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紫璇 > 《家教,有问题!》
返回书目

《家教,有问题!》

第八章

作者:紫璇

自从岳君磊向她告白后,骆妍雨就一直处在烦恼的状态之下。

这几天,她和君磊虽然仍是维持和往常一样的生活,一起上下班、一起吃饭,可她不知道要用何种态度面对他,因此她和他的交谈变少了。

一股微妙的气氛存在他们之中。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但又不晓得该怎么办,只好找人来问问了。

第一人选当然是江玲。

“江玲,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的看法。”

满面春风的江玲笑望着她:“什么事?”

“呃……”骆妍雨不知从何说起。

江玲好奇地看着她,什么事让她如此难以启齿?

“如果……我是说如果哦,有一天你好朋友的弟弟突然跟你说他爱你,你会怎么办?”骆妍雨不好意思直接问她,只好采取迂回问法。

“这是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江玲一副有趣的问道。

骆妍雨忙不迭地否认:“不是、不是,我是说‘如果’。”

瞧妍雨既紧张又心虚的模样,打死她她也不相信这是假设的事。不过,她心里知道就好,不打算戳破她,否则以妍雨的薄脸皮,她肯定不会再问下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先问问自己喜不喜欢他喽!”

骆妍雨微红着脸,怯懦地说:“喜欢的话呢?”

江玲一双大眼贼溜溜地望着她,笑得很诡异。“那就接受他的爱啊!”

“可是,他是好朋友的弟弟耶!不会很奇怪吗?”最令她在意的就是这一点。

江玲哧笑一声。“你都说了他是好朋友的弟弟,又不是和亲弟弟搞乱仑,有什么好奇怪的?”

骆妍雨沉默不语,或许是她想太多了!

“妍雨,有时候别太钻牛角尖,尤其是感情的事。男女之间的感情是没什么道理可言的,朋友的弟弟又如何?你爱他,他爱你,不就好了?”江玲语重心长地说,希望她能想通。

听了江玲的一番话,骆妍雨的心强烈地动摇,也许她不该再钻进死胡同了。

不过,在此之前,她该听听另一个人的意见。

当晚,吃过晚饭后,骆妍雨就窝在房间盯着电话发呆,她在培养勇气。

不久,敲门声响起,吓了她一跳,赶紧去开门。

“我出去一下。”岳君磊站在门口向她说。

“你要去哪里?”

岳君磊深深地望着她,没回答她的问题,只说道:“如果太晚回来,你不要等我。”

“嗯!你开车要小心。”

岳君磊出门后,骆妍雨终于鼓起勇气拿起电话打给远在英国的玉婕。

“Hello!”话筒里传来的正是好友轻快的声音。

骆妍雨忽然感到有些鼻酸,她缓缓地出声:“玉婕!”

“妍雨?!”姚玉婕显得十分地高兴。

“玉婕,近来好吗?”

“很好!你呢?”

“好!不过……”她欲言又止。

“你发生了什么事吗?”姚玉婕紧张地问。

好友的关心让她很感动!她笑着说:“没有,你别穷紧张。”

“你喔,有什么事就直说,吞吞吐吐的,我当然会以为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呢。”姚玉婕数落她。

“玉婕,我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说啊!”

骆妍雨深吸一口气后,才说道:“我爱上君磊了!”

话筒里沉寂了好一会儿,才传来姚玉婕平稳的声音问:“妍雨,你是说真的?”

“嗯。”她担心着好友的反应。

“老实说,我并不意外。”

“咦?”

“在大学时,我就觉得你特别关心君磊,比起我这个表姊有过之而无不及。起初我以为可能是你当君磊的家教的关系,后来我发觉每当你和君磊在一起时,你总是特别的开心,和我聊天时,话题也老是绕着他打转,那时,我就察觉你对君磊不一样了。”

骆妍雨没想到她那时就对君磊情愫暗生了,可笑的是她竟然完全没察觉到自己的心意,反而是好友看得一清二楚。

忽然间,她想到了江玲说的话──

“要不是你心里早巳有喜欢的人,否则怎么可能介绍了这么多不错的人给你,你却一个都不喜欢?”

现在她终于认同了她的话!原来她心底一直有着君磊的存在,所以才无法对其他人动心!

“我想,君磊也是爱你的,对吧?”

对于好友一语中的,她呐呐地问道:“玉婕,你怎么知道?”

