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慕枫 > 《杀手御极》
返回书目

《杀手御极》

第八章

作者:慕枫

  从办公室被丹尼尔强行带走,一直到现在她已经被关在房间里三天了。以前,她也曾经来过这里很多次,但是,和这次的情形完全不一样。

  她担心地想,丹尼尔究竟想在做什么?而她无故失踪那么多天,爸妈一定很担心……

  倏地,窗外传来的敲击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觉得声音听起来很近,像是有人在敲打窗户,但是,怎么可能,这里是三楼耶!索令京以为是她听错了。

  直到敲击声又再度响起,她才起身走向窗户,将窗帘拉开来,准备一探究竟。出现在窗外的容颜竟然是御极。

  她初见他时是喜上眉梢,随即被吓出一身冷汗来,因为这里是三楼!

  她手忙脚乱地把窗户打开来,一颗心几乎要自嘴巴跳出来了。“你……你怎么会在外面?这里是三楼耶!太危险了,快点进来……”

  他好笑地听她哇拉哇拉地说完一大堆话,才慢条斯理地自窗户外跨了进来,“我是来救你的。”他的双手还戴上了黑色的厚手套。

  他才自瑞士出完任务,一回来便迫不及待地直奔索家而去,方知索令京已经在丹尼尔的住处过了三夜,而且还留言说她要和丹尼尔举行婚礼,愈快愈好,要他别再来找她了。

  “救我?”她一呆。转而一想,他不是到瑞士去了吗?为什么会知道她在这里?

  “或者,你是自愿留下来的?”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但他仍是要听见她亲口回答。

  她摇摇头,“当然不是,可是,你怎么知道我被关在这个房间里?”

  他只消下一个命令就可以搞定了,只不过,他执意要亲自前来救她,他避重地告诉她。“调查一下就知道了,你知道吗?你的婚礼正在筹备中。”

  “婚礼?!她瞪大眼睛。她的婚礼……和谁……难道是丹尼尔?!

  他证实了她的猜测,“没错,你和丹尼尔的结婚典礼正在筹备中,由丹尼尔一手包办,我是不是应该向你说一声恭喜?”

  “什么嘛!你明明知道我是身不由己的,还说这种话来挖苦我。”她气呼呼地说。

  脱下右手的黑色厚手套,御极替她拂开一缕不安分的发丝,而后移向她粉红色的诱人唇瓣,轻柔地抚了抚,然后他的唇取代了手。但他才吻了一会儿,便被打断。

  “喂喂喂!我还吊在外头呢!”幽冥死命地拉着绳子,在窗外的半空中摇来荡去,“要缠绵还怕没有时间吗?”他此刻可是在生死间徘徊,要是一个不小心跌下去,肯定会摔成惨不忍睹的肉饼。

  不怎么情愿地离开索令京的唇,御极踱向窗边,“谁要你来着?”

  幽冥的情形看来十分危急,索令京被吓得花容失色,“啊——”

  “你总不会要我吊在半空中和你闲话家常吧?”他没好气地道。

  御极轻哼了一声,伸手助他进屋里来,“你究竟是跟来作啥?”根本就是累赘嘛!

  “帮忙嘛!”幽冥理所当然地回答,伸手拍掉身上所占的灰尘。

  帮忙?!依他看是帮倒忙吧!御极突然想到一件事,便回头问:“为什么不等我回来?”要是有他的陪伴,她就不会被丹尼尔抓到这儿来了。

  “我以为我和丹尼尔可以平心静气地谈一谈,把事情作个结束,没想到……”丹尼尔会做出这种事来,她完全没有预料到。

  御极和幽冥都是一身黑色的夜行衣,两个看起来一般的颀长俊美,只不过幽冥多了一丝邪气,而御极举手投足间都充斥着无比的优邪。

  “他人呢?”御极的语调骤然降温。

  “你要做什么?”她有些担心。偶尔,她会感觉他的全身周遭都会散发出淡淡的杀气,就像此刻,他仿佛变了个人,不再是浸淫在音乐领域里的音乐家。

  “既然他强行把你带来此地,就该知道我一定会上门来找他算帐。”他可不打算轻饶丹尼尔。

  幽冥邪邪地一笑,“这一次我的宝贝总算可以派得上用场了吧!”反正闲杂人等的死活,他一概不放在心上,人命之于他什么也不是。只要给他十分钟,他就可以把这一幢别墅夷为平地,而且完全不会波及其他的建筑物。

