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慕枫 > 《杀手御极》
返回书目

《杀手御极》

第五章

作者:慕枫

  索令京跑百米似地冲出阿玛迪的屋子,一个不留神便和来人撞了个满怀。

  “没事吧?”一个盈满关切的声音在她的耳际响起,是御极。

  抬起头,果然瞧见御极,她喘了口气,“你……你不是被打昏了吗?”阿玛迪是这么说的啊,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我是被打昏了。”他露出一抹苦笑,此刻他的后脑勺还肿了个包包呢!“不过,很快就清醒了。”那只能怪他自己太大意,才会遭到暗算。

  “阿玛迪没对你怎么样吧?”他随即又问。

  “没有。”她是受到了一些惊吓,不过,并没有受到伤害。

  “真的没有?”御极再次确定,心想,阿玛迪总不会无缘无故派人打昏他吧!“我希望你不要有任何事情瞒我。”

  “真的没事。”她没必要对他说谎。“他原本是想要……不过后来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为了你的安危,我们现在离开。”他决定他和阿玛迪的事可以晚些时候再解决。

  “你要带我离开这里?”她不敢相信,“阿玛迪他会答应吗?”

  “不会。”御极拉着她转进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我带你到提卡,然后你就可以回到文明社会里了。”

  索令京闻言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御极略显不耐地回头看她。暗忖他们必须争取时间才行。

  她问:“我走了,那你呢?”从头至尾,他用的都是“你”。

  他理所当然地道:“我当然是要回到这里来。”这还用问吗?阿玛迪还在这里,即使阿玛迪从未承认他这个大哥,阿玛迪仍是他的弟弟,惟一的弟弟。

  “他会原谅你吗?”她已经作了决定。

  “那是我的问题,你不必操心。”说罢,他又打算拉着她开始赶路。

  索令京不依地和他拉扯,像拔河似地,“你不走,我也不走。”说完,顿觉自己的脸颊像火烧似地滚烫了起来。

  御极怔住了,她说他不走,她也不走?“你不想回家了?”

  “想,但是,我不希望替你惹来麻烦。”虽然阿玛迪是个危险的人,不过,她更不愿意和御极的关系就此划上休止符。

  倏地,御极的脸色凝重了起来。

  她也察觉出异样,“有什么不对吗?”

  “出来吧!”他像是对着空气说话。

  索令京莫名其妙地四下张望,心想,她连半个人影也没瞧见啊!他在跟谁说话?

  “看来你并没有变迟钝。”随着冷然的嗓音,阿玛迪和一群手持长矛的齐穆族青年突兀地出现。他们是什么时候跟来的,为什么她一点感觉也没有?她想不透。

  “让她离开吧!”御极看着他。

  阿玛迪也冷冷地回视他,“让不让她走,得看我高不高兴。”而后对着众人下令道:“把她带回去。”

  索令京动也不敢动地盯着那些尖尖的长矛,她可不希望身上被刺出窟窿来。

  “走。”齐穆族青年围住他们。

  “先照他们的话做。”目前似乎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御极不得不松开手。

  被那么多枝长矛指着,她除了听他的话做,好像也没有其他选择,除非她不想活了。所以,她只能被动地往回走。

  “为什么不让她走?”御极知道这对阿玛迪而言只是举手之劳,又没有多大的损失。

  “我为什么要?”阿玛迪反问。“她是外来的入侵者,我有权决定要如何处置她。”而且一直以来也都是如此。

  “她不是什么入侵者,只是在丛林中迷了路而已。”御极记起来了,多年前也有个男人闯进部落里,而下场是成为一堆土,这个时候他坟上长出来的草大概比人还高了。“她不会泄漏这里的一切。”御极顿时心惊的想,阿玛迪该不会打算杀了她吧!