姚玉婕笑了起来。

“笨蛋妍雨!难道你没感觉君磊对你相当的不同吗?他一直是对其他的女人不假辞色,可是却独独对你和颜悦色;还有,你的话他会听;你找不到工作,他主动帮你安排进公司……种种迹象都显示出他非常重视你,除了他爱你之外,我找不出别的理由了。”

骆妍雨回想起来,这才发觉自己是多么地迟钝,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心意;抑或者是,她根本把这些都当成了理所当然?

“玉婕,我可以爱君磊吗?”

“为什么要问我?应该要问问你自己的‘心’才对。”

顿时,骆妍雨豁然开朗。她真心地说:“谢谢你,玉婕!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我祝福你们!”

收下好友的祝福,骆妍雨漾着笑将电话挂上,心没来由地轻松。

她在心里暗笑自己竟为了个可笑的理由,而不肯正视自己的心意!从今以后,她要学着去坦然面对!

而现在,她迫不及待地想见君磊!

*******************

酒吧内,男男女女聚集在一起喝酒聊天,好不快活!

吧台前,坐着两个出色的男人,引起女人们的高度注意。

“找我出来,就是要我陪你喝闷酒?”方世杰看着身边冷着脸的闷葫芦。

岳君磊不理他,拿起杯子一饮而尽,向酒保又要了一杯酒。

“心情不好就说出来,你这样的喝法,一点帮助都没有。”

岳君磊冷笑了下,他是心情不好没错。他不高兴妍雨躲着他!可说出来又有何用?

“你只管喝你的酒,不必理我!”接着,他又喝了一大口酒。

方世杰摇摇头,无可奈何地笑了。

一名浓妆艳抹、身材火辣的女人往他们这边定来。她坐上岳君磊另一旁的位子,手夹根菸带着媚笑说:“先生,借个火好吗?”

岳君磊再喝了口酒,对女人的问话毫无反应;方世杰则噙着笑等着看这不知是第几位上前搭讪的女人被君磊吓退。

女人不甘被漠视,娇声说道:“先生,一个人喝酒很无聊,要不要我陪你……”说着,还故意将她的玲珑身段往岳君磊身上磨蹭去。

哇!这女的是把他方世杰当成了隐形人是不?

“走开!”冷冽的声音响起,连看都不看她。

女人一颤,想打退堂鼓,可环顾周遭,有些人正等着看她的好戏,因此她再接再厉地诱惑眼前英俊的男人。

“别这样凶嘛!人家不过是好意想陪你喝喝酒……”

岳君磊没让她把话说完,转头冷眼一瞪。“滚!”

霎时,女人突然觉得有一股寒气由脚底窜起,不敢看那张冷峭的脸庞,马上落荒而逃。

方世杰随即大笑。“你冷若冰霜的表情,还真吓人啊!”

岳君磊淡淡地瞟他一眼,继续喝着酒。

直至深夜,方世杰送已经酒醉的岳君磊回家。

骆妍雨在房间等君磊等到打瞌睡,她没想到他会这么晚还没回来。原本她想打手机问问他何时回来,可是想到他临出门前叫她不要等门了,不知道会不会打扰到他,所以也就不敢打了。

门铃声惊醒了她,她高兴地下楼开门迎接他,一时之间却忘了岳君磊进自己家门是不用摁门铃的。

方世杰搀扶着岳君磊,原以为开门的会是他的家人,没料到开门的竟会是此番情景!

“你是谁?君磊怎么了?”骆妍雨谨慎地看着扶着君磊的男人,对他的面孔感到有些熟悉。

同样的困惑也在方世杰身上产生,他努力地想着,终于让他给想到了。

“你是骆学姐?!”

经他这一喊,骆妍雨也想起他是谁了。

“方学弟,好久不见!”她记起了君磊跟她说过碰见他的事。

“学姐,我们先将君磊扶进去再说。”

于是,他们俩合力将君磊扶到他的房间后,来到了客厅。

“谢谢你将君磊送回来。”骆妍雨先道谢。

“这是应该的。”方世杰有些迟疑地说:“学姐,你跟君磊两个……”眼底闪着疑问,骆学姐和君磊该不会早就是一对了吧?

