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紫璇 > 《家教,有问题!》
返回书目

《家教,有问题!》

第六章

作者:紫璇

夕阳西下,天边映照出美丽的晚霞。

上了一天班的骆妍雨拖着疲 惫的身子回到住处。

换上家居服,她开始料理自己的晚餐。她一直很庆幸当初租的这间套房附了一间小厨房,让她可以料理三餐,省了许多伙食费。

简单煮个面条果腹后,她躺在床上小憩一会儿。 闭上眼睛的她,脑海中不其然地浮上三年前的那一吻……

那时,君磊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吻了她,莫名其妙地夺走她的初吻!更可耻的是,她竟然就这样呆呆地让他吻,而且还陶醉在其中!

天啊!当时若不是君磊发神经,就一定是她疯了!哎呀!怎么会这样?他可是弟弟耶!她懊恼地把脸埋在枕头中。

她还记得接完吻后她那困窘的样子,呐呐地想问他为什么吻她,却看到他温柔且带有深意的眼神后,她竟不晓得如何问出口,很没用地把话吞了回去。

结果,一直到她回去之前,她都不敢再看他,连他送她回到住处时,她也仅说了句“再见”,就飞快地进门了。

而那次是他们在他出国前最后一次见面,到现在也已过了三年的时间了。君磊……不晓得他过得好不好?

其实她可以去问岳伯父的,只是她不想让人知道她和总裁认识,怕会引起麻烦。可每次一想到他,就会连带地想起那个吻……

不行!她不能再胡思乱想了!只是一个吻罢了,不用大惊小怪的!她摇摇头,在心中警告自己。

她翻身而起,坚定道:“嗯!就是这样。”

铃──铃──

忽然响起的电话铃声让她吓了一跳,定住心神后,她连忙接起。

“喂。”

“妍雨,我是玉婕。”电话那头传来轻快的声音。

“玉婕?!”骆妍雨高兴地叫道,“你怎么打电话来了?有事吗?”现在英国应该是下午时分吧!

“有事才能打吗?”姚玉婕好笑地说。“想听听你的声音,不行吗?”

骆妍雨哈哈地笑了起来,“你真肉麻!”说归说,她倒是挺感动的,不像“某人”,一去三年没消没息的。

“最近过得如何?”姚玉婕问。

“还不是老样子。你呢?”

“我啊,整天带小孩累死了!你不知道照顾小孩子要有超强的体力,从早到晚陪在他身边,晚上还被他吵得不能睡觉……”姚玉婕叨叨絮絮地抱怨着小孩的磨人,不过骆妍雨听得出来她话里有一种为人母亲的满足感。

十分钟后,姚玉婕结束了她的育婴心得,一点都不计较她打的可是国际电话。

骆妍雨笑道:“玉婕,说了这么久,你口不渴吗?”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渴了,你等一下。”话筒里传来咕噜咕噜喝水的声音。“好了,可以继续说了。”

“宝宝呢?”说了这么久,玉婕不用照顾他吗?

“在睡觉,不然我怎么能打电话给你?”

“记得寄几张宝宝的照片给我看。”骆妍雨笑说。她有看过宝宝满月的照片,好可爱喔!现在大了一点,不晓得是不是变得更可爱了?

“我会的。”她乐于和好友分享她的骄傲。

“杰森好吗?”

“他啊,好得不得了,一下班就跟我抢着照顾小孩,俨然一副好爸爸的样子。”

“那很好啊!你就可以轻松一点了。”她很替玉婕高兴她嫁了个好丈夫。

“嗯!”婴儿的哭泣声从电话中传来,只听玉婕急说道:“宝宝醒了,不跟你说了,下次再聊了。”她急急地挂掉电话。

骆妍雨好笑地挂上电话,大概了解了什么叫作“有子万事足”!

翌日,骆妍雨如常地准时到公司上班。

“大家早啊!”她精神奕奕地向同事打招呼。

奇怪!怎么大家围在一起好像在讨论什么事情?

江玲一见到她,马上拉她加入他们,一副八卦地说:“妍雨,听说昨天下午的股东会议中,总裁宣布退休,要由他的儿子来接位耶!”

骆妍雨一听,脑袋轰隆一声作响,这是不是代表君磊要回来了?

她急问:“是真的吗?有说什么时候吗?”

