  热情的欢爱拥抱,从夜晚持续到深夜,直到双双筋疲力尽、嘶哑了声音,才倒在床上倚靠着彼此喘息。

  「好久没这么疯狂了。」

  「是啊,不过感觉真好。」安昕辰贼笑着,手无预警的袭上齐洛腰侧揉捏,果不其然他立即拢起眉。

  「洛,到底是你体力太差,还是我体力太好?怎么每次换你都是这副德行?」

  齐洛猛一翻身,炽热的身体贴覆上他,眼中还带着欲火。

  「我体力太差?究竟是谁体力不好啊?」略微分开他修长结实的双腿,齐洛将自己重振雄风的昂扬缓缓进入他体内,开始摆动起来。

  「是我说错话了……你停一下……我骨头快散了……」

  齐洛安分的停下来,就着原姿势搂着安昕辰,语带爱怜的说:「你不会觉得太难受是因为我温柔,不过也可能是因为我技术比你好。」

  「我技术不好是吧?」

  安昕辰邪佞笑了笑,微眯起眼,看得齐洛暗叫不妙。

  「既然说我的技术不好,你可要有心理准备让我练到好才行,亲爱的洛——」

  安昕辰翻过身对调彼此的位置,换他覆在齐洛身上,以膝盖分开他结实的双腿,将自己卡在中间。

  「亲爱的,对不起,我错了,辰……」

  齐洛用安昕辰无法拒绝的蓝眸望向他,向他讨饶;可惜这次有人不心软,毕竟这事关男人的面子啊!

  「道歉已经来不及了。」

  为他准备好后,安昕辰提腰—挺!

  「辰……啊……」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