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慕枫 > 《杀手御极》
返回书目

《杀手御极》

第六章

作者:慕枫

  “干么?”幽冥目不转睛地盯着御极手上碍眼至极的“裙子”和一些配件。

  “你的衣服该换下来洗了。”御极用幽黯的双眸衡量着他的衣服。

  “要我穿上那件裙子,免谈。”幽冥毫不考虑地一口回绝。

  “你……你不会打算一直穿着那一套衣服,直到回去吧?”御极皱了皱眉。

  “有何不可?”要他穿那种色彩鲜艳的裙子,他宁愿一丝不挂。

  “难道你不介意身上会有异味?”御极心想,就算冥天天洗澡,但是衣服没有换,时日一久还是会有味道的。

  “有吗?”幽冥拉起身上的衣服嗅了嗅,“我怎么不觉得?你八成是鼻子过敏。”穿那种裙子会露出他的毛腿……不太好,而且胯下肯定会凉飕飕的。

  御极警告道:“那你最好离我远一点。”穿上齐穆族的服饰会死吗?真是的。

  幽冥笑着睨了他一眼,“为了朋友可以两肋插刀,这一点点汗臭味应该不是问题吧!”语毕,还特意靠近他,伸手搭上他的肩膀,坏心地要让汗臭味充斥在他四周的空气里。

  御极拧着眉头挥开幽冥的手,“那是两回事,不要混为一谈。”他实在很难理解为什么令京可以忍受冥身上的味道,不时跟在冥的左右。

  “你有事想问我?”幽冥总觉得极看他的眼神里有一丝古怪。

  “没事。”御极仍嘴硬。

  “是吗?那是我多心了。”幽冥像是自言自语,略带邪魅之气的眼眸却有不一样的意思。“对了,小京她是不是有事?不然,寻常的这个时候她都会来找我的。”他是故意要提起的。

  小京?!御极的眼中飞快掠过一抹火光。“你们什么时候熟到可以对彼此昵称了?”他的口气里有不自觉的妒意。

  昵称啊!那索令京不就该叫他小冥?幽冥不怎么喜欢,觉得听起来有够蠢的。不过还好,那只是他瞎编出来骗极的,“就最近啊!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情投意合才对,虽然还没互相表明心意,不过,那是迟早的事,你会真心祝福我们吧?”

  御极不答反问:“你喜欢她?”

  啧啧啧!极的眼睛里冒出的火焰用来熔化钢铁都绰绰有余,明明就在乎索令京还不承认!幽冥的声音仍旧是一贯的低沉,“我刚刚已经说了,不是吗?”极已经被表面的假象蒙蔽了,所以才会没有看出他和索令京之间并没有来电的感觉。

  御极定定地看着他邪魅的俊脸好一会儿才问:“那么她也喜欢你?”

  幽冥还来不及回答,便听见外头传来嘈杂的说话声,不过,他完全“莫宰羊”。

  御极的注意力也被外头的说话声拉了过去,一听,他的脸色随即一变。

  “怎么了?”幽冥亦有所觉。虽然不知道外头哇啦哇啦地在说些什么,不过,他感觉到极的身体微微一僵。

  “令京不见了。”御极疑惑地想,她不应该会再乱跑才是,毕竟阿玛迪已不再为难她了。

  “不见了?”幽冥没有多大的反应,“会不会是遇上狮子那一类的猛兽?”