“妍雨,你怎么这么激动?”江玲感到奇怪,其他的同事也纳闷地看着她。

一听江玲的话,骆妍雨才觉得自己是过于激动了一点,赶忙平复自己的心情。

“没有啦!我只是对新总裁好奇而已。”她心虚地说。

江玲和同事们接受了这个理由,又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新总裁,骆妍雨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听说下个礼拜新总裁就要上任了。”

“这么快?”

是啊!每次都让她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她在心里嘀咕。

“不知道新总裁为人如何?”

撇开冷漠的个性不谈,勉强还可以说不错。她想起他冷淡的性格。

“哎哟!既然是年轻总裁,应该要关心他长得帅不帅啊!”

帅!帅到令人嫉妒!这点可无庸置疑。

“哇!好期待见到他喔!”

期待?她期待见到他吗?

骆妍雨走回自己的位子,不停地问着自己这个问题。

答案是肯定的!但是,有什么用?或许他早就忘了她,否则不会三年来连一通电话都没有。

“妍雨、妍雨?你怎么了?”

失神的骆妍雨一直到江玲出声唤她,她才回过神来。

“没什么,在想些事情罢了。”她淡淡地带过。

江玲也没多问,做自己的事去了。

算了!多想也没用!骆妍雨甩开扰人的愁绪,专心办公。

**************

接下来的几天,骆妍雨总觉得日子过得很慢,上班的时候常常心不在焉,同事们以为她生病了,纷纷过来关心她的状况。

“妍雨,你这几天是怎么了?好像精神不太好耶!”同事杨浩笑着问她。

“可能是没睡好,所以精神差了一点。”骆妍雨边整理桌上资料边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

“谢谢你的关心。”她回他一抹笑。

她刚进公司时,杨浩帮了她很多,一直以来也都对她很好。

五点一到,职员们收拾着东西准备下班。

“妍雨,要不要跟我和士贤一起去吃饭?”江玲问。

骆妍雨摇头,“不用了,我回家自己弄就好了。”她才不要去当人家的大电灯泡。

“那我先走了喔!”江玲急着去会情郎。

骆妍雨慢慢将桌上杂乱的资料文件收拾好,才提起皮包离开公司。

回住处之前,她先绕到附近的超市去买一些蔬菜、水果来填满已空的小冰箱。

她拎着一大包东西慢慢地踱步回住处,在过一条巷子时,冷不防地从巷子冲出一个男的将她撞倒。

“对不起!对不起!”男子扶她起来,并将她散落一地的东西拾好交给她。“对不起!因为我赶时间,所以……”他诚恳地道歉,神色十分匆忙。

骆妍雨拍拍衣服,说道:“我没关系。”他也不是故意的。

她察看了一下自己,手臂有些微擦伤,心想回去擦一下药就好了。

男子见她并无大碍,又说了声抱歉就急忙地跑了,骆妍雨也拎着东西继续往前走。

远远地,她就看见一辆眼熟的银色保持捷跑车停在住处前,一个穿着铁灰色西装的男人立于之前,见到如此情景的过路人,都忍不住地多看了几眼。

她知道那是岳君磊,他来找她了!心里头窜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她不加思索地向他跑去。

“君磊!”

岳君磊听到熟悉的嗓音,心微微一震,随即往声音来源处一看,看到了他等待的人正朝他跑来。

乍见他的喜悦在骆妍雨的心中汹涌澎湃,见到俊帅的他后,当场忘形地丢下手中的东西抱住了他。“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岳君磊温柔地搂住她,心里头空出的一角似乎被补满了。

欢喜过后,骆妍雨才发觉他们俩的动作过于亲匿,她马上放开了他。

“啊!”她皱了下眉头。

“怎么了?”岳君磊问。

“我弄脏了你的西装。”骆妍雨忘了她手臂上的擦伤出了一点血,伤口还脏脏的。

还好,他的西装是深色的,洗一下应该就好了。

也就在此时,岳君磊看到了她手臂上的伤,他抓住她的手问:

“这伤是怎么一回事?”

