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凯琍 > 《爱的代嫁》
返回书目

《爱的代嫁》

第一章

作者:凯琍

  「走在红毯那一天,蒙上白纱的脸~~微笑中流下的眼泪,一定很美~~」

  午后三点,花雨涵提着专业化妆箱,走向「擎宇饭店」的总统套房,一边哼歌一边四处观望,彷佛自己就是今天的女主角,心情畅快得不得了。

  谁叫这饭店是这么典雅气派,这套房又是这么浪漫梦幻,四处都是玫瑰、水晶灯、芳香蜡烛,让她忍不住赞叹,有钱人的世界果然是另一个世界啊~~

  从她二十岁入行,在婚纱店东学西学的,终于考取美容和美发执照,而后自己出来做新娘秘书,也有五、六年了,能从流水席晋级到顶级婚宴,可见她有步步高升的运势。

  可惜,青春就在为人作嫁的日子中流去,老是看到别人幸福美满,自己却不知何时才能结婚?而今她都二十九岁了,仍寻寻觅觅,不知良人在何方。

  若能在这饭店举行婚礼,在这套房度过新婚之夜,不管对象是谁,她都可能点头呢!

  打开装礼服的皮箱,看到纯白美丽的新娘婚纱,花雨涵再次赞叹了几声,忍不住拿起来比试,居然还颇为合身,今天的新娘和她身材相近,要是她能狸猫换太子,麻雀变凤凰,该多好啊!

  「醒醒吧!」花雨涵敲敲脑袋,告诉自己别再作梦了。

  没多久,新娘子由爸妈陪同抵达,今年才二十岁,芳名余曼君,长得有如洋娃娃,清秀粉嫩又可人,花雨涵工作起来更是愉快,好久没碰到如此上等素材,让她像艺术家一样尽情发挥。

  粉底、眼影、眉笔、腮红、睫毛膏等,就是她的画笔,而发夹、假发、吹风机、染发喷剂等,就是她的雕塑工具,为了成就「美」这番大事业,所有积极努力和吹毛求疵都是必要的。

  「麻烦嘴巴抿一下,对,就是这样,好极了!大功告成!」花雨涵放下唇笔和唇膏,让新娘余曼君对镜自照。「请看看,妳还满意吗?」

  今天可说是她最完美的一次作品,除了她自己的功力高深,也因为这位可爱的女孩,年轻就是青春无敌,肌肤吹弹可破,当然效果更佳喽!

  谁知余曼君一看镜中人比花娇的模样,不但没有称赞,反而掉下成串的泪珠,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教人怜惜极了。

  「咦,妳怎么了?!」花雨涵不只惊讶,更是心痛,因为她怕新娘妆被弄坏,要知道,泪水是美丽之大敌啊!

  余曼君不肯回答,只一个劲儿的掉泪,甚至抽泣起来,花雨涵原本用棉花棒替她擦去眼角泪滴,但那泪水奔流之汹涌,她换化妆棉止住还是来不及,只好抽出十来张面纸擦拭,刚才精心化好的妆一下子全毁了。

  「别哭、别哭嘛!」花雨涵急得快要跳脚,眼看只剩半小时就到吉时,她却劝不停新娘的泪水,更别提让新娘美美地现身婚宴了。

  事不宜迟,她赶紧打开卧房门,向客厅呼唤道:「余先生、余太太,麻烦你们来一下。」

  豪华的总统套房内除了卧房,还附有客厅、书桌和厨房,余家夫妇正坐在沙发上,不知低声在讨论什么,这时抬起头来,似乎不感到惊讶,只用无奈的眼光对视。

  「新娘子在哭,请你们来劝劝她好吗?」花雨涵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没什么比新娘子的眼泪重要,要是赶不上婚礼那可就惨了!

  身为新娘的母亲,谢明静显得有些冷漠,一进卧房就对女儿骂道:「哭什么哭?妳的脸都哭花了!」

  「爸、妈,我不想嫁……我真的不想嫁给他……」余曼君生性娇柔,连抗议都显得软弱。

  余正峰叹口气,虽不舍却也无奈。「已到这地步了,妳才说不嫁,一切都太晚了。」

  「我早就说我不要了,可是你们都不听……」余曼君连连摇头,花雨涵看了差点昏倒,这会儿连发型都快维持不住,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别任性了!」谢明静指着女儿数落。「从今天起,妳已经不是我们的女儿,而是赵擎宇的妻子,除此之外妳没别的路走,我们也不会让妳走!」

  花雨涵在旁看得目瞪口呆,这完全是逼婚嘛!怎么在华丽场景之中,竟演出如此悲惨剧情?在这世间,表面和事实往往相距千万里,她今天算是领教到了。

  不过……赵擎宇?这名字听来很耳熟,不正跟这家饭店同名?对了,是那个超级黄金单身汉,她在一些报章杂志看过,据说是个精明干练却冷面无情的企业家第二代。

  原来这年轻女孩即将嫁入豪门,这不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吗?或者她太紧张了,出现婚前症候群?