  他那无关紧要的语气令御极俊雅的脸微微显露怒意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责问他的好时机。

  “令京不见了,到处都找不到她的踪迹。”达克莉走进屋里。

  “什么时候的事?”御极的嗓音沾染上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但一旁的幽冥却发现了。

  “半小时前。”她亦是一脸的不安。

  “附近都找过了吗?”御极在心中盘算着。

  “找过了……”她有些欲言又止。

  “发现了什么?”他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蛛丝马迹,达克莉的样子似乎还知道了些什么。

  “我们找到了这里。”她摊开的掌心上置放了一个羽毛饰品。

  御极接过,仔细地看了看,“是卡华南族的东西。”他可以确定。

  卡华南族和齐穆族是邻居,不过,关系却不怎友好,甚至是敌对的,但是,近几年来倒也相安无事,为什么会掳走令京?他应该叫她不要乱跑的。

  “阿玛迪知道吗?”他问道。

  聚集的人群倏地向两旁退去,让出中间的一条路来,阿玛迪徐缓地走来。

  “我没打算救一个不相干的人。”他先说明了决定,语气仍旧冷淡。先前没杀她已是特例,这会儿更不可能为了她劳师动众地去找卡华南族讨人。

  “我会去救她。”御极有十足的把握。他想自己若是连救个人也做不到,那也未免太逊了。

 

  幽冥返回屋里抓起背包追上他,“我陪你。”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御极顺手扔了根长矛给他,“这还差不多,你本来就该去救她。”

  手忙脚乱地接住飞过来的长予,幽冥连退了好几步,“拜托,你想杀死我啊!”他可是个寻常人哪!

  对喔!他差点忘了冥不是个练家子。“那你跟来做什么?”御极没好气地想,真碍手碍脚的,到时候要真遇上危险时,他不知该先救谁才好。

  看了看手中有些沉重的长矛,幽冥大叫了一声,“啊——你该不会就拿这个去救人吧?”

  御极看了幽冥一眼,没有说话,不过,他的眼神已经传达出他的想法了。

  幽冥这一惊非同小可。“拿这个去救人太不实际了吧!而且这很野蛮。”重点是他使不来,依他看哪,这样去送死还比较快一些。

  “你有那个心就够了,救人还是让我来吧!”御极希望他留下。

  “什么心?”幽冥莫名其妙。

  “救令京的心,我会告诉她的。”虽然御极不怎么心甘情愿,不过,他还是会转达。

  幽冥“嗤”了一声,谁说过要救索令京来着?极他搞错了吧!“我是陪你去。”

  虽然觉得他的话有语病,御极却没有时间多想,“你留下来,省得我还要分心照顾你。”

  “放心,我可以应付的。”扔掉沉重的长矛,幽冥抓紧背包紧跟着他的步伐。

  途中有几次幽冥差点跟不上,还是御极放缓脚步配合他。

  “呼……”幽冥上气不接下气,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怎……怎么这么远啊!”

  “嘘!”御极示意他噤声。

  “呼……”去!他跑得差点腿软。

  “我去看看情形,你在这儿等着,别让人发现了。”御极不放心地叮咛。

  幽冥摆了摆手,他还不至于那么不济。

  御极快速地消失在树林中。幽冥则隐身在大树后,偷偷地望了出去,原来在这里还有另一个部落啊!

  天色已渐渐地暗了。不一会儿,御极回来了,他告诉幽冥,“令京果然在这里,被关在一个房间里,看起来安然无恙。”他安心不少。

  说这么多干么?幽冥有些不耐,索令京是不是安然无恙和他无关。“离这儿多远?”

  “大概一公里左右。”御极奇怪他问这个做什么?

  幽冥卸下背包,将手伸进背包里一阵摸索之后,掏出一颗造型别致的手榴弹。“用这个就可以解决了。”火药的威力再加上他掷出去的距离,正好……

  在其他人眼中,幽冥此刻握在掌心的东西就像是一个玩具,任谁也想不到那竟是极具危险性的手柳弹,但早在御极看见他的背包时,御极就已经预测到他会拿出什么东西来了。

  “收起来吧!暂时还用不上。”御极想,既然令京没有受到伤害,也就没必要伤人。

  “真的不用?”幽冥难掩失望的神色。心想,枉费他辛辛苦苦地将手榴弹背到这里来。

  “对。”

