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凯琍 > 《爱的代嫁》
返回书目

《爱的代嫁》

第二章

作者:凯琍

  冷静点!无论如何,先冷静下来!

  躺在床上的花雨涵,捏了捏自己的脸,确定这不是在作梦。

  仔细想想,嫁入豪门当贵妇,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不是天天都能碰上的好运,但是那个赵擎宇看来就不好惹,连新娘子割腕都不放在眼底,冷血到让人吐血,天晓得嫁给他会有啥下场?

  可是他条件那么优,随随便便也有一卡车女人想嫁他,这可是她唯一的机会!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秒针走得那么快,一分钟已经过了,她只剩下一百二十秒,就要做出今生最大的决定!世界上有哪个女人被求婚时,会像她一样有如热锅上的蚂蚁?

  幻想中,应该是男朋友对她说一大串情话,甚至还可能唱几首情歌,才拿出闪闪发亮的戒指,含情脉脉地问她是否愿意共度一生。不过幻想归幻想,现实归现实,此刻她碰到的就是一个超实际的男人,只为了新娘落跑,立刻要找个女人代打,一下子她从冷板凳球员要变成上场的选手了。

  问题是她准备好了吗?她能打出好球、得到分数、跑垒成功吗?妈啊,她从未如此怀疑过自己,一向以来她都是个乐观爽朗的人,在这关卡却找不到一点信心。

  爬下床,她走到窗口,双手合十,低声祈祷──

  「老天爷,如果你有听到我的心声,请给我一个预兆,即使是一阵风、一片叶子都好,拜托拜托!」

  从小她就相信直觉,不管怎么思考总会有遗漏,那就交给命运安排吧!

  忽然间,彷佛老天真的显灵一般,晚上七点的夜空,拨开了云,看见了月,甚至有颗流星划过,似乎在对她眨眼,轻轻对她说:去吧~~迎向妳的新人生吧~~

  「好,我懂了!」她握起拳头,顿时有了领悟。

  就顺着命运的旨意而行吧!她相信冥冥之中都有安排,正当她渴望婚姻,想要安定下来的时候,眼前就送上一个需要新娘的男人,这就叫做一个萝卜一个坑,安排得恰恰好!

  穿上那袭白纱礼服,竟真的完全符合她的身材,这不是天意是什么?

  别犹豫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人生时时刻刻都在冒险,她已准备上场做正式选手了!


  走出卧房,花雨涵发现一身黑衣的赵擎宇坐在客厅的黑色沙发上,整个人更是被黑色围绕,唯一闪烁的是他的眼,在水晶灯下显得迷离。

  他似乎累了,幽幽叹了口气,举起手轻揉眉头,嘴角牵动一下,带点无奈带点疲倦。

  原来他也有这种表情,彷佛有个小男孩住在他体内,这时偷偷溜出来,卸下武装和伪装,让自己呼吸几口清闲的空气。

  不知怎么搞的,她心头一紧,很想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一切都会没事的,她愿意做他的新娘,今天晚上一定能安然度过的。

  真好,她碰到的是他,她忽然这么想。

  其实她会点头答应,不光是为了钱或想结婚,应该说她对他还满有兴趣的呢!黑色系的他看来是如此神秘难测,谁知在昏暗中会是怎样的风景?她发觉自己相当期待。

  「妳决定了?」抬起头,赵擎宇立刻换上坚强面具,看她穿着白色礼服,他已明白她的答案,不知怎么搞的,她看起来居然很顺眼,比刚才那个昏倒的女人顺眼多了。

  就这样吧!虽然是个疯狂的点子,但他不想再为结婚这档事烦心,世上的女人都差不多,随便哪个做他的新娘都行。

  「嗯。」她听见自己应道,声音不再颤抖,坚定得自己都意外。

  「妳叫什么名字?几岁了?」他的语气有如面试员工,刚才冲动过头,现在才想起该问些基本资料。

  「我叫花雨涵。」真好笑,他们这时才自我介绍起来,她嘿嘿一笑道:「今年二十九岁,最大优点就是身体健康、头好壮壮。」

  他点了个头,没有评语,反正她还算顺眼,身高面貌都符合他的标准,可以做他孩子的母亲。

  若说余曼君美得像个洋娃娃,花雨涵则像是邻家女孩,笑容爽朗,眼神温暖,没有什么娇贵气质,反而让他觉得舒服、自然。

  「喂,」她突然歪着头看他,笑咪咪问:「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她的勇气和她的问话让他一愣,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他再次深深凝视她,这个女人相当特别,不是典型的美女,却有种让人难以忽视的神采,尤其她那双灵动的双眼,彷佛活着是一件很快乐、很值得期待的事。

  而他却一直活得很疲倦、很无力,或许她能为他带来一线希望?