“没什么啦!”她淡笑。“刚才不小心被人撞倒了,回家上点药就好了。”

“那我们快进去!”岳君磊立即提起她丢在地上的东西。

开了门开了灯,骆妍雨要君磊随便找个地方坐,自己则忙着把买来的东西放置好。

这是岳君磊第一次进入到骆妍雨住的地方,以前送她回家都只送到楼下门口,没有上楼过。他好奇地打量起房内,感觉是布置得相当简单,整理得也很干净,只是地方小了点。

骆妍雨倒了杯水给他,又去找出急救箱来为自己上药。

“我来。”岳君磊把水搁置在一边,走过去帮她。

坐在床缘的骆妍雨看着专心为她上药的岳君磊,一时之间竟想起了三年前那一晚所发生的事,对手臂上传来的些微刺痛浑然不觉。

不晓得他还记得他曾吻过她吗?那个吻对他来说具有意义吗?还是那只是他一时冲动罢了?怎么办?经过那一吻后,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待他,只隐约觉得有些地方变得不一样了……

“在想什么?”岳君磊帮她上完药后,发现她呆呆地望着他。

他的问话勾回她的心思,她忙推说没什么,问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中午。”

他才刚回来,就马上来找她了!这证明他没忘了她,让她很高兴,但是有件事情她仍是要问的。

“为什么这三年你都不跟我联系?”她像极了妻子质问丈夫。

岳君磊淡淡一笑,说道:“忙。”

为了早一点回来见她,他硬是在三年内拿到硕士、博士的学位。

这个答案不足以采信,骆妍雨气嘟嘟地说:“骗谁啊?有忙到连一通电话都没办法打?你知不知道我很想知道你在美国过得好不好,可是你却一通电话也没有,害我好难过!”

听到她如此在意自己,岳君磊噙了抹别具深意的笑容,问道:“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因为当你是弟弟喽!”她没有细想,毫不犹豫地答道。

闻言,岳君磊脸色倏地沉了下来。

“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吗?”见到他脸色不佳,骆妍雨不解地问道。

岳君磊紧抿着唇默然不语。

想打破僵持的气氛,她忙换了个话题,问:“君磊,你饿不饿?我弄晚餐给你吃好不好?”一脸讨好的样子。

“你要弄什么给我吃?”他语气平淡地问。

她绽开笑靥:“火腿蛋炒饭好吗?我只会做简单的料理。”

岳君磊点头。

“那你坐一下,我去弄。”骆妍雨开开心心地做饭去了。

岳君磊一双黑眸,温柔地瞧着她忙碌的身影。

**************

岳君磊正式接下裴亚集团,成为新一任的总裁。

会计部的茶水间内,几名女职员正在闲嗑牙。

“你们知道吗?总裁真的长得好帅喔!”一名女职员捧着脸陶醉地说。

“真的?你怎么会看到的?”其他女职员纷纷好奇地问。她们早就耳闻总裁长得很帅了,可惜没机会见到庐山真面目。

“昨天经理要我帮他送资料到顶楼给总裁秘书,刚好总裁从办公室走出来,就被我看见了。”那名女职员兴奋地描述当时的情况。“那时的我看到英俊的总裁,心一直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从总裁办公室走出来的人又不一定是总裁。”女职员A说道。

“我听到总裁秘书喊他总裁,这总错不了吧?”

“哇!那我以后也要帮经理送文件!”女职员B也想一睹帅帅的总裁。

“不行,我资历比你深,应该是我去送。”女职员C一副理所当然地说道。

女职员A堆起了虚伪的笑:“送文件这种小事,那用得著‘前辈’呢?还是由我这个小妹代劳比较好。”

一下子,女职员们争起送文件的机会来了。

站在茶水间门口的骆妍雨好笑地看着她们争得脸红脖子粗。她一点都不讶异会有此情况发生,因为她早就太清楚岳君磊的魅力了。

一转身,赫然发现杨浩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

“杨浩,你吓了我一跳。”她惊魂未定地拍着胸口。

“对不起!”杨浩笑着道歉。“我只是要去泡杯茶。”

“没关系!你进去吧。”笑着说完后,她走回办公室。

*****************

下班时刻到,骆妍雨刻意慢条斯理地整理东西,估计公司里的职员都走光了,她才搭乘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去等岳君磊。

岳君磊没事时,大都会约她一起共进晚餐。

等了好半晌,骆妍雨没看见岳君磊的人影,正想打电话去问问他怎么还没下来,她的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是岳君磊。

“君磊,你怎么还不下来?”

“我在等一封日本重要的传真,你上来等我好吗?”

“好。”她收线,搭电梯上到顶楼。

一出电梯,骆妍雨赫然发现竟然有人还没下班!