“我们……”她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只好说:“我想你以后问君磊会比较清楚。”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追问下去。

“这么晚了,我也该回去了。请学姐帮我转告君磊,要他明天记得去将车开回来。”

“好!我送你。”

送走了方世杰,骆妍雨回到了君磊的房间,从浴室拿条湿毛巾坐在床缘擦拭着他脸上的汗。闻着他浑身的酒气,她蹙起娟秀的眉头。

“不是跟你说过别喝太多酒了吗?还去喝得醉醺醺的!”她喃喃地念。

骆妍雨充满柔情地凝视著令她动心的人,情不自禁地用手去触碰他的俊脸,先是他的额、他的眉和眼,他的鼻梁、脸颊,最后停在他的唇上。

想起使她意乱情迷的吻,她甜甜地笑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浮了上来──她缓缓地俯下身,唇覆上他的……

须臾,她心满意足地离开他的唇,却被他张开且闪着精光的眼眸给吓了一大跳。

“为什么偷吻我?”岳君磊坐起身与她相对。

“你不是醉了吗?”两朵红云蓦然飞上她的双颊。

醉?凭他的好酒量,喝个那么几杯还不成问题!若是他真醉了,方世杰怎么能从他口中问出地址呢?

佯装酒醉,只是想来试探她的反应,没想到结果出乎他意料的好!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骆妍雨吟吟地笑了,双手环住他的颈,“这就是我的回答。”自动将红唇奉上……

岳君磊吻住她的同时,也明白了她的心意。他动情地覆上她甜美的唇,与她缠绵,双手自然地搂住她的纤腰,两人之间容不下一丝空隙。

骆妍雨沉醉在他迷人的吻之中,整个人感觉飘飘欲仙,她不由自主地低吟出声,孰不知因此而更加深了岳君磊火热的吻!

这一吻吻出了岳君磊对妍雨深藏的渴望,他贪婪地顺着她的樱唇一路吻下去,由唇到颈,由颈到肩,大手缓缓地褪去她身上的衣物……

****************

美好的一天由早晨拉开序幕。

温煦的阳光透入房内,照着床上相拥的一对人儿。

躺在君磊温暖臂弯中的骆妍雨依着生理时钟迷迷糊糊地醒来,一张开眼就见到他特写的俊容,她嘴角绽放出一朵甜蜜的浅笑,心中感到非常地幸福!

岳君磊醒来看到心爱女人的娇美笑容,忍不住给了她一记亲吻。当他恋恋不舍地离开她诱人的唇瓣后,轻抚她的发丝问道:“还疼吗?”

骆妍雨一听,双颊浮现两抹娇羞喜悦的红晕,声音细如蚊蚋地说:“不那么疼了。”第一次当然会痛,可是君磊的温柔对待,让她稍稍减轻了疼痛。

他露出了俊朗的笑容,笑容里有抹自信,还有抹对她的爱怜。

瞄瞄墙上挂着的时钟,她柔柔地说:“该起来了。”今天可还要上班呢!

两人起床梳洗,做着与以往无异的动作,只是气氛变得不一样了,多了些浓情蜜意。

“对了,方学弟要我提醒你记得去取车。”骆妍雨边吃着早餐边如是说。

“嗯,待会儿早一点出门。”

吃完早餐,他们相偕上班去了。

“早啊!”骆妍雨在电梯里遇到杨浩。

“妍雨,你今天心情好像很好哦?”杨浩笑道。

“是吗?”她轻快地带过,眼睛看着楼层按钮,因此没发觉杨浩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看着她。

一进办公室,江玲见到她,便上下地打量着她:“妍雨,我觉得你今天似乎不太一样!”

“哪有什么不一样。”骆妍雨干笑着。

“有!感觉上你……”江玲思索着该怎么形容。昨天的妍雨眉头微蹙,一副苦恼的样子;可今天看起来却是如沐春风,神情愉悦,宛若……“对了,你看起来像是个沉醉在爱情之中的女人!”她暧昧地朝她笑笑。

“你别乱说!”骆妍雨羞红了脸,心虚地反驳。

“我有没有乱说,你自己心里清楚!”江玲眼尖地瞧见她脖子上有红红肿肿的痕迹,像是……吻痕,她了然地笑了。“妍雨,你的他对你很热情吧?”

骆妍雨一愣,随即问道:“为什么这么说?”江玲怎么会知道?!

“你脖子上的吻痕告诉我的。”江玲凑近她的耳边道。

不会吧?!骆妍雨马上街去化妆室照镜子,这才发现她的颈间满布昨夜ji qing所留下的痕迹。

她申吟出声,懊恼自己早上怎没有发觉,结果现在……她害羞地回到办公室,面对一脸笑意的江玲。

“说吧!他是谁?该不会是你所说的好朋友的弟弟吧?”

骆妍雨点点头,果然是瞒不过江玲的。

“你接受了他?”