  “那我来干么?”幽冥不满的嘟念着。

  他本来就叫冥别跟来,是冥自己硬要轧一脚的……御极突然记起,索令京的房子外有人在看守着,“那你就设法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让我更容易行动,没问题吧?”他来不及多想便道。

  “包在我身上,去吧!”幽冥的脸亮了起来,邪魅的气息倏地大炽。

  御极脑中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矫健迅速的行动犹如在平地一般,丝毫不受地形影响地前进着。很快地,他便逐渐接近索令京被关的房子。倏地,一个念头掠过脑际。御极突兀地停了下来,回过头望着幽冥所在的方向,有种不妙的预感。

  他知道哪里不对劲了。他不应该让幽冥去做那件事的,因为他知道这样肯定会引起大骚动……念头才刚兴起,便看见昏暗的天空开始飘起一团团青绿色的鬼火。

  这种异象肯定会成为明天世界各地报章媒体争相报导的题材。御极有些无力地闭上眼睛,他有理由相信幽冥还有后续动作。果不其然,又有一个爆炸声传出。

  失策啊!真是失策。御极心中懊悔着自己的决定。

  顿时,卡华南族部落里起了大骚动,族人个个脸上都是惊惶失措的表情,所有的人不论男女老幼都向爆炸声传出的地点移动。

  呃!现在可不是反省的好时机,他该做的是把令京救出来。御极以手中的长矛轻易地撬开锁,抬腿将门踢开,“令京,你没事吧?”

  “你来救我了?”看见他犹如天神般地出现,索令京心中的喜悦笔墨难以形容。

  打从她遇见他开始,他就像是她命中的贵人一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替她解围,虽然他最初无情的举止吓坏了她,让她有那么一刻感到完全绝望而了无生趣。

  使不管后来他伸出援手的原因为何,她都一样感激,只是在他眼中,会不会认为她是麻烦的根源?毕竟自相识以来,她带给他的就只有麻烦。

  “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我们快走吧!”他想,待会儿卡华南族的人回来可就麻烦了。

  跨出屋外,她一眼便瞧见远方天际发出青绿色的光芒,虽然只是隐隐约约的,不过,是真的有青绿色的光芒,她指着天空问道:“那是什么?”她觉得有点恐怖……

  “幽冥鬼火。”他随口道。

  幽冥鬼火?!她最怕的就是妖魔鬼怪、怪力乱神那一类的事……忽地,她白眼一翻,立时昏了过去。

  御极眼明手地将她软绵绵的身体一把捞进怀里,让她免去跌伤之虞。他心想,她怎么这么胆小、不禁吓啊?他只不过省略一些话就把她给吓昏啦!

  原本他要说的是“幽冥弄出来的鬼火”,因为嫌太长所以简洁扼要的说,没想到会吓昏她,这可麻烦了!

  “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浪漫时刻,快走啊!”幽冥充满嘲讽的声音幽幽冷冷地传来,乍听之下还有点像是鬼魅呢!

  罪魁祸首来了。“看起来像吗?她昏过去了。”御极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昏过去了?”幽冥困惑地走近,“她看见鬼啦?真是的,什么时候不好昏倒,偏偏选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看了看双眸紧闭的索令京,嘀嘀咕咕地说。

  “都是你的错。”虽然御极自己也脱不了关系。

  “我?!”幽冥惊诧地扬起眉梢,“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了?”他才刚来耶!而且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昏过去了,所以结论就是不关他的事。

 

  “她是被你的鬼火吓昏的。”

  幽冥一愕,看了看远方已渐渐暗淡熄灭的青绿色光芒,而后收回目光,弥漫邪魅之气的俊脸上尽是鄙夷,“她妈没有生个胆子给她吗?”他受不了地想,他的鬼火在这么远的距离都可以吓昏她,要让她近一点看的话,搞不好会把她吓死。

  “你要负责背她回去。”御极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并没有真的要他去做,这只是一个试验。