  阿玛迪开始往回走。

  御极挡住了他的去路,再度重申,“我们之间的问题不要波及第三者。”

  他笑笑,“现在我要处置的是一个外来的入侵者,仅此而已。”他黑黝黝的眸子里暗藏心事,他一点也不想承认,但是,索令京刚才说的话句句都是一针见血。

  御极问道:“你要做什么?”他承诺过会保护她的。

  “你会知道的。”这一段日子以来,索令京一直都在改变,一点一滴地变得更有勇气,阿玛迪其实有一点点欣赏她的勇敢直言。“让开!”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御极是他惟一的亲人了,只是一想起母亲始终对着他叫极,他心中的恨意就如同燎原的火一发不可收拾,他认为他所有的不幸都源自于御极。

  御极瞧出他眼中的恨意,“我知道你一直都恨我,只是不明白原因何在,直到前些天,尤库多才把一切都告诉了我。”

  多话的老人!阿玛迪抿着薄唇不语。他心想,谁也不会明白那种被亲生母亲遗忘的痛苦,即使自己就在她的身边、她的眼前,她仍旧是对他视若无睹,满脑子都只有极。搞不好母亲根本就不记得生过他!

  “我从不知道我的存在竟会对你造成伤害……”御极的话只说了一半。

  阿玛迪怒目相向,“知道了又如何?”他不爱提起那些事,那一直是他胸口的痛,他也曾经恨不得杀了御极。

  “你要真那么恨我……”御极迅若闪电地夺过阿玛迪腰际的匕首,拉起他的手握住刀柄,让锋利的匕首抵在自己的胸前,“就杀了我。”匕首的前端微微刺入御极的皮肤之中,细细的血珠渗了出来。

  “你以为我不敢?”阿玛迪咬牙切齿,握住刀柄的手隐隐浮出青筋。

  “我没说你不敢,只是给你机会。”御极是真的打算不闪不避地站着,就算刀尖对准的正是他的心脏,而只是阿玛迪的手往前推进,他就必死无疑。

  阿玛迪的手微微抖着,匕首一点一滴地刺入御极的胸口,他的血流得更多了。

 

  御极连眉头也不皱一下,只是平静地望着阿玛迪,幽黯的眼里波澜不兴。他杀过不少人,一向也不把性命看在眼里,即使是自身的性命。

  “不怕吗?”阿玛迪无法再使劲地将匕首多往前推进一公分。他看着鲜红的血自御极的胸口流出,留下醒目的痕迹。

  御极丝毫不以为意,“怕就不会把匕首交到你手上了。”同时他也把命交给阿玛迪了。

  看着他胸前的血痕,那是和他相同的血液,来自同一个母亲。阿玛迪的眼中忽地飘过一抹什么,教人来不及解读就已消逝。

  御极诚挚地说:“我一直很高兴有一个弟弟,也希望和你生活在一起。”这也是他每隔两年都会回到此地住上一段时间的原因,虽然阿玛迪始终不给他好脸色看。

  阿玛迪的心中掠过一抹极淡的欣喜,但随即隐没在心底。

  当年,父亲和母亲的婚姻毫无幸福可言,所以他的出生并未受到任何期待,如果知道有人为他的出生感到高兴,他原本冷硬的心似乎裂开一条细缝,流出温热、浓稠的不知名液体来。虽然晚了二十多年,但……阿玛迪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却不着痕迹地把匕首收回。

  “阿玛迪……”这是表示他接受自己了吗?御极满怀希望地想。

  御极胸前的血仍不停地淌着,令人看了怵目惊心。

  阿玛迪想血流多也是会死人的,但他说不出关心的话,只想让御极尽快回到部落,于是他一脸不在乎地说:“该回去处置那名入侵者了。”他绕过御极,快步往回走。

  御极也跟了上去,他必须保护索令京,他承诺过的。

  两个人一前一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到部落里。

  ☆☆☆www.shangxueji.com.net☆☆☆www.shangxueji.com.net☆☆☆www.shangxueji.com.net☆☆☆ 

  “四少,极究竟是在哪里?”幽冥不厌其烦地一问再问,似乎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绝不罢休。

