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紫璇 > 《家教,有问题!》
返回书目

《家教,有问题!》

第三章

作者:紫璇

过了一个暑假,岳君磊升上了高三,骆妍雨也成了大三生。

高三的课业加重,也即将面临到攸关一生的考试,一般高三生总是战战兢兢地迎接每一天的到来,读书时间也延长了,为的就是希望能考上一所好大学。

不过,这些情况完全在岳君磊的身上看不到。他仍然轻轻松松地应付学校繁重的课业,更保持着全校第一的头衔,让学校老师们皆认为自己是看走了眼,也奇怪以前令人头痛的学生竟会变成了极为优异的高材生!

放学时间,某私立高中涌出了一大批的高中生,有男有女,三三两两嘻笑怒骂,丝毫看不出上了一天课的疲倦,而马路上的交通也因此霎时变乱了。

人潮渐少时,岳君磊才缓缓地步出校门,挺拔的身影如往常般引起了许多人的注目。

骆妍雨一眼就看到惹人注目的他,心想他终于出来了,她已经在这里等他好久了。她正要开心地走向他,蓦地看见一幕有趣的景象──

“岳君磊学长,请等一下!”

两个和岳君磊身穿同校制服的女学生拦住了他。岳君磊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人,等她们开口。

看得出来其中一个女孩显得相当羞赧,脸颊红似火,一双眼睛不敢直视岳君磊。她身旁的同伴用手推了她一下,鼓励她壮起胆子。

岳君磊等得十分地不耐烦,正想越过她们离开,那个羞涩的女孩怯怯地说了:

“学长,我喜欢你!”她鼓起勇气对喜欢的人表白。

早在好久以前,她在训导处第一次见到因打架而被训导主任劝诫的学长,他冷酷、桀骜不驯的俊帅脸孔,就深深地吸引住她了。

今天,她好不容易在好友的鼓励之下,把长久以来对他的喜欢向他说出口,不晓得学长的反应如何……

无聊!怎么又来一个?这个情况他已遇上太多次了。

他冷冷地道:“可惜,我不喜欢你。”向来他就是毫不留情地拒绝,一点都不管人家会有多么伤心。

说完,他也不管她们有何反应,随即跨步离去。忽然他看到了骆妍雨,眼底闪过了一丝讶异。

“怎么来了?”他朝向他定过来的骆妍雨问道。

“来看你怎么拒绝女孩子啊!”骆妍雨开他玩笑。“你看,那个女孩因为你的拒绝好像快哭出来的样子。”

她望向他身后不远处的两个女学生,而她们往这边看了一眼后就伤心地走了。

“那不关我事!”岳君磊淡淡地说。

骆妍雨不赞同地瞪他一眼,“你真无情!好歹人家是为了你耶!”真替那个女孩不值!不领情就算了,还说这种话!

岳君磊对她的话不以为然,只说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今天领薪水,来请你吃晚餐。”心思转了回来,骆妍雨漾着笑说出来意。

“哦?”岳君磊挑眉问道。

“也没什么啦!你也知道我当你的家教当得很轻松,还领那么多薪水,我过意不去,就想回馈你一些嘛!”

“怎么?良心跑回来了?”

“我一向都很有良心的好不好?”她不满地说。

“哦,是吗?”怀疑的语气。

“岳君磊,去不去随你,别在那里说废话了!”骆妍雨火大地转身走人。

真是的!这岳君磊懂不懂敬“长”啊?老是要惹她生气。

岳君磊唇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默默地跟了上去。

半小时后,他们来到一家平价牛排店前。

“你请我吃这个?”岳君磊问。

骆妍雨纳闷地反问道:“是啊!吃牛排不好吗?”她可是忍痛才下此决定的。

“我以为你该请我吃一顿大餐。”

“对我而言,牛排就是大餐了啊!”

听到她理所当然的回答,岳君磊不禁失笑道:“可是,我不想吃牛排。”

“那你想吃什么?”不要太贵,她倒是可以接受。

“有一家法国餐厅的料理不错。”言下之意,他要去那家吃。

法国餐厅?一听就是高级餐厅,餐点肯定所费不赀,她才没有闲钱可以挥霍呢!