  幽冥的身形往后弹了开去,“要我背她回去没得商量,要背你自个儿背。”依他的意见是干脆把她扔在这儿算了。

  至今从没任何女人能在他的心中占上一席之地,要真说有,那非四少莫属。不仅因为她是冬火的总裁,而他打心底佩服她的足智多谋、她的冷静、她的高深莫测。

  现在,御极可以确定一件事了——冥根本就不爱令京,那么是令京在单恋他了?御极毫不费力地将她抱了起来,“如果你不爱她,就离她远一点。”

  “咦!”幽冥俊美的脸上掠过一抹了然的神色,“我不是说了吗?我们是情投意合的。”

  抱着索令京并没有影响到御极的行走速度,他们此刻正在回程途中。“那为什么我一点也感觉不到你对令京的感情?甚至,连背她回部落你也不肯。”

 

  “这是在为她抱不平?”幽冥的表情有些高深莫测,目光在索令京的脸上兜了一圈。在心中暗忖,这一回他可报了“被煮”之仇了。其实索令京怕极了他,会来找他是因为想多了解极的一切。

  “我承诺过要保护她。”只是借口吧!心中有声音反驳着他,他其实是不希望见到她投入其他男人的怀里,即使那个人是冥。

  幽冥摊摊手,问得直接,“你瞧见我打她,或者伤害她了吗?”

  “没有。”

  “那不就得了,她已经不再需要保护了。”幽冥又道。他非逼出极的真心话不可。

  是吗?不再需要保护……他的心中似乎少了些什么,有点难受,就像听见她被掳走时的感觉,“那些话得由她自己来对我说。”御极在心中忖想自己是因为已经习惯保护她,习惯她的依赖,所以一时之间无法接受吗?不,不是的,不知从何时起,她的任何一件事都会影响到他。

  所以,看见阿玛迪意欲强行占有她时,他的心中燃起猛烈的怒火;知道她被卡华南族人掳去时,他满心忧虑;而此刻,他紧紧地将她抱在怀中,清清楚楚地体认到一件事——他对他绝不放手。

  将御极脸上复杂的表情尽收眼底,幽冥的唇畔泛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像是喃喃自语地道:“暂时就和她玩玩也不错。”

  御极怒不可遏地道:“我不会把她交给你的。”若非他此刻手上抱着索令京,非得海扁幽冥一顿不可。

  幽冥笑了起来。

  “笑什么?”御极的怒气未消。

  幽冥坦白道:“笑你的不诚实,早说你对她有意思不就得了。”不过,那他就会少了很多乐趣。

  御极猛然醒悟,“你并没有……”

  “当然没有。”幽冥立时澄清,“她并不对我的胃口,况且,我又不是农。”农那家伙才是只有兽性没人性。

  “那么这些天她去找你做什么?”对于这件事,御极始终耿耿于怀。

  “等她醒了,你自己问她吧!”幽冥坏心地不告诉他,故意吊他的胃口。

  倏地,前方隐隐约约有红光闪烁,而且正在移动中,渐渐地由远而近。

  “会是卡华南族的人吗?”说话的同时,幽冥的手已经握住了一枚炸弹。他兴奋地想,要真是他们追来,他很乐意请他们尝尝他特制的炸弹,而且是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等等,是自己人。”御极出声阻止。他想,依照他们离开时的速度和此刻红光闪烁的方位来判断,不可能会是卡华南族的人。

  幽冥没有提出质疑。

  红光由远而近,看来是火把,出现的一群人是全副武装的齐穆族人,而领导的人正是阿玛迪。

  众人见到他们两人俱是一怔。

  阿玛迪没料到会在半途遇见御极,有抹不自然的神色掠过他的俊颜。

  “兄弟,你来得太晚了。”幽冥率先开口,恢复了一贯的吊儿郎当。

  “谢谢。”御极感动莫名,因为他知道阿玛迪是来救他们的。

  阿玛迪别开头去,僵硬地道:“我们是出来打猎的,和你无关。”他才不会承认。

  幽冥忍不住窃笑,又是一个不诚实的小子,明明就是担心极,还嘴硬,难怪他和极是兄弟,果真是兄弟没错啊!