  花雨涵东想西想,最后终于找个机会插嘴问:「请问……我可以帮新娘子补妆了吗?」

  在爸妈交相劝说之后,余曼君似乎接受了现实,对花雨涵点个头。「抱歉,请妳等一下,我想先去洗手间。」

  「好的。」花雨涵松了口气,她可不想搞砸今天的工作,她费了很多心思呢!

  「这就对了,乖一点,妳会过好日子的。」谢明静看女儿走进洗手间,才转向花雨涵说:「麻烦妳,等会儿帮她多补点妆,否则见不了人。」

  「那当然,我会的。」花雨涵暗自庆幸,还好她乡下的老爸老妈不太管她,随她想结婚或离婚都可以,只交代她要赚钱打拚,不要变成又穷困又孤单的老人。

  过了十分钟,客厅里的三人开始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余正峰首先站起来。「怪了,小君在里面做什么?」

  「大概人不舒服吧!」谢明静很了解女儿的身体,每次紧张都会闹胃痛。

  「但是……」花雨涵面有难色,举起手看看表。「已经没多少时间了耶!」

  「小君,」谢明静起身向前,敲了敲浴室门,发现门没锁,随手推开,立即发出惨叫──

  「天啊!啊──」

  「发生什么事了?」余正峰冲上前,也跟着大叫。「天哪!」

  下一秒钟,花雨涵看见她当新娘秘书以来,最难以置信的一幅画面。

  www.shangxueji.com

  「新娘自杀了?」

  听到这句话,赵擎宇的表情稍微变了,从冷硬变得冷酷,黑玉般的瞳孔仍然平静,身为「擎宇集团」的第二代领导人,碰到任何状况都该处变不惊。

  当初父亲以他的名字为公司命名,就可看出父亲对他的期盼之深,而他也没有辜负期望,今年三十二岁的他,事业如日中天,只缺一个妻子替他生儿育女,他甚至不要求能带得出场,反正他独来独往惯了,一匹狼似的形象才符合他。

  「真的很抱歉,我们一不注意她就割腕了……」谢明静嗫嚅道歉,尽管面对的人是自己女婿,她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小君就是容易钻牛角尖……」余正峰眼角已有泪意,他们怎会把女儿逼到这地步?

  一旁,花雨涵仍惊慌未定,却因赵擎宇的出现转移了注意力。

  她曾在一些媒体看过他的照片,但真正见面的时候,发现他本人更加严肃凝重,尤其他那双浓眉底下的黑眸,彷佛吸收了全世界的忧郁。

  瞧他一身墨黑色西装,让她相当惊讶,这可是结婚的大喜之日,怎么他却没半点喜气,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系,胸前打的那条银灰色领带,只更增添黑的重度和深度。

  雨涵曾修过色彩学,她了解黑色是一种吸收所有光线,却不会反射任何光线的色彩,它吞噬了各种颜色,如同宇宙中的黑洞般,将之化成巨大的、坚硬的、怖惧的力量。通常会用黑色包裹自己的人,是不愿让人看透的,将所有思想感受都隐藏在阴影中。

  她不禁要为他皱眉,这男人太紧绷了,浑身没有一个柔软的地方,这样做人不累吗?

  「对不起!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谢明静还在不断道歉。「我想今天的婚礼就延期了吧?」

  此时新娘余曼君靠在沙发上,左手有道鲜明血痕,苍白小脸上仍挂着泪珠,所幸白色礼服没有染红,花雨涵偷偷想着,否则她要清洗礼服就头大了!

  「我瞧瞧。」赵擎宇抓起新娘的手腕,紧凝的神情顿时转为无所谓。「才这么小一条伤口,死不了人的!」

  「啊?」谢明静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女婿会不会太冷血了点?

  赵擎宇扯扯胸口的领带,把它拉得更紧更绷,有如他即将爆发的脾气。「婚礼一定要举行,所有贵宾都到齐了,任何事都不能构成阻碍。」

  「小问题?可是她还在流血……」余正峰忍不住指出,事实就摆在眼前,难道赵擎宇看不到吗?

  赵擎宇哼了一声。「就算她失血过多而死,我也要她撑到婚礼结束,才准送进殡仪馆!」

  这、这未免也太夸张了!这话连只是局外人的花雨涵都听不进去,这男人简直不是人,他是恶魔!

