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慕枫 > 《杀手御极》
返回书目

《杀手御极》

第九章

作者:慕枫

  御极站在机场外仰望那一架搭载他心爱女人离去的飞机直上云端,渐行渐远,直至什么也瞧不见,他仍旧维持相同的姿势不动。

  她离去时回头看了他一眼,那一眼复杂得令他读不出来,她这一离去是否代表他们之间已划下句点,以后只怕是咫尺天涯了。

  他的心在隐隐作痛,像是硬生生被刨挖出一个洞来,汨汨地流出一股浓稠的液体。而天空依然湛蓝得刺痛他的眼睛。

  “你打算要这个样子站多久?”柴耘认真、略显严肃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

  深深吸了口冷冽的空气,御极抚了抚脸,才回过头看他,“事情调查得如何了?”

  “警方正在深入调查昨天的那一场枪战,不过,现场并未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他们应该查不出什么,况且,昨晚狙击你的那两个人已经被我们逮着了。”而他们的下场通常只有一种。

  御极并未感到讶异,“冬火保全集团”的行事效率一向十分快速。“是谁在幕后唆使的?”昨夜狙击他们的人充其量只能算是三流的角色,所以他可以断定有人在背后唆使。

  其实若非当时有令京在车上,他肯定会当场送他们归阴,不过也无妨,只是晚个几小时而已。

  “丹尼尔。”紫耘平板地道。

  是他?!显然他并没有真心打算放弃。御极幽黯的瞳眸中精光一闪,“他们的目标是我。”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当时令京也在车上,他们不会不知道,为什么还是采取行动了?难道……”紫耘沉稳地点点头,“就是你所谓的难道,他们早打算连索令京也解决掉。”

  闻言,御极的脸色有些阴沉,“是他们擅自作的决定吗?”若非他们已死,他肯定要将他们千刀万剐。

  “不,是丹尼尔的意思。”紫耘更正他的话。

  是丹尼尔……他竟然连令京也打算杀掉,他八成是疯了。他不是也爱着令京吗?御极的黑眸中立即涌现浓浓的杀机。

  “他大概是想要玉石俱焚吧!”紫耘平铺直述地说,“他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拥有。”但是,感情不是东西,人也不是东西。

  玉石俱焚?!这么说令京有危险了!御极立即旋身打算走向机场,搭乘下一班飞机尾随在她之后回去兰克福去,他连一刻也无法多待,更不能让令京单独去面对丹尼尔,那太危险了。

  紫耘及时将他挡了下来。

  “做什么?”御极瞪着他。

  “你该给她一些思考的时间,好好地把一切想清楚,而且,即使你现在赶回法兰克福去,她大概也不会见你。”紫耘说得有条不紊。

  “难道你要我任由她身陷危险之中而袖手旁观吗?”他做不到。

  “那就交给冥,你不在的时候,他会替你保护索令京的。”紫耘心想,虽然冥不是练家子,不过,对付丹尼尔应该还不成问题才是。否则,岂不有辱他“幽冥鬼火”的名号,连这等小事也做不好。虽然对冥而言杀人比救人容易得多了。

  御极仍旧不放心。

  “不相信冥的能力?”紫耘直接挑明了问。也难怪了,冥老是邪里邪气的,会不会做出什么奇怪事谁也料不准。

  “不,我只是想亲自保护她而已。”御极的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了。

  紫耘也不再试着改变他,“至少,你该把这里的事交代了之后再走,还有排练的事。”