  “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四个多月,还不打算放弃吗?”火夕的声音自另一扇门后传出。她知道这是表示冥已经闲得发慌了,不然,他不会又想起这件事。

  “说不定极此刻遇到危险,正需要同伴的援助。”他说得冠冕堂皇。

  “是吗?”火夕的声音里有完全不加掩饰的质疑意味存在。

  他忙不迭地点头道:“是,没错,我真的很担心极的情形。”

  韩役展淡淡地瞄了幽冥一眼,“夕在房间里面看不到你点头如捣蒜。”

  呃!幽冥的头点了一半便停住,心想,对喔!四少在另一个房间里更衣,他点头给谁看啊!“四少,你就告诉我极在哪里吧!”

  “你究竟是想做什么?”韩役展感到好奇,忍不住也开口问。不过他才不相信冥那个担心的理由,因为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没有啊!”幽冥堆起满脸的笑。“我只是想去看看极,确定他还健在,如此而已。”

  老实说,他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和文明脱节的原始丛林呢!不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去不一样的地方逛上一逛,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而且搞不好……搞不好他还可以弄个丛林之王来当当……嗯!就跟泰山差不多。

  韩役展一脸怀疑地看着幽冥,瞧冥笑得那么古怪,肯定是另怀鬼胎,不过……算了,那又不干他的事,他倒宁愿夕赶紧把极的落脚处告诉冥,省得冥老在他们之间当碍眼的电灯泡,他可是好不容易才说服了夕,让她答应嫁给他,而此刻她正在更衣室内试穿婚纱呢!

  “四少,你告诉我嘛!”幽冥又道。

  更衣室原本关上的门突然打开来,穿着白色婚纱的火夕自更衣室内走了出来,“你移情别恋啦?”

  “嗄!”幽冥看得两眼发直,连脑子都停顿了。

  他一直都知道四少是个女人,但是……他从没见过四少穿女性化的服饰,即使他们认识了很多年,久到他几乎忘了四少是个女人的事实。

  他没想到四少穿上女装会这么的美丽,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美得令他开始后悔,后悔为什么没有慧眼及早发现这一点。

  韩役展走上前,挡住了幽冥的视线,“够了,别盯着我老婆不放。”而后他转向火夕要求道:“夕,你就把极的所在位置告诉他吧!”

  幽冥频频点头。四少都已经快要嫁给韩役展了,再漂亮也和他无关,他还是将心思放在丛林之旅上比较恰当。

  见火夕还在考虑中,他说服道:“更何况也要有人把你的喜讯告诉极,我就是最好的人选。”能用的藉口都给他用上了。

  火夕笑着交给他一份资料,“要是被那里的姑娘看上,回不来了,可别怪我哦!”

  幽冥开心地拿着那一份得来不易的资料凑到唇边亲了一下,“那我就留在那儿当酋长,谢了。”临走之际,他又突然想起一件事,“四少,你刚刚说什么移情别恋?”

  “耘啊!”她笑。

  幽冥恍然大悟,“偶尔外遇一次也不错。”

  火夕唇畔的笑扩大。

  他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对了,有件事我想问个明白。”

  韩役展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问吧!”她回道。

  幽冥故意不去看韩役展燃起两簇紫色火焰的眸子,把话问出口,“如果我现在展开追求行动来得及吗?”他想,即使来不及也无妨,反正,问一问又不会有损失。

  “追求我?”火夕依然浅笑如斯。

  “对。”他冒着生命危险承认。

  “嗯!这个嘛……”她状似认真地打量起幽冥来,仿佛正在考虑中。

  一旁的韩役展按奈不住怒火,毫不客气地赶起人来,“你该滚了。”

  幽冥咧开嘴笑,“拜啦!”心中愉快地说,极,你等着,我来了。

  御极和数名齐穆族的青年一同去狩猎,同行的人当然也少不了阿玛迪,还有索令京。

  当他们一群人带着丰硕的成果回到部落时,达克莉告诉御极有他的访客。

  “有我的朋友来这里找我?”他很是惊讶地想,谁有这般的能耐找到这儿?