哎呀!君磊怎么没告诉她?她不是跟他说过她不想让公司的人发现她和他认识的事,怕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趁那人没发现,骆妍雨想躲进旁边的楼梯口等岳君磊,不料事与愿违,总裁秘书何敏早一步看到她了。

“你是谁?”何敏叫住了骆妍雨,冷着声问:“到这儿来有什么事?”

既然被发现了,骆妍雨也只好硬着头皮走到她面前。

“我是会计部的……到这来是……”骆妍雨想不出理由,总不能直截了当地告诉她,说她是来等岳君磊的。“我们经理有事托我转告总裁。”她硬掰出一个理由。

“哦?”何敏眉一挑,蹩脚的谎言,她会信才怪0什么事告诉我就可以了。”

“这……”她吞吞吐吐。

“哼!”何敏轻蔑地看着骆妍雨。“说不出来了吧?我看你根本就是想要来勾引总裁的吧?”

自从总裁上任以来,想要吸引总裁的女人不计其数,包括她也是其中之一,她们都看中了总裁这只超级金龟婿,不仅有钱还有俊朗的外表。

而她,老天十分眷顾她,在新总裁上任之前,前总裁秘书因怀孕而辞职,她被升上来补这个肥缺,因而占尽了天时地利的优势,不好好利用怎么行?所以,她一方面假藉总裁的名义暗中击退了很多妄想总裁的女人;另一方面,则运用她职务之便大向总裁献殷勤。虽然总裁到如今都不为所动,但是她相信凭她的条件,假以时日一定会将他手到擒来。

像今天,她知道总裁因为等一封日本公司的传真会晚下班,她特地留下来就是准备好好地诱惑他!谁知道出现了一个跟她一样另有意图的女人!

“何小姐,请你说话尊重一点,谁要勾引总裁啊?”骆妍雨由桌上名牌知道了这个说话难听的女人的名字。

“难道我说错了吗?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劝你别痴心妄想了,像你这种货色,总裁看不上眼的。”何敏恶毒地说。

她左一句你这种女人,右一句你这种货色,让骆妍雨听得心里不舒服极了!她生气地说:“看不出来堂堂一个总裁秘书说话竟如此粗鄙!”

“你……”何敏脸色发青。

就在两女对峙的同时,总裁办公室的门打开了。

岳君磊等不到骆妍雨,以为她发生什么事了,所以想出去看看,没想到她就在办公室外。

何敏一见到岳君磊,原本不悦的神色立即换上迷人的笑容,唤了声:“总裁。”

骆妍雨对她那直逼川剧变脸的功夫感到佩服不已。

“何秘书,你怎么还没走?”岳君磊皱了下眉,他不是要她先行下班了吗?

“总裁没走,我怎么敢先走呢!”何敏柔媚地看着他,声音甜得腻死人。

骆妍雨淡哼了声,不屑地说道:“恐怕是别有用心吧?”

她的话,惹得岳君磊唇角上扬了些弧度。

何敏的目光恶狠狠地往骆妍雨射去,她差点忘了还有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她肯定要在总裁面前告她一状,让她辞职走路!

“总裁,这个女人在下班时候跑来顶楼,肯定是心怀不轨……”

“何秘书,何不让我自己说呢?”骆妍雨打断了她,笑着走近岳君磊,挽住了他的手臂说道:“君磊,你叫我上来等你,可是有人给我脸色看,还说我是想勾引你,你说要怎么办?”

这个女人竟然喊总裁名字,而且还勾着总裁的手臂引何敏惊愕地瞪大眼。

岳君磊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明白她是真的被惹火了。既然她点名他帮她出一口气,他当然要配合了。

他冷着声说:“何秘书,你明天不用来了,资遣费我会叫会计部算给你。”他老早就对她有意无意的投怀送抱感到不耐烦了。

何敏顿时刷白了脸。“总裁,我做错了什么?”

“因为你所做的事已经超过你的本分,最重要的是,你惹到最不该惹的人!”他表情森冷,绝不容许有人诬蔑妍雨。

最不该惹的人?何敏望向面无表情的骆妍雨,不敢相信!