  “好主意。”御极勾起嘴角。他想,这倒是个一劳永逸的好方法,省得丹尼尔老是纠缠不清。

  幽冥开始在他的背袋中翻找。

  索令京心中一凛,“不要伤及人命,丹尼尔并没有伤害我,更何况这里住的不只有他一个人,其他人是无辜的。”她真的相信幽冥会那么做,只要极开口。所以,她必须阻止他们。

  “你在担心他?”御极低声地问,表情淡漠,让人瞧不出他心中有何想法。

  “这里并不是中美洲的丛林深处,杀人是要偿命的。”深究起来,她是担心极多一些。

  杀人偿命吗?幽冥轻蔑地笑出声,眉宇之间尽是阴森诡谲的气息。“哈……”这对他们而言不啻是最好笑的笑话。

  杀人偿命……御极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你担心的是我?”

  点点头,她是害怕他会惹祸上身。

  “好,我们走。”他的嘴角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他决定这一回就饶过丹尼尔。

  而索令京还搞不清楚状况,究竟是什么让极改变了主意?

  一旁的幽冥则是垮下脸来。因为他认为极又晃点他了,害他白高兴一场。

  “过来。”御极把卸下的黑色厚手套又戴上,朝她伸出手。

  她依言走近,他毫不费劲地将她抱了起来。

  索令京吓了一跳,“你……你要做什么?”她声音压得低低的,免得惊动屋里的人。

  他没有回答她,仅仅道:“抱紧。”而后丝毫不给她喘急的机会,他轻轻地跃上窗棂。

  不会吧?!她倒抽了口气,只能闭上眼睛,紧紧地抱住他。

  他伸手抓住垂在窗外陡直墙上的特制绳子往腰际一缠,向幽冥招呼了一声,“走了。”御极就抱着她自窗棂上一跃而下。

  感觉一颗心仿佛要自嘴巴跳出来,索令京只听耳际有风声呼啸,一口气几乎要喘不过来,没一会儿他们就到达地面了。

  御极放下她,“可以睁开眼睛了。”

  索令京这时才发觉自己的双腿早已虚软无力、不停地抖着,甚至连站着不动也办不到。

  他眼明手快地勾住她直往地上倒去的身体,“就当是坐云霄飞车吧!”

  待幽冥也下来后,他们一行三人便迅速离去,隐没在夜色之中。



  ☆☆☆www.shangxueji.com.net☆☆☆www.shangxueji.com.net☆☆☆www.shangxueji.com.net☆☆☆  



  索令京坐在窗户旁,望着窗户绿油的草地,还有暖洋洋的阳光,顿觉全身懒洋洋的。

  耳际不断传来御极和其经纪人洽谈未来一年的表演行程事宜的谈话声,但她并未专心听。

  她自眼角瞟了御极一眼,这时的他看起来既斯文又有音乐家的气质,完全符合他指挥家的身份,而且他经常埋乎在琴房内作曲,她也不只一次地聆听过他创作出的曲子,他的确是个音乐家,但是,他那不同于常人的矫健身手又作何解释?偶尔,他会突然消失一、两天,却没有人知道他上哪儿去了。

  她总觉得他有事瞒着她,却不知道该从何问起,只好作罢。可是,她一直是耿耿于怀的。

  倏地,有一条乌黑的长辫子垂落在她的眼前,是极。不知何时,他们的洽谈已经结束,而且他的经纪人也不见踪影。

  她伸手抚过他乌黑光滑的长辫子,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你们谈完了?”