“不要啦!吃牛排就好了,又便宜又好吃!那些法国料理虽然精致,但是吃不饱又贵,很不划算。”骆妍雨努力说服他。

“你吃过法国料理吗?怎么知道会吃不饱?”岳君磊反驳她的话。“再说,牛排也是有分等级的。”

骆妍雨明白他的意思,可是她真的请不起嘛!

“不管,我就是要吃牛排,你听我的就是了。”

岳君磊好笑地看她要起赖来,心里不免想她真的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吗?怎么行为像小孩子似的?难怪,他总觉得自己比她大呢!

“既然是你要请我吃饭,吃什么应该以我为主吧?”

“呃……”好像是这样没错!不过──“不管啦,我年纪比你大,你听我的就对了。”她耍赖到底。他若是再多说一句,她就直接拉他进去,看他能怎样!

岳君磊摇摇头,只好顺她的意,再争执下去,什么都别吃了。

不过,他倒也明白她是舍不得花钱。在平常的相处中,不难察觉出她是省吃俭用的人,而她偶尔也会提到她的家境,也说过她大部分的钱都是寄回家做为家用。

其实,他可以拒绝她的请客,由他来付费;但是他知道她一定会生气的。所以,他只能任由她去了。

终于,骆妍雨开开心心地拉岳君磊吃牛排去。

*************

一上完课,姚玉婕匆忙地收好东西就跑来找骆妍雨。

“妍雨,你要帮帮我!”

“什么事?瞧你紧张的。”骆妍雨正慢条斯理地将书本、笔记收进包包里。

“下个礼拜就是期中考了,你借我笔记和考古题copy?”

骆妍雨斜睇她一眼。“知道紧张了?”

姚玉婕可怜兮兮地看着好友。

“谁教你这阵子这么混,课都不来上。”

“天气太热了,不想出门嘛!”

“已经秋天了,还热啊?”亏玉婕说得出这种借口。

姚玉婕嘟着嘴说:“秋老虎的威力可不容小觑。”

“真服了你!”骆妍雨站起身来。“我要去图书馆找资料,顺便去那影印吧。”

“耶!”姚玉婕高兴地抱住骆妍雨。“就知道妍雨对我最好了!”

“别拍马屁了,走吧!”

*****************

图书馆

“印好了。”姚玉婕拿着东西走向正在找书的骆妍雨。

“喔,你先帮我放到那边的桌子上。”

姚玉婕依言照做,又回到她身边来。“你这么早就在准备期中考了啊?”

“不早了,离期中考只剩几天的时间而已。”骆妍雨专心找着资料,没看姚玉婕。“要不然,你怎么会紧张地找我借笔记和考古题?”

“先借好我才安心啊!”她是典型的临时抱佛脚,每回要等到考前的那个周末,她才肯去念书。

“你啊!”骆妍雨无可奈何地瞧她一眼。“对了,星期日君磊学校校庆举办园游会,去不去?”

“不去。”姚玉婕想都没想就拒绝了。“那天我要看书,哪来的闲时间?”

“嗯!那我就自己去了。”早知道答案了。

“君磊要你去的?”

“不是。是他无意间提到,我跟他说我要去的。”本来他还不想让她去咧!是她硬跟他“鲁”,他才勉强答应的。

“我姨丈会去吗?”

“会吧!前几天我有告诉他。”现在岳伯父可积极地培养他们父子的感情。

“他们的情况还可以吧?”姚玉婕关心道。

“还算不错啦!”岳伯父和沈姨来看他时,他偶尔会聊上几句。

“那就好。”

****************

星期日,骆妍雨来到岳君磊的学校。

今日,学校因举办园游会吸引了许多人潮,骆妍雨在人潮中穿梭寻找岳君磊的班级所在地。

找了一会儿,她终于找到了他的班级,但是却没看到他人。

“小姐,你要买什么?”一群学生见顾客上门,热情地招呼。

他们班卖饮料啊!挺适合的。这么热的天气,难怪生意这么好!

“呃……请问岳君磊在哪儿?”

她这么一问,大家脸上的神情都变了,不是好奇就是带点采究的意味。岳君磊在学校是冷漠出了名,对女生更是不假辞色,所以他们才会对眼前长得好看的女生充满了好奇和疑问。

她没穿制服,显然不是他们学校的学生,是岳君磊的女朋友吗?亲戚?还是另一个喜欢岳君磊的人?

“怎么了吗?”他们的表情好奇怪幄!