不想理会呆若木鸡的何敏,岳君磊带妍雨走进办公室。

一进到办公室,骆妍雨放开了挽住君磊的手,迳自坐上了沙发。

“还在生气?”岳君磊坐到她面前。

“不气了。”骆妍雨轻摇头,“她都丢了工作。”接着她想到了一个问题:“我害你少了一个秘书,怎么办?”

岳君磊淡淡地笑说:“这你不用担心?裴亚多的是人才,再找一个不是问题。还是你来帮我?”

“我才不要!”骆妍雨赶紧拒绝,“总裁秘书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事情多、压力大,我自认无法胜任。”她还是做轻松一点的工作就好了。

“原来我是这么虐待我的秘书的啊?”他剑眉一挑。

“知道就好!”骆妍雨说完,忍俊不住地笑了。

见她心情转好,岳君磊起身去看传真来了没。在传真机上终于看到了自己要的资料,他撕下来察看,一会儿,他将传真锁进抽屉里。

“可以走了。”

“那太好了,我肚子快饿扁了!”骆妍雨漾着笑。

他们相偕离开公司。

夜晚,骆妍雨在楼下和岳君磊道别后,走上楼来竟看到了房东太太等在门口。

“骆小姐,你回来了。”

“李太太,你是要来收房租的吗?”日子还没到啊!

“呃……”李太太欲言又止。

骆妍雨虽然觉得很奇怪,但是她还是说:“李太太,我们进去再说。”

“也好。”

骆妍雨打开门开了灯。“我倒杯水给你。”

“不用了。”李太太婉拒了她。“我说件事就走。”

骆妍雨洗耳恭听。

“事情是这样的,我远房亲戚决定北上找工作,为了省钱,所以想要寄居我这儿,可是我家已经没有空房间了,所以……”

“所以你想收回这间套房给你亲戚住?”骆妍雨接下她未说完的话。

“是的。”李太太不好意思地说。

“不能请你亲戚另外租房子吗?你可以拿我的房租贴补他的租金埃”骆妍雨想着可行办法。

“不能。”李太太一口否决。

“为什么?这样他不是也省下租房子的钱?”

“因为……因为……”李太太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突地她急中生智,说道:“因为我那个亲戚有轻微心脏病,住在这里和我们只隔一个楼层,比较方便照顾。”

原来如此!那她只得搬了。

她叹了一口气说道:“李太太,我会尽快找到住的地方搬出去的。”

今天是走了什么霉运?不仅遇到了讨厌的女人,还要面临搬家的命运!

“骆小姐,真是对不住!你的租金和押金我会退给你的。”

“别这么说,你也是有苦衷的。”

听骆妍雨这么说,李太太更加添了心里的愧疚。“骆小姐……”

“还有什么事吗?”李太太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

“没什么。”李太太压下心底的冲动。“我该回去了。”

“好,慢走。”

骆妍雨送走了房东太太,整张脸顿时垮了下来,明天她得开始找房子了!

***************

第二天,她和岳君磊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陪我去找房子。”

“为什么要找房子?”

骆妍雨大略向他说明了原因。

听完,岳君磊的眸底快速地闪过一抹狡诈的眸光。

“唉!光是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住,我就一个头两个大,更不用说搬家是件累人的事了。”骆妍雨唉声叹气。

“目前就有现成的地方让你祝”

“咦?”

“你搬来跟我住,反正我那儿有很多空房间。”岳君磊平淡地说。

“跟你住?”骆妍雨张大眼。“那不就成了同居?”

“正确说法是,共同居住在一个屋檐下。”他正经地看着她。“房租你不用付,只要帮我料理三餐就好了,你觉得如何?”

他的提议是很令她心动啦!可是这样好吗?

看得出来她在犹豫,岳君磊直接问道:“你在顾忌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不太好是吗?”

“呃……”骆妍雨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岳君磊笑了,“你不是老说我像是你弟弟,那你何不当作是跟弟弟住,自然就不会有那层顾忌了?”想不到他要拿他最忌讳的身分来说服她。

他这么一说,骆妍雨想想也有道理,也就答应了。

“我说过我只会做简单的料理,到时候你可不能嫌哦!”她郑重其事地告诉他。

“知道了。”岳君磊淡笑。

没几天,骆妍雨和岳君磊展开了他们的“同居”生活。



##################################
转载信息:POOH乐园猪宝宝扫描、Siya校对http://lovepooh.24cc.com/http://clik.to/lovepooh请支持作者,购买书籍。
YOSHO整理制作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