  “嗯!”他没有反驳,是该把事情交代妥当。

  索令京呆怔地坐在床上,双眼无神。

  职业杀手吗?极竟然会是视人命如草芥的职业杀手,她不敢相信。她无法想象极杀人的样子,他不像是冷血无情的杀手,一点都不像。

  但是,他亲口承认了呀!在那一刹那间,她觉得他看起来陌生得紧,似乎不再是她所认识的极了。

  回法兰克福已经一天了,她的情绪仍旧处于极度混乱的情形中。她还记得他俊脸上的痛苦神情,即使过了一天,此刻想起来,她的心仍有些刺痛。

  虽然明知道自己畏惧的举动和眼神会伤到他,但是,她无法掩饰,她是恐惧没错,她害怕他职业杀手的身份和他沾满血腥的双手。

  即使她的心里再明白不过,他是不可能会伤害她或者她的家人,但是,仍旧挥不去那一片笼罩在她的心中的阴霾。

  她是怕,而且很害怕,但是,也仍旧爱着极,所以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叩叩。”敲门声响起。

  “谁?”她动也不动。

  “小姐,先生和夫人等你下楼用餐。”女佣恭敬的声音传来。

  “请他们先吃吧!我不饿。”她根本是一点食欲也没有,“不必等我了。”

  “小姐……”女佣还待在门外。

  “我说了我不饿。”好痛苦,她究竟该怎么办,所有的事她又能向谁说去?

  脚步声响起,由近而远,显然女佣已经离去。不过,随即又响起另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然后在她的房门前停住。

  “令京,开门,是妈妈。”于馨秀语带担优。

  索令京下了床走去开门。

  于馨秀上上下下地审视了她一番,“怎么了?从你昨天提早回来就有些不对劲。”

  “没事。”她摇头。

  “和极吵架了?”于馨秀试探性地问。

  索令京含糊以对,“唔。”

  于馨秀安心了些,“情侣间斗斗嘴、吵吵架是很正常的事,要不要说出来让妈判断一下?”

  除了摇头,她什么也不能说,“妈,没事的,你别担心。”

  她能告诉母亲说极是职业杀手吗?不能。即使是如她一般的外行人也知道极的身份是极度机密,各国警方恐怕都在追查他这一类来无影去无踪的顶级职业杀手,一旦秘密泄漏出去,只怕他会成为众矢之的。

  于馨秀笑了笑,“也许晚点他就会飞回来找你了。下楼吃饭吧!”

  “妈,我真的不饿,你和爸先吃吧!”索令京勉强挤出笑容。

  “好吧!要是晚点你饿了,再让厨房替你煮些你爱吃的食物好了。”于馨秀秀退而求其次。

  “好。”她应允。

  母亲下楼去后,她又将门关上。

  “你还挺聪明的嘛!”男人的声音自窗户外头传入。

  有点耳熟……是幽冥,索令京立即转身面向窗户。

  果然,幽冥动作利落地穿窗而入。

  她张大眼睛,“你……”他也是杀手!

  “这么怕我?”他嗤笑了一声,“是因为你知道我也是职业杀手,对吧?”

 

  他仍旧背袋不离身,那里头装的可全是他耗费心血制造出来的精良炸弹。若悉数用上,倾刻间便能令法兰克福成为一片废墟、一堆瓦砾。

  索令京被他身上的邪魅气息震慑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怯弱地看着他。

  “果然是被我说中了。”他自问自答。

  “你……”她吞了口唾液,才又鼓足了勇气开口,“你来做什么?”

  幽冥没好气地道:“保护你呀!难不成还来找你聊天串门子?”他可没那么闲。他可是看在极的面子上才来的,不然,再死上十个索令京也与他无关。

  “保护我?”她不懂。

  “哼!”他哼了哼并不解释。

  “为什么?”她还是离他远远的。

  幽冥随意地在椅子上坐定,“是因为有人要杀你。”语毕,他好整以暇地等着看她惊惶失措的样子。

 

  有人要杀她?!索令京无法置信地猛摇头,不可能的,谁会想杀她?

  “再摇下去,你的脖子肯定会扭断。”他冷冷地道,黑黝黝的皮子像不见底的深潭。在极还没来之前,他的责任就是确保她完整无缺。

  “谁要杀我?”她从没和人结怨,怎么可能会有人想要杀她?难不成是因为她知道太多不该知道的秘密,所以,极所属的组织要杀她灭口?