  “嗯!你在想什么?”他好奇她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连他的经纪人离去也没有察觉,他有些嫉妒刚刚盘踞她脑海的人事物。

  “没,没啦!没想什么。”她迭声道,想增加话中的可信度,却弄巧成拙,反倒有欲盖弥彰的味道。“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他的语气平平淡淡的,听不出有些微起伏。

  他起身欲走,却教索令京拉住了他的长辫而动弹不得。

  “怎么啦?”他侧过脸看她。

  “丹尼尔答应解除婚约了。”她顿了下。

  御极不置可否。他想是早该解除了,而且征询丹尼尔的同意是很给面子了,否则,订婚在法律上又没有任何效力的,他才不在乎。况且,丹尼尔抓走令京的帐他还没跟他算呢!

  “他也对囚禁我的行为感到后悔不已,希望我们能够原谅他。”她是已经原谅他了,只不过也希望能得到极的认同。

  “过去的事就算了,不过,你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他总觉得丹尼尔的眼神有些古怪。

  “可是……”她吞吞吐吐地道。

  “嗯?!”他挑起眉睨了她一眼,他早该知道事情不可能完全如他所愿。

  索令京小声地说:“这些年来他和我们家的关系密切,撇开订婚的事不谈,也还是朋友啊!既然已经原谅他做的错事,就没有理由阻止他上门走动,对不对?”语毕,她自眼角瞄了瞄御极的反应。

  他叹了口气,“那是你们的决定,我无权干涉,只是希望你能远离危险。”

  “危险?!丹尼尔不会伤害我的。”她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一心只想令他安心,殊不料说出口的话反倒挑起他的不悦。

  “你倒是挺相信他的嘛!”他涩涩地道,心中颇不是滋味。

  “我只是认为他应该已经放弃了。”至少,丹尼尔近日来的表现是如此。索令京想了想。

  更何况……就拿那一天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形下将她救出的事来说吧,任谁都看得出来他们两人之间悬殊的实力,他不会再自找麻烦的。

  但御极可不那么认为,说是他过度担忧也行,横竖他就是不希望她太接近丹尼尔,省得又给了他可趁之机,毕竟,他又不能时时刻刻待在她的身边保护她。

  “我不相信他。”他直截了当地说。

  她明白他是在担心自己,“我保证如非必要绝对不会多和他接触,好不好?”

  御极哼了哼,勉强同意。

  言谈间,她顺手解开他的长辫,柔软光滑的发丝披散开来,流泄而下,迷惑了她的感官。“我喜欢……你的长发。”她喃喃地说出。她觉得他的头发摸起来像是上好的丝缎般光滑柔软,面且,披散在他的背部时更是好看。

  御极瞥了她一眼,“既然你喜欢,我剪下来送给你好了。”

  “什么?!”她没听仔细。她一直都想替他编发辫,这会儿总算有机会了。

  “我说把头发剪下来送给你好了。”他话说来虽轻描淡写,却不是玩笑话。

  她急急忙忙反对,“别、别剪。”

  “不要?”

  “我还是比较喜欢看见它留在你的身上。”她认真地回答。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就维持现状吧!他打消了剪头发的念头。

  “等等。”她滑下椅子,“我去去就来。”

  御极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后,将目光调向窗外,他知道她的心中有疑惑,想知道他消失的两天去了哪里,但是,他不能说,他怕她无法接受,所以,只要她不问。他也绝不会主动提起。

  很快地,索令京又回来了,手中还拿了一把木质的梳子。

  她笑盈盈地举起手中的梳子,“这一次由我来替你编辫子。”

  他欣然同意,“好啊!”黑色瞳眸中的阴霾散开了去。

  她动作轻柔地梳顺了他的一头长发,在她眼里他是最好看的男子。

  在这段时间,他们谁也没有开口。御极的思绪开始飘远了去,心想有没有可能她会接受他的另一个身份呢?