  “是的,他说出你的名字。”她只听得懂御极两个字的发音。

  “人呢?”会是谁?御极极力在脑海中搜索,却想不出谁会千里迢迢跑到这儿来找他,而且,居然没有在丛林中迷路!

  “他在洗澡。”达克莉据实回答。

  “洗澡?!”他更是惊诧,而且佩服不已。显然来者十分神通广大,竟然能够在语言不通的情形下,硬拗到一盆热水洗澡。

  御极又问:“他在哪里?”

  “南边的屋子里。”

  他知道来者在哪里了,南边只有一间空屋,稍早以前是用来囚禁俘虏的,不过,近几年来已经很少用了。

  “嗯。”他点头,表示知道了。

  “我可不可以也去见你的朋友?”索令京想再多了解他一些,所以也想和他同去看看来访的客人。

  “走吧!”他没有反对。

  会是谁呢?在抵达目的地之前,他一直在想来的人会是谁,却始终找不出答案。

  走到门口,还未推开门,御极便听见一阵悦耳的口琴声优扬地飘了出来。是……冥!而且由音乐声听来,他显然十分的愉快,而且享受。

  御极迅速地来到屋子后面放置澡盆的地方,果然瞧见幽冥正舒舒服服地泡着澡,而且还一边吹着口琴。

  齐穆族的沐浴习惯是直接在架高的澡盆中泡澡,澡盆下方还能够燃烧木材加热,看起来十足像是在煮东西一样。

  “你怎么知道这里?”御极出声让闭着眼睛正在泡澡的幽冥注意到他的出现。

  一听见御极的声音,幽冥立即停止吹口琴,睁开眼睛来,“极,好久不见。”看到御极本人也就证明他没走错地方。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四少告诉我的。”幽冥仍旧舒舒服服地泡在澡盆里,一点儿也不想动。人家说泡热水澡可以消除疲劳果然没错,虽然温度似乎高了一点点,不过还不至于烫人。

  果然……“你竟然没有迷路!”御极不知该说他的运气好,还是他有生活在丛林中的天分。

  “我天赋异禀嘛!”他毫不谦虚。咦!那个站在极身后的东方女子长得相当漂亮,看起来不像是这儿的人,她是谁?

  御极淡淡地道:“你知道这个缸子是在做什么的吗?”有个主意在他的脑海中兴起。

  “当然是澡盆啦!还用说。”幽冥理所当然地回答。他此刻正在泡澡啊!

  “错了。”御极一本正经地说。

  “错了?”看来语言不通还真是个问题,改天他该多去学学肢体语言才是。那么……这个缸子是做什么用的?幽冥一脸疑问地望着御极,等着御极替他解答。

  御极煞有其事地道:“齐穆族人用这个缸子来烹煮食物。”

  换言之,他们把他当成食物了!幽冥闻言悚然一惊,反射动作地自缸子里站起身,旋即就要跨出来。他在心中抱怨,要来之前,四少怎么没跟他提起极的族人有把人当食物的事?开什么玩笑!他可不是千里迢迢跑来这儿当别人的食物的。

  “啊——”突如其来地看见男人一丝不挂的样子,索令京反射性地尖叫。

  呃?听见她发出的尖叫声,御极才猛然惊觉,他忘了她也跟来了!“你先坐下来。”

  他才不干。“再待下去真要把我煮熟吃了!”他连一秒钟也不愿多待,他开始觉得温度有一点点高!而且死有很多种方式,像只鸡或鸭般被煮熟未免太难看了吧!