  果然,虚弱又晕眩的余曼君一听,双眼一翻,往后软倒在沙发上,就这样吓昏了。

  「余小姐、余小姐!妳不要紧吧?」花雨涵是在场唯一惊呼的人,其他人都瞪住彼此,彷佛看不到昏厥的余曼君,只顾着用眼神杀死对方。

  「够了!我们女儿不嫁你!」谢明静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忽地大声说话。

  余正峰不可思议地望向老婆,怎么乌云突然散开,阳光普照大地了?

  「以你们欠我的债务看来,并不允许有反悔的机会。」赵擎宇仍是那张扑克脸,声音比冷气还冷,吹在每个人心头,大家都忽然很想加件外套。

  「不管要怎么做牛做马,我们一定会还你钱,但是小君绝对不能嫁给你,我不想断送她这一生的幸福!」经过这场意外,谢明静已彻底领悟,这门婚事注定是悲剧,她不能把女儿推向火坑。

  赵擎宇连眉头都不挑一下。「当初主动将女儿当筹码的人不知是谁?现在才说这些虚情假意的废话。」

  谢明静显得有些尴尬,确实当初是她提议的交易,但她以为女儿嫁入豪门,一定是吃香喝辣、用好穿好的。「反正我们要离开这地方,今天不会有婚礼的!」

  「想走可以,先去找我的律师把债务交代清楚。」赵擎宇瞧了一眼昏迷中的新娘。「还有,把她身上的礼服剥下来。」

  「你!你欺人太甚!」余正峰气得发抖,几乎想揍人。

  「没关系,我来,请你们先回避。」谢明静已经冷静下来,反正走到这地步,不用奢求赵擎宇能留什么情面,算她彻底看清这男人了。

  「我也来帮忙。」花雨涵赶紧上前,毕竟她是最了解如何穿脱礼服的人。

  「不好意思,今天让妳辛苦了。」谢明静似乎一下领悟了许多,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温和。

  花雨涵给她一个谅解的微笑,任何人都不想看喜事变成丧事,她能稍微感受这位母亲的无奈,尽管债务沉重拿女儿当筹码,但现在证明了爱大于一切,不是吗?

  www.shangxueji.com

  一阵忙乱后,余家三人离去了,赵擎宇站在落地窗前,凝望高楼底下的人间灯火,这是「擎宇饭店」最顶层,居高临下,象征权势,却也无人能接近。

  气氛有点诡异,花雨涵迟疑片刻,不知该不该打扰他?大喜之日却波折连连,宴会厅还有那么多贵宾在等,他可能在想该如何宣布婚礼取消了。

  对一个心高气傲的男人来说,新娘子悔婚,一定很难堪吧?

  「赵先生……」虽然不好意思,她仍鼓起勇气上前询问:「请问,谁要付我的工资?」

  刚才看余家夫妇那样难过的脸色,她根本开不了口要钱,眼前这男人是她唯一希望,她不找他还能找谁?反正他是现场最有钱的人,应该不会计较这点零头吧?

  「妳又是谁?」赵擎宇这才发现她的存在,刚才尖叫的女人似乎就是她?他讨厌所有无法镇定的生物,最好少在他面前出现。

  被他没有温度的眼神一瞥,花雨涵浑身一颤。「我……我是今天的新秘,我做了我的工作,我应该得到工资的。」

  「新秘是啥玩意儿?」他终于肯正眼瞧她,发现她是个高挑的女人,应该有一百七十公分,一头乌黑长发绑成马尾,打扮俐落爽朗,那双大眼尤其吸引人,透着耀眼神采。

  「就是新娘秘书,帮新娘做整体造型的设计师啊!我不是随便做做而已,可是从上周就开始构想,还有画设计图呢,你看!」

  为了取信于他,她拿出文件夹,而赵擎宇闲闲看过几张彩图,没发表什么评论,他对美丽虚幻的事物毫无兴趣,那离他很遥远。

  「为了今天的婚礼,我重新设计了好几次。」花雨涵看他无动于衷,只好再次强调。「你看这几张都是草图,最后才是定案,不但参考今年当红的款式,还加入历年经典的流行元素,我自己都觉得很完美耶!」

  虽说她是针对今天的新娘作考量,却也加进她对婚礼的许多幻想。没办法,二十九岁的女人还老是在为人作嫁,不偷放一点自己的私心怎么可能?

  其实从头纱、捧花到首饰等,都是她中意的款式,若她能穿上这套礼服拍几张照,实在也该心满意足地偷笑了。既然正牌新娘没穿出去亮相,干脆她自己找相熟的摄影师帮拍一下,但不知这是否有点傻气,她又没要结婚更没男朋友,说不定会被熟人笑到喷泪。

  「婚礼都没了,妳还想要工资?」这点小钱对他不算什么,只是一切都太不顺了,他又不想去面对宾客们,干脆跟她胡扯几句,平常要他多说一个字都很难。

  「那不是我的错,我也很遗憾发生这种事,但我尽力工作,应该有钱拿的啊!」她据理力争。在这世界上,可不是遗憾就能赚到钱。

  「妳需要钱?」他忽然想到一个主意,一个绝对荒谬的主意,却一涌上就固执地不肯离去。

  「那当然!有谁不需要?」她从二十岁就独立生活到现在,虽然不会唯利是图,但也不能清高过头吧?