  幽冥看穿了她的心思,轻蔑地笑了笑,“若真是组织要杀你灭口,我执行任务都来不及了,哪里会和组织对抗来保护你。”真是痴人说梦!

  “那么……是谁?”

  他直直地望进她的眼底,轻描淡写地吐出,“丹尼尔。”他的声音里隐隐约约嗅得到幸灾乐祸的味道。

  “丹尼尔要杀我?怎么可能!”她低声叫。

  他骂道:“愚蠢!”世界上没有所谓不可能的事!“还记得你和极在柏林受到狙击的事吧?”

  昨天才发生的事怎么可能忘记!原来他也知道了。索令京点点头。

  “幕后的唆使者就是你亲爱的丹尼尔,想不到吧!”幽冥面露讥讽。

 

  “你怎么知道是他?”

  “那两个狙击手已经被我们逮着了,由他们口中说出来的还会有假吗?”他看着她。

  索令京脸色一变再变,最后只剩下苍白。“为……为什么?”

  “自个儿去问他吧!”他才不屑揣测丹尼尔的心思。

  他们的说话声引起注意。“令京,你在和谁说话啊?”于馨秀的声音响起,很近,就在门外。

  幽冥只是淡淡地瞄了她一眼。

  “没有啊!刚刚是我在听广播节目。”索令京说了个谎言来掩饰他的存在。

  “这样子啊!”于馨秀咕哝地走远。

  他提醒道:“什么事能够说,什么事不能说,你应该懂得区分。”姑且不论会惹来多大的麻烦,有些上了年纪的中年人是禁不起吓的。

  “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她保证。

  “现在你知道丹尼尔打算杀了你,你是怕他多一些还是极?”幽冥问。

  她答不出来。

  见状,他不禁为御极大叹不值,这女人还真是薄情,这么快就将极对她的好抛诸九霄云外。“没有道理,即使极是个职业杀手,你也没有必要这么惧怕他,他曾经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你,就已经显示出他对你的重视了,他怎么也不可能会伤害你的,那么,你究竟在怕什么?”他愈说愈气愤。

  “他是……是杀手。”

  这算什么狗屁答案?!“杀手就不能爱人吗?”幽冥的双目喷火。

  她不是那个意思,“我……”我了许久,她仍旧我不出个所以然来。没办法,她就是怕啊!

  “算了,”他懒得再多费唇舌,另一方面他也怕再追究下去他会失控而掐死她,那他可就没法子跟极交代了,他上哪儿去找第二个索令京来还给极啊?

  “呃……”她的嘴巴张张阖阖,嗫嚅了好半晌还是没问出口。

  “你知道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十足像只金鱼,丑死了!”幽冥厌恶地批评,“有什么话就说吧!即使冒犯了我,我也会看在极的面子上,原谅你的。”

  “极他的伤……”

  幽冥上上下下地打量她一番,充满潮讽意味地开口,“你还会担心极吗?或者,你只是想知道他死了没?若是后者恐怕得让你失望了,极好得很,那一点小小的擦伤算不了什么。”

  他为什么非要扭曲她的用意不可呢?“我比谁都希望极能够平安健康……”她忍不住低泣。

  幽冥面无表情地瞪了她许久,仿佛是想看出她的真心究竟为何。他向来都不是一个会怜香惜玉的人,所以也就没有试图安慰她。

  很快地,他便不再理会她,闭上眼睛养精蓄锐去了,还冷淡地说:“麻烦哭小声一些。”他在心中暗祷,极最好早点过来。

  