骆妍雨又点点头。

江玲自觉她问的好像是废话!没接受他,妍雨怎么可能跟他发生关系。

“那恭喜你了,你终于找到你的真命天子!”江玲打从心底为她高兴。

她羞赧地笑了,又想到──“这个怎么办?”指指脖子,她可不想再被人发现了。

“我的丝巾借你遮掩吧!”江玲大方地解下系于颈间的丝巾。“幸好我今天为了搭配衣服,系了条丝巾。”

“谢谢!”骆妍雨立刻将丝巾系上。

下班后,骆妍雨一坐上车,岳君磊就问道:

“早上出门怎没见你有这条丝巾?”

她瞪了他一眼,“你还说咧!还不都是你害的!”她让他看看自己的杰作。

明白后的岳君磊脸上充满戏谑地说:“所以你拿丝巾来遮?”

“不然呢?”让同事们都知道她昨晚做了什么“坏事”吗?

难得地,岳君磊开怀地大笑了起来。他想到以后宣示他“所有权”的方法了。

骆妍雨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但她喜欢看他笑。

“今天回我爸那吃饭,让他知道我们俩的事。”

“不好吧?”她含羞带怯地说。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他深深地望了她一眼。

他的话让她的心里甜滋滋的,不再说什么。

***************

自从他们发生亲密关系后,两人就同睡一寝,过起真正的同居生活。

岳靖生和沈芸知道他们俩的事后,虽感讶异,但也是抱持着乐见其成的态度,还催他们快快结婚,好让他们有孙子抱。

而从岳君磊的口中问出他俩关系的方世杰倒是没有太多的惊讶,毕竟他从以前就觉得君磊对骆学姐相当的不同了。对于他们,他给与最大的祝福。

每天早上在心爱的人的怀中醒来,是骆妍雨一天之中感到最幸福的事。

笑着轻吻了他的额头后,才翻身下床。见到地上散落的衣物,她绯红了脸。

她常常晚上睡到一半,就会被君磊吵醒,陪着他一起“做运动”,害得她最近因为睡眠不足而出现了黑眼圈。

她迅速地捡起衣物穿戴整齐,没发现她的动作都落入了一双充满欲望的眼眸之中。

“你要去哪里?”

“你醒了碍…”

骆妍雨才一转身,就被岳君磊伸手一拉掉入了他温热的怀中。

“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他吻着她的脸。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

她一边享受着他的亲吻,一边说道:“我今天要和江玲、刘大哥一起去试礼服,我跟你提过的。”她要试的是伴娘礼服。

“我忘了。”他继续亲吻着。

骆妍雨抗拒地推推他的胸膛,“我去弄早餐给你吃。”她太清楚他眼底闪烁的光芒代表了什么。

“不用了。”吃她就够了。

他的一双大掌伸入衣内在她玲珑有致的娇躯上游移着,惹得她的呼吸急促,体内升上一抹燥热……她用仅存的一丝理智说道:“我会迟到的。”

“无妨。”他褪下她刚刚才穿上的衣服。

好吧!她无力、也不想停止了!

就这样,房内没了抗议声,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

等到骆妍雨匆匆地来到婚纱馆,江玲已经久候半个多小时了。

“我的大小姐啊,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江玲穿着一袭婚纱对着镜子向妍雨问道。

刘士贤也站在一旁,他已经选好了礼服。

“对不起!临时有一点事。”骆妍雨连忙道歉。

“打你手机怎么没人接听?”

“可能没听到。”她在“忙”,怎么会听到?

“好吧!”江玲不跟她计较了。“你快来帮我看看这件如何?”

“嗯!”

在陪江玲试婚纱的同时,骆妍雨也很快地选定自己的伴娘礼服。

试完婚纱后,江玲和刘士贤留下来和婚纱馆讨论拍婚纱照的日期及一些琐事,而骆妍雨则照岳君磊的交代打电话要他来接她。

****************

晴空无云的天气,是个适合结婚的好日子。

教堂内,男女双方的亲戚好友分坐两旁,彼此寒喧着,公司的同事们也都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新郎和伴郎及双方父母面带喜悦地站在前方招呼来观礼的来宾们,而新娘则在休息室里准备。

江玲一身雪白婚纱,头发盘起、戴着长而透明的头纱,脸上闪着幸福的光辉,她正襟危坐地让化妆师为她再做最后的补妆动作。

“妍雨,我好紧张喔!”江玲抓着站在一旁的骆妍雨。

骆妍雨身着粉红色连身的礼服,看起来秀丽可人。

“别紧张!放松心情,今天你是最漂亮的新娘子耶!”她笑着。

“嗯!”江玲试着深呼吸,以期缓和紧张的情绪。

化妆师做好自己的工作后便离去了。

“渴不渴?要不要我倒杯水给你喝?”骆妍雨问。

江玲摇头。“不了,待会儿要跑厕所就不好了。”

“你想得还真多!”她笑了起来。

“外面人来得多不多?”

“很多,公司的同事们都来了,听说我们经理还有企画部的经理也都有来喔!”

“两位经理真给面子!”江玲笑道。

“他们要笼络人心嘛!这样我们才会更卖力工作!”骆妍雨开着小玩笑。

“说得也是。”两人相继笑了出来。

笑闹之间,江玲的紧张减少了许多。此时,有人来通知婚礼要开始了,请新娘子准备。

婚礼开始。

新娘在父亲的带领下缓缓地走向等在红毯另一端的新郎,尔后在牧师和众人的见证下,完成了仪式。

接下来,大伙忙着接捧花以及和新人拍照留念,骆妍雨站在一旁笑看着大家的嬉闹。

“骆小姐,怎么一个人孤单地站在这里?”一道温和的嗓音响起。

骆妍雨望向来人,是刘大哥担任伴郎的朋友。她微笑说:“我只是休息一下。”

徐家伟注视着眼前清丽的骆妍雨,当士贤介绍两人认识时,他就喜欢上她了。因此,他要好好把握机会追求她。

“骆小姐,我上班的公司离你公司很近,以后有机会和你吃个晚饭好吗?”

骆妍雨明了他的意图,尴尬地笑笑。“如果有机会的话,应该可以吧。”她可是说了“如果有机会”的前提喔!

他心一喜,以为自己有希望,更加把劲地说:“下星期一晚上可以吗?”

“徐先生,我有男朋友了。”她直接告诉他,希望他不要白费心力了。

乍听此言,徐家伟是有些丧气,不过他不想放弃。他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的优点,希望她不要那么快拒绝他,可以多一些选择……之类的话。

就在骆妍雨有些不耐地听着徐家伟的话时,教堂门口停下了一辆银色保时捷,走下来的是一个俊帅冷漠的男人。他的到来,令许多人惊呼了起来,因为他出色的外表和身分。

“哇!是总裁耶!”

“奇怪了,总裁怎么会来这里?”

“总裁真的好帅喔!”

一票参加婚礼的职员们讶异地谈论起来,新郎、新娘则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而会计部、企画部两位经理,则急忙惶恐地迎了上去。

“总裁……”

岳君磊冷眼一瞟,“没你们的事,不要跟过来。”他的目标是前方被男人缠住的心上人。

骆妍雨实在很想发飙,这徐家伟是听不懂她的话是不是?!都说了有男朋友了,他还不死心?真不是普通的难缠!

要不是他是刘大哥的朋友,她早就扭头走人了!

“……骆小姐,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追求你,我一定会……”

“如何?”

冷冽刺骨的声音从徐家伟的背后传来,他转身去看,见着了个冷峻的男人。

“你是谁?”他的冷眼瞧着他有些发抖。

救星来了!岳君磊尚未开口,骆妍雨先说了:“他就是我的男朋友。”

她亲密地挽住岳君磊的手臂,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她的说法让岳君磊满意极了。

“男朋友又怎样?法律规定有了男朋友就不能追求了吗?”徐家伟不想认输。

站在不远处的江玲和刘士贤听到了,忙不迭跑过来。“家伟,你别闹了!你知道他是谁吗?”两人小心翼翼地望着冷酷的总裁,万万没想到妍雨竞和总裁如此亲匿。

“是谁?”他楞楞地问道。

“我们公司的总裁。”江玲小声地说道。

总裁?!徐家伟当场呆住,他就是那个传说中冷酷的裴亚总裁?看来他是没希望了,他惹不起这种大人物。

骆妍雨拉着君磊到一旁去,“不是叫你别来的?”迅速地扫了周遭一眼,如她所料,大家都用惊愕、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他们。

岳君磊搂上她的纤腰说:“一个人在家无聊。”其实他是故意的,他想让他们俩的关系曝光。“看样子婚礼是结束了,我带你去淡水走走?”

看了看大家异样的眼光,她不假思索地说:“好。”她想晚上的喜筵也甭参加了,大伙的追问会让她吃不消。

她走向江玲,抱歉地说道:“对不起,江玲、刘大哥,我要先走了,晚上的喜筵也不参加了。”

“没关系、没关系。”江玲忙说道,心里想着总裁该不会就是妍雨口中说的好朋友的弟弟吧?!

换下一身礼服之后,骆妍雨和岳君磊在众人的注目之下一同离去。


##################################
转载信息:POOH乐园猪宝宝扫描、Siya校对http://lovepooh.24cc.com/http://clik.to/lovepooh请支持作者,购买书籍。
YOSHO整理制作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