  不,别傻了,他要自己停止胡思乱想,这女人分明是为了钱才嫁给他,事实清楚摆在眼前,世上有哪个女人会答应替代上阵?只能说她的贪婪之心凌驾了一切。

  看她仍微笑等他回答,他以最简洁的方式说:「赵擎宇,三十二岁,其他的妳不需要问,只要记得我是妳的丈夫。」

  「我会记得。」但很难不问其他问题啊~~她在心底默默加了句。

  「跟我走。」他对她伸出手,要求她把手交给他。

  在两人的手接触那瞬间,花雨涵突然想到,就把这三个字当作他在向她求婚吧!生命没有一定标准,感情也没什么道理,如果她就因此对他动心,应该不算多奇怪的事吧!

  这是他们第一次牵手,她心中因此颤抖,不知他们能牵手多久?但愿是很久很久……

  宴会厅的门被打开了,赵擎宇和花雨涵牵手走进,无论宾客如何看待,无论引起多大震撼,他们已走上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www.shangxueji.com

  不可思议的一个夜晚过去了,花雨涵由衷佩服自己的演技,居然可以不断微笑、不断点头,彷佛这真是她期盼许久的婚礼。

  当然,宾客们的配合也很重要,尽管喜筵被延迟了一个小时,新娘还跟婚纱照中的人完全不同,大家还是热烈鼓掌,热情祝贺,毕竟赵擎宇是大人物,谁敢不卖他的面子?

  只不过从明天起,将会有无数的小道消息散播开来,如同病毒交叉传染,谁也控制不了。

  晚上十一点,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赵擎宇放开新娘的手,直接走向大门口,黑色轿车已在那儿等他们。

  花雨涵小跑步跟在他身后,几乎赶不上他的脚步,真是不体贴的男人,也不会帮帮忙,她可是穿着长长裙襬的礼服呢!「请问,我们今晚不住在饭店吗?」

  「我习惯睡自己的房间。」不等司机打开车门,他自行坐上车。

  「喔……」真可惜了那间蜜月套房,那也是她梦想的一部分呢!

  看她呆站在车门外,他下了个简短命令:「上车。」

  「好的!」她点个头,微笑答应,要自己往好的方面想,至少他没在婚礼后就把她踢到一边,他们还可以一起回家。

  他们的家?多奇妙的名词,她不禁有些感慨,发觉她真的结婚了,从单身女郎变成已婚妇女了!

  沿途中,赵擎宇闭目养神,不发一语,花雨涵则乘机观察他的长相,说真的,他很帅,不是魅力四射的那种帅,而是一种低调的、内敛的英挺,越看越有味道、越有气质。

  老天,该不会她真被他煞到了吧?才第一天认识,就跟人家结婚,还要一起生活,做出这种疯狂事情的她,该不会也一下就要爱上他了吧?

  她拍拍自己的脸,还是很难让自己清醒,这个夜晚有如幻梦,怎么都不觉得真实,天晓得她的心跳得多快,今晚可是她的新婚之夜呢!

  「明天,」赵擎宇忽然睁开眼,交代道:「不管妳住在哪里,明天就去搬家,除了妳的私人用品,任何东西都不要带。」

  「……好的。」她这才想起来,她必须搬家了,还得告别两位亲爱的室友,虽说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却没想到是如此离奇的状况。

  他点个头。「还有,我很忙,没有蜜月旅行。」

  「……嗯。」其实她想大叫抗议,但现在不太适合,等他们熟一点再说吧!