“没什么。”一个男学生回答,“他在那边树下。”手指着一个方向。

骆妍雨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坐在树下的他。

“谢谢。”她道谢完,就走过去找他。

岳君磊斜倚着大树,一本书摊开盖住了他的脸。蓦然,书本被拿走了,他睁开了眼睛,对上了骆妍雨一张带笑的脸庞。

“你的同学们在那边忙,而你却坐在这里乘凉睡觉?”骆妍雨在他身旁坐下。

“不差我一个。”岳君磊佣懒地说。

“你爸和沈姨有来吗?”

“来过了。”他轻点头。“是你告诉他们的?”

“没错!我替你们父子俩制造机会培养感情啊!”

她的回答让岳君磊觉得好笑,淡淡的笑痕凝在他的唇边。

“君磊,既然你们班卖饮料,你请我喝杯饮料吧!”炎热的天气快把她的水分蒸发光了。

岳君磊淡淡地瞧她一眼,起身帮她买去。片刻,他拿着两杯珍珠奶茶走回来,递给她一杯。

“好冰喔!”骆妍雨高兴地吸吮着。

岳君磊没说话,静静地喝着。

“咦?你们班那些人怎么一直往我们这边望来?”还有一些在他们摊位前的女生也是如此。

岳君磊瞄了一眼,没兴趣地回道:“别理他们。”众人的注目,他很习惯了。

“喔。”可她觉得那些女生看她的眼神很可怕耶。

她可不知道那些人是很讶异岳君磊竟会和她聊天,而且还帮她买饮料,真是跌破大家的眼镜!女生们看了更是又羡又妒。

“君磊,我们去逛逛园游会?”既然来了,当然要好好参观喽!

“不想动。”

“你好懒喔!这样是不行的。”骆妍雨站起身来拉他。“走啦!就当陪我!”

岳君磊拗不过她,只好不甘愿地被她拖着走。

这一来,又让大家瞪大了眼。

****************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岳君磊已顺利地经由推荐甄试考上台湾第一学府,也成为了骆妍雨和姚玉婕的学弟。

他进大学没多久,就因为外表长得俊帅而成了风云人物,可他仍维持冷漠待人,不过他冷酷的样子反而更引来许多女学生的仰慕。

岳君磊上了大学,骆妍雨自然而然没了家教工作,她另外找了一份工作,是在书店当店员。因为如此,她和岳君磊见面的机会变少了,大部分见面都是在学校,虽然不同系,但都同在商学院上课,相约见面倒也方便。

这天中午,室内篮球场正举行着新生杯男子篮球比赛的冠亚军之战,由企管系出战法律系。整个篮球场内,挤满了看球的人和为系上加油的啦啦队,加油的呐喊声震天价响。

不过,仔细听的话,不难发现企管系的加油声远远大过法律系,原因无它,只因岳君磊是企管系出赛球员之一。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来为岳君磊加油的,不用说,当然是以女性居多,其中还不乏其它系的学生。

“哇!人好多啊!”

骆妍雨和姚玉婕吃饱饭后,趁著有时间跑来看看岳君磊的比赛情况。此时,比赛已经进行到一半,三十三比二十四,企管系领先。

她们两个在人潮中找到一处视野比较好的地方站着看球赛,刚好看到岳君磊跳投得分,为企管系再添两分,霎时欢声雷动。

“玉婕,想不到君磊的篮球打得那么好!”

“是啊!”她和君磊虽为表姊弟,但因他之前冷漠的个性和曾出国一段时间,让他们不是很亲近。“我看,这里大部分的女生都是冲着君磊来的。”

“我想也是。”骆妍雨点点头,听加油声就知道了。

比赛顺利地进行,场上就属岳君磊锋头最健,不时见他抄球、篮下切入、带球上篮得分;或是冷不防地来一记三分外线,让大家看得十分过瘾。不过,法律系也不是弱兵,球员们进攻猛烈,逮到机会就出手,并加强防守,不再让对方有可乘之机。

整场比赛十分地精采,最后企管系以六分小胜法律系,赢得了冠军。 比赛终了时,两个系的球员很有风度地握手致意。

“岳君磊,你球打得很棒喔!”