  ☆☆☆www.shangxueji.com.net☆☆☆www.shangxueji.com.net☆☆☆www.shangxueji.com.net☆☆☆



  “小姐,丹尼尔少爷来了。”女佣推门而入。

  索令京不着痕迹地朝御极藏身处投去一瞥,“我爸和我妈呢?”自从他和幽冥换手之后,便一直在她的左右,不曾离开却也不曾和她说话。

  “先生和夫人出去参加宴会了。”女佣答道。

  对喔!她怎么给忘了。索令京思忖了一下,“我待会儿就下去。”

  “好的。”女佣领命而去。

  她不能一直避不见面,毕竟丹尼尔什么也没做啊!她在心中告诉自己。

  女佣离开后,御极默不作声地自藏身处走出,对于她要去见丹尼尔的决定没有表示任何意见。她以为他会阻止的……但是,他没有。索令京只好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抚平裙子上的裙皱,而后打开门下楼去见丹尼尔。

  幽冥自窗外探头,“愚蠢。”

  御极没有回头,“你是特地来骂人的?”

  幽冥讪笑了两声,而后正色道:“我来是让你无后顾之忧的。”

  御极微微颔首,没再多说些什么便迅速走出房间下楼去。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幽冥摇摇头,叹了口气,“这就叫恋爱!”

  听闻楼梯上响起脚步声,丹尼尔抬起头,笑道:“令京,我还以为你在避着我呢?”

  她笑了,笑得有些尴尬,“怎么会呢?是你太多心了,我们还是朋友呀!”

  不知怎么的,她突然觉得有些害怕和丹尼尔相处,是因为幽冥说过的话在她的心中留下阴影了吗?她真的不知道。丹尼尔真的打算杀掉她和极吗?

  “令京——”

  索令京吓了一大跳,惊惧地笑向他,“呃!你说什么?”

  他笑了笑,“怎么了?我很恐怖吗?”

  她呐呐地道:“没……没呀!”他的笑容突然让她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知道了,是不是?”他伸手抚上她的脸庞,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

  “知……知道什么?”她嗫嚅地问。由他这一句没头没脑的问话听来,她就已经有些明了了,在柏林狙击他们的杀手果然是他所雇用的,幽冥并没有说谎。

  “你在发抖。”丹尼尔轻笑。

  “丹尼尔,你有点奇怪。”她往后移了移,避开他的手,一颗心开始不应使唤地狂跳。

  “有吗?”他微微使劲拉住她的头发,阻止她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她申吟了一声,“不要这样子,你弄痛我了。”她惊看着她,觉得他的眼神有些疯狂。

  “为什么非要他不可?”他凑近她的脸。“要是你没有逃到中美洲去,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你只能是我的,谁也不能夺走。”

  因为头发被拉住,所以她动弹不得,“你不是已经愿意祝福我了?”

  “那只是为了取信于你才那么说的,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拥有。”丹尼尔笑得有些诡谲,原本斯文清秀的五官在此时却显得狰狞异常。

  “我爸妈就在楼上,你快放手,要让他们下来看见就不好了。”她说得煞有其事般,“只要你放手,我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我们还是朋友。”

  “朋友?”他嗤之以鼻,“我一点也不想和你维持朋友关系,从一开始我就表明过要娶你为妻的意愿;另外,你父母刚刚就已经出门去参加宴会了,没错吧!”对于索云阳和于馨秀的行踪他都了若指掌。

  “你……”他怎么会知道!索令京心下一慌,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也不知道他的想法如此偏激,太骇人了。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她愿以为这已经是最坏的情形,不会再有更糟的了,却见丹尼尔自衣内掏出一把手枪来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现在你只有两条路走,一是答应嫁给我,第二条路就是让我杀了你。”

  “丹尼尔,你不能这样子做。”索令京瞪大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手中的枪。

  “为什么不能?”他理直气壮地问。

  “难道你不在乎这么做会毁掉你的前程和人生吗?”她真的无法理解他的思考逻辑。

  “我不在乎。”他粗声道。他无法忍受她变心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我们难道不能平心静气地谈吗?”她的视线始终锁定他手上的枪。