  赵擎宇对她的回应相当满意,他的妻子不只落落大方,而且乖巧听话,看来他捡到了一个宝,事情应可照他计划进行,婚姻如同生意,谈得拢就好办。

  「太太,请下车。」车子停下没多久,司机已帮她打开车门。

  「呼~~」花雨涵做个深呼吸,该是面对新生活的时候了。

  走向赵家大门,她终于能明白,当灰姑娘看到皇宫时是怎样的冲击──

  三层楼高的巨大花园别墅,占地至少有上千坪,除了气派堂皇的设计,一切摆设都诉说着尊贵,像童话中一个遥远的梦。

  管家翁嘉南站在门口迎接,一眼就看出新娘掉包了,却没有流露任何惊讶表情,只恭敬问候:「先生、太太,欢迎回来。」

  「带她去她的房间,准备她需要的用品。」赵擎宇并不打算对老管家解释,总之今天是他的婚礼,他带了一个新娘回来,任务完毕。

  「是的。」翁管家也早已习惯男主人的作风,总之遵命就是了。

  交代过后,赵擎宇不想多说也不想逗留,直接走向二楼自己的房间,他累了,这一整天的纷扰,让他只想赶紧安静独处。

  「太太,」翁管家转向花雨涵说:「请跟我来。」

  管家处变不惊,花雨涵可忍不下来。这什么情况啊?没有蜜月套房、没有蜜月旅行、没有抱她进门,她都还能忍受,他看起来就不是那种浪漫的人,可是他们结了婚就是夫妻,至少也得同房而睡,难道要做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那跟她单身时期有什么两样?

  「赵擎宇,你等一下!」在头脑还来不及思考以前,她的声音已经先发出来,这就叫嘴巴快于大脑?嗯,她必须承认她满冲动的,乖巧听话无法持续太久。

  居然有人敢直呼男主人的名字?全场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瞪大了眼观赏剧情发展。

  赵擎宇停下脚步,怀疑是否自己听错了?很少有人连名带姓的叫他,这简直是胆大包天!他缓缓转过头,瞇起眼看住她。「妳在叫我?」

  他的眼神如冰、嗓音如钢,让花雨涵一时间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但她不能虎头蛇尾,既然她已成为他的妻子,她有权利问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

  「没错!」她抬起头挺起胸。「请问,我们结婚后,要过怎样的生活呢?」

  「妳有妳的房间,我有我的房间,中间有扇门,永远上锁。」他说得简短却很明白,两人之间的鸿沟之巨大,就算搭起鹊桥也越不过。

  「啊?怎么这样?!」她的双眼不禁睁大,她不敢期待他有多温柔体贴,但也不该这么冷漠遥远吧?

  剧情进行至此,翁管家立即打眼色,命令佣人们尽速走远,他确定男女主人接下来的对话,并不适合公开于众,但大家都好奇心十足,即使走远了也连连回头,恨不得把耳朵的雷达全打开。

  赵擎宇双手环在胸前,以高高在上的姿态问:「我说了就是这样,妳有什么问题?」

  要就一次说清楚,省得日后纠缠不清,他没耐心跟她问来答去的,不值得浪费这时间。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过无性无爱的生活?」别怪她说话太直,她实在是藏不住失落感,这种婚姻生活比单身还苦,明明有个丈夫却碰不得、爱不了,太惨啦!

  「我只想要孩子,妳先去做健康检查,没问题的话,我们就以人工授精培育下一代。」

  她的双眼睁得更大了。「难道……你在那方面有问题?」

  妈呀~~果然余家夫妇的考量是正确的,为了女儿的幸福着想,还是不要选个「无能」的女婿,但她事先毫不知情,这下可惨了!

  赵擎宇不太高兴地发现,他的妻子是个直率过头、口无遮拦的女人,但无所谓,反正他不会让她影响他的生活,任何人都别想走进他的堡垒。

  「随妳怎么想。」他用不着解释,他根本不在乎。

  「其实……这是可以解决的,依照现在的医学发展,没什么是不可能的,我愿意陪你一起面对。」拜托,人类都可以复制动物了,对于「不举」当然也有办法,她相信人定胜天,只是看他肯不肯。

  「妳愿意,我可不愿意。」他不想碰人,也不想被碰,任何形式的接近都让他抗拒。

  「为什么呢?难道你想一辈子就这样……」她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他刚才流露出一丝遗憾,没有人想过孤单寂寞的生活,他一定有什么苦衷!

  「够了!」他打断她的话。「妳要认清自己的身分,这里我是唯一的主人!」

  他转身大步离去,花雨涵立刻发现自己独自面对一间空荡荡的大屋。

  这就是她梦想中的家吗?或许她该清醒一点,看个分明,自己是走进了美梦或噩梦?

  www.shangxueji.com

  窗外淅沥沥的雨声唤醒了一夜梦境不断的花雨涵,睁开眼,她以为自己仍在作梦,摸了摸丝质的枕头,还有玫瑰花纹的床垫,她才领悟到,她身在一个截然陌生的环境。

  瞪着天花板好一阵子,她终于跳下床,发现自己的行李只有化妆箱,以及那件太过浪漫的白色礼服,她对着礼服发呆了几秒,还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事情真的就这样发生啦?