  ☆☆☆www.shangxueji.com.net☆☆☆www.shangxueji.com.net☆☆☆www.shangxueji.com.net☆☆☆  

  御极站在前往幽冥住处的半路上,他在等索令京。果然,一会儿之后便瞧见她的身影往这边走来。

  “令京。”

  索令京抬头看见他,感到相当讶异,“极,你怎么会在这里?”

  “等你。”御极幽雅地走近。

  “等我?!”她更讶异,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他该不会知道了吧?

  “嗯!”他看着她,点头。

  “有事吗?”她脸上的笑容有些微不自然,御极的靠近令她心跳加速。

  “去找冥?”她老爱往冥那儿跑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很想知道,可是,冥怎么也不肯说,只是一脸暧昧地瞅着他猛笑。老实说,冥笑成那个样子,还挺像个变态的,而且很欠扁。所以,他只好来问她本人了。

  她轻轻地点了下头,简略地一语带过,“呃!我有事找他。”

  “天天都有事找他?”他既已打定主意要问个清楚,就没有让她含糊以对的道理。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阿玛迪以外,他从没有特别想照顾什么人,也从不想怜惜任何人,而此刻,他的心中有了那么一个人存在,所以更得弄清楚她在想什么。

  “唔!”她的语意模糊。

  “能够让我知道吗?”虽然冥已经表态,对她没有感觉,但是,若她喜欢上冥呢?他又该如何?

  “呃!我……只……”嗫嚅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她的脸便又红了,她如何说得出口她去找幽冥是想多了解极一些。

  “你喜欢上冥了?”御极单刀直入地问。

  “呃?!”索令京一怔,随即一迭声地否认,“不、不、不是那样的,我没有……”

  “没有什么?”他等着。

  思及幽冥邪魅的眼神和气质,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我没有喜欢上他。”若非幽冥是极的好友,她恐怕不会去接近他。

  听了她的回答,他顿时安心不少,“那么你找冥是为了什么?”

  她说不出口啊!以往,她的每一件事都已经被安排妥当,她只需照着做,没有人在乎她的想法,她就是不愿意过那种生活才逃出来的,她就是想要改变自己才只身到中美洲的热带雨林来的,她想要过自己的人生。

  跨出第一步是最困难的,她也明白,但是,她害怕在他的脸上看到拒绝,真的很怕,可是不说出来的话,他永远也不会明白她的心意。

  好吧!索令京当下把心一横,闭上眼睛大声说出,“是为了想多知道一些你的事。”话出口,她便战战兢兢地等着。

  许久许久都没听到丝毫的声响,她的心开始往下沉,他走了吗?因为她的话。不过也难怪啦!谁要她只会替他惹麻烦,被她喜欢上也意味着会有更多的麻烦。索令京在心中自嘲地道,虽然这个结果早在她的预料之中,为什么真正面对这一刻时,她竟会感到这般难受?这让她有想哭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御极带笑的声音才响起,“和人说话的时候不应该闭着眼睛吧!”

  他……没有走!这一个事实驱散了索令京心中的阴霾,她依言将眼睛睁开来,却没有勇气抬起头直视他。

  “你想知道我的事却去找冥?”对于这一点让他感到有些好笑。

  “那是……那是因为……”面对他本人时,她会不好意思。

  御极换了个话题,“好吧!那么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事?”

  “他告诉我你是一个举世闻名的指挥家,经常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今年二十六岁,目前单身,定居于法兰克福,个性淡漠,不爱交际应酬。”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其实我对于指挥御极的名字并不陌生,甚至,我还听过数场由你指挥的音乐会,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她想任谁也想不到世界知名的指挥家竟会出现在中美洲的热带雨林里。

  御极饶富兴味地一笑,“你还想知道我哪一方面的事……”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