  索令京坐在观众席上看着御极手执指挥棒指挥柏林爱乐交响乐团,一次又一次地排练演奏,为的是明年二月的柏林音乐节。

  她听得是如痴如迷,更是以闪烁崇拜光芒的眼眸对着御极潇洒的背影膜拜。

  终于,排练告一段落,她看着他和竖笛首席卡尔莱斯特作了短暂的交谈之后,才步下阶梯朝她而来。

  “很无聊吧?”他问道。

  她摇了摇头,“不会呀!”听音乐会对他来说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她一直都很喜欢,只不过丹尼尔却认为是浪费时间,所以,他并不常带她去欣赏演奏会。

  而明天是周末假日,所以,她才飞来柏林看他和乐团的排练。

  御极脱下外套披上她的肩膀,“明天你想上哪儿去走走?”他有时间可以陪她。

  “都可以。”她没有意见,只要能和他一起,即使只是沿着街道漫步,她也会很高兴。

  两人并肩走向停车场。

  当车子在大道上行驶一段时间后,御极便发现有辆车子尾随在后头,像是在跟踪他们,为了确定后头那辆车子是不是在跟踪他们,他还特地多绕了一些路,而此刻那辆行迹诡异的车子仍未离去。

  索令京有些奇怪他怎么突然沉默了下来,正待问个清楚,却听见他低喝一声,“低下头!”

  她还来不及有所反应,他便腾出一只手来压低她的头。

  相隔不到半秒钟,便响起一连串的枪声,他们车子前后的两片大玻璃应声碎裂,冷飕飕的风忽地大量涌入车内,呼呼作响。

  索令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要抬起头来。”御极声音紧绷地嘱咐,随即缩回手自衣服内掏出手枪来。

  他以单手操控着车子的行驶方向,不时自后照镜注意后面车辆的情形。车子上隐约可瞧见有两个男人,但是,因为夜色和距离,他瞧不清对方的长相。

  他想,对方为何要狙击他们?目标是他还是令京?

  御极将枪口向后连开了数枪,然后猛地将油门踩到底,车子如箭般激射而出,迅速地左拐右弯之后便将狙击他们的车子甩开。

  事情的发生迅雷不及掩耳,从枪声响起到结束也不过是数分钟的时间而已。索令京仍处在极度震惊的状态下,她的脸色惨白,连句话也说不出来。

  御极将车速放慢,语带关切地询问:“令京,你有没有受伤?”

  她仍然两眼发直,呆若木鸡。

  “令京、令京……”他连唤了好几声。

  “嗄!”她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

  刚刚发生什么事了?她的脑袋中一片空白,但是,大量自车外涌进的冷空气令她打了个寒颤,稍早的惊险场面也一点一滴地重回她的脑海中。

  是枪声!她仿佛还可以听见子弹在头顶上呼啸而过的声音。

  “你有没有受伤?”他很是心急。

  她定了定神,并没有觉得身体有哪个地方在痛,便道:“我没事。”为什么有人要对他们开枪?她仍心有余悸。

  “那就好。”他这才放心。

  倏地,索令京的脑海中飞快掠过一丝什么……她记起来了,是近在咫尺的枪声。是极吗?

  而后,当她的目光触及到搁置在驾驶座旁的手枪,她的脸色再一次刷白。极……为什么会有手枪?