  这时,手指的钻戒提醒她,没错,她结婚了,而且是跟一个陌生男人,甚至可能有隐疾呢!

  别想那么多了,摇摇头,她换上自己原本的衣服,简单俐落的衬衫和长裤,也就是昨天她身为新娘秘书的穿著,而今她却已是人家的新娘了!

  多么疯狂的人生,她不禁敲敲脑袋,想敲出一点头绪来。虽然她也常觉得自己无厘头,却没幻想过这么冲动的事,彷佛喝醉酒的人一样,隔天才发觉自己做了什么好事。

  打开房门,外头站着一位穿制服的年轻女佣,鞠躬道:「太太,您早。」

  「呃……早。」花雨涵差点说不出话,豪门中的生活都是如此的吗?天晓得这位女佣等多久了?要是她永远不出来该怎么办?

  「请到饭厅用早餐。」女佣露出内敛的微笑,在这个家里,过于热情反而是种不尊重。

  「好的,谢谢。」花雨涵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妳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女佣先是有些茫然,继而转为惶恐。「请问我做错了什么吗?」

  「没有,我只是想知道妳的名字,这样才好称呼妳。」她不是很会认人记名,但总要有个开始,否则光叫「喂」也不好吧?

  「喔……请叫我小敏。」女佣仍不太自在,担心自己成了黑名单。

  「小敏。」花雨涵先喊她一声,说出专业评论:「妳皮肤很好,但是有点黑眼圈,需要保养一下喔!」

  「啊?」小敏摸摸自己的脸,诧异莫名。

  花雨涵拍拍她的肩膀,露出爽朗笑容。「昨天我还是个专业新娘秘书,我很会美容保养这一套的,等我有空再教妳秘方。」

  小敏愣愣点个头,仍不敢相信她听到了什么,怎么女主人会这样亲切?跟男主人有如天壤之别。

  「太太,我带妳去饭厅吧!」

  「不用了,我想自己去探险。」


  虽然屋子大得像迷宫,花雨涵还是凭着绝妙的嗅觉顺利来到了饭厅,只见桌上摆满了芳香四溢的食物,有刚榨好的果汁、热腾腾的蛋卷、淋上橄榄油的生菜沙拉,以及涂着法式乳酪的牛角面包。

  她愉快地深吸口气,心想生命多美好,有这么多美食等着她呢!不管赵擎宇昨夜多拒人于千里之外,不管这婚姻生活会有多少挫折困难,她都得先填饱肚子,才有力气面对这一切。

  「太太,请用早餐。」站在桌前的是翁嘉南,身穿黑色西服,表情和行动都很严谨。

  「我都快饿坏了,太棒了!」花雨涵立刻大快朵颐,一开口就没停过,但她懂得细嚼慢咽,免得消化不良。

  一般淑女是不会这样用餐的,翁管家见识到女主人的好胃口,表面上仍维持镇定,只能说男主人眼光特别,选了一个另类的妻子。

  「对了,那个赵擎宇呢?」吃了桌上一半的佳肴,花雨涵擦擦嘴角,终于有点满足感。

  翁嘉南稍微睁大眼,女主人的用词还真直接。「太太,妳是说先生吧?他已经去公司了。」

  「现在才九点耶!他会不会太认真了?」她可没那么容易放弃,非要找机会接近他。「好!明天开始我要八点起床,跟他一起吃早餐。」

  「呃……」翁嘉南不知该怎么说明,其实男主人很少在家用餐,幸好有另一件事可以转移话题。「对了,先生交代我把这个交给您。」

  「信?」花雨涵接过那信封,打开一看却是张支票,原来是她昨晚「代嫁」的代价,她得到了一千万元的酬劳,这男人当真说到做到,她赚到了不是吗?

  她把信封收下,决定好好善用,还要让她的丈夫明白,她要的不只是钱,婚姻生活绝非如此简单。

  吃饱喝足,花雨涵站起来要往外走,翁嘉南连忙跟在背后问:「太太,请问妳要去哪里?」

  「我得回去收拾些东西,我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除了要搬家,她还有些工作得安排,临时给人家取消case,居然是因为她结婚了,希望客人们都能谅解,不谅解可能也没办法吧!哈!

  翁嘉南立刻说:「我请司机送妳回去,再找两个佣人帮忙妳。」

  「不用那么麻烦,帮我叫个计程车就好,我有车也会开车,我自己搬过来。」花雨涵不习惯让人伺候,自己能做的就自己做,何必劳师动众?