“要不是有你这名大将,我看我们会打得很辛苦。”

岳君磊的队友纷纷称赞着他。他本人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淡淡地说:“会赢都是靠大家努力得来的。”

此话一出,球员们相视而笑了,为他们的努力,为他们的冠军。

“岳君磊,有很多女生来替你加油喔!”其中一人打趣道。

“可不是吗?”另外一人附和。“让我们看了真是又羡慕又嫉妒!”

岳君磊对他们的调侃不以为意,不过像是要证明他们的话似的,一群爱慕他的女生跑到他们休息的地方向他们道贺,想趁机和他多亲近一下。

可惜,她们并没有达到目的,因为她们看见了岳君磊冷冰冰的睑,就没勇气上前去和他说话。

“君磊,看不出来你打篮球挺厉害的唷!我还以为你只有打架最行了。”骆妍雨笑嘻嘻的,不怕死地向正用毛巾拭去脸上汗水的岳君磊说。

姚玉婕笑说:“妍雨,你怎么这么说君磊!”

“说说罢了。”她吐吐舌,转而向岳君磊说道:“既然你篮球打得不错,有没有考虑进篮球队?”

“没兴趣!”他毫不犹豫地答道。

这几天是有篮球队的人邀他加入,可是都被他拒绝了。

“为什么?”姚玉婕不解。

“没有为什么,就是没兴趣。”

“好可惜!你加入的话,搞不好我们今年大专杯可以扬眉吐气一番。”骆妍雨失望地说道。

说来可耻,他们学校每次参加大专杯,都是遭到垫底的命运。

“这么看得起我?”岳君磊扬起好看的眉毛。

“你球打得好是事实。”骆妍雨真心地夸赞他。

“我要说谢谢吗?”他微扬嘴角。

“当然要喽!”骆妍雨笑意吟吟。

在一旁的人没见过岳君磊和女生交谈那么久,心里都猜测她们的身分为何,竟可以和他说上那么久的话,而且他还笑了!

这时,上课钟声响起,聚集的人不得已地作鸟兽散。

“我有课,先走了。”岳君磊和她们打过招呼后,往教室而去。

“君磊变了很多!”姚玉婕有感而发。

“哦?”骆妍雨看不出来他哪里变了。

“他变得较成熟了。”

“会吗?”她怎么觉得他从以前就是这副小老头的模样?在他的面前,她都感觉不到他年纪比她小的事实。

“别说他了,我们去吃剉冰,好不好?”

“好!”今天她正好休假,不用去打工。

************

下课钟一打,通常学生们都急忙地收拾东西奔出教室,可是今日女同学们似乎显得动作慢吞吞地,走出教室后也一直徘徊不去。原因无它,是因为教室外斜倚在墙上的顽长身影。

“表弟,你的魅力可真大!”姚玉婕调侃着岳君磊,不忘往周遭望去,只见一群女同学们仓皇地收回偷看的目光。

骆妍雨明亮的眼眸也闪着笑意,“上次我和玉婕去看你打球,和你说了一会儿话,就被一群同学追着问和你的关系。”甚至一些认识的学妹都跑来问了,真是夸张!

“还好玉婕和你有亲戚关系,否则我们俩就要被她们追杀了,搞不好还被人说我们老牛吃嫩草呢!”

岳君磊没说什么,只淡然一笑。

“笑什么?还不是你这张脸惹的祸!”骆妍雨微嗔。没事长那么帅干嘛?

姚玉婕笑着向好友说:“妍雨,这又不是君磊的错。”要怪就怪阿姨和姨丈的遗传基因太优良了!

“好啦!”骆妍雨也不是怪他,只是说说罢了。“去吃饭吧!我肚子饿了。”

昨天,她打电话约岳君磊共进午餐,这也是岳君磊出现在这的原因。

“抱歉!我有事要先走,你们去吃吧。”姚玉婕说。

“喔。”骆妍雨点头。

姚玉婕走后,岳君磊和骆妍雨到学校附近的自助餐餐厅用餐。

“最近过得怎样?”骆妍雨不经意地问道。

“不错。”十分地简洁。

“跟伯父、沈姨还好吧?”

“还好。”

不期然地,骆妍雨笑了出来。

“拜托!不要我问一句,你回一句好不好?这样的对话很无趣耶!”