  她徐缓地抬起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鲜红刺眼的血迹。“极,你受伤了?!”她惊呼。

  他毫不在乎地安慰道:“只是擦伤而已,没事的。”经她这么一提,他才隐隐觉得手臂上传来痛楚。

  “我们得去医院,你的伤……”她觉得呼吸逐渐困难了起来。

  “回家处理就行了。”在说话的同时,他已将车子开进一幢宅子的车库里,这是他在柏林的住处。

  管家还未就寝,在门口候着,“御先生……您受伤了!”有一抹讶异在他眼中一闪而逝,随即恢复他一贯的面无表情。

  御极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索令京脸白若纸地看着他,“我……觉得还是上医院去比较妥当。”

  “放心,康拉德的包扎技术不输给医生呢!”御极仍旧谈笑风生。

  康拉德拿来医药箱,动作熟练地替他处理手臂上的伤,不一会儿便包札妥当。

  “谢谢你。”他颔首。

  “不客气。”康拉德退了下去。

  惊魂未定的索令京只能怔怔地瞪着御极手臂上已包札妥当的伤。

  御极没开口,他在等着她发问。他没想过要让她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她想如果可以,就算隐瞒她一辈子也无妨,而现在只怕是非说不可了,所以他在等着她开口问。

  索令京仍在缠清脑海中紊乱的思绪,试着理出一个头绪来。

  一个片段、一个片段的破碎记忆逐渐在她的脑海中组合起来,她记得他们并肩走向停车场,记得还在车子行驶中讨论明天要上哪儿去走走,然后枪声突兀地在夜色中响起,打破了他们车子上的两片大玻璃,他们遭到狙击……最后停格在她脑海中的一幕是御极自衣内掏出手枪反击……

  她倏地浑身一震,充满惊恐的眼神徐缓地向上移,对上御极坚定的目光。她嘴巴嗫嚅地张张合合好半响,终于吐出,“你还……有什么事没让我知道……为什么有人要狙击我们?为什么你……有枪?”

  这一切会不会只是个梦而已?等梦醒之后,她会发现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没有枪声、没有狙击事件,更不可能见到极掏枪反击……他应该是个世人推崇的指挥家啊!为什么……

  “其实我并不打算让你知道我的另一个身份,”他是怕她不能接受,“但是,事已至此,似乎也没有办法再隐瞒下去了……我是音乐家,同时也是杀手。”话出口的同时,御极也瞧见她的脸色一变,他最害怕的事终究发生了,而他也无法逃避。

  杀……手……?!他的话像是在她的脑中掷下一枚炸弹,轰得她一愣一愣的,此时她的脑袋中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

  他继续说道:“这件事连我过世的父亲都不知道,在我还未接受音乐的洗礼之前便被组织网罗,接受严苛的训练,目标是世界顶尖的职业杀手。”而一同接受训练的还有柴师父的三个儿子。

  组织?!她更是骇然,难道他说的是所谓的黑手党那一类的黑社会帮派吗?她完全无法将优雅的极和印象中残暴无道的黑社会分子联想在一起。

  怎么可能呢?她终于意识到了……“你……你杀过人了?”

  御极承认,“嗯!”他既名为职业杀手,杀人对他来说是稀松平常的事。

  不过,并非是有人付钱,他就会动手,他向来不私下另接Case,只接受组织指派的任务。他不敢说他杀的都是该死之人,但至少,他没有滥杀无辜。这是他的另一个职业。

  毫无预兆的,他曾说过的一句话浮现在她的脑海中——世界上只有少数人的命值五千万美金。

  “幽冥……也是?!”她无法让声音不颤抖。所以当时他才说丹尼尔的命不值五千万美金。

  御极没有回答,仅是道:“你觉得冷吗?”他完全把她的反应看在眼底。

  “不,不会。”她的眼神瑟缩了一下,身体也往后移了移,稍稍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她的举动让他感觉像是有人在他的心上狠狠地重击了一下,有抹痛楚在他幽黯的瞳眸中闪过。她的眼中明明白白地写着对他的恐惧,那教他几乎无法承受。

  “我累了。”恐惧蒙蔽了她的心、她的眼,让她只想逃开他。

  御极伸出手想碰她,却因她惊恐的眼神而作罢,叹了口气,“我让康拉德带你到客房休息。”他随即扬声召来康拉德。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