  看来女主人相当平实,没有半点娇气,翁管家点个头,对她多了一分欣赏。「为了太太的安全,我还是请司机送您回去。」

  「嗯……好吧,如果不麻烦的话。」雨涵答应了,还是多少接受一下豪门生活吧!

  搭上黑色豪华轿车,她回到租赁的公寓,请司机先回赵家,接下来,就是她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由于新娘秘书的工作,让她早习惯了收拾和载运。她驾轻就熟地搬了一箱箱东西,扛上她分期付款买的小车,不禁有点好笑地想:啊,这就是她的嫁妆,一车的衣服、鞋子、保养品、化妆品和美丽家仿。

  收拾到一半,中午十二点多,庞嘉丽和凌逸同时进了门。由于昨晚花雨涵彻夜未归,手机又一直不通,她们忐忑不安,不约而同地在中午回来探望。

  一进门,她们都被花雨涵的行动吓着了,凌逸指着她大叫:「妳在做什么?连夜搬家?妳是欠地下钱庄多少钱啊?」

  「而且昨天妳一整晚没回来,到底怎么回事?打妳手机也不接!」庞嘉丽也大惊失色。

  「彻夜不归当然是有原因的喽!」花雨涵神秘不语片刻,等到两位好友都憋不住了,她才装作漫不经心地说:「因为~~我昨天晚上不小心结婚了嘛!」

  「妳说啥?妳疯啦!」凌逸和庞嘉丽完全无法相信。

  「不要怀疑,我结婚了,闪电结婚!」花雨涵终于笑起来,秀出手指上的大颗钻戒,绚烂万分,几乎教人眼睛刺痛。

  「好亮!好闪!哇啊啊~~」凌逸和嘉丽顿时尖叫起来,绕梁不绝,是惊讶也是兴奋。

  在她们心目中,花雨涵一直是个乐观过头、冲劲十足的傻大姐,但怎么也没想到,她当真疯狂起来,说结婚就结婚了!

  尖叫过后,当然免不了要叽叽呱呱地问:「妳是怎么把自己嫁出去的?对方是怎样的人?为什么之前一点消息都不透露?」

  「这种事很难说的,所谓命中注定妳们能了解吗?」花雨涵感慨几声,稍微夸大其辞地形容。「反正就在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我的心已经不是我的了,当他叫我跟他走,不管天堂地狱我都肯!」

  或许事情没那么严重,但现在回想起来,昨晚的每分每秒,都蒙上了一层浪漫的薄纱,就当她傻过头也无妨,反正她相信这就是命中注定。

  要真把来龙去脉说清楚的话,她们一定昏倒,连她自己也难以相信,一夜之间她就变成「某太太」了,还是等她征服了赵擎宇的心,再来炫耀战功吧!

  「哇咧~~这比任何电影、小说、连续剧还夸张!」凌逸一副听到灵异故事的表情,目瞪口呆。

  「妳是不是发烧了?」庞嘉丽忍不住摸摸她的额头,担心她脑袋秀逗了。

  花雨涵哈哈一笑。「我好得很,妳们尽管放心。有时候就需要一点冲动,才能做到平常不敢做的事。」

  「是吗?」庞嘉丽还是不怎么放心。「那妳收拾了这些箱子是要怎样?」

  花雨涵吐一下舌头,试着用最轻松的语气说:「结了婚当然有自己的家,妳们不用太想念我,有空我就会找妳们玩耍的。」

  凌逸和庞嘉丽又同时尖叫起来,她们三人合租这层公寓五年多了,感情就像一家人,怎么花雨涵说搬就搬?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

  「好了好了~~妳们午休又没多久,快回去上课、上班吧!」花雨涵不喜欢离情依依的场面,她怕自己泪洒当场,赶紧要好友回到各自岗位。

  凌逸和庞嘉丽还有千百个问题想问,看看时钟却没啥时间了,只好一边被花雨涵推出大门,一边急急叮咛道:「一定要跟我们保持联络,不开心不顺利的话,随时都可以回来,知道吗?」

  「安啦~~」花雨涵自信满满。「我一定过得幸福快乐给妳们看,到时来我家玩啊!」

  就这样告别了朋友们,花雨涵开着自己的小车,一路哼着歌回到她的新家,这趟路程她会开始熟悉,她会开始珍惜。

  下了车,对着花园泳池大宅,她深吸了一口气。

  从此以后,她有个自己的家,就算没人在等她回家,她还是要说:「我回来了!」


山东11选五