“那你要我说什么?”岳君磊望着她。

“说些你在学校的事啊!或者是你最近都在做些什么呀!”她笑着说道。

岳君磊顺着她的意说:“在学校不是上课就是被一些花痴缠住,如此而已,没什么好说的。”

骆妍雨听得哈哈大笑,差点把口中咀嚼的饭粒喷出来,招来岳君磊的白眼。

“我不是故意的嘛!”她忙说。“谁教你把那些爱慕你的人说成是花痴!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

“我过分的话,你还笑得那么开心?”岳君磊好笑地问。

骆妍雨马上收敛笑容,假正经地说:“我高兴笑不行吗?”可唇边却隐约看得到笑意。

要是那些女性同胞们知道她们被所喜欢的人称作花痴的话,不知道脸上会是怎么样的表情?她真的好想看看喔!不过,君磊也真绝!不喜欢人家就算了,何必说人家是花痴呢!

此时,一道惊喜的女声插入了他们的谈话。

“学弟,你也来这吃饭啊?”

岳君磊没什么表情,只淡淡地点了个头。

骆妍雨挨在他身边悄悄地问:“谁啊?”长得不错,打扮也挺亮丽的。

“大三的学姐。”他在她耳边轻声道。

他们没注意到他们现在说话的姿势相当地亲密,让杨玉琳看了十分地嫉妒。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坐吗?”她笑容可掬地问。

“好啊!”骆妍雨愉快地答应了,没看见岳君磊皱起了眉头。

杨玉琳高兴地选了岳君磊身旁的位子坐下,终于有机会和他说话了。她之前多次仗着学姐的身分想和他聊天,可每次都说不到两句话,他就走了。

她一坐下,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了,骆妍雨和杨玉琳不晓得要说些什么,而岳君磊只顾着吃饭,可以说“冷”到最高点。

骆妍雨伸手偷偷拉了岳君磊的衣袖,要他说些话,得来的却是他淡漠的一眼,好像是说:不关我的事,自己解决!

她没办法只好朝杨玉琳笑笑说道:“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骆妍雨,国贸系四年级。”

“原来是学姐啊!我是杨玉琳,企管系三年级。”她灿笑如花,转向岳君磊说道:“学弟,找个时间家聚好吗?”这样一来,她又多个机会可以和他相处。

大学里,为了让刚入学的大一新生适应环境,通常会安排一位至两位的学长姐照顾,如此传承下来,大一至大四直属的学长姐、学弟妹就形成一个家族。而家族有时会找个时间聚聚,联络一下彼此之间的感情,而这样的聚会称之为“家聚”。

“没空。”他冷漠地连看她一眼也没有。

遭到拒绝的杨玉琳尴尬地笑笑,不灰心地说道:“期末考快到了,需不需要我帮忙……”

她话尚未说完,岳君磊就打断她:“不劳学姐费心。”

一连吃了两次闭门羹,杨玉琳显得十分地失望,一双眼眸哀怨地瞅着他看。

看到这种情况的骆妍雨直想发笑,她又再次见识到岳君磊的酷。也想不到他的魅力无远弗届,连比他大的学姐也阵亡了。

“学姐,你跟学弟是怎么认识的?”杨玉琳见和岳君磊攀谈不成,转而向骆妍雨打探他俩的关系。

她很嫉妒她竟然能和学弟这么亲近!

“我……”骆妍雨想要回答,却被岳君磊抢去发言权:“学姐,这似乎不关你的事。”

他冷冽的眼神逼得杨玉琳不敢再开口。他见骆妍雨吃得差不多了,二话不说地起身离开,骆妍雨也只好跟了出去。

“君磊,人家好歹是你的学姐,何必对她那么冷漠,多说几句话又不会怎样!”出了餐厅,骆妍雨叨念着他。

“你不用管那么多。”

她瞪他一眼,嘴里咕哝地说道:“什么嘛!我是为你好耶!说得我好像多管闲事一样。哪天别人都不甩你时,看你要怎么神气!”

她虽说得小声,可耳力极佳的岳君磊听得一清二楚,他漾起了一抹浅笑:“你在说什么?”他明知故问。

“没、没什么。”骆妍雨笑得很假,“你回学校吧!我要去打工了。”说完,她一溜烟地跑了。



################################
转载信息:POOH乐园猪宝宝扫描、Siya校对http://lovepooh.24cc.com/http://clik.to/lovepooh请支持作者,购买书籍。
YOSHO整理制作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