  索令京红着脸转过身去。

  “我骗你的。”御极不得不承认。他本来是打算让冥裸奔的。

  骗——我——的!幽冥一怔,他的脸袋有一瞬间是空白的。他一动也不动地站在缸子里,缸子底下的柴火仍在持续燃烧中。

  “坐下吧!那是澡盆没错。”御极又道。

  终于,幽冥明白了一切,但他并没有依言坐回澡盆之中,反倒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跃而出,扑向御极,毫不客气地赏了好几个拳头。

  “喂!你们别打架啊!”索令京听到声音睁开眼睛,映人眼帘的有御极和那个一丝不挂的男人。她不知该把视线往哪儿搁,只好又闭上眼睛。

  御极只挨了一拳,其余的全都挡下了。“你的样子有碍观瞻。”御极面对他的裸体完全不当一回事,只是顾忌到索令京。

  幽冥对于自己的一丝不挂完全不以为意,也丝毫不感到害羞,“干么!你又不是没见过。”

  “有小姐在场。”他提醒。

  “哼。”幽冥哼了哼,不疾不徐地又重新回到澡盆里坐下。

  “你来做什么?”他导回正题。

  “看你。”幽冥懒得多说。刚刚被极给骗了,他还当真以为自己成了齐穆族人的食物了。

  “看来你是闲得发慌啊!”御极深谙幽冥的习性。

  幽冥的怒气未消,不搭腔。

  “咱们算扯平了,谁教你擅自跑到这儿来!”御极毫不含糊地说。

  幽冥的视线在索令京身上转了一圈,“她也是齐穆族的人?”

  “不是,”他差点忘了替他们介绍。“令京,他是我的好友幽冥;冥,她是索令京。”

  “你好。”她颔首。

  幽冥多看了她几眼,“你的女人?”这倒还是他头一次看见极的身边有女人。

  “不是。”御极否认。不过,一时之间他也不知该如何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

  索令京的脸上流露出些许失望,虽然明知他说的是实话。

  不是吗?幽冥虽然心存怀疑,却没再深究,“你那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呢?”

  “你会见到他的。”

  “他答应和你回去了吗?”幽冥没有忘记之前和四少谈过的话。

  “问这个做什么?”御极反问。

  “没什么,要是你还没搞定他,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幽冥够义气地说。不然朋友是用来做什么的?虽然,刚刚极还打算把他当食物煮了,不过,他的心胸宽大,不与极计较。

  御极实在不认为幽冥会有什么好主意,不过,他仍旧问了,“怎么个帮法?”

  幽冥咧嘴笑了,笑容有些阴森森的感觉,“我把这儿炸了,让他没地方住,他就非得和你回去不可了。”既简单又迅速。

  索令京听了心中一震,直觉这人十分危险!

  “好意心领,不过,暂时用不上。”御极想,果然是不怎么样的方法,他还是靠自己比较妥当。

  幽冥耸了耸肩,往后靠在澡盆的边缘,“好吧!需要我的时候就说一声。”

  御极点头。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去?”幽冥突然想起此行的另一个目的。

  “有事吗?”他还没决定。

  “四少答应嫁给役展了,婚礼再过一个月举行。”幽冥把消息传达给他。

 

  “我以为至少还得等上两年才可能看到四少步入礼堂呢!”御极是有些吃惊,不过,有情人终成眷属是最美好的结局。

  “喂!你真是幸福。”幽冥没头没脑地迸出这么一句话来。“难怪你可以在这里一待就是三、四个月。”

  御极不解地看着他。

  幽冥又道:“在这儿天天都有身材健美的上等女郎陪伴,要换成我待在这里三、四个月也成啊,有这种福利好的差事怎么不通知一声呢!”他看起来活脱脱像个色鬼。

  “如果你打算采取行动的话,最好有成家的打算。”御极正色道。他其实并不看好这种异族通婚,他的父母亲就是前车之鉴,如果母亲没有遇到父亲,也许……

  成家?!幽冥频频摇头,“啧啧啧……”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