  “要不要嫁给我?”他再一次问。除了结婚一事,其他的事他都不感兴趣。

  “即使我心里爱着别人,你也要娶我?”索令京试着以最温和的语调说,她也知道在这个时候激怒他是一件很不知的事。

  “结婚之后你的心中只能有我。”丹尼尔的口气毫无转圜的余地,仿佛事情已成定局。

  “我……”

  蓦地,有人打断了她的话——“她不会嫁给你的。”是一个淡然沉稳的男音。

  “谁?”丹尼尔大喝一声,阴鸷的眼开始四下逡巡声音的来处。

  御极自屏风后现身。“你早该料到我会出现的,毕竟你曾雇用杀手想取我的性命,没错吧!”他可不是会以德报怨的,尤其丹尼尔还想对令京不利就更不可原谅了。

  “那一回是你命大,这一次可就是你自投罗网来送死了。”丹尼尔笑得邪恶而且得意万分。

  语毕,他立即迅速举枪瞄准,扣下扳机。“砰、砰、砰、砰!”

  “不要。”索令京试着想阻止。

  御极动作迅如闪电地翻身隐身在酒柜之后。

  “闭嘴。”丹尼尔拉着她的头发的手又加了些劲道,他对着酒柜方向大喊,“你出来。”

  隐身在酒柜后的御极并未出声。他暗忖着,丹尼尔手中拿的是德国欧本多夫的汉克勒&寇奇公司所开发完成的半自动手枪H&KP7,是德国警察指定使用的制式手枪,口径9mm×19,装弹数为8+1发,刚刚已经开了四枪,也就是表示他现在还剩下五发子弹。

  其实他也可以直接开枪轰掉丹尼尔的脑袋,但是,令京还在丹尼尔的手上,为了避免丹尼尔把矛头对准她,最好让丹尼尔把其余的五发子弹用完。

  御极自酒柜后冲出,几个翻滚移至沙发后,他可以感觉到了弹就擦过他的脸颊,仅有毫厘之差便会射进他的头部。

  御极在心中数着枪声,一、二、三、四、五,再加上刚刚的四发,正好是九发。很好,丹尼尔的枪已经没有子弹了。

  御极自沙发后站起身,淡淡地道:“你已经没有子弹了。”

  丹尼尔听了一惊,不信地连扣了好几下扳机,但只有“卡卡”的声音回应他,并没有子弹身出。

  “放开她。”御极徐缓地逼近。

  “不要过来。”情急之下,丹尼尔举起手中的枪往索令京的额头上击去,他说过他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拥有,但是,他枪还来不及落下,御极的子弹便已贯穿了他的眉心,不偏不倚。

  数滴血就这样溅上索令京的脸,“啊——”她歇斯底里地叫着。

  “令京,令京……”御极连唤了好几声却仍旧无法阻止她的尖叫。

  “啊——”她似乎丧失神智了。

  不得已,他只好扬手打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回了她离体的神智,“你……你杀了丹尼尔!为什么要杀人?”

  “他要杀你,记得吗?”他心痛的发觉,她看他的眼神仿佛他是个怪物似的。

  “他的枪已经没有子弹了……”她不敢低下头去看脚边丹尼尔的死状,这一刻,她无比清楚地体认到极是个职业杀手的事实。

  他深邃的眼眸锁住她的,“或者你希望此刻躺在那里的人是我?”

  “不,为什么非得有人死不可呢?”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他本就该死。”他清晰地吐出。

  “人命是很可贵的。”她的声音拔高,全身也无法自制地剧烈颤抖起来。

  杀了丹尼尔他一点都不后悔。“你的脸上溅到血了。”御极告诉她。

  索令京闻言胡乱地抹了抹脸,此刻在她眼中,他像极了恶魔。

  “也许你怕我,也许你讨厌我,但是,我却无法眼睁睁地看你受伤害。”他坚定地吐出心中的感觉。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