  他又追问了一句:「妳还没结婚?」

  「是啊……不行喔?」她扁着嘴回答,有点心痛有点无奈,讨厌,这种问题很失礼耶!

  他只考虑了三秒钟。「好,那妳代替那个昏倒的女人,跟我一起出席婚礼。」

  话一出口,他自己都觉意外,怎会说得如此自然?彷佛这是一件最有道理的事,但事实上他们才第一次见面,他做事从未如此冲动过,或许是这场婚礼快把他逼到极限了吧!

  为了找到符合他内心标准的新娘,他选中了乖巧柔顺的余曼君,谁知她忽然绝地大反攻,来个割腕自杀然后昏倒,那道血迹虽然又短又浅,却勾起他记忆中一幕残酷画面,在他内心投下一枚震撼弹。

  眼前这做什么新娘秘书的女人,却显得相当……生气盎然!这形容词或许很怪,但他就是这么觉得,相信她绝对不会搞自杀,她看起来勇气十足,甚至敢迎视他的眼。

  「什么?!」花雨涵差点忘了呼吸,以为自己听到了什么外星语言,她是个新娘秘书,跟正牌新娘差很多耶!虽说她是想结婚、想穿白纱,但……这转折会不会太戏剧化了点?

  他逐渐靠近她,提出所有理所当然的理由──

  「我很有钱,我需要一个新娘,而且就是现在。客人都到了,我不想再举办第二次婚礼,妳既然需要钱,又还没结婚,就直接穿上这套礼服!」

  他为了今天这场婚礼煞费苦心,光要亲友保密就是个难题,还要挡住蚊子苍蝇般的媒体,整栋饭店都防守得滴水不漏。尽管身为商界名人,他就是不喜欢公开私生活,一切尽可能低调,他习惯黑暗、讨厌光线,尤其对刺眼的镁光灯,他更是避之唯恐不及。

  「这、这……」好强势的男人,再诡异的事都能合理化,彷佛她不照做就是无理取闹。

  「妳不答应的话,我立刻找别人,这家饭店是我开的,随便一个女员工也行。」他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很懂得限时竞争的效果,不这么说的话,她不会了解事态紧急。

  「拜托你让我想一下,这么天大的事耶!」果然,花雨涵不只惊讶慌乱,还升起一股危机意识,她若不把握机会就要稍纵即逝了。

  「妳只要想到钱就好了,我可以给妳很多钱,跟我结婚一千万,生一个孩子五千万,即使离婚也有赡养费。」他说得顺口,像是谈一场交易,光用钱就可以把对方砸昏。

  亿万钞票彷佛从天而降,霎时间就要把花雨涵淹没,她不得不承认,确实有种飘飘然的晕眩感。「除……除了钱,我还能得到什么?」

  贪得无厌是人之常情,有了财富还想要快乐,女人更贪心,还会渴望爱情呢!

  「妳将得到赵家女主人的身分,还有这个。」他拿出一只Tiffany钻戒,听说那是女人最好的朋友,也是迷惑女人、说服女人最佳的工具。

  钻石光芒教人眼花,她毫无招架能力,睁大眼盯住那枚璀璨钻石,被镶嵌在皇冠般的底座上,如此完美、浑然天成,完全是魔法中的魔法,教人不只中邪还要中蛊。

  「试戴一下。」他握起她的左手,把钻戒套进她的无名指,天晓得这是什么奇迹,尺寸居然刚刚好,简直像为她订做的,霎时间,花雨涵觉得自己的左手比右手美丽一百倍!

  「哇……」她完蛋了,如此诱惑如何抵抗?要她把这钻戒拔下来,除非她看破红尘才可能。

  「喜欢的话就点个头。」他以平淡语调要求,钻石对他而言如同石头,但只要有用就是颗好石头。

  好不公平的一场拉锯战,面对这一切一切,任何还有心跳的女人都会点头!但她还有那么一咪咪的理智,从浑沌迷离中硬是挤出一句话:「请……请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卧房去,我需要独处片刻。」

  「好,给妳三分钟。」他有如皇帝赏赐一般,神情高傲。

  「谢了……」

  走进满是鲜花气球的卧房,花雨涵整个人倒在大床上,终于明白余小姐为何被吓昏,现在她也有类似的感觉,面对这个有够奇特的男人,她需要强壮一点的